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风筝

[注意]失落的经典——中诗人1999-2004(每日更新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9-2 08: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P>佩服风筝的耐心啊</P>
<P>值得好好的鼓励</P>
<P>支持将古典进行到底</P>
<P>只是要麻烦这个好人了!</P>
发表于 2007-9-2 15: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P>怀念,每次想起就翻翻诗集,怀念着.</P>
发表于 2007-9-3 21: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挖,太经典了.非常喜欢那个叫《低调》的。建议这个帖子长期置顶。
[align=right][color=#000066][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9-3 21:24:12编辑过][/color][/align]
 楼主| 发表于 2007-9-5 19: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P><FONT face=Verdana><FONT face=黑体><STRONG>夜读诗经----以及那个世纪的战争断想</STRONG></FONT> </FONT></P>
<P><FONT face=Verdana>                          文:孤影书生</FONT></P>
<P><FONT face=Verdana><BR>一次次庄严的祭祀,源于什么梦想? <BR><BR>拂晓,刀或斧柄弑血飞舞 <BR>豢中的牛羊若干,头颅落地 <BR>君主或者诸侯日夜盼望神灵庇护 <BR>庇护人丁枉盛,国富兵强 <BR>但是神灵的家好像很穷,锅釜难揭 <BR>等着人间一年一次的祭祀,饕餮血肉 <BR>骨头啃干,皮毛褪却,嘴上种植油腻 <BR>人间的君主在等待着什么啊? <BR><BR>某年春日,鼓声充斥四野 <BR>林里的兽儿,鸟儿,死亡殆尽 <BR>我的战车多么雄伟,我的战马多么威武 <BR>我的弓箭多么锋利,我的射术百步穿杨 <BR>文词谄媚的臣子把这次“战争”勒碑耀后 <BR>壮志满腹的君主盘算金银,论功行赏 <BR>夜幕等着太阳落山,洗刷苍凉 <BR>将死或未死的鸟兽,舔血哀鸣 <BR><BR>总于有若干的借口恰如其分 <BR>封师仁义,锄强扶弱,筑台歃血 <BR>只想着胜利顾不上早餐,仓促上阵 <BR>须臾兵溃将死,战场上多了些饿死的鬼魂 <BR>有人说失败是成功他母亲,于是 <BR>秣兵厉马,卧薪尝胆,来年雪耻 <BR>只是苦了些薄命的人儿 <BR>陟彼南山,说了些执手偕老的话儿</FONT></P>
<P><FONT face=Verdana>           2002.09.04 <BR></FONT></P>
 楼主| 发表于 2007-9-5 19: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P><FONT face=黑体 size=3><STRONG>神,请赐我以马,或者忘记</STRONG></FONT>  </P>
<P>                           文:海之子 <BR><BR>我知道,我的到来不会惊动任何人   <BR>飞鸟、虫鱼都在纸上,我不过是一滴流墨   <BR>无意落下,让日子刻上了悬崖   <BR>刀插在河岸,人们熟视无睹   <BR>谁能清洗洪水淹没的沙   <BR>神,请赐我以马,让我飞,或者忘记   <BR><BR>我渴望有一块土地,除了绿色,就是你   <BR>神啊,请把我的胸膛打开,看看心,看看   <BR>血液到底是什么颜色   <BR>倘若干枯如漠,我如何面对啊   <BR>把心打开,我轻捧它到阳光下晾晒   <BR>或者雨水、或者泪,不   <BR>我要把它融入镜,看哪,到处都是你的影子   <BR>神,不要告诉我,葬礼   <BR>那只是饥饿得久了,他们的借口而以   <BR><BR>我的马必然是有翅的,它能在云里飞翔   <BR>在语言触及不到的地方,或者快乐,或者   <BR>幸福如此,夹杂忧伤   <BR>我该以什么样的姿态,来到你的身边   <BR>让你手足无措,逃离的想法一遍遍泛起   <BR>然后,痛哭流地   <BR>神啊,你把你的手放在我的头顶,并   <BR>告诉我,那些神采飞扬的人   <BR>他们终究会离开这个世界   <BR>神,请赐我以马,让我早日到达,或者忘记</P>
<P>(作者海之子,本诗写于2002年。海之子就是现在的诗歌报的晓钟版主)</P>
 楼主| 发表于 2007-9-5 19: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P>             <FONT face=黑体 size=3><STRONG>梦呓——风的告白</STRONG></FONT></P>
<P>                            文:追梦人</P>
<P>  (一)<BR>  <BR>  一个雪片打在落叶上<BR>  荡起了沉积的烟灰<BR>  瑟瑟北风蚀刻着思念的荒碑<BR>  雕成了一个个精致的酒杯<BR>  没有灵魂的傀儡们痛饮着黑暗<BR>  和着没有节奏的舞步 独自沉醉<BR>  <BR>  昔日的后花园已然荒芜<BR>  美丽的纸蝴蝶却耐不住寂寞<BR>  借着一缕月光要飞翔 无奈<BR>  肥皂泡做的梦在一个个破碎<BR>  时空之门已经关闭 不然<BR>  欢快的稻草人早已轮回<BR>  <BR>  没有骨头的骷髅滋长着<BR>  他们偷了属于快乐的勋章<BR>  扒开钢水铸成的伤口<BR>  失忆的灵魂经不住游说<BR>  变成鬼魅 于是幻想飘飞 <BR>  树起了一座新的荒碑<BR>  <BR>  (二)<BR>  <BR>  云朵哭红了眼,哭肿了脸<BR>  颤抖着挂满泪珠的下巴<BR>  用灌了铅的嗓子呼喊着<BR>  风的名字 一千遍一万遍<BR>  <BR>  凋落的叶子被安置在<BR>  静静的角落 独个思念<BR>  天空被淹没 河流望着天边<BR>  迷失在荡漾的湖面<BR>  <BR>  流星飞驰 找不到银河的尽头<BR>  就陨落 岁月的钟摆震动耳膜<BR>  却敲不开冰冻的季节<BR>  女娲补天难道是一相情愿?<BR>  <BR>  (三)<BR>  <BR>  狂妄的潮汐上是谁画出了<BR>  手的线条 大地被撑开<BR>  河流狂吠着向前冲去<BR>  把满身腥味的海水喝退<BR>  留下了不及逃走的贝类<BR>  用柔弱的喘息声求饶<BR>  <BR>  遍体鳞伤毫不在意<BR>  再丰厚的战利品<BR>  也勾不起它的兴趣<BR>  风孤独地仰天哀号<BR>  高举着残破的旗帜<BR>  抛洒出血色的云霞<BR>  等侯一颗金色的眼泪<BR>  <BR>  (四)<BR>  <BR>  云朵嘻嘻哈哈地在头顶跑过<BR>  拉着风的手 遮住了太阳<BR>  地上留下一串欢快的脚印<BR>  吸引来无数鸟雀的眼睛<BR>  <BR>  云朵过后露出了月亮来<BR>  来不及归巢 鸟雀们纷纷下坠<BR>  掉在地上变成了落叶<BR>  扎入水中幻作了游鱼<BR>  <BR>  星星揉着迷茫的睡眼<BR>  而风 失去阳光的力量 <BR>  有气无力地被云拉着 <BR>  找不回那飞旋的舞步<BR>  <BR>  太阳的影子遮住了月亮<BR>  于是风也累了 云也睡了<BR>  <BR>  (五)<BR>  <BR>  太阳升起 月亮还未落山<BR>  天一半黑暗 一半蔚蓝<BR>  风低吼着想驱散黑暗<BR>  而太阳神剑已把月亮刺穿<BR>  <BR>  黑暗的天空滴下了蓝色的血<BR>  落在地上会聚成了蓝色的河<BR>  张开蓝色的嘴向前流着<BR>  无声无息 很弯很弯<BR>  流过池塘 鱼儿惊恐地跃出水面<BR>  流到森林 鸟兽也四处逃散<BR>  <BR>  它还在继续流着<BR>  任凭风的呼喊已经嘶哑<BR>  面对温柔的挑战<BR>  风已将太阳的血用干<BR>  最后俯下身体<BR>  化作了金色的山脉</P>
发表于 2007-9-6 22: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em02][em02][em29][em29]
发表于 2007-9-8 22: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这里留个印儿吧,翻开一页实属不易啊[em04]
发表于 2007-9-14 10: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来体会光辉岁月!
发表于 2007-9-15 13: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是熟悉的,楼主辛苦
发表于 2007-9-18 00: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晕,俺查岗你不在[em11]
 楼主| 发表于 2007-9-20 22: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P><FONT face=黑体 size=3><STRONG>琐屑、梦和一根烟的静物<BR>      文:孤岛</STRONG></FONT></P>
<P>1</P>
<P>陷入琐屑,仿佛深入事物内部<BR>一枚针尖直抵另一枚针尖<BR>感觉到光的克制,时间聚敛了水丝<BR>我坐在白昼,一团乌云静候我呼吸的位置<BR>凝视窗外,比夜更深的雨滴<BR>在灰蓝色玻璃上,留下不间断的痕迹</P>
<P>这间屋宇,即是事物的多种可能之一<BR>抵达这间屋宇,即是抵达事物的细小局部<BR>眼前展开的局部是一本亟待嵌入的书<BR>象形文字步入楔形构图,未完成的使命</P>
<P>一个房间里的女人,一个莎乐美的原型<BR>仍然在灰暗侧翼,注视幽邃,长廊的尽头<BR>我在她意念中发现,琐屑低落的情绪<BR>那尽头的光的强度中,有两个交谈人在站立<BR>那白天因为在一本书中,变得不那么易逝</P>
<P>一个象是她的后世,一个象是我的前生<BR>那个女人,曾经是饱含歧义的比喻<BR>一个姑娘,当生命还没有彻底凋谢<BR>于白天以使者的庄重和审慎<BR>带来花朵的美的距离,恰好的空位<BR>于黄昏于夜深,以火苗的静谧<BR>解决黯淡遗留的空缺,巩固潮汐的堤坝</P>
<P>那青年人显然受到过洗礼<BR>有别于刚刚诞生的男婴<BR>他既是谋杀的凶手,也是被阴谋杀害的帮凶<BR>他们在谈论什么?在等待什么发生?<BR>沿着静止的水平线,是什么搜寻着道路尽头<BR>进而构成了事物的完整性?</P>
<P>琐屑,深深刺痛这本书的神经<BR>通过无序的翻动,带给我命定的阅读<BR>偶然间抬头,望了眼窗户对面的窗户<BR>一个大白天,掀亮了它的四角方灯<BR>但通过撞击的雨的声音,我感到来自屋外的急促</P>
<P>2</P>
<P>梦,是每一种见解都必将触碰的事物<BR>但不是每一次触碰都能够鸦雀无声<BR>比如翻动书页,就使人浮想某个季节来临<BR>而窗外跌落的雨,让我感到玻璃碎裂<BR>仿佛来自心底的某个区域</P>
<P>那梦的朦胧处在于三四个姑娘的舞姿<BR>有时在浅绿色郁荫里,有时在枯树枝头<BR>她们裙裾飘摆,散落下光的羽毛<BR>轻,比风还轻,比轻还要轻<BR>其中一个眼帘低垂,处于易于识别的沉思<BR>余下几个手执火把,或者花瓣已被揉碎<BR>就像这些雨水,顺着玻璃流入窗棂间凹槽部分<BR>郁积变得急遽,就像是梦已满盈</P>
<P>这房间里的女人,这个前世的今世<BR>剥落了灵魂外衣,剩下一条衰老原形<BR>随着躯体的临近,我感到远方的渐渐远去<BR>离开,事物在局部消逝的一种方式<BR>梦,麻醉,事物局部的伤口<BR>但这梦渴望过握紧镰刀,做一个割麦人<BR>但这镰刀割下来的是雨滴<BR>是雨滴急遽的声音,是琐屑的哑语</P>
<P>3</P>
<P>一根烟,在离开盒子的同时<BR>便注定了等待即将终止,告别旧日<BR>一根烟,接触一根火柴<BR>便命定了其燃烧的一瞬,或一刻钟<BR>一根火柴没有余地不为这根烟<BR>传递火,灰暗保藏的种籽<BR>但这根点燃的烟决定了一根火柴的结局</P>
<P>这时窗户,已成为厚厚的帘幕<BR>变动的雨丝改变了视野的深度<BR>光,因其细小本质,可以穿透事物静止的断层<BR>但光,在急速水流中达不到感知背后</P>
<P>一个模特在穿衣镜前的地毯上变成两个<BR>两个局部由于琐屑几乎相当一致<BR>但我透过光的肌体,看到水流中的莎乐美<BR>一个苹果,大地的果实,在我手中<BR>就像是对未知事物逐渐清晰的把握</P>
<P>混淆不清的是那些潜意识,梦,别的什么<BR>而不是我的手指,安置在一张摩擦的书页中<BR>纸张光滑有时在比较梦的质地<BR>这根点燃的烟,以气流的模式流向琐屑<BR>深入事物的某个局部,从内部扎根</P>
<P>这果实是季节与泥土,雨水与阳光<BR>树枝与手指的巧妙结晶<BR>这果实进入我的视野,没有夸大什么<BR>在篮子与屋宇的斜线中发现了安静<BR>这果实又倒映在画布上,书页上,季节上<BR>如同倒映在水中,湖泊上,河流上,积雨上<BR>以细小的精致浓缩真实<BR>这果实有皮肉有核<BR>阳光包裹雨水,雨水包裹土壤梗块</P>
<P>哦雨停了,当我想到时<BR>屋外确是一个白昼<BR>虽然没有彩虹,雨不知何时已经停顿<BR>雨,在窗户沟通的外围,已成为往事<BR>一枚针尖直抵另一枚针尖<BR>然后掉落于地,发出碰撞的颤音</P>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6-16 22:34 , Processed in 1.123202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