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蓝蓓

2008年选第四辑 新星新时空新推介 作品欣赏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4-30 16: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楚午

《谁比谁更荒凉》

这一年。好几个诗人撒手人间
我不再关心花朵
是用于培养幸福还是疼痛
荒凉这个词太大。我必须掰开来用
小心着用,对比着用
谁比谁更荒凉?我不和枯草比
更不和披雪的大地比
风将一切吹搁浅了才罢休
总有人轻易骗过我们,掐灭呼吸
别去追问一片落叶。绝望就是尽头
谁先抵达,谁更光荣
谁和泥土近一分,谁的疼痛就短一分
出于温暖自己,我开始说梦想
只要冬天一死
春天又会在一汪清水里复活……
 楼主| 发表于 2009-4-30 16: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玩偶

《西北风掠过矮墙》

而我终究会困在一场雨水里,想山外
冬日的暖阳。一些字像群大雁排列成行,另些字
像寒鸦落上屋檐,和主妇们进行着智力对抗
书中关于诅咒寒流的这一章,我想反驳
这个冬天,风雪注定在大规模悲伤
作为一个忧伤的过客,沧桑
或许只是呆在原地把旧事想了又想
如果眼光可以穿过低沉的阴郁
定要坐那矮墙上,看西北风是否像我一样受伤
 楼主| 发表于 2009-4-30 16: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ardenith

《躁》

像个大人一样无奈
像个情人一样嫉妒
多数的生命和生命的多数
是等待
小心!不要吵醒撒旦!
彷徨成为强加给我的一杯酒
如同这个城市
在不知觉间失去,继而没落
每个人都在怀疑他的快乐
又有谁了解寂寞?
所有情绪汇成浓雾渲染夕阳的坠落
谁又曾看清未来
也只好漂泊着去过
学会简单的活
 楼主| 发表于 2009-4-30 16: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 欧开平

《尾随雪花》

尾随其后,沿沟壑
进入乡间腹腔
以梨花形态
开满千万棵树
北风挽三月柔软的腰
站在旷野
面朝山村
告诉我和所有的人
春光,从枝头乍现
 楼主| 发表于 2009-4-30 16: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鬼才

《酒》

我身无分文,
只剩一壶酒,
装满前世今生。
静坐窗台,
不觉已是几十载
云烟过眼。

青瓷遮不住年轮递增,
耗尽似水流年,
添了白发,
增了忧愁,
淡了欲,
浓了情,
让我更是心绪难开。
 楼主| 发表于 2009-4-30 16:18:16 | 显示全部楼层
●廖蕙琳

《沈河,死与生相遇!》

在你灵魂升空的过程
我与你这陌生的名字相遇
与你诗歌相遇
与不知道的人和事情相遇
与疾病相遇
与贫穷挣扎相遇

博客定格在哪页?
论坛回复的帖子定局在哪里?
时间停留在哪?

这错生的疾病
没有生路
此刻我拿着诗歌的尺子
处理
8厘米以下的
松木
为你加工
诗歌一样的新房

他们都走近棺材
为你入木三分
撑伞
 楼主| 发表于 2009-4-30 16: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华明

《芒》

这些年  我学会了隐忍、沉默
把锋芒藏在一场雪的背后
像冬日里熟睡的麦田

这些年  我一直在时光的呼啸中离去
从心灵出发却无法抵达心灵

打开一首诗的宅院
打开内心幽暗的花园
我就是那个发光的词语
在变幻的意象中不停地行走
直至将自己走失
 楼主| 发表于 2009-4-30 16: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山猪

《喝酒的人》

喝完酒的人有不醒人世的
有随意哭笑的
有沉迷于一棵树与一本书的
但他只要说出了话
那一定就是肺腑之言

记得多年前的冬天
狗很自由 猫很懒散

他这次在没喝醉之前
就开始进入状态

此刻屋顶上的那片云
正赶赴另一个湖泊
去交付一万吨的盐
 楼主| 发表于 2009-4-30 16: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彭世学

《叹息》

沉重的叹息
犹如一枚铁块
掷在地上
发出的响声
室外能听见

就象我的呐喊
抑或清醒
手电光一般
射向夜空
顶多照见
几百米的距离
 楼主| 发表于 2009-4-30 16:19:44 | 显示全部楼层
●花痴

《海湄》

被秋雨酝酿已久的旋律
进入夜。沉思者凝视,一盏灯
屋内。与旋律相通的节奏
调节阴阳,跌落窗台上

秋日的袖口,拥抱静谧的雨
感悟海岸隐隐压迫的痛
水域的真实,迷惑于那尾
远离的鱼

上帝走后。湿润的百合,把
一种美妙的幽光,从折叠
的封面,传递给我们
就像爱
枕着拐弯处的桥
 楼主| 发表于 2009-4-30 16: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极猫

《时辰》

这时候风还没有停,雨尚躲在云中
这时候冷在跳跃,弄疼肋骨,在太阳穴
敲起小锤,冷静而残忍。这时候你在远方
陷入一场梦境,我在这里陷入清醒

这时候她沉迷于一种印度烟草,坚信
向日葵会开在雨靴里。这时候她不再
相信的是长生的花朵和泛滥的香气,她
把掉落的糖果一一捡起,并只字不提

脆弱躲在痂后面,忘记自己是伤口
风让残叶子更大声地说话,说从前的草原
说以后的远方,说秋来了冷来了大雁都
向南飞,说你什么时候回家

这时候我不小心弄碎杯子,一个蜿蜒的借口
缝合一场醉。这时候鸟儿站在额头小憩
它们不知道夕阳在夜晚的秘密,它们半闭着
眼睛装作一副了然的模样,它们根本不知道
离天亮还有多远,更不知道被烟草灼伤的喉咙
正在嘶哑的哭叫
 楼主| 发表于 2009-4-30 16: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影

《弦》

北方之北,你是安静的
你蜷起身子,把一些冷驱散开去
你保持虔诚的姿势
在一曲歌最后的颤音处,一低再低

没有人注意到,你竖立的耳朵
拱起的背脊和警觉的眼神
他们只说夜太黑,而你的黑
比它来得,更为纯粹

其实,你一直盼望着一场雨
说起这些的时候,一些鸟的翅膀
开始在心底走来走去。而你始终
一言不发地,守着那只空杯子

月亮出来的时候,你再次
回到一幅画里,把影子涂抹成
脚下的水渍。而日子是两把戒尺
他轻易把那些浮动的白,压下去
再压下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1-16 17:56 , Processed in 1.107602 second(s), 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