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查看: 4809|回复: 18

2008年选第七辑 回首2008抗震诗歌 作品欣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5-1 14: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七辑  回首2008抗震诗歌 星飞    歪歪小寒哥    克罗米   木芙蓉花下   卓羽心  爱的花子   王建兰   涂鸦     南山一石    眉妩醉清扬  刺桐飞花   他他   叶蓝  楚山  东博  晓月清辉  雪客  小妖精
 楼主| 发表于 2009-5-1 14: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星飞

《你要跳过这行伤,汶川》

1.汶川。伤。
汶川,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天,失去了纯净,地,扭曲了容颜。
山,忘记矜持,落石成泪。敲痛中华河山几千年。
地覆顷刻间,但,汶川,你天不可陷。

有那么多注视,如今聚在一起,形成新的湛湛天蓝。
有那么多的急切,如今奔往一处,铺就另一片平川。

绿色,遮住骄阳,遮住雷雨,遮住苦难,它是身边最实在的肩膀。
白色,递来温暖,递来清凉,递来呵护,它是生命最可靠的支援。
还有,黄色的丝带,它系着希望,系着一片晴朗。
橙色的烛光,它摇着远远近近的祝福,曳着天堂的风做我汶川最新的衣裳。

2.你。我。
喝水的时候,我想,我最好是一瓶清泉,
决不要做这闪念之间无声无息的泪。

吃饭的时候,我想,最好我能是一碗热粥,
我不想废墟上的小脸变得暗淡。

夜晚,我盼望我的灯光能够做一顶宽敞的帐篷,
穿过夜幕,去佑护受过惊吓的眼睛。

我原来就畏惧如虎的雷电,最好还是停驻在我的屋前屋后吧,
我不要你去淋湿那些已经被自然折磨得伤痕累累的灵魂。

我不能前往,但我和你一样承受。汶川。

3.五月。记。
这年五月,不见蔷薇红。为何满地红眼睛?
水无辜地流,它不懂得,泪为何也作潺潺。
校园里的国旗无力擎起数得清的人数不清的哀痛,它只来半掩面。

这时间飞逝,走去的人越走越远。走来的人汇成滴滴相融的海。
大地开遍白花,每一眼凝望都会在心底造就一场狂澜。

是北方的麦芒刺痛,还是南方的阳光太强?
这五月,你最好慢慢地留下绿荫,快快地走完泥泞。
 楼主| 发表于 2009-5-1 14: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歪歪小寒哥

《我不想把一首诗的名字叫做5月12日的汶川》

我性别男,来自山东,现在
在鲁院中青年作家第八届高研班学习
我知道山东的泰山,黄河从东营流进大海
知道北京,到张一元茶馆喝过茶
在朝阳北路的过街天桥上,打过一个
不紧不慢的电话。我也知道四川
知道成都平原的一万亩良田
甚至会说几句四川话,会唱“跑马溜溜的山上
一朵溜溜的云”。可我不知道汶川
直到昨天,我不知道她会以这样的方式
喊出她的名字
汶川,汶川——
此刻,我沉浸在她的喊声里
不想说地震,不想说
废墟,血和死亡。不想说出
关于她的悲痛,甚至
不想把一首诗的名字叫做5月12日的汶川
此刻,我想放下笔
到她的身边去,即使搬走一块
微小的石头,即使
颤栗,同大地一样危险
那也是一首,我最满意的诗
 楼主| 发表于 2009-5-1 14: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克罗米

《大地之泪》

泪水又一次从我内心震出
一滴滴溢出眼眸
这泪如果能变成一双巨手
掀开那钢筋混凝土
救出那被困的受难者,该多好啊
或者变成一滴甘露
滋润他们绝望的喉咙
让他们再坚持一会
或者变成一种福音
给他们活着的勇气
挺过这一关

这泪不仅仅是我的泪
还有很多很多人的泪
包括一位正在帐篷里
守护产妇和婴儿的护士的泪
她的心在滴血
在呼唤那废墟中她的孩子

这泪不仅仅是我的泪
还有咱们温总理的泪
总理在学校惨不忍睹的废墟上
拾起了一只孩子的鞋子
又拾起一个书包
悲伤的泪啊,在他双眼里涌动

房屋坍塌的那一瞬
大地的泪便开始流淌
许多人的生命被突如其来的灾难
带到了另一个世界
那些孩子来不及看看美好的未来
那些妻子和丈夫来不及看看自己的孩子
就把泪留给了天堂

大地的泪水让无数的心灵受伤
受伤的心灵还会从大地的泪水中站立起来
 楼主| 发表于 2009-5-1 14: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木芙蓉花下

《来自成都的声音》

1]
我在三楼办公室写诗:
心灵的颤抖
话没有落音 地动山摇
我懵了 以为是核武器攻击
谁知只不过大地在颤抖
呵呵 被我的颤抖引发的

笑?几万生命瞬间消失
8级啊 我从东壁震到西壁
跟着人流没命的跑向开阔地带
只见房子上的铁皮哗哗的撕裂

夜深了 我接到亲朋的电话信息
有一位听到我的声音只有一句话:
听到声音就好 挂了!
真牛!

2]
在网吧录入诗稿
电脑一晃动 我就夺门仓皇逃出
不管最后几个字了
稍一平静 我又回来了
可是 电脑一晃动
我立马站起来
这回是有人碰了桌子
我成了惊弓之鸟

3]
天亮了 我继续在雨中徘徊
我太疲惫了 斗胆回到家看了会新闻
正在迷糊入睡的时候
又感觉到晃动
也许是我晕忽忽的自己晃动
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

我抓住伞和提袋 套出了家门
我的袋子里有两卷蚊香 一个席子
一本博尔赫斯诗集
这人我有点喜欢 黄玫瑰入心
记得有首歌唱道:
黄玫瑰 别落泪
所有的花儿你最美
受了伤 别伤悲
.........
有一只部队正从河南
摩托化开进
排除险阻 接近灾区
我的泪水哗哗的流淌
那洪水肆虐的时候是他
火灾的时候也是他
地震狂暴的时候也是他
井岗山的红米饭南瓜汤
延安的窑洞
平型关 台儿庄 朝鲜战场
真是好样的!
一路走好!
当年的红军弟兄们!

4]
躺在公园的草坪上
我亲近着久违的绿意
生命的灰在这儿也会重生
何况地心象蛋一样的晃动
分明是胎儿等着临盆

陌生的未知世界啊
会裂开一条缝
里面传来新闻主持人
甜美和急促的声音
 楼主| 发表于 2009-5-1 14:1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卓羽心

《没有上帝的城邦》

没有上帝的城邦
多灾多难
再多的灾难  也无法抹去
一个民族不老的容颜

山在摇撼  地在惊动
最艰难的时刻
莫要哀伤孤单
千里之外
爱的暖流  正穿破一切阻隔
带来急需的物品和慰问

善良与友爱  联结所有个体
波澜不惊的选择  印证了万众一心
山石尽管崩裂  苍天不必可怜
多事之秋的年份  中国的意志仍旧坚强 果敢
寒风与黑夜下
让我们挽起手臂  聚拢目光
看那来自八方的行动与祝福 正源源不断

瓦片下  废墟中
我的兄弟姐妹  同胞朋友  请坚持住求生信念
援助已然达到  灾难过后让我们一起重建家园
让激动的泪水  留在那光华四射  崭新的一天
没有上帝的城邦
其实不需要上帝
只有我们自己  才能战胜所有困苦艰难
英雄永远来自民众  自强才是把握命运的主人
 楼主| 发表于 2009-5-1 14: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爱的花子

《母 难》

如果可以,请把这所有的苦难
再以一千倍的重量
压在儿子的肩上
我绝对,挺起脊梁和胸膛
不吭一声
但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您
我亲爱的母亲
被列强强暴,努虐,分割和诽谤
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您
历经雪暴,再陷坍塌
历史为经,自然为纬
那把交叉的十字架上
它们把您
我亲爱的母亲
钉在上面
拷打和焚烧
我双目含泪
我悲恸哭泣
我开始怨恨命运之神
对于母亲的苛刻和绝情
把这难以承担之痛
施加于您——我的母亲
新生,总在一个生命消亡之后
母难,总在一个新生命降生之前
历史的剧痛
我相信,坚强的母亲
分娩后会以更加丰饶的姿态
惊艳地球和宇宙
今夜,母亲临产
我看到母亲疼得流汗
但微笑着的脸
我跪在产房的隔壁
拿出万根红烛
为远去天国的兄弟姐妹们
一一点燃
 楼主| 发表于 2009-5-1 14: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建兰

《废墟上的哀思》

孩子
我存活下来的孩子
请不要
哭着喊爸爸妈妈
尽管轰然一声
我们就进入了地狱
孩子呀
抹干眼泪
还有怎样的一种死
有这样隆重壮烈
孩子
我心爱的
孩子
全当我们在人间
举行了最后的一场集体婚礼
足足让你不能承受的一场婚礼
孩子
如果你还在撕心裂肺
哭喊着
爸爸妈妈和亲人的名字
那就请你从现在开始
用力去呼喊明天的太阳
孩子
如果你还在撕心裂肺
哭喊着
爸爸妈妈和亲人的名字
那就请你从现在开始
用力去打造明天的家园
孩子
如果你还在撕心裂肺
哭喊着
爸爸妈妈和亲人的名字
那就请你从现在开始
用力去感淳八方的温情
孩子
如果你还在撕心裂肺
哭喊着
爸爸妈妈和亲人的名字
那就请你从现在开始
用力去翻越科技的大山
用最短时间为人间预测下一场重灾的降临
回应生命的无限感激。
 楼主| 发表于 2009-5-1 14: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涂鸦

《送给天堂路上的孩子们》

寂寞的废墟安静了,天空和大地
像是没有一丝风声
这个初夏,祭奠春天的雨开始上路
急着赶去送别那些脸上泛着光泽的ANGEL
惟有课间的铃音还在游荡
惟有课室的读书声还在回响
惟有父母的呼唤还在张望
惟有孤零零的七彩花瓣还在诉诸童年的模样
大片的太阳光下,飘着孩子们未曾做完的梦
透过纯净的香,刺痛了人的心肠
远处的教堂开始敲响钟声了吧
轻轻奏响的,也是通往天堂的序曲
天国的使者默默念着引路的梵音
于是唱诗班的歌声亮了
我说:嘘,轻声些
别吵醒那些睡在废墟中的孩子
寂静啊寂静,也许轻轻,就能平复大地的震颤
没了惊慌,不再恐惧
孩子们回到盛园中,那里开满了一串又一串
最最圣洁的白花
 楼主| 发表于 2009-5-1 14: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南山一石

《汶川,我心脏偏南的地方》

汶川
我心脏偏南的地方
一块凹凸不平的土地
现在我无法走近
只能靠近
只能用手丈量距离

汶川
我心脏偏南的地方
一片摇晃的天空
我默念咒语
无法止住时间的摇摆
无法止住风的倒塌

汶川
我心脏偏南的地方
一群兄弟姐妹两手空空
就在昨夜 一只无形的黑手掳去了
他们藏在衣袋里的房屋 粮食 欢乐

汶川
我心脏偏南的地方
每一次震动
都是我心脏无法承受的痛
 楼主| 发表于 2009-5-1 14: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眉妩醉清扬

《汶川,别怕,我来了》

汶川,别怕,我来了
手的旗帜迢迢,心却飞向天涯
长星汇成夜河,大爱就是一家
四海的火种正在点燃
断垣残壁上,已经发出嫩芽

孩子,别怕,我来了
泪痕快快抹干,太阳还站在昨天的枝丫
只不过大地的一次颤抖
我们把小脚踏上去
再高喊一声:困难,我要把你打跨

亲人们,别怕,我来了
希望能催生奇迹,生命已绽放奇葩
世上最美的,是坚强的泪花
先昂头站好,再把手臂抓牢
握紧的拳头,足以粉碎崩坍的山岩

汶川,别怕,我来了
风雨过后的小路,鲜花和绿草
将盖满所有的坑坑洼洼
 楼主| 发表于 2009-5-1 14: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刺桐飞花

◎重返一座城市

夜越来越深,我开始暗疼
如一阵诡异的风
从一些废墟处潜入
再从断壁的城门,翻墙而入

这样的情景一定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
我重返一座城市
在街心公园密会一批易碎品

——一定要秘密。
它们不喜欢烟火,不喜欢断裂的声音
女孩子都保持娇好的面容,腼腆而幽雅
儿童爱读书,红扑扑的脸蛋挂满生命的诗

在以往,五月的城市到处是青春的印记
比如墙角的青苔,比如熊猫居住的卧龙
又比如四姑娘山上烂漫而开的油菜花……

——但我不能大声说出。这青翠的小小之爱
我必须万分隐秘。不能风言流传
更不能让粗犷的大地成为发泄的事端
它浑身遗漏而出的酒气
会一不小心伤疼我可爱的乡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6-16 09:37 , Processed in 1.170002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