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蓝蓓

2008年选第一辑星光熠熠新诗联盟作品欣赏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16: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尤见】

《此去便不回》

他用钳子将墙上的钉子拔下
费了点力气和周折。他叫小谢,相框里的照片也是他
一个人,随钳子、钉子一同拔下

他说和铁器呆着,身体会充分显示重心及硬度
你看我还是那么站得笔直,相框破了
我终于能接触到经年的空气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16:12:27 | 显示全部楼层
【减蓝】

《延期以误》

一、延期无题

可是,我真的无话可说。就像
被击败的入侵者,心有不服
沉默是我所有的表达
  
乱舞,离根的潦草是一种轻伤
听不到风中的哀嚎,看不到
氢气球放开手去了高空
千疮百孔在末路自淫
  
可是,你要我说什么
卑微的苦菜花稚气的脸
她要一个喘息的暗角
既便是鹰眼也不可明见

二、无题以误

夜是怎么来的?又迟迟不走
诊断一再出错止不住搔痒
延期真不是时候,戏里戏外
敲锣的敲锣,打鼓的打鼓
  
我是说,一个丑角,一个
汪洋大盗洗劫的孤岛。素妆盛宴
辣浓汤不合时宜的滚烫,只
教火盆花佯装得更谦淑
  
我要说的,已经他人之口说出
小心避开经年禁忌的嘲笑
嘲笑在城市青灰间传递,消隐
烟草喧嚣难辨真伪,只识旧年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16: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悲剧】

《写给失去的图腾》

(1)
挣扎着,把酒倾洒了
在这漆黑的夜,漆黑的夜

没有了灯 没有了掌灯的人
大地茫茫,河水流淌

想着玫瑰谢了 春天谢了
如同我早嫁的姐姐或者妹妹

悲剧一丝不挂地躺在地上
酒瓶倾倒,而他的一头冒着烟

(2)
是什么让你哭得如此痛苦 哭得如此痛苦
马车已经远去 已经远去

那扇门突然断裂 突然断裂
那白色的花束突然枯萎 突然枯萎

没有了香味 没有了香味
连灰尘都在飞舞 都在飞舞

你是多么的忧伤和微弱
你是多么的孤独无双

那些图腾上黑色宋体,随月色慢慢凉去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16: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车田】

《现场》

当时,电力局的员工正在砍伐几棵
靠近工厂变压器的小榕树

在之前,树身早就有人
画上白色的叉叉。一开始,我们觉得没什么

后来树的手手脚脚掉在地上了
没有血迹,和痛苦,也没人拨120

阳光和雨水打在地上,我听见体内
叶子摩擦的声音,我们心慌了

这是一个阴晴不定的夏日,此时的树木
才刚刚发育,换作人,不会超过十五岁

《尝试》

春天一过,头发便与时间为敌
每日都有阵亡

从表面上来看
头发注定是败家。如果它是一株株小草
我便有理由支持它

也会继续尝试
将那些,落在地板上的黑发,重新捡起来
然后用手,紧紧捏住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16: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幻中行】

《题摄影作品中的老虎》

这昔日的山林之王
神态安祥。收起锐利的爪
褪化了牙的锋芒
头顶那个大写的王字仍在
它是笼中之王

它为好奇的观众表演

威猛的一跃——
这最后的绝技
面对栅栏外枪口似的镜头
显然有些迟疑
——惊惧由来已久,怎么
也掩不住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16: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冷冷清秋】

《伏下身去》

我伏下身去,朝着父亲的田野
朝着一枚沾满泥土的红苕
朝着一棵沉甸甸的稻谷
朝着一粒开心的芝麻。伏下身去

大地那么宽广,它们只需要一点点
一点点泥土。不但养活了自己,还养活了我这个逆子
我看到自己那么狭隘和自私
走在路上,把鞋上的黄泥擦得干干净净

所以我骨瘦如柴,弱不禁风
所以我啃不动坚硬如铁的世道
所以我和风一起漂泊,离村庄越来越远
流浪成一株蒲公英
在缺墒的土地上落脚,摇摇晃晃地成长

我需要走回去,走回一朵油菜花
的内心,走回一座土窑
需要父亲用一把土,两铲煤,三桶水
为我淬火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16: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衣】

《断章》

总有人要在道路的尽头走成阴影的
我的珍稀动物们
改变你们那猪栏思想,那是不可能了

但我将懂得,我对期望的生活
有多么地不耐烦。

这情形也许就是种熟悉的感觉——

在一片洁白和寂静之上
笼罩着一种阴森可怕的静穆气氛

那个阴冷潮湿的地方
没有一丝微风吹过——没有任何东西动一动
没有一片树叶在颤抖。

城堡里一群恶棍眼中的一缕血丝里
我只看得见潦倒的气息在渺渺上升

但我不再回来,
你们再不会有机会在下次蒙蔽我

哈!可怜的蜗牛,穷得只剩下房子的软件动物
我猜想你们的臭骂和诬蔑会在冰冷的空中缭绕不散!

结冰吧结冰吧
金子堆满了山,银子堆满了山
就此划清界限

咒骂摊在你地上,鼻涕口水摊在地上
火山爆发,就此划清界限

现在我不再畏惧你们了
我的诗歌里,我的豪门里
我的一切,曾迫害过我的家规
我将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你们这些坏蛋,你们对我都做了些什么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16: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林如风】

《空城》

暮钟敲暗了天色
来不及掌灯
风就开始掠夺空荡里的空

一袭裙裾的身影
像是某朝的幽灵
匆匆一闪
紧随的雷声
犹如车轮辗过宫殿的翘顶

风只是一场谱序的过程
倾注的雨帘
立刻
击起地面喧哗的回应

沿城南到城北
雨水覆盖繁华过后的清冷
厮守的门扇
分分合合
拒绝相拥

一只鸟
被惊恐着弹向雨际
一声哀啼
太平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16:14:3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爱】

《坚决》

从她的信口开河中,我意外地钓到一条特大新闻
鱼缸里的鱼去年死了一条,今夜刚换上一缸泪水
她十五年前暗恋的情人,让我毛骨悚然
大学毕业后究竟跟谁生了孩子,与我毫不相关
而今在她滔滔不绝的河流里,我不得不
捡拾起棱角分明的石子
源源不断,垒在布满荆棘的草垛上
我赤着脚走上去,脚底流着鲜血
而脚背,差一点就踢走了月亮
我是想说,但终究没说
你把你的爱情抱走,我把我的家庭留下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16: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秋水竹林】

《一个人的车站》

一个人的夜晚有多深
深过骨头里发寒的孤独
深过一桶桶命运的泡面
一个人走向车站
像掏空的客车缓缓到了尽头
已没有多余的旅客了
那人就是一个行李箱
轰隆隆地滚过地面 发出青春的声响
异常沉郁而惨烈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16: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半山枫】

《春天的碎片》

刀锋一样的钻天杨,呆滞的挖掘机
这些不同的道具,被春风倾倒出来
倒出妄语,和居心叵测

每个人都有权利有所保留,佯装
钝,而沉重的铁器

我不再嗜睡,不再
因看见黑白交替而念及取舍
我的树,有风不动
无风也不动

山峦湿漉漉的,与早起的人一样
刚从虫眼里挤过

三月不性,有理由呼风唤雨
有理由重新落草
你高高弹起,无非是哗哗地抖动着屈辱
夫妻,不可戒
父母,不可戒
而不懂畏惧的样子,仿佛刚刚上了油漆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16:1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卧听苍松画黄土】

《欲罢不能》

很多人翻晒被褥,我拍打往事
棉絮萎缩,阳光还弱
回忆的脚,欲罢不能
长发一如既往缝补苍老

我学鱼
念及自由,寻找依靠
水草停在昨天,慢慢滋生根须
我吐呐、却无新鳞可生
时间的水面,残留粗枝大叶

黑夜清醒着孤独
思念抚摸哑然,棉絮施舍仅有的温情
不清不楚的墙壁,重叠交错的影子
放牧羊群
已是阳春三月,草良萎不长
它们只好啃食虚弱的牵挂
肥了伤痛

“我们永远快乐,哪怕不相见”
可是,春雨昂贵
你如何舍得,把我的泪水下嫁断桥
花开枝头,你不灌溉
秋天的果实走不出唐诗宋词
夜凉从此如水,帛衿单薄
昙花梦太轻,世俗如塔
来生,我和你如何同游西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2-17 13:33 , Processed in 1.107602 second(s), 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