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查看: 3310|回复: 17

2010年选新星推荐备用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7-13 23:2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0年每个月,评选出来的新星,作品优先进入年选。集中一起,年底备选。
 楼主| 发表于 2010-7-13 23:22:07 | 显示全部楼层
落日之爱

文/落蝶

在此之前,我都是爱你的

◆正午过后

可以确切地知道,昨日的黑夜已经过去
阳光到来时,可以穿过旧画框进入一株向日葵的身体
并对灵魂之事,深信不疑

没有人发现,一只鸟从苹果树上落下时
那个翻山越岭的穷人的此刻才刚入梦
他不曾需要拥有一顶帽子,酷暑抑或严寒
这让不止一只鸟从他质地干枯的发间,找到蒲公英的种子

◆那时

那时,我不挂窗帘
在向北的房屋,日行千里

内心忧郁的马匹,不曾为避开头顶的太阳而背弃草原
湖水中不曾出现狼的影子
它们都不曾想过打碎栖身的镜子,遭遇陌生的人群

那时,我也一样,不曾想过此刻年轻和后来老去之事
◆薪火

釜底抽出的薪火熄灭前
让我再围着它,哭一会笑一会爱一会
回想一些沸腾之事,或多或少的泡沫

而后,我也必将如同胚胎一般
再无法触及此刻的呼吸与心跳

◆在此之前

在此之前,我爱你胜过一切
在此之前,我敬仰河流对岁月的忠贞
在此之前,我不懂用果实鉴别秋天
不懂路标与门牌,不懂树身内部的年轮
亦不懂星宿与卦象

在此之前,我都是爱你的
如同最后一株葵花即将向夜的葵盘
 楼主| 发表于 2010-7-13 23:24:35 | 显示全部楼层
《辗转反侧,取睡姿三态》
文/风浩荡

一、  仰对百年

与风筝约定
攀爬
那株被乌云压低的天空

风筝的轴线早扔在天边
孤鸿不愿栖憩的寒枝
它找来,作巢

而我
把蜃楼
当成盒子,灰留里面
相片粘贴外面

二、侧卧弓形

路从来就没有直过
睡,当然会模仿

月偶尔弯如唇形
梦,就会抹一抹脂红

吓得庄子逃跑,遗留蝴蝶
等茧里的喃喃呓语
陪它

三、俯拾身影

影子,趁闭上眼睛
开始附体
身体,趴对土地的时候
方显重量

仰卧起坐,不如俯卧撑
揪皱一席棉质床单
棉花,没摘一朵

被压得乱晃
 楼主| 发表于 2010-7-13 23:25:09 | 显示全部楼层
《镰刀嚓嚓嚓》(外一首)

文/云南匪石

◎ 《镰刀嚓嚓嚓》

小时候割草,养猪,养牛。“刀要磨得越快
越好。”奶奶弯下腰,雪亮的镰刀,嗖的一下
伸向草丛,嚓嚓嚓,声音比镰刀还雪亮
大把大把的草就起来,堆得山一样
猪仔牛崽们就肥了壮了。跟在奶奶身后,学
割草,雪亮的镰刀一上一下,嚓嚓嚓

镰刀舞得飞快,专心致志,嚓嚓嚓。他们却在身后
偷偷割走了奶奶,又割走了更多亲人,更多人的
亲人。怎么没有割走我们?要割走一半,留下一半
装下痛,在身体里长大长壮,再割走,新的
痛又很快长出来?想不明白,镰刀却割在手指上
痛。弯下腰去,像奶奶当年那样,嗖的一下,镰刀
伸向草丛,嚓嚓嚓,不知道割走了谁的
亲人们

◎        《石头,石头》

我就是大伙经常叫的
石头,喜欢躺在河床上,拥着
丰满的大河,每天把日子,读完一篇
扯下来,丢进水里,仰头望云
一朵一朵的漂,漂走心事,大雁
衔着秋天,飞来,飞去
不闻朝政。我已经和大河
相约,白头到老。每天
让大河悠哉,悠哉,给我捏腿,捶腰
搓背,洗澡

有人叫,石头石头
又无法安心洗澡了,一准是
水上有动静:刮风了,下雪了
有人上吊有人落井村民玷污河水了
火车出轨肇事了,对面的子弹擦枪走火了
钞票起潮黄金发疯地球跟着股市震荡了
气候变暖两极融化洪水发疯月吃太阳老鼠高烧了
石头石头,一听,准有事
发生,好一阵喧哗
头顶才安静下来

我只是石头,和
大河订婚,不理朝政的
石头。石头石头,不想听到
有人再叫。只要大河每天
捏腿,捶腰,搓背,洗澡
皮肤搓得泛红,骨头洗得透亮
等外面安静下来,打直了腿
舒舒服服,上床,睡觉
和大河融为一体
 楼主| 发表于 2010-7-13 23:26:39 | 显示全部楼层
傍晚时分的一座山
             作者/还是悟空

羊群散去,一座山便跨了
是它们的噬咬
把它一点点拨高
而两只羊落在了后面
反复磨擦、亲吻——
等它们醒过神来
已经回不去了
不得已,它们转身
进入金色的暮霭中

《雾中的雪人》

预报中的雪,下成了雾
儿子早早备下的萝卜
被遗忘在后阳台上
我牵着他的小手上学去
就像一畴萝卜
拥抱着另一畴萝卜
浓雾中,父子俩一言不发
恍若两片静静的菜地
代替我们行走的
不过是四根莫须有的胡萝卜
 楼主| 发表于 2010-7-13 23:27:35 | 显示全部楼层
然希
 楼主| 发表于 2010-7-13 23:2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地博的诗


《这个冬天》


和几个女子发生激烈的碰撞之后  
我逃离了现场。有几根头发留在我的口袋里
在暗夜里发光
最近一次碰撞。刚好将过去的旧伤愈合
她来了。我就打开一条缝隙
她走了。我就将缝隙闭合
这个冬天。我要在一块石头里明明灭灭
临走时。她给我画了一个圈
让那些发着绿光的狐狸精和毒蛇
在我的圈外饥寒交迫
 楼主| 发表于 2010-7-13 23:30:36 | 显示全部楼层
井底蛙

一只孤独而寂寥的小兽...
 楼主| 发表于 2010-7-13 23:3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乐豆豆


@.怀念

如果停下来
就是一座失修的
墓地
而包围的倾诉。一簇簇
疯长的野草

环绕过妈妈厨房里小橱窗和
爸爸的坟包

一阵春风吹过
萌芽
一阵秋风吹过
掉下种子
 楼主| 发表于 2010-7-13 23:3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偶也

《又四日》

丁卯年,我
在其中一棵树下
说出巨大的隐喻
此时
雾很响,类似
排出体外
的结石,有人反驳
这必须也是
一棵适当的香樟
可以结出
果不其然的黄豆
还顺便,杜撰一座
金身
但饱受香火供养
的困意
却暴露过
临时的水雷屯
与此一致
冲牛奶的人也忘记了
加盐
还说,就算你是骗我的
我也相信
只是在庙里喝过井水之人,脸
就被杯底吸走
剩下两根松松垮垮的
眼球,和
体面的几近于雄厚的
羊车
但这,远不是
一个
愉悦的发端
肉身的
马达奔突,牵引
歧路
所有风,来自
水平面以下
而中观的
山岗上,放羊的
音乐家
毛都还没长齐
在石头里
喂养发光的蝴蝶
和我
学习自私的变奏
并小心的
迷信胆固醇
陌生的,举起
一粒
柿子上的薄霜
相较于被劫持的时日
发表于 2010-7-13 23:31:35 | 显示全部楼层
细心的蓝子
 楼主| 发表于 2010-7-13 23:32: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月说新星:翟营文/琉璃姬/若山/边离/忘忧鱼/海灵草/新添李衔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5-26 21:07 , Processed in 1.138802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