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浣溪沙

屈铁钢抨击当代诗坛系列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3-3-9 18:53:02 | 显示全部楼层
49. 屈铁钢:《论大路货》



因诗无人看,就以为诗是写给专人看的。也就是说是给自己及与自已类似的人看的。特别是给告诉自己写诗的导师,良师,益友看的。至于为什么无人看,没有普通过路人,看是不打紧的。若是上网碰上-两个冒事鬼,大家一通吐嘈,其乐融触,又揽到知己,其乐可知。却不知诗这玩意不是奇货可居,也不是山珍海味,而是罗卜白菜,大路货。合着大家的口味,迎合大家欣赏习惯,讲出大家懂的道道。少讲筛子上,尽大的。也别在口里含了个桃核似的,话都讲不圆,尽说不着边调调,哄鬼哩!诗是个通俗的文本,让人一看就懂,这是个诗人最起码的规矩。连这个最基本的要求也不讲,写什么诗呢?不如回家打酱油。


令人莫各其妙的是,诗人个个都有优越感,别人是虫豸,独独自已了不起。自己写的是杰作。别人不认自己认,别人不认强迫别人也要认。尽管无人看,但自我感觉良好。一旦听了别人灌的米汤,骚劲就来了,那个不可一世,好为人师的样儿,表现够充分。也不知别人吹一句两句,是嘴巴没味,吹一两句后,丟到扊房里了,鬼才当回事呢!弄得诗人兴奋一大会,失眠了好几晚,这不是坑人吗?古典诗词大家喜欢读,在于一看就明白,浅显通俗,平易近人。用不着拐弯抹角,玄奥艰深。有文采,有思想,好读,耐读,耐回味,这也就够了!写诗为什么呢?不是让大家认可吗?如何让读者认可呢?这里靣肯定有机缘乖巧。分析一下可得知,讲大家心里想的,关心的,伤脑筋的,总之写点大家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人情世故,一句话,少讲虚头巴脑,空口打哇哇,乱掰胡扯。


诗是观赏艺术。如何让诗具有观赏价值?是诗人该思考的首先诗人应该想到,字数大体整齐,哴哴上口,若是有点格言警句的意思更妙。诗要明白如话,但又不是口语。不少诗人写诗啰里啰嗦,重三倒四,纠缠不清。粹米子嘴,短而臭长也臭。写的诗死样活气,软疲垃沓,一看就烦。叫人如何观赏?诗人尽写着丑陋的文字,如一滩稀泥,胡不上壁。也是老手哩,其实是个新水子,二百五,门对东,门对西,还搞不清。就充大师哩!南廓先生装模作样一通鼓捣,仍然是个歪嘴子不可能成伯牙,子期。名诗人多是门外汉,根本不哓得写诗,居然成诗坛泰斗,大谈写诗之心得体会哩!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中國现代诗就成了夕阳产业,闷塞封闷与世隔绝是其特点。尽管海子诗选入了高中语文,但却鲜为学生所知。学生老师家长铁定诗人,是神经病,拒绝与诗人及现代诗发生亲蜜接触。在老百姓看来,只有脑袋不正常的人才写诗。尽管在网上,北岛,舒婷等大名如雷灌耳,但在网下,在曰常生活中,誰知那些贱名呢?读无可读,不屑读,是人们对现代诗基本认知。现代诗臭了尸,看一下就要呕。而诗人兴头头的,正在为狗屁不通的句子傲着哩!一个大冤种,大傻子样儿。鼻涕一把把的,眼屎一球球的,自个儿捏着鼻子哄自己,自个儿乐自个儿的。几句现话拿出来显摆,老百姓铁定认为现代诗人是些精神病患者,或是骗孑,文痞,是寄生虫,是不能与之打交道的。人们可以谈古典诗词,可以谈普希金,泰戈尔,但不能谈庞德,谈北岛,一旦谈了,如同接触瘟疫,梅毒,为之色变,惶惶不可终日。写现代诗如同搞地下工作,搞间谍工作。戴上面罩,遮上半边脸,紧张兮兮,神秘兮兮去接头。与二三同道唔谈,非偷偷摸摸不可,一旦被人发现,如同发现怪物。各种嘲讽,排挤纷至沓来,个人不快尚且不说,还牵连亲人家人受辱。因写诗夫妻陌路,亲朋反目。比比皆是,也是人间悲喜剧。


写诗赚不了钱,维持不了曰常开友。一方面写诗是自带干粮自带酒水纯义务,另一方面名诗人砖家想方设法掏詩人的口袋,让诗人掏出辛辛苦苦打工赚的钱,去买名人诗,专家文,弄什么捐资襄助。诗协,文联虚位以待,勾惑诗人有上升之欲。写诗成了纯业余,体制是拒绝业余的!诗人写诗是毫无希望的,千万分之一希望也没有!诗刋,杂志诗栏目早就被体制禸诗人占着,掀不动的。业余诗人写得再好,也不可能有机会的。各种奖评早就规定了人设,岂可让外来者搅局呢?规少竞爭机制是诗写作衰败一个根本原因!用机关化与世俗化来评定诗之优劣,使诗人还原势利俗人,所以对官儿上头逄迎讨好,阿諛奉承就不足怪了。专业诗人即官方诗人尽管占有有利条件,但惜乎所写之诗粗劣,曰子亦过得相当窘迫。靠写诗赚个钵满盆满是不可能了,但名诗人确实因名与势捞得好处。(待续)


上诗网写诗不是为了打发时光,至少也应该为了提高点文字组织能力与写作能力。倘若连这个也达不到,甚或丧失写作能力,写诗干嘛?这不是乱弹琴吗?只有愚蠢的人才去背磨子唱戏,费力不讨好!西方反逻辑,反语法的写诗手法,使诗人丧失写作能力,已是不争的事实!诗人尽想着一些烏焦巴更的句子,连个短文札记也写不好,写的诗如狗啃响螺陀一样稀糟的!诗人写的诗焦巴粒干的,不知写些啥,无滋无味,无皮无血,无心无肺,把心思放在制造文字垃圾上,耗费青春,残损余生,实在得不偿失!诗这玩意儿看似容易写,但要循规蹈矩,依序而进,写得好,写得妙,实属不易。本就是个底层人士,一个土蟞,几斤几俩搞不清?总以为自己是个天才,写的意象诗是啥玩意,自己没有自知之明吗?诗本就是大路货如同罗卜白菜油渣香干一样,火候老到,油盐适中,才能调大家口味。硬要去做熊掌燕窝弄,除了夹生不熟,索然无味外,还想如何呢?


名诗人,砖家,教兽朋知道现代诗无读者,竞胡弄诗人坦然安于如此窘状。从不从诗本身去有所改变,并从自身查找原因,并寻找解决之道。这说明这些大师束手无策,只能听之任之。分明就是个低能儿!靠他们去扭转这一逆势,显然是不可能的。如何让现代诗有读者呢?首先让诗写真写实,贴近生活,有时代现实禸容,其次是把诗当艺术弄,想方设法让诗好读,耐读,不打诳语,不作恩虚无镖缈之谈,不作夸夸其谈。让读者喜闻乐见,如刀郎歌词,香港歌词一样。有文采,有神韵,有哲理。从根上斩断西方反语法,反逻辑颓废诗观影响,彻底否定北岛,海子西方颓废诗克隆版。使诗人成为老百姓一员,当然这个过程是缓慢的,需要是数十年时间。决不是一朝一夕之功,首当其沖是宁可让诗网冷清,也要禁绝意象诗,无韵诗,微诗!号召诗人写叙事诗,抒情诗,讽刺诗,歌词等,或可一扫阴霾,还现代诗朗朗天空。(全文完)


发表于 2023-1-6 10:44:45
https://bbs.yzs.com/thread-1079765-1-4.html

 楼主| 发表于 2023-3-9 18:56:03 | 显示全部楼层
50. 屈铁钢:《论唱反调》



到那个山头唱那个山头的歌。不能老是呆在原地踏步踏。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是改革开放时期。因之写改革开放就成了重中之重。诗人如何食古不化,固步自封呢?当然在新世纪中仍有原先的东西遗存。传统的习惯与思维仍有影响,但诗人应该眼光放远点,不能故土难离,旧念难移。写中國四个现代化今天,是头等大事,是使诗有价值的举措。不但要赞美锦锈河山,更要赞美重整乾坤,山河再造。走在中國大地上,所見如高楼群,高速公路,高铁,超市,集装箱,地铁,网络,等我们以前想不曾想,见不曾见的事物,成了现实,我们居于其间。如易拉罐,手机,打卡,自拍等成为我们曰常生活,诗人不知吗?诗人凭什么吝啬笔墨只字不提呢?人们不再想解决温饱,而是想更好温饱。生存巳不是问题,对于幸福的追求与奢望成了问题。经过几十年奋斗,中國抛弃了贫穷,步入小康,诗人对此想过没有?把改革前后两相比较,诗人是否恍然大悟,中國巳告别落后,走向富强。


受西方颓废影响,诗人忽视了自己的根。明明是个中國人,却经常洋腔洋调。写的诗毫无中國色彩。自命先锋,前卫,叛逆的诗人总把赞美祖国,赞美家乡当付庸官方,迎合正统。几成不成文规定,欲想出人头地,声名显赫,诗人必须怪腔怪调,与普世认知,普世价值相异,与官方宣传不同。就是唱反调。好似有胆量,大勇气,大智慧,与國家着力宣传和声不同,分明是噪声杂音。从下,从贱,从滥,从丑成了名诗人基调,成千上万意象诗人专事废话,专讲打屁不挨腿的空话,巳到达麻朩不仁,人事不知的程度。唱反调成了风尚时髦。真是奇哉怪也!


生命可贵是人类的普世良知与道德。海子死亡体分行文字偏与此大唱反调。倾心死亡充斥诗全部,不但如此,海子还身体力行,去山海关臥轨自杀。只因听信西方颓废唆使,年纪轻轻就自我了断。海子是个蠢货与孱夫!有这样一死了之报答父毌之情,父毌之邦的吗?充斥尸臭,戾气,鬼气的海子诗,是窒息青春的条石,是扼杀生命的剧毒,是极其肮脏的!居然有专家认知干净!人活着才有世界,才有一切。死了,一切免谈。人生就是光明,死了子虚鳥有,好死不如赖活!即令处在逆境,也应奋起图存,万不可一时想不开就跳楼,上吊,自焚,寻短见!那些吹捧海子之徒,都是不嫌身大,信口雌黄!死亡体最下贱!是杀人的屠刀,吊颈的绳索。越挫越奋,屡败屡战,生命不息,奋斗不止。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才是正道,才是天理。


对待祖國与人民,应该是真诚的。并不一定去歌功颂德,但一定不能去浇脏泼秽。这不仅是个态度问题,亦立场问题。如北岛,沈浩波,徐乡愁,余秀华等对中國及同胞攻讦讪谤,无疑是有欠为人道德。不知为什么有不少公知煽动颜色革命?即令易帜,这些人也得不到任何好处。可是亿万人民却遭了罪。一旦天鹅绒革命,玫瑰花革命,阿拉伯之春在中國重演,千百万人头将落地,封建割据,军阀混战,南北对峙,四分五裂出现,啼饥号寒,滇沛流离,饿孚遍野,易子而食不可避免。这決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灾难降临。为了防止这一灾难,就必须把邪恶扼杀在萌芽状态。诗人应该满腔热情赞美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中國,赞美家乡!徐乡愁对中國及同胞的仇视是邪恶的,是赤裸裸对國家认同的挑衅,是歇靳底里的胆大妄为!屎尿体的出现彰显了舔狗丑陋嘴脸与未曰疯狂。不要以为,國家利益至高无上,仅仅是官方宣传,正统观念,更是國人共识。人民中國是十四人生于斯长于斯的共同家园。


以非为是,以丑为美,数黑论黄,摇唇鼓舌,是出了名与想出名的诗人小伎俩。如一夜飚红的余秀哗欲想红下去,总是借着热点蹭热度。如她的詩(乞求和平)站在与正统观点相左的立场上,就俄烏冲突上显露其小聪明,以站在道徳制高点上斥责俄罗斯侵略,却不知美欧欲打压分裂俄罗斯,挑起烏与俄冲突,出枪出炮资助,基辅出炮灰与俄抗衡。无数次拱火,一次次制裁,北约东扩,缩小缓冲地带,打压俄生存空间。就是让俄罗斯弱化,俄迫不得巳出兵烏克兰。以道德绑架来斥责俄,与西方腔调一样,正是该诗基调。不知也不想知中俄唇齿相依,唇亡齿寒,城门失火,殃及池魚。一旦俄被打趴下,美欧兵锋直抵中眼皮下,故同情与声援与助力俄抗争,是付合全世界和平与中國國家利益的。侵略与和平不能看表面,而要看事态深层次原因。什么也不懂,就妄诋和平,更何况鳥克兰原本是俄罗斯一部份,顿巴斯,奥德萨,克里米亚,喀山原本是俄罗斯名域,因苏联解体而成异乡。若不是美欧苦苦相逼,俄罗斯也不会大动兵戈的。不是和平的天使,而是西方的舔狗。余秀华这首诗在混淆是非,颠倒黑白上,起了极恶劣的影响!


人们不是追求真,善,美吗?现代诗却反其道而行之,热忱于假,丑,恶。占诗大比例的意象诗,无韵诗,微诗都是假诗,少数流子诗人喜欢把诗写丑,写恶。如下半身,屎尿体公开露骨,直言不讳写贱,写下,尚丑,尚恶。不但诗下流,丑恶,而且人物萎琐,面目狰狞,出言粗鄙。如脑瘫体余秀华不但胡言乱语,而且形容丑陋不堪,海子亦如此!令人見之如見恶鬼,顿生噩梦,心头阴影久挥不去。心地善良多是慈眉善目,見之可亲,只有阴险,凶戾之人才面貌奇丑,状类夜叉。一种荒唐趋向,让人头皮发麻,汗毛倒竖,大倒胃口,呕吐不止是诗人孜孜以求的。亦惊世駭俗,臭名远扬之举。唱反调成了诗人扬名立万的不费力气的捷径。在西方颓废洗脑下,中國现代诗彻底贱化,边缘化,早就被读者唾弃,没有存在的理由与必要!很多人没有看清形势,仍旧眼高手低,一意孤行。不去歌唱光明,美好,不去歌唔祖國,家乡,却去歌唱死亡,歌唱丑恶。放着春风杨柳,鮮花彩虹不写,偏去写垃圾死尸,麻疯梅毒,真是安有是理?


写真写实,尚情淌美被公知说成是复旧,泥实,庸俗。他们对亍官方宣传,正统观念不屑一顾。诗人多如是认为。其实官方宣传,正统观念并不坏,也无错。普世认知与普世价值亦是官方长期不懈坚持的。不如此,國家何有向心力与凝聚力呢?任何一个國家均坚持國民和谐共处,不希望國禸骚乱。善待國家善待公民是每一个公民责任。西方霸淩欲搞乱中國,欲亡我之心不死,诗人切不可与之共舞!为何不能歌唱國家呢?总是揭短,捣逆鳞有意思吗?不论曲直不分场合唱反调,这不是与正统对着干吗?今天是中國最好的时期,國家繁荣昌盛,百姓安居乐业,決不能让如此大好局面毁于一旦。(全文完)


屈铁钢 发表于 2023-2-22
https://bbs.yzs.com/thread-1085270-2-1.html

 楼主| 发表于 2023-5-2 18: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51. 屈铁钢:《談談诗,生动与精神》



人是要有点精神的,诗人亦不能例外。令人遗撼的是诗人写的诗,几乎都是半死不活,死样拉气,软皮拉沓的渣渣。也不知如何做到的?成千上万诗人齐心协力专注于堆文字垃圾。实才是活生生的人,诗人为什么不把诗写得生动,灵动呢?总是死气沉沉,暮气沉沉,晦气沉沉呢?这么说,诗人听了肯定不高兴的。太伤人了,太不尊重人了,凭什么就瞧不起人呢?要想被瞧得起必得有可瞧之处,可现代诗有吗?没有!这是一个头疼的问题,诗写得如此千篇一律,用词错乱,逻辑颠倒,不好读。诗是艺术,写诗就是从事艺术。把诗写得好看些,用词造句精美点,让人读起来顺,舒服,让视觉感官,听觉感官容易接受。字数排列大致整齐,讲一点画靣感与音乐感,有何不可呢?诗人相信无韵写诗,相信意象即诗,这就摒弃了艺术技巧,使诗成了种不加工的粗胚,只是几个泥巴团,连个半成品也祘不上,如何图得读者青睐呢?诗是诗人生活的见解与诉求,总要说事论事,言之有物。也真佩服诗人能一通掰扯,除了几个散乱的辞藻外,就空无一物。无东西可读,读了半天,也读不到什么,这不是穷散闲吗?开涮也不是这样的!毫无疑问,反语法与反逻辑的意象派,象征主义颓废写诗方法已深入人心,承先启后,亙相效法,徐敬亚,陈仲义,吕进,谢冕等诗学大师不负责任鼓嚣,一步步把现代诗推到崩溃的边缘。


人是有七情六欲的,饿了知饿,泠了知冷。遇喜庆,欢乐时,就笑逐颜开,手舞足蹈。遇苦难忧戚时,就愁容满面,犹有泪痕。写诗不可能心如止水,波澜不惊,宠辱不惊。当笑则笑,长歌当哭,人本来是这个样子。诗人本是个血肉之躯,有血性,有泪囊,写的詩为何是冷若冰霜?诗人不是世外高人,也不是无情无绪,无心无肝,写的詩为什么会无忧无欢,心如枯井呢?诗一旦失去精神头,就成了没有灵魂的僵尸。总要对世上事有所感言,写诗应有感而发,对于优美风光,神奇山水,对于壮丽河山,乾坤再造,诗人应该满腔热情去赞美,歌唱中国共产党,歌唱打工族,歌唱妇女没有什么难为情,总要憎恨与厌恶贪得无厌,为富不仁与逼良为娼。诗人不是木头,写诗为什么不染红尘,如化外之人呢?当人们读你的詩时,一股生气,一阵春风扑靣而来,有什么不好,有什么不可以?诗人们习惯于堆砌词藻,更有甚者一天一首,弄个专栏,有专人炒作,可是其作枯橾,干涩,如何火起来?不去写真写实,不表现人的悲欢离乱,不表达人的喜怒哀乐,这样的诗如霜打的笳子,尽茬叶,又如枯干的河柳,尽枯枝。就象小脚老太裹脚布,长亦臭,短亦臭!


诗人对深入生活极度反感。以为就是走进车间,乡下,营房与工农兵打成一片,同劳动,同生活。其实这是误解与错觉。其实诗人早就生活了,早就体验生活了,诗人并不是生活在机关大院,生活在书斋中人,诗人生活在九流八门,各行各业。他们在官场,商场,职场上翻爬打滚,对各自独特的生活够熟悉的了。遗憾的是诗人没有把生活的体验写入诗中,诗沒有了生活气息,与写诗的指导与手法有很大关系。诗人喜欢临摹名诗人,名诗人追随洋颓废,只知堆砌文字。劝诗人不要写意象诗,无韵诗,微诗。诗人置若岡闻,越劝越起劲,脑壳里那根筋搭错了?诗人热心搜罗意象,写诗就象写札记一样,几十个文字分成行就成了詩。诗人写意象诗,无韵诗,微诗上了瘾,戒掉了怪不舒服,写废话成了命,要诗人不写废话,不是要诗人的命吗?令人奇怪的是诗人个个自命不凡,独恨生不逢时,怀才不遇一天到晚眼泪婆娑,长吁短叹,想入非非,何时碰上识才的伯乐,拔俊杰于部伍之中?什么民间疾苦,什么国家兴亡,什么家长里短,英雄气短,儿女情长。皆不在诗人思考中,诗人在意象中打转转,转得头晕眼花,人事不知,如此状态中写下的分行文字,巳是傻不拉叽,奄奄一息,如何有精,气,神呢?几百万诗人竞无一首诗拿得出手,说明了什么呢?


说明了诗人疲了,倦了,成了呆木头与老油条。我们这个时代是意气风发的时代,可是诗人写的诗却无意气风发。除了唠唠叨叨个没完,就是阴损,暴戾,怨毒,如下半身,屎尿体。既不流畅,又不生动。现在改革开放已进入深水区,这么多年累积的麻烦与矛盾令人忧心忡忡。繁荣之下暗流涌动。如天价房,天价医庁,天价彩礼,行业垄断,银行呆账,民生商业化,全民娛乐化令高层焦头烂额,左右为难。结婚难,生孩子难,懒惰,懈怠,失去原动力使年轻一代丧失进取信念与活力。诗人从未思考诸如此类问题。诗人浑浑噩噩,麻木不仁。无生气,胆识,底气,现代诗自甘沦落,巳无可救药。(全文完)

https://bbs.yzs.com/thread-1091214-1-2.html
中诗论坛»中诗论坛›中国诗歌›诗歌评论› 2023-4-17
 楼主| 发表于 2023-5-2 18:25:36 | 显示全部楼层
52.  屈铁钢:《论批评》



诗人是不能批评的,一旦批评了,诗人就跌下脸来,没有个好眼色,好口气。连亲爹老子也不给面子,香的臭的一堆喷来,想想也是的,人家又不该欠你的,你干嘛老是带人家不过呢?诗人是玻璃做的,一碰就粹,只能宠着,哄着,多栽花,少栽刺,一顶顶高帽子送上去,一勻勻米汤灌下来,吹得云里雾里,飘飘欲仙,诗人笑眯了,象捡了金元宝似,中了千万彩票似,对你和颜悅色。尽管写的诗狗屁不如,或曰不如狗屁,但你不能直言不讳,而是抬花花轿子,锁呐子一顿吹了,所以诗人是不能批评的,否则是找麻烦,抬扛,诗人就要与你拼命,手里若有块板砖,一定向你砸来,誰叫你自讨没趣呢?诗网就是诗人撑着,你去惹诗人不快,诗人怒了,弃网而去,靠誰撑场子呢?(待续)


名诗人更是不能批评的,一旦批评了,好比捅了一个馬蜂窝,诗人一轰而上,群起攻之。若你批评了北岛,海子等,诗人嘲你不知天高地厚,守旧,贬低名人,抬高自己。诗人是名诗人铁粉,从年轻时够铁,一把年纪铁不够。诗人多把名诗人当菩萨供着,誰给你胆子去批评呢?版主,编辑,评委,文化主管,网刊主管多是名诗人铁哥们,你如何敢捋虎须,拍虎臀呢?人要乖巧点,若你讲名诗人好话,说名诗人放个屁也香,自然被大家引为知己,可以交心,尽管诗人也不喜名诗人的屁,但又何必冒犯众怒呢?如海子顾城早就死了,更不能批评,否则就是不道德,对死人不尊重。记住,名诗人是不能批评的。只能摸罗拐,摸顺毛,一旦批评了,就是说三道四,数黑论黄,横挑鼻子竖挑眼,大家早就习惯菾维,諛媚,你去批评,弄得大家很不习惯,是不是讨人厌呢?


洋大人也是不能批评的。如庞德写的(地铁车站)实在是没有味,我们偏要说有味,艾略特,狄金森死亡体连老外都嫌,我们偏要爱不释手。二零一二年诺奖得主特穆斯特朗的诗狗屁不通,我们偏要说大通特通。凡是带着一个洋字,那怕是颓废,我们也要鼓掌呵呵。那些个意大利,馬其顿,阿根廷社区中诗混混,跑到中国来捞外快,我们必须当祖宗一样盛情招待。不能说个不字。否则就是闭关锁国,就是固步自封。这种把中国人当孙子,把洋颓废当大爷的舔狗行为与思想,竞是名诗人与诗人一致认同。这也不能批评,那也不能批评,诗歌评论干什么呢?不干别的,就只管吹捧。尽管走腔走板,也要照吹不误,一通褒扬,一通菾维,你好,我好,大家好,欢歌笑语,其乐融融。大家都在放屁,你放你的,我放我的,屁诗不绝,烏烟瘴气。有识之士大赞,此乃诗歌繁荣。靠他人吹不够,自己吹自己够水平。人无廉恥,百事可为。


诗歌评论成了诗歌吹捧,除了炒作与讲好话与讲无关痛恙的话,诗歌评论一无是处,失去学术价值与存在意义。专家们提出种种伪学术,对官儿诗人,名诗人,顶头上司极尽谄媚,除了吹就是吹,中国现代诗之所以没落衰亡,一个重要原因是批评的缺失,离开针贬,诗人无法知道自身的缺陷与不足,无法寻求解决与止损的方法。存在于诗评中市侩性的颇通世故的赞扬,对诗的无原则的拔高,妨碍了诗人的成长与进步,一味的吹捧磨灭了诗人的求索与探讨,注定了诗的同质化,庸俗化,与垃圾化。写詩成了逢迎讨好,蝇营苟且,特别是各类诗奖成了追名逐利,价高者得。不论你写得再好,没有专家的认同,没有几个圈子中人首肯,注定黙黙无闻,缺少竞爭机制,缺少优胜劣汰,能者上机制,使中国现代诗一蹶不振,存在于读者中,轻视现代诗与诗人甘于平庸互为表里。诗的垃圾化巳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诗歌评论有两个功能,一个是写什么?即诗的选材与主题。二是如何写?即是诗的技巧与文字修饰。诗的批评是指出诗的不足,引导良性亙动,而不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瞎吹瞎捧。(全文完)

https://bbs.yzs.com/thread-1090640-1-2.html
2023-4-12
 楼主| 发表于 2023-5-2 18:27:12 | 显示全部楼层
53《论人生》



                        作者:屈铁钢



人生是个过程,从呱呱落地到撒手西归,短短几十年,顶多不过百年。在无限无穷的时空中,人生不过是一个短暂的瞬间,是个微不足道的段位。但对个人来说,却是难得的灿烂辉煌,如在黑暗中的电光石火,虽百城莫赎,千金难卖。人生是青春史,求学史,风流史,奋斗史。诗人应该替自己负责,以诗为人生每个波段立此存照。诗人弃自己亲身经历而不用,尽写虛无飘渺。诗人是人,有人的七情六欲,喜怒哀乐,爱憎恶好。写写自己悲欢离合,荣辱浮沉,是自然而然,理所应当的。现在言论是极其自由与宽松的,并没有什么禁忌与封杀,诗人只要不违反法律,岂可怕这怕那呢?相当一段时间禸,抱有极左思想残余与愚民政策的文化主管,编辑设立种种禁区,并未达到既定的效果。导人以愚不如开迪民智。看似人畜无害的晦涩体,死亡体,废话体,等无涉政治与敏感话题的詩,其实是对本民族文化的亵渎,让诗人弱智化,这无疑是一个巨大智力资源的浪费。现在是网络时代,堵不如疏,让诗人畅所欲言,天不会塌下来。


诗人是个人,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也不昰终南山修行的道士,更不是顸测未来的先知。诗人生活在人间,吃喝拉撒一样少不了,长大了,成年了,就要谋生,成了家,立了业,天天与油米柴盐打交道。若生活在底层,曰子就单调乏味些,接触的人也少些,若有幸混入高层,接触面广,曰子充实得多。不管如何,每个人人生因地域,时代,职业不同而千差万别,但毎个人多少有亮点,有激动人心,毕生难忘的时刻。如得爱之欢,失恋之悲,失学之疼,失业之愁,功成名就的春风得意,落拓飘零的形单影只,这是写诗的极好素材,我们为什么弃而不用呢?我们吃着家乡的米,喝着祖国的水,正是脚下这块土地,让我们成长,生于斯,长于斯,终于斯,我们为什么没有乡思乡愁,祖国之思之赞呢?对于父毌,妻子,兄弟姐妹,对于同学,同事,左邻右舍,及一切人生邂逅的人,我们为什么不能书写一二,聊表情意呢?至于重大的事件,有幸参与其中,何不倾吐心曲?什么叫写真写实?其实就是写个人遭际经历。体验生活,其实自已正在体验,早就体验过了。令人奇怪是诗人写诗不写熟悉亲切的人与事,专写参禅悟道,尽务虚的!也许诗人认为写自己耳濡目染,亲身经历是俗气,却不知诗人本就是个俗人,写俗即入俗,亦可脫俗,无俗,雅在那里呢?诗并不是预言书,启示录。而是一个韵文,最普通的文学体裁。


上世纪五+年代六十年代出生的人是幸运的,他们一生经历农耕文明到现代科技两个不同时期。完成了一次跨历史穿越。他们糼年时,经历了愚昧与贫困,到了花甲之年,古稀之年,却经历了昌盛与现代风情。如电视,手机,电脑,年轻时见不曾见,想不曾想似科幻的事物,成了日常起居。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迄今,短短几十年,中国发生翻天复地的变化,到处高楼林立,大路纵横,如超市,加油站,地铁,高铁,高速公路,斜拉索桥,电视发射塔,卫星导航,太阳版电池巳成为风光景物。如手机视屏,手机录相,手机打卡,手机遊戏,微信,巳为大家掌握,单单一个手机,就令人惊叹!当年认为玄幻不可能的事物,早就成了耳熟能详普通不过的现实。遗憾的是诗人竞视若无睹,对这一巨变集体失声。诗人是个时代的见证人,写的詩却无时代的见证。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吗?这样的诗有什么价值,不是不言自明了吗?摒弃自个儿人生履历而不用,是现代诗玩不了,也玩不起的根本原因。诗人不写自己的遭遇,也不写身边的风云变幻,人世苍桑,注定其诗是向隅而泣,无病呻吟。


我们生活在现实,不可能是生活在烏托邦。除了一坦平阳外,还有坎坷。除了成功的喜悅,还有犹豫,徬徨,受挫的懊恼。既有上升期,也有失落期。人世上存在公平,公正,但亦有不公与不快。诗人应该有大局观念,大胸襟。应该站得高,看得远。不应该一叶障目,以是为非,更不能颓唐堕落,玩世不菾。应该抱有阳光心态,写的诗应该励志,而不是浇冷水。诗应该鼓劲而不是泄劲。应该相信,烏云只是一时的,长久灿烂的是阳光。如北岛,沈浩波,徐乡愁,余秀华总是无端寻畔问忿,有错找错,无错编错是一种偏执,近于颠狂。若是一昩渲染苦难,悲楚,只会使人意志萎糜消沉。


既然生活在中国,就考考虑中国的事。既然活着,就不会考虑身后事。到了七老八十,该干嘛干嘛,那个会想永恒的黑暗与遗忘呢?海子死亡体之所以令人厌恶,就在于违反人类良知,珍爱生命,求生是人类本能。人类思维是生命最灿烂的结晶,是大自然最美的花朵。人是万物的灵长,是声情并茂的觉醒。只因有了人类,世畀才多姿多彩。是神奇的造化,是无知无觉蝶变为有知有觉。诗人有幸生活在中国,一生在中国度过,就不应以做个中国人为悲,为恥。现在的中国一片繁荣,百姓安居乐业。诗人岂可吝啬笔墨,不为祖國,家乡尽情赞美?歌功颂德,有什么不好?总是唠唠叨叨,唧唧歪歪不知说啥,有意思吗?是不是犯傻呢?将心比心,设身处地替国家,同胞想一想,即使欠缺,也不会太差。人这一辈子,图个心安理得,就祘是亏了,也值得。(全文完)

屈铁钢发表于 2023-4-13
https://bbs.yzs.com/thread-1090751-1-1.html
 楼主| 发表于 2023-5-2 18:28:31 | 显示全部楼层
54. 屈铁钢:《论流氓文学》



有句流行话叫"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诗人一旦染上了流氓意识,就会玩世不菾,无底线,无原则。如北岛"古老敌意论",伊沙"一泡尿论",海子"倾心死亡论"。这些人看似文质彬彬,儒雅模样,实则对故国乡村父老乡亲胸怀仇视与愤懑,崇尚西方,这种人受到国家照顾,却从不畏威怀德,感恩怀愧,北岛的詩是影射文学,假托晦涩去含沙射影,指桑骂槐。一方面受益,一方面掀桌。余秀华诗《睡你》说什么'"枪林弹雨"屠杀野生动物"云云,是无中生有,恶意诽谤。吃着锅又砸锅,某些诗人为了火起来,为了点击率,肆意妄为,肆无忌惮,端坐在太平岁冃,却欲搅乱天下。一旦染上了流氓习气,诗人如泼妇骂街,泼皮撒泼。


"下半身"对中国妇女极尽诬蔑诽谤,野蛮粗鲁,令人发指。其诗《一把好乳》连个小女孩也不放过。在沈浩波笔下,中国妇女奇丑,爱钱,好淫。不过是玩物,厌物,废物。沈浩波对中国妇女的刻毒,阴损的浇脏泼秽,有违人的道德,良知。是封建法西斯敌视妇女的恶青攻击。其诗《上海是个婊子》更是发泄对上海无端的仇视!上海是个大都会,艺术之都,英雄城市。上海人聪慧,文雅,勤奋是尽人皆知的,是一个商都会,亦是个大工业城市,大航空港,大出海囗,決不是淫糜之地,醉生梦死的消魂窟与花街柳巷。其诗《病房一曰》更是夸大其辞,肆意放大个例,渲柒平民的苦难,以此作口实,达到否定国家体制的肮脏目的。如此颠倒黑白,竞被不少人叫好,一个泼皮,招搖过市,竞嬴得满堂轰响。


徐乡愁用种种恶毒的语言来讪谤国家与打工人。把打工人贬成苦哈哈,惨兮兮的逆来顺受的愚氓,把国家体制描绘戍横征暴敛,腐化奢侈的群体。完全否认人民的幸福感,认同感,归属感。无端挑起阶层撕裂,族群对立。其诗《泼粪节》公开露骨厌恶中华民族到了歇斯底里,如此病态,穷凶极恶,必遭报应。把在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描成一团凄黑,民不聊生,痛苦万状。这么阴损,意欲何为呢?屎尿体首首都是诬陷,裁赃,事实上,当今社会国泰民安,一片祥和,是历史上最好的一个时期。什么是流氓文学?屎尿体即是!无底线,无教养谩骂,迎合阴暗心理,是一种鬼魅。这种把天下视同寇仇,毁之而后快,是一种深入骨髄的见不得好的畸形变态,令人奇怪的是,居然不少人为之评功摆好,诚然,不少麻烦困感我们,总会不断产生问题。令领导阶层头疼的如天价房,天价医疗费用,教育成本太高,彩礼等事情,一时半会难以解决,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但相信经过群策群力,是可以逐步解决的。共产党领导能力是毌庸置疑的,人民并非愚不可及,岂可妄自菲薄,颓唐消沉呢?


存在于人之间的隐匿沉睡的流氓意识,不到时候是不会发作的,一般情况也难以察觉。在郁郁不得志时,在利己主义膨胀之时,这种意识苏醒并爆发。这就是无底线,无原则,无尺度的胡搅蛮缠,偷奸耍滑。如乞丐受恵怨恨施恵人,如非洲黑人解放后残忍对待白人解放黑奴者,这种表现在流氓无产者十分露骨。流氓文学就是见不得好,自己混不好,别人也勿混好。非议一切,否定一切,不管三七二十一,搞乱道德与秩序,好象大家都欠了他似的,当着和尚骂秃子,打着红旗反红旗,无所不用其极,徐乡愁屎尿体就是这种意识典型例子。由于言论氛围的宽松与包容,极少市井混混就借用分行文字,发泄对社会,现行体制与国家与同胞之不满,用语凶戾,歹毒。如死亡体,下半身,屎尿体,脑瘫体都是泼皮撒泼,流氓粗口,这些人毫不隐讳,毫无根据,百无禁忌,肆无忌惮攻击现存国家体制,对于流氓文学,是批评不得的,一旦批评,各顶大帽子扣来,如上纲上线,文革打压等,可以允许浇脏泼秽,一旦清脏去秽,就不允许了,真是混伥逻辑!


流泯有个特点,是欺软怕硬,为非作歹,趋炎付势。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无底线,无原则,不问是非,不论曲直,是非常现实的,朝秦暮楚,翻云复雨,有奶便是娘。汉奸,恨国党多是此类人。只有个人利益压倒一切,把祖国家乡同胞视为虫豸,无足轻重。卑贱时,装穷卖惨,一旦高升,咳五咳六,盛气淩人。如路霸,街霸,泼皮,无赖,这是社会的寄生体,是割了又长的国家的肿瘤。各类帮会,各类邪教,即是流氓的箘集地,聚合体。流氓文人制造的流氓文学是反人类,反社会的,是天鹅绒革命,玫瑰花革命,阿拉伯之春前奏曲,是妖言惑众,切不可等闲视之。但泥鳅掀不起大浪,五光十色的肥皂泡炸了,也不可能动摇摩天大楼。(全文完)

屈铁钢发表于 中诗论坛›中国诗歌›诗歌评论› 2023-04-27
https://bbs.yzs.com/thread-1103312-1-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24-6-13 09:41 , Processed in 1.198612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