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蓝蓓

聚焦|华语诗歌春晚茂名分会场,中国诗人论坛为您播报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2-3 11:47: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答山洪的提问(节选)
黄金明


在波涛之外,有没有一个清澈的声音
愿意回答山洪混乱的提问?一颗石子破空而来:
波纹也像旧毛衣上的灰线,在一圈圈地扩散
请不要为往事揪心。没有一棵树斥责树根
也没有河流的下游,为上游感到遗憾
春露秋霜,冬虫长成夏草,你的记忆
失而复得。你像孱弱的泉水,被落叶和沙砾掩埋
你走走停停,像一只老挂钟,像跛足的猎手
被瞪羚嘲弄。唉,你像沙包被时光的拳手痛殴
而努力将伤痕抚平。河流抚平波涛的伤痕
大地抚平草木的伤痕,你也像一只鸟
在霞光中将混乱的羽毛理顺。观念的水沫
思想的沙粒,经验的淤泥……灵光乍现的草叶
都在虚构一条河流的童年。你猜想大海
是一座庙宇。在时间的入口,你投入,悲欣交集。

即使没有舟楫,河流也在自我输送
你既是航道,也是船只。两边的河岸
犹如故事的两条主线,在奇妙的时刻及地点
交叉、缠绕,形成一个圆环、一个圆形广场
(无数条出现又消逝的河岸之遗迹
荡然无存,只留下岸的形象——岸的魂灵与肉体
岸的化石或标本),是两条弯曲的平行线
线性叙述的河水之书,成了复调的经卷之海
犹如太阳光芒万丈,又是陷身于
雾霾中的圆形废墟。每一个点、每一段弧线
每一个扇面、每一个圆圈,都在反方向
找到了对应之物。河水犹如古老的手抄本
开始了生生不息的循环与叙述。你像百科全书
在无穷尽的修订中越来越全面、详尽
你像一个深渊,一个无底洞,一个有入口
而没有出路的迷宫……犹如时间本身。
 楼主| 发表于 2019-2-3 11:48:58 | 显示全部楼层
讲演
浪子


再也回不去了。未知的城市仍在
暗处,随迷途的风漂泊
再也回不去了。尝试循着音乐的节拍
回到一首首民歌、诗歌、情歌里
完全是天真的幻想。我们
再也回不去了。天鹅、市场、圣地亚哥
从梦中开始的就在梦里结束。必须承认
我们的原名都是杜鹃。寄居
或无处栖身是上天眷顾的因果。从头再来
事实上为时已晚。是谁为了给秋天
写一封信,令讲演戛然而止?
当荆棘之焰照亮了桂冠的所在
我们就此与黑暗共存
秋天的地址秘而不宣
 楼主| 发表于 2019-2-3 11:50:08 | 显示全部楼层
虎跳峡听涛
郑成雨

金沙江在时间的脊梁上奔走
像母亲的针线穿过了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雪粒的白,照耀苍茫

从混沌走向混沌
时间的磅礴在一条大江中不可阻挡
万物的卑微在另一条江河上随波逐流

江心石,试图改变河水流动的方式
和它内部的声音
江涛一声一声高起来,又迅速被摁下去
悲哭和狂欢,是时光留在岩壁中的波澜。

再蓬勃的澎湃,都将萎蔫成辽阔的寂寞
一朵浪花盛开了,另一朵浪花凋谢了
洪荒之上,众生轮回。每一朵浪花都是过客
轻轻,溅出时间之外
 楼主| 发表于 2019-2-3 11:52: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丝路沉船
吴奕

海蛎和水草层层结缠。
古老的沉船,
就算打捞出海,
也只能让它保持淹没。

它在泉州的船坞下水?
在宁波的港口启航?
在广州的码头上货?
在阳江的渔村歇脚。

那一刻鼓角齐鸣,
刹时间千帆竞发。
又曾经风云际会,
看得见海阔沙黄。

可它的旅程终结在南海,
满仓天朝宝货爽约在彼岸。
多少年它如迷一样消失,
多少人为它在默默转侧。

是什么样的风暴
吹断了桅索?
有多猛烈的海啸
击穿了舱板?

它何以驶不入望见的港湾?
又何以竟完整地端坐海底?
它是否遇到传说中的海盗?
抑或因团队内讧而遭天谴?

它的船员是否有生还?
是否遇到了大澳的义民?
它的船主是否就此破产?
还是收拾残局又干一盘?

古老的沉船满载着梦想,
在水下继续沉睡。
古老的故事牵绕出遐想,
在人世苍茫的路上。
 楼主| 发表于 2019-2-3 11:55: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庆日
郭亿万

秋凉初起
我蜷缩在花丛里睡了一夜
露湿单衣

虫鸟乱鸣
把我从梦中唤醒
睁眼
已是阳光灿烂的国庆日.

一支无叶无花的长长的枝条上
并排站了三只蜻蜓
昨夜就在那里
现在还在那里
用生命的宁静
丰满着略显单调的风情

才种下不到一年的百香果
花开烂漫
首轮的果实虽然仅仅只有一枚
仍然在青涩里
闪烁着燿眼的希望之光

人声车声开始有些喧闹
估计
有人还要忙于生计
有人要举家远游
还有人
要返归故里

家里挂在最高最显处的
“家国长兴”四个大字
仿佛在国庆日里特别地熠熠生辉
这是我平生自觉
谋得最妥
写得最好
挂得最对的一幅字
对面墙上挂着自己的家训
中有四句:
达济社稷    平守家业
家国在肩    贤圣当步

今天是去吃麦当劳
还是日本寿司
或者韩国料理
抑或
来一个中国式的大聚餐
家人们热议不下
最后交由孩子选择
决定驱车前往一座美丽的山城
去吃一款叫作“薯包籺”的风味
这种酸酸辣辣的味道
只在中国的大地上才有
我们愿意用这种味道
报效祖国
 楼主| 发表于 2019-2-3 11:57:41 | 显示全部楼层
车间里的姐妹
叶蓝


穿过树木葱茏的厂区
穿过芒果花香与蝉鸣
来到你的车间
此前,“车间”只是一个词语
此刻,“车间”是一些零部件,匆促间
我无法组拼:
你。吊车。容器
蓝色工装。大厂棚
灰沉色调(工业色?)
嗡嗡嘈音(工业声?)
厂区像一座森林公园,我由衷地赞美
“车间寸草不生”
“你是车间里一株开花的小草”
站在高大的车间门口
我们说着文艺的话
包裹你的蓝色工装似乎也文艺起来

抬头我看到你半空中的斗室
一架天梯一样的梯子,仿佛伸向云端
你指挥吊车,日复日,夜复夜
数十载,吊起了多少钢与铁
云端之上,日日夜夜
你的天空也是钢铁铸造的
疲惫中,偶尔会有星光闪烁
——来自车间里焊铁的火花?
还是你藏在脚边小箱子里的书籍?
休息的间隙
书变作云彩带你遨翔
去热爱你深感辜负了的天空

此刻从云梯上下来的你
我亲爱的姐妹
我身着蓝色工装的“空姐”
你走向车间旁边的更衣室
我站在一座钢铁高耸的阴影下,等你——
你将脱下蓝色工装
换上春日的衣裳
和我一起
走到春日的天空下
 楼主| 发表于 2019-2-3 16: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官演武

所有的影子都可在水中沉浸
在水中说过出春花秋月的烂漫与忧伤
说出别离时的满脸泪水与手心余温
那些高飞的翅膀驮负一河梦想
从天边而过,追逐彩虹之美
风一级一级地推动远行的脚踪
我说那无限的落花与沉浮的房梁
在暴风过后的混浊中丧失于鹰翅之下
我说那紧绷的大鼓在潮湿的阴天
敲破河面。向外推远的岸呀,
在风帆远行的途中依旧沾着绿色的光芒
衰败中的光芒,承担着水力向前奔涌
它要瓦解一切凝固的思想与痛楚
将冷凉而寂寞的景象带入苏醒的清晨
水早已启示漩涡之后的平静与开阔
将灼热的太阳与明媚的月亮消融
荡漾的笑溢满了流淌的光阴
我要说那广大而漫长的舞台从深渊中浮起
那里已知和未知的世界
搂抱了水的腰身
 楼主| 发表于 2019-2-3 16: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冬夜里感悟春天
   郭忠衡


北风带走最后一抹清冷的阳光
繁华褪去,天空变得更加辽远
故乡的天空,总是如此宁静而空阔
准确地演绎着季节的更迭,世事的变迁
站在老屋檐下,与冬夜对视
内心的宁静,与尘世的喧嚣矛盾地共存
仿佛参透了荣辱与生死,回归生命的本源

一场春风,把我带到了这个未知的世界
曾经给这凋零的大宅带来一抹春色
迷信命运的老一辈,都相信我会给这里
带来美丽的色彩
鲜活的春天,繁茂的夏天,丰硕的秋天
但他们都没有看到便相继凋谢
我把我的半生
拼凑成了一个美丽的谎言

夜深沉,路茫茫
真想就这么静静地站着
任凭生命的灵光从身边溜走
舍掉肉身,让灵魂在月光下漫步
独享这一席生命的残宴
 楼主| 发表于 2019-2-3 16: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月亮
赖松万

一枚鹅卵石安放在清澈见底的水里
天与地的前世之约就款款而来
逶迤过天井上无人惊扰的青苔
逶迤过山坡上静静落落的狗尾草
逶迤过推开窗门看见的花样年华

屋檐下的燕窝有燕儿轻盈
把风声翻遍
把阳光翻遍
不忍把这片皓白翻遍
就这样静静地静静地
静静地在水一方
看田野扣上唐装纽扣
看粉墙盖上斑驳黛瓦

今夜,我终于见到你
天上一个月亮
水中一个月亮
心里一个月亮
 楼主| 发表于 2019-2-3 16: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的手
陈刘雄

土地的深层与时空一起吻破父亲的手
父亲的血液与汗液一起流进土地
与土地血液及阳光血液,一起喂养另一种生命
父亲的手被喂养成铁棒状
青藤缠绕铁棒生长
根须爬满手掌
果实染透手背
父亲铁棒般的手,可敲碎石头
敲碎艰辛的日子
却不能敲碎时间河流
时间河流沿着手指疾流
如一枚箭穿痛他的心底
 楼主| 发表于 2019-2-3 16:24: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尾冰上舞蹈的鱼
老 弦


  这是南水北调的源头。清冽的湖水,在人们枯瘦的欲望里,一路向北。
  于是,在遥远北方的人们,看见了满地被目光击碎的冰,和那尾在冰上痛并快乐舞蹈的鱼。
──题 记

你起得太晚了,我的爱人
那些流动的冰和洒满冰面的心跳
已经去了北方,那个遥远的城市
那里的天空下着雪,雪花飘满我的心房

快艇在水面或者冰面滑行
那些总也不肯高飞的白鸥
在寒风里捂热冰的温度
沉入湖底,静候冰棱碎裂的声音

南国温润,北域严寒
穿越千山万水
沿着冰冷的铁轨,延伸
我看见,看见了那尾冰上舞蹈的鱼

湖心那些小岛
那些与爱情有关的传说
冰与水交替前行
丹江口的昨天,遥远北方的明天

我放不下那尾冰上舞蹈的鱼
那些令人心碎的姿势
即使游到最北的北方
依然是一尾在我心房舞蹈的鱼
 楼主| 发表于 2019-2-3 16:26:0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来了春天才来
向梅芳

伴随你的脚步姗姗
沉寂的冬天,终于渐行渐远
你洁白的身影时隐时现
不经意间,春天就到了眼前
信宜的季节总是这样
你来了,春天才来

天空被春雨洗蓝
云朵被春风吹散
你摇曳的身姿
就像春天的笑脸
我该以怎样的姿态
拥抱春光和时间

春天的诗已被春天写满
我的诗是你
绿的叶和白的花冠
我站在无人的山岗
一遍又一遍
朗诵春天的诗篇
春风拂过起伏的山峦
漫山遍野,都是你涌动的花瓣
我心若流水
在花丛中遥望信宜的春天
信宜的春天
青山如画水清天蓝

我站在热闹的山岗
一遍又一遍任喜悦溢满心房
我看见老人孩子的欢笑
在花丛中飞扬
我听见年轻人的欢歌
在山水间飘荡
我心若流水
在花丛中遥望信宜最美的模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8-26 08:51 , Processed in 1.154402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