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蓝蓓

中国诗人2006-2007双年选作品集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4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唐沂】

《九月》

牧风的羊群,在村庄的火把上静静行走。
草原上最后一片蓝色的舞者,把我的骨头燃烧尽。

我悲伤而发红的少女,是黑色的宗教。
从山路上把我打开,放入羊鞭的黄昏。

云朵结满成熟的果实.九月的泥石流,
收留了所有流浪的村庄。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44:21 | 显示全部楼层
【半山枫】

《言之过早》

对于出轨
一直心存幻想
清心寡欲,只是一句用于粉饰的成语
白天,有足够的时间松开鞋带
在暗处露出花俏的袜子,窥视
地面是怎样固守着冰冷的基调
十年如一日
而绯闻总是那样绵软
远不如去怀念那服帖的被窝
就这样粘着墙壁
想一想在斑马线上俏立的长腿美女
还可以模仿竹节虫,弓起脊背
安然睡去
只在适当的时候,悄悄抽搐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44:33 | 显示全部楼层
【sumnigh】

《西夏》

凉爽而宁静的夜色
一定属于西夏
那多情的开国君王
着战袍,骑大马
穿过水域和沙漠
穿过苍凉的贺兰山麓与刀光剑影的战场
爱他的女人腕上戴水色温润的玉鐲
长睫毛上闪着月牙一样的光芒
他的文字像他的手掌
握着一个失传的王国
和一百九十个谜一样的轮回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44:47 | 显示全部楼层
【左后卫】

《理由》

文字不是理由,除非你拒绝。
当我给它们断行,找到洁白的嗓音,
你将读出雨水的歧义,如同你侧过身去,
对我的忧郁报以稳重的一瞥。
给你写诗,给你最音乐的排行,
模仿你活泼的上唇线,嘲弄或者生气。
那是我期盼已久的雨,甚至没有理由——
我在这里分节,用你的韵脚,用你的鞋。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45:02 | 显示全部楼层
【花花飞花】

《朱雀,朱雀》

我的鱼渴了,在水里渴了,一缸景德镇干净的水果
下了一天的雨,我的爱人潮湿了一天,我们象我们的孩子
春天的器官多么妖娆,还有比消失更渗透的爱吗,绿色而起伏的抚摩
一只小鸟烧着了,蹦上三个台阶,变成钢铁的大鸟,朱雀,朱雀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45:14 | 显示全部楼层
【蓝枫】

《一场暴雨说来就来》

公元某年某月某日据说有大到暴雨
而此刻骄阳似火公园里的花草树木焉耷耷的
我突然看见远处那张青春的面孔多么熟悉
她身后的男人比他的父亲还要苍老
阳光下巨大的反差难以协调,他搂着她的腰的姿势多么滑稽多么恶心
此刻,乌云密布闪电惊雷一场暴雨说来就来
他们躲进一辆黑色的小轿车里急驰而去
我还在那里,一味地对这该死的天气顶礼膜拜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45:26 | 显示全部楼层
【花飞非花】

《乱字帖》

"不渡我,也要过河!"
月下
一只虫子搬运一根枯树枝
愤愤地说

我摸摸自己的脸
拾起书页里跌落的茉莉花
是夜二十一点二十五分
雨还在淅沥

上午
我路过一家布店
有人说"怒火中烧"
而这雨
刚好灭掉旧事的温度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45: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斯匹林】

《被比喻的爱情》

你是一颗月亮,我是另外一颗
你占据着左边的天空
我占据着右边的天空
在没有望时你是你、我是我
更多的时候我们拥抱在一起
如同一个完美的圆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45:54 | 显示全部楼层
【睡大觉的蛇】

《初夏的电影》

初夏,我变成了自己。

我惊醒在夜晚和白昼交媾的时候,瞥见一个男人的影子。
他牵着母马,驮着脚下的城市。
柏油的指纹,印在他的额头。

行走在陌生路上的人,
无法自己打开行囊,触摸里面的日出。
我的呼吸,嗅到向日葵的芬芳,而杜松子酒,从叶茎浸出。
悄无声息。

某个女人如期而来,从年轻的乳房掏出一把种子。
大片的金黄,五月的风车,顷刻在子宫里发芽。
夏天已开始。

木然,六月的昼与夜。
交臂的复活跟死亡。
一连串的脚印已经骨折,一连串的信蠕动在半空。
我看到的,我能一一看到的。

角落里的堂吉柯德就要出发。
瞳孔变成琥珀。
命盘的画布上,张开的向日葵。
眺望梵高。
牵马的影子在其中沉默,渐行渐远。

我正欲发声--
六月的锚勾住我的舌头。身体被瞬间提起,我与语言分离。
阵痛的抽搐中,身下的蟾蜍,
已衔来哑巴的七月。

远方的城市,女人在享受怀孕。
而我无骨的软体,正怎样在原地擦拭老去的镜面。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46:07 | 显示全部楼层
【缎轻轻】

《观黄河黑狗樱花》
    
任性地象灌木,我脱了皮裙子,就是一株好灌木
凝神,肤质好,早餐使用汤勺,小心梳理毛糙的头发
挥舞着黝黑的河神手臂
我不在安徽,江苏,山东或某某地,所以啖狗肉是狂想
赏樱花是真,谈及黄河是因为压抑。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4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野桥】

《我只能带着宋词的风》

我只能带着宋词的风
带着一顶帐篷    一壶酒
在失火的城门下   等你

不要说千年
一百年也太久
我只想6月17日这一天
为你捉住一只滑翔的蜻蜒

你疯得把整条护城河都染绿了
你是我的疯丫头
我只能带着宋词的风
追赶你汹涌澎湃的激情

我把先人的王旗    插在白云深处
整个王国
在一个夏天
神秘失踪

他们说   宋词可以把爱情吹进天堂
他们说   我们是天上的一对野人
用宋词种一亩香稻
喂养我们的金童玉女

他们说   后来
我们睡了
轻轻把柳永推开
唉   其实他看着我们幸福得掌心向上
已经忘记落泪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6:4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冰言】

《A小调·三月,我的失乐园》

1.
三月,天空开始湛蓝,云朵
从山坡下,小心翼翼钻出来
似小草逃离冰冷的魔咒
麋鹿般荡开微尘
赶回家乡,回到大西南去
水田里的禾姑娘
在瓦蓝瓦蓝的天空
奏出流年的歌声

你们春天,睁开碧绿色的眼睛
正好看见这一幕
此刻,正为你的迤俪
我们奔走相告,沿着小河
寻找古铜色的芳香,铁壳船
摊在淤泥里,请为我们觅食就饮

2
离去多年的木屋前,父亲
还在翻晒玉米,深陷的眼睛
有古老的茧,还有我弱小的身躯
玩泥,戏水,或者捉取米粒
这以后,斜阳向下,向下
吞噬我们的家,
从密叶里落下舌头

父亲,你带我朝东,它不朝南,
你带我朝西,
而它猫步前来,
贝伊湾,我的轻嗑,嗑出一面湖泊
他们有我多年的疾病,和我新生的眼泪
疼痛之时,你却送来一枚三棱草叶
一棱是的深蓝色的眼睛,曾看见过衰老
一棱是不经意的离别,多年只好的重缝
而另外一棱是你的孩子,绵软无力
脚踏迷宫,跌坐在夕阳里

3
某年,某月,某日,闪电骤然来临
割断沉淀的稻谷,
我的归家路,目光,没有迟疑

某年,某月,某日,在我身体里奔突
在我的血管上弹洞成壁,
成落瓣,湿红昨天那一脉急弛的斜阳

某年,某月,某日,
是谁呆坐门槛,数那翻落的身影
秋风中的斑白

某年,某月,某日,一切不再泾渭分明
某年,某月,某日,一切成了惊诧的过渡
某年,某月,某日
你昙花一现的美丽
耗尽了我的往世和来生

4
我生活的早晨,足登高岸,日出之前
在满布水气的村庄或者田野,草叶下面
醒来,荡着一屡屡阳光,
村庄的小石板路,吱吱成声
还有小喇叭花吹出抑扬的音调
围绕圆拱形的木栅栏
那暗藏余年的生活
和每一点生活里飘渺的露水
使尘土感到局促不安,

这就是开始或者结束,摆好饭局
不再有锋利的爪子掘出挽歌
不再有惨淡,麻痹读者

5
我开始注重上午的阳光,中午时
微风晃动,在夏天重又来临
散播死亡,那些屋后种植的,不曾老去
他们复活并产生意义
在脚下,开出花朵

素雅的女子,和我对立而坐
她椅子闪亮,透出轮廓
在地板上,反射出光彩
如同翻阅山坡而来
在石碑上描绘墓志铭
夜晚的黑,月光的白
在我躯体里蜕皮,蜕去几十年的妻子,
还有儿女,在我的身旁
颤动,在衣里瘦小,死去

6
这里有路而没有岩石,有花而没有果
这里是我疾病的起居地,它曾被迷惑
在这里,埋葬过多年

身旁的第三者
如今,露出珠丝马迹,
更深,更细小的病菌和背影
在手里转动,翻倒
如同一片清风与明月
如同生与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6-18 03:05 , Processed in 1.138802 second(s), 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