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风筝

[注意]失落的经典——中诗人1999-2004(每日更新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8-29 17: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致敬致敬!
发表于 2007-8-29 17: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找一些2004年精华作者作品。
 楼主| 发表于 2007-8-29 21: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P><FONT face=黑体 size=3><STRONG>九张机</STRONG></FONT><BR>  文:摇红烛影</P>
<P>《一张机》</P>
<P>春暖花开<BR>一首采桑的歌谣里,她说<BR>燕子已经飞回来了</P>
<P>备好十二件纱罗的衣裳<BR>从柔白到粉紫<BR>藉以泅湿月光下的故事</P>
<P>惯用蛊人的音调<BR>趁一切尚未成形<BR>且吐露那个芬芳的邂逅</P>
<P>这便是所谓的缘起</P>
<P>《二张机》</P>
<P>刹那低头的温柔<BR>竟然也会泄露<BR>在繁花的背后<BR>微笑仍是微笑<BR>错身而过的人呵<BR>影子居然如此寂寞</P>
<P>沉沉的沉醉<BR>何该轻付这滴离愁<BR>永此梦这落花的心境<BR>梦着流浪,然后<BR>把夜晚销尽<BR>     <BR>只是伊仍婉然静立,似一枝莲</P>
<P>《三张机》</P>
<P>一换季节<BR>彩蝶般的名字纷纷坠跌<BR>隐约听见,东风催着桃杏<BR>该是许下盟约的时候了</P>
<P>吴中的燕子都老了么?<BR>我如同燕子般的姊妹<BR>也随同春天被写进回忆录<BR>唉,那长发长裙飞舞的三月</P>
<P>总之,是不能了解美丽底下的惊惧</P>
<P>《四张机》</P>
<P>唯一的,你是刺伤我的利器<BR>恍若昨夜卸妆的嫣红<BR>自唇而下,眷顾<BR>进而错染了榴花欲焚</P>
<P>一章一回的盛唐<BR>要怎样痛彻了情节方可顿悟<BR>其中某些沉默成过往<BR>整理出蓬乱如发的诗句</P>
<P>却向昔日的风里翻寻</P>
<P>《五张机》</P>
<P>独自留在诗句背后<BR>已经没有凄美的理由<BR>且任伊消瘦了<BR>不足盈握的亭亭</P>
<P>飞起寂寞飞去忧伤<BR>飞来一夕梦一般的歌声<BR>在这般清冷的夜晚<BR>反复叮咛着不再言语 </P>
<P>此外什么也没有留下</P>
<P>《六张机》</P>
<P>思念窒我以郁结之蓝<BR>深深的庭院里<BR>灿烂如泪的莫过于<BR>一方未曾绣完的翠绡</P>
<P>点亮谁的等候<BR>或者该织出谁的消息<BR>须臾一截红蜡死去<BR>无缘的青烟依旧萦绕窗前</P>
<P>以莫名的微笑间隔沉思</P>
<P>《七张机》</P>
<P>倒退梦境如班驳的记忆<BR>淹埋是单纯的错误<BR>总有捉摸不住的闪念<BR>一旦旋开,竟成沙成塔</P>
<P>幸而,月出的时候<BR>我们仍在一起<BR>呼吸纠缠着呼吸<BR>将离别顺其不自之然</P>
<P>然后背转身去各自轻喟</P>
<P>《八张机》</P>
<P>窥月就这样沉落了<BR>于是,你叹息着说<BR>我就是你眉间那缕<BR>总也挥之不去的忧愁</P>
<P>想起北方,恍若徘徊已久<BR>昨日里留下残破的琴韵<BR>完成了最后的颤音<BR>还有什么不可解开</P>
<P>除了苏醒时侯些微的痛</P>
<P>《九张机》</P>
<P>万劫之后,繁花落尽<BR>将一切归诸脱卸凡身的恨<BR>却无法证明<BR>此是薄情抑或多情</P>
<P>圆满失在刻意的安排下<BR>如果这样的无悲无喜<BR>可以升华最后的意念<BR>让一程都开满宿命的结局 </P>
<P>又何必从相逢的那一刻而起</P>
<P>(古韵缠绵的一组,若作者在,当是唐晚词的知己吧)</P>
发表于 2007-8-30 16: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P>每天来这里看看,感悟那些失落的经典。。。</P>
<P>我想,当我们为这些经典感动的时候,风筝是走在我们前头的人,他一字一句打出来的时候,已经首先被感动了。</P>
<P>可惜,我没有这样的好东西,不然,我也替风筝弄几段上来,既练习了打字,又抢了“鲜”[em01]</P>
发表于 2007-8-30 21: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坐等好句,风筝大哥,上才,哈哈。
 楼主| 发表于 2007-8-30 22: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P><FONT face=黑体 size=3>弃子微言</FONT></P>
<P>文:左后卫</P>
<P><BR>文律运周,日新其业。变则其久,通则不乏。<BR>趋时必果,乘机无怯。望今制奇,参古定法。<BR>──《文心雕龙》<BR>1.</P>
<P>狮子蹲坐在阵阵秋雨里,还在想着<BR>明末清初的那场鬼狐骚乱,还在想着<BR>那些神出鬼没的狐仙。这情调恰如其份,<BR>多亏神灵庇护我们长大成人,并且<BR>具备了思想,而不是前生的一身狐臭。</P>
<P>深邃的院落让人发慌,努力登上后山,<BR>早见一凉亭鹤立危崖,多么安静的阴影!<BR>神灵的膝盖多么光滑!我们趴下来鉴赏。<BR>直到傍晚,当落日拖出镣铐的足音,<BR>腰杆儿便直了,任凭幸福的血滴溅到脸上。</P>
<P>2.</P>
<P>落日的庄重令人忧郁,云层在忧郁中<BR>舔食着血迹,呼吸越发沉重。<BR>于此时宰杀祭品是祖宗的规矩,<BR>不消躲避那怒视之剑,那雄浑的光芒,<BR>溅到脸上的体温且不忙着擦去。</P>
<P>因为不能据此理解为侥幸,接下来的黑夜<BR>就不能摆脱恐慌。当水仙再次吐出异味,<BR>失去小指的右手摸起一张倒霉的牌,<BR>凝住了!他的眼神说必须自己负责。<BR>接下来是痛心经营了十多年的儿女私情。</P>
<P>3.</P>
<P>壁虎的长舌舔进临终者的耳道,<BR>吸住小腹,用力拉出一句骇人的消息……<BR>李公公结实的脚板跑过一扇扇门,<BR>跑过养心殿的急躁,跑过匍匐满地的<BR>靴子和布料,只为谋害一首不祥的童谣。</P>
<P>磕头,磕头,磕头,殿外跪满成年人,<BR>肩膀痛得要命,麒麟睬也不睬……<BR>他们所说的地震,他们所说的洪水,<BR>靠一块石碑是镇不住的,所以别出声,<BR>也不必再占卜,我们已遭到神灵的嫌弃。</P>
<P>4.</P>
<P>处暑那天恰好是周末,透过天空<BR>找到凉爽的星,夏天总算过完了──<BR>这念头一闪,那人便咽下第九颗骰子,<BR>九个未知的点数,肠道岂肯放过。<BR>传说他死得过瘾,象一只抽搐的青蛙。</P>
<P>晕眩搅混了秋天,紧裹着坚硬的生命,<BR>沿着褐色的树干和枝杈,我们找到<BR>致命的果实,在沉闷的钟声里站了很久,<BR>直到露水打湿蝉的背,北方那颗星<BR>犹自在嘲笑我们可怜的荒谬。</P>
<P>5.</P>
<P>他美貌的妻子没有太多悲伤,<BR>也不再计算那些继续生活的筹码。<BR>没有太多悲伤,因为她有第三只眼,<BR>足以让她快乐,在现实的河里,足以让她<BR>神情庄重地找到最深的晕眩……</P>
<P>她笃信的第三只眼永不会吃惊,<BR>洞察或者警示,偶尔震怒,多半是慈悲,<BR>神性的优美因此不可捉摸。唯有荒谬<BR>带我们走出沮丧,回到诞生的时间,<BR>通过力的旋转,向内成旋涡,向外成涟漪……</P>
<P>6.</P>
<P>没有欲望,还有供我们取乐,<BR>没有,还有腐烂等我们消遣。<BR>我们遭受的饥荒,远逊于那场骚乱,<BR>只是暴力不见了,这是信息时代,<BR>碍于面子,死神提前半小时起床剃须。</P>
<P>仙女真的不肯来了,她的爱情被晒成薯片,<BR>梦想着轮回,或者干脆去喂养湿虫吧,<BR>迷醉着,啃噬着,狂想一个假寐的书生。<BR>她梦想的尘缘在一片水声里被静静地漂白,<BR>迷醉着,她在水里找不到一张真实的脸。</P>
<P>7.</P>
<P>我们是否还能回归故园?隔着雨,<BR>能否再次遇到一壶刚刚煨好的茶?<BR>旅途中的奢侈想像,折磨受伤的腿。<BR>远远望见老叔家门前的石榴树,正有<BR>鸟鹊翻飞,泪水便夺眶而出……</P>
<P>脆弱的时刻何其遥远,药效何其明显,<BR>因此每人均须有一个出处,何其重要。<BR>显贵或者卑微,均须有一间宁静的草堂,<BR>天亮前供奉些瓜果,且问未来征兆。<BR>此一刻通向永恒,点点萤火引诱我们前行。</P>
<P>8.</P>
<P>树荫下的童年,被蟋蟀嚼了一遍又一遍。<BR>半夜溜走的蝉,脱掉雨衣飞上了山……<BR>逃避午睡的孩子,奔跑在石榴园的梦里。<BR>“驼背老头出来了!”我们低声喊道。<BR>他最终上当以前我们紧张得透不过气……</P>
<P>等到石榴上市,枝叶渐渐挡不住雨了,<BR>驼背爷爷又要修理他的篱笆,落日<BR>把他耸起的脊背投射到小路上,像单峰驼,<BR>孩子们争着去踩……。但老人不感兴趣。<BR>他的眼里没有兴趣,只有细细的蚯蚓在爬……</P>
<P>9.</P>
<P>奶奶,今天我在月亮的井里见到了你,<BR>你的轮廓一闪,我童年的午睡就醒了。<BR>我的幻想尽在你的嘴里,我颓废的节奏,<BR>尽在你古老的歌里。我知道你从未离去,<BR>我知道你坚持要教会我通灵的法术。</P>
<P>你说核桃是不能摔的,剪掉的头发<BR>一定要埋进土里,所以我从不敢大意,<BR>从不敢在祭日里关闭朝西的窗户,<BR>从不敢放过发烧时吹来的每一阵凉风,<BR>我只想当面问你,奶奶,我为什么要忧郁?</P>
<P>10.</P>
<P>苦行者沿着边境向西走,遇见妖怪<BR>或是下凡的调皮鬼,就说我不是唐三藏。<BR>我没有第三只眼,没有法力也没有猴脸徒弟,<BR>我只从大唐带来一把锥子,准备在深夜<BR>挑拨一些荆刺,或戳破一层赞美的痛。</P>
<P>我的皮肉生涯从此开始,丢脸的旅程<BR>是一个彻底的吃惊,而不是彻底的绝望。<BR>玄机正在于此,所以我从不敢大意,<BR>从不敢在紧要关头说一些讨饶的好听话……<BR>罪过啊罪过,肉体是何其蛮横的魔障。</P>
<P>11.</P>
<P>参不破的经卷被更长的烛火照亮,<BR>经验派不上用场,逻辑更不能体会,<BR>超乎灵性的想像到底要了师傅的老命。<BR>醒悟的境界啊!思辨的魔障啊!<BR>蒙蔽了心,也蒙蔽了寂灭的欢乐。</P>
<P>那么我是否还有机会,是否还有时间,<BR>于大苦大悲之后重拾这些旧话?<BR>我是谁?谁是我?谁又是谁?<BR>心中无一物,心中又是怎样一个容器?<BR>要么从头开始,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P>
<P>12.</P>
<P>达摩禅师坐过的石头,孔子也曾坐过,<BR>沉默或者思想,只为寻一个不受人惑的人。<BR>好歹天黑前赶到渡口,当心书卷,<BR>滔滔黄河吞得下落日,当然也吞得下<BR>你的日常用语和跨时代的苦心。</P>
<P>那些逝去的岁月,只能用意志去追,<BR>而不能用弓箭,也不能把身体变成山脉,<BR>只能面壁,让脊椎在阵痛中期待一场雨,<BR>等到整个宇宙都收入布袋,然后去逃亡。<BR>最后躲过劫数的,正是那只托梦的草鞋。</P>
<P>13.</P>
<P>山路上那位摇来晃去的骑驴人是谁?<BR>那低吟者,怪诞的诗句连驴子都不肯读。<BR>三百首总嫌少些,我说。但问题不在这儿,<BR>他说,蘅塘退士什么都明白,什么都懂,<BR>我们是比律诗更押韵的朋友。</P>
<P>我已窥到神灵惧怕的境界,夜空里的物质<BR>是粗糙的物质,比黑暗更刺眼,比石头<BR>更柔软,那仅仅是黑洞啊仅仅是一个黑洞……<BR>来来来且饮酒,杯莫停,唯有饮者留其名。<BR>年份久了,到底还是这位仁兄了得。</P>
<P>14.</P>
<P>开凿之前必得祷告,必得问明这块顽石<BR>想往哪儿飞,否则必雕出一条蛰伏的龙。<BR>六十九代传人心情烦闷,说不出话,<BR>说不出原道神思体性风骨等等内家功夫<BR>有多少个版本?又被勘误了多少回?</P>
<P>石头在落日的抚摸下日益坚强,<BR>黄昏为它镀上一层贵族的金黄。<BR>最具价值的年代,在师傅手心里出汗。<BR>为什么总在下午变得懒散?正如师傅所言,<BR>徒具技法的年代是宿命的年代。</P>
<P>15.</P>
<P>可我们总得做点什么,不能老是羞于提起<BR>被神灵遗弃的事,不能老是小心翼翼。<BR>当落日正吃掉天空,吃掉这些枯瘦的时辰,<BR>沉默救不了我们,也不能是啊也不能<BR>朝一只彩绘陶罐里,塞进两声聪明的咳嗽。</P>
<P>咳血的匠人飞过天空,飞过狼藉的思绪,<BR>凝眸之际,竟不肯过问一声晚辈的冷暖。<BR>罢了罢了!我有足够的耐心体会这片空旷,<BR>我有足够的时间,在黄河滩的软床上,<BR>啃嚼你隔岸抛来的,半袋坚强的干粮。</P>
<P>16</P>
<P>滴响于雪山之西,交流于渤海之东,<BR>断木沉浮其上,泥沙涌动于内,<BR>旋涡谓之滚滚,浑浊助其滔滔,<BR>万劫不复之水朝壮阔的苍穹推去──<BR>龙走蜿蜒,昼夜不息,动力何以生成?</P>
<P>也曾绕过山脉,琢磨些鹅卵石,<BR>也曾翻过身去,让太阳熨烫坎坷的床,<BR>用沉闷的鼾声哄骗邙山的垂柳,<BR>从不去解释八月里一声惊雷的出处。<BR>天地造化的吉凶,恩威何以难测?</P>
<P>17.</P>
<P>喝下这碗酒,来来来让我们举筏渡河。<BR>倘若苍天执意要开够一个玩笑,<BR>且让他拿去,这些轻贱如荒草的生命。<BR>发一声吼,喝退酒嗝喝退妻女的哭泣,<BR>胡闹?胡闹为何父子俩陶醉得一脸醺红?</P>
<P>我乃顽石,我乃天地间推来搡去的浊物!<BR>借日月的光辉照耀我肝胆,听到涛声无礼,<BR>我便醒来,遂斩木为筏去完成一次超越。<BR>让我失败,失败,直到嘲笑的肌肉累了,<BR>方知我在异乡孤冷的坟里,不停地翻身……</P>
<P>18.</P>
<P>战马萧萧的傍晚,荒烟掠走太阳,<BR>只留下半腔热血,煮沸西天的云彩。<BR>我以一只长笛的心情独守这片山冈,<BR>虽左臂断了虽马儿已猜出了痛,<BR>仍不见飞鸟仍不闻七郎仓皇的蹄声……</P>
<P>此刻,我以最荒凉的目光藐视了远方,<BR>此刻,松动的牙齿磨不出哪怕一句粗话……<BR>我儿何在?救兵何在?天意何在?<BR>莫非世人从未看惯这柄老刀的忠勇?<BR>莫非苍天蓄意让我亲近这块落荒的石碑?</P>
<P>19.</P>
<P>当我的剑出鞘,应是指向苍天的孤傲。<BR>郭嘉已死,天下人负我总算有了先例。<BR>此后漫漫长夜,更兼雾海潺潺,<BR>谁人挡我仗剑独行的霸气?谁人解我<BR>横槊赋诗的悲伤?</P>
<P>读书破得万卷,心中更无一言,<BR>可笑周郎无知,竟去责怪苍天的恩宠。<BR>我等是神灵的骰子,且让他们贪玩地掷去,<BR>后人的脸谱且让他们画去。传我将令,<BR>退兵三十里,待我头痛稍缓后再做定夺。</P>
<P>20.</P>
<P>干旱的城,找不到酒,英布伤透了心,<BR>没有风,我吐出的热是我刚刚吸进的冷。<BR>而那辉煌落日经营出的半壁威仪,<BR>远非铮铮刀戟所能效仿,也不能用鲜血<BR>淹死那曲断肠的楚歌。勇猛何足道哉。</P>
<P>涂炭这些灰尘,涂炭这些意志,他们的子孙<BR>便不再说话,只是耕作,只是幻想,<BR>用多余的粮食酿出美酒,用多余的精神<BR>写出诗篇。最后春风会来把他们灌醉,<BR>让他们不屑于醒着……</P>
<P>——2000年9月16日</P>
<P>(洋洋洒洒的左后卫,估计不但防守滴水不露,助攻也犀利非常吧。中国足球若有你了,早就窜向世界了。嘿嘿,调侃一下)</P>
发表于 2007-8-30 22:53:00 | 显示全部楼层
<DIV class=quote><B>以下是引用<I>风筝没有风</I>在2007-8-30 22:41:31的发言:</B><BR>
<P><FONT face=黑体 size=3>弃子微言</FONT></P>
<P>文:左后卫</P>
<P><BR>文律运周,日新其业。变则其久,通则不乏。<BR>趋时必果,乘机无怯。望今制奇,参古定法。<BR>──《文心雕龙》<BR>1.</P>
<P>狮子蹲坐在阵阵秋雨里,还在想着<BR>明末清初的那场鬼狐骚乱,还在想着<BR>那些神出鬼没的狐仙。这情调恰如其份,<BR>多亏神灵庇护我们长大成人,并且<BR>具备了思想,而不是前生的一身狐臭。</P>
<P>深邃的院落让人发慌,努力登上后山,<BR>早见一凉亭鹤立危崖,多么安静的阴影!<BR>神灵的膝盖多么光滑!我们趴下来鉴赏。<BR>直到傍晚,当落日拖出镣铐的足音,<BR>腰杆儿便直了,任凭幸福的血滴溅到脸上。</P>
<P>2.</P>
<P>落日的庄重令人忧郁,云层在忧郁中<BR>舔食着血迹,呼吸越发沉重。<BR>于此时宰杀祭品是祖宗的规矩,<BR>不消躲避那怒视之剑,那雄浑的光芒,<BR>溅到脸上的体温且不忙着擦去。</P>
<P>因为不能据此理解为侥幸,接下来的黑夜<BR>就不能摆脱恐慌。当水仙再次吐出异味,<BR>失去小指的右手摸起一张倒霉的牌,<BR>凝住了!他的眼神说必须自己负责。<BR>接下来是痛心经营了十多年的儿女私情。</P>
<P>3.</P>
<P>壁虎的长舌舔进临终者的耳道,<BR>吸住小腹,用力拉出一句骇人的消息……<BR>李公公结实的脚板跑过一扇扇门,<BR>跑过养心殿的急躁,跑过匍匐满地的<BR>靴子和布料,只为谋害一首不祥的童谣。</P>
<P>磕头,磕头,磕头,殿外跪满成年人,<BR>肩膀痛得要命,麒麟睬也不睬……<BR>他们所说的地震,他们所说的洪水,<BR>靠一块石碑是镇不住的,所以别出声,<BR>也不必再占卜,我们已遭到神灵的嫌弃。</P>
<P>4.</P>
<P>处暑那天恰好是周末,透过天空<BR>找到凉爽的星,夏天总算过完了──<BR>这念头一闪,那人便咽下第九颗骰子,<BR>九个未知的点数,肠道岂肯放过。<BR>传说他死得过瘾,象一只抽搐的青蛙。</P>
<P>晕眩搅混了秋天,紧裹着坚硬的生命,<BR>沿着褐色的树干和枝杈,我们找到<BR>致命的果实,在沉闷的钟声里站了很久,<BR>直到露水打湿蝉的背,北方那颗星<BR>犹自在嘲笑我们可怜的荒谬。</P>
<P>5.</P>
<P>他美貌的妻子没有太多悲伤,<BR>也不再计算那些继续生活的筹码。<BR>没有太多悲伤,因为她有第三只眼,<BR>足以让她快乐,在现实的河里,足以让她<BR>神情庄重地找到最深的晕眩……</P>
<P>她笃信的第三只眼永不会吃惊,<BR>洞察或者警示,偶尔震怒,多半是慈悲,<BR>神性的优美因此不可捉摸。唯有荒谬<BR>带我们走出沮丧,回到诞生的时间,<BR>通过力的旋转,向内成旋涡,向外成涟漪……</P>
<P>6.</P>
<P>没有欲望,还有供我们取乐,<BR>没有,还有腐烂等我们消遣。<BR>我们遭受的饥荒,远逊于那场骚乱,<BR>只是暴力不见了,这是信息时代,<BR>碍于面子,死神提前半小时起床剃须。</P>
<P>仙女真的不肯来了,她的爱情被晒成薯片,<BR>梦想着轮回,或者干脆去喂养湿虫吧,<BR>迷醉着,啃噬着,狂想一个假寐的书生。<BR>她梦想的尘缘在一片水声里被静静地漂白,<BR>迷醉着,她在水里找不到一张真实的脸。</P>
<P>7.</P>
<P>我们是否还能回归故园?隔着雨,<BR>能否再次遇到一壶刚刚煨好的茶?<BR>旅途中的奢侈想像,折磨受伤的腿。<BR>远远望见老叔家门前的石榴树,正有<BR>鸟鹊翻飞,泪水便夺眶而出……</P>
<P>脆弱的时刻何其遥远,药效何其明显,<BR>因此每人均须有一个出处,何其重要。<BR>显贵或者卑微,均须有一间宁静的草堂,<BR>天亮前供奉些瓜果,且问未来征兆。<BR>此一刻通向永恒,点点萤火引诱我们前行。</P>
<P>8.</P>
<P>树荫下的童年,被蟋蟀嚼了一遍又一遍。<BR>半夜溜走的蝉,脱掉雨衣飞上了山……<BR>逃避午睡的孩子,奔跑在石榴园的梦里。<BR>“驼背老头出来了!”我们低声喊道。<BR>他最终上当以前我们紧张得透不过气……</P>
<P>等到石榴上市,枝叶渐渐挡不住雨了,<BR>驼背爷爷又要修理他的篱笆,落日<BR>把他耸起的脊背投射到小路上,像单峰驼,<BR>孩子们争着去踩……。但老人不感兴趣。<BR>他的眼里没有兴趣,只有细细的蚯蚓在爬……</P>
<P>9.</P>
<P>奶奶,今天我在月亮的井里见到了你,<BR>你的轮廓一闪,我童年的午睡就醒了。<BR>我的幻想尽在你的嘴里,我颓废的节奏,<BR>尽在你古老的歌里。我知道你从未离去,<BR>我知道你坚持要教会我通灵的法术。</P>
<P>你说核桃是不能摔的,剪掉的头发<BR>一定要埋进土里,所以我从不敢大意,<BR>从不敢在祭日里关闭朝西的窗户,<BR>从不敢放过发烧时吹来的每一阵凉风,<BR>我只想当面问你,奶奶,我为什么要忧郁?</P>
<P>10.</P>
<P>苦行者沿着边境向西走,遇见妖怪<BR>或是下凡的调皮鬼,就说我不是唐三藏。<BR>我没有第三只眼,没有法力也没有猴脸徒弟,<BR>我只从大唐带来一把锥子,准备在深夜<BR>挑拨一些荆刺,或戳破一层赞美的痛。</P>
<P>我的皮肉生涯从此开始,丢脸的旅程<BR>是一个彻底的吃惊,而不是彻底的绝望。<BR>玄机正在于此,所以我从不敢大意,<BR>从不敢在紧要关头说一些讨饶的好听话……<BR>罪过啊罪过,肉体是何其蛮横的魔障。</P>
<P>11.</P>
<P>参不破的经卷被更长的烛火照亮,<BR>经验派不上用场,逻辑更不能体会,<BR>超乎灵性的想像到底要了师傅的老命。<BR>醒悟的境界啊!思辨的魔障啊!<BR>蒙蔽了心,也蒙蔽了寂灭的欢乐。</P>
<P>那么我是否还有机会,是否还有时间,<BR>于大苦大悲之后重拾这些旧话?<BR>我是谁?谁是我?谁又是谁?<BR>心中无一物,心中又是怎样一个容器?<BR>要么从头开始,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P>
<P>12.</P>
<P>达摩禅师坐过的石头,孔子也曾坐过,<BR>沉默或者思想,只为寻一个不受人惑的人。<BR>好歹天黑前赶到渡口,当心书卷,<BR>滔滔黄河吞得下落日,当然也吞得下<BR>你的日常用语和跨时代的苦心。</P>
<P>那些逝去的岁月,只能用意志去追,<BR>而不能用弓箭,也不能把身体变成山脉,<BR>只能面壁,让脊椎在阵痛中期待一场雨,<BR>等到整个宇宙都收入布袋,然后去逃亡。<BR>最后躲过劫数的,正是那只托梦的草鞋。</P>
<P>13.</P>
<P>山路上那位摇来晃去的骑驴人是谁?<BR>那低吟者,怪诞的诗句连驴子都不肯读。<BR>三百首总嫌少些,我说。但问题不在这儿,<BR>他说,蘅塘退士什么都明白,什么都懂,<BR>我们是比律诗更押韵的朋友。</P>
<P>我已窥到神灵惧怕的境界,夜空里的物质<BR>是粗糙的物质,比黑暗更刺眼,比石头<BR>更柔软,那仅仅是黑洞啊仅仅是一个黑洞……<BR>来来来且饮酒,杯莫停,唯有饮者留其名。<BR>年份久了,到底还是这位仁兄了得。</P>
<P>14.</P>
<P>开凿之前必得祷告,必得问明这块顽石<BR>想往哪儿飞,否则必雕出一条蛰伏的龙。<BR>六十九代传人心情烦闷,说不出话,<BR>说不出原道神思体性风骨等等内家功夫<BR>有多少个版本?又被勘误了多少回?</P>
<P>石头在落日的抚摸下日益坚强,<BR>黄昏为它镀上一层贵族的金黄。<BR>最具价值的年代,在师傅手心里出汗。<BR>为什么总在下午变得懒散?正如师傅所言,<BR>徒具技法的年代是宿命的年代。</P>
<P>15.</P>
<P>可我们总得做点什么,不能老是羞于提起<BR>被神灵遗弃的事,不能老是小心翼翼。<BR>当落日正吃掉天空,吃掉这些枯瘦的时辰,<BR>沉默救不了我们,也不能是啊也不能<BR>朝一只彩绘陶罐里,塞进两声聪明的咳嗽。</P>
<P>咳血的匠人飞过天空,飞过狼藉的思绪,<BR>凝眸之际,竟不肯过问一声晚辈的冷暖。<BR>罢了罢了!我有足够的耐心体会这片空旷,<BR>我有足够的时间,在黄河滩的软床上,<BR>啃嚼你隔岸抛来的,半袋坚强的干粮。</P>
<P>16</P>
<P>滴响于雪山之西,交流于渤海之东,<BR>断木沉浮其上,泥沙涌动于内,<BR>旋涡谓之滚滚,浑浊助其滔滔,<BR>万劫不复之水朝壮阔的苍穹推去──<BR>龙走蜿蜒,昼夜不息,动力何以生成?</P>
<P>也曾绕过山脉,琢磨些鹅卵石,<BR>也曾翻过身去,让太阳熨烫坎坷的床,<BR>用沉闷的鼾声哄骗邙山的垂柳,<BR>从不去解释八月里一声惊雷的出处。<BR>天地造化的吉凶,恩威何以难测?</P>
<P>17.</P>
<P>喝下这碗酒,来来来让我们举筏渡河。<BR>倘若苍天执意要开够一个玩笑,<BR>且让他拿去,这些轻贱如荒草的生命。<BR>发一声吼,喝退酒嗝喝退妻女的哭泣,<BR>胡闹?胡闹为何父子俩陶醉得一脸醺红?</P>
<P>我乃顽石,我乃天地间推来搡去的浊物!<BR>借日月的光辉照耀我肝胆,听到涛声无礼,<BR>我便醒来,遂斩木为筏去完成一次超越。<BR>让我失败,失败,直到嘲笑的肌肉累了,<BR>方知我在异乡孤冷的坟里,不停地翻身……</P>
<P>18.</P>
<P>战马萧萧的傍晚,荒烟掠走太阳,<BR>只留下半腔热血,煮沸西天的云彩。<BR>我以一只长笛的心情独守这片山冈,<BR>虽左臂断了虽马儿已猜出了痛,<BR>仍不见飞鸟仍不闻七郎仓皇的蹄声……</P>
<P>此刻,我以最荒凉的目光藐视了远方,<BR>此刻,松动的牙齿磨不出哪怕一句粗话……<BR>我儿何在?救兵何在?天意何在?<BR>莫非世人从未看惯这柄老刀的忠勇?<BR>莫非苍天蓄意让我亲近这块落荒的石碑?</P>
<P>19.</P>
<P>当我的剑出鞘,应是指向苍天的孤傲。<BR>郭嘉已死,天下人负我总算有了先例。<BR>此后漫漫长夜,更兼雾海潺潺,<BR>谁人挡我仗剑独行的霸气?谁人解我<BR>横槊赋诗的悲伤?</P>
<P>读书破得万卷,心中更无一言,<BR>可笑周郎无知,竟去责怪苍天的恩宠。<BR>我等是神灵的骰子,且让他们贪玩地掷去,<BR>后人的脸谱且让他们画去。传我将令,<BR>退兵三十里,待我头痛稍缓后再做定夺。</P>
<P>20.</P>
<P>干旱的城,找不到酒,英布伤透了心,<BR>没有风,我吐出的热是我刚刚吸进的冷。<BR>而那辉煌落日经营出的半壁威仪,<BR>远非铮铮刀戟所能效仿,也不能用鲜血<BR>淹死那曲断肠的楚歌。勇猛何足道哉。</P>
<P>涂炭这些灰尘,涂炭这些意志,他们的子孙<BR>便不再说话,只是耕作,只是幻想,<BR>用多余的粮食酿出美酒,用多余的精神<BR>写出诗篇。最后春风会来把他们灌醉,<BR>让他们不屑于醒着……</P>
<P>——2000年9月16日</P>
<P>(洋洋洒洒的左后卫,估计不但防守滴水不露,助攻也犀利非常吧。中国足球若有你了,早就窜向世界了。嘿嘿,调侃一下)</P></DIV>
<P>左后卫不能不服,风筝也不能不服!</P>
发表于 2007-8-31 00: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风筝干了一件好事!佩服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07-9-1 02:49: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各位的鼓励,我会将好事做到底的……
 楼主| 发表于 2007-9-1 02: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FONT face=黑体 size=3><STRONG>  彼岸·花非花<br></STRONG></FONT>              ——玫瑰与百合的爱情<br>                      文:风中百合 <br> <br>    <br>    A<br>    她站在门前,听水的声音<br>    一朵花,站在枯萎的外面<br>    我们携手,看着痛苦的彼岸<br>    <br>    水很清,她的笑脸妖娆<br>    荡漾着月影下的花<br>    白色的,粉红的,那些不曾遇见的<br>    <br>    B<br>    彼岸,没有花<br>    青蛇也许,正潜入水底<br>    那是一个约会,据说有千年<br>    <br>    对照着彼此的鱼尾纹<br>    有花香,像鱼儿刚苏醒的微笑<br>    而我正和她牵手,有些遥不可及<br>    <br>    C<br>    糖果的气息,慢慢绽放<br>    她有时只需轻轻一跃<br>    就有幸福随身而飞,我在羡慕<br>    <br>    我想说:亲爱的,即使站在彼岸<br>    即使花已非花,那些漠然的无法记起的<br>    一个吻就可调落<br>    <br>    D<br>    花瓣,那闪烁的鳞片<br>    沉入水底飞舞,体贴蛇或者鱼的皮肤<br>    不可琢磨,除了依靠还想闻到什么?<br>    <br>    总是在中午醒来,没有约定<br>    触碰花的隐伤,转而流下彼此的泪<br>    你喊不出声来,而我更听不到<br>    <br>    E<br>    我在梦里看到你的千面,有些碎片<br>    在痛苦时,与我一样转身<br>    我们的气息如此相同,诱惑彼此的陶醉<br>    <br>    就让痛苦站在彼岸吧,即使我们看不到<br>    就让你的花靠近我的花香,眯着眼享受<br>    谁还会站在岸边,影子不断被风吹皱
[align=right][color=#000066][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9-1 2:57:20编辑过][/color][/align]
 楼主| 发表于 2007-9-1 03: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P>  妞妞《彼岸.花非花》读后感</P>
<P>              ——左后卫<BR><BR>  厦门诗人妞妞(风中百合)有个习惯,每天早上九点到班上,先泡壶茶,然后点支烟,翘起二郎腿,把昨晚梦里发生的事、见过的人,搁心里挨个儿过一遍。<BR>  这么多年来,许多不遂心的事都被她狠狠心舍弃了,唯有这个习惯,她改不了。<BR>  今年春节,我到她办公室打电话,也是一大早,进门她就问:“后卫,要泡茶吗?”我说:“不了吧,打完就走。”她脸上有一丝不屑匆匆闪过。她这人就这样儿,自己喜欢的东西,就以为别人一定会喜欢,不喜欢就是不会享受,霸道得很。其实我也是喜欢早上泡茶的,只是异地他乡,有些拘束罢了,见她变色,只好不吭声。打电话时,我偷眼瞄了瞄她的茶具,看到昨天的残茶,尚有袅袅香气飘出……<BR>  妞妞从来不与人谈诗,她有自己的一套。她把诗歌当作自己隐秘的一部分,正如早上九点独自泡茶,这段时光已经成为她生命中的一部分。我曾告戒过她:“你这样整,当心修炼成精啊!”她双眼迷茫地望着南普陀的方向,自言自语道:“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BR>  妞妞的诗不可解,是众人皆知的事。不可解的诗有两种情况,都很极端:第一种是成心不让人懂,整得连自己都莫名其妙;第二种是隐秘的表达,其中一定藏着宝贝。妞妞的诗,属于后者。这跟她习惯早上九点独自泡茶有直接关系。那是怎样的场景啊!走道对过儿,靠墙是带玻璃门的黄漆书柜,里面是尘封数年的《杏林区工商年鉴》以及装订成册的一排排报表,右边的钢制矮书架顺手又时尚,上面陈列着各色诗歌民刊,案几上散落着全国各地诗友的来信,上面的字迹龙飞凤舞,洋溢着参拜地头老大的谦恭……而我们早已入定的妞妞,正把一盅香茶仰脖儿饮尽,啧啧嘴,慢慢把手抻到包里去摸烟。<BR>  认识妞妞以后,我一直偷偷向她学习诗艺:那旷野练声般的自我陶醉,那船长执舵般的控制力,那鱼翔浅底般的灵动滑腻,都曾被我如痴如醉地临摹过。因此,妞妞的诗,我能懂,但要我解,却是万万不能。我甚至认为:解妞妞的诗,是对她诗歌的不敬,起码,也是缘木求鱼的傻事。所以,面对她这首《彼岸.花非花》,我只能谈些体会。<BR>  诗题有意思。“彼岸”是希望,可望却未必可及的远方;“花非花”是失望,时过境迁的失落。两样东西用一个小黑点儿隔开,很有意思。妞妞最擅长干这类事:她从来不在诗里试图找到什么答案,或者解决什么问题,对她来说,发现问题就足够了,尤其是凄美的问题。作为一位女诗人,能在早上九点独自泡茶时取得如此敏锐的成果,也不枉费了那些常年从武夷山担下来的好茶叶。<BR>  A<BR>  她站在门前,听水的声音<BR>  一朵花,站在枯萎的外面<BR>  我们携手,看着痛苦的彼岸 <BR><BR>  水很清,她的笑脸妖娆<BR>  荡漾着月影下的花<BR>  白色的,粉红的,那些不曾遇见的<BR><BR>  上阕是人物出场、道具出台。人物有两个:“她”和“一朵花”;道具是“水”和“彼岸”。四个意象各是各的,各就各位,保持相对独立。“我们携手”并不妨碍两者相互独立,姿态而已。“枯萎的”和“痛苦的”两个词虽然俗了些,却也让气氛冷静下来,只“听水的声音”是灵动的,以下全都是水的声音。读者注意,这“水的声音”,便是通常所说的“心声”了。<BR>  下阕是肖像描写。古法作诗讲究平处起手,渐起波澜,最后滑翔着陆。妞妞深谙古训,长袖当舞之时,再醉也要讲究笑不露齿、行不露足。佩服佩服。<BR><BR>  B<BR>  彼岸,没有花<BR>  青蛇也许,正潜入水底<BR>  那是一个约会,据说有千年<BR><BR>  对照着彼此的鱼尾纹<BR>  有花香,像鱼儿刚苏醒的微笑<BR>  而我正和她牵手,有些遥不可及<BR><BR>  上阕是感叹时间。女诗人对时间最敏感,这跟所有女人对时间都敏感有关,相信妞妞在早上九点独自泡茶的时间里,多半是为这个出神。“彼岸,没有花”这句,不是轻易写得出的,太干净了!没有多余一个字!大家品品这味儿:那种使出浑身解数,跨越或脱离某种阻碍后却发现韶华已远的怅然,是怎样的情怀?连我这个正值英年的爷们儿看了都心里发紧。“青蛇也许,正潜入水底”,借用一下《白蛇传》的场景,说一种下陷的心情。女诗人都喜欢这样,冥气和妖气她们总是恋恋不舍,不过她们主要还是要述说情爱的。“那是一个约会,据说有千年”,这不,说来就来,马上整到了“千年一会”的话题,老路子,不过诗句整得漂亮,大家注意这三行每行逗号前的音顿,呈“1、2、3”排列,放在这里,是天然的叹息口吻,好象一口气慢慢吐出,最后那声“千年”,透着一股子原汁原味儿的哀怨。我想象得出,这声哀怨是随着一口烟吐出的;我还想象得出,她篷松的头发树影般滑到额前,而且此时她该发现,壶里该续水了。<BR>  下阕难懂。有一个问题这里不说不行了,就是诗里的人称。妞妞喜欢在诗里故意把人称搞混。要知道人称一搞混,读者就会有醉的感觉,一醉,就着了她的道儿,因为她非常想把饮茶过量那种微酣的兴奋传达给你。我曾就人称问题请教过她。她说:“古人云:人与我同尔。整那么清楚干么呀你?九九归一的道理你懂不懂啊你?”被她抢白是件伤及自尊的倒楣事,但她有她的道理,我们这些读者只能在诗行里拼命地猜,拼命地切换……。按第一节的出场名单,这里的“我”应该是那朵“花”,可看着不大象,似乎出场名单里还应加上一个“我”,作为变数,时而附着在“她”身上,时而附着在“花”身上。算了咱不猜了,只要知道无论“花”“我”“她”,都是妞妞自己就得了,这首诗其实就是妞妞与自己(过去的或未来的)对话式自省。本阕的含义仍然是上阕的延伸,第一行是青春不再;第二行是心态的沉静,或许还有些许的觉悟;第三行最重要,是在说此情此景下,女性特有的“断裂”感觉,妞妞美化了这种不适的感觉,辛弃疾就干脆得多,他直接写道:“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其实一个意思。男女有别,可以理解。<BR><BR>  C<BR>  糖果的气息,慢慢绽放<BR>  她有时只需轻轻一跃<BR>  就有幸福随身而飞,我在羡慕<BR><BR>  我想说:亲爱的,即使站在彼岸<BR>  即使花已非花,那些漠然的无法记起的<BR>  一个吻就可调落<BR><BR>  上阕是以“花”或者“我”的角度,赞叹“她”的青春魅力,其实是在说自己过去的美好时光。“糖果的气息”是指小一点儿的少女,刚脱稚气;“慢慢绽放”是指慢慢长大成人;“轻轻一跃”一词用得漂亮!说明长大了。最后一行节奏完美:“就有幸福随身而飞”多么滑顺的感觉,然后用“我在羡慕”的短句子刹住车,局面控制住了。读者在惯性中推身而出,欲醉而不能,咣当一下呆在那里。瞧!妞妞船长执舵般的控制力,就表现在这里,她能一边品茶,一边干这事儿。<BR>  下阕是在说一个女人对情爱的索求,其实并不高,甚至很少很少。妞妞故意在上下两阕先甜后苦,整出些波澜来,无非是要传达这样的思想:拥有时不知珍惜,失去时倍觉宝贵。最后两行“即使花已非花,那些漠然的无法记起的/一个吻就可调(凋)落”是诗意的灵动,断行处形成语气的落差,技术上有“剑人合一”的娴熟;最后一行,苦涩中带着经历世事后的女性智慧,“一个吻”,仅仅一个吻,夫复何求?<BR><BR>  D<BR>  花瓣,那闪烁的鳞片<BR>  沉入水底飞舞,体贴蛇或者鱼的皮肤<BR>  不可琢磨,除了依靠还想闻到什么?<BR><BR>  总是在中午醒来,没有约定<BR>  触碰花的隐伤,转而流下彼此的泪<BR>  你喊不出声来,而我更听不到<BR><BR>  上阕是情绪的高潮。留不住的时间里,动人的片段却留在记忆里。这是《花样年华》感叹过的东西。“沉入水底”是向下,“飞舞”是向上,整在一个句子里,就是忽上忽下的失重感受,其中,“底”和“舞”的发言颇具旋转韵味儿。整得漂亮!为何要“体贴蛇或者鱼的皮肤”呢?不必猜,这句是妞妞信手拈来,这不,她自己也说“不可琢磨”嘛。“除了依靠还想闻到什么?”女读者都知道,这是要命的私房话,是女性这辈子必须有所寄托的款款衷曲;上些年纪的男读者也能体会吧?这句里,妞妞用了一个“闻”字,让气氛更加空灵,她是铁了心让你罩在雾里,看她用女性笔触写尽姐妹情怀。写到这里,妞妞算是交代了全部心情,巧的是,结尾是一个问句,正合她指问苍桑的主题。当年黛玉葬花时,用一柄锄头肩着一只篮子,也是一边往前挪一边问个不停:“今日我葬侬,来日谁葬我?”看来,有些东西还真是千古不变的。<BR>  下阕是在写寂寞。“总是在中午醒来”这半句,没别的意思,只是造了一个百无聊赖的景致。重要的是“没有约定”这半句,更加的百无聊赖,空落落的。这场景,不必发生什么,也要“触碰花的隐伤”。但是为何能“转而流下彼此的泪”呢?怎么会有“彼此”呢?这个简单:她在顾影自怜,或者是孤芳自“伤”。她这样写,是把虚景整成实景,就是说连她自己都以为自己是两个人:典型的精神分裂症预兆!接着,“你喊不出声来,而我更听不到”,厉害吧?这句堪称经典!妞妞硬是体会出了“寂寞”的极至品味,把“空落落”的感受推向了终点。值得注意的是,妞妞压根没怎么声张,她一直是这么轻描淡写地说话,所以,她的诗,有一种端庄、优雅的格调,而且,这格调还是从骨子里渗出来,让人不自觉地察觉到的。这是她作为诗人的气质,我说她要“修炼成精”,指的就是这个。<BR><BR>  E<BR>  我在梦里看到你的千面,有些碎片<BR>  在痛苦时,与我一样转身<BR>  我们的气息如此相同,诱惑彼此的陶醉<BR><BR>  就让痛苦站在彼岸吧,即使我们看不到<BR>  就让你的花靠近我的花香,眯着眼享受<BR>  谁还会站在岸边,影子不断被风吹皱<BR><BR>  上阕是呼应第一节,带领读者进入人花相对、互称你我的痴迷状态。妞妞是成心要把“精神分裂症预兆”整成真事儿,而且不再是“花瓣”和“鳞片”,变成“碎片”了,前者还算相对完整,“碎片”是什么?是“碎渣儿”啊!写到这儿算完了吧?可是妞妞这还不想收手呢,她还要“诱惑彼此的陶醉”!我真替她捏了一把汗。<BR>  下阕是有限度的升华。所谓物极必反,痛到极处,反倒不觉得了,就让它“站在彼岸”吧。虽然那些痛苦“我们看不到”,但是绝对可以感到。前两行开头两个“就让”是排比,带来了率性的弃舍意味。可是,此时她偏偏不去弃舍,反倒要“眯着眼享受”!看来,她是想把读者逼疯,在此这前,她得先把自己逼疯。古训有云:“君子无所不用其极”,妞妞肯定读到过。可是,她在“享受”什么呢?全诗最后一行是答案:“谁还会站在岸边,影子不断被风吹皱”。读者明白了吧?妞妞是如此的诚实,她不愿违背自己,她要说出自己无法超越的宿命:一个女人,总是念旧的,不管那曾经是怎样的……<BR>  妞妞啊,你的壶里,该换茶叶了。<BR><BR>  文章写到这里,音响里正传来一位男人的歌声,那是电影《白夜》的主题曲,悠扬中,透着对人生苦旅的迷茫感叹:<BR>  “塞油,塞米,塞油都盖着……”<BR>  我觉得这只歌跟妞妞这首诗阴阳配合,美极了!<BR><BR>  2002年9月24日于郑州<BR></P>
 楼主| 发表于 2007-9-1 12: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P>左后卫文中提到的歌曲,say you say me</P>
[media=wmv,500,60,1]http://www.hbngzx.cn/web1/music/say%20you%20say%20me.wma[/media]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3-24 04:26 , Processed in 1.154402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