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孤独星

【星空、夜寂、独语】(本帖为私人空间,心语与大家交流。请不要写回复)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5 13:53: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句话如何说出口

【发表于2010.01.08. 05:53 |】

.

又是幽静的凌晨,窗外的城市此刻才真正进入梦中。透过朦胧的玻璃,我在想象梦中的你,如何做着自己的梦?也在不停地琢磨自己,这句话如何说出口?女孩爱诗,男孩仗剑,自古悲伤少红颜。女人爱花,男人行船,一挂乌篷分两段。远景近观,水流绵绵。。。。。。

然而路灯熄了,东方随之透白。山摆出不变的姿态,鸟飞过成双的情缘。我只好一遍遍思索着书香的味道,分辨着茶与咖啡的区别。

这句话如何说出口?

不懂英语的我没了绅士的本钱。几声狂笑也不过是自卑虚掩。更谈不上红酒的滋味,香槟的内涵。

一阵风过,摇起大树的手臂,不知为谁鼓掌。喧闹的背后,没有顾及我的可怜!

放段音乐吧,让自己随着节奏放缓。让自己沉醉梁祝的翩翩,让自己欣慰凤求凰的依恋,让自己想起秦雪梅的哭喊,让自己看到大祭桩的磨难。

这句话如何说出口?忘了吧,忘了。

 楼主| 发表于 2010-1-15 13:5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随笔

发表于 2010.01.08. 09:06 | 】

回头看看这一段的东西,连自己都有些奇怪。我哪里来的这股精神。从07到现在多少不眠的夜晚,都在寂寞中消耗。多少遗落的涩果,都在困闷中嚼琢。“痛则不通,通则不痛。”用在这可能最恰当。真得感谢易老师的点化了。也有点被自己的潜力感动了。努力吧,孤独星!加油吧,孤独星!

 楼主| 发表于 2010-1-15 13:5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

【发表于 2010.01.10. 05:36 | 】

难忘昨天,真的是一地鸡毛。

首先,心情在文天祥与此凹之间动荡,久久不能平静。却又来了个今生第一次违规被删的帖子。我到现在还是不明白,谁错了?我,此凹,都没错。站长应该也没错。人就糊涂了。糊涂就糊涂呗,谁让郑板桥说过,“聪明难,糊涂更难。由糊涂学聪明难,由聪明变糊涂更难。”咱也“难得糊涂”一回。

可是,凉水塞牙的事又让我赶上了。一篇帖子被移到古风。我就纳闷。那是古风吗?中间有四句排列,没有韵脚,典型的现代诗手法,拿到古风我不让人笑掉大牙啊?我想删掉,可就是找不到办法。无奈之举只好把内容删了。

到此,事情并没有结束。第二篇帖子被移到关税区。真邪了。我没招惹谁呀,谁也没必要跟我过不起。细想之下,才发现。哦,原来还真是那么一回事。想真心的写点诗评,自己又不好意识打搅他人。就发了一个帖子。也正巧,此凹来啦。他这一掺和就变味了。我本想早点打发走,就算了。却也没躲过纠察的慧眼。然我从来就不喜欢灌水。有一篇帖子在那,我浑身不自在。删掉吧。还是老样子,去不了根!

我在这,求那位版主帮忙,把两篇帖子的病根治治。先谢谢了!

不过,还真的谢谢昨天,和昨天发生的一切。

以往零零碎碎的思绪,都被串到一块,让自己就像看到陕西的红辣椒挂在屋檐一样。形散体乱却意境凝聚。【孤独学诗】之二也就有了大致的轮廓。

欢迎此凹,欢迎站长,欢迎鬼才,欢迎大家。多多指点!

 楼主| 发表于 2010-1-15 14:0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心醉

【发表于 2010.01.11.00:20 】

又失眠了。但此次与以上不同。

以上是焦虑、烦躁,就像有好多人在哄抢自己的东西,自己一个顾了这头,丢了呢头。

而此次更多的是晕乎乎的感觉,仿佛三年前喝醉酒的滋味回来了。我当然明白这是兴奋。一种收获酿制的心醉。

人说,心有所系,梦有所思。可见精神力有多强的渗透啊!

夜半,觉半,人一半,

灯半,影半,字一半。

哦,我得仔细看。。。。。。

.

.

心醉

.

我迈着轻盈的舞步,

就像一只蝴蝶,

飞到你的面前。

目光是我的颜色,

吸引是我的盘旋。

你的发现,

你的追逐,

就是我梦寐以求的,

收获==。

.

你是花,

你是山泉滋润的花,

你是我心醉迷恋的花。

.

.

 楼主| 发表于 2010-1-15 14:06:22 | 显示全部楼层

选择沉默

声明:本篇绝对真实。

【发表于 2010.01.14. 08:48 】

来到这个滨海的小镇,是因为自己贪恋这里的景色。有山、有海、有游客、有渔船。

这里没有亲人、朋友、同事、故知。只有留在心中的一个影子。

刚到的时候,我喜欢爬山。站得高,才能一览大海的宽广。才能望尽远方遗留的根。

我最喜欢的是喊山。因为大家都在喊。我也跟着学。后来明白其中的奥妙。

山后,有一群雄鹰,只要有喊山,它都飞出家,翱翔一圈。

山前,有一片花,花中有蝴蝶。只要有喊山,它就飞出家,翩翩起舞。下山时,正好欣赏。

可在有一天,一个窗户玻璃的破碎让大家选择沉默。

山下是居家,家中多狗,狗旁有鸡,鸡旁是猫。

一喊山,狗狂吠,鸡乱跳,猫胡跑。影响作休。

至此,只能偶尔看到鹰的影子,蝴蝶的舞姿。

慢慢地,山就成了小城岁月的记忆。

后记:这是一个现实,也是一翻别语。

 楼主| 发表于 2010-1-15 14: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圳

——被江湖淹没的爱心

——关于我的《翘首尚远的春天》

【发表于 11 小时前】

在岳灵的援助之下,昨天我了却三段难言的痛苦。精神有了很大的放松。本不想再提起,却掩不住自己闷在心中的感受。选择沉默也不代表自己放弃应该的解说。

深夜一点,我又走进孤独。在这个城市的边缘,望着,与心隔着肉的万家灯火。

深圳,一度被网上评为十大冷漠城市。可见多少悲哀在话外。可又有多少是真心面对这个现实呢?深圳的爱心就真的比其他地方少吗?如果你能有一点点的思考,就不难明白我写的题记。

“有人在春天里寻找春天,有人在夏天里回忆春天,有人在秋天里想象春天,有人在冬天里盼望春天,而我在,梦中,翘首尚远的春天。”

深圳现象,并不是唯一的现象。她在重复上海滩曾经发生过的一切。而这些从表面看都和所谓的“江湖”脱不了关系。可真正的内因却是彼此关系的陌生形成的。我写的就是利用陌生行乞的过程,既有对行善者的感激,也有对行骗者的悲愤。春天是什么,春天是希望。我心中至今都不会忘记“世上,好人总比坏人多”这句话。

把所有的标题都忽略掉,这就是对拍戏开端的分割,是一个看过电视的人都能记住的镜头。而分割就是行骗者行骗的过程分解,更是行骗者行为动作的简化。

最后,我又进一步说明。“我无意为诗,但这是一个真实的过程。在我身边,也在你身边。”

可叹的是,一句“以形式换眼球”的一句话,就让我无言。写江湖的被江湖了,冷漠真的就深入骨髓了吗?我想奉劝一句:“别把冷静学成冷漠,否则,你自己会被自己冻死!”

 楼主| 发表于 2010-1-15 18: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增补】:

今天是昨天的延续,紫色也就为爱的颜色


早上醒来,更多是昨天的记忆,走进梦中演出的戏剧。此时,比昨天更清楚昨天。

昨天的早上,很早出门,迎着寒风,跑了一个五公里。有一段岁月,没有做过如此的剧烈运动了。但,依然无法忘掉失眠带来的兴奋。

当第N次删去写了开头的文字,突然间,坠进无边的空洞。巨大的落差一下子就把自己压住,动弹不得。我放弃了挣扎,关掉电脑,在非常熟悉又倍感陌生的城市,游荡。一直到心平静下来,才慢慢的回到自己冷淡的住处。

我以为,自己能够抗拒心跳的吸引。可是,昨天没有放弃延续的攻击。梦中是她的影子,醒来是她的痕迹。我只能顺着泪流,欣赏昨天没有写完的文字。

“夜半风寒,披衣窗前,真情炼火,热心求伴。手拉红线,玻璃刺穿,一问月老,何时结缘,二问槐仙,几时有船,三求红娘,门留一半,。。。。。。”

发表于 2010-1-15 22:33: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为这份热情感动,先点亮,请继续!!!
 楼主| 发表于 2010-1-16 04: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叶公好诗

绝对首刊,只为自警,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

话说叶公投胎,来到二十一世纪重新做人。身无专长,不得不频繁的到职业介绍所寻找工作。

一日,某国营杂志社贴出告示:诚聘资深编辑一名。需有工作经验,其他不限。有意者请与主管和珅联系面谈,待遇从宽。

叶公心喜,感觉告诉他,只要摆平和珅,前途可就春光无限了。

其实,和珅没有把告示写全,就是给自己留下操作空间。当叶公托关系找到和珅,和珅的脑筋可就高速运转了。

他问叶公可有文凭,叶公说无有,他又问叶公可有业绩,叶公回答无有。他有点泄气,最后问叶公可能做文章,叶公稍一迟疑,讲到,写文章差点,写诗在行。和珅听罢。哈哈大笑,找到办法了。

叶公在和珅手把手的教导下,学会上网。注册网名。高薪挖来几个网托。没用几个月,就走红网络。然后,名正言顺,坐进杂志社的办公室。

可叶公得意之时也没有忘记锁紧自己的抽屉。他自己清楚自己名下的名著,都是自己剽窃古人的,连和珅都不知道。

一年后,李白,杜甫因与上司结怨,被贬到打假办工作。闲来无事,谈起新崛起的诗人。就直奔叶公而来。

叶公接过秘书拿的名片,心想,坏了。事情露馅了。这可这么办呀!急中生智,对秘书说:你去接待一下,我上个洗手间,随后就到。

这时的叶公,别提多麻利了。站在马桶上,打开抽风口,顺着风道,像老鼠一样逃跑了。

【文笔太差劲,先放这,慢慢改。】

 楼主| 发表于 2010-1-17 01:39:50 | 显示全部楼层

随笔

没拿起笔,自己总有好多话在心中,不停地对自己说。可真的写出来,又一次次删掉。追其原因,顾虑重重。这不得不佩服先人的高明。一篇诗话,充其量也就三,四万字,却让人领略一条驿路的畅通。而今,想说明一件事情,怎么也得十倍以上。我总不自觉的问自己,“敢与先人比智慧吗?”

又一期诗会结束了。收获颇丰。看着一,二百首文字,我不由对杨版主哈哈大笑。够他忙的。可内心,并不是太高兴的。自己留在中诗,是享受这里的良好氛围。化解自己“心性”的垢渍。可不自不觉的又去影响他人。想想对这期诗会的推波助澜,就不的不对杨版主说声“对不起!辛苦了。”

回过头再看自己对这一期诗会的态度,锋芒毕露的冲击那里还有吸收的空闲。一个【杨康】的刺激,至于这么大吗?自己在证明什么?“浮躁”的老毛病,就真的改不了?难道自己的认识能满足目前的需要了?追求呢?自己做事没有偏激吗?一个个问题等待自己回答。应该告一段落了。回到正轨的生活,学习。

望星空,我在寻找哪颗星?静静地让自己守住这块【星空、夜寂、独语】。让这个心灵驿站健康,愉快。

 楼主| 发表于 2010-1-17 05:45:38 | 显示全部楼层

后退

易老师在看完【孤独学诗】后,只留下一句话:“诗很大,大括寰宇;诗很小,小只关情。孤独星由心性论诗,有可取之处,然诗歌终究是三性合一的结晶,请深入论述时能注意到。”而我说比较乱时,他劝我暂时放一放。“文学与诗歌本来是排解痛苦与烦恼的一种方法,既然不痛快,就不要勉强! ”于是,我放弃原来的计划。静心,沉思,细化。

一遍遍读过自己的文字,一次次感到压痛的难受。世界大了,目标小了。忽然间,由梦中的诗人到情溶的学者再到茫然的学生。一步步退回起步的端点。真的,我现在只知道自己就一入门的学生。原本完整的循环体系,就因为一点的坍塌一下子崩溃。

我不知道,心该走向何处?我想到海子。我重读他的诗。深深体会一颗挣扎的心。烦躁,苦恼、欣喜,高呼,跌落,压抑,挣扎,凄迷,解脱。如果不是晚上,我一定会跑到海边,大声的叫喊:“面朝大海,我心翱翔!”让海子听到,让我的心觉到。

八个月,九十首诗经解读,我恨自己,踏上这条不归路。我不甘心失败,我是一个戏迷。找不到终点,游戏就只能是游戏,无法变成戏剧。三分之一与三分之二的取舍注定我的无奈。

我决定,明天,不,今天,现在,背起书包。

 楼主| 发表于 2010-1-18 04:3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忆

昨天,想到外公。就想起很多很多。我不由的问自己:“为何总要回头看?是不是真的未老先衰了?自己的思想是不是保守了?”因此,我是那么想找个人聊聊。可身边无人。《流星雨》也就随之成文。那是真实的心声,故而,见景、见境。思绪流畅。只可惜,自己的基础太差,有一半的情怀,无法融合主线的延伸。不能不让自己在兴奋之中显露一丝哀愁。“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可知己该到哪里去找呢?

到此时,我无法再用语言描述,自己对易老师的敬佩。“徒有深刻思想,没有生活情趣的人,也写不出好诗!而有了生活情趣,又善于思考,敢于尝试的人,才能将心与情融会贯通。”这是易老师的原话。也是这句话让我留在中诗。让我重新写日记剖析自己。寻找方向,走出封闭。

我很欣慰。从江湖诗会到《流星雨》,我找到被自己搁置了很久的“欲念”。也是这种渴望,才让自己在赋与兴的结合处品出“爱”的滋味。《心醉》与《想风》应该是情感爆发。《面向大海》就真的是意气风发。《流星雨》才是灵感成熟的抒发。这和中诗的良好氛围分不开。下一步的学习就应该是“比”了。也许突破以后,“风雅颂”的区分会更明确。

其实对中诗我还是有看法的。虽然现在在情感上多了不少。注册的一开始,我只参加了两期同题诗会就离开了。一份主贴没发。一票没投。原因很简单,我在这里没有找到我想要的东西。这对于我来说,是自己应该如何提高自身认识的深层次思考。可对于中诗就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我敢说,我不是特别的例子。很多人应该和我一样,抱着希望而来。真正留下来的恐怕不足一半。

想起的太多,也让自己感到无限困倦。【孤独学诗】的方向绝对没有错误。只是细节的梳理上缺少更多的旁通。换句话说:“真”存在了,“善”误时了,“美”的班车开走了。在回头与等待的选择上,就出现利益的考量。我想,我还是要尽早做出一个选择。【心灵驿站】已经在中诗搭起凉棚,随着时间,喝茶的人会多起来,喝酒吗?他们得自己带了。我不喝酒,也就不会准备就酒。烟呀?我最讨厌。多少年戒掉不容易。绝对禁止。【孤独星空】可能越来越大。那时我的世界,我用自己最诚挚的情感与博友交换“花朵”,把她打扮出独一无二的魅力。

时间到了,就到这里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1-17 21:16 , Processed in 1.154402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