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查看: 4465|回复: 16

2008年选第五辑 梅笺思语文字寄怀 作品欣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5-1 14:04: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五辑  梅笺思语文字寄怀 玛瑙无红    天池   亚男   衔杯   风信    阅微草堂   秋月诗人  郭长玉   蓝草   慧剑   蝴蝶   明月松间照   烟霞泉石间   伊露有你   西门莲心   王极冰
 楼主| 发表于 2009-5-1 14:0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柴门为君开》
文/玛瑙无红

戊子初春,山居方成,谁为新居第一客?
山环水抱,陋室居焉,远有松林一片,近有修竹一湾。山居右卧静水一潭,溪水喧跃入焉,左有山地一畦,植花草数丛,门前,平地一方,宽长各数丈。
山居青砖小瓦筑就,房梁廊柱皆不髹漆,新居刚就,杉松气息盈室。有琴一张,箫一支,长案一,书数架。面南牖窗二,推窗远眺,黛山含烟,田畴青葱,晨霞暮辉,四时不同。春观山林,时有白鹭飞落;夏夜读月,可听蛙声一片,流萤数点。窗之景,天地为吾作画也。
门前方地,清晨为客洒扫,移石桌一,藤椅二,与君小坐,春水方沸,香茗已备,无须茶童,不置侍女,俗耳,吾为尊客亲执壶。可小语,可静思,主客二人,听春溪入池之声,聆有会于心之晤,时而,远山送鸟鸣二三声,春风拂画语一二句,心可有所思,亦可无所思,岂不悠然陶然。
竹林新笋方生,可学东坡之烹,菜畦头韮初发,可习清客之调。此乃天地之佳赐,何敢独享。山居无珍馐,陋室有盛情,村蔬野菌,瓮藏新醅,与君饮到初醉时。
今夜留客,何须下陈藩之榻,举烛夜谈,只宜煮茗,不宜佐酒。可抚琴,可弄箫,松间读月,竹下弄影,枰上手谈,花间赋诗,春月为兴明,山花为露韵,此夜何其短也。
红润凝脂,花上才过微雨,翠匀浅黛,柳边乍拂轻风,时节正好,盛情方浓,尊客此时,情兴何如?不弃山居鄙远,乘兴而至,吾幸甚矣,恭侯荆门。
山居方筑,厅堂留白,陋斋无名,笔盈浓墨,敢求慧友之赐。
 楼主| 发表于 2009-5-1 14:0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年年油菜花儿——开呀》
文/天池

真不知道是我正在油菜花黄澄澄的景色里行走,还是油菜花正在我这平静静的心境里行走?年年三月,三月年年-----每个生命的爱的河流里,还能有谁像油菜花这样如此细数年年,春暖岁岁?当东南风一丝丝一阵阵地吹起,吹抚着我的脸庞,并从我身旁,从此不可能再捕捉的时间瞬间溜走的时候……
一大片又一大片,一望无际绿意层叠的田野地垄啊,我来欣赏谁头戴金色的花冠,在阳光中,又引领春天来到了人间?忘情的花香钻进我的鼻孔,注满我的心房,记忆中翻滚的童年逸事就变得笑声朗朗——一大群头顶黄色花粉和花瓣的村童,在油菜田偷青草,然后,再把草分成小堆,用割草刀掷投点子……输的就要献出草了。
    杨柳青青,摇头晃脑的枝条又一次真实地,在和过往的清风和白云打着快乐哑谜。池塘溪流的小水波儿,轻撩我心绪的水面,涟漪就泛出一圈儿跟出一圈儿——“呱呱”青蛙的鸣叫突然鼓动我的耳膜。让我想起,原来逝去的时间已经一圈儿也跟着一圈儿,聚集在我额头和眼敛边,顽固地织出了“涟漪”。
又是一年“人比黄花瘦”?不——油菜花的花粉分明在风中,无声传播着蜜蜂和我一直寄存的丰收愿望!“April Fools’ Day---today is the very day —— Year 2008”,今天我真的是一个愚人?虽然不可能也没希望找出陶渊明描绘的桃源世界,但我确实真的找回了人间的仙境——春暖三月,油菜花儿齐齐地开呀。
顺手牵过一棵油菜花,我堵住自己只愿意吸气,不想呼出的两个鼻孔,“嗡嗡嗡”蜜蜂努力把舞蹈留在花间,“啪啦啦”小鱼无意中把闹欢的声响弄出水面。猛然,我才觉察自己闻着油菜花香时,还在重复幼年时养成的粗野动作……哦,我一直真的那么后知后觉?后来我又发现,水天一色的苍穹下,站着的我——也只不过是偶尔来到并幸存人间短短几十年的一朵女儿花。
不记得多少次了,我也懒得去记究竟多少年了,每当回到父母亲身边,夹着桌上太过黄蜡蜡的几个菜,我总是劝父亲说,“明年,您就把自己家打出来的菜油去兑换成店里出售的那种吧……我父亲也总是说出那句让我心痛的话,“菜油啊还是自己打的好,这么有油感又是天然……”就这样,一种老习惯固执地就被保存了下来,直到此时我才领悟——其实朴素而不好看的家用菜油,正牵着我父亲的劳作牵着他的回忆,牵着已经过去和还未来临的每一年对春季的希冀!!
“喔---喔--”公鸡响亮的打鸣从附近的村庄传来,让我倍感亲切。其实每个凡人最值得依恋的恰恰是痛并快乐着的平常生活之美。仿佛一种“人在桥上走,影在水中移”的感受。逝去如飞的日子里,千门万户的时间里,当油菜花再度开满房前屋后,它们是否处处帮助记录下每一个幼童,背着书包,轻快踩在其间,无忧无虑的脚步?油菜花们是否也可以帮助记下每一位老人,驼腰弯背地,迈出碎步,并尽量轻声压抑自己咳嗽声的样子?
“时刻停驻,最好永远停在此时的此刻”——因为年年油菜花儿开呀,今天油菜花儿正又开了——恰缘于每一朵不起眼的小花朵的真诚和微笑,信念与友好,人们的心中才留存了一个金灿灿香喷喷的恋春情结——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真切又具像,不一定永恒却如此难忘的春意海洋啊!!——最后,我渴望我还可以寻到一只代表好运的“豌豆耳朵”,好让它听见我,对油菜花儿和花香阵阵——源自肺腑的祝福!!
 楼主| 发表于 2009-5-1 14:0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锄头》
文/亚男

生锈了。可手柄上母亲余温还在。
时间在手柄上长出的想法,已经运到了远方。
墙上印下锄头的影子,我在一千年之后清晰地看见。母亲在地里躬耕。
一把锄头举起来的日子,是明亮的日子。
风与锄头保持的距离,是我和诗歌的距离。雨与锄头的亲切,像我与爱情一样,让所有的人都陶醉。
生锈了,表达着母亲离开我的日子。
我在锈中读到母亲的艰辛和不易。
但我的日子没有生锈。因为我在风中奔跑,我在雨中穿行。
 楼主| 发表于 2009-5-1 14:06:12 | 显示全部楼层
《180秒哭墙》
文/衔杯

祭笛拉响的时候,穿透云层的阳光幻化成无数观音手,一边举起亡灵,一边抚慰生灵。黄钟起自珠穆朗玛之巅,成大吕之风漫过东海,成群流星跌落大地……默哀中,我握着泣不成声的女生的手,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我没有说话,万语千言迷失了抵达口舌的路,真的,我想他们是迷路了,他们被这巨大的悲伤的气场磁化,又被那遥远得几乎漠然的民族意识唤起,从四肢体骸上爆发,千疮百孔,一泻汪洋,汇成一百八十秒神圣的喧嚣,气贯长虹。
  这样的仪式,中华民族是陌生的。我们是一个习惯在希望的道路上谨慎眺望的群体。是的,我们汉民族几乎所有的仪式都是在希望的指向上眺望——这是“吉”这个词的本意。汉族本是一个仪式丰富的民族,这首先体现在国家礼乐上;除此而外,佛道场所进香祈福、婚丧嫁娶和四时节令的风俗又构成民间仪式的主体。他们展现了一种伦理秩序的光芒,她着眼现世,面向希望。她把那种酒神式的、悲剧化的庄严与疯狂留给了大写意的江湖。这和西方以宗教为核心的仪式迥然不同。
  我目前无法考证古希腊悲剧仪式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后期宗教仪式,因为它们在本质上是对立的(人性与神性的对立)。但是在情感指向上,他们却不约而同与我们东方的“吉”的观念相反。它们都是一种依靠“恐惧”或“不幸”建立起来的唤起生命重生的系统。不管是宗教的还是非宗教的,其风格都是醉与狂,他们面向救赎,着眼来生。他们把严谨的秩序排挤给冷峻的逻辑科学,宗教迷狂与科学的理性分离,而生命的和谐似乎建立在这种匪夷所思的“精神分裂”上。
  但这一次,公元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下午,一百八十秒悼念,我依稀感受到悲剧仪式的力量。地球上五分之一的人口,在这个时间同时肃立,我担心这个星球由于从未体验过这种静止而再次震撼。事实上,世界的确震撼了。就像我在听闻以色列人面对所罗门宫墙哭泣的震撼一样,世界被震撼了——因为这种仪式,上帝和佛祖都听得懂。
  是的,在耶路撒冷,有一道哭墙。
  公元前10世纪的时候,古以色列国王所罗门为耶和华建造了第一圣殿,这里成为犹太教的核心。大概四百多年以后,以色列王国为巴比伦人所灭,第一圣殿付之一炬。犹太人沦为“巴比伦之囚”。犹太人后来重返家园,在旧址上又建起了第二圣殿。公元前后,罗马帝国镇压犹太教,屠杀流放了大批犹太人,第二圣殿又被夷为平地,只留一段保护墙。直到东罗马帝国时代,犹太人每年才有一次机会重返圣地,信徒面壁而泣,“哭墙”由此得名。再后来的历史,我们就熟悉了。多灾多难的犹太民族在漫长的历史时空中成为有族无国的代表,他们强大的民族凝聚力甚至叫我怀疑“国家”在群体凝聚过程中的力量。因为“哭墙”作为一个悲剧仪式,其支撑点是宗教。
  我们是一个没有宗教传统的民族,我们的国家观念建立在一套以礼乐为表征的伦理系统上。作为中华大地一介子民,我时常思考并忧虑:礼乐崩溃后,洋流冲袭中的中华故国靠什么重建青春中华统一体的精神内质。困顿之时,遂有三尺微命,一介书生之感。这几年为秦川祭祖兴奋过,为鲁地祭孔兴奋过,为京剧走入课堂兴奋过,为昆曲复兴兴奋过。而“兴奋”不足以成为力量。
  直到央视主播罗京第一次宣布:国家把每年的五月十九日十四时二十八分到三十一分这一百八十秒规定为国丧仪式的那一刻,我的眼泪才第一次夺眶而出。面对倾颓的校舍我没哭,面对感人的救助我没有哭,面对总理的老泪纵横我没有哭,面对子弟兵临危受命我没有哭。我不哭苦难,不哭贫穷,原谅我的无情,真的,面对我泪流满面的兄弟,我曾在心里这样这样道歉。我知道,那个更有价值,更叫我震撼东西还没有到来。而它必定到来。它必定在某一个契机爆发,而我皓首穷经心系华夏苍生的师友们何曾想到:苍天竟以这样的筹码交換我十几亿华族兄弟天下一家的归途!我的兄弟,不管你活着还是死去,此刻我们又一次并肩,趴在了我们祖先早已筑起的哭墙上!一百八十秒哭墙,并非时间的厚度,亦非空间的长度。颔首,静穆,它指向华夏大地!
 楼主| 发表于 2009-5-1 14:0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想念大海》
文/风信

我在噪音隆隆的城市里想你,在百里之处的水泥森林里想你,在风雨之夜的清凉里想你,在艳阳高照的炎夏里想你,在月色清辉的夜晚想你,在雾岚如烟的清晨想你。大海,永远的乡愁,心底的家园,睽违已久。
当夏日之风捎来你如梦的气息,心海起伏如浪花,啊,浪花,永开不败的花儿,就象永爱不够的你。磅礴的气势、是你貌似强悍的外表,温柔呢喃的私语,是你在情人耳边的山盟海誓。恢宏喧闹的白天,你是阳光一样的热情,而缠绵拥吻沙滩的夜晚,你是月色一样的柔情万种。
涛声阵阵的吟咏,是永恒不变的主题----爱。白云奉献给蓝天,百川奉献给大海,爱,是宽容如海的海纳百川,不择细流。爱,是浪花拍岸的天长地久。爱,是天空守望海洋的相依眷恋。爱,是海风对浪涛的不离不弃、永不分离。
窗外的紫薇花开了,浅紫的寂寞挂满树梢。在今天滴雨的清晨,我把她泪珠盈盈的倩影装进我的手机,我要带着她的心思去上班,还要把她的寂寞排在我的文字里,我还想她那被思念浸渍的衣裳送给你,大海。或许,在你的怀抱里,可把绝望而敏感的心事过滤,或许,在你重重复复的乐曲中,那些泪,比海水还苦涩的泪会汹涌而下。
今夜,帘外雨潺潺,梦里听涛,梦外寻海。
 楼主| 发表于 2009-5-1 14:0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乡的栀枝花》
文/阅微草堂

大别山深处一个依山傍水的小村庄,是我阔别多年的故乡,房前的池塘里荡漾着孩提时的欢笑,屋后的的山林中掩藏着一个个充满稚气的故事,绕村而过的小河里流淌着我童年的梦想,啊,故乡今又走进我的梦。
丰满的记忆里最揪心难忘的是故乡的栀枝花。 村子里百来户人家,虽不算富裕,却有着栽花的好习惯。各家各户房前屋后到处都是花,秋天一到处处飘荡着桂花和菊花的清香。春天,这里更是花的海洋,迎春花,映山红虽不算名贵却依然芬芳。姐姐因为喜欢栀枝花的洁白和香味在我家后院栽下了一棵栀枝花树。
姐姐比我大七岁,由于家境贫困十二岁时便在父亲无耐的叹息声中走出校门,从父亲的肩上接下了本来不应该落在她肩上的那份养家糊口的生活重担,从此劳碌就成了她一生的朋友。 在我八岁那年,姐姐从邻家的栀枝花树上折下一个枝条,插在自家稻田里两个月,光杆子长出了一些须根,象邻家大爷的胡子,我和姐姐如获至宝地把它栽在自家的后院,浇水,施肥,施肥,浇水,嫩芽和心中的喜悦一起生长,一起蓬勃。
春来又复去,记不得经过多长时间的等待,栀枝花终于开了,姐姐也从女孩等成了少女,象一朵盛开的栀枝花。从此栀枝花从枝头走上了姐姐的床头,走到了姐姐的发际,走到了姐姐的鼻端,栀枝花洁白了姐姐的心灵,芬芳了姐姐的每一个早晨。洗衣服的时候姐姐要看洗好的床单和栀枝花瓣是不是一样洁白,做饭的时候姐姐要看饭菜是不是和栀枝花一样芳香。
栀枝花开的第二年,带着对新生活的向往,带着对家乡的眷恋,在栀枝花开时节,姐姐出嫁了,因为心中有太多的爱,临行前姐姐为栀枝花浇了一瓢水,添了一把土。有了那瓢水,有了那把土,栀枝花很快从一棵小苗长成了一棵大树,每年端午前后把一树碧绿,一树洁白,一树芳香无私绽放,任人评说,任人采摘。
花开时节我便想起了栽花爱花的姐姐,我把每年绽开的第一朵栀枝花插在盛满清水的瓶子里送给远嫁他乡的姐姐,那不仅仅是栀枝花,还是浓浓的亲情,甜蜜的爱意。
姐姐天生弱小,但热爱生活,正当对生活充满希望的时候,不满三岁的男孩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夭折,姐姐终曰以泪洗面,栀枝花也安慰不了她,她的心和桌子上的栀枝花一起枯萎。经过这次沉重的打击,原本体弱的姐姐从此一决不振,心理和身体上的病魔一直折磨着她,让她曰不能寝,夜不能昧。在她住院期间年迈的母亲为了给她带来一丝快乐,每天从家里大老远的把一朵朵栀枝花送到姐姐的病床前,看到洁白的栀枝花,姐姐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虽然笑得很微弱,但在我心里却象阳光一样灿烂,姐姐的笑太珍贵了。
在病床上姐姐一直与病魔抗争着,我亲眼目睹了她那痛苦不堪的情形,那种痛是无法想象的,是任何语言无法描述的。最后姐姐终于在一个阴雨绵绵的早上结束了那份痛,安静地离我们而去,她走得那样慈祥,那样宁静,走得那样无声无息,走得那样依依不舍。病床前的那束栀枝花象充满了灵性一样在一夜之间枯萎。
时间一天天过去,我的思念堆成一座山,积成一片海。夜深人静的时候,思念便化着泪水浇灌着心中那朵洁白清香的栀枝花,那永远盛开在故乡的栀枝花。
 楼主| 发表于 2009-5-1 14:07:20 | 显示全部楼层
《安静的乡村生活》
文/秋月诗人

曾经一度远离了我所喜爱的这种乡村生活,那时的我朝思暮想的便是乡村中这种难得的安静与谐和。我爱乡村,我更爱安静。我爱着一切能使我的心灵获得平静的安静生活。
安静的乡村生活有时宁静得连鸡鸣犬吠也会成为一种点缀,一种极富乡村情调的点缀。我是养了鸡的,它们总也隔三差五地下几颗蛋来,似乎算是对我每日几杯小麦的回报。常常当我不容受到丝毫干扰时它们“咯咯咯”地吵嚷开了,就象一个生了孩子的母亲一样,在骄傲地向我炫耀它们下的那几颗鸡蛋。
在乡村里,最富乡村色彩的似乎是乡村里农家的炊烟了。尤其是早晨,每家每户的烟囱里徐徐地吐出一缕缕青色的袅袅炊烟,在以蓝天和群山为背景下看起来别有一番诗情画意。倘或是一个没有风的日子,那一道道烟柱笔直地伸向天空,并逐渐消逝在远处的天宇。那情景常令我想起王维的诗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来。只是我们这里并非塞北大漠,而是江南丘陵。但我相信江南的乡村生活远比那种边塞生活要温柔与安定得多。
乡村生活其实就是一首隽永的诗,诗的主题便是安静。这种安静只有当我们置身其中时才能体会到那种非同寻常的和谐的意境——那种乡村生活的意境。我曾试图将我所喜爱的这种乡村生活用文字把它记载下来,但我的行为只是一场徒劳,我信笔涂鸦的这些文字在它面前竟显得如此的苍白而无力。
乡村的夏夜格外富有一种别样的情致。立夏后的一天夜里下了一场大雨,第二天清晨我起床后走出屋子,我看到的是一个无比清新的乡村世界。瓦蓝的天空上白云朵朵,一轮朝暾笑容满面地从东方射出万丈晨光——夏日通常是雨后即晴的。远处的菜地里已有农人弯着腰在掐着豆角苗上的青虫了;旁边的桃树上,绿叶丛中一个个胖胖的桃子带着成熟的红色正在向谗嘴的孩童作着极为诱惑的召唤;而远处的群山在晨光下似乎显得格外清新纯净。一阵清爽的晨风吹了过来,让我感到十分舒爽。这时屋旁的一株泡桐树上几只雀子们在欢快地相互追逐嘻戏着,发出叽叽喳喳的叫声,像极了情侣在打情骂俏。
乡村的夏夜简直就是一曲悠扬动人的萨克斯独奏。我几乎每个夜晚都要独自默默沉浸在这无限静谧的夜的怀里。我感到了夏夜的温柔与和谐,我感到了夏夜迷人的气息柔柔地包裹着我。如果说乡村的夏日是一首诗,那乡村的夏夜便是一篇令我爱不释手的散文了,这是一篇乡村生活的经典杰作。
过着这种安静的乡村生活,我感到了一种充实,一种精神的充实。虽然这种乡村生活是清贫的,寂寞的,但我内在的精神世界是丰富的——是这种乡村生活给了我精神的丰富。
安定与孤独的乡村生活是我所不能缺少的一剂放松心灵的处方。在这种安静的乡村生活中,我又成为了自己,我又回到了朴实之中。
 楼主| 发表于 2009-5-1 14:07:46 | 显示全部楼层
《默读腰鼓》
文/郭长玉

     黄昏里,我与苍老的腰鼓相视无语。
    长江怒吼于崖顶,黄河咆哮在天外。一匹马死去,一群马狂奔而来。
    之后,我只看到几缕飘落的鬃毛。
    乡间小路,在且悲且喜的故事里,一头牵起历史衣襟,一头掩住失血之唇。很多时候,炊烟远不及香火旺盛。
黄土如民族的一张脸,映着山丹丹狂歌劲舞。白羊肚手巾,在泪腺风干之后,化蝶而去。
    黄昏里,我与苍老的腰鼓相视无语。
    鼓声,如覆盖真谛的皮毛;沉寂之时,一些真相昭然若揭。
    腰鼓的意义,不在于如何击打,而在于穿透铜墙铁壁并连结古今的回声。
    当咚咚的鼓声在一些人的心路上,碾出道道辙痕,我青睐那只宠辱不惊的腰鼓,以及它守护人体的忠诚姿势。那是一种与现实与土地最亲近的姿势。
    黄昏里,我与苍老的腰鼓相视无语。
 楼主| 发表于 2009-5-1 14: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八月桂花香》
  文/蓝草
      
    母亲今年已有七十四岁高龄。论理,我应该接她来城里居住的,让她晚年过得幸福些,但老人家难离故土,执意要留在老家与桂花为伴,说是城里条件再好,也不如在老家和乡里乡亲的在一起,没事拉拉家常自在。既如此,我也只好随她的意。但她的年龄大了,让我总是放心不下。国庆期间,我决定回老家一趟,一是看望看望母亲;二是前天弟弟在电话里说桂花开了,今年的桂花开得特别艳丽,要我别错过了观赏的好时机。朋友得知后一定要同去一饱眼福。
    八月桂花香,今年的桂花不同于往年。每年,桂花都是在中秋节前后盛开,今年直到国庆前夕才花蕾满枝,香风飘荡。但令人高兴的是,今年的桂花开得特别的艳丽,吸引了许多人去欣赏。 10月5日上午,我同朋友一起回老家。朋友随我见过母亲,就直奔花园看那“叶密千层绿,花开万点黄”的桂花。这是一株丹桂,色美香浓,是桂中精品,她主杆高3米多,粗0.6米,枝桠伸展的四周,形成了一个直径近4米的树冠,形如张开的大伞,亭亭玉立有如清秀可人的美少女,让人一见忘俗。缀满枝头的花朵,像米粒一样,一簇簇地围在枝稍的四周,飘溢出阵阵清香,沁人心脾。微风吹过,枝叶婆娑的身影,如同美女手握鲜花在欢迎前来观赏的客人。
    朋友欣赏过桂花,看到我家三间上下两层小楼,两间平房,都被收拾得整整齐齐,院内长满了花草树木,阵阵沁人肺腑的花香,直朝脑壳里钻,有如置身于仙境。便笑道:“难怪伯母不愿意去城里享福呢,原来是要在老家做神仙啊!”母亲看到我回来已是高兴得很,见还带回来几位朋友更是笑得合不拢嘴。赶紧说道:“这是利民专门为我建造的呢。不过这还得感谢党的改革开放政策好啊。想想以前,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也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哪家多养一只鸡都不行,那时各家都很穷,油盐钱都靠鸡屁股,回想那日子让人眼都不敢睁。”大家都说母亲说得有理。过去国家也穷,我刚到税务部门上班时,三个人挤在一间破旧房屋里办公,三张桌子三把椅子,三把算盘,既无食堂又无炉灶,开水要自己到一里多路供销社打;吃饭要去五百多米外的中学食堂;为了几元税款,要走村串户,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如今的日子真是幸福啊,在高楼大厦里办公,出门坐轿车,开水有供应,中午有盒饭,寒夏有空调,工作有电脑,在这样的环境里上班,我们得感谢党的改革开放好政策啊。
    那天,我们喝着母亲制着的桂花酒和桂花茶,聊着今生往事,说古颂今,大家的脸上都溢满了幸福的微笑。
 楼主| 发表于 2009-5-1 14: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佛香心中燃》
文/慧剑

    岁月长河里,我如一叶轻舟,从我生命的源头起航。我不做渡客,我要自己成为舵手!
我漂泊在异乡的时候看到很多人在神像前祈祷,想:那神真的很灵验吗?如果神都有求必应,那么这神也太没原则了。
一个卖香纸的女人到我面前问我:要买一把香吗,给观音菩萨许个愿吧.我对她说:“我不许愿.”她还是缠着我:“求个签吧,这儿的观音很灵验啊。”我竟然冲口一句:“我就是观音菩萨!”她听我这样一说,两眼睛异讶,转身而去。
我一下子联想到此生的坎坷磨难以及我孤独的挣扎和坚持,不禁潸然泪下.苦难多了就明白了一个道理:求神助不如自助.求人助就先助人。我说我是观音菩萨也就不是偶然的了,想必那些神也就是这样成为神的吧。
人在灾难中需要灵魂的支撑!
有个人去求观音菩萨,当他走进神殿,却看到观音面前,正站着一个人双手合十在那祈祷.再看那个人竟跟神像一模一样,于是他就问了:你是谁?答:我是观音啊.又问:那你怎么在拜自己呀?答:先求自己。那人顿悟:没有什么神灵可以乞求,有的只是让你去感恩。
一路匆匆,只想在神前跪一柱香求一个愿,她两眼含泪心中茫然。失去的一切,仿佛都能在神前祈得。她被伤害的心灵,被欺骗命运,都能在菩萨这里求得公平,或者有神仙能给她以回转。
突然,在她面前,一个老太太手中放香的竹蓝被后头跑过来小孩子撞落,香签撒了一地,她很习惯地忙蹲下去,帮老太太捡起香烛放讲篮子,抬头却看到老人一身布衣满头白发。她赔笑着问:“老人家,有八十了吗?”老人喜道:“八十有二了。”说完转身而去,没了踪影。
刹那间,她领悟了神的启示!
神殿的烟香味,是兰花的香气。想那凌寒怒放的花,可以吐气如兰!我们有如此珍贵的生命还有何求?!不禁两眼含泪,只为感恩!心知感恩,心就会善良,使人积极进步。如果一味乞求只会产生贪婪和怨恨。
    常常在心中燃一柱香,感恩的香,这香就是智慧烛光。六祖惠能的一句话就是:迷时妙法度,悟时度妙法.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支这样的心香,点起你心中的香吧,我们就有自己的奇迹。
生活在我们心海中激起浪花,那涟漪,那涛声,是一种动人的回音!那回音就是我们的记忆,在记忆里我们只有感恩。  
生命是梦想的一架梯子,可以一直延伸到梦想成真的那一天,只要我们坚定信心,永不放弃!
 楼主| 发表于 2009-5-1 14: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亲爱,我拿什么给你——圣诞感怀》
文/蝴蝶

舀一勺蜂蜜,到一杯水,轻轻搅动。
站在阳台上,清晨明媚的阳光洒在身上。看窗外树梢轻微的摆动,天很蓝,几缕游云淡淡。久久的仰望,想你,想那个生在马槽中的婴儿,眼泪就流入杯子里。
    你知道的;一年多了,我积攒着相思,想送你一份生日礼物,可是,当我越是走近你,认识你更多时,就越看清自己是何等贫乏苍白,何等的卑微不配。
    我说;为你写一首诗吧;翻阅几千年,爱你的诗篇如雪花,洁白轻盈,飘飘洒洒落满了大地。
    我说,为你唱一首歌吧;聆听几千年,爱你的歌声似清泉,溪流潺潺,袅袅升腾如雾如烟
    我说,为你跳一支舞吧,亲爱,如果没有你的伴奏,轻盈的舞步踩不准鼓点,锦缎的长袖甩不出柔美弧线。
    我说,为你绣一个香袋吧,装满清晨露水的祈祷,发现一切的香味都来自你留下的踪迹。
    亲爱,我一无所有,拿什么给你呢。
在这寒冷的冬季,我心就如向日葵的花朵一样被太阳的能量吸引着;白天晚上都在想你,想你的奇妙你的恩赐,每一天的露珠都是新的。你用慈爱拥抱了我流浪的心、流浪的情、流浪的文字。亲爱,如果生命中没有遇见你,也许我永远不会明白什么叫相见恨晚,什么叫心甘情愿。
    亲爱,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一无所有,拿什么给你,只有静静的静静的想你,就这样想了很久很久。
    喝一口掺着泪水的蜂蜜水,你的爱比蜜更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1-16 22:50 , Processed in 1.138802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