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蓝蓓

中国诗人2006-2007双年选作品集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47:04 | 显示全部楼层
【罂粟】

《花园》

花园的裂缝部位。风以及杨柳
相互吹拂。小矮人在墙上
填空格,砖与砖之间隐藏着春天的秘密
直线或者竖线,你如果出现
将被要求选出唯一的答案
A或者B,春天或者秋天,衰老或继续年青
在如此多的现象面前
很少有人能顺利跨越眼前的栅栏
等到秋风吹起来,我们被卷入风暴中心
从前的日子涌上沙滩,那鱼
还在深处睡眠,在睡梦中
吞吐边境,一些被憎恨的花园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47: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介老道】

《拿什么来拯救你,我的爱人》
“在通往天堂的路上,我们都在寻找真爱/神说:可怜的人们,爱在那头,在那头……”。————题记

我的爱人,我的地方雪在飘下
从天空,无限的远处雪在飘下
你是在干净的地方,在俗世
有一粒尘埃正接近,你听到过
一瓣雪流泪时的怨恨么?
有一天若是累了,就在我的梦里
轻轻地说,雪地里我要画上莲花
迎新你的归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47:31 | 显示全部楼层
【桃木剑】

《听一声鸟叫》

有好多年
没听到鸟叫了
人站起来
鸟落下去
想听一声鸟叫
复制的清脆
来自各个角度
惟妙惟肖
钻进童年的鸟群
不肯再次出来
上幼儿园的儿子
没见过几只真鸟
也张开小手飞来飞去
学幸福的鸟叫
一声接一声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47:44 | 显示全部楼层
【跑滩的菜蟹】

《精神与物质》

他姓张  弓长张
死于一次炭窑的崩塌
而这不同于现在的矿难

他是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的
而现在死难的矿工
是全心全意地为生计服务的

他的精神曾经激励一代人
而现在  谁记得他姓张
于今  弓长之张的精神
强弓末弩  鞭长莫及物质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47:58 | 显示全部楼层
【竹露滴清响】

《人与乌鸦,各得其所》

我们最怕它就那么黑着,不落下来,也不叫
带着腥气,和死亡的预言。风正紧世界惨白,一直
扯着纱布唱歌,车流涌向空腹的夜空。熄掉的灯拉下窗帘
摆来摆去的谜团,睡在天桥上的人,不知是否
脚趾温热。抬头,树枝光秃秃的
一点恐惧,忽儿不见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48:12 | 显示全部楼层
【闽北阿秀】

《名字》

要告诉每一个人
我叫阿秀,阿是前缀,却不可忽略不计,开口呼响亮
秀是关键字,有实在意义,诵读时,不能不注意语气
而且,还要提醒你们
这两个字适合一遍又一遍,反复默念
慢节奏,读出长长的尾音
更有意味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48:25 | 显示全部楼层
【聆泉品茗】

《姐姐的养鸡厂》(组诗节选)

一棵柳树

房前房后杨树种满了
姐姐没舍得砍老柳树

老柳树身躯已伤痕累累
那年夏天姐姐一家在树下乘凉
门前一片空地安闲的晒太阳

那年鸡蛋价格上涨
河水泥泞,谁知哪茬雨水会泡汤
一家几口人守着空房没有干粮

一只笨拙的鸡在柳树下飞过
全家人有了新的畅想

水罐在墙上

必须精心的设计
有一个流畅的水管和水龙头
才能减轻我身体的压力
我最喜欢鸡群啄食水槽

我在花开的夜晚听见潺潺的溪流
窃窃地私语
妄想一个夜晚背上的压力松下来
我的臂膀能够张开

这一天的水终于用完了
在明天我又在盼望我飞翔的翅膀
终于有一天我会在阳光下
展开自由的翅膀,面临一块废品收购厂

姐姐的客厅

我坐在姐姐的客厅
在这里四个季节挨的较近

姐姐说一只花开完
另一粒种子发芽
姐姐收紧十月
一声鸡鸣沿着大坝走远了

姐姐又端出鸡蛋做挽留我的姿势
我看见姐姐的手根根筋跳起
像鸡爪一样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4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一】

《雄性的辣椒》

想像不出你戴着斗笠披着蓑衣
站在田埂的样子
长满辣椒的那片田
就在你左手靠近山的阴密处
青青绿绿的一片大辣椒
根根挺立 直指一望无际的
天 天便开始起伏
有些事就这样和你
关联起来

辣是属性
微辣是中性
不辣是水性
大辣是雄性
你从根到秧一秋的呵护
只为那串饱满的"红"?
你心痛在每一次满园的收获之后
季节一过 你便再次开始忧伤

纠缠于水
因此你和太阳变得有点暧昧
你已记不起所有花儿们离去的方向
缠绵在你的地头上
日子如一条忠心耿耿的狗
你甚至于迷惑
没有了辣椒你将会是什么
怎样开启
岁月那道厚厚的门

整个季节你都在犹豫
站在一望无际地田埂
双手合十 朝着一个方向
厚实的背影
俨然一株雄性的辣椒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4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风筝没有风】

《中国象棋》(组诗节选)



有的会沿斜线扑上
挡袭来的冷箭
有的笨手笨脚
绊住主人的后路
双士齐全
才有被闷宫杀的可能



和皇帝之间
隔了叫仕的内官
从官砥到宫门朝堂
从庙堂到江湖
巡查固定的路线
内不能谏
外不能战



将帅无能
累死千军
势均力敌时
战场的倾斜
往往缘于一个
过河卒子



直行一步
斜行一步
优雅的姿态
不紧不慢的脚步
两个人牵着手
连环起舞
爱的魔力
战胜一切险阻



明枪好挡 暗箭难防
战场最怕的
是人群背后的冷枪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49:19 | 显示全部楼层
【玫瑰之冢】

《长梦》(组诗)

从未有人看到你飞翔的样子
即便是神
也不能
                ——题记

1、城市之井

当你决意远离这里时
雷声,预示着
某个故事的开场
某个悠然自得之河开始流淌
或者是某道被开启的闸口
于是,宣泄

当你决定迷失去最后的清醒时
风声,扯碎所有你多年构架的
衣裳,那些遮羞的布飞扬起来
混浊着彼此的疏离与隔阂

没人逃得过死路,与遥远相比
我们近在咫尺,但心已背离

当你终于咽下喉中最后一丝残喘后
满城的乞者与盗贼都消弥于
神圣之光了,一切都因你的离去被
丢入黑暗与阴沉里

2、诛心之事

有人开始肆意评价的我的生活了
这一刻,甚至我感到
落叶无根的颓废与恐慌,有人责问
我留在石下的种子了,它数十年
从未"春暖花开"

那么,我把疼痛都摆在字里
这样还不行吗?
什么可以大过生死?
什么可以大过永远的失去?
你们看到我的笑容吗?不必探究
我的真诚了,好吗?不要试图劝慰
或者怜悯了,好吗?
那么,我很安静,你看,一切都显得
如此美好

可,纠缠的夜色毫无退意
在,根茎断裂汁液肆意的残败中
分明藏满了恨意未消的冷笑与
似是而非的窥探与挑衅

数十年后,我们必会相见
幽暗河床上无论是你还或是我

不可抉择自己行走的方向

3、心悸

梦里有你丈夫、我的父亲
他依然伟岸存留在无尽的片断里
每一丝空气,甚至一颗遗失多年
留于床下的扣子,它们都都散发着
悲伤的气味,它们都纠缠在你夜夜
不停的想念里

可是,母亲。
你是我残留于心最后的痛了
苍白的鬓、深锁的眉、松动的牙床
都沉入到我的血液中去了
刺痛我每每深夜颤抖不止的手指

如何凝视你的眼睛呢?
干涸的河岸
也渴望一场淋漓的雨啊
可你已然让心放逐到
寒夜凄冷的沙漠中

母亲。你即将远行的儿子
想着想着
便留下泪来

4、梦死

放逐。
梦兽死了,朱鸟断翅的夜晚
毅然舍弃飞翔的权力,即便
在梦里,也远离云层
泥泞肮脏了灵魂之外的躯壳
结痂包裹好它的身体

请摆好挥手道别的姿态
把最后一丝断翅之痛
也压入永世之黑后
你开始学会使用双脚
行走

5、长梦非梦

"天居然亮了"
我听到一个孩子安静的声音时

真的亮了

萌动着些许柔弱如丝般的亮光
犹豫着挣扎着缓慢笼罩而来

"妈妈,明天我就想长大"
"你长大了,妈妈就会老了"
"那我不要长大了。"
"... ..."

梦从未真来过吗?
一场梦醒要多久
你指望谁能告诉你呢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49:33 | 显示全部楼层
【郁雪】

《水中央的蒹葭》

你所怀念的秋水
在指尖舞蹈,扭着德令哈的腰
被霜色压弯。连根的疼痛
离别了爱。或者与丢失的白露
徘徊到岸边无法企及的
火花
隔着一片枫叶的迷茫

我不擅长音乐的顿挫
有时难以控制的音节
冲垮了水渠
你预设的情节一一忽略而过
草,以及向上的花
在相邻的田间
与一个啃噬骨头的男人比肩

你看这些生硬的文字
脱离了我的掌控
离你愈来愈近
所有重要的事情,就像我无法预知后来的秋水
开始,接受,结束
目光和水银的质地泄了这个夏天的
元气
如果它能分辨你的气味

我们穴居的这片泥沼
除了笼罩的雾水,不再想任何的阴影
身边燃烧的树叶
传唤生命的美丽
这个夏末
我揪住奔涌的词汇
试图阻止已经开场的
这庄严的游戏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4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张会勤】

《红尘》

只需轻轻一摇,我就落下了
落进泥土,落进春天
落进你愣愣的眼睛里
没有痕迹

我这滴,来自前世的露珠
今生晶莹若此
不肯染一缕尘埃
不肯着一丝污秽

我落进你愣愣的眼睛里
落进你的爱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1-24 08:08 , Processed in 1.154402 second(s), 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