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水月痕

受站长委托,对中诗网刊2010年第3期(总第5期)进行选稿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7-2 10: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6、驴子,驴子
文/连城璧

《驴子.惯性》
被完成的驴子,缩小成一个点
它被带壳的谷粒拨着,被
贴身的碾盘一直的转一直的转

当它走到我的面前,并以知情者的悲悯
交换我们同样可笑的长脸
我听到它以压制的气流喷出一声痛快的响鼻

这声音,形同狮笼里的一次微小胜利
在同样栖身的竹筒里,我们彼此庆幸
耷拉的耳朵,有完整的口袋

在陌生人谈论秋收起义的当口,如此多的
完整被日常俘获,并以繁殖的名义
交出全部的粮食

“我爱你甚于热爱上帝”
我听到谷壳内的声音,如此宣布
而驴子以二十码的速度,继续旋转

《驴子.圆周》
我走在你的外围,可以确定
持续滚出的豆子,被均摊于思想的内部
并被遮挡的视线一再的忽视

环环相扣的推进,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当圈套大于预先设置的阴谋
重复的无数次接近,终会被因果挡住

即使,连续发出的蹄声,敲击
路面,并和滚动的豆子相互论证
精确出的结果,也将悖论于一次滑行

无论我怎样执意的靠近
等身的内径始终平行着隔绝终生
像是,徒然扬起的目光
有那么多莫名其妙的,难以剖白的灰尘

《驴子.生育》
他们借助于我的子宫,诞出自己的孩子
并以神的名义谴责乱伦
当出生和死亡,都被纳入相关的口语
驴子的存在只是颠簸的树冠

可是,当你的脸贴近我的脸,并
以人类的目光索求封印,持续
的落叶,飘出竖起的耳朵
关于一次溃败,人们曾如此寓言

那无关爱恨。当驴子跟随马匹穿越沼泽
扬起的蹄子,持续着坎坎伐檀
“它们将被妥善保存
用于一次风车大战”

而你随意刺出的长矛,挟带
淤泥。又一次导演着
唐吉柯德式的,刺秦

7、缩减
文/陶杰

某一天,我的身子开始缩水
在空如荒年的衣物下
伴随体内的崩裂之声
逐日下垂。

我的眼睛已不如先前好使
依然在眺望,可远方
不复存在:我需要清晰地看见一个
眺望的姿势

爱是一块刚刚被炸裂
带着火药的温度在空中飞翔的石头
而我喜欢在浅水中
摸摸那些触手可及的鹅卵石

说话越来越结巴
只会用一只手打手势
爬山,只爬到山腰
写“人”,才会写一撇

此时深夜十一点。太黑了,仿佛
不曾有过十点,也不会有十二点
我找不到五指。摸不着我的人,肯定
看不见我。

8、在岁月的海洋沉浮,一些
文/唐秀才

 『在岁月的海洋沉浮』

姐姐,今晚我们的脑海里点满蜡烛
烛光连成一片,那是刚从水里冒出来的火苗吧
我们躺在草地上,也躺在沙发上,让细小的电线为我们打点滴吧
火苗舔了舔我们的脸,我们就在风里扭动腰肢

蜕掉时光,从贝壳里钻出来
双脚踩到海洋底下的岩石,还看见鱼
姐姐,漂浮的木头像不像我们儿时玩过的跷跷板?



   『黑色星期天』

她把歌声推进自己的身体
往事倾泻
眼睛里长满僵硬的辞藻
音乐将她杀死后,
雨珠点击地面的石子,
模拟悲伤的形状。
让满世界的人,
丢失一切辞藻。
而在另一处,我喷着肺里残余的烟雾
也曾尝试将音乐变做匕首
推进自己的身体



   『无题』

我吐掉胆水,
将忘掉的那些时间带了回来
带回来的意思是,
我仍然没变。
可就在这个飘雪的黄昏
我看见一座安详的村庄,
顺便想起多年前的那些人
一个一个,
他们都是我的
每时每刻。



   『桃』

我揣着那杯蓝色
看见一些树在朝下生长
踩着天空
沿着凌晨的时间走
蓝色在结冰
我无法再像原先那样
昂着头
忘却时间的寒冷了
我的脚步
在地面形成一层灰
为了不留下
任何关于那晚的痕迹
一些人躲在雾里
手上拿着扫把
跟踪




   『我们的罪恶』

妻子年轻的时候,
她为阻止我抽烟做了许多努力,
可到她年老的时候,自己却学会了抽烟。
我咳嗽地说原来,我在17岁那年就老了。
树老了。我点燃一支烟。献给树。
一棵树突然着火,一片树林在燃烧。
地球也老了。



   『往西』

我坐在娄底
开往成都的火车上
时光仿佛就这么一直荒芜着
山河在退,太阳怎么也落不下去了

一年或者两年也有可能是三年以前
我总是想起
一年或者两年也有可能是三年以前
许多的事情
 楼主| 发表于 2010-7-2 10: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9、星期二遗嘱
文/独龙

《陌生日记》

当日成为漫长的动词
夜嗖的一声,如同阅读跌落于
最初的秘密森林
你的猎枪遭遇她的陷阱
这回忆让人疯狂,恨不能
把广场上的鸟全都杀了
而疯人有时也说真语
“她让我死了三次,
活了四次”
仿佛轮回之门一直洞开着等你
进来,看见
波涛中的蛙瞬间长大,炫目的
白肚皮
和蛊惑的腹语,他们曾动用巧舌
撒娇般翻转,迫使你
再次转身,面朝窗子,翻日记
假装读到了紧张的高潮,又好像无所事事
直到发现体内潮湿
晨雨萧萧似弹雨,当你疲惫地扭头关窗
那时候躬身出汗便意味精神反击
而人间恰似房间:
一些光浩荡地刺进来,一些光虚弱地逃出去
其余事物浑浊,从玻璃上
弹回,又在四壁间折返



     《星期二遗嘱》

星期二,微软系统
我的手在敲打着什么吗我的手
在昨夜隔着什么
摸索你全身按键像临别的倾诉
我坐在荧幕前,
隔着象形的山水,哦回车键,
撤销键,蒙娜丽莎
她用微笑对比出窗外的洪水猛兽,那些
喻体是她和我而本体
已在多年前出逃,
当回忆浩大地淹死整个上午

猛兽从星期一逃生
也可能是星期三总之
两面墙,正在夹挤封闭又开放的
10平米人间,通道狭窄湿滑
而滚烫,像眼镜蛇
在盐酸瓶吐露遗言吗眼镜蛇
吐口水,吐蝴蝶和虫子
吐出肝肠寸断
当嘎吱响的老式投影机彻底瘫痪
我闭目抵达幽谷
但者不表明我要葬身于此要
与乱草为伍,与一切低矮的事物为伍
我的墓穴永远在别处

我永远在别处。如果天近黄昏
你逢上某一个她或是
听到她,用水族暗语诠释生死之秘
我将愿意,回到玻璃前并
告诉你夕光如流水不腐,而我游弋反复
仿佛在涂改
一份慢性毒药的使用说明书
 楼主| 发表于 2010-7-2 10: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10、《自辩》外一首
文/飞肥

《读王维》

当筼筜湖被立起来,如
一面镜子摔向我
当筼筜湖被一次又一次
摔向我们
我们以类似的身法
娴熟的闪开,为了避免重合
遭遇其中的功课
而他年,佛留的金拐杖适得其用
可敲开不惑的核桃
现在,你开始盘膝,在其中一棵树下
喊,破
奔涌出童年的圆融冲淡
中年的沮丧,但我
已准备好接受你
间歇性的无效与整个明觉
与放大镜中无所事事的我
相对而坐,默默不语



《自辩》

被迫远行,又开始杜撰
四海千山的性状,我是
一个缺乏有效衔接的人
锅碗瓢盆卯戌暗合,构不成
完整的章节,窗台上的蝴蝶兰结出
新的器官,再次提醒着我的阳面,仿佛
全天下的人都会看见皮下
掩埋的脉络,驽马贲张
黄发毕现

只是,年少有年少的陡峭,也偷偷
经过中年一般的逆料
但我不懂事先张扬
热米粥可能饱含的艰险
倒不是因为天性傲慢,或者得体的不屑
而是相对的无言,培养着
更多的平衡
年少的人更迷信温度与脱险之道

譬如,过度的诠释,总是泄露
我怀有轻度的哀伤,被称为
不惑的幻觉,多义的偏头痛
虽然也是渺渺,我也不厌伸出
随机的手来指摘一棵又一棵象形的树
 楼主| 发表于 2010-7-2 10: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11、清平乐
文/白纸

清平乐

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挪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
今年海角天涯,萧萧两鬓生华。看取晚来风势,故应难看梅花。
——李清照

《年年雪里》

我只记得那个冬天没有太阳
雪下得天上地上都是信件
所有的信仰都是一张张填满日期的车票
大风一阵阵地刮过门窗
刮过路途上失眠人眼睛中的湖水
湖水荒芜,火车漂流
把我从没有人的湖北一直漂到没有人的云南
后来又漂到另外一个
连你不知道叫什么才好的地方

《常插梅花醉》

也来爱你多山岭的祖国
雪会莫名其妙就落了一身
我不念流水也不叹西风
就像你的情书也不一定会是写给我的
我也不一定坐在某一处无名的小山头上
等你如等日落,等你如等花开
如果这一切都不是必然又巧合的碰在一起
我就不该老死在别处

《挪尽梅花无好意》

背朝大海的人梦见他的情人是马的鬃毛
我整日的打算骑着我的马去周游世界
路过你的小城是一片好意
雪把世界白的正好适合我们坐在夜晚
听风折断山顶上的树枝的心跳
这之后就冷到脚跟
冷得我看见月光落在窗外也是在下雪
雪白得世界什么也没有剩下

《赢得满衣清泪》

大雨下得没心没肺
这些天我老是想那些天的事情
想你是最美的那朵花
蝴蝶在我记忆的草丛里穿来飞去的
没有一个不透明的湖泊
梦见我像会飞的鱼
鸟声如房屋一样可以住人
我幸福的喊你宝贝
那声宝贝比火车跑得更远远方更远

《今年海角天涯》

这是我最后一次跟着月亮升起来
挂在窗外的树枝上
那年的桃花没有今年的好
今年的雨水不多
我溺死在生活和大海的潮水之间
没有想过那条鱼
会游过来靠着我呼吸

《萧萧两鬓生华》

两朵小花别在树的发梢上
多像你的一对小耳朵
说过的话不是雨水下在六月
你听见了
我说给自己的情话
村庄的每一扇门窗都面朝大海
面朝你花开的山坡
老了之后我还要这样看着你
听沙鸥在暮色里飞

《看取晚来风势》

最终消失了
在马把蹄子抛向大地深处的颤抖中
我越来越听见
风呼喊树的声音
你的名字像一棵树的花瓣
落了又落
飘落我到这里
天空完全落了
下来

《故应难看梅花》

一张张小小的叶子生在夏天
死在冬天
我在镜子中看见了你
也看见了我自己
没有哪一片天没有不在下雪
哪一阵风不吹过
我们的眼睛
所以我们爱情
 楼主| 发表于 2010-7-2 10: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12、《写诗的羊》
文/罗霄山

这是黄昏,夕阳西下
羊与人走在路上,他们相拥
似乎兄弟,羊在给人
念所写的诗。念它的飞短流长
和无所标榜的世俗生活
青草很少了,异性之羊
皆着了异装,一只羊的悲伤
可以无处不在,将人包围着
很是深广。

      《病历》
六月二十,气温骤降
小晚咳血不止,且伴有异相
此病经年,常无药可克之
有人从山中来,采得草药熬制
药有异香,在村庄蔓延
小晚来日无多,我写下
这一份病历,准备在她走后焚烧
我真担心,没人知道
这病的性情。小晚
这是我能给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这该是作用于我的一剂良药
让我在面对你时,少一份忐忑。

         《空房子》
每一所空房子里必住着一个孤独的灵魂
前后是杂草,和失色的青春
有很多镜子,放在回廊上
反射出每一个进去之人,他们的鬼胎
和那么多莫名的畏惧
会瞬间被放大。而我,此刻的心脏
也已空了,我居住在里面
慢慢打磨一根肋骨,用以雕刻
寂寞,变成你的模样。

        《靠》
我用这个词语,以掩饰我的慌张
靠,这是个秘密
我对很多人说靠,对生活说靠
有时候也对自己说靠
靠,你们别理我,在某一个幻象里
陷入得那么深,以至在最后一个路口
找不着北。

         《爱情长短句》
我说,我爱你,有如滔滔江水
这话谁信啊,小晚
我不用这些话来玷污那什么
此刻我很虚妄,有火在燃烧
也不说身体的秘密
我曾说过,得空儿就写写小黄诗
比那些长长短短的情话
还亲切和慰贴。
 楼主| 发表于 2010-7-2 10: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13、《向北去,有清凉》
文/夜鱼

清明前后,藩篱的间隙里,春风
如蛇,鲜艳婉转。我未建乐园
这不构成诱惑。但这之后,是端阳
藏在最后一片箬叶下,看
慢慢卷过来的火烧云
云下是大忍耐的灰色人群
见缝插针,把稀少的树阴贴在
皮肤上。唯我是个喜欢仰慕的人
在你描述的画框前,垂涎三尺
眼角涂满盐粒,咸从婴儿时就开始
哦,这难于描述的病
实在太慢,从马蹄踏香到雪大如席
北地的轮廓最接近我奔跑了几十年的步子
而那里的胡杨、白桦、格桑梅朵
多像汹涌的药引。在北地身体镇静
先缓缓打开他的黄昏,然后
与落日、地平线一起消失再回到自己
向北去,有清凉
风吹草动,或者不动
我都能不治而愈


14、职业病
文/喜羊羊

最近,每当夜幕降临
我老感觉有一根脑神经犯疼
找不出是什么原因
我还是抄着吉他守时出门
我这摇滚歌手苏老大
需要用吉他讨赏钱为自己购买生活呀
在后埔夜市烧烤摊
小弟和小妹找些较易对付的客人卖唱
我必须找些较有“品位”的客人
咱们的工作也像机关单位的工作一样
要有所分工的啊
嘿,真是个狗屁的窝囊苏老大

对于客人,我们选唱歌曲是有针对的
我们给小年轻唱最时尚的网络歌曲
比如最流行的“爱情买卖”
对于有“素质”的客人,
我们唱有“素质”的歌曲
偶尔我们歌唱祖国,红旗飘飘
在后埔混了这么多年
我们可以揣摩客人的需求
我们的看家本领是自己原创的歌曲
那是我们的保留
也是内心深处的疼
一般不轻易唱给不会“欣赏”的客人

这天我为客人唱起我的保留歌曲:
摇滚歌手苏老大
一位女士提到“幸福”主题
说她在酒店干活多年
生活是马马虎虎了
可内心空虚没有依托
好像患上某种职业病似的
这话深深击疼我的那根脑神经
什么是“幸福”
这二字让我内心的疼
如汩汩泉水涌出
我明白了自己最近那根脑神经犯疼的原因
也许也是一种职业病

在另一个帐篷里我再唱了首“苏老大”
吉他声铿锵,掌声热烈
我相信我的吉他是幸福的
它此时一定幸福过自己的主人
想到吉他是有主人的
而在后埔,我现在才发现自己原来是没有主人的
在都市,没有自己的主人会不会是
各种职业人一种揪心的职业病?
 楼主| 发表于 2010-7-2 10: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15、《日照青海,宁静一夏》
文/王桀

从日照开始,到青岛,或者某个青青海边。
从日落开始,到某个夏天斑斓的黄昏的斑斓,
斑斓的翅羽,重提的旧事,黄和昏。
从举国的体制,到一个人的内心:我时常感到
羞愧,却又无从说起。我时常爱意和恨意
都盈盈,一个人,丰腴和瘦弱下去的
可能,脸色暗含着天色,而心中无色,
我有一面的黑白,无字之书,念远或者怀旧。
我有酒后的愁肠,百结或者千千结,结发
而行后的不知所终,不知所终后的一元复始。
我遥远的亲人,我还在这里,坐怀不乱,立地成佛,
梦境里的山水,都被我一笔带过,过往不咎。
我阔大的国土,酒杯里隐下去的一腔热泪,
闭关锁国,如锁骨。锁着黑暗如石窟的
心思,忽而飞天,忽而坠地,忽而倒置的
空中楼阁,睁眼时我昏聩许久,闭眼时
我在山川河岳的恍惚中,看到孤独的自己。
答案飘于风中,而我已没有发问的权利,
我张口结舌的月亮,我该救你于水火还是
千般万般杀无赦。
 楼主| 发表于 2010-7-2 10:22:25 | 显示全部楼层
16、《百花残是一种酒》
文/睡大觉的蛇

百花残是一种酒。蝴蝶总在夜里哭。蝴蝶似有泪,
呜咽载东风。东风吹,东风回,东风惹了茧子醉。
醉五觞,醉故意,醉了巴峡穿巫峡,醉了猿声纠纠不绝
忙啼哭。醉我生巴蜀,爱齐鲁。醉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醉青天也无共剪西窗,醉蓬莱也无解药妙丹。醉广寒宫,
桂枝冷,仙子不堪望人间。醉我爱上胡笳拍,琴上鲤鱼弹。
弹弹弹,凤凰柱,鸳鸯弦,说说说,五花马,日阑珊。
六月轻舟过高速。六月两岸无脸色。六月花陈尸,难道
不饱胃囊饱诗囊?来来来,醉五觞,再五觞,又五觞,
十五觞,一年三百六十觞。赖了书卷赖梳妆。哈哈哈,
不醉妄断肠,不醉何留芳?不醉百花残不了,不醉不驶
客舟。不醉不为柳树系红绫,说道我为你祝福,你信也
不信也,祝福你要比我幸福,大珠小珠


   《百花残是一种酒》2

百花残,百花残。酒意深如桃花潭。
且看秋娘渡,泰娘桥,无语且送静水留深去。
心里唱一个云卷云舒,饮一回念去去烟波
留一个你曾青衫驻马一日踏尽,长安花呀,长安花
岂堪洛阳冷凝露?世间皆戏呵,唯有饮者能解
个中味。来呀来,各尽觞,醉倒只往花间卧,
我本红袖,更无需红袖来扶我。说笑也,笑花枝
笑你花尽落。笑你借不了东风,零落下春水。一江
春水向东流,流一汪胭脂泪,流一晚脂粉水。流你
的浓墨,诗书束秋千,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醉也,醉也,此酒堪醉,此酒饮后借浓睡,
新火,新茶,醒来再念奴儿的仙风,一股脑儿重新
冰姿。且踏香车,且踩油门,且一路不念远,
不念相见难。一路狂飙了去,一路不踩刹车
 楼主| 发表于 2010-7-2 10: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17、《从爱上你的面孔开始》
文/阿水

槐树花兜着满襟的花香
那条小路,晕黄
睡吧,睡吧,背部的手温柔
而有节奏,被催眠的眼,努力支撑
温暖来自你的呼吸,轻轻
头顶慈爱,拖入梦里
直到笑醒

你是我,第一眼见到的
美丽女人,爱你,就是老鼠爱大米
锅里煲的鸡汤,香味缭绕
跟着我的背影
从俯视,平视到仰视
而那颗,当年种下的小白杨
迎风招展
 楼主| 发表于 2010-7-2 10:25:36 | 显示全部楼层
18、苍茫的爬行时代
      文/十字阿西        

天色渐渐暗淡
我们看见自己的墓碑

他们来了,望着满地,尴尬直立
双肢行走的人,暗暗羞愧
不再想长大,不再呐喊、游行
也不再摇滚,不再记录灵魂
不再歌唱,不再热血于边缘的图腾
他们不会叠被,不会绑鞋带
不会煮粥,烧菜,也不大吸烟,喝酒
但他们有足够的自由,懂得思考
更懂得面对生活,贴近现实
露一口四环素牙齿,叫做天真
天真是他们唯一的力量

他们驮着我们沉重的尸体
一路为我们唱响青春的挽歌
 楼主| 发表于 2010-7-2 10:29:22 | 显示全部楼层
19、《此际花开》
文/蓝蓓

你沉默,微笑,正如暗夜里
我守侯的一朵夜来香
花开,不开,毫无来由,无须
提前预告。午夜场随时开幕
独角戏或者双人舞,
需要掌声,锣鼓,吆喝

许多年了,我习惯
喝着不加糖的咖啡。此刻
花开。听一段曲子,杜康无以解忧
爱恨纠结。侧看是云不是风,
你的青春,
成为我的过往

20、《飞肥》
文/岳灵

风筝用什么样的心情在飞
堤柳如何测量春天绿的深度
你又来自,哪一片
雨水丰盈的青青草地

如此平静地读你
一切尽在无言,一切又都缘于
这个潮润的,让人感怀的
人间四月的天

该绿的绿了,该减得还没减
比如我的臃肿,丰腴的文字
以及,欲飞的诗意
祝福满仓,都待起航

胖,并不表示不美
遥远,并不代表陌生
蓝天下奔跑着的心情,那都是
春天的色彩,我相信
挤进我们目光里的,快乐的成色
因你,而毫离不差

21、《竹露滴清响》
文/向天涯

1.

竹子会弹琴。
我左耳中的那一棵
与站在他们左眼中的因此而不同——

我第二次说转身
闭眼,听暮春如何涅槃般跳进服饰里的夏天
跳进去。虚空中里生出返乡之路
货郎在童年吆唤
像竹子叮咚着跳进左耳
像一滴露
从狗尾草尖上,从容跳进我的左耳

2.

现在,沿竹节继续向下
《生日快乐》从倒悬的天空中
升起,活着的河流升起
如同绳子两端
在平滑镜面上完成第三次左转,天终于黑下来
浪花绵延
你站起来切蛋糕而我
终于挣脱绳子,顺利跳进你的右耳

3.

“左边樱桃右边橘子。但我们吃各自的蛋糕。”
她用口型演示大与小两种季节
他对着她
举唯一的狗尾草在长镜头前轻摇示意
《生日快乐》,露珠
从竹叶上乖巧地跳下来啦——
那些时间
我们,始终
一边把玩弹弹珠一边侃服饰里躲着的时间
而烛光闪烁,
那些拥别后的伙伴流连于多幕剧,在返乡之路上
去了又来,不知琴声年年
 楼主| 发表于 2010-7-2 10:31:10 | 显示全部楼层
22、往 事
文/绯樱

地铁穿过通道 虎啸般
灌入耳膜
城市里 假设不存在某个时段
曾经有个梳马尾的我
夹着鸡柳汉堡的你
我们彼此出发于共同的端点
保持相同的立场
在某时某分钻入被窝 在零食铺
购买同个牌子的薯片


退还影子

心里的另一个我 与深夜的云儿赛跑
那个境地不是真实的 我抱着破碎的瓶子
一边抽泣 一边挥手作别
乌鸦在与枪声赛跑 整个峡谷
只有奔跑的脚步 我回头
还未停下 血色的樱花 就那般盛开了


何处告别

看见板凳了么,两三个人
漫步在路上  还剩一个人
起身的过程中 乌黑的头发
雪花正在渐渐染白着  安排了一次约会
是吧 在四与五的座位 是第六排吧
到达电影院之前 还需路过第七个转角
在红绿灯坏掉的那个路口 会遇见
已不丰满的影子 正荡在秋千上
以及过期的入场券


向北,向南


隔夜的肉汤无法恢复鲜美了
缩小的胃部 她的背弓得更足了
试图在现实与虚幻中 划动
鱼鳍 在平顶松顶上跳跃
玻璃门被合上了 一棵 两棵
三棵 越来越多的竹子 伸长
手臂 挥动在旷野

舞 蹈

我们保持心中的信仰 执著地坐在
祖先的身旁 握着彼此的双手
或者热烈地拥抱 神灵
展示着尊容  蝙蝠爬满了墓地
在废墟里 我们讨论着不可能的
事件  在餐桌旁  蜡烛的火
燃着一遍又一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3-20 08:47 , Processed in 1.138802 second(s), 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