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查看: 245|回复: 0

散文 吃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0 19:4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吃    瓜

                                                                                                          文/田民旺

       说道吃瓜,不管男女老少都能聊几句,对于农村长大又种过二年西瓜且几年前在城里开过二年水果店的我,更是有道不完的吃瓜的故事,其中让我最难忘的一次吃瓜,当数九二年夏天的一次"瓜宴″了。
       梅雨期刚结束,田埂上十分泥泞,本想去菜地里寻点中饭菜也懒得去。好在这时节的水乡,鱼特别多,而且很便宜,天刚亮就有渔人在巷口叫卖,一家人就凑合着准备一顿鱼餐,因为即使到菜地里也不一定寻到蔬菜。连日的阴雨,茄子和青椒都淹得要死,韭菜更是赖在泥上不往上窜,除了有几个瓜外,真想不到地里还能找到哪些蔬菜。
       往往不情愿做的事偏偏躲不掉,这不,娘舅来了,得准备中饭。娘舅是步行十八里土路足足花了三个多小时才来到我家,吃完早饭就动身,到这儿时也快到饭点了。这娘舅是第一次到我们家作客,我们都跟着母亲后面激动得不得了,打水(洗脸水),倒茶,调风扇,忙得不亦乐乎。母亲更是一肚子的话恨不得一下子倒完,娘舅更是上句没答完又接到下一句上来。父亲几次都没插上话,实在忍不住了,大声插一句,"快去弄饭″。母亲这才顿悟过来,忙吩咐我们备菜。上集镇买菜是来不及了,到最近的大垛镇骑自行车去,来回也得靠三个小时,更何况路没干不好骑车。好在农村资源多,七拼八凑也能弄桌菜。父亲先抓把稻子,把散养的鸡唤回院中,关上门,全家齐上阵,捉到哪只算哪只,先让母亲去杀,妻子忙着烧水烫鸡,父亲又把竹杆挷上镰刀,挑下几个攀结在树上的丝瓜,母亲看看还缺点菜,忙叫我快到菜地里再去寻点什么,还不忘嘱咐一句:"看看那个西瓜有没有熟″。
      母亲说的那个西瓜是今年试种的无籽西瓜,因没有经验判断瓜的生熟,我便照书上说的,在瓜坐果时在瓜旁插上有日期的记号,就像记录胎儿预产期一样,坐等瓜熟。算算日子西瓜也差不多熟了,直接去田里采了二只,又寻得几只黄瓜和一只梢瓜便匆忙回家,生怕误了饭点让娘舅挨饿。
       母亲和妻子她们手脚利索,配合着择菜、洗菜、切菜、炒菜,我只负责烧火,父亲陪着娘舅说话。母亲边做菜边告诉我们,这娘舅是母亲姐弟六个中最小的一个,外婆一生下他便离世了,外公实在无力抚养,便忍痛让本村一无儿女的好心人家收养了,所以这些年来与我家一直无来往。今天能来真是喜从天降,而且这娘舅是最像我从未谋面的外婆。听母亲这一说,我趁着烧火的间隙,又跑去和娘舅说了几句话,顺便再照着他的脸想象一下外婆的模样。
      母亲把去皮去瓤的黄瓜切成片,用盐腌制后控去水,再调以白糖、香油、蒜蓉,一道凉菜便完成了。又把丝瓜皮刮去一层表皮,切成丝,用盐驱渍,再配以辣椒丝炒熟,又成了一道菜。母亲娴熟的厨艺加上敏捷的双手很快整好一桌菜,看看还像缺点啥,这才想起那个滚圆的墨绿色的无籽大西瓜,忙洗净剖开。好在这瓜熟得正到门,可惜皮有点厚,母亲直接用刀把红的切下来再切成片状装盘。我以为母亲只是为凑着一盘菜而己,谁知母亲又忙刨去瓜皮的外皮,再切成条,又让我再去烧火,经过简单的翻炒调味,一道从未吃过的菜诞生了,我好奇地就着铲子迫不及待地吃了两片,鲜、香、脆、微甜、爽口,一种从未吃过的美味,母亲也满意地点点头,好像预谋己久的一道美食,早就成竹在心。
       开饭了,虽然忙得快也已过了十二点钟。父亲略有歉意对娘舅说,没什么菜,你随意,别客气。娘舅连忙打茬说,看看桌上都放不下了,有鱼有肉的,太客气了。放不下倒是不假,光"瓜″就有六样,西瓜、西瓜皮、丝瓜丝、炒丝瓜、凉拌黄瓜、梢瓜蛋汤,再加上鸡、鱼、炒鸡蛋,把个八仙桌摆得满满的。父亲忙着给娘舅斟酒,母亲不停地叫娘舅吃菜,我把炒西瓜皮移到娘舅面前叫他尝尝,母亲笑着责怪我说,"要让娘舅多吃点鸡肉″。娘舅却吃了筷瓜皮,惊奇地问母亲:"姐,这是什么菜?咋这好吃?″。母亲开心地笑了起来,说:"多呢!你多玩些时,吃够了再走″。那天娘舅确实吃了不少炒瓜皮,看得出他是真喜欢这道菜。我问母亲是怎么想起做出西瓜皮这道好菜的,母亲说是她小时候便经常吃外婆炒的瓜皮菜,有冬瓜皮、丝瓜皮,西瓜皮虽没做过,但想想肯定能吃而且好吃,于是便有了今天这道爆炒西瓜皮这美味了。娘舅听后又连续夹了几筷子丝瓜皮,慢慢地嚼着,回味着,仿佛从菜中嚼出了不一样的味道,或许这正是他梦寐以求的"妈妈的味道″吧!
      一晃二十六年过去了,我们也移居到江南近二十年,母亲也离开了我们近十五年,可母亲的瓜皮菜一直口留余香。妻子也经常试着复制"妈妈的瓜菜″,并创造性做些瓜饼瓜粥等样式,把吃瓜上升到一种美食与养生的高度,虽然调料比之前丰富多了,可还是缺少了一种土灶头的味道,或许这与母亲不一样的味道正是日后另一种的"妈妈的味道″吧。


                                                                                                                   二O一八年七月九日于常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6-16 07:09 , Processed in 1.138802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