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浣溪沙

了解不同类型的诗 ——李仪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8-16 23: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狐狸的尾巴总会露出来》

                         徐乡愁

俗话说
狐狸的尾巴总会露出来
但必须要满足三个条件
第一:狐狸必须有尾巴
第二:狐狸必须是作了坏事
第三:狐狸必须悄悄地
把尾巴藏起来
前两个条件容易满足
现在难就难在所有的狐狸
都喜欢把尾巴露出来
我们无法弄清
到底是那一只偷吃了生产队的羊

                    2002.11.


[星火]:
上面《狐狸的尾巴总会露出来》是目前垃圾派的典型之作。好久没有看过诗了。无聊中,猛然看到徐乡愁名为垃圾诗的一篇篇一排排,震撼了!想笑,笑不出来。是投枪是匕首,是用你自带的武器刺向自己,放大镜、显微镜下一层一层解剖自己,扒拉自己,审视自己。一愣一愣中,汗湿全身。(都市人家论坛—学清园—感想—亿达受表扬了2007-12-5 18:11)

[归腩]:
汉语凶猛的——徐乡愁。贴几首他的代表作。这哥们比我们还愤,还直接。可谓诗歌界的何勇——满嘴跑‘垃圾(场)’,但比中国那些真正的垃圾来说,他可谓我们的好兄弟。点评《狐狸的尾巴总会露出来》:国资委纪检委员会应该深有感触的一首诗。 (摘自归腩的文章:《一位可以和赵走召相媲美的诗人》2009年2月14日)

[看山望水]:
中国诗歌历来有批判现实主义的深厚传统。纵览古今诗歌,中国诗歌大体上有三类:批判现实主义的入世、山水释道的出世和生活流的在世。从《诗经》的“风”以来,批判现实主义就成为中国诗歌的坚硬内核,无论屈原、李白、杜甫还是出世的陶渊明,其优秀诗作中大都有现实批判的成分,且成为重量所在。现实批判从历史和社会角度看,都有其重要的合理性,乃至在我们这样苦难深重的国家,优秀的作品回避现实不但困难,还令人诟病;应该说,是历史和现实将诗人置于这样的话语场中,他们必然要做出回应。徐乡愁无疑是其中最优秀的一位,当代出类拔萃的讽刺诗天才。我欣赏徐乡愁的诗胆,诗心,诗才。有此三者,方可为文中勇士,方可为当世立言,方可承担诗艺术的高迈。在当下众多现实批判诗写作中几乎无人望其背顶,堪称讽刺诗大家。下面就其《狐狸的尾巴总会露出来》试做赏析,供诗友们观赏学习。这是一首翻案诗。翻案诗一般由习见、常理的审视入手,去反思、纠正、批驳,以做出更为恰切的阐释。徐乡愁的许多优秀诗作都在试图剥离话语的蒙蔽性,从而揭示真相。从语言学角度看,语言结构反映了思维结构,心理结构,甚至社会结构。徐乡愁(还有严力)敏锐地解剖关键词,如同外科手术般切开了特定言语下的麻木和诡诈,剥去了皇帝的新衣和鬼魅的画皮。这也是徐乡愁诗歌艺术的重要特征。……这首小诗深刻地揭示了“生产队到现在”公权之害的严重,国之大痛。徐乡愁的诗大气也体现在忧国忧民的诗心上,胆气也体现在直面现实担当上,才气也体现在剖析之笔的力度上。这也让他在垃圾派和口语诗的浅白无力的情绪化写作中卓然出众,也是单纯玩弄修辞的写作不可同日而语的。(摘自看山望水的文章:《当代讽刺诗的天才——评读徐乡愁一首诗作》 2013-9-25)

 楼主| 发表于 2018-8-16 23:27:05 | 显示全部楼层
《听民族歌剧小二黑结婚》

                      徐乡愁

家乡到底解没解放
已经不是很重要了
延安文艺还座不座谈
也不是很重要了
甚至小二黑结没结婚
都统统不重要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聆听

总统听到这样的声音
放下文件就想解甲归农
小偷听到这样的声音
脑门一拍便打道回府
我们听到这样的声音
那清粼粼的水呀
就从我眼眶里溢出

             2014.1.25


[吕本怀]:
“现在最重要的是聆听”,直到“那清粼粼的水呀|就从我眼眶里溢出”,由此可见人们在《听民族歌剧小二黑结婚》时的专注。就诗人本身而言,这份专注一方面来自诗人对艺术的虔诚,另一方面则来自多年洗脑的成功。即使如此,若想让那些现在看起来很重要的在艺术面前变得不那么重要,要让那些无法摆脱的欲望变得容易摆脱,哪里又仅是一场艺术歌剧可以承担的?现实与艺术之间,向来就有一条巨大的鸿沟在,艺术里所宣传的与所落实的,往往是两个车道,艺术虽可以给人一时的麻醉,却很难去真正改变现实里的一丝一毫。 (吕本怀:《微品汇:徐乡愁短诗4首》 2017-10-13 )

 楼主| 发表于 2018-8-16 23:30:06 | 显示全部楼层
《走咱们坐牢去》  

               徐乡愁

我实在是
活得有些不耐烦了
好想堂堂正正地
坐一回牢
好想明明白白地
被人民法院
剥夺政治权利
最好终身

于是我故意去
践踏农民的庄稼
求他们
把我告到官府
可这年头
粮食值不了几个钱
悲苦的农民
理都不理我

接着我又去
砸商店的橱窗
你使劲砸吧
开发商兴奋地说
反正本店是
拆迁单位
我们正愁找不到
强拆的人手

最后我只有去抢
警察的钱包
好让警察同志
直接来抓我
我真的活得不耐烦了
结果警察被吓得
拔根葱就跑
我在后面追

看来我这辈子
是没有机会坐牢了
那我就去睡牢
一头睡到牢房的外面
让牢房
反过来坐我
并把自己
大义凛然地坐穿

          2004.1.10.后小改


[刘幼民]:   
徐乡愁是垃圾派的教父,也就是垃圾派的样板楼了。他的形象如何,中国垃圾派的形象就应当如何了。学生高不过先生,这是耶稣的看法。……我们可以继续看看徐乡愁是怎么崇低、向下通过“丑化”自己,在垃圾场中为自己竭力开拓出了一方言论自由的空间的。不得不佩服徐乡愁的智慧和他极为娴熟、高明的驾驭语言的能力。……只要真正了解我们的现实,没有把屁股坐在统治者发给的板凳上,就必然会赞赏徐乡愁惊人的幽默才能,“这年头粮食值不了几个钱”,“警察们反倒被吓得拔腿就跑”都是有现实根据的艺术描述,不过他把黑暗的、令人不爽的东西,变成了十足的笑料,而最后收尾的诗句“让牢房反过来坐我/并把自己一点一点地坐穿”是在何敬平烈士诗歌基础上的再加工,把人对牢房的克服,倒置为牢房对人的灵与肉的磨折最终达到了极致。好的诗歌说的简单点,就是能够叫人心跳,叫人与作者的感情发生了互动的诗歌。《走咱们坐牢去》应该就属于这一类诗歌。 (摘自刘幼民的文章:《在垃圾派中发现幽默》 2013-02-28)

[龟蛇二将]:
此人是垃圾派的宗师。跟仓央嘉措、纳兰容若、徐志摩这些不同。不过很有意思,摘录两首供大家读读:《我的黑眼睛》(徐乡愁),《走咱们坐牢去》(徐乡愁)。  韩寒不过是模仿钱钟书大师,但是水平差距太远。徐乡愁跟韩寒不同,徐的更像是鲁迅式的钱钟书,黑色幽默里面糅合了呐喊和竭斯底里的无奈。(摘自龟蛇二将发表于“从化论坛 ― 从化活动 ―从化书友会 ”的帖子《介绍徐乡愁》2014-1-7 00:29:27)

 楼主| 发表于 2018-8-16 23:3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倒立》

      徐乡愁

当我倒立的时候
我就用头走路
用脚思想
用下半身吹口哨
用肚脐眼呼吸
我看见人们都往低处走
水都往高处流
天空被我们踩在脚下了
飞机起飞或发射人造卫星
就像扔石头一样容易

我发现人们总是先结婚后恋爱
先罚款后随地吐痰
先受到表扬再去救落水儿童
先壮烈牺牲再被追认为党员
或者获荣五一劳动奖章
先写好回忆录
然后再去参加革命工作
先对干部进行严肃的批评教育
再去大搞贪污腐化
就像先射精后插入一样
先实现共产主义再建设社会主义

我还看见主人给保姆倒茶
富人向穷人乞讨
上级给下级递烟
雷锋同志向我们学习
看见局长给司机开车
当官儿的给老百姓送礼
且对前来视察工作的群众
夹道欢迎
从此以后人民可以当家作主
并打着国家的旗号
骑在公仆的头上作威作福

               2002.11.10.


[陈仲义]:
徐乡愁《我倒立》,则是用“反话:证伪了现实中种种”黑白颠倒,反讽了我们时代的虚妄症候: 我发现人们总是先结婚后恋爱 / 先罚款后随地吐痰 / 先受到表扬再去救落水儿童 / 先壮烈牺牲再被追认为党员 / 或者荣获五一劳动奖章 / 先写好回忆录 / 然后再去参加革命工作 / 先对干部进行严肃的批评教育 / 再去大搞贪污腐化 ……。这是一种“把无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鲁迅)的做法,连续做视点的“后空翻”,还略带一种喜剧风格,虽然大白话些却很容易被读者接受。 (摘自陈仲义的文章《“崇低”与“祛魅”》,见《南方文坛》 2008年第02期)

[杨春光]:
在艺术实践上,以徐乡愁为代表的许多垃圾人业已大胆地在不同程度上正在涉入这个禁区。特别是徐乡愁的决不与官方当权者合作的反政治中心权力话语的几次网上声言,并从他的个人经历和对我的后政治写作的包容与支持的态度来看,他作为垃圾派的主要领袖人物之一,他在突入最大政治垃圾现场的无论是写作姿态还是写作实践上都不会成为问题的。徐是洞察千里的先锋写作者,我对之有极高的信任度和许多心灵相通之处。(摘自杨春光的文章:《杨春光纵论垃圾派》)

[赵思运]:
这首诗歌不再是单纯的“破”,而是以一种人文关怀即“有”也就是说以一种依据去破。我们发现,徐乡愁所解构的对象大多是在价值上为空的东西,用鲁迅的话说就是,“把无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因而这种价值证伪就显示出一种喜剧风格,从而构成整体基调。(摘自赵思运的文章:《一把解构的刀子》)

[吴故]:
垃圾派诗歌,特别是诗人徐乡愁,是2011年伊始最大的发现。与虎哥有争论,是皮旦还是徐乡愁?这个我认为不是主要问题。但就我本人的感觉来讲,皮旦是个很好的诗人,但徐乡愁的诗歌让我感觉到力量,内心的锋芒,还有背后精神境界。就我本人来讲,是徐乡愁而不是别人。这是20年前接触诗歌以来,唯一的一次,我被诗歌重新点燃了内心的激情。垃圾派最大的特色我认为还是“黑色幽默”,似乎是从王小波那里来的。当然你可以推得更远,荒诞派等等。这需要考察,不能凭印象。但这不是我的主要任务。最大的任务,还是看看对自己有什么启发。自己能不能通过垃圾派诗歌以及徐乡愁,产生什么样的启发。……徐乡愁以及垃圾派,他不是一个启蒙的姿态,他把自己看成这个欲望时代的祭品。他是献祭的角色。他没办法启蒙,他不是“世人皆醉我独醒”这样的一个认识,在精神层面上,他对自己的认识和定位不是崇高,不是救世主。他的姿态也不是房龙那样的宽容。宽容本身,就是一个道德高姿态。正因为你比别人更加道德,所以你才宽容你认为比你道德低下的人。他不是这样的。他把自己放在道德的最低层面。“人是造粪机器”,“活着就是人类的帮凶”。这些话语里面,含有对人类全部文化的解构这样的含义在里面。他甚至也不是一种耶酥精神的简单复制,很难和十字架意象去完全重叠。这里我最初的理解,应该还是有很大的偏差。因为它有对人类全部文化的否定这个意图在里面。他用否定自己的方式,去否定这个世界。诗歌从英雄到浪漫的人,再到平庸的人,再到俗媚的人(下半身),这种解构在垃圾派看来,仍然是不彻底的。垃圾派对人是制造垃圾的机器,再到垃圾粪池都比人世干净,这里面也有一个认识的转变。所以徐乡愁的倒立,是个很绝妙的想法。我倒立,把天空踩在脚下。我跳进粪池,我用肛门呼吸。这个藏污纳垢的世界,这个人类欲望的试验田,这个居住在天上的上帝都要侧目的世界,无力的拯救的世界。假如一定是这样的话,那有谁能否认,粪池里或许还有新鲜空气呢?这个世界的堕落是因为人。所以活着就是人类的帮凶。这就好比你骂别人是垃圾,他会回骂你说,你连垃圾都不如,你这是在侮辱垃圾。因此这个解构已经把人解构到底了,把人类文化活动解构到底了。(摘自吴故的文章:《垃圾派运动》2011-1-20)

 楼主| 发表于 2018-8-16 23:35:1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垃圾派面前,其他所有流派的诗都是垃圾!”
                                            ——徐乡愁




@关于反讽诗,XXX的下半身的诗我只读几首,发觉并没有现实的意义。而读了垃圾派徐乡愁的十多首诗就感受不同,尽管写垃圾,尽管有些诗我并不赞同,但有几首诗确实震撼了我的心灵。他以极致的手法和题材,极致的叛逆思想对时代的弊端进行极致讽刺,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比如他的“春播马上就要开始了”是很关注民生题材的反讽诗,如果没有生活体验的诗人,恐怕也难想像的——周严礼

@中国当代诗坛其实也不缺乏赞美垃圾的诗作,甚至还形成了一个独特的派别——垃圾派。垃圾派领军人物四川诗人徐乡愁曾说:“活着就是人类的帮凶,我们不如抱住这个世界一起跳入粪坑,崇高有多高,溅起来的粪花酒有多高,我们用肛门呼吸。”《屎的奉献》《拉》、《拉屎是一种享受》、《解手》、《你们把我干掉算了》、《人是造粪的机器》、《拉出生命》等构筑了他的“屎诗”系列。垃圾派自2003年3月创立,以《北京评论》论坛为大本营,一大批具有先锋性的诗人蜂拥而起,成为继“下半身”之后当今中国诗坛影响最大也是争议最大的先锋诗歌群体,在网络诗坛上更有“北有下半身,南有垃圾派”的说法。正因为这些垃圾诗以反传统道德目光审视丑陋的事物,也曾被误读为生态审丑诗。 ——刘文良

@开启21世纪中国新诗发展的十大先锋诗人(排名不分先后):标准:1.该诗人的诗歌绝对是当今诗坛上写得最棒的,而且个性极其鲜明,在诗歌的创新上有了惊世骇俗的卓有成效的大胆探索。2.在诗坛上名气最大或在网络上人气最旺,长期成为诗歌旋涡的最中心。3.是所在诗歌流派或诗歌群体中的最重要的代表人物,而且该流派已经改变了新诗发展的方向,甚至该写作成为一种新的时尚……。 徐乡愁:“垃圾派”代表人物,人称垃圾派的第一诗人。“垃圾派”成为当今诗坛上争议最大的先锋流派。
——陕西寒山石

@刚才朋友发来一张通知销毁香港明镜出版的某本书的信,我就想起了这些苍蝇。一提这人的名字(姓徐),我朋友说他也想起了一个人,叫徐乡愁,然后顺手发来两首大作,大家来“欣赏”一下——《在荒郊野岭》(徐乡愁),《屎的奉献》(徐乡愁)。我对不起诸君,转了这种恶心的东西。据朋友称,此人还是国内诗坛有位置的人物。不要吃惊,我还见过什么主席吃个饭,喝个水,看到个马桶作诗的。对此我只想说,文人士子以胸中墨量较高下,但是这身居高位肚里全是屎的也不少。在下冒昧,若扫了诸君的兴致,还望海涵。 ——悼念苍天

@从《诗经》开始,从屈原算起,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明史和文化史几乎就是一个诗歌的历史和诗人历史。而中国新诗,从胡适、闻一多、徐志摩、……等诗人的出现,代表着中国新诗的第一代,在诗歌的不断发展过程中,70年代以北岛、舒婷为代表的朦胧诗时代,80年代以周伦佑、于坚、韩东、丁当等人为代表的第三代诗时代,“非非”“他们”“新传统”“整体”。八十年代的诗坛喧嚣而热烈,而90年代则进入了以民间诗人为代表的边缘诗时代,在此当中,有以伊沙、沈浩波为领导地位的口水、下半身诗歌写作;有老头子、徐乡愁领衔的垃圾派,更有大张旗鼓地进入诗坛的先天发育不足的“80后“诗人们。 ——尹晶雅

@你的名头开始响亮了。老记们终于看见了一个活宝,紛纷跑来围着你讨教。不少年轻的学诗者对着你老师老师地叫着,你俨然就是个人物。你跑上台去领取什么劳什子诗歌奖,连眼睛也幸福的发光。可是你不能忘记抬你捧你的众弟兄,不能忘记慧眼识珠的恩师与恩人哟,不然你也太冷血哟!如下半身尚有十几人,独有沈浩波臭名昭著,其它流子诗人呢却黯然无光,写屎尿体的也有七八个,为何徐乡愁独领风骚?但可以肯定的是诗歌史上也会记载那几个被遗落的戝名,出了名的诗人最好低调点,别以为自个儿了不起似的,最好与沽名钓譽的前辈们无事相安,看見官儿或恩师执弟子礼,别那么张扬不可一世。在与记者交谈的肘候,在教授诗歌讲座上,在大会小会致词上,谦逊点儿。别什么眼睛长在头顶上,把头低点儿又不伤你一点皮毛,何不圆滑处世一点呢? ——屈铁钢

@徐乡愁在我的印象里是垃圾派的创始人,而不是之一,因为我不知道其他。那是在新世纪初,在“橡皮中文先锋文学网”时期,他也经常在“橡皮”玩,并在“橡皮”发他的垃圾派的宣传和推介文字,如《垃圾派宣言》《垃圾派行为准则》和他的“垃圾诗”。但因本人不是很感兴趣,所以也没怎么关注。后来看到热闹的垃圾派里反而没有他,他好像也没有什么申明,就觉得有点纳闷和奇怪。但纳闷和奇怪也没能引起我对垃圾派的更多的兴趣关注。原因在于我自己的观念认为,诗歌永远不会只是在某个精神向度上存在,不论哪个向度,只要诗好,读着舒服就行。所以,我读诗,不限流派,不分流派,我只读我喜欢的。
——贺建飞

@徐乡愁的诗最大特点,给你带来瞠目结舌的想像,让你惊讶!他具有一个诗人出色的想像才能。他把对现实生活的观察,发现,那些不平,那些丑恶,那些黑暗,把现实生活的琐碎,通过过滤,打乱生活的正常秩序,构建一个新的艺术秩序。他的作品,正是以这样的面目出现的,因而给人带来耳目一新的感觉。徐乡愁一如既往的保持着先锋探索的姿态! ——云经立

@垃圾派的虎皮作得很大,当年门下干将是不少。但是,除了一个徐乡愁,没几个成器的人物。凭心而论,徐乡愁的诗歌,在思想上和技巧上,是有建树的,但是,他们的宗旨就是崇低和向下,把低俗和恶心当做自己的标签,是的,他们在以这种方式在反抗着一种对现实的质疑和不满。也许最初的立意是好的,旗下众人群起而效之,最后的结果是蚊蝇成堆,污染环境。同样,下半身诗人中,我们不得不承认伊沙也是有建树的,但别的那些人,包括XXX,XXX这些人,都陷入一种意淫之中,所以,秋硕认为,诗歌表达出来的,应该是优雅,而不是污染环境和意淫。他们的诗可以读读,不到那个境地,切莫模仿。 ——秋硕

@就象凡高的向日葵,海子的麦子一样,在一个人的创作史上,总该有种能代表自己的艺术符号,或是理念。而不是盲目的模枋,服从,一味的复制自己。又如北岛与顾城开辟了朦胧的先风,伊沙和一帮杂种开辟了民间和第三代,沈浩波淫出下半身,徐乡愁革出了垃圾派,甚至包括更加口吃化的所谓梨花体。这种诗歌的走向,无论哪一派,它是否适合于现下中国,或是遭受怎样的批判,他们的确都写出了自己的东西。
——若无

@咱直接找这两派的鼻祖评评,一个徐乡愁,一个沈浩波,这两个人物争议比较大,被正统的诗人瞧不起,看成专门恶心人的屎人和流氓坏蛋。……咱不扯别的,还是说说人家的诗,如果没有网络,这两个人物估计也不会闹得这么哄扬的在诗人的圈子皆知,首先估计就会被很多把自己看成大法官并且觉得自己也是诗人的那些出版、编辑等给杀掉。就冲这一点,咱就看看他们拉的是不是真的不成诗,是不是真的就比不上很多所谓的诗人拉的东西。很多诗人,就是见不得诗里面有屎尿屁之类的,如果有这些就变成了垃圾派,就是不愿意正视人就是个造粪机器的这样一个赤裸裸的事实,很多诗人就是觉得自己会写诗了,把所有光灿的美好的东西往诗里罗列罗列,自己真的好像成了仙人一般。徐乡愁的诗咱不多扯,就提一首,那个领导干部为了百姓春耕造粪忙的那首,咱初看简直是绝了,真是说出了咱这些草民的心里话,那讽的水平真高!很多自称诗人的那些,扪心问问,有几个能达到这样的水平?
——混蛋

@一流诗人,有诗篇有诗句。 用“锦上添花”这句成语来描述有诗篇也有诗句的一流诗人再也恰当不过了。古代的一流诗人的诗篇我们现在许多人都会背诵,不仅是因为它们短小易记,更重要的是它们诗意惊人诗句也惊人,有的诗人就因写了几句精彩的诗句而流传千古。新诗不足百年,在为数不多的一流诗人中,现代人的心灵也不时被他们点燃。……“活着就是人类的帮凶”,这是垃圾派诗人徐乡愁的《我不想活了》里的一句。诗人这句反讽之诗,说出了现今许多人也包括广大知识分子活着的尴尬,同时也说出了他们活着的方向和活法。有过文革的中国知识分子,听到这句话,心里会一下涌出所有人间滋味。
——李霞

@坛上看到不少针对垃圾派和徐乡愁的负面情绪,尖锐批评,也有对流派网接纳这一流派的指责。最大的感触是:果真很网络,各种层面的声音都有。垃圾派作为一派,流派网接纳本就是合情合理的事。好比是联合国对话圆桌,中日,朝韩都在场。论坛不是专制政权。垃圾派本身就是一个诗观挺另类的流派,掌声占几成骂声占几成也在情理之中。虽然很抢镜,但他们不是影视明星,美得很大众。垃圾派同任何派一样,并非冠上派就都是值得称道的好诗。派不能保证诗人写好诗,写好诗需要诗才。徐乡愁的垃圾派诗,有人指责为粗鄙。可当你试图写一首这样的作品时,你会遇到难以写得那么精妙难题,这也就是化丑(题材)为美(艺术)的能力问题,诗人本事问题。事实上,将美的题材写出艺术美也有难度,而化丑为美难度更大。你可以认为诗歌永远不可以涉及“屎尿”这类词汇,并将出现这类词汇的诗都说成堕落败坏,但这只是个人对诗的理解局限和审美偏好方面的事,就是说,这种偏执狭隘的见识拿到哪个台面都说不出。早在闻一多那里就开始写《死水》了,不喜欢这类不美的词(物),完全可以去读清溪,读花前月下。网络就是网络,无知和偏好都可以成为某种“诗歌观点”。也很难见到诗意义上的交流。写诗评诗,先要懂诗,对诗有个较为全面的理解。诗的问题比较专业,专业的东西要专业对待,基本文学理论、诗学理论总要读,一些诗学问题总要查找资料学习思考领会,光有点文化会敲回车键也是不够的。
——看山望水

@这就是谐音错位的威力。长期以来,我们打着“忠诚公仆”的幌子,却发酵着整个社会——世风、行规和人心的虚伪。感谢现代汉语,感谢徐乡愁,用精明的“微,违,伪,未”,揭穿迷人的面具,而且精细到用四声(阴阳上去)配列,(且还照顾到四种不同词性),让我们再次领教汉语语音错位的超级魅力。中国有太多谐音可利用开发,要做到通篇取胜而无懈可击难度较大,像上例《练习为人民服务》那样横空出世,发前人腹腔未发的,属于多年一遇。 ——陈仲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1-20 03:36 , Processed in 1.123202 second(s), 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