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蓝蓓

2008年选第一辑星光熠熠新诗联盟作品欣赏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16: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黑泥鳅】

《风尘》


天突然就凉
像你的一次回眸
披风尘,风从此有了点颜色
那枯竭的野草的背影
离去很漠然
我裹紧衣领
并伸出手,闭上眼睛
能把握的只是微尘
一旦放手,还会飞走


没有忧虑
风是超脱凡尘的理由
我不得不紧闭双唇
尽在不言中
无语的日子更有风
我拔地而飞,没有考虑
生命里的,某一滴水


搬运梦,搬运风
不幸却落入你眼中
触醒水的最深的根
我比你更疼痛
一次假相的哭泣把我验证
手纸很纯洁
而我,红尘薄命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16: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南闽老茂】

《证词》

一本深蓝色本子,打开的
刀子嘴。我为之多年在缝合记忆

我和多少朋友一道怀揣着
那些危险词语,在暂住证统领下
我阻止不了它们跳出来作证
即使一刻不舍的体温,费尽感召

这本子在我内心振振有辞:
证实了一个城市容许我,但反证
我不拥有这个城市的一切

刀子嘴的本子,再好口才也抹不去
疏远、鄙视、暂住异乡人的一点点痕迹

我决定——抛弃它中立于双方的质问
东躲西藏,避开查夜的电筒和犬吠
做一个惶恐不安的过路人吧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16:16:35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明月】

《旧 棉 布》

她也是,一开始就被命运的纺车纺成
一段历史长线中,无人仔细查看的一小段
独自粗糙或细致。她不知道自己处在经纬平面上的
哪一点。她无数次漂洗自己
繁华芜杂的图案,只剩下淡淡的痕迹
证明她曾走过七彩的旅程
她原谅尺子,它以它的尺寸度量她的长短
她原谅剪刀,它天生硬心肠,被利用
成了锋利的工具,伤她的时候不知不觉
伤了自己。她被它,或被它的使用者从幅员辽阔的国土
分离出去,成为孤岛。她甚至原谅
给她体温和气味又带走的人
现在,她是一块旧棉布
无所依傍,没有用处。可是
当你把她放在阳光的胸膛上,她会
晾出一生的渴盼。你一次一次地看她
她就一次一次地盛开,依然如一朵
冉冉初放的棉花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16: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简离】

《悸动的夜》

把那些跳动的词语安抚好
猫在黑暗里一动不动
胸口零乱的马蹄声扰乱着从容
由远而近,由近渐远

以为可以不哭
一路平川再也回望不到狼烟
儿时让邻家土狗追得跑丢了鞋子,狼狈
再次站出来大声嘲笑

如果,这世界没有如果
否则会用一张彩色糖纸蒙在眼睛上
做个长翅膀的孩子
背上悸动,在青春顶端飞翔

卸下听觉和视觉
赠给一朵花不动声色的美丽
谁都不会注意
岁月和静默做了交换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16: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月色柔荑】

《衣我 以大唐的华裳》

总会这样不合时宜的到来
铁马冰河或莺歌燕舞
诸多支离破碎的片段
长安街道梨花似雪  那些隐忍的
丰盛的肩膀  转眼已是
一地白骨

终于  我认出了我自己
甚至喊出了一个刻骨名字
那个面容过于削瘦的女子
目光比孤独更加锋利

我轻轻揽住她  像至爱的亲人那样
告诉她  迷路再久
终究是可以回去的

那个寄诗约她的人  言语模糊
只说典月相赠
只说绿肥红瘦的朝代
只说冰花会从尘埃里开

她这样义无反顾的寻了来
穿越俗世的重峦叠嶂
一尺青锋  一丈白发
一匹突兀如风的黑马

如果  此生真的不能相见
请放我流浪  请在我的伤口
再洒一把盐  请
衣我  以大唐的华裳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16: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撒马尔罕】

《法则》

你拥有锋利的牙齿
它具有温顺的脾性
不如杀鱼吧,我们都需要
柔软的布匹,且洁白
写十字,将缰绳抛远

《谎言》

是必须,是在一堵墙前面。出现
一根独木,或许源源不断
鱼群游弋

是峭壁,白云的姿影
沿着坠落的声音
飘上去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16: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冀星霖】

《江南碎雪》

江南  就是一劫
和着碎雪  无酒而醉
谁在暗夜不眠
把心事掷成一地霜花
掬霜赏雪
把断梦续成残局
雪迹若佛
不在身外  是掌中旧患
盗寇窃财而去
且把碎骨拼接如弓
无视扁舟帆影
以雪对镜江湖
惊动一池莲花
在冷水深处抽搐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16:18:01 | 显示全部楼层
【穆桂荣】

《永远的痛》

阳台上一盆冬青折腰
衰枝枯叶倒向垂暮
月光滴落,坍塌的墙垣一片苍白
当一个生命嘎然而止
我便清楚的听见自己的心像玻璃破碎
母亲从我的手心滑落,隐秘在紫檀匣阁
没有密码的我,无法开启
心中的枝头,缀满遗憾的果子
绣球幡的阴影压痛我的呼吸
冬日里,空泛的鸟巢
哀戚楚楚
母亲将是我心中恒久的痛
哽咽的喉头,大把大把的泪
如霜雪淹没漆黑的夜
倚着岁月吱呀的门
哭得像个断奶的孩子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16: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胡言】

《隐》

1
普通的小巷 稀疏的路人
小窗户 窄床
太阳照在脸上的时候出门
路灯亮起的时候回窝
蜷缩在一盏灯下
独自臆想

2
我就隐藏在都市的一隅
收藏着都市的奢华
呼吸你的风情
偷窥四季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16: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鲟】

《藤爱》
——地狱,有无尽的欢歌。谁来,一起唱?

A..
棺木,打造得象一曲水柳
我们抱着一支青禾,在水面呻吟
羽毛未丰的小鸟,在稠密的枝头欢欣鼓舞
红色的小脚,撑破了
刚刚脱下的壳
B..
血液开始流失。小动作蔓延成
烧灼寒冷的海底火山。藻类植物们
穿上了盔甲。咸鱼片和油爆虾蛄
被填进匮乏的胃肠。来吧,让我们
继续合欢
C..
长发垂下来,吊兰垂得更自然
叶片与草尖,在一滴春水里极尽欢颜,极尽迷醉
鱼们,一起疯狂地追尾、闯红灯,观浮动的人影、看城池塌陷
尔后,相忘于江湖
D..
爱与恨缠绵。交换骸骨,口含蜜剑
浮肿的时间里,继续逆行,继续刺杀
我一手搭乌云,一手擎白日
等你收复失陷的天堂。并只需喂
脱水的我,小阳春一丸
E..
以弱克刚。满山的罂粟开到荼蘼
把手伸进余烬,死亡后继续翔飞
破,半壁江山。我以泥土重塑的身心
越发黑暗。只等着和你彻夜狂欢
并将汗水一直滴到
炼狱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16: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南京小草】

《复活》

题记:我在等一口气,或者一阵风来,就可以醒了。

1.
失落的金子,和丢尽的光芒知道
我一直都在死亡的路上
没有可以攀扶的栏杆,月牙在梢
落地无声。想着远走,离开夜色
离开一个女人的呜咽

总有金属的声音,比夜鸣清脆
旷野的风在呼喊熟睡的孩子
死去的灰烬,奄奄一息
谁还在意,路上的行人面面相觑

在哪里。看不见你,满眼的秋黄
天空从童年的夕阳里落下来
我是一首歌谣的缩影,在秋风的末端
想要越过冬天的鸟儿,羽毛停止生长
怀念春花。幻想一枚果实

2
很多时候,我被挡在一阵风外
穿不过整片的森林,枝桠茂密
我的呼喊一直如此脆弱
夜晚的弦,架上那只落灰的木琴

有音乐,从北方的落叶上归来
我牧马的地方啊,草根稀少
星光落在一月的残雪之上
车辕慢了下来
辙印,烙在南方的夜晚

沉睡的桅杆,梦中无海
我的起点呢,我的帆,我的天涯
还有,谁是我最后的那棵白杨
抱着就可以温暖
可以不醒

3.
终于接近一滴溺水
说起他的凉,去年的积雪
深不过今年的春色
疲倦的烟云,迟迟不肯过江
我不说如果
不说以往,不说柔软

这是属于谁的河流,沉默着
落尽了颜色,诉完沧桑
还要奔跑。冰水的冷
雪花的影子
死去的雨
和我柔弱的身子

4.
二月的荒原,不过是远走的眼神
我想象星光,想象烽火台
想象一场旷世的野火

抓不住烟,我的云还在
虚无的十字架,忽隐忽现
连同自己倒在地上的影子
烛火从另一个方向悄悄移来

谁说荧光里不可以眺望
一张脸,从黑暗里幽幽迩来
爆竹声中,一株桃花辞了旧岁

5.
从一片花瓣中醒来,没有成泥
我看见了尘埃的飞翔
山坡轻盈地侧身,接近绿色
或者是,一次崭新的呼吸

这一夜,我要放弃所有的虚构
回到人群,回到熟悉和陌生的大地
再次打开那条路。重新种上花草
燕子身低,河岸高过星辰

回到东风里,我的村庄又要丰满
城市的腹地,歧途在左
我从一块小小的泥土离开,也将
自那块小小的泥土归来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16: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冷落清秋节】

《野渡.女人.旧时光》

又一次说起月,说起
芦苇深邃的骨髓

与当年一样,现场风清月明
只是没有了毒酒,曾经断肠的女人
怎样消隐蚀进骨肉的截面
无法横渡的野码头,飞扬而去的种马
是否驮着苇荡深处的寒烟

风也会倦吗?为何看不见飞絮漫天的样子
一场从未谋面的伤心事,把又大又圆的月亮
咬得面目皆非
沙子逃到画布最低处,任你怎样淘洗
也不愿恢复,还原葱茏的能力

袍子说断就断了,一同折损的
还有半卷容颜的假面
星子失明后,你会看见画布背面的一个女子
从星光吹灭的船坞里,翻找破旧时光内
牵马引路的白灯笼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3-20 06:49 , Processed in 1.123202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