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浣溪沙

朦胧诗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而垃圾派同样犀利地划破了时代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7-12 20:5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垃圾派写作,我也有话要说》


                            作者:王荣根(浙江)


       题记:上个月在花街社区现代诗歌版面有人大量转贴垃圾派领军人物徐乡愁的诗歌, 大家褒贬不一,各舒己见,以下是我的跟贴(略有删减):

       对垃圾派写作了解的不多,就从今年看了几个关于垃圾派的诗歌来论,我觉得其肯定的一面不容质疑,像楼主贴出的关于徐乡愁的好多诗歌,虽然有大量的“屎”、“尿”等引起人们反感的字眼,但我认为当我们在读这些诗歌的时候不要总盯着那些“垃圾”不放,写垃圾仅仅是种手段,其内核是对媚俗与虚伪的反讽,并表达一种不妥协的立场,其向下的理念,也更关注了下层的民生,仅从这一点上看,我觉得是有其积极意义的。

       毫无疑问,垃圾写作的出现对我们传统的审美情趣是种莫大的挑战——在视觉有了一种强烈的冲击,我认为这种不适应感是垃圾派写作招来公敌的根源之一。但这里我们必须清醒一点,真理大多有着时空的局限性,昨天的有些真理到了今天可能会变成某种谬论,其原因是事物总是不断发展的。基于这一点,我觉得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对诗歌的审美情趣也应该是一种动态的变化。就像其中的一遍评论说得那样:“(垃圾派写作)以全新的角度、最叛逆的思维、最彻底的瓦解,和最本质的抵达、最深刻的关注,让这个时代措手不及。粉碎着、思考着,这是建设的前奏,我们可以有理由期待着。让我们一起见证这个时代诗歌的多元和思想的多维。”

       “这是建设的前奏”,而最后构建出来的“蓝图”又会是怎样的?这是我现在遇到的疑惑,也是对垃圾派写作出路的疑惑。

       我觉得它的生命力应该在于针对时弊,关注民生,其向下的理念是这一切的基石。楼主贴出的徐乡愁的好多诗歌,就像一把把锐利的手术刀,一刀刀是如此精准地切中这个社会的要害,在我有限的阅读中,很难再有像它们这样给我带来心灵震撼的诗歌了。这就是我当初为什么说这是“难得的使人眼睛一亮的好诗”的原因。从这一点出发,我觉得垃圾派写作远比那些一味沉浸在风花雪月、咀嚼着那些前人早已咀嚼千遍的传统写作强!当然,在我有限的阅读中同样发现一个问题,一些所谓的垃圾派写作,确实庸俗不堪,为写垃圾而写垃圾,这就失去了垃圾派写作的价值。被人攻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总之,我觉得任何一种流派的写作都有其存在的理由,只是生命力的强弱不同而已。做为读者,要理智而宽容,别让自己的狭隘与偏激左右自己的判断。大浪淘沙,虽然大浪也会淘走一些闪光的金子,是是非非,真真假假,还是让历史的大浪来淘吧。

                                             2007-10-28

文章出自王荣根(浙江温岭)的博客:
http://blog.wledu.org/user1/wlg8765/archives/2007/21664.html

 楼主| 发表于 2020-7-12 20:55: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世纪之交下的诗歌-垃圾派诗歌浅见》


                             作者: 圆角


     【诗歌柔软,语言易碎,以诗歌包裹语言,谨防语言跌破。】

       今天不讲故事,我们来谈谈诗歌。
       在今天看来,中国这近四十年,在诗的流派走向上,主要分两种。最为人所熟悉的是现代主义的一支,走向西方主流文化,从朦胧诗开始直到现在的知识分子写作。而另一支,也是当今最活跃的一支,即走向向下,最为贴近生活姿态的民间写作。
       回顾中国近三十余年诗歌史,你会惊奇的发现,中国的新诗其实走的是一条向下的路线。从神到现实英雄,从虚妄模范到人(理想主义),再从从平民到语言,最后由人(低俗粗鄙)及肉及物。
       我今天想谈的,是最最在下的垃圾派诗歌。我也是最近才了解到垃圾派诗歌的,读了垃圾派代表人物徐乡愁的诗,我发现虽然其用词极其不堪,甚至低俗龌龊,但从意义上来讲,我认为可以分为几个层次来理解。
       从思维方式上来讲,徐对于逆向思维的把控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水平,他以最新颖最忤逆的思维,瓦解到最基本的本质。认真读他的诗,你可以解构出深刻的现实意义。之所以深刻,其原因在于崇低未必意味着诗歌的堕落,相反,当“假大空”这种虚妄的主义以“伟大”“正义”为旗帜大肆横行之际,必然有“祛伪”“审丑”的批判性主义诞生,徐以“伏地写作”的反其道而行的精神,对虚置高处的“假大空”采取一种以下犯上的姿态,提出严肃挑战--

把自己的眼睛戳瞎
换成一对狗眼睛     
从此以后,我狗仗人势
我狗急跳墙,狗苟蝇营
狗眼看人低
……
而最搞笑的是
人们幸福的时候不摇尾巴
却用语言互相吹捧
且人生观和狗生观也不同
像人治的人日的人工制造的
在我的狗眼里
相当于狗日的狗娘养的


       同时,这种低入尘埃的写作模式往往非常的亲民,它并不拘泥于现有诗歌是格式,言语粗鄙放荡的同时通常通俗易懂。这也是垃圾派诗歌的基本形态。当诗歌从束之高阁的玩意儿返还到人间时,它才有真正的现实意义。贴切的说,民众最直抒胸臆的文字形态就是骂街,而垃圾派诗歌把国骂进行的更深一步,由下半身直接坠至地面,甚至埋入垃圾。且将这种文字赋予诗歌的内涵,以酣畅淋漓的语言,针砭时弊。因此通过垃圾写作,粗率放浪的诗写往往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
       而把垃圾诗写放到历史中考量的话,我却并不看好。我认为垃圾派诗歌一定能掀起民众波澜,但却不能为人传颂。其实,垃圾派的本愿是纠正现代诗歌过于盛行的高蹈、虚幻的写作风气。而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大多数诗人往往会因为过分情绪化的状态导致诗文矫枉过正,甚至仅停留在情绪的宣泄,文不达义。在写作水平上,优秀的垃圾派诗人并不多,这导致大多数垃圾派诗歌缺乏思想上的深度与厚度,很多诗歌并不能起到良好的警世作用。
       同时,在当时互联网初盛行的时代背景下,曾经的传统纸媒被新兴的网络所取代,诗歌的传播形式发生了许多变化。而网络化带来的最大弊端就是审核标准不规范,糟粕诗歌所带来的负面情绪在贴吧,论坛里蔓延开来,很容易煽动起民众,形成民粹。这不仅不利于文化思想的传播,还为社会徒增了不必要的麻烦。
       其实,诗歌从最初被发明出来,其效果必当适应着时代的发展和人们的心灵需要。因此,在这个时代出现了以审丑为标准的垃圾派诗歌是必然的,但即便如此,垃圾派诗人还是应当从“肮脏、邪恶”的意象中挖掘诗歌的审美本质。尽管倾向不同,观念有别,但唯有这些,才是文本面目的决定性因素。
       笔行至此,仅望诗歌不死,以一首垃圾派诗歌作为结尾--

《春播马上就要开始了》

春播马上就要开始了
乡亲们没有钱买化肥
只有悄悄的
呆坐在门槛上夜哭

当官的却不能哭
他们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并紧急调配所有的机关干部
分期分批地
派遣到乡下去造粪

有的是包专车去
有的打的去
有的是一个人去
有的携带老婆孩子一块儿去
他们一个个西装革履
容光焕发神采奕奕
造粪的机能一个比一个优良
也有带病坚持工作的
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
但为了支援祖国的农业建设
为了不辜负上级的殷切希望
苦点累点病点没有关系

在餐厅
造粪的原料早已备好
等开春的锣鼓一响
他们便开始猛吃优质大米
豪饮上等名酒
狂吞山珍海味
然后保质保量地
把屎屙好把尿撒够
以确保春耕生产的顺利进行


2017-04-15 圆角 文章来自: 爱之旅青年志愿者工作室
天津工业大学纺织学院爱之旅工作室
 楼主| 发表于 2020-7-12 20:59:51 | 显示全部楼层
经典诗作评论
      ——浅析徐乡愁政治题材上的表现艺术



                            作者:看山忘水


       在笔者苛刻的阅读中,诗人徐乡愁诗作引发了本人高度兴趣和由衷敬佩,在于他不凡才华和独到的表现方式。才华是天赋,而文本展现的艺术方式却有迹可循,值得研讨学习。本文试就徐乡愁代表作之一《练习为人民服务》分析其艺术表现方法。

                          文本的深刻性

       政治题材等认知性的处理难度,一则要有见识,二来要有表现方式,前者是作者生活思考的成果,后者是艺术表现力,两者是一件作品成其为优秀的条件。即便写作过程或多或少有启发效力,语言本身有自动意义生成的神秘魔力,也无法替代头脑见识。我们常言作家诗人要有生活的深度,也要有艺术手法去表现,就是在谈作家诗人的本钱。一个时期以来,片面讲求艺术方法,甚至玩语言文字,作品常常失之肤浅,不够深刻;可从创作角度看,单单有“为人民服务”是个伪命题,也不足以写出这样优秀的作品。因而在谈到深刻与否的问题时,不可将思情和方式对立。形式是内容的延伸,是内容的完成形态,也说明在未诞生前,任何深刻都只是胚胎,未实现状态,非文本的,就谈不上文艺上的深刻。

       从文艺理论上说,作家的独特方式正是由特殊性到一般性再到特殊性的揭示方式。不善于使用这样方式,即便哲学家也未必能写出优秀文艺作品。

     《练》一诗正是从“为人民服务”这个特殊性命题的解构,个性化(创意)地阐释了命题真伪的意见看法,显示了深刻性,令人惊讶。

                        现场发力机制
       我们说某个题材的表现,往往有形象性一说,这是较为传统文学性看法之一,而这个看法也值得审视。不能将其视作意象性和比喻性,以某种直观物去比拟抽象之物,简单理解成明喻和隐喻的方法。

       浪漫主义文学的虚弱病症在此。现代以后文学则注重对所写之物的本质揭示,形象性不单单是为形象的考虑,而通过形象去揭示本质,释放其现实意蕴,而脱离了歌德反对的“比喻文学”的肤浅。

      《练》没有比喻,可又非常直观,不抽象,不空洞。从这个文本里,我们可以看出直观性的深刻广博含义。其并非跟眼睛等感觉器官的直观,而是心理上的直观。当我们看到为人民服务这个抽象词时,我们可以联想起很多直观的的事物。它不是理念也有种种现实的形象在我们的感受中。

       诗正是单刀直入,以庖丁解牛的简劲,现场为读者“解决”掉了这头高高在上堂而皇之的“牛”。展示了高超的诗歌语言技巧。

       其现场性还体现在文学层面的意识形态话语对抗。我们的社会和生活充斥着意识形态话语。

       现实批判在我们的文学环境中有其深刻的合理性,但不是说它要成为某种“主义”,某种陈旧的方法,而是以艺术的方式去丰富和探究表现方式。

       这首精短之作的深刻性、革命性也在这里————

                        解构主义范本

       文本解析不得不研究文学现象,思潮。后现代文学的兴起,先是西方理念引介过来的,可这种话语在本土的受接纳程度之高,出人意料,衍生了很多流派。应该说我们虽然没有形成这种思潮,却有其深刻的现实土壤,属待发状态,被理念的借鉴引燃了。思潮不是有趣的新观点,也不是用来玩语言玩诗的。

       我们对比韩东的《大雁塔》,除了消解清除传统登楼抒怀,不具有什么深刻,当然也可以看作思潮引进之初一个文本样式,文本图解,如同当年胡适的《两个蝴蝶》,有初期文本的实验启蒙意义。

       反核心、权威、中心、理念的反势思维,表现在文艺小品,大众短信等各个方面,乃至日常语言的戏弄、戏拟性,非规范性用法。在文学领域当然更为滥觞,成为口语诗对抗学院派的利器。

      《练》写作特征是“解构”,在理念和方法上的一次经典写作,成为经典文本。

       诗人假借现代汉语词语练习游戏,用“微、违、伪、未”替换和消解了“为”,揭示了其虚假性;同时,又转换角度做了一番“辩解”,将其还原成“为”,嘲弄了辩护者的可笑窘态。内涵丰富深刻。

       在话语蒙蔽和欺瞒的环境下,也体现了诗人坚守话语的立场的武勇和力量。应该说,这是现当代作家诗人要做的一件大事。

       在这类题材上,在话语立场上,在艺术层次上徐乡愁显然不是隔靴搔痒的曲婉的撒娇哀怨的小声嘟哝的“譬喻文学”可以相提并论的。

                            看山忘水 2015年3月4日草笔


附录:《练习为人民服务》

         徐乡愁

微人民服务
违人民服务
伪人民服务
未人民服务

微,违,伪,未
不是微小的微
违反的违
伪装的伪
未曾的未
它们都是全心全意地
为人民服务的为

       2002.11.2.


来自“中国诗歌流派网”
http://www.zgsglp.com/thread-363833-1-5.html

 楼主| 发表于 2020-7-12 21:04:35 | 显示全部楼层
16.《主席和人民》

              徐乡愁

如果有一天晦气
国家主席和劳动人民
同时掉入粪坑
应该先救哪一个
邀邀零起早贪黑地说
应该先救三个代表
主席代表政党
主席代表国家
主席代表军队
应该让领导先走
主席八荣八耻
象领袖热爱人民那样
做出一副视屎如归状
欲与民一起粪斗
于是马上改救人民
没想到人民也不想
屎里逃生
人民也爱主席
人们也爱领袖
人民也爱救星
在猛吸了一口粪便以后
纵做鬼也幸福【注1】
在这互相热爱互相推让
生与屎的紧要关头
我们请来大国重器
陶艺制作大师
和一不怕苦二不怕屎的
解放军和武警消防
把整个粪坑挖起来
粪不顾身的挖起来
舍身忘屎的挖起来
再用历史典故
把粪坑打造成粪缸
一个中国特色的大粪缸
让远在北宋急中生智的
司马光来砸
后来全国各地
很快掀起一股砸缸热
当官的纷纷效仿
屁民们也纷纷效仿
有钱的纷纷效仿
励志者也纷纷效仿
直到陶片和粪花
都溅了一带一路
有困难要砸【注2】
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砸
因为他们心里都装着
一个粪发图强的故事
但由于历史无法判断
装屎的到底是哪一只
结果全部都被
司马缸砸光【注3】

          2014.1.29.

【注1】参看山东作协副主席王兆山的词《江城子》。
【注2】参看赵本山黄小娟的小品《我想要个家》。
【注3】参看赵丽蓉和侯耀文的小品《英雄母亲的一天》。


 楼主| 发表于 2020-7-12 21:06:5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垃圾派中发现幽默》


                              作者:刘幼民


       接触到垃圾派是爱好诗歌造成的缘分,没有这个爱好,一说到垃圾,自然的反应当然是避之唯恐不及。可是,有了爱好诗歌这一层关系,做到有诗无类,到垃圾场中转转,找一找,搜一搜自己喜欢的东西就很好理解了。

       先是在网上读到徐乡愁的诗歌《走咱们坐牢去》,通俗化的言词,没有一句有诗意,但是读了下去,却感到心在不停的跳。


       “我实在是 / 活得有些不耐烦了 / 好想堂堂正正地 / 坐一回牢 /好想明明白白地 / 被人民法院 / 剥夺政治权利 / 最好终身 ”

       这个开头实实在在的很垃圾,有哪一个正常人会有“活得不耐烦了”,就想“堂堂正正地坐一回牢”的诉求呢?坐牢不是好事情,即便是在国民党统治时期,何敬平烈士有过“要把牢底坐穿”的诗句,可是它的前提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而是为了追求真理,“ 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正所谓“诗言志”,是有志者的心声。

       徐乡愁是垃圾派的教父,也就是垃圾派的样板楼了。他的形象如何,中国垃圾派的形象就应当如何了。学生高不过先生,这是耶稣的看法。

       垃圾派有“崇低、向下,非灵、非肉;离合、反常,无体、无用;粗糙、放浪,方死、方生”的原则性规定,徐乡愁做出解释说:“自1949年以来,中国的诗歌长期沦为政治的附庸,沦为阶级斗争和为政治服务的工具,唯独不能说人话,说真话,更谈不上丁点艺术。但1976年后中国诗坛经过‘朦胧诗’和‘第三代’和‘民间写作’几代诗人的努力,经历过很多的风险(被谩骂,被批判,被通缉、检讨,自杀、流亡、甚至坐牢),中国诗歌终于挣脱了体制的束缚,走上了艺术发展的正常道路,让诗歌回到了诗歌本身。当今的‘垃圾派’‘下半身’‘梨花体’就是沿着先锋诗歌的精神继续向前探索。‘垃圾派’‘下半身’‘梨花体’表面上‘肮脏龌龊下流’,背后却藏有很干净的东西,这是那些只唱赞歌、唱红歌的体制诗人永远无法理解的。所以我们一直认为,只有低俗才能救诗歌。”徐乡愁的解释其实是把垃圾倾倒在了“只唱赞歌、唱红歌的体制诗人”的头上,垃圾派成为了清洁垃圾的环卫工人了。

      清楚了徐乡愁的大立场之后,徐乡愁所说的“我实在是活得不耐烦了”就成为了一种对现实的揭露,不唱赞歌、不唱红歌的体制外诗人,为了他们不合作,爱批评,常揭露的坚持,在执政者眼里,口里,意识里,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还会是什么呢?徐乡愁与何敬平烈士的区别,大概仅在于前者把追求真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的高尚行为有意的崇低、向下“丑化”为垃圾,借以开拓自己的言论自由空间。而后者没有崇低、向下丑化自己高尚行为的必要,因为事实上,在国民党统治时期,言论自由的空间明显优于新中国后的60年。

       我们可以继续看看徐乡愁是怎么崇低、向下通过“丑化”自己,在垃圾场中为自己竭力开拓出了一方言论自由的空间的。不得不佩服徐乡愁的智慧和他极为娴熟、高明的驾驭语言的能力。


       “于是我故意去 / 践踏农民的庄稼 / 求他们 / 把我告到官府 / 可这年头 / 粮食值不了几个钱 / 悲苦的农民 / 理都不理我 // 接着我又去砸 / 商店的橱窗 / 你使劲砸吧 / 开发商兴奋地说 / 反正本店是 / 拆迁单位 / 我们正愁找不到 拆的人手 // 最后我只有去抢 / 警察的钱包 / 好让警察同志 /直接来抓我 /我真的活得不耐烦了 / 结果警察被吓得 /拔根葱就跑 / 我在后面追 // 看来我这辈子 / 是没有机会坐牢了 / 那我就去睡牢 / 一头睡到牢房的外面 / 让牢房 / 反过来坐我 / 并把自己 / 大义凛然地坐穿 ”

       只要真正了解我们的现实,没有把屁股坐在统治者发给的板凳上,就必然会赞赏徐乡愁惊人的幽默才能,“这年头粮食值不了几个钱”,“警察们反倒被吓得拔腿就跑”都是有现实根据的艺术描述,不过他把黑暗的、令人不爽的东西,变成了十足的笑料,而最后收尾的诗句“让牢房反过来坐我/并把自己一点一点地坐穿”是在何敬平烈士诗歌基础上的再加工,把人对牢房的克服,倒置为牢房对人的灵与肉的磨折最终达到了极致。

       好的诗歌说的简单点,就是能够叫人心跳,叫人与作者的感情发生了互动的诗歌。《走咱们坐牢去》应该就属于这一类诗歌。

                                              2013-02-28

 楼主| 发表于 2020-7-12 21: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谐音错位:狡猾的置换术——读徐乡愁“练习为人民服务”》
 
  
                                                         作者:陈仲义
  
    
  汉字有同字多音、异字同音的功能,由于单音兼有“四声”功能,使得单字的“同音”特别发达,少则几个,多则几十个。她给诗词曲赋带来那么多叠字,给新老韵书提供那么多合韵,为汉语诗歌的诗性思维,平添多少流光溢彩。
  诗人充分利用同字多音,扩展诗的弹性,这是古已有之的传统。大概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末,第三代诗人杨春光倾心于谐音的把玩,居然玩出许多“错位”。所谓“谐音错位”,就是将大体相同的字音,替换出它本来的位置,造成读音类似、意义歧生的效果。尤其对于敏感题材、敏感话语,它的巧妙“替身”,常常取得出其不意的消解效果。比如,在杨氏字典里,时常对那些“庞然大物”有这样的“通约”——屎界=世界、痢屎=历史、症痔=正直、妓化=计划、竞妓=经济、粪斗=奋斗、尸体=诗体,还有“色贿”(社会)”、“症痔(正直)”、“瘟(文)化”、“现屎(实)”、“孑蛆(阶级)斗争是个缸(纲),缸举目张(阶级斗争是个纲,纲举目张)”,五花八门,不一而足。
  垃圾派诗人徐乡愁继承杨氏的衣钵,写出了堪称这方面典范的“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服务”,本来是一种有价值的人生观,可长期来,被拉大旗做虎皮:整天挂在嘴巴上,背地里却尽干坏事。作者意识到这一“障眼法”早已泛滥成灾,那么如何破解它呢?
  徐乡愁发现介词“为”字,可以做文章,便紧紧揪住不放,一刀子切下去,做起置换手术来。他给出“为”的同音字,精选其中常见的四字谐音——“微,违,伪,未”,显然在“微,违,伪,未”的同音背后,其形容词、动词、介词的本义,早已被他窥见到或预见到,其隐含有否定性的内涵与外延:

  微——微小 微细 些微微末微芥微微……
  违——违反 违背 违抗违规违纪违心……
  伪——伪装 伪造 伪做伪作伪人伪善……
  未——未曾 未能 未行未想未完未做……

  好了,就这样在第一节里,堂皇的“为”被更“真实”的字眼替换下来。变成“微人民服务”、“违人民服务”、“伪人民服务”、“未人民服务”。多么直截了当、干净利索、不容置疑。骗局也就这样被戳穿了。看那一面面飘扬在云端上、办公厅和讲台上的大红旗帜、文明奖杯、先进挂牌、光辉勋章,着实被同音字的机枪,狠狠扫了一通,露出百孔千疮的真面目。
  紧接着第二节,作者故意作出辩解,否定“微,违,伪,未”并非贬义,这一辩解,恰恰是“此地无银”,反倒更强烈地说明“为人民服务”完全变质了。
  最后两句,表面上是作者对“为人民服务”做正面肯定,实际上,是故意以反话正说的手法,用“不是……都是……”,和盘托出其否定性实质,这样一来,决绝的口气强调“都是全心全意地”,反而让讽刺的意味一目了然。
  这就是谐音错位的威力。长期以来,我们尊捧着多少这样伟大的口号,多少两面派伪君子利用它,打着革命旗号,张着“公仆”幌子,干着罪恶勾当,从而发酵成整个社会——世风、行规和人心的虚伪。
  感谢现代汉语,感谢徐乡愁,用精明的“微,违,伪,未”,揭穿骗局,让我们再次领教汉语的魅力。
  
    
  附:
  练习为人民服务/徐乡愁
    
  微人民服务
  违人民服务
  伪人民服务
  未人民服务
    
  微,违,伪,未
  不是微小的微
  违反的违
  伪装的伪
  未曾的未
  它们都是全心全意地
  为人民服务的为
    
  (徐乡愁,生于六十年代,四川人。“垃圾派”代表诗人,主编诗歌民刊《垃圾派》。


         ——本文来自《名作欣赏,上旬刊》2009年第四期(总第282期), 陈仲义文章:《诗歌的“后”视镜(上)》

《名作欣赏》地址:http://www.qikan.com.cn/MagDetails/1006-0189/2009/4.html

 楼主| 发表于 2020-7-12 21: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抒情的下水道
            ——聊聊垃圾派的“向屎而生”   
                          



                             作者:太阳鸟


       “别人都用鲜花献给祖国/我奉献屎”。波德莱尔在《恶之花》中将“腐尸”、“蛆虫”引入了人们的审美视野,自此之后,人们关于诗歌审美对象的要求似乎一降再降。国内的“下半身写作”将笔锋凝聚于人那隐蔽的尺寸之间,而段首的那句诗则断然跳进了下水道,仿佛那里隐藏着无尽的宝藏。将诗歌的抒情直接带入下水道,这是垃圾派的一大创举,垃圾派人如其名,他们的作品大多毫不忌讳地指涉人类的排泄物——屎、尿、精血无一漏网,叫人读来不觉喉咙一紧。

       关于垃圾派的家底,这里就不再细说了。不得不说的是,垃圾派中的确出现了许多有影响的诗人,成就高的当属徐乡愁。垃圾派的强势入境让当代中国的网络诗坛一时间波浪滔天,大家对垃圾派的褒贬也呈现出两极对立的局面。一种新生的文化现象必定有其深刻的经济、政治和社会背景,与其选择不顾一切的批判与打压,我更偏向于以一颗包容的心去审视。关于垃圾派,自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为最好。

       让我们再次回到篇首那首诗,诗歌的名字是《屎的奉献》,全诗内容如下:

《屎的奉献》

    徐乡愁

屎是米的尸体
尿是水的尸体
屁是屎和尿的气体
我们每年都要制造出

屎90公斤
尿2500泡
屁半个立方
另有眼屎鼻屎耳屎若干

庄稼一支花
全靠粪当家
别人都用鲜花献给祖国
我奉献屎

       2003.3.25.


       通读全诗我们会发现,整首《屎的奉献》起于“屎”并终于“屎”,诗人缘何如此推崇屎,也就是人们避之不及的垃圾呢?“人们吞食了物质以后会产生生活垃圾,语言被打磨无数次以后会产生文化垃圾,电脑使用久了也会产生信息垃圾。当人们在一味地追求精华追求崇高追求审美的时候,却严重地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世界原本就是一座巨大的垃圾场,人就是一个个精密的造粪机。垃圾派认为:一切思想的、主义的、官方的、体制的、传统的、文化的、知识的、道德的、伦理的、抒情的、象征的、下半身的、垮而不掉的东西或多或少都有些伪装的成分,只有垃圾才是世界的真实!”以上引自徐乡愁的宣言式文本——《中国出了个垃圾派》,从中我们不难看出,诗人把世界的真实归于垃圾的普遍性。这也就难怪他对“屎”如此看重。诗的第一段将人类新陈代谢的产物——屎、尿、屁直露地暴露在读者面前,我们无法相信这些不上台面的意象(虽然垃圾派在其宣言中一再否认意象意境的作用,我们还是不得不提。)怎么能够被诗人运用到自己的作品之中。可是诗人利用联想巧妙地将他们分别比作“米的尸体”、“水的尸体”,平日里毫无审美可言的排泄物在这里获得某种层面上的修饰,开始慢慢披上“美”的外衣。与此同时,诗人将人类一系列复杂的新陈代谢活动简化为米与屎、水与尿的转化,让人不禁感慨自我的动物性,同时也惊叹于诗人的智性。紧接着,诗人连用一组数据量化了上述的排泄物,使读者对人类动物性存在的感触进一步强化。末了,诗人笔锋一转,用一句农谚展开,开始强调人类排泄物的价值。在进行了大量的铺叙之后再肯定屎的价值,无疑给人一种真切、实在的感觉。同时,随着诗人对屎的价值判断的展开,我们也由刚开始的厌恶、漠视逐渐转向接受。至此,无审美可言的排泄物已经在诗人的包装之后呈现出审美的光芒。可是诗人并不满足于简单的判断,他用一句点睛之笔将全诗带入高潮——别人都用鲜花献给祖国/我奉献屎。这一句像是匕首,以凌冽的刀锋直剖全诗的腔体,展现给人们血淋淋的事实——屎的价值自是不言而喻,可试问谁又会将它作为贡礼献出,这是在冒天下之大不韪。如果人们只是简单地不认可“献屎“这种行为也就罢了,可人们还偏偏要夺走屎的功劳——鲜花,为了谄媚的需要而粉饰自我,这一行为活脱脱展示出人性的虚伪与自私。正像徐乡愁所说的那样:在这个装逼的世界,堕落真好,崇高真累,我们宁愿去拣那掉在地上的脏兮兮的垃圾,宁愿蹲下身来甚至贴在地面上思考人生和世界。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个垃圾场,你想掩盖是掩盖不了的。我们就是要大搞诗坛的“脏”、“乱”、“差”,我们就是要把丑陋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我们就是要把你身上的屎尿屁(包括我们自己的)抠出来挤出来暴一暴光。所以,诗人决定毫不修饰地献屎。如果将最后一句放到大的垃圾派诗歌运动中来看也是极具象征意味的,这既是在说“我”的狂放不羁,同时也意指垃圾派的不流俗,不低头。垃圾派以否定一切的姿态出现在世人面前,他们不合作、不唱赞歌;反文化、反对虚矫,试图以粗粝至简的语言对抗传统。作为一个先锋性质的文学流派,这些尝试无疑是值得肯定的,而对其价值的评判则更多地需要沉淀,我们总是在破坏中高歌,在毁灭中前进,这难道不应该成为我们抱有希望的理由吗?

                                                     2015-04-09

豆瓣小组: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74034544/
 楼主| 发表于 2020-7-15 21:51:57 | 显示全部楼层
《垃圾诗派的诞生》


                  作者:西泠飘雪


       伴随着社会的进程,在灯红酒绿的世界里,越来越少人有雅兴去读诗文了,也越来越少有人去吟诗作对了。高雅的文学正日益被边缘化,取而代之的是粗俗的文学,甚至是低俗的、恶俗的文字泛滥成灾。形成如此格局,不能说不是社会的一种怪现象。

       在被恶俗趣味包围的社会里,垃圾诗派另辟蹊径,应运而生。说到垃圾诗派,自然要说到它的掌门人——徐乡愁,光听这个名字,给人的感觉便是幽默十足。垃圾派有“崇低、向下,非灵、非肉;离合、反常,无体、无用;粗糙、放浪,方死、方生”的原则性规定,徐乡愁做出解释说:“自1949年以来,中国的诗歌长期沦为政治的附庸,沦为阶级斗争和为政治服务的工具,唯独不能说人话,说真话,更谈不上丁点艺术。但1976年后中国诗坛经过‘朦胧诗’和‘第三代’和‘民间写作’几代诗人的努力,经历过很多的风险(被谩骂,被批判,被通缉、检讨,自杀、流亡、甚至坐牢),中国诗歌终于挣脱了体制的束缚,走上了艺术发展的正常道路,让诗歌回到了诗歌本身。当今的‘垃圾派’‘下半身’‘梨花体’就是沿着先锋诗歌的精神继续向前探索。‘垃圾派’‘下半身’‘梨花体’表面上‘肮脏龌龊下流’,背后却藏有很干净的东西,这是那些只唱赞歌、唱红歌的体制诗人永远无法理解的。所以我们一直认为,只有低俗才能救诗歌。”徐乡愁的解释其实是把垃圾倾倒在了“只唱赞歌、唱红歌的体制诗人”的头上,垃圾派成为了清洁垃圾的环卫工人了。

       垃圾诗派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呢?让我们先来看看徐乡愁的诗歌——《走,咱们坐牢去》:

       我实在是活得不耐烦了
    好想堂堂正正地坐一回牢
    好想明明白白地被
    人民法院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徐乡愁所说的“我实在是活得不耐烦了”就成为了一种对现实的揭露,不唱赞歌、不唱红歌的体制外诗人,为了他们不合作,爱批评,常揭露的坚持,在执政者眼里,口里,意识里,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还会是什么呢?徐乡愁与何敬平烈士的区别,大概仅在于前者把追求真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的高尚行为有意的崇低、向下“丑化”为垃圾,借以开拓自己的言论自由空间。而后者没有崇低、向下丑化自己高尚行为的必要,因为事实上,在国民党统治时期,言论自由的空间明显优于新中国后的60年。

       对于部分人来说,徐乡愁的诗或许不能说是“诗”,也难登大雅之堂,然而它结构性强,又富于幽默,常常给人带来有益的启迪。下面介绍一下徐乡愁的部分诗歌。

文章出处:
http://bbs.mzsky.cc/thread-1753037-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24-6-13 07:42 , Processed in 1.236486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