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蓝蓓

《中国网络诗歌十年巡礼》暨中国诗人论坛2009年选 入选作品欣赏(完整版)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3-28 23:56:19 | 显示全部楼层
●婴

《 》

我要隐于一粒蛋壳的内部,静待羽翼丰满
我要将米粒和石头吞入我的肚中,在他们慢慢融化时
获得抒情的力量,我要钻木取火,再以泪水矫熄正在燃烧的灰烬
我得到一些预言、一些祷告,以此证明我距离生活的边缘还有多么遥远

那些衰败的花、干枯的草和的干涸的田垄,是我最后的财产
我将他们全部献给黑夜,我不需要任何仪式、任何证明
凸现我的是一个残破的身影还是一片溃烂的月色,这些都是次要的
我双膝如木,膝下是一层一层缓缓龟裂的泥土


●东井

那房间就要被我打开

太轻巧了
连阳光也像在享受
自己的阳光浴
小心得只能放进我
一只左脚
并且还是脚尖

像一个初出茅庐不久的小偷
眼神总是比右脚
提前到达门缝
可我还能偷走什么吗
人去楼空。
纸上的房间
无非只有纸

你别进来
别眼馋这里的纯净
它正唱着空城计
三年了
我总是敲敲门而后静静离开

今天
那房间就要被我打开了


●郭全华

【黄土】

在父亲的背后胸前,在母亲的脸庞上面
遇雨就腻滑,遇晴就干裂
用这样的黄土,他们用尽一生的力气
两生的期望,制作出一批儿女
目送他们远去,两手空空


●小隐

《尾声》

那些音乐沉睡在乐器中
当我摆动的时候
它们总是疼痛地喊出声来
于是,我决定
静静地坐在它们面前
耐心等待
它们自己喊出来


●太慢  

海棠

柔弱的花瓣
不会再被秋天看见
我已刻好了船
一到夜晚就追风逐浪
我的裙摆是用河水绣的
我的发间,佩戴着上好的星光
 楼主| 发表于 2010-3-28 23:57:15 | 显示全部楼层
●剑熔  

《母亲手中的麦粒》

空旷的田野,麦茬像锋利的剑插在地上
撕碎了风。而母亲瘦小的身影
却在上面游走着。多少痛在我的心上
母亲弯腰的那一刻
我看见,她捡起的那些麦粒
何止是一粒粒普通的麦子
那其中的几粒,是我
和我的几个兄妹


●王笑风

人间四月天

四月是荒凉的
芳菲已尽
晚开的花,有谁再生
都躲在山里面
烈士也暮年了,蹀躞街头
要从另一条路来这儿
我不急,等着
他们相遇,我好写诗


●乘鹤游心

《之前》

在一个未名的城市之前
在日子的汁液坐望空杯之前
在一个空旷的广场之前
在还未完全静寂之前
在彪悍的男性肌肉绷紧之前
在房间的灯忘记关闭之前
在雨水打上瓦片之前
在紧身胸衣飘起丝带之前
在门外的小草探头之前
在一个没有日期的墙壁之前
在黑色的云块掉落之前
在磁石两面被凿穿之前
在肥皂泡成为铜像之前
在灰尘与残叶飘飞之前
在佛珠转动之前
在锁链踩动高跷之前
在我们无法原谅之前


●惠建宁  

《下雨天》
——回路男并送东坡

下雨天车是没得打了
喝酒不仅仅是把下雨做为借口

就让雨好好下着
我们把酒也好好喝着

我们要在雨中走出酒来
在酒中喝出雨来


●竹露滴清响  

《新安堡》

整个上午
新安堡在这个夏天相对的高度
看着我
火车在向北开
再向北开
一群年轻女子
在我对面摇着双腿
偶尔露出乳沟
车过松花江大桥,水势平缓
我从水面的阳光
钻进一片稻田
一群年轻女人
汗流浃背
有一点晃
 楼主| 发表于 2010-3-28 23:57:58 | 显示全部楼层
●叶来  

《那艘船驶过她的身体》

一艘船驶过。她在树荫下纳凉
——由于每晚奋力地工作,难得有此闲情,
她沏了一泡茶,感受着夏日夜晚的喧嚣。
河两边的灯景显得妩媚,这非常像她
青春的身子。特别是她的一对乳房
像一堆又大又热的肥料,倾落着迷人的气息,
因而许多人迷恋它们。但她训斥着自己——
她体内有许多烦燥和不安。
她盯住水面,那艘船驶过她的身体
——显然水是被动的。她意识到了——
水是怯懦的肉体,被船粗鲁地进攻胸部。


●莫遇   

仿佛

仿佛上帝已经眷顾了我们
让清晨明亮,夜晚黝黑,一切事物都具本相

仿佛这真的是春天
芳菲四月,柳絮飘飞,昆虫合唱
送葬人坐下来,大碗喝酒
大块吃肉,远方
阳光灿烂

仿佛悲伤一开始就不存在
杜鹃花漫山遍野

四月十五,不过是平常日子
仿佛没有战争
朝鲜没有
巴勒斯坦阿富汗也没有







●嫣如意

《暗香》

那个生气的人躲在一边
她恨不得将星星都拽下来
一个一个摔得粉碎
她要把自己挂在天上
谁惹了她
她就要啪嗒啪嗒掉眼泪
让每一样东西都长出蘑菇
蘑菇下蹲着凶猛的野兽
它们吃春风吃绿水
最后吃掉那个人的影子
等百合花从幽暗的梦中醒来
她就牵着那个人的影子回家


●见君  

短暂的迷失

昏黄的月光下
那些人影影绰绰
我只能看到他们小腿以下
他们走过来,他们都不说话
他们挪开棺材的盖
要把我抬进去
他们认为我已经死了

他们把我抬到三岔路口
他们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
我躺在漆黑的棺材里
听他们争吵,心想
我也曾在这个叉路口迷失过方向
只不过,那时候是白天
是前生的事情了
 楼主| 发表于 2010-3-28 23:5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子衣  

《一写到2000年5月2日》


一写到2000年5月2日
一首小诗,便像一堆骨灰
散乱在纸页上
喷涌的血液被烟囱带走
飘落的骨灰屑
像是一把乱剪
将我的心,剪得粉碎
那天,我刚从太平间走出
抱紧父亲的遗骸
像是才从地狱走出
两眼陌生地,打量着人世


●鱼飞蝶舞

【冀】

当我老了,你还会不会,凝视我的眼神
以我为画板,涂鸦诗意和透明?你还会不会
与我夜夜相拥,像一棵壮年的树,给我祥和与坚固?
那时的你,面对岁月的模特,将不再有冲动
总有一天,我会老到双目失明,而我
多么希望,能拥有一份年轻的爱
它不死,撑起我心灵的夜明灯


●沙漠  

《快速的一天》

我们是被一条河裹挟着的
无法溯游的鱼。滴滴答答的水声
带走幼稚、激情、光耀、疾苦和叹息
我们滑腻得有些陌生的朋友
幼时叫晨,老了称昏
它忠实的步履,像子弹划过
上眼皮到下眼皮的距离
你来不及打量蔚蓝和晦暗的手势
来不及揣测浪涛间呼吸的色泽
甚至来不及欣赏,身上闪烁的盐渍
金剪和银剪,未曾显耀
就轮番剪光了你所有的想像
其实我们应该自刮耳光
为过于熟稔而被忽略的事物和情感


●石臼湖  

喊魂

潮湿的水面,虚构的黄昏
草木清醒。我魂魄难守
有小秘密夹在衣缝间。你如此干净
乳房紧锁,白日梦的气味,不可言说。
"请坚强些,生长或者腐烂,收获后我们自会知晓"

大声喊出来吧——
喊出秋天里的果实
喊出果实里的核
喊出核里的妖精
喊出妖精体内的桃花,桃花里的流水和门扉。


●紫贝  

《种兰花》

他用纱布浸了药水
给她缠手指
早晚各一次
每次都几乎朦胧于枕上
雪白而宽的纱布绕住无名指
去除后涂药膏
做事时
她不自觉翘成“兰花”
再看着它谢掉
 楼主| 发表于 2010-3-28 23:58:51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泉先生  

《这个下午》

现在是冬天的下午,四点或者五点
与上午相同。空气粘稠,灰白色
沉默按时结痂。我可以看见
自己的鼻子,嘴,胸前的拉链
腹部和伸直的双腿
我还能看见心里的许多事情
奇形怪状,颜色各异,杂乱地堆放
而且拥挤着,矛盾重重
有的陈旧,有的更陈旧
我想用手碰一下,可又不敢
怕这个下午,刀割一样地痛


●浪大爷  

在车站

在车站,广场上
我决定和那位年老的乞丐攀谈
听他说说他遥远的家乡
我确定我给他的硬币
不是施舍而是帮助
就像朋友之间的友善。
我决定邀他共饮
不,确切的说是朋友聚会
我说老大哥:
我决定劝君更尽一杯酒
因为我知道,你和我一样
都如此的热爱着
这狗日的生活


●弄春十三月  

今夜有雨

这个夜晚,一打开就湿了
他一杯一杯地满上旧时光

他漫无目的地站着,看着
那株法国梧桐还在缓慢地生长

然而这是个错觉:他以为自己
是客居他乡,什么都可以忽略
……

于是他想着,看着
想着。黄叶,就落满了地


●这里有阳光

《数眼睛》

看着你的眼睛,其实
我并不想数
它确定是二只

是在数你的眼睛吗?我总也看不够
你的眼睛里,有数不清的眼睛

数了几十年了
你的眼睛


●还叫悟空

《山坡上的坟莹》

好多年了。村子里死了人
就埋在村后的山坡上
一开始是在山脚下
现在已经到半山腰了
远远望去,那些坟莹
就像在举行一场登山比赛
只是不知道若干年后
谁家的死人会率先登上山顶
 楼主| 发表于 2010-3-28 23:5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木槿子

《想念母亲》

1。
总是那么简单又到了夏季
芦苇荡荡,莲叶田田
美人蕉恣意摆开了红色
植物特有的味道在空气里窜动

清晨绕过河滩的时候
菜花的香气、玩水的孩子
还有街头那似曾相识的背影
鼓鼓地撞动着我的心

母亲,你原来一直在陪我的身边
一直在我耳边呢呢喃喃的诉说
孩子,河里水深
快回家吧

2。
雨接连不断地下了又下
霉味和着尘土诡秘地笑着
父亲呆坐在门口
往日的意气一扫而光

你开始用手指
抚摸那些五花八门的药片
眼神迷离而空洞
你说:“这天气,怎么总是这样阴!”

太阳从窗子里倒进最后一缕光茫
你微笑着,把泪水
倒入无人查看的墙壁
一声叹息悄然落在黑暗背

3。
母亲的病痛已切入骨髓
漆黑的夜,倦鸟打着瞌睡
白炽灯冷漠无边
我静坐着,秒针嘀嗒不止

惊恐和孤寂
穿透了钢筋水泥
穿透了厚厚的夜
一直钻向心灵的最深处

我多么希望黑夜马上过去
而新的一天到来的时候
所有这一切的病痛随风而去
淹没在时间的记忆里


●晓音

书 生

书生在枕边做梦
南海的水一定要拍出
柚子花的芬芳

书生在水边做梦
柚子树下,一定要站着一个
白衣的女子(但不是老婆)

书生在白日做梦
帝王的剑一定要放在弦上
只等那纤细的手指拨响
一枝红杏,借机出墙


●杨树也

《华容道》

在尘世,我时刻拨亮一盏心灯
不轻意损坏一棵树苗,踩断一条蚯蚓
会爱护阳光下的一朵花,花上的一只蝶
对青蛙充满爱意。小溪照我一身情义

原谅他人的诋毁,爱怜过路人的疲惫
能够帮助的绝不漠视,能够放开的一定松手
也许他们的今世就是我的来生
也许我的宽容,就是我绝境处的柳暗花明
 楼主| 发表于 2010-3-28 23:59:56 | 显示全部楼层
●爱的花子

再至丫沙底

丫沙底的河谷长不出一条鱼
远古的鱼,从记忆中遁去
溜出远山,溜向远山以外的更远
那些被原始人咀嚼后的鱼刺和脊椎
象文字一样,刺疼着写诗的人

丫沙底的河谷,白雾弥漫
原住民的房子和谷田
被柔化了轮廓
沐浴的女人在白汽中风姿绰约
一条曲线掉下来
欲望和妖孽
钻进青木瓜中微红的瓤

罪恶的咒语在甜蜜的瓜汁中酝酿
干杯后,贪杯的人
一生得不到安宁和幸福


●大侠仙子

《夜来故人欢》


疼痛那么逼近,心里,长出了
一把剑,一团火焰
夜来钟声渐进,谁能共饮
诺大的山河,一眼荡尽
所有的玫瑰在骨骼里粉碎
备上粮草,打马逃回前朝

雾重,脚轻,不要把地下的灵魂踩痛
伸手看不见五指,却嗅到了盛唐酒香
李杜披发跣足,长安相迎
故园,老屋,依稀曾相欢
美酒,佳人,月下又来猜拳
哪来的风?吹回经年梦
醒来依然作揖:别来无恙,失敬,失敬


●雪蛟

多年以后

多年以后
光阴会慢慢老去。而我不会
像一首诗藏在胸膛
山川起伏,草长莺飞
偶尔会有一些句子,羽化而出


■落蝶

【最后一天】

我将再次遇到海,沙滩
阳光或一场大雨倾盆

我将再次出示我赤裸的身体与脚踝
如同某个深秋之日,母亲受难的子宫
我将睡去,如同我一直醒着
如同我放大的瞳孔,清晰地倒映
甲乙丙丁,和一只载我来世的陶罐


■睡大觉的蛇

马车

已经是午夜,还有车驰过
它经过楼下,经过我时有时无的睡眠
使我还跳着的心,滴答答
辗转反侧

神话里就常有灵魂被马车带走
我头顶出着细密的汗
这时微弱的光透过窗帘
我突然联想到死神
正确认我的地址
 楼主| 发表于 2010-3-29 00:0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海湄

与植物——

这灌木是枸杞,也是白刺和狗奶子
它蓬松的本身更像是猫
袖筒里装满风的猫
作为植物,与动物有了关联
与人类的补血、养气、美容结合起来
在沙化时代,我企图抛开垄不是垄、地不是地的生活
多么像这蓬无奈的植物
连同它孱弱的紫花
庞杂的光合系统
戈壁,总是结满滚烫的鹅卵石
老鼠在上面跳着猫的舞蹈
荒漠遍布,太阳下面还有许多条状物
与果实坐下来,长叹,干渴,风转了一圈又一圈


■阿林如风

空街

一定有人提前预支了空寂
冬天的落羽
不停地刷新着无故的白
在你前面行走的人
不回头

人行道晾在车轮的右面
流感掀起诊所厚重的门帘
一些疼
不在眼前
输液器像是多年以前无法关闭的泪腺
我不能记恨纯白细腻的药片
它以苦的味蕾
吞咽缓慢的痛

必须重新临摹街景
秋后的叶子
都顺从了水沟
大树什么都没有
日夜光着身子接待北风

我避不开这条街
风起的尘土
弥漫着乐律的失重
这是一条大街
从诞生开始  禁止绕行!


■空格

《幸免》

很多时候我都在揣摩一些传说
比如亚当和他雪白的
肋骨,比如
梁祝的凄婉
在期盼与信仰之间
为这些生冷的词语做更深的
诠释

依稀听到种子悄悄发芽又静静地
夭折,在这个失调的季节
潮水以包容的姿态
抚平深浅不一的脚印,就像我
从没来过


■简离

《誓言》

我要照顾你的一生
他说完这句话
天就亮了
可我不敢开窗
当誓言成为誓言的时候
很容易生出翅膀
 楼主| 发表于 2010-3-29 00:01: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惊

套子里的人

遮住月光的那片云下
虚掷而出的一个影像,很善于隐藏
像把腮红隐藏于凋落的花期,把痕迹
隐藏于夜晚的最黑处
虽说那个露台不是很大,可以演绎
一个偷情的女子跨过残菊后
脆弱地老去

这个季节很冷,雁阵搁浅在
一路的哀歌中。宙斯提前播种的
灵肉,仅存的记忆是蒿草,阅历是无聊的
黄昏,惟有那点情欲是肥料
今冬发芽明春开花,夏日结果
秋日拨开虚伪的假面,无奈
今昔隐去的假面,里面
仍是假面


■车田

事故

又一起车祸在我眼前
发生了
像电影的某个情节
310/315公交与一辆轻卡
正面撞在一起
巨大的响声把车灯和保险杠
震碎在路中央

过路的人围过来看热闹
这时,从公交车上
走下的司机,很像英雄

在120没来之前
我看见有两辆警车开过
然后一闪就不见了
他们对这种场面实在太熟悉了
医院和交警不远
半过钟就会有人
来善后,清理事故现场

310/315无疑是今天的主角
亏我还经常坐它
横穿,整个深圳市
平时在半路
我向它招手就是不肯停


■残木

博 爾 赫 斯


他收藏大量的時間、記憶、或遺忘
死人與死亡、大理石墓誌銘
神秘的黃昏夜晚的黑、夢之夢、鏡中影
以及迷宮、圖書館、地圖與書籍、匪徒與軍隊
刀、子彈、玫瑰
以及風雲變幻的國家歷史或某些城市的街道,錯綜複雜
......當然,還有魔法

那個帶葡萄牙血統的阿根廷人整天呆在他的魔宮裏
隨意揀出些藏品,組合成魔幻的文字
最終,他留下一座文字的迷宮
但他平靜的神情,卻表明那一切
其實沒什麼

我去過那裏散步
試著用他的語氣說——是的,這沒什麼
其實我並不曾深入,怕在他的迷宮裏迷路
 楼主| 发表于 2010-3-29 00:01:56 | 显示全部楼层
■胡思

十年

忘记所有的灵魂 苍白与可耻
忘记 热血澎湃 草原上大河生长的方向
一座孤独的海岛将我囚禁 日日忧虑 夜夜呻吟
忘记 于是隔去了天空 乱发森林 牙齿森林

大陆架早在史前沦陷 唯一的木舟也在神话中覆没
海岛的居民疯狂而又美丽 我的心脏受损 眼睛木色
封闭 于是隔去了天空 我面无表情 独步沙行
忘记 于是隔去了天空 任黑色的骏马嘶风呼喊

生又如何 死又如何
生 一朵孤云 荡不来也揪不下半缕缠绵
死 远处褐色的山岚 炼狱的钢栅
生生死死 生生死死 岩浆在心脏间穿行   

十年 伤口生疤成了壳 壳起是山 壳落是海
壳的缝裂就是大河浩荡 逶迤西起 东归大海
身边一条蜿蜒的血脉 却是牵挂那养育我的草原
十年 伤口生疤成了壳 你的长发 我的泪

十年后又传来你孤伶的消息 正是昏黄
清冷的灯下泛了苍白的身影 夜幕将临 夜莺哀唱
隔了山 隔了水 痴呆的回忆竟写不来几点痕迹
唯一的花季已经凋零 你的长发 我的爱

遍野昏黄 颤抖的手指早嗅不出阳光的味道
遍野昏黄 转瞬间 一条细流又变成汪洋
爬跪 强行 喉咙干哑 那岸竟是那么的远
遍野昏黄 彼岸竟找不出半点对应的颜色

那岸竟是那么的远 那岸竟是那么的远
你的长发 我的泪 躯体煎成弥骨 生命熬成幽灵
我四下里行去迷失了方向 土地中又传来祖先的叮咛
十年 十年 遍野昏黄 茫然环顾 你的长发 我的爱 


■西江减蓝

致爱人

又是春暖花开的季节,我爱,相信它,与海子无关
我已学会在黎明早起,生火煮茶,喜鹊闹过枝头后
我会安排充足的时间给孩子们回信,你可以猜到
那些期盼的眼睛如何黑得发亮

我要告诉每一个遇见并停留你身旁的人们
“黑胡子是个好人,值得你相信”
搭一间茶亭,告诉情缘结好的路人,牵手和拥抱
是减轻困倦和病痛的良药

深夜里,请记得给异乡人喝上一碗热腾的胡辣汤
或老糟酒,我以一碟金黄的馒头片向月亮起誓
他们的感恩将是至高的真诚
 楼主| 发表于 2010-3-29 00:02:19 | 显示全部楼层
■陶杰


一个渐渐发胖的人在春天

你想要一把钉锤
对付那些钉子:它们裸露着
在尘埃浮动的空气中
当着你的面生锈、上灰、褪尽锋芒
你看着它们,你的眼睛
在一片锈迹的注视下,发出黄昏的呓语
沉沉入睡之前你需要一次勃起
就像电光一闪,一枚开始变软的钉子
被狠狠地敲进去:巴士底狱被攻破,石女的子宫
普降甘霖
一个渐渐发胖的人在春天,只想用一把钉锤
将一枚钉子置入体内
“如果不发炎,它就会在我的骨髓里
发芽。”你对白发苍苍的老父亲,只说后半句


■花花飞花

石子

在广场上捡一枚石子很难
我手里的不是例外
有生命,你摸摸,体温正常
它的历史肯定夺目
爱恨深入内心,不是它的浅色
也不是真皮的鲜红
你能理解所有祈祷过的人聚集的无声吗
一下子有了全部时空
如果是个例外,因为你是
想象停在地理和人类的正常人
生命和历史不是一回事
在广场上,它健壮
在我的手里,它垂死
而它的颜色将继续变化,永不停歇
你不必惊讶,它能找到我
当然叼住不放,它的手也是嘴
我抓住它,只想掀掉罪恶的一片皮屑


■徐海东

《送你一片树叶》

亲爱的
我要送给你一片树叶
它在一个不应该凋零的季节里
凋零在我脚边
在一个不应该低头的年龄里
我低下头看到了它
亲爱的
你能像疼爱我一样疼爱
着它吗


■西极猫

一枚虚妄的茧

多年前,孩子不会蒙羞。碎花裙子
尚存青草余味。不会有人把鱼群比拟到
夕阳中去,冬季都是背过身去准备新绿
她从未跟镜子讲过话,更不懂糖果的甜
其实需要来由。若能忍住感慨
便可抵挡半生假象

而此刻,一个醉汉和那些空掉的瓶子
都在等夜色恰到好处时才肯把潮湿
吞入腹中。他一样忽视了
虚妄中的杂草丛生
 楼主| 发表于 2010-3-29 00:02:56 | 显示全部楼层
■废人

桔子红了

桔子红了,为谁许下的诺言
南方的雾重,带走九月,绝断
北望的太阳回归盛夏

秋的影子弓成寂寞,隐忍不发
浮香暗语,飞舞漫天,
一头狼咬伤十月,虎视发炎了的北方

收拢水痕,忘记一场雪抬高天空
带泥的爱情寒冷,并不适合
南方以南的花期

与镜子对口型,熟悉谎言
红唇白齿地掩饰流年,剥离苦涩
避免反胃,一瓣又一瓣地涉及真实



■若尘

一块顽石

一块顽石
静坐在山头
白雪是他的草帽
草帽下的面孔没有表情
风告诉我,是腊月扼杀了他的表白
静止他说明问题
它喜欢听一些恭维的话语
杜绝真实的锋芒毕露

今夜很冷,月亮的耳朵冻得通红
灯火躲在屋内享受温馨
我看到,他缓缓站起来,伸手撩开夜色
撕下冬的面具




■文君

《痛苦不说,幸福也不说》

我们是一群集体失忆的孩子
太多的悲伤,在昨天画上句号
村庄里的老槐树,枯了荣,荣了枯
槐花啊,似奶奶满头的华发  

听见那些滚动在草尖麦浪里的呼叫吗?
那是母亲慈爱的身影闪动
我们学会了耙田,插秧,耕种
还学会了针线,女红

更多的时候,我们把月亮掰成两半
一半照边关,一半照农庄
边关里,我们的爱人啊,保家卫国
乡村里,我们生儿育女 




■沉鱼

临水

临水而站的人
是搁浅的斜阳。空中没有青花
苍桑的苇一直摇摆
你看着远处的桨
一次次揭开水的伤疤
就按捺不住自己
一次又一次,变成苇的复制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3-20 09:03 , Processed in 1.123202 second(s), 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