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蓝蓓

《中国网络诗歌十年巡礼》暨中国诗人论坛2009年选 入选作品欣赏(完整版)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3-29 00:03:27 | 显示全部楼层
■周松潮

怀念三种(组诗)

★ 空虚

茫茫,是一个空空的杯子
我把自己倒进去,一次又一次
空,是一个虚构了自己的方向
这个夜晚太满了
我像溢出的水一样流淌
一样将自己散开 一样在一块抹布上
无处可逃

★ 烟的哲学

你说烟的所有哲学
在于风,无风的时候
不要轻易抽一支烟
我不信哲学,只爱抽烟
今晚因为没有风
落在脚下的烟灰
比别时都多

★ 怀念三种

我们心里都藏着一个负数
有时拿它同生活相加
有时相乘
不知道怎么办时
索性把生活等于零

★ 对深的体验

从前我无法向小表妹解释
夜很深,是怎么测量出来的
直到今年过年,在绿都酒吧
表妹指着手里的空酒瓶
叫我从瓶口看进去
她问我,是不是深得像夜一样
我当时吓了一跳
因为那酒瓶确实很深

★ 潜

哥哥说总有一天
老虎会跑成一对蝴蝶的翅膀
而我,想象力差了点
只想到蝴蝶会长出老虎的牙齿
吃了所有的花


■张凡修

纰漏

母亲做成的一条小棉裤儿
竟然一只腿儿肥,一只腿儿瘦
奶奶的疼爱如何让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不规则地感受
冬天。一种冷
怎样把另一种冷,穿进去

要不是露出一根线头儿
我还真察觉不出
母亲的心思那么细,那么绵密的针脚
把一种窄小的温暖,缝合到
另一种,宽大的温暖里


■阿未

《座位》

一个人走了,另一个人紧接着
会来,这些座位
始终就没有空过
擦肩而过的人们,他们
素不相识,也互不理睬
可他们留下来的体温
却在这些座位上
互致问候,相见甚欢
 楼主| 发表于 2010-3-29 00:0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城外的孩子

民国三十年——一扇门

女人精致的小脚开满了花朵
嘴唇咬着喷香的手绢
像生长中的细柳一般
倚靠在门边
慢送秋波

半开的门
杨柳青的娃娃
咧开了笑脸
民国三十年的女人
对着一件件飘来飘去的长布衫
笑得色彩浓艳

战火把她从江西捎到上海
又捎到天津
热烈的烽火葬送了一畦畦光辉的麦田
她二十岁
她只死去了亲爹,亲娘,亲姊妹
民国数不清的华夏子弟是她的亲人

她的亲人
有商人,鸦片贩子,工人,警察局长,司机

她二十岁
眼圈被夜晚的煤油灯
熏成了历史的乌黑

昨夜的桃花
在大风里
开了又落了

屋檐低矮的青瓦房
灰色的鸽子在房檐走来走去

有一天
杨柳青娃娃的门不会再打开
民国三十年的女人睡去了
她没有醒来

煤油灯的芯 估计就快烧完了


■苦海

<再别蓝桥村>

由于有高山的遮挡
蓝桥村的太阳很早就落山了
黑下来的小村,散发出一种苦味
房子都象家中的旧家俱
大家都熟悉这种颜色吧
踢足球的孩子是我的孩子吗
叫爸爸的女孩是在叫我吗
汽车站牌下送站的人
称呼彼此的姓名
我无人理睬  亲人或朋友都没有
只有蚊子蜂拥而至撕咬我的肉
在家乡我是个异乡人
黑烟笼罩的小村
街上亮起几盏孤独的灯
开车了让我再次把小村看上一眼
希望从我树敌不多的人影中
认出一个我的敌人




■雨兰

《豹子》

光明的夏天里
有豹子神秘地出没
它们是草丛里的闪电
偶尔蜷缩,在暖风里打盹,看星星
听虫鸣,说情话,低声地啸叫
它们也会潜伏到我身体里
和我捉迷藏,不说话,不妄想
也凶猛,吞食我
身体深处的黑暗
 楼主| 发表于 2010-3-29 00:04:23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琴

《一滴行走的雨》

1.
衔文字的巢来,我没有祖籍。
在唐人的诗卷里,我走了千年。
牧童们将我吟诵,好像只一滴,
江南就悄然油绿。
来路的离合聚散,朦胧地,
拱拱手,擦肩。

2.
杏花村的酒旗那么熟悉,
热一壶酒又一壶酒,滴滴洇湿我的足迹。
是谁在我的泪光里说话?声音典雅。
那个叫包头的地方,
在笔下顿成一朵朵油菜花。

3.
我走得越来越不像自己,
没有人将我问起,包括流水,
三月的梦越来越挤。
灯影、月影相互诉说,看看谁留意,
酒后的旗醉在牧童的笛声里,不小心吐露谶语,
错过了一个断魂的指引。

4.
我该落下,
落到你的墓前,永远地将你陪伴。
你不愿。你说,那样的话,
再没有人会记得,你活在女儿的诗里。
你坚持要我做一滴行走的雨。你说,
一年一度,你都会开成一朵油菜花来看我,
迎着风摇曳,笑容可掬。
我答应,亲吻你之后,
踏去另一段征程……





■花易落

《品咂我熬的粥》

我喜欢熬粥
小米  大米  红小豆
枸杞  莲子  花生米
白的  黄的  红的色彩分明
一样一样淘洗掉浮尘
让每一粒生命在浸泡中舒展自由
大火煮沸
温和慢熬
只有火候适当才不会飞扬四溢
我还会用勺子翻来覆去地搅拌
不至于有些米粒留恋锅底的热情
随着丝丝缕缕的香气
混杂着生活的味道
点点滴滴飘进我渴求舒适的胃
盛一碗凉上
舀一勺送入嘴中品咂
温润  缠绵  粘糊
是我喜欢的味道


■烟Eva

《爱上旧的事物》

你向后退
退至青石板的小巷
敞开的  木格子窗户
闪身而入
与你捉迷藏的光线
后来开始闲置的藤条椅
青鸟衒来的旧书信

你还将  爱上更旧的夜晚
坐于黑暗中
潜入一片叶子的背后
欲滴未滴
任月光拿走
最白的部分
 楼主| 发表于 2010-3-29 00:04:52 | 显示全部楼层
■山桃花

◎老井

你坐在树下很久了,青苔越青
你眼底的空,我悬在井绳
种子,结在你的额头,临水而居,小声抽泣
没人时,它们扑通扑通落下
溅湿你的青衣衫。子夜,浮肿
月亮很深,月光很远
井壁上回声失眠
我拢不住一粒火焰

◎记忆

你说小时候,身体不好
像一棵细细的绿豆芽,我没吭气
趴在太阳下,在干净的纸上,画你
画一棵,再画一棵,它们就像一群
头戴钢盔的小伞兵,一个接一个
从蔚蓝的天空,投在我
小小的心波
我精心设计这场
浩大的飞翔,不为别的,只是想
轻抚你心底,脆生生的忧伤

■马东旭

麦子

黑夜从大地上升起
雨水浓重,闪亮的果子开始受难
腐烂,发霉
父亲躲在如豆的灯下
咕噜咕噜抽着水烟
一头芦苇花在燃烧
这是第七次写到麦子,站在痛苦的芒上
没有歌唱
没有金黄的蜜语,闪电般的美好
只有大风吹动的平原,一无所有
和申家沟,像一枚尖锐的钉子,闯入肉体


■衣楼

《双城记》

我有两座城池
我都是孤独的
一座城里我看别人
一座城里别人看我
云也不一样
一座城的上空像眉毛
长在眼眶的上面高人一等
另一座的像胡须
被风剪断,掉落地上遭践踏

坟墓都从城南排到郊北
门楼上喊雨
我有两座城池
一座城里阴气逼人
要剔出我的骨头亡我性命
一座城里淅淅沥沥
汇成弯曲的河流载德载物

还有那数不完的枣树
我的两座城池
如果一杆子下去
碎瓦狼籍的土地里青红不分
饥饿的孩子抓起来就食
必然割破手指
和嘴角

我有两座城池
我都是孤独的
不管灯笼哭碎,山花流离
我趋于习惯
仿佛行走着类似蝴蝶结的轨迹
忽左,又忽右
 楼主| 发表于 2010-3-29 00:05:11 | 显示全部楼层
■姜华

《我用一小时想念故乡》

端午节到来的夜晚
我在湘江边的一个小城想念故乡
一小时瞬间垮越二十八载时空
想起这些我有些羞愧  惆怅
我知道故乡已被生活压缩成一个黑点
稔熟的面孔早已漠糊不清
一小时  仅仅一小时
凝固了的故乡被夜色淹没
记忆中门前的小河  在父亲的皱纹里喊出水声
院里的银杏树结满了毌亲的叹息
还有上学的山路
还有打柴的庙梁
一齐涌上来  撕扯着我的灵魂
五月的夜晚  孤独在异乡次第铺开
一个人的包装可反复更新
异乡人的气味却无法抹去
一小时的忧伤
潜伏了我一生的病根


■蓝小寂

《父亲身后的海》

转身时,我们说再见。阳光落在一米半高
月台。火车不再发出声响,我看到他背后的影子
像大海里的一叶扁舟,暗灰色。这些年来
我从没有仔细观察过,它有些佝偻的姿态
那么经不起风雨的样子。就像我从来没有真正
看到过他提到的大海。我拎着皮箱,看着比铁轨还要
深暗的灰色,想到他身后风起云涌
的大海,仿佛一个陌生人。而此时天色大好
我想哭,只动了动嘴角




■枕上霜

《苏醒》

姐,我想说些话
想用舌尖触摸咱们的麦地。
想用食指拈下母亲脸上的慌乱
失声这么久,我突然想说话
想和你面对面坐下,清洗你额上的月华

太阳是柔软的,麦子在诗行里拔节
姐,答应我
就在你手掌心上,允我驰骋
我穿过八百里秦川,就开成诗歌的样子
然后
你给水,我就苏醒


■汴客

像玉米一样

绕着村庄走路的风,在玉米身边
一圈圈设下圈套。我走不出
一层层叶子覆盖下的秘密
有些事情只是我一相情愿,就像玉米
它走不出苦夏。它不能弥补
人面桃花带给季节的伤害

我无法把握,节令、农时、阳光
和汗滴。像一株在大田里站定的玉米
拔节疯长。窗台上花开过的声音
响不过佛的手指,抚过木鱼
延绵不断的香火。那是玉米在生长
在曝晒之后,用比喻梳理我们的关系

我必须学会,像玉米一样
按住四面埋伏的风,按住
一个个圈套。但我却按不住
一株玉米生长的速度
 楼主| 发表于 2010-3-29 00:05:35 | 显示全部楼层
■菩提叶

斜街

斜了很久了,老街
为此,我锯短了一条腿
以保持与街口的石碑
同样的尊严

这里,废弃了巨大的光阴
堆满阴影的胡须,从石缝中冒出,
固定每个踉跄的足迹
为盗汗的人,指点迷津
我一直努力,保持
“脚正不怕影子斜”的风度
一只蝙蝠笑了
用柔情的翼,将我覆盖


■承德罗锅

垂钓

我只想让这个午后慢下来
让许多心事陈旧
象走进老照片的旧底版里
我静下来

我拿着鱼具和诱饵
许多时候
我不知道自己的真正目的
对于鱼具和诱饵或者这个午后
我是一个多么负心的人

在阳光下垂钓
我被其他的垂钓者当成一个病人
举着鱼杆,钩和诱饵
不知所措

其实就是这样一个午后
许多鱼被一条河流当作诱饵
把我一钓再钓


■恪一可

《大风歌》

春水向东兮  心暗生微澜
夏雷阵阵兮  我举头骂天
秋风向西兮  落叶穿我如箭
冬雪纷纷兮  我抱起膝盖等过年

想学蛾子扑灯
又恐风吹草动
孤夜真的太孤了
浮生真的太浮了
春色过三千  宜远观
也宜哀怨  宜唱大风歌
也宜弹生锈剑  来吧来吧:

大姑娘美呀大姑娘浪
大诗人白发三千丈
大姑娘嫩呀大姑娘香
大诗人窗前明月光-------


■隽土

《早晨的月亮》

夜宿山顶,远处的寺钟
曾启开我的掌心
舍下一切
而黎明,我苏醒于一种
洁净的呼唤
它让我彷徨
老槐树下,我走出
自己的身体
最后望一眼头顶的蓝
一轮明月
正和我同步消失
 楼主| 发表于 2010-3-29 00:05:5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花眼

《窗前诗》

从现在开始,我不再叙述
不再让身体靠近生长和飞翔的事物
我要停下来安抚一下心跳
让多变的天气和我一起安静下来
让影子和我分开,任他自由自在找到安身之所

来一个长长的雨季浸润我
看一看流水,听一听鸟鸣
落叶纷纷也好,遮掩我
如尘土被风卷入水中

白天黑夜并不重要,我可以不留痕迹
随旷野弯曲,随暮色消失在更远方
让清晨成为另一个世界的诱惑和暗示
随手敲一敲窗棂
窗外的白玉兰花开了又谢了


■海烟

天鹅

这湖泊并不宽阔,芦苇也不浓密
雪白的天鹅
高贵、华美、充满秋的宁静
像一首乐章中的音符
散落在暗蓝的水面

我固执地认为
天鹅是需要仰视的
她们只是暂时栖身于我们中间
不久就会迅疾地飞走
像大雪飞过村庄和墓地

我始终相信
她们优美的飞翔
这其中必定深含天意
我内心的河水,呼应着她们
身体里,有更多的翅膀打开


■夜鱼

《资水河》

无意中触到你的温度
柔软的适合我生长的温度
就像蔬果长廊里风儿调匀的甜
一颗颗圆圆滑滑地轻抵脚心最敏感处
我的黑纱裙在风里散开
慢慢浸进水中
一片片鳞从肌肤下长出来
卵石叮咚触响
隔世清爽的敲击里
请你静听
一尾鱼儿轻轻的吟诵
一生很长
就像这条望不到尽头的资水河
一生很短
几笔晚风就已将我的裙衫晾透


■西间

乡村里的爱情

我听家人说
庄里有个女孩直到结婚前一天
还在和别的男人私密
我不知道她是否在用真正的爱情
来促使村庄的世俗道德衰败
但最终她还是嫁了人

这一年我听到了很多这样的故事
发生在新乡村的话语中
无外乎男女的生殖器官
像我的表哥今年结了婚又离了婚
这些事
大多以再次瞬间结婚而收场
男女主人公从此不再祈求爱情
一心想着生孩子
 楼主| 发表于 2010-3-29 00:0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量山

《有些东西会一直延续下去》

我爸把我放在  一块大石头上
土桥上。七大姨八大姑把粗瓷大碗举得老高
说我屁股下的石头都是吃商品粮的
我爸嘿嘿笑着
天空有鹰飞过
我五岁,被爸爸摆弄成鹰的模样
如今,我落了30年的羽毛也没成为鹰
而树不知不觉的变粗
土桥上。儿子把我给他的葵花籽
在那块石头上摆成鱼、螃蟹、小鹿
小嘴一张,鱼、螃蟹满河乱动
小手一呼啦,小鹿就隐匿于树林
我摆弄同样5岁的儿子
摆弄成啊喔鹅和一连串的阿拉伯数字
空气里弥漫着鹰之泪,很湿。
又是秋天了,有几片叶子像麻雀
落了下来。春天,还会飞回枝头


■年微漾

喀秋莎

喀秋莎
北方的妹妹,北方的花
大雪装满了九月
哥哥长眠于此,入春就要发芽

喀秋莎
夕阳的弓箭,洗劫关卡
狼群叼走婴儿
她是公主,尚未沐浴、命名和加冕

喀秋莎
坐在森林里,自问自答
青草在悄悄长高
哥哥从背后回来,带你回家



■流星雨

下午

短信发出后,阳光有些冷了
铁轨和远方还在路上
是的,我不是你
我不能收下那场秋凉

你的电话穿过午后的时光
在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地铁出口
隔着一丛丛的人群
我看到乌云从远方飘来

在听吗?我先是不回答
你从千里之外递上一大把反问
后来天空停下来,我先是不理睬
再后来我与另一种生活岔开


■余子愚

幻象

我们所过往的一切,呈现
与生俱来的幻象
不容忽视,也不容重视
我看到你娇美的容颜
你的秀眉明眸
亲吻之后的红唇皓齿
这是真实。时间流逝
半月来,我思念你,沉默寡言
有争执,有疼爱,更多的牵挂
这不是幻象,将一粒尘埃
埋藏心底,扰乱我的胃
扰乱我的内心,如同一只蚌
吐出蕴含已久的珍珠
闪光,照耀前路的黑暗
透过皮肤,进入你的身体
 楼主| 发表于 2010-3-29 00: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海云

另一条河流

身后,有岁月轻轻飘过
岁月之上,是北归的爱情和翅膀
翅膀之上的风尘,风尘之上的阳光
以及阳光下,一个从河流启程
到另一条河流去的行者

现在,他走的很安静
除了岁月,除了泪水
除了爱情和翅膀
除了身后紧紧跟随的风尘
他仿佛听到了另一条河流,蜿蜒的
清澈的邀请


■涂灵

《每当变幻时》

从一开始
我们就潜伏在同一场风暴中
在有限的星光闪耀里
我们跳慢摇、吮阿尔卑斯奶糖
梳理羽毛和欲火
我们把每一件事都做得
十全九美

春天接近尾声
铁轨锃亮如新
鱼子酱和夜一起冰冷
我们依偎在同一本漫画书里
抒情如魔鬼

多年以后
我牵着我的小熊
孤单地走在落叶似梦的街角
当我们重逢
你是否会解开蓝色的丝巾
拥吻我卑微的头颅


■燕庄生铁

《》

点亮了,被吹灭;
再点亮又被吹灭。一次
又一次,我奄奄一息

俯首满地火柴的余烬
我还以为仅仅是
一桩小小的谋杀案

告别的路上,我回首
看见遥远东方的一群人
内心灵台上的灯火
一盏,又一盏,熄灭


■三月

甘愿为泥

万能的主啊
请收回我的杂念,斗志和小小的野心
请拔掉我的獠牙和带毒的刺
连骨头也不要了
你还要拨去我盘中的粮食和我身上的衣履
这夜晚多么宁静
细碎的月光洗涤着每一寸土地

世间的人们啊
请允许我赤足,裸体,抛去小小的羞耻
自尊,信念和爱情都是一条条的绳索
黑暗多么虚伪
我要制造一场大雨,膜拜和救赎
可能的话,也要玩一把通灵术
让花继续红,草继续绿
我要潜伏在她们的腹地,甘愿为泥
 楼主| 发表于 2010-3-29 00:0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斑马

xxx街道

我走在XXX街道
当时还有几个人
和我同时在XXX街道上走
他们长的都和我
非常相近
但他们没有一个是我
有的长的比我新
有几个非常新
有的长的比我旧
有几个非常陈旧
并且非常肥大
我和这几个不是我的人
走在XXX街道上
然后他们一个个陆续消失
最后我一个人走在XXX大街
最后XXX大街也消失了


■玉上烟

坐静

没有木鱼声,也没有转经筒
静坐室内,一个人的江山
秋风自在,意境悠远

内心的海拔,始终比山更高
比水更远。随手拣得几个动词
便有马蹄得得,自对岸御风而来

时光之外,这是多么隐蔽的快乐
像窗外带哨的鸽群上下翻飞
一首诗应时而生。除此之外
这个下午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






■小溪水

等待

我们在海水里
思考了半生
等一条瘦弱的鱼
从胃病里
吐出我们的残骸
岸上很多人摇旗呐喊
很多人高兴得折断了腰


■泉声

《陪着月亮散步》

南北路上,我靠西走
对过的高楼矮了一截,让我能够
始终挽着你的手。你说过
十五前后,喜欢在月光里散步
把尘世洗洗干净,想想清楚

其实,我和你一样
许多年前,深秋的半夜里
那时候,我还不懂
只是老想守着,院子中的那棵老柿树
老想听,冷风与树枝的交流
看,落在地上
斑驳的图影,不停的晃动
现在想来,应该是老柿树
在用手指,就着月光
写情书。偶尔
邻居家的猫,急急的
叫那么一两声,还有
狗……

这时候,按约定
我走你也在走。我走在古楚国的领土
你是在,繁华的长安城中
你投给,银月的一瞥
恰好,被我接收
 楼主| 发表于 2010-3-29 00:0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腾飞

《闪亮的草籽》

在河岭村,没有太多欣喜
也没有过分的热爱
只有日渐消瘦的山坡,目无神光
拼凑不到想象
仿佛断手断脚的水蛭
游不到对岸
而那些闪亮的草籽
迎风奔跑,忘却了初衷
倘若发出希望的叶----通透的玉
不动声色地,就能止住痛


■迟海波

云端的声音

1)
把一个抽象的声音写入诗歌
也让一次抽象的飞翔失事在梦里
坠落在高原吧,或者戈壁
让宿命的轮回更加贴近那场圆梦之旅

2)
这是命, 是一枚钉子
没有水分的空气中,维持生存
更多时候,假想一次灾难的飞行——
允许小鸟为了自由死去,也允许我们抱紧爱
追随着消失

3)
那里原本没有声音
那里是缺氧的小鸟的墓地
——云端,总归要有声音
总归要有一个有关飞翔的主题
在我们艰难的挚爱里,那是一把启动风暴的钥匙




■刘雨峰

《一片雪盖住一个村庄》

一片雪盖住一个村庄
就像父亲的一个巴掌打在我的脸上
留下一片苍白

六角形的雪  分头指着六个方向
老屋  山梁  结冰的河流
以及枯井  机耕道  泛青的麦苗
只有我  脸上苍白的五指痕迹愈发黯淡
傻乎乎的在阶檐边那块像生了病的青石上
站着
搓着手 呵着气



■青蓝格格

《过客》

一只蓝蜻蜓笑着对我说:
“如果我死了,你就将我放在画板上
并且要在我风干的尸体上涂满白色。”

我答应了,但我觉得悲哀
只在一个凌晨,只在一个青色的山坡
结局圆满了,白色掩埋了过客

那些白,无意中找到了一块土
眼前的铜斑啊,锁头还在
眼前的坟头和雨水啊,还在深一脚,浅一脚地数
 楼主| 发表于 2010-3-29 00:0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宗龙

《在南方》

我愿意和马蹄声一起,愿意和你
说起暗恋过的女子。
她住在西大街33号,对面是草药店。
下雨了,她也会撑起油纸伞,
也会穿上白色的裙子,
经过我身边,若无其事的样子。

在南方,我愿意剃须,愿意五行缺水,愿意削发为僧
望着寺庙外的夹竹桃
那是世俗中
不羁的自己
开得正娇媚


■情巅大僧

《临平甘蔗》

喜欢用甘蔗这样的方式
对待你,我的爱人

我要和它们一起并排
等候一次幸福的倾倒
和它们一起在风雨中
等待这个冬日

我喜欢你的手的紧握
你的红唇的吞噬
在你的咀嚼中
一点一点干枯的感觉

我愿意象甘蔗一样
在你的甜蜜中
慢慢地,我的爱人
我慢慢地消失在你的幸福里





●王晓琴

经 幡

把心情系上天空
云朵会有色彩
把心愿系上高原
冰川也会温暖
而我,想把色彩和温暖
统统系上,你的心弦


●浅秋

墨色花朵


夜安,以我们的方式
那时,时针指向零时一刻

暗夜的顽疾又一次侵袭
水雾不被觉察地漫上眉睫

人在天涯的漂泊
走走停停

这一刻,被时间的钟摆泊在
夜的中央
如何可以泅渡黑暗?看
木头开出墨色花朵

●郁雪
《麦子熟了》(外一首)


我重新构思一幅画
底色的蓝永不褪去。画上健硕的肺
那些麦田是没有形状的
水流是没有声音的
我坚持复原草屋的朝向
毗邻麦子的出口

然后,我手举锋利的镰刀
像农民起义一样
隔壁的神婆看着我笑了
风还在吹

《最后一次惊醒》

不只是风向
我已经修改了归宿
从缠绕的胭脂豆,散淡开始
这些岁月。城市包围了麦田
我被泡沫洇透
行走的躯体。只剩下
昏暗的
肉色

坟墓还在
水流的声音淹没了
那块压在颅前的青砖
母亲,解开的炊烟
从此徘徊
我也由此听信人常说的
宿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6-16 06:42 , Processed in 1.107602 second(s), 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