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查看: 4294|回复: 17

2009中诗年选部分初选稿(论坛精华作者部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21 12: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以下稿件系本人从论坛09年精华帖中选出,部分诗稿来自精华贴作者的其他帖子(非精华贴,但本人觉得不错。。。。)。鉴于有部分作者已经自己选稿在星光贴出,我就没有再选。。。。。 总得来说,以下选稿只代表我个人观点,且是初选,因年选版面有限,届时若不能全部排版上,还望理解。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 12:24:24 | 显示全部楼层


《 》


我要隐于一粒蛋壳的内部,静待羽翼丰满
我要将米粒和石头吞入我的肚中,在他们慢慢融化时
获得抒情的力量,我要钻木取火,再以泪水矫熄正在燃烧的灰烬
我得到一些预言、一些祷告,以此证明我距离生活的边缘还有多么遥远

那些衰败的花、干枯的草和的干涸的田垄,是我最后的财产
我将他们全部献给黑夜,我不需要任何仪式、任何证明
凸现我的是一个残破的身影还是一片溃烂的月色,这些都是次要的
我双膝如木,膝下是一层一层缓缓龟裂的泥土


周松潮


★ 空虚

茫茫,是一个空空的杯子
我把自己倒进去,一次又一次
空,是一个虚构了自己的方向
这个夜晚太满了
我像溢出的水一样流淌
一样将自己散开 ,一样在一块抹布上
无处可逃

★ 烟的哲学

你说烟的所有哲学
在于风,无风的时候
不要轻易抽一支烟
我不信哲学,只爱抽烟
今晚因为没有风
落在脚下的烟灰
比别时都多


★ 对深的体验

从前我无法向小表妹解释
夜很深,是怎么测量出来的
直到今年过年,在绿都酒吧
表妹指着手里的空酒瓶
叫我从瓶口看进去
她问我,是不是深得像夜一样
我当时吓了一跳
因为那酒瓶确实很深



☆ 颤栗

一个人在一面墙边站了许久
刚开始 他用一把旧钥匙
在墙上刻一个锁孔
后来他几乎把钥匙插了进去
在写这首诗的时候,我没有嘲笑他
我只是突然一阵颤栗
那原本是门的地方如今是一道墙
而如今这道墙几乎就要被打开



王九城


鞭炮

这一串鞭炮,终于迎来
自己的节日。它们紧密地连在一起
像一群乡间的亲兄弟,一起度过了
一个春天,一个夏天,一个秋天
就在这个上午,冬日的暖阳下
它们翻晒着潮湿的心情
它们有着对未来的忐忑和向往
它们就要各自分开,离去
它们身着红衣,配合着这个
喜庆的节日。这一串鞭炮,终于
窜出火花,在一声声爆响中
粉身碎骨。有的随一阵风走远了。有的
被白发的母亲,细细地拢成了一堆



致LXL


她生于陕西。我不知道现在
她居于何地
她戴墨镜。用习医、绘画、写诗的手
开垦出一小片荒地
她写的诗歌被别人朗读,记住
她种下的蔬菜
都成为别人餐桌上的美食

我是北京朝阳区八里庄二十七号的
一株梧桐。曾经有一段时间
我每夜都能看到她亮起的
橘黄的窗口。每当她推开院门
都能与我相遇。有时静止
有时继续行走
静止的时候少,行走的时候多



     两个泥人


他们是我多年前创造的
两个泥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
我给他们血液,给他们水
然后把他们从骨肉里分离
先让他们在大地上受苦受难
慢慢地爱上彼此
再让他们从泥土里走向
繁华的都市。给他们金钱
给他们房子和车子。给他们
填不满的**。令他们
渐渐迷失自己。我让他们
在后来的生活中气喘吁吁
上气不接下气,直至厌倦
喊着要回到过去
我这个创造者也累了。于是
把他们放回到水里
看他们瘫软,又彻底融在了一起



城外的孩子


  民国三十三年.一扇门


女人精致的小脚开满了花朵
嘴唇咬着喷香的手绢
像生长中的细柳一般
倚靠在门边
慢送秋波

半开的门
杨柳青的娃娃
咧开了笑脸
民国三十年的女人
对着一件件飘来飘去的长布衫
笑得色彩浓艳

战火把她从江西捎到上海
又捎到天津
热烈的烽火葬送了一畦畦光辉的麦田
她二十岁
她只死去了亲爹,亲娘,亲姊妹
民国数不清的华夏子弟是她的亲人

她的亲人
有商人,鸦片贩子,工人,警察局长,司机

她二十岁
眼圈被夜晚的煤油灯
熏成了历史的乌黑

昨夜的桃花
在大风里
开了又落了

屋檐低矮的青瓦房
灰色的鸽子在房檐走来走去

有一天
杨柳青娃娃的门不会再打开
民国三十年的女人睡去了
她没有醒来

煤油灯的芯 估计就快烧完了



郭全华

【黄土】

在父亲的背后胸前,在母亲的脸庞上面
遇雨就腻滑,遇晴就干裂
用这样的黄土,他们用尽一生的力气
两生的期望,制作出一批儿女
目送他们远去,两手空空


左岸

《我饲养着一团火》   
   
    惧怕红色,就是否定父亲
    在我获得更多的弯路以后,眼泪第一次
    剩下无声。灰色的东西易于隐藏
    易于窥视隐私,易于谴责一群马没有固定的背景
    我饲养着一团火
   
    偏执来自
    无法选择风向的树木,铁锤拒绝睡眠
    一九九0年以后,没有一张纸甘心空白
    停下来,墙上的反光
    有着老枪的斑驳。它与我饲养的一团火,最亮处
    看到一双眼睛后面的
    阴影,想象他的主人,因过度的激愤
    而颤栗
   
    火在我身边,它不嫌弃我的贫寒
    相互依偎,直到我用尽最后一块骨头
    喂养它
    它用灰烬保持我了的原样,这一切,我不知道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 12:24:4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隐

《尾声》

那些音乐沉睡在乐器中
当我摆动的时候
它们总是疼痛地喊出声来
于是,我决定
静静地坐在它们面前
耐心等待
它们自己喊出来



张凡修


《退路》


心爱的人被解冻的冰凌冲走了。
准确地说,一条河消化不了我的悲凉
顺流而下。一条苏醒的蛇引路
熟悉和不熟悉的事物,一次次将我绊倒

哦,三月,河仍在冬眠。
谁会相信我的鬼话,我并不在意
水的浑浊会放弃什么。也不在意
水的暗示是深是浅。比如靠左一点
我将看不清水底,究竟是红鲢还是石子


莫沾衣


  清明之水

复活,在一场雨水之后
随之而来的冷,点燃我的火和你骨子里的不屈
关于生死一直被你的不羁,终结于宿命的桃
搁浅于陈年的酒,杏花织成的幡
招魂想醉的欲望,体内不安分的鸟挣扎成火焰
喷涌我不被认可的四月,有人先你交出自己
以厌世者的身份,行走忘川



  清明

唇角的鲜艳掩不去额头的荒芜
好过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隔夜的表白
停顿应该去死,雨水来临之后
我的天空收养屋檐一角的清晰,迟疑
在镜子里反复再三,还是关紧了窗
一个身影成为四月的背景,边缘开满了黄色的花
一个下午,我有些跟不上蛇的脚步
草丛中跌跌撞撞,再一次退寻
我已将下游抛在身后,虽不是情愿
但我仍然要模仿一下水流,看是不是
有一条退路


玩偶

       痒

我不能对着镜子想你的面容
不敢轻易喊出你的名字
这个阴暗的清晨,所有的颜色都在房间里等候擦亮
你恍惚着擦出漫天的鱼鳞,满耳的水声
刹那间开败。而现实就是:小心调养
谨防春寒反复。你一声咳,还是咳破了嗓子
树倒退半步,风滚过渐绿的莲池,身后有人喊:
酒肉穿肠



王笑风

      浮石 5首


●接羔


草原躺在那儿,大口喘息
新生羔羊在绿色的血泊里
它想站起来
站起来又摔倒
草都弯下腰,围拢过来
有几棵草,向另一个方向掉过脸去
它们内心悲苦
它们见惯了生死

●纱笼

她走了
她把影子留下来
仿佛还心存爱怜
像个小纱笼,淡淡的雾
罩着她的影子
她的影子是黑色的
蒙着白色的纱

●隐喻

找个地方躲起来
是最好的办法
花开的不多
已有叶落
一转眼就四月
夜里还是觉得凉
月下的山中
鹧鸪肯定不飞了
他面带烟火色
十指一根接一根
幻化成灰
水在古井,风流云散
有人嗑松籽儿
有人砸核桃
有人剥香蕉的皮
有人吃西瓜,一片猩红
我只好住到镜子里
谁若继续寻找
看见的也无非是他自己

●光

他们给我吃宝塔糖
我拒绝拉屎
俩姐姐,一个哥
我最小,小到可以
藏在药瓶儿里
拧开瓶盖儿出来
就算是长大成人
往烂柿子上射精
她滑到,成为妻子
我知道为什么要有光
屋顶越来越低
得乘亮出去
晾出舌苔的人
一直吃草
他想变绿,学巫术,不容于世
空荡荡,空荡荡
一个世界除了光
别的什么也没有

●人间四月天

四月是荒凉的
芳菲已尽
晚开的花,有谁再生
都躲在山里面
烈士也暮年了,蹀躞街头
要从另一条路来这儿
我不急,等着
他们相遇,我好写诗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 12:25:11 | 显示全部楼层
花痴

      自杀者,苹果树花开了


一、

他把自己的心,已经几个世纪没有安静的心
留在屋里。墙角的蛛网被鼠穿破
凌晨四点的街道,空空荡荡

心留在屋里,不会再想印度的芒果
中国柿子的味道,从街口传来
他不喜欢柿子,那种涩像芸儿留下的钱币

有些干裂的嘴巴想着苹果
在他的书桌上,有一个苹果的模型
他第一次亲吻后,吃的芸儿奶子的模型
奶子是苹果。从那以后,他就这样想

街道。昏昏暗暗

新西兰的西红柿,夏威夷的面包果是什么味道
他的躯体感受不起来

他的影子游荡。影子交汇影子的部分游戏暖味
几只飞蛾的婚事越来越紧凑
公蛾的精液滴在他的脸上。焦虑的他,骂道
猪啊,珍惜你的炮弹!
雌蛾好像领情的样子,从他身边曼妙地绕过

二、

留守在屋里的心,开始体会轻松自如
躯体是一个很沉重的包袱,尤其是在它灌满水的时候
美丽就是休息,既不要指挥嘴巴
也不要关注他手上拿着的危险物品
刀子是用来削苹果,还是剁骨头,不必关心

他被公蛾无意中侵略的脸,触动了荷尔蒙运行的轨迹
街角一个男子抱住一个女孩,一只花猫轻轻嚎叫
前面的屋檐下有二个妖艳的女子
本能告诉他,他需要她们

一群穿着五颜六色的苗条女孩围绕在
三个男人的身边。其中一个雀斑女孩只穿了一件
麦当娜裤衩,雀斑有特色
于是,他想看看她已经发育成熟了的苹果

厅左。几个抽烟的英俊男孩正在与二个女子
谈论价钱。他们光洁的脸上还残留了
母乳的味道,这二个女子比他们的母亲不会
年轻多少。他们活在世界的眼皮上
黑发染成了杰克逊式的招牌

三、

这家伙不谙人事,这是天国对他作出的结论
雀斑女孩刚刚成熟的苹果
被他咬去了一小块,血淋淋的苹果
没有开花,整个天国却被雀斑撕裂夜空的尖叫
划开

那一小块,还没来得及吞下
就被几个黑汉抠了出来
抠出来的一小块苹果有四颗牙印
五岁的时候他看到妹妹依偎在母亲的怀里吃苹果
也上去咬了一口
这一咬的结果也是留下四颗细小的牙印
那时,母亲就说他是一个不祥之物
哦,妈妈

一朵玫瑰花瓣跌落地上,周围寂静无声
理查德的梦中婚礼很遥远

四、

他被黑汉轰出来时,只穿了一条红色的裤衩
芸儿喜欢红色的裤衩。天刚微亮
他的钱包,项链和手表,与那一小块苹果作了等价交换
一颗流星划过,梧桐树就开始沐浴稀薄的阳光

街道上的人稀稀落落,大都驻足观望他的裸奔
一个女生靠在男人身上说,裸奔怎么还穿了裤衩?
这声音不大,却被他清清楚楚听到
“芸儿?”
他麻利地脱去裤衩,又听到芸儿的声音,“真棒!”

凌晨五点对谁都很公平
跑吧。这个世界并不滑稽可笑
芸儿的苹果在谁的怀里
微风吹掉他身上残留的雀斑的血腥味道
闭着眼睛看自己

当晨曦照亮城市的时候
他的躯体与风发生了亲密的关系

五、

晨练的老人街舞队来到街心公园时
长椅上赤身裸体地睡着一个人
他的鼾声好象在叙述一个还没有来得及完成的故事

这个故事虽说能够点燃街舞的节奏
但老人们不干
他们是城市文明的一部分

110来的时候
他的嘴里吐出三个字,吃苹果



南京小草

     不过是一粒尘埃




◆远去的春天

开始沉默,远处的山重了。抬头之前
风,一望无际地遁去
继续密谋背叛下一个早晨
逆来顺受,春天的碑文,覆盖上新的枝叶
桃花落下来,白日梦一个接一个破碎

我说疼,钟声忽远,忽近
恍惚中触及的背影,一张比一张轻
在一滴水中离开,无所顾忌,又多么不合时宜
河岸在绿色的劫难里塌陷
星空在左,月亮象黑夜里的一块废铁
被青涩的果子掳掠了光芒

旧镜子在草地上蔓延,很容易触摸到虚构的天空
乌鸦是真的,只是行动迟缓
不能将我远远抛下

◆看不见河流的风景

在我眼里,一片叶子婉转的落,雨点般
安静,或许更接近真实
风穿过手掌,你卡在张开的指缝间
略有变形,没了脾气,用已知的结局,谈论未知的生死
远处有什么颓唐,放弃锐利,圆润的缄默
我从没抓住过那香味,你迎面走来
猫一般警觉地温柔,垫着脚尖、表情端庄
眼神穿过我的肩,敏感而迷茫
远处有什么惊诧使你如此个性
过分的专注实,落入无法脱身的虚妄
用半句感叹在困兽般的良心上擦拭,不确定的光芒
替身纷至沓来,那么乱,声音再大一点
回音就碎了,那壶好茶说凉就凉

◆不过是一粒尘埃

万物的影子,期待风尘里的一次久远
哪里是最高处?最远的石头叫苍茫
孤单的天空寂寥地飞行,悠闲着
忘乎所以。纷乱的心事,在一次呼吸中完成生死交替
世界群魔乱舞,有太多刻骨铭心
譬如花朵,湮灭之前,预留下自己的影子
试图在另一个春天自由进出
不可避免的无措,总是丢失自己的翅膀
原形毕露不过一瞬间
经历了太多废墟,流浪就必然是一种快感
荒芜的白天,刺杀了夜晚
绯闻终究无可宣判
一些人路过风中,张了下嘴,没有说话



乘鹤游心

《之前》

在一个未名的城市之前
在日子的汁液坐望空杯之前
在一个空旷的广场之前
在还未完全静寂之前
在彪悍的男性肌肉绷紧之前
在房间的灯忘记关闭之前
在雨水打上瓦片之前
在紧身胸衣飘起丝带之前
在门外的小草探头之前
在一个没有日期的墙壁之前
在黑色的云块掉落之前
在磁石两面被凿穿之前
在肥皂泡成为铜像之前
在灰尘与残叶飘飞之前
在佛珠转动之前
在锁链踩动高跷之前
在我们无法原谅之前



惠建宁

《雨》

雨先在天上下起
然后在地上
然后在肩上
然后在眼睛里
然后在心里

有的雨  直接从
心里下起
也许会有一些打湿眼睛
甚至不会
你兴许不会看到


《下雨天》
       ——回路男并送东坡

下雨天车是没得打了
喝酒不仅仅是把下雨做为借口

就让雨好好下着
我们把酒也好好喝着

我们要在雨中走出酒来
在酒中喝出雨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 12:25:37 | 显示全部楼层
玫瑰之冢


《静物--镜子》

镜中的女人总是起的很早,手指
了解每条新生的皱纹。她不愿
屋里灯太亮,不愿镜子太过干净

女人描眉时很静,像旧旧的粉盒
一样静。半支燃着的香烟
斜靠在烟缸里,青色的清冷

当然,镜子端庄。女人在阴霾的清晨
涂口红。口红会有点甜,比一块
久病的糖更软

胭脂涂不上镜子。蜡黄色不与
暮春残落的桃花攀比。阳光催促女人
走出房门,镜子终得空
抹去面上下滑的一缕水渍



      《旱墨莲》

当我看向你时,你正低头想我不知道的心事
有太多我不知道的心事在街头转角小旧楼里
反复被想起。而我唯一可依靠的只有杜撰,让你
在二十年后脱发、高血压、身患风湿。你只能
依靠放大镜追忆莎乐美与海子,并且,脸上诸多皱纹
已深至被放心忽视。你会靠着一把老竹椅,膝上
盖着小棉垫,时不时侧头、眯眼、揣摩一下暮秋的天气
随便揉弄着握不紧笔的手指。如果这时候
一片浓绿叶子恰巧飘落在你手背,那一丝丝痒
会逗弄的你笑出声来,空洞的牙床让你看上去像个孩子


张村


   忧郁的猎人

我骑着白马忧伤的进入树林
大雪覆没一切踪迹
我骑上白马  猎狗黑箭
忽前忽后在身旁跟随
大雪掩没一切痕迹

我骑上白马我就是王
我骑着白马与那片树林一样孤独
大雪淹没我和它的世界
冬的使者席卷了一切
我骑上白马同树林一样孤独




沉鱼


        临水

临水而站的人
是搁浅的斜阳。空中没有青花
苍桑的苇一直摇摆
你看着远处的桨
一次次揭开水的伤疤
就按捺不住自己
一次又一次,变成苇的复制品



      草,不是春天

并不是说,一棵草
就能代表一个春天,那些漫长的
蛰伏过后,你会醒来
挤出的绿,更接近春天


紫贝


《种兰花》

他用纱布浸了药水
给她缠手指
早晚各一次
每次都几乎朦胧于枕上
雪白而宽的纱布绕住无名指
去除后涂药膏
做事时
她不自觉翘成“兰花”
再看着它谢掉


《对于避让的惦记是个负累》

1

不小心就被反光刺伤
罪不在金属

2

黑夜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安全的
如隐身的棉花
夏天会带来大片大片的刀刃
切割着,大至空气小至眼睛
镜面大楼仿佛固形的大火
没有人张望,没有人惊慌


莫遇


       仿佛

仿佛上帝已经眷顾了我们
让清晨明亮,夜晚黝黑,一切事物都具本相

仿佛这真的是春天
芳菲四月,柳絮飘飞,昆虫合唱
送葬人坐下来,大碗喝酒
大块吃肉,远方
阳光灿烂

仿佛悲伤一开始就不存在
杜鹃花漫山遍野

四月十五,不过是平常日子
仿佛没有战争
朝鲜没有
巴勒斯坦阿富汗也没有



        推翻

推翻一座山脉
然后再把它扶起来
夜晚寂静,没有人会发现

推翻一座山脉
在它的骨骸里找到父亲
夜晚黝黑,没有人会发现

我独自一人
在被推翻的山中行走
被惊醒的万物,睁着恐慌之眼
注视我的熊熊怒火

假设有神,他会如何看待这一切
假设我与他迎面碰上
是他谴责我的暴力
还是我谴责它的无所作为

或许我们也可以坐下来,互诉衷肠


       真  相

乌鸦说出了真相
我们不会比眼前的顽铁看见更多人事

我们看过的它早看过
它所看过的清晨和傍晚,我们一无所知

我们一无所知船桅的方向
一无所知雪山的白
水的孤独从何而来,往何而去
大海那么大
彼岸如此远

虽然遥远并非可怕的事


        一只鸟

一只鸟被遗忘
更多的鸟被怀念

这个早晨,我看见了太多腐朽
树木与花园的
黑熊尼可与白狐桑雅的
当然,那些飞走的鸟不会被遗忘
虽然它们自始至终地沉默
从不理会我的关怀

啪。当我打碎了手中的碟子
那颗树应声颤抖
等我再回头,那处已空空如也

那曾站立鸟的地方,现在
湖水荡漾,蓝色的
天空倒垂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 12:2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闽北阿秀



《红果子》

石阶不属于我
灌木不属于我
那些刚发现的几百株古茶树不属于我
三清宫的红墙不属于我
钟声不属于我
被刀割过皮的松树不属于我
摩崖石刻不属于我
我于是有了这样的想法
踩着大小不一的石头铺就的长长古道
穿过石门,趟过沟涧,翻过山梁,到达岩壁下
那里有红红的果子
不是去采集,只是看一眼
平静贪婪之心
然后,跟随朋友和夕阳的脚步
下山回家



阿未

        《有时候》
   
    在五月,在离我很近的地方
    我看到一只苍蝇落下的姿势
    像一小片灰尘,在我的面前安顿下来
    它发出嗡嗡的叫声,无所顾忌的样子
    让周围的事物一下子荒凉起来,让我
    成为一块沉默的石头
    在它降落的仪式面前无言以对,仿佛
    五月灰尘遍地,遮盖了
    草长莺飞的词语……
    离我很近的地方,一只苍蝇
    在构建着自己的痕迹,它嗡嗡的叫声
    像一把锋利的刀子,切割我
    惊讶的目光,我干净的视线
    被小小的伤害了一次


飞翔的夏天


  《简单爱》

是的,我的爱很简单
低于流水,却高于浮云

一粒鸟鸣也会装下这盛世的春天
我的爱也是这样:宽容,高尚
而高于世俗却低于生活:它弱小,却不卑微

是的,简单爱
是简  对罗彻斯特的爱
是一根稻草
对一双绝望的手的爱

尘世啊,我掘住了它
不卑不亢地掘住了它



剑熔


《母亲手中的麦粒》

空旷的田野,麦茬像锋利的剑插在地上
撕碎了风。而母亲瘦小的身影
却在上面游走着。多少痛在我的心上
母亲弯腰的那一刻
我看见,她捡起的那些麦粒
何止是一粒粒普通的麦子
那其中的几粒,是我
和我的几个兄妹



冰木草

《一九六几不具体》

一九六几?是一九六几?
答案在奶奶那里,一九六几
一个不具体的时间
钉进我的骨头,生根,发霉
奶奶曾说,那是吃观音土,那是吃罗汉树根,那是吃野菜
那是一碗包谷面里掺一锅水
那是粮食关啦,那也是爷爷给地主朱益斋家抗枪的日子
一九六几?一九六几?
那是爷爷饿死的日子
一九六几?一九六几?
坟里的奶奶缄默不语


《你在你的地址》

灰烬里的蚂蚁,又开始搬运粮食
书信,都写在肋骨上
诗歌的器官,这一次不是软弱无力
流泪不流血

你在你的地址,无关山川、平原、祖国
你守着你的海,做自己的女儿
那是可能的蓝天,可能的江湖
可能的不可能的,你的地址

在等一阵风吹,卷走屋顶上的月光
木炭熄灭,有人喜欢远走高飞



竹露滴轻响


◎《姿  势》

空房子,红砖
他在翻找
注意力过于集中
周围的墙都是米色
一个女人在被单里
辗转
火车的汽笛声
屋顶的雨声卷走了燠热的空气



◎《新安堡》

整个上午
新安堡在这个夏天相对的高度
看着我
火车在向北开
再向北开
一群年轻女子
在我对面摇着双腿
偶尔露出乳沟
车过松花江大桥,水势平缓
我从水面的阳光
钻进一片稻田
一群年轻女人
汗流浃背
有一点晃



山桃花


       天生不怕死

他们必须
尽快长大,从牛犊子
长成牛筋,牛健
为风化的城市接骨,缝合
他们流汗,流油
他们膘不肥,却体壮
他们没见过熊掌
他们若想家,就舔一舔牛黄
他们截一段钢筋,拍拍胸
“瞧这身子骨,多棒”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 12:2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遗风》一

过去是一些连带的叙述,低低沉沉
被反复提起。现在是一段漂浮的光阴
无法回首却总与它们擦肩而过
再后来,花儿一天天开
一点点败

烂棉桃长疼辽阔边疆
看见云浮上海岸,就放逐春风
不可说女子,竹简,戎马
更远一点,不可以为
古人是泥捏的



《遗风》三

想起你,和许多过去的密语
我们一起藏了很久的句子
每每在深夜惊醒

恍若影子卷起烟尘
浮起又落下



马东旭



      麦子

黑夜从大地上升起
雨水浓重,闪亮的果子开始受难
腐烂,发霉
父亲躲在如豆的灯下
咕噜咕噜抽着水烟
一头芦苇花在燃烧
这是第七次写到麦子,站在痛苦的芒上
没有歌唱
没有金黄的蜜语,闪电般的美好
只有大风吹动的平原,一无所有
和申家沟,像一枚尖锐的钉子,闯入肉体





●姐姐,我去唐古拉

姐姐,我离开高高的谷物
灯火万家
乘一朵雪莲,天空似马,飞抵
一远再远的唐古拉
姐姐,我挤掉体内的毒,恶之花
洗净骨头,让一页页经文住下
喇嘛住下
雅鲁藏布江住下
大片的格桑住下
经幡住下
青藏高原的梵音,与善良的牦牛住下
合上眼睛,化为不再归来的云烟
飘去的哈达




山桃花


◎老井

你坐在树下很久了,青苔越青
你眼底的空,我悬在井绳
种子,结在你的额头,临水而居,小声抽泣
没人时,它们扑通扑通落下
溅湿你的青衣衫。子夜,浮肿
月亮很深,月光很远
井壁上回声失眠
我拢不住一粒火焰



◎记忆

你说小时候,身体不好
像一棵细细的绿豆芽,我没吭气
趴在太阳下,在干净的纸上,画你
画一棵,再画一棵,它们就像一群
头戴钢盔的小伞兵,一个接一个
从蔚蓝的天空,投在我
小小的心波
我精心设计这场
浩大的飞翔,不为别的,只是想
轻抚你心底,脆生生的忧伤



嫣如意


《暗香》

那个生气的人躲在一边
她恨不得将星星都拽下来
一个一个摔得粉碎
她要把自己挂在天上
谁惹了她
她就要啪嗒啪嗒掉眼泪
让每一样东西都长出蘑菇
蘑菇下蹲着凶猛的野兽
它们吃春风吃绿水
最后吃掉那个人的影子
等百合花从幽暗的梦中醒来
她就牵着那个人的影子回家


   《雨》

北方无芭蕉
雨点打在铁窗棂上
不疾不缓
如故人来访
叩击窗户
我多次想起身开窗
邀它们进来
骤然间,它们却又悄然无声
它们藏匿于夜
湿漉漉的
臃肿着身子,无法入眠


《歌声飘过山梁》

只有草的大草原
是静止的
是凝固的
是死气沉沉的
虽然风
赋予了它们不同的表情
可它们还是要感谢
那些啃噬它们的牛羊
它们咀嚼晨昏
咀嚼欲望
咀嚼岁月的枯荣
而后回味
在嘴边眼角荡开去的
或沉默,或嘹亮


《石头矶》

站在石头矶旁的人
已死于很久以前
她将脸
埋于水中
就开成一朵莲
如果有人
听到水面上
漂荡着的哭泣
请不要走动
也不要出声
那石头矶
会慢慢弯下去
仿若婴儿
紧贴着母亲


李哲夫


《布达拉》
     

身披红色袈裟的僧人
在门前一闪而过
一只鹰在天空盘旋
藏号声响起之时
我却在盘旋中晕了
晕了的我
像旋转的经轮
这一天
我都在上万间房屋的红墙白宫里转悠
这一天
我差点下不了玛布日山


《黄昏的树》

残阳远去
暗淡了几棵树
风吹来之后
我不知道树是否有孤寂的心
它们站在深秋不知冷暖
我在高原的寒里
不知道去那里取暖
它们在风中摇曳简单的叶
时光的缝隙处还是时光
那些树依然纯洁
但它们别想阻止我的纯洁



鱼飞蝶舞



【读】

向前一步,是天涯
后退一步,还是天涯
水浪桥,冰王子和雪公主
踵肩携手读童话
手是曼陀罗,嘴唇是梅花
情节,没有春秋和冬夏
冰王子奏水韵,雪公主埋冰花

【冀】
   

当我老了,你还会不会,凝视我的眼神
以我为画板,涂鸦诗意和透明?你还会不会
与我夜夜相拥,像一棵壮年的树,给我祥和与坚固?
那时的你,面对岁月的模特,将不再有冲动
总有一天,我会老到双目失明,而我
多么希望,能拥有一份年轻的爱
它不死,撑起我心灵的夜明灯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 12:2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占位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 12:27:27 | 显示全部楼层
占位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 12:27:33 | 显示全部楼层
占位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 12:27:40 | 显示全部楼层
占位
发表于 2010-1-21 12:36:53 | 显示全部楼层
来学习,辛苦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3-22 00:15 , Processed in 1.154402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