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蓝蓓

中国诗人2006-2007双年选作品集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女祭司】

《敦煌印象》(节选)

苍天苍

一块石头;一粒黄沙;一枚箭头;
还有无法临摹的马蹄印,
在烈日的普照下重复节奏。

薄扇红颜;鹿角僵蹄;
还有一弯明月
找寻着浇铸在同一个模子里的兄弟。

比身子更厚重的洞箫,
飘不起来了,
最终会压死马儿的走向。

啊!——

一块顽石;一粒飞沙;一枚毒箭;
还有被淹没又滋生出的足迹,
在黄河之左 醉饮飞天。

苍天之腹;绿洲之畔;
乐尊法师开凿出的
第一个洞窟,吞吐蚕茧。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50:15 | 显示全部楼层
【短尾巴鱼】

《故乡》

这是一张作废的船票。异地语言潮湿
夜很安祥,我用上下五千年的月光
装饰我的房间,粉刷一些残留的尘音
墙壁越来越清晰,我还无法动弹
这风湿症的关节,需要一味火,外加祖传药方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50:31 | 显示全部楼层
【黄靠】

《给我的新娘》

为了等你
我每晚都要倒立在地下
像守侯,一个失传的神话

我颤抖的十指
插不进那无形的夜
在她面前,反复地
忏悔。始终有些害怕

我依然很年轻
像你梦里那只漂亮的豹子
路多远,都不会跑死

可是,你也要告诉我
你站在小村口
那座断了很久的桥上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5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歪歪小寒哥】

《假如这一次我喊出了爱情》

往南一百米,往东
六十米,就是木器加工厂了
即使呆在原地,也能听到电锯声
再厚的夜,也无法阻挡
金属的尖锐。这是多年前的事了
现在,这里长满野草
明黄的花。丢弃的木头已经腐烂
四月的肥料和土,翻转
时间的沙漏--往西六十米,往北
一百米,开始吧:
先要捉住你的目光,动身之前
给夜行的虫子,安置灯盏
然后,请说出我的名字
在电锯后面的缝隙里,轻拍胸口
张口吐出,养育多年的石头
然后走吧,往南一百米,往东
六十米,就是木器加工厂了
这里木屑躁动,电锯是匹年轻的野马
这多好。如今,走在根部的废墟里
我大声呼喊,一枚埋进手指的刺
这根楔子,把我钉进
过去的时光。其实,它是未曾腐烂的
一小段木头,不是花的刺草的刺
同样,与生活无关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51:04 | 显示全部楼层
【任真】

《中国汉字》(组诗节选)



这个字
三十岁以后才能看懂
一个人跪着
脖子腰腿都是直的
微翘着脚后跟儿
多么简单直接的姿态呵
跪天跪地跪父母
微翘着脚后跟儿
它穿行在千年文字中
没变样儿



易水河边风寒
荆轲负剑而行
用力扛住
一颗方正的头颅
他走了千年之久
为什么我眼里还含着泪水



这个字
拐了一个弯,又拐了一个弯
像回家的小路
曲折着就去了
胸腔里的泪
就徘徊,徘徊
冲过遥望的高岸
顺着脸颊的坡,滚出心之路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51:20 | 显示全部楼层
【席芷】

《半场,又半场》(节选)

☆  
哦 其时
何妨把天色,溶入一杯浓咖啡
一部黑白的电影
才是我流泪的全部过程

他看过来了
他也痛苦的眼睛里
贪婪爱有什么不对,美丽的罪恶
为什么不,华丽起舞

为什么原地颤抖
恰青春少年呵,恰花蕾待放呵
恰好与你我相当。为什么
不舍得走过来


请你的窗不要关着。对着星光的湖边那扇
过不多久,我要住来你的隔壁

我不能再浪费在这里。一刻也不能
我已长久生着爱情的病
我有生病的自由吧?

我隔壁的园子,常年开着月桂
我从不跨过石墙。只安静注目她的香


这些天你去哪里哪?
月亮出来,那偶尔孤单的人也走出来
月圆。花也好

我吉祥的预感。我和月桂边上的女子
沉默相持,成了忘年之交


噢不!不……
请求你来。

天明后,我就去跪上帝领罚
割掉我三分之二的生命
直教我有多么幸福,就多么折堕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51:33 | 显示全部楼层
【纯粹】

《一念之间》
  
其实我是个俗人,吃饭、睡觉,逛街。
看身边人去人往,花开花落,
树梢头停驻的千万缕情思
如烟般飘渺,风铃在岁月的尖头
吹得叮铛响。家乡的土坡积满尘土
象无人祭祀的坟茔,夏的紧张气氛笼罩着
烦躁的人们。爱莫能助的街灯,明晃晃的孤芳自赏。

流沙的确无情,我没有理由接受腐败的肉体。
而今,我更象一个扫墓者,时常来祭奠心灵的荒墓,
在人群里不着鲜明的外衣,却神圣的可爱。
枯叶失去光泽,就象不能平静的痛苦,
滴出咸涩的水,默默地前行。
好多时候,俗人与圣人也是一念之间。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51:47 | 显示全部楼层
【南闽老茂】

《一只壁虎死去》

一只壁虎舒展身体,有着整个夏天的放松
摆脱了这些干系--爬墙、捕虫
警觉、勤奋,黑暗中的一惯习性

大白天里,一只壁虎安静地躺在窗台上
对我的靠近无所顾忌。炎热的午后
我多想放下很多,怀抱一阵倦意像它那样
放松地躺下歇息

可我的一生是充满劳作和奋争的
恐怕是,不管白日、黑夜都将
一觉之后又再急匆匆醒来

连这一点点放松
也是来自办公室窗户关闭的一次意外
一只壁虎死去,使一小群蚂蚁
在它肚皮上多么随意地忙来忙去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52:07 | 显示全部楼层
【苗红年】

《海螺》

听,一声声幽暗的呼唤来自何方
是造梦者难以释怀的前奏?还是墙头上
春的惊蛰缠住了吃里爬外的紫藤萝
在泗礁岛,在飘满鱼腥味的夜色里弄
到处有它寻觅栖巢的声响

或许,除了我没有谁会去动用一整夜的安宁
来维持异己的不安和伤感
它们的存在像所有卑微的性灵
保持着应有的低调与自觉
是的,我们的前辈和子孙
都有一脉相承的处世哲学。但现在
我无心再去唤醒他们沉睡的安乐

这些饥瘦的天体在进入蓝色隧道之后停止了旋转
减弱了夺目的光芒,像生锈的摆钟积攒时间的重量
熄灭之星。囊中的帝位
这回,它交出的权势有多么的庞大
就算一只海蚤,再不会去理会它眼色中的暧昧

在叶脉之上,在更宽广的乡间舞台
它们的异母兄弟,千里走单骑
流着哈喇子经受骄阳的烤问
在机床和领袖的题词里,作为一切从细节出发的典范
它的形象经常出现在我们早先的课本中
但现世里,它不再风光无限
像一位尚未授权的车间主管,座在冷板凳上
双手般的触须,急切地从空荡荡的口袋里掏出
有时,踱来踱去。
满腹的话语从罅隙中滑落,随浪起伏

多年之后,我从杭州归来
茫茫故居,一如往昔的潮水滚滚而来
我却找不到它们前驱的队伍
在接风的餐桌上。我
看到了众多脱胎换壳的捐躯者,被蒸煎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5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光头笑脸】

《建筑秋月》

庞大一个夜晚,递次停在工地
塔吊,悬挂一轮明月
顺便把脚手架上的疲惫卸载地面
一群失去面孔的黑影,拖向工棚的小路
搅拌机轮回的欲望已经凝固
星光令人心酸的微弱
月光凶猛,背影被甩在地上
影子100%的干瘦,表情100%的折旧
有人站在自己的背后,说方言
一伙人架起一堆影子取暖
沸腾的血液,有红薯和玉米的味道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52:33 | 显示全部楼层
【鱼飞蝶舞】

《独伫水乡》

轻闭眼帘,柔柔馨香起伏
隔岸的摇橹,摇来一曲古老歌谣
晓月拂舟,水心一串心跳声

风情顾盼,记忆之河从不肯停止流动
白莲和淤泥,淼淼十里河堤
慕然回首,丢掉油纸伞的人
独伫水乡桥头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5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沙漠】

《城里的月光》

像一片玻璃,砸在乱石上
我高低都无法缝合那不流血的伤口
这伤口,是一张鳄鱼的巨嘴
我们亲手,把怀念的景象
一一扔了进去。

穿过比胡同悠长的岁月,默默凝视
等待胡同口出现一双羊角辫,牵动一片月光
然后把一些简单的日子,弄得丁当作响
挤满低低的四合院

回忆追不上凋零。银色湖面上
隆起的现代肿瘤,梗塞了一腔歌喉
玻璃渣散乱无语
所有的抵挡,只是作为最初的牺牲品
把自己和诗歌刺疼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4-26 17:47 , Processed in 1.154402 second(s), 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