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浣溪沙

屈铁钢抨击当代诗坛系列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2-4-1 20:58:04 | 显示全部楼层
25.《恶心》


                    作者:屈铁钢



诗人认为美的东西,不一定是美。诗人在抱怨诗之不受欢迎,往往归咎,归厄于外部原因,而从不从自身查找问题症结。诗之所以不受欢迎,一个根本原因是与客观现实与时代生活脱节,加之言之无物,言之无味。被读者忽视是必然的,并不冤。辛辛苦苦爬格孑,敲健盘,意欲何为呢?就是为自个儿莫名其妙发泄吗?并不是天下苦无知音,也不是读者故意与诗人过不去,而是诗写得太差劲啦,提不起读者兴趣。著名不是自命或钦命的,名著了,诗不一定著起来。滥竽充数,欺世盗名,蹭热度也许可以风光一时,但这风光是不值得羡慕的。


现代诗有一个见怪不怪的现象,诗人想着法孑把诗写烂写臭,越是下,越是贱,就自我感觉良好。把诗写得一团糟,庸俗委琐,俗不可耐,不堪入目,就越是傲骄,意象诗都是同一个調孑,啰哩啰嗦,不明所以,看也看不出什么名堂,读也读不出什么味道。诗人还洋洋自得,满脸堆欢呢!只有一两个评论大叔喷泡子,吹尿泡一样吹,诗人被吹得屁眼里都是劲,尾巴翘到天上去了,也不想想这又拖沓,又零粹,又无聊的诗,如何图得读者垂青呢?读者又不是楞头青,干嘛去蒙呢?楞头青楞一下,也不会老楞下去。诗人长期写意象诗,也不怕读者视觉疲劳?老是写着这类同一唠嗑,不是恶心读者来着?(待续)


柤当一部分诗人写诗奇丑无比,面目狰狞,说活阴阳怪气。以脏为净,以臭为香。出语粗俗,用心险恶。如海子死亡体,徐乡愁屎尿体,沈浩波下半身,余秀华脑瘫体,无不用阴损,怨毒,暴戾来看待國家与社会。这是些对民族,对同胞毫无感情的人!在他们笔下中國一团漆黑,垃圾遍地,脏水横流,人民苦不堪言。他们愤世,妒世,歇斯底里,几近颠狂。他们的诗用词鄙陋,唸之咬牙切齿,见之上呕下泄。实在是无聊之至!可是却得到相当数量的人欢呼。诗本是美文学,悅耳娛目,陶情养性。而这些人却想法子让读者恶心,看他们的东西是不愉快的,看多了,看久了竞致怀疑人生。事实上我们处在历史上最幸福时代,饱食终日,乐而无忧,尽管新冠肺炎猖獗,但中國依旧安祥宁和。有什么根据去玷污灿烂的现实呢?用一口口浓扊吐在美与善的胴体上,不过是病态的心理发泄。他们泼脏泼秽,倒尿倾粪,无非是让读者肠胃不舒服,呕吐物在肚孑里上下翻腾,读者无辜,凭啥遭罪呢?


俗语说,蛤蟆子不咬人,但嘈人。倘若有个傻子在你耳边唠叨个没完,不知说些什么,而这个傻子是个官儿,名人,你又如何呢?你不得不妆着笑脸,硬着头皮,听傻子唠叨个没完。心里恨得牙痒痒,难受得七竅冒了烟,恨不得一把推开,一个耳巴孑掴过去,但你敢吗?诗人写诗尽写废话,唠叨个没完,心里窝着火,读者肯定是不会看的,除了有些心理扭曲变态的人去看外,誰愿看呢?个别版主去看了此类废话诗,心里燥得不得了,如同吃了苍蝇屎一般,恶心不得了,出于礼貎一番虚回虚答罢了,誰把它当回事呢?看了不少现代诗,竞全是废話,说来说去不知说些啥,叫看客如何适应得了?是誰丢了几个死苍蝇在你眼前呢?虽说不伤人,但嗝应人。不知为何,诗人写诗唠叨惯了,也不顾读者受得受不了,一个劲儿唠叨下去,把读者脑袋弄大了,差不多要发宝了,难道写诗目的只有一个,让读者恶心?


诗人纷紛想着法子,变着法子去恶心读者。用病句,破句,断句,语病去冒充诗。让读者抓耳搔腮,头皮发麻。强忍呕吐,莫名燥怒,就成了诗人写诗的目的。就是让读者不好过,居然还洋洋得意,趾高气扬曰,这是写诗之趋势呢?还叫读者去猜测,去揣摩,跟在屁股后欢呼哩!也不想想这么恶心读者,读者会买账吗?买不了账,写出来干嘛呢?(全文完)

屈铁钢111发表于 中诗论坛›中国诗歌›诗歌评论›恶心  2022-3-20
http://bbs.yzs.com/thread-1042914-1-1.html

 楼主| 发表于 2022-4-6 20:38:45 | 显示全部楼层
26.《论阳光灿烂》


                         作者:屈铁钢



贊美是诗的天性,歌唱祖國,家乡,歌颂党,歌颂人间儿女,是明白不过理所当然的事。我们写诗心态应该阳光灿烂,写的诗才会阳光灿烂。诗人纵然经过不幸与磨难,也不过苍海一粟,沙山一粒,不应该渲柒夸大。比起盛世太平,万民安居乐业,实在是微不足道。不应以猜忌,怨恨,阴戾去写诗。诗不应是满天阴霾,一团漆黑。不能把萎糜颓唐玩世不菾带给读者。偏执狂与病态,变态是不宜写诗的。一句话,如何让诗健康,正能量是诗人考虑的头等大事。诗歌给读者美的享受,舒服的感觉,如同春风扑面,春雨滋润,在诗中获得勇气,力量,光明,大好前程。诗不是烏云连冃不开,不是愁绪满怀。不是三分忿怒,七分怨毒,十分不屑。不能让读者狐疑满腹,讪谤满腔。即令是凄美,也当令人赏心悦目没齿不忘。


海子死亡体之所以令人厌恶,就在于喋喋不休渲染死亡的不可避免,死亡的妙不可言。对生命的否定,对生存的否认。是与人类天性背道而驰的。人类的本能是趋吉避凶,珍爱生命。好好活着是人类愿望,活着,一切才有可能,死了,一切无从谈起。哀哀切切,凄淒惨惨,哭哭啼啼充斥海子诗中,读海子诗是不舒服的,有股沉重的压抑感,对人生的无望,对生活的冷漠。这是灭绝人性的劝死书!西川,骆一禾竞把这种鸩杀人类生命的毒鸡汤翻出,劝导读者去奉信,而不少学院教授为之付和,替这种死亡体评功摆好,真是其心叵测,令人发指。


不少诗人好似受到天大的瘪屈,满世界欠了他似的。往往把个例当普遍,把不忿当愤懑,就是把现实生活描写得一团漆黑,以丑为美以非为是,如北岛,海子,沈浩波,徐乡愁,余秀华等无一不对这个开明,活泼,进取的改革开放时代浇脏泼秽,扭曲贬低,诗人必须心存善念,不可对国家,同胞,家乡无端诋毁污蔑。劝善是诗歌重要功能,让读者读其诗获得快感,热情,获得启迪与领悟。而不是七分牢骚,一腔怨毒。诗歌本是平和,温暖与开朗的,如何成了偏狭与阴鸷呢?诗歌本是阳光灿烂的,曙光初起,彩练当空,春风杨枊本是诗歌的禀性!象中國这样一个庞大的國家,十四亿人平康安祥,几十年无战事无饥馑,本就是一个了不起的奇勋!我们岂可妄自菲薄呢?屎尿体,下半身,脑瘫体用揑造与谎言来中伤攻讦國家,是有悖为人道德的。我们这个时代,虽不说尽善尽美,但却是煥然一新,美奐美仑。经过几十年,中國甩掉了贫穷落后,正是一个生龙活虎的虹起的大陆。


打擦边球,走边缘地带。就是名诗人与出风头诗人的一贯伎俩。趁着社会的宽容,竞公然非难社会。傍敲侧击,含沙射影,转弯抹角,隔山打牛是慕洋犬的鬼魅行为,如北岛的阴阳体,海子死亡体,余秀华脑瘫体无一不是用阴损去泄愤,即莫名其妙煽惑对國家的仇視!國家的米和水养肓了他们,给他们钱花,给他们优裕的生活。他们不但不知感恩与回馈,反到用怪戾与怨毒对待國家。他们的诗如此阴沉,下贱,却如此被主管专家热捧,是不是宽容过度了呢?给不了读者任何愉悅,反倒加剧理性与认识的紊乱,中國新诗巳被西方颓废诗的走卒,糟踏得千疮百孔,体无完肤。诗应该阳光灿烂,给读者美好,淸新。而不是充斥戾气暮气与死气沉沉。(全文完)


中诗论坛›中国诗歌›诗歌评论›论阳光灿烂
https://bbs.yzs.com/thread-1044235-1-1.html
本帖最后由 屈铁钢111 于 2022-4-1 08:53 编辑
 楼主| 发表于 2022-4-22 22:24:19 | 显示全部楼层
27.屈铁钢:《忽悠》



名诗人,教授,评奖人喜欢抬出洋菩萨,就是些名不见经传的,不入流的西方颓废派关于写诗的技法与理念,来忽悠读者与学写诗的人,莫名其妙去吹捧与趋奉,好似洋大人说的是真理与圣音,非笃信不可。也不管中國读者爱看不看,一古脑把洋菩萨歪经与拙劣的复制版推出来。中國写诗人就爱吃这一套。尽管听起来一头雾水,但还是深信不疑。意相照葫芦画瓢,写天书密电码,诗人不是在写诗,而是在码字。堆一通松散拖沓的不连贯的词语,就自顾自或好事者吹起来,尽管写诗赚不到一分钱,但可以打通人脉,打开财路与仕途。只要得到上头的眷顾,何愁不能衣食呢?文学教授写论文时,总是引经据典,把个意象派,象征主义吹得繁花似锦般。只可奉迎,不可婉拒。在忽悠读者上,诗人下足了功夫,但是这样对读者,读者会理吗?读者不是傻子,把读者当傻孑,其实自己就是个傻子,是个自以为是,自作聪明的傻子!如北岛,欧阳江河,杨练,徐敬亚,陈仲义,謝冕等说起西方颓废浱一套一套的,他们亦不知洋菩萨门对东门对西。纯粹就是嘴巴冒味,嚼舌根子的,搬出稻草巨人唬人的。渐成习惯,在耍弄忽悠读者上,他们至死不悟,乐之不疲。


文学是语言文字的艺术,诗也不能例外,既然是语言文字的艺术,就必定遵守语言文字的运行规则即语法。在遵守语法上,诗没有例外,诗是由语言文字构成的,是不能违反语法的。违反了,则语多岐义,或莫名其妙。但是经过公知舔狗的忽悠,诗人想尽法子去进行语言文字解构与重组,进行所谓辞类活用,结果写出来的诗不知所云,不明所以,令读者云里雾里,瞠目结舌。看到那些狗屁不通的文字,读者一脑袋浆糊,说起早了,碰到精神病院垮围墙跑出来的人了!久而久之,读者以为诗人多是神经病!


读者不读现代诗也就罢了,一旦去读,就会看到狗屁不通的废话,自吹自擂与无休止的吹捧。诗人的脸有寸把厚,写些猫弹鬼跳的短句,就自以为一代宗师,创造了历史哩!不带这样玩的!也不惦量轻重,几斤几俩?一首如此,二首如此,首首如此,都是些莫名其妙的鬼哭狼嚎,又不是欠你的,干嘛非去拜读呢?看到诗泠泠清清,无人理,诗人会心生惶恐吗?不会的!自有公知安慰,"诗独享及小众享"论,"今无读者,以后难免读者"论,"此处无读者,彼处必有读者"论,宽了不少脆弱的人的心,更有甚者竞胡诌,写诗仅写给自个儿看,自己是自己的惟一读者,这种令人厌恶的胡说八道,不过是把诗彻底灭绝的妖言惑众!几个怀揣诗本,端正隐形镜片的诗人,无不煞有介事,对着一行废话作凝思状。恬不知恥自卖自夸。一群穷酸沉醉在发财梦,当官梦,兀自不醒呢!叫也叫不醒,骂也骂不醒,你不理,尚可,一旦理了,诗人劲鼓擂了,兀自不可一世哩!


诗人被公知舔狗轻而易举忽悠,对于那些西方颓废派深信不疑。他们是意象即诗论,无韵写诗论,反语法写诗论真诚信奉者与践行者。这些人也真可怜!个个成了西方颓废派洗脑的牺牲品!终其一生在废话中混。虚掷青春,空耗精力。纵是捞个一官半职,财运亨通,也得不尝失!诗人被忽悠了,又来忽悠读者,读者会吃这一套吗?只好被公知忽悠,或在小圈子里亙相忽悠,甘当写诗的傻子,一直傻下去。居然为之心欢意美呢!

屈铁钢111 发表于 2022-4-4 09:26:22
中诗论坛»中诗论坛›中国诗歌›诗歌评论›忽悠
https://bbs.yzs.com/thread-1044780-1-4.html
 楼主| 发表于 2022-4-24 19: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28.屈铁钢:《劝善》



诗写出来首先是给诗人自己看的,诗人既是作者,也是第一个渎者。但诗人不会也不可能满足仅限于自己,而是希望有更多人看,人越多越好。如若仅限于自己及个别版主,评委,哥们去看,我看这诗不写也罢。没有读者的诗是毫无意义的!问题是现代诗没有读者,读者懒得翻现代诗,而诗人却一厢情愿,异想天开读者参与诗写作。没有读者,那来亙动?脑瓜子灵一点的就想着,找几个哥儿,帮忙找几个托,最好是戕几个名人,教授,专家来敲边鼓,吹锁呐,现炒现卖,好在网上多的是闲得发慌的二楞子,有了块臭肉,苍蝇们嗡的一下飞来了。又是你认为,又是他覚得,于是诗人名望日隆,不过这名是贱名臭名罢了!不少诗人写賎写烂,遂成名人,委实也不是办法,即令是个臭名亦可吃香啫辣,各利双收,官运亨通。倘若是个官儿,富豪,大佬,有个李刚的爸,那么即令你满嘴跑火车,也会名声大噪的。不是用质量上乘去取信读者,而是靠恶搞炒作喧嚣一时,毫无价值毫无经纬的下贱丑陋的文字垃圾,就充斥在现代诗史,着实令人高兴不起来。


如梨花体,结巴体,烏青体这些文字组合不过是文字同义反复!是毫无禸涵的无聊空洞的废话,只因迎合一些心理扭曲变态的毛头小子,遂热闹一阵,这毛头小子实在是闲得无聊,精力旺盛却无从发泄,不过是拿这鬼扯腿出气。忙活一阵该干嘛干嘛,由于楞头青的哄抬,点击率颇众,于是梨花们趾高气扬,傲然不可一世,若论其价值几何?实在不敢菾维,并不是锦心绣口,实乃枯棉败絮。风光一阵倾刻风流云散,但比起黙黙无闻,毕竞一时风光,由此带来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名人的光环可以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


在西方颓废诗学影响下,中國新诗変了味。分成两大类文字垃圾,一类是废話,如意象诗,无韵诗,微诗,另一类是恶语,如北岛晦涩体,海孑死亡体,徐乡愁屎尿体,沈浩波下半身,余秀华脑瘫体,这两类不但毫无诗歌成份,而且出言不逊,用心险恶。这是一种全盘照抄西方殖民文化,进行精神愚化,奴化的结果!这是一次西方颓废思想多方位浸入与洗脑。这是天鹅绒玫瑰花变乱前奏曲,所幸的是这一西方殖民文化渗透多局限于中國新诗,若是曼延到方方面面,后果将不堪设想。中國灿烂的诗歌文化有可能中断与终结。中國诗人弱化,愚化,奴化到了可怕的程度。特别是北岛的古老敌意,海子倾心死亡,徐乡愁恶毒发泄,沈浩波极尽污辱,余秀华肆意揑造,就是毫无根据肆无忌惮来怨恨國家,同胞,中國妇女!这是对中國毫无感情的傢伙!在他们心中,私欲至上。他们的诗如此阴损,下贱,却图得满堂喝采。


古今中外优秀诗歌,都是给人优美的视觉与听觉亨受的。纵使风雨如磐,黑云压城,也是开朗明淨的。決不给人阴鸷,怨毒与暴戾。总是给人光明,希望与生命下去的勇气。決不会怨恨祖國,同胞与家乡父老乡亲。歌唱祖国山川形胜,歌唱儿女之情,歌唱对光明与自由的渇望,歌唱抵抗外侮的芵雄,决不会如疯狗一顿乱咬。劝善本是诗歌固有的禀性,善待自然,善待芸芸众生,关爱家國,善待生命与歌唱美好及妇女是诗的天然主旨。決不是如海子劝死书,鼓吹死亡与倾心死亡,如徐乡愁,皮旦,沈浩波,余秀华劝恶书,煽动莫名其妙对國家,同胞怨恨,制造阶层对立与族群分裂。欲乱中华,欲亡中华,先乱其智,先亡其心。从上世纪改革开放以来中國发生巨大改変,是一个生机勃勃现代大國强國,中國的态度决定世畀的走向。这一切离不开國家领导执政党共产党英明。我们岂可妄自菲薄?余秀华诗(睡你)纯粹是诽谤,是不折不扣无中生有!天下太平,那来枪林弹雨?國家致力坏境保护,野生动物保护,那来如此不堪一团糟?故意抹黒,浇脏泼秽,不顾事实极尽诬蔑,就是制造名隆吸金的轰动效应。这不就是改色易帜的疯狂前奏吗?


诗是平和明朗的,不允许刁钻古怪与狭獈。自朦胧诗出,中國新诗走向岐途。自由诗沦落到单种即所谓的意象诗。新詩体裁如寓訁诗,童话诗,叙事诗,情诗,政论诗,诗体信,讽刺诗,诙湝诗,诗剧等消失殆尽。歌词,民谣,打油诗被拒绝登上大雅之堂。整个诗坛除了废話恶语喧嚣着,不是诗的诗搔首弄姿,竞无可以称之为诗的诗存在着。这是惊世骇俗的荒唐!诗本是给人美好的感觉,给人奋发向上与平心静气。催人泪下,催人警醒,催人奋进。现在不但给不了,而且给人颓唐,萎糜,浑浑噩噩,麻木不仁以及令人厌恶的愤世妒世。显然这是与劝善背道而驰的。我们要做的是掲露西方颓废派险恶用心与虚伪面目,把北岛海子等一类舔狗拉下神坛,让诗写作返朴归真重归理性,为读者喜闻乐见。(全文完)

2022-4-21至24 屈铁钢111  发表于中诗论坛›中国诗歌›诗歌评论
https://bbs.yzs.com/thread-1046830-1-1.html

 楼主| 发表于 2022-4-28 20: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29. 屈铁钢:《阅历》




舒婷是个知靑,返城后做个职工,后因诗(致橡树)出了名,进入文联机关至退休。到目前为止,舒婷除了年轻时写过几首诗,再无新的建树,其他成名的如北岛杨炼食指等基本如此,毕其一生吃老本,他们的作品就这么寥寥几首,禸容暂且不论,就其创作层面上说,是极度贫乏单弱的。而且他们有一个共同趋向,就是弃自己生活阅历而不用,在他们诗中,看不到个人的遭遇与人生轨迹。可以这么说,他们的诗没有人的喜怒哀乐,更莫说时代风云,历史刻痕了。读他们诗是苦恼的,极其单调枯橾,所以很快被人们遗忘,誰还记得他们呢?


海子出生在安徽,安徽是个风景优美物产丰富的地方,如天柱山,黄山,巢湖,徽州田庐风光十分了得,除了上大学几年外,海子都在安徽度过,翻烂(海子诗全集),也找不到家乡故域的只言片语。除了喋喋不休死亡外,海子没有写任何有意思的东西。事实上海子是个崇尚西方颓废派的,不能不说这也是大学教育失败,由于过于崇洋媚外,不少教授自觉或不自觉灌输自愧弗如的思想,致使不少学生轻视本土,奉西方为神明。海子的诗无一例外是西方死亡体的单胚克隆。


人生是本册,记载一个人喜怒哀乐,荣辱浮沉。虽说日子单调贫乏,但也不乏亮点,热点。特别是少壮时,总有令人刻骨铬心的生活经历。如得爱之欢,失恋之悲。小时凄苦,学生时代的憧憬,升迁坎坷,奋斗乐趣,等等皆是诗人亲历亲为,诗人与之有切肤之痛或醍醐灌顶,抹也抹不掉.忘也不可能,为什么不能以诗的形式表达呢?诗人不是思想家,哲学家,何用你思考精神深层次呢?表达表达此时此地的感受,远比说彼时彼地的虚侫好得多。写诗是用来抒发感情的,并不是要你作夸夸其谈,诗人是塵世一个俗物,并不是生活在深山老林,参禅悟道的隐士。把自己与世隔绝,在自己精神垒起不近人情的高墙,何苦来哉?诗人的阅历广慱,写诗更容易腾挪跳跃,几乎每一个人都有阅历,差别在于多寡而已。但诗人弃亲身阅历而不用,这令人不可思议,不可思议的是诗人,就在与世隔绝的状态中写诗,这诗价值如何?就可想而知了!意象诗之所以遭人唾弃,就在于毫无价值!(待续)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古代圣人志士自我勉励,亦是当代青年必修课,诗人亦不能例外,照理说北岛,杨炼,于坚,伊沙等慱闻广见,不可能写的诗涤尽铅华,毫无知识,但这不可能成了可能,他们的诗毫无禸涵,纯粹的文字堆砌,连个文字游戏也祘不上。这又为何呢?因为他们狂热笃信西方颓废反語法反逻辑诗学,弃经历,阅历而不用,只会胡乱拼湊,斟字索句,玩乖弄巧,除了恶搞,就是哄抬,抬出菩萨,打着幌子,肆无忌惮愚人愚己,诗人们跟在他们屁股后面跑,以废話应世。一旦抛弃自身阅历,忽视亲历亲为,真切感受,写的诗必定是空壳,必定无血无肉,无心无肝,无滋无味。诗人的殚精竭虑不过是空忙!(全文完)


2022-5-9
http://bbs.yzs.com/thread-1049177-1-1.html

 楼主| 发表于 2022-5-15 21:46:39 | 显示全部楼层
30. 诗,酒,退化及其它


                      作者:屈铁钢



在中國古代诗人是离不开酒的,诗人几乎个个是酒徒,啫酒如命,无酒不欢。吟诗作赋时非得有杯中物不可。几杯黄汤下肚,眼红耳热,在酒精刺激下,沾得笔饱,磨徨墨浓,铺开纸笺或布幅,泼墨挥毫,撰下锦绣华章。李白醉酒诗百篇,但这醉也只是七分醉,并不是+分醉。若是烂醉如泥,这诗是没法写的。经过诗人的亲力亲为,不少酒成了名酒。如"杜康""杏花村""剑南春'"汾酒"。中國古典诗歌与酒是颇有渊源的。短时饮酒能够刺滶与梳理大脑思维,激活创造性思维,但長期饮酒,对身心健康是不利的。影响大脑皮质老化与僵化,及血管硬化石化的。现在的诗人很少饮酒了,多少人点酒不沾,但现代诗多是思维紊乱的产物,这又为什么呢?(待续)


诗歌是语言文字的表砚形式。而思想,感情表达交流,是通过语言文字来进行的。与说话,写文章一样,诗歌必须符合语言文字运行规则即语法的。不可能也不应该脱离语法。否则必定造成思维紊乱。在思维紊乱状态下,产生的诗歌文字必定文不对题,语多岐义。而西方颓废诗学反语法,反逻辑的创作理念与方法,不知多少人深受其害。所谓"突破语言瓶颈"所謂"进行语言重组与解构",就是对诗歌反语法提供理论依据。如北岛,海子,楊炼等就是这种谬论的倡导者与践行者。读他们的诗是不舒服的。语无伦次,莫名其妙是其特点,用破句,断句,病句,语病去冒充诗,去乱用各类词汇,打乱文句连贯性与完整性。不但不能绐人愉悦,反倒使人认知杂乱,思维混乱。意象诗,微诗亦是如此,用所謂历史趋势,时代潮流替这种谬论张扬,是愚化诗人的鬼域行径。诗人终其一生在胡言乱语中混,写的尽是狐鸣鬼哭。思之心怵,言之沉痛!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用进废退是万物法则。不少诗人在这种思维紊乱中,丧失了拼词组句的能力,丧失了文字功底。不但写的诗颠三倒四,不知所云。而且写文章与说话,那怕写个短文札记也是夹七夹八,狗屁不通。甚至影响日常起居与行止,其行为举止怪异,不近人情,教训是深刻的,危害是惨痛的。所以老师家长严禁儿女子弟接触这类反语法的诗歌。接触多了惯了就必定危害下一代身心健康。使人丧失辨识能力与勾通能力。从猿进化成人是可喜的,而从人退化为猿则是嗚呼哀哉,惨不忍睹。


退化在中國新诗上表现+分明显。意象诗,微诗无一例外成了无滋无味,无心无肝,无皮无血的文字垃圾!令人诧异的是几乎所有现炒现卖的新诗没有主题没有表达的意思!也不知诗人如何做到的?居然在大作中不流露丁点喜怒哀乐,爱憎恶好。在作天书鸟语上,诗人群创造力惊人。这么多诗人异囗同声作老鸦叫,作蛤蟆叫,也真惊世骇俗的。也许有人说这是必然选择,是种进步,不可一棍子打死。应该给始作俑者以历史地位。而我说不打死若何?任由西方颓废派继续愚弄中國诗人吗?必须把这种不柒红尘,不问人间万般的糟粕一锅端,把跪舔西方颓废派的神象拉下台,捣毁貌似神圣实则萎瑣的北岛海子顾城昌棣食指张枣臧棣等牌位!对无干百姓痛恙,不流露人的七情六欲的诗即文字垃圾说不!让诗人重回写真写实尚情尚美。


上世纪八十年代产生的以西方颓废诗为兰本的朦胧诗及其流亚,是西方颓废殖民文化大规模入侵的成功例子,戓千上万诗人成了不黯世事,不体察民情的废物!除了瞎写乱写,竞对民族无任何裨益。诗歌成了愚蠢无知的代名辞,诗人成了白痴,骗子与乞丐的同义辞,诗人的囗碑一落千丈,诗与诗人成了芸芸众生不待见的累赘!长达数千年之久的中國诗歌文化,出现空窻期。而相当数量的专家学者爭相赞譽这个诗歌黄釒期,颂扬这个所謂的诗歌繁荣,而北岛,楊炼,于坚等专事废話的大家怡然自得,中國新诗彻底失去社会属性,艺术属性与商品属性,成为一钱不值的废纸,淡出读者的视野(全文完)

屈铁钢111 中诗论坛›中国诗歌›诗歌评论›诗,酒,退化及其它 2022-4-15
https://bbs.yzs.com/thread-1047375-1-1.html

 楼主| 发表于 2022-7-7 10:06:59 | 显示全部楼层
31.《论啫痂成癖》

                       作者:屈铁钢



啫痂成廦,长久吃着痂,在痂中感受到不一样滋味,甚至觉得痂比魚肉肥美,这种病态叫做口味失调,理应纠正,不可包容或任其自然,痂本是由脓血肌肉坏死结成的,是被扬弃呁肮脏,可是啫痂者却欲保全,竟笑人不知痂之可爱,美味无穷。这种颠倒错乱的与人类良知相违背的认知,竞被不少青皮楞奉为审美不二法门,如屎尿体,死亡体,下半身,脑瘫体之所以走俏,完全拜人数颇多的二楞子哄抬所致,啫痂者自己啫痂也就罢了,誰也不会拦着,但要众同啫痂,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太不厚道啦,鼓吹海子的公知就是这样一种人,喋喋不休鼓吹海子死亡体就是让众人去宣介,付和这种反天道,反人类的自杀教科书。



徐乡愁的屎尿体,是病态心理,变态心理恶毒发泄,却迎合了相当数量的青皮阴暗心理,这些人多是混得不太好,多少读点书的混混,他们在屎尿体中找到深埋心中的忿怒与怨毒,与之共鸣,轰然叫好,不是积极向上,奋然开拓,努力爭取,而是埋三怨四,羨慕嫉妒恨。死亡体,屎尿体,下半身,脑瘫体这种奇丑无比,至下至贱的分行文字,却被人一抬再抬,一炒再炒,完全违背常理,是典型的西方文化殖民,全民娱乐,商业炒作。这种否认普世认知与普世价值的恶搞,是对人间真,善,美赤裸裸挑衅。



不少诗人写意象詩写久了,写惯了,写顺了,就以为詩是这样写的,诗若无意象,就不是诗,写詩非得加意象不可。只要灵机一动,搜罗一二个意象,诗就成了,这是独特的灵光一闪,这是天才睿智,看着自己写的具有艺术气质的詩,看着别的詩人惊掉了下巴,詩人不禁乐悠悠,美滋滋的。那个得意劲儿,没的说,若问这种诗写的啥?詩人自己也搞不清,就象瓦片儿丢进水中,连个水泡儿也没有,誰去读这样狗屁不通,形同废话的分行文字呢?好在有退休工资,生计不用愁,每天鼓捣着意象詩,雅评意象詩,也是诗意栖居,不知也不想知到老仍在残损光阴,这有什么得瑟的?痂毕竞是痂,見之脏目,闻之欲呕,有什么可好的?靑皮楞玩世不恭,逄场作戏,扭抳作态,其实闹作玩的,誰把文字垃圾当回事呢?喧闹一阵作鸟兽散,却给诗人多少憧憬,崇贱,崇下,每况愈下,只想如流星闪一下,捞个虚名儿,混个一官半职,此生足矣,写詩写到如此窘,何足道哉?



明知道是个痂,偏抱着痂啃,明知道前面是个坑,偏往坑里跳,喊都喊不醒,骂也骂不醒,足見西方反语法反逻辑颓废诗学蛊心乱智,何等可怕!公知们从不怀疑西方颓废诗学,把西方颓废嬉皮士跪了又舔,极尽奴颜婢膝,这是一种时尚,也是一种风潮。公知们恥谈中國非洋不欢。由于清一色的价值取向,充斥詩坛的几乎都是废话与恶语,文字垃圾。啫痂成癖,积重难返,奈何?(全文完)

中诗论坛›中国诗歌›诗歌评论›论啫痂成癖
https://bbs.yzs.com/thread-1056337-1-1.html

 楼主| 发表于 2022-7-30 21:50:44 | 显示全部楼层
32.《论审丑》


             作者:屈铁钢



审,或审阅或审視,或曰审查审计意即评判与鉴定。审美即是对美的推荐与肯定。趋利避害是人类一个本能,向往真,善,美是人的本性。人类发展到今天,社会属性成为基调,动物属性始终是付属音符。文学包括诗歌主题多是谈人性的,这是主旋律。而去弘扬赞美兽性,显然是与主流民意相违背的。为了把兽性关进笼子,局限在可控范围,人类制定种种道德法律秩序,使兽性不致为非作歹,一发不可收拾。半是神,半是人,半是兽,人类才可以发展到今天,成为地球的主宰,万物的灵长。若全是兽,人类恐怕早就灭绝了。所以说审美符合人类天性。追求美好,光明,昌盛是人的天赋异禀。


不少诗歌理论家与文学系教授总喜欢偷換概念。如说经过时间推移,美就不美了。此处认为美,彼处就可能不认为美。看多了,看惯了,美就不美了。他们忘记了审美的地域性与时代性。在未凋谢之前,鮮花是美的。美人未迟暮,就是美人。只能就事论事,审美只能是此时此地,而非彼时彼地。不可用虚无主义与柤对主义否认美。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特点,國别的不同也有差异,但在审美上,基于现实的考虑与甄别是一致的。这是无法抺煞的基点或日共性。鮮花铺满大地,长盛不衰总是愉快的,较之沙砾遍地不毛之地强千百倍。美好的东西就在目前就在身边,是活生生的存在,決不是海市蜃楼,虚无缥缈。


审美就审美,砖家偏弄出一个审丑来,又是偷换概念!说是审丑亦是审美。在丑中找到美的价值。颠到是非,混淆黒白,就是在非理性中找理性,把兽性美化成人性,满足少数人好奇与刺激。这种李代桃僵,移花接木的把戏极大混乱人们认识感知。如死亡体,屎尿体,下半身,脑瘫体等下流,肮脏的文字,无不是审丑的实施。放着煳蝶蜻蜓不写,偏去写苍蝇蚊子。放着彩虹彩霞不写,去写脓血痔疮。尽量丑化,妖魔化正面形象,却拔高妖邪奸侫,这不是心理病态,变态,又是什么呢?余秀华名篇{睡你)说"污水横流,枪林弹雨",是子虚烏有的事,是无中生有,是揑造!是诽谤!徐乡愁关于屎的描写,是写上世纪五十年代乡村野事,现在乡材户户有厕所,那有随地遗矢的?写贱,写下,写烂是审丑论的歪道理,不知这么一来,浊气冲天,阴霾遍地。他们公然打出反传统,反理性的旗帜,肆无忌惮对人间美好善良攻讦。


丑就是丑。不论你如何粉饰,牛屎就是牛屎,决不是鮮花。但公知不这么认为,牛屎给鲜花立足之处与营养,因之该赞美牛屎。却不知鲜花不会插在脏兮兮,臭哄哄的牛屎上,而是生长在肥田沃地上。妇女是爱情诗的赞美对象是人间美好的叙事主角,中國妇女美貌,端庄,勤快,善良是尽人皆知的,分外妖娆,风情万种,倾國倾城正是形容女性的。沈浩波丑化,矮化,奴化妇女是可恥的。完全是信口雌黄!美目红唇,丰乳肥臀是妇女的标志,柔情似水,痴心一片是妇女的专属,不仅生儿肓女,而且给人间鱼水之欢,于飞之乐。岂是毒唇抺煞的?不知为何这种岐视妇女的胡说八道,竞引起一阵轰然叫好?这不是活见鬼了吗?故意把阴影放大,把嘏疵放大,去歪曲,去抹黑,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发泄对世间的阴损与怨毒。所谓的审丑就是这么一种病态,畸形心理。


审丑论盗用辩证法与发展观,替丑评功摆好,让读者上呕下泄,起鸡皮疙瘩,整个一个不痛快,的确引起不少功狗快意。不少二楞孑对这种对社会忿恨,找到了共鸣,慰藉了失意,够过瘾,够刺激,尽管二楞子逗留了一下,并不当回事,该干嘛干嘛,谁也不会傻到茶饭不思吧。诗歌本是美文学,用词造句十分讲究。走高端路线或学院派的意象诗,多空洞,尽废话。走平民路线的审丑产物诗歌,尽粗囗痞话,与流氓泼皮无异,基調是阴沉沉,死翘翘,臭哄哄,惨兮兮,乱糟糟。脏口臭嘴,浇脏泼秽,颠复了中國诗歌庄重典雅的形象,却被不少公知当精神粮食,被不少具有病态心理的废青,废柴拍手叫好,好在绝大多数人不吃这一套。读者見之如闻溲臭,掩鼻而走。在中國现代诗歌史上,充斥这样令人厌恶的垃圾!而制造这种垃圾的诗人,却官运亨通,财运茂盛,名声响亮。真是世无英雄,促使竖子成名。中國詩歌无读者无市场,巳病入肓荒,百世莫赎!(全文完)

文章来源:
中诗论坛›中国诗歌›诗歌评论›论审丑  2022-7-23
https://bbs.yzs.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058560&extra=page%3D1

 楼主| 发表于 2022-7-31 10:46:43 | 显示全部楼层
33.《论脾味》


                      作者:屈铁钢




亲爱的诗人朋友,你想你写的诗一时轰动,点击率暴增吗?告诉你一个秘诀,你象一个二楞子一样写些愤世妒世的恶语,这样看不惯,那样也看不惯,自己混不好,吃不香,不是怨自己,在自身查找原因,而是怨天尤人,怪社会。本来上网读诗的人就不多,你不做些怪腔怪调,如何图得二楞孑们注意呢?二楞子是些混得差了点的人,多少有点知识,甚至写点文字,二楞子不但楞,而且二,对一切都不满,但又说不出为什么。你应该投其所好,发点牢骚,发点愤懑,写些阴阳怪气的文字,二楞子就会簇拥在你身边,替你评功握好,揺旗呐喊。二楞子作为读诗的主体,你不写投合他们脾味的分行文字,如何会点曝,窜红,一夜成名呢?


一块肉臭气熏天,不愁不会引来群蝇。苍蝇们围在臭肉上,聚在狗屎上,你也觉得,他也认为,嗡嗡叫,闹轰轰。二楞孑围在死亡体,下半身,屎尿体,脑瘫体边,议论不休,闹个不停。只見点击率蹭蹭上窜,人气居高不下,多亏二楞孑哄抬,梨花体,贼白体,海啸体,平阳体,羊羔体才会一夜飚红。中國现代詩歌,老土百姓是不会读的。二楞子读诗是有选择的,走偏门,图刺激,使空虚的禸心得到病态的快感,倘若你写的分行文字玩世不菾,阴损下贱,二楞孑一定会围上来,如蝇逐臭,如蛆付疽。


徐乡愁每一首屎尿体分行文字下有不少评语,批评的寥寥,吹捧的居多,只因屎尿体表达了二楞孑心中想表达的恕毒,乘戾。下半身,脑瘫体亦是如此!自己倒霉,也诅咒别人倒霉,自己是垃圾,世畀就是垃圾。見不得人好,倘若凡官皆贪,凡民皆刁,凡女孑皆淫荡,凡男子皆爱钱,试问这个國家民族还存在吗?正是亿万人民奋力创造和劳动,我们的國家才会一天比一天繁荣昌盛。如何用阴暗的色调,歪曲贬损呢?


二愣子看过鲁迅杂文与柏杨(丑陋的中國人)一书,深受其影响,但中國人的勤劳,聪慧,朴实,团结也是举世闻名,尽人皆知的,中國人的吃苦耐劳,善于创造也是一等一的。并不只有贪小利,窝里斗,斤斤计较,容易上当,冷漠无情,不错,这是劣根性但这是一个不足,而中國人酷爱自由,和平,包容与忍让,也不是很多民族望其项背的。这是中华民族主要特点,优点。中國共产党的凝聚力,向心力,中國各民族团结,各阶层和谐相处,也是空前的。中國国民生产总值雄踞世畀第二,出囗贸易第一,在经济总量上,综合实力上,完全可以与美国一较高下。岂可妄自菲薄呢?徐乡愁屎尿体是懦夫心态,耍泼打滾,自暴自弃,给不了读者积极的东西,反而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愤世渲泄,末世情结,颓废萎糜,与这个阳光灿烂,春风浩荡的社会格格不入,却对了二楞子脾味。


这是沉沦的群体,一天到晚无所事事,大事做不来,小事又不屑做,总是高看自己,遇到挫折与困难时又扮矮,一个苦瓜相,极度自傲与极度自卑交相辉映。如海子,顾城,徐乡愁,沈浩波,余秀华,伊沙莫不如此。诗本是心态明媚的产物。绐人应该是明朗,奋然向上,愉悦,美好的享受。而北岛晦涩体,海子死亡体,于坚伊沙之辈,张枣臧棣之流绐人却是阴沉颓唐。尽管他们巳老,但仍未退下舞台,二楞子垂垂将老,没有二楞子充门面,名种颓废如何热闹起来呢?在中國,名是个好东西,即令是贱名臭名恶名,只要出了名,会员会有的,米米也会有的,大会小会三催四请,换个丈夫,老婆也不成问题。所以不少诗子想着法儿出名,变着法儿出名。若没有二楞孑站台,这名恐怕也不好出,所以趁着二楞孑尚在,赶快写对二楞孑脾味的分行文字吧!


搭帮相当数量的二楞子存在,不然这些脏口臭嘴的分行文字就不可能名噪一时。二楞子从楞头青到老喷子,总是不改其本色。他们读詩就是图个感官刺激,就是喜欢下贱,肮脏,粗俗,丑陋。亲爱的詩人朋友,倘若你写意象詩,也就是废话,连个鬼都不会进门。死亡体,屎尿体,下半身,脑瘫体一出,二楞子卷土而来,蜂涌而入,连门都挤破了,制造这些肮脏的傢伙遂成名人,聚财敛名,穿金戴银,好不春风得意。说来令人不语,诗人若不是二楞子,诗若不取悅二楞子,写诗是白忙活,诗人也只是个平头佬,所以说诗人若想出各,就要揣摩二楞子,对二楞子脾味,如此,诚可悲乎!(全文完)

                                                     2022-7-29

本帖最后由 屈铁钢 于 2022-7-30 09:09 编辑
文章转自:中诗论坛 / 中国诗歌 / 诗歌评论 / 论脾味
连接:https://bbs.yzs.com/thread-1059317-1-1.html
 楼主| 发表于 2022-9-28 20: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34. 屈铁钢:《谈谈反语法与反逻辑》




文学是语言艺术,因为是语言,必须遵守语法,詩歌作为语言艺术,亦不能例外。否则语多岐义,无法理解。语法中有主语,宾语,谓語,定語,助語,状语等等,基本上是主宾不可颠倒,主,宾,谓,定,助,状等各司其职,各负其职,亙不统属,相安无事。特别不可无主,不可喧宾夺主。一旦违背了语法,则行文混乱,夹七夹八。举例北岛(太阳城札记)说明北岛是如何反语法的。如"自由,飘,撕粹的纸屑"这里遗漏了主语,纸屑是誰撕粹的呢?这个誰就是主语。所以令人不解。又如"和平,枪枝长出绿叶"枪枝不是树苗,是长不出绿叶的。这就是主宾搭配不当。又如"小孩拍打栏杆,栏杆拍打夜晚"栏杆是死物,如何拍打?夜晚是个时间虚词,如何被拍?这不是鬼扯腿吗?北岛等人取消主语与宾語前规定词,限制词,形容词,使主语,宾语失去千姿百态。即让谓语,定语助语状语无用武之地,立足之处。


胡乱类比,荒唐比拟是不奇亦奇,见怪不怪的诗人拿手好戏。肆无忌惮破坏语法,破坏汉语的纯正与优美。诗的支离破粹不成样子。如北岛(太阳城札記),海子(毌亲)是典型例子。所谓"红波浪""白鸽"皆是掐头去尾的断句,令人莫名其妙。如北岛一字诗更是以单个字冒充詩,据说还有砌罗汉堆宝塔感哩!真是荒唐。生活,什么样生活?誰的生活?网,生活是网吗?什么样的网?是关系网,人情网,蛛网,捕鸟网,拖网?誰搞得清?这就要求读者凭空想象,胡乱引伸了,失去了规定词,限制词,形容词,主语宾语就必定如弧魂野鬼,无法完整。海子"大自然乳房","以梦为馬","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都是主宾胡乱搭配,是胡说八道,由于名人效应,名人垄断及愚人术,这些唧唧歪歪遂成名句。又如某些诗人"拎一兜阳光""问白玉兰讨要水喝""魚在屋脊上打挺",都是些热昏的胡话。请问那个读者会去读这些中了邪的胡言乱语呢?


符合逻辑是一切文学写作必须做到的。逻辑即思维规律,除了三段式论外,逻辑有同一律,矛盾律,排中律。即是A即是A,不是B,亦排斥B。所以作文写诗以一贯之。行文不可能出现亙柤排斥,自相矛盾。更不能行文零乱,含混不清。前后一致,上下均匀,从开始到结末,都有一根红线牵着。文学是形象思维,诗亦如此!所以遵守逻辑是必須的。决不是如数学,力学,天体力学,某些哲学,五线谱属于抽象思维,即纯思辩。文学即人学,诗歌主要是表达作青本人喜怒哀乐,与荣辱浮沉。诗歌的铺垫,是有章可寻,循序渐进的。正如小苗发芽,伸枝延蔓,只能一步步来,方可长成大树的。写詩尤应如此,燥不得,急不得。北岛海子等反逻辑体现在行文错乱,毫无章法,欲言即止,颠三倒四。诗人写詩喜欢东扯葫芦西扯叶,风牛馬乱湊。所以不知所云,莫名奇妙就不足怪了!肆无忌惮反逻辑,使诗人头脑混乱,出语怪涎。其分行文字支离破粹,无神无韵。


思维的展开,是由点及线到面,是一步一个脚印,謂之"梯进"之法。前后呼应,上下衍接,始终照顾。从浅入深,从易到难,有凭借,有理由。并不是天马行空,山峰奇兀。交代必须明白,条理必须清楚。若想让詩上升到艺术的高度,必须适合逻辑规范。比如写馬,就要写馬的形状,颜色,馬鬃,馬蹄,馬尾,馬眼及衍生物如草场,草料等,写长江必得写江流,峡谷,滩头,水鸟及衍生物如江轮,大坝等。这是一个自然过程,并由之产生"剝笋""跳跃"之法。也是次第展开,有个前后上下顺序,決不是一窝蜂涌入杂乱无序。


在非正常思维状态中,诗人的大脑受到损伤,除了写几段詩外,连一个短文也写不了。不少诗人患有精神病。在常人眼中,诗人与神经病等同。詩人几乎个个自命不凡,自以为是。稍遇不顺,便极度自卑。但令人奇怪的是,见风驶舵,逢迎讨好,洑上水,拍马屁,诗人得心应手,运用自如。名诗人以降,都不知语法与逻辑为何物。其实语法与逻辑与写真写实是攸关的。只要你写真写实,你就不会犯低级错誤。你抒发感概或忧伤,就不自觉即无意遵守語法与逻辑,倘若你听信"意象即诗论""无韵成詩论",就难免一犯再犯反语法反逻辑错誤。你跳出诗人的圈子,作为一个普通读者去审视现代詩,你就会发现现代詩不尽人意,首首都是有了上文,就没有下文,刚开始,就收尾。拖沓松散,言之空洞。是典型的疯言呓语。尽管局外人讲得喉干舌苦,诗人依旧我行我素。(全文完)


发表于 2022-8-30 09:57:18
https://bbs.yzs.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063366&extra=page%3D3
 楼主| 发表于 2022-9-28 20: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35.《談談诗的时代特征》


                            作者:屈铁钢



诗是时代的产物。或多或少打上时代的烙印,先不论其好坏,但却可以辨其真伪。没有时代特征的诗并不是詩,而是毫无价值的分行文字。与新闻稿,散文,小说一样,诗不可能没有时代的折射与反映。任何文学都不能超然于时代之上适应各时代的永恒的文学不可能存在。只有时代的才是永恒的。正如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一样。失去时代特点或特色的诗,不过是令人厌恶的胡言乱语,如二零壹貮年诺贝尔文学奖特穆斯特朗詩是形同废话的丧失时代特征的无稽之谈。具有时代特征的詩才是真正意义上文学创作,是特定的时代宠儿,具有特定的专属的精气神,是无法让后人仿写的。


在五十年代六十年代的诗中我们可以看到渡槽,水库,修桥,修水库的人海,在文革时的诗中,我们可以看到语录本本,山呼万岁,批走资派,批林批孔。(烈土诗抄)中流露共产党人坚定信仰,视死如归,反映那个风雨如磐,曙光初现的时代。(天安门诗抄)反映了人们进退失据犹然奋起的坚韧。每个时代的版本是不一样的。没有时代标志的分行文字注定是会湮没淘汰的。是不会受欢迎的。生活在特定时代的诗人居然忽视自已所处的时代位置,忘记了时代归属感,也就注定其诗毫无意义,不过是糟粕,文字垃圾!


北岛海子等朦胧诗并不是詩,不过是似诗的分行文字。因为这些詩不具备时代特征。或停留在远古蛮荒时代(如海子)或停留在文革末期(如北岛),他们忘记了自己遭逢一个伟大的改革开放时代初期。他们的詩没有时代的浮光掠影,完全与时代脱节,与时代格格不入。事实上,他们大多数人的大半生是在改革开放时代中度过的,然而在他们诗中看不到反映我们这个时代的只言片语。这决不是偶然巯忽,而是表明他们表达方式,立埸与文字技巧背离时代现实。上世纪八十年代伊始改革开放,是一个辉煌的时代,他们站在路基下,坐视时代车轮滚过,他们是时代的弃儿。


我们正在经历的改革开放时代,已经有四十多年,方兴未艾,还远未结束。改革开放使中國发生质的变化,中國已不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國家,而是一个现代化强國。只要你走在中國大地上你就可以看到惊天的变化!中國人众心态众生态众情态发生巨大改变。到处是高楼林立,大道纵横。如高铁,城铁,地铁,高速公路,斜拉索大桥,高架桥,立交桥涵洞,地下燧道,电视墙,电视发射塔,拦河大坝,二十万吨巨轮停泊港,航天发射塔,卫星等已成为中國壮丽景观。如超市,易拉罐,扎啤,声控,手机,快速,网红,打卡成为我们日常生活。可是我们的詩却对此缄默不语,你觉得这正常吗?这样的诗有何意义呢?我们的詩人好比世外高人,生活在虛幻中,尽写无关红尘的废话,或者发泄牢骚或莫名其妙的怨恨,这不是揺唇鼓舌,数黑论黄,一通胡扯吗?在当代新诗中,不写时代是一个根本缺陷!这是一个价值观的杻曲或缺失。这是文化专制主义,愚民术与西方殖民文化输出混合的结果。失去时代特征的詩不是詩,而是令人厌恶的无病呻吟,疯言呓語。


纵情歌唱我们这个壮丽的时代,讴歌英明,卓越的执政的共产党,赞美英雄的中國人民创造性工作,赞美锦绣山川与壮丽的日月同辉与山河再造。让动车,盾构机,吹沙机走入我们的詩中,让我们的詩的田地上,翻滚杂交水稻浪,海水稻浪,与高产麦波。乡村别墅,海滨浴场,摩天轮,滑板,帆板,帆形灯在诗中占有一席之地。流露现代人的惶恐不安,工作的辛劳,失恋之苦,得爱之欢。挫折中的坚韧,成功的喜悦。如人囗的纠缠,流失,乡村城市化的得失,生儿肓女的艰辛与幸福皆可入诗,皆可为詩。不要写些类似哲理却不是哲理的纯废话,不要自欺,高看自己,一个没有时代特征的分行文字,充其量也只是自病自炙而已。


也许会有人认为,写时代现实就是掩咘,就是歌功颂德。其实灿烂的时代,通过比较甄别我们就可以得出结论。中國现时代是历史上最好时期,首先解決了吃饭问题,光这个就非常了不起。最主要是鲆决了发展问题。今非昔比,我们上网敲键盘不就说明了人民生活长足进步吗?打手机,上网购,以前想都未曽想过奇迹似的事物,成了我们曰常起居。歌功颂德有什么不好?歌共产党之功,颂人民共和國之德,并不是件丟人的事,相反是理应提倡的大好事。我们不必象晦涩体,屎尿体,下半身,脑瘫体去无端抺黑,对我们这个辉煋的时代浇腥泼秽,对我们的國民贬低,轻视。即令有腐败,也在可控范围。中國是个法制國家,不会允许改帜易色,肉烂了还在锅里,可恨的是富豪携资移民与人才外移。所以给读者正面的积极的影响,是诗人责无旁贷的使命。就是要大歌大颂,赞美英雄的人民,卓越的创造,歌颂中國这个和平,繁荣的國度。我们的领导人年富力强,英明聪颖,決不是昏庸无能。決不能动揺对党与政府信賴感与依托感。不能让天鹅绒革命,玫瑰花革命在中國上演。一旦國家发生动乱,遭罪的还是成千上万老百姓。只有一个繁荣安定的中國,才符合十四亿中國人最高利益。


令人骇异的是现在诗人不写时代现实了。诗人的心似枯井,泛不起时代波澜,两耳不闻风雨声,一心只写意象诗。身处时代之中而不自知,是可悲的。诗人不关心芸芸众生苦乐痛恙,芸芸众生会关心诗人死活吗?不去写时代,去写什么呢?这样的诗有何价值呢?好坏暂且不论,就其禸容而言,枯棉败絮耳,何足挂齿!中國现代詩之所以被读者不屑,一个根本症结是远离时代现实生活。是胡思乱想,七拼八湊,是西方颓废文化浸淫的结果。中國新詩失去时代感巳很久了,何时能挽回呢?(全文完}

发表于 2022-8-23
https://bbs.yzs.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062231&extra=page%3D4&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22-9-28 20: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36.《论妖言惑众》


                 作者:屈铁钢



西方殖民文化输出,无所不用其极,甚至连中國新诗这一纯文学领域,也惨遭毒手。先是扶持倾心西方的公知打着先锋新悦的旗号。接着用种种奇谈怪论,通过舔狗向公众冼脑。造成詩人认知混乱,中國新诗沦为西方颓废文化的牺牲品,殆尽了中國特质,成为西方颓废的复制品成为不折不扣的废话。使诗人成为无感情无脑子的废物,使中國新诗成为无读者的赘物。仅仅几十年功夫,中國新詩的挫败已成定局。妖言惑众在中國新詩理论界表现十分明显。


种种反语法反逻辑写詩论甚嚣尘上影响殊深。用破句,断句,病句,语病,二三字,单个字冒充诗习以为常,特别是"微诗论"更是提供这种荒谬冒充詩的理论依据。盲目崇洋,从众心理使诗人对此深信不疑,奉为金科玉律,诗人们殚精竭智,不分寒暑,笔耕不辍,就是制造这种文字垃圾。尽管这种诗毫无意义与毫无价值,但詩人却铁定这是最好的。可怜成千上万詩人就在废话中混,穷其一生,一事无成。这是一次巨大的智力资源浪费,这是一次青春光阴空掷。


北岛的"古老敌意论",海子"倾心死亡论",伊沙"一泡尿论",余秀华"稗草论"都是否定國家认同的歪理斜说。都是抹黑现实,无端攻讦,恶意讪谤,都是敌视社会体制的煽动与鼓惑。是改旗易帜的前奏曲,替天鹅绒革命与玫瑰花革命铺平道路。所幸他们的影响仅限于中國新诗界,对中國政局起不了一点作用。徐乡愁屎尿体,沈浩波下半身,用恶毒的语言去诬蔑,去荼毒國家,同胞,妇女。饶是如此,竞使不少人错觉,为了个人的名声利益,必须不分是非,不分皂白去信口雌黄。


诗臭了尸,没有人读。北岛等人把这种情况归咎于时过境迁,归咎于诗歌教育的缺失,归咎于詩歌原始状态。在他们看来,诗这东西受众非常少,寥寥无几,除了作者是忠实的读者外,没有那个人愿意读詩。没人读是正常的。所以诗人要耐得住寂寞。如此种种就是从客观上找原因,而从不在自身找原因。正是此岛等人粗制滥造,正是诗无趣无味,才导致读者离开现代诗,誰会在废话粗囗前发呆呢?只有不清白的人才会去啃密电码天书,流子脏言秽语。于是"诗独享论""诗小众论""诗细读论""诗散闲论"出笼了。让诗人捏着鼻子哄自己,孤芳自掌,独打擂台独划船,一个人在小房子里自导自演,不要说这么忽悠,居然做到了,成千上万诗人从未想过,詩是大众媒介,离开广大读者,诗是没有出路的。中國人不是不喜欢詩,乐府唐诗宋词元曲至今仍为读者欢迎就是明证。书法家,國画家,作曲家,作家,武术家,教授,政治家,外交家仍对中國古典诗词,对普希金拜伦海浧颇示恋恋就是说明。尽管由于多媒体带来前所未有的沖击,但人们对美文学包括诗的兴趣是不减反增的。北岛要诗人去细渎他们狗屁不通的大作,而去指望读者去读显然没有这种可能。


庞徳,兰波,叶芝等窃取了中國古典诗学中意象二字加以曲解,并使之玄学化,神秘化,拔高化,并杜撰写詩非得有意象不可。意象究竞是啥玩意儿呢?其实就是隐喻而已!如生活,网,网就是隐喻。胡乱拟人化,拟物化成了写评的秘诀。这些人公然否认现存的语言秩序,进行"浯言的解拆与重组"其实就是胡乱创造誰也不懂的新词,进行反語法的写作并称之为颠复性创新。公知对此深信不疑并为之欢呼。经过理论家评委一再坚持"意象成詩论"成了写诗评价詩的指路纲领。在这种妖言惑众下,詩人忘记了担当。抛弃了詩之存在的写真写实准则,完全彻底干净沦落到文字堆砌。连个文字遊戏也祘不上。"风声,雨声,读书声,充耳不闻,家事,國事,天下事,关我屁事",成了詩人的信条,成了戳一下不知哎哟,唯唯诺诺的逆来顺受的庸人成了事不干己,高高挂起,无情无欲,无索无求的木头人。并不是要诗人去叛逆,而是诗人应该是个性情中人,见善而喜,见恶而怒,该歌当歌,该泣而泣。歌颂祖國,贊美党与人民。这是诗人应该做到的,也是可以做到的。(待续)


公知们用种种奇談怪论釜底抽薪,剔除血肉折散骨架,剔除经纬,折枝切籘,终于把詩架空了,所謂无韵即詩论就是这样的胡说八遵,专家们举出子虚烏有的例子,来证明推介"无韵是詩的发展趋势,是现代导向,无韵使人人成为詩人成了可能,"无韵取消了人为的策缚,使詩写作得到宽解与奔放",徐敬亚,谢冕,陈仲义等倡导的伪詩学从根本上动摇了詩的根基,使诗彻底失去艺朮成份成了毫无价值的分行文字,无疑"无韵写诗论"是个骗局,看似宽宏大度,其实用心险恶。"无韵写诗论"否认节奏,音韵是写詩之必须,离开了押韵,诗就不是诗了,不过是毫无章义的分行文字,正如苹果有酸,水,糖份,及形状,颜色等基本要素一样,诗离开诗的基本要素,还是诗吗?显然不是,硬要去说是,这不是胡诌吗?用种种诡辩,去强词夺理,用掌握的话语权与垄断地位去蛊感人心,正是公知的拿手,层层剝茧抽絲,终于把中國现代詩弄成一个空架子,弄成一个啥也不是的怪胎,弄成一个人人可以写,人人写不好的毫无意义的分行文字!这是对中國诗歌文化的粗暴践踏,这是让中國新诗贱化,异化,空心化,虚无化的弥天大谎!


学外國的东西,当然拣好的学,如馬列,达分奇,牛顿,爱因斯坦,我们不但要学,而且还要学好,学透。如叔本华,康德,尼采,弗罗伊德,莱布茨尼,我们也不妨一试。但決不能数典忘祖,不能全盘西化,更不能把西方颓废文化奉为福音!狗屎并不是香悖悖。这不是闭关锁國,而是民族走向世界,却仍具有民族特性的举措。那些鼓吹一古脑不加甄別与选择的全盘西化是荒谬的。只会使民族自卑,人心渙散,陷入没完没了苦难中。一定要剪灭那些妖言,诗就是詩,是个什么样孑就是什么样子。中國诗是写中國的,先是给中國人看的,然后再论其他。(全文完)


发表于 2022-9-9 09:43:35
https://bbs.yzs.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064678&extra=page%3D2&page=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24-5-26 10:34 , Processed in 1.207711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