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查看: 806|回复: 12

蝴蝶语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4 14: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洞口




黑夜破掉一个大洞
漏出去的是你
跳进来的还是你
风在洞口鼓动着勇气
踱步声里是告别与重逢
她点亮了灯
轻轻的哭了一小会儿
你的安慰无声,重叠在她的呼吸里




◇ 喃喃




缓慢的人在打比喻
缓慢的人不着急说清楚


窗子有全部的绿
摇晃着人群的脚步,和矮房子的烟火


缓慢的人不爬快节奏的梯子
缓慢的人是春天的雨水流到夏天的河里
一路上都在喃喃自语




◇ 蔷薇


还来得及,现在开始种蔷薇
四月是他们的
他们的欢乐,惆怅。烟火,与火焰
是他们的。他们是我寄托与爱恋的祝愿
我的蔷薇迟迟地开
猛虎的轻嗅,在夜晚低垂而来




◇ 也许乡愁




有时一抬眼。窗外的一切
都变成故乡的


然后花一点记忆,看见的确良衣裳
我和妈妈,就都变成小绿花


小绿花啊,你要更多更久地
以故乡之风拥抱我




◇ 香炉里的小焰火




鸡翅木造了一个长形香炉
开菩提纹的天窗
慈悲的,简洁的,飘渺的爱意藏里边
燃一炷乌沉香罢
幽然甜蜜地罢,小焰火般地罢
你的香与袅绕
就要被一个人想象




◇ 时钟,秘密




春天的时钟里有许多微调
想转到哪里就哪里


那一刻。遇见你
这一刻。隐忍的句子给了奔跑的鱼
然后这又是哪里啊
噢,有一个人坐在花粉里打喷嚏


许久以后,我们都要起身离开
有一些秘密的片段留在时钟里




◇ 风吹沙




风吹沙,吹出一座城堡
认真的人鱼姑娘,带着哨笛住进去
哨笛吹不停,海的泡沫
每一次涌入都留下爱情
我们当然有理由坚信
沙粒迟迟不给的坍塌与离散
为了有舞台剧里的完美颂语
和一次次预演的谢幕
为了在你的唇上,留下久久沉默的交谈




◆ 那个早晨




那个早晨。春风没有等他
他穿白T恤。微凉
那个早晨,春风都去了为桃花送行




◆  海绵,植物




你要不要和我一起
住进海绵里
你不愿意也没有关系
海绵。柔软,疏松的海绵
饮雨水的海绵
勇敢地长出了热带雨林般的植物




◆  春风淡寂


雪过去许久了。忠贞的花瓣儿
和雪一起没有了踪迹


我怀疑有属于它们的陶罐,与船
我怀疑它们宁愿消失,或陈旧


而最大的可能是
一个成为水,一个成为酒
之间隔着,春风淡寂






◆  祈




终于在一颗粉色棉花糖的面前
眼泪承认了柔弱
春阳啊,请只给我微小的颗粒
我可以不要这大片的草坪
我只要鸽子的平安口吻
要一封晴空里轻笔慢语的书信
要今夜就有的预示之梦
免我忧惧




◆  嗳呀,小马




嗳呀,小马
在小房间里跑不停
撞上茶杯的花纹
撞上愿望里的浮沉
撞上一片蓝色餐布
撞上一位哲人的警语
撞上辽阔的云,和自制的忧郁
撞上静坐的凳子,和有人起身后的远行






◆  秘密湖水




像个永远的秘密一样
湖水只被你一人发现
种莲花,开涟漪,奏月光
然后你也要离开。用密密麻麻的雨线
将这湖水缝补好




◆  时钟与小树林




时钟有点重,不想背着就扔下它
只属于你的秘密的小树林里,分针是兔子在跑
时针是乌龟爬行。秒针被取下来
拨动最想喊又喊不出的一个名字




◆  糖与喷嚏


星期三。薄阳光。薄衣裳
不想感冒。只想打个喷嚏
吃糖的时候给喷嚏做翻译
谁在远处叮嘱啊——
少吃糖,多穿衣




◆  对画师说




你可不可以画下这样些场景


一朵云在天空。不飘
一朵花在风里。不谢
一个人在爱里。不哭




◆  躲猫猫




我们来玩躲猫猫吧
先各自驾一片紫蓝色云,被乱风吹得很散
再彼此写一行句子,放在同一棵树上




◆  煮茶




你必须认真对待煮茶的老铁壶
你必须谨小慎微,它升温,你发呆
它只沸腾了一小会儿,你必须让它离开火焰




◆  荞麦,珍珠




荞麦胀裂之后。变成了贝壳
沸腾之后的宁静里,荞麦认真地
长珍珠


但这几乎,只是我才发现了的秘密




◆  蜗牛朋友




一定会有一只蜗牛,在我的身旁停下来
以后就是朋友了。以后它看我写句子
我不想思考,不想费力气
我所有的热爱,都和它一样缓慢




◆  童话谎言




童话,童话。怎么承认这类似谎言
阳光下有一点灰寂
借了绒毛兔子的语调,然后就奔跑
一首首空阔又宽容的诗
接纳了我




◆  火焰猜想




像一团焰火。你感到它的属性,使命
你看见它的旁观者
你承认它来自海水,属于难以命名的执拗
你高举火焰。如果摔破,想必都会变成星星




◆  尘埃,舞蹈




都说尘埃是低的。
我说尘埃更是金色的。舞蹈的
梦之碎片寄于此。
逢雨水,它便伏于脚边写故事
逢阳光,它便金色的。舞蹈的
像一种自愈。




◆  适合




请你们都要离开——
这一阵。这一小段低洼
适合孤独。适合安放一段忧愁
适合感觉不到体温。适合句子不必像诗
适合回头看时,是最无辜又傻的小心事






◆  往事




从横穿直撞的马匹,变成安静的名词
顺着雨水,进入绿茶杯


知己就坐在对面。她和你一样
喜欢理查德克莱曼的手指


无尽的晴空。海岸。黑白色的咖啡馆和树皮
一匹沸腾过的马。


全部的记忆凝于此。短暂,不具心跳
知己默然。彼此将绿茶喝淡




◆  一小阵担忧




必然引起一阵担忧
雨水刚刚才被春韭打过比喻
以为翠绿,以为繁茂
以为不停歇的句子连接故事


没有问题啊,亲爱者
她在清晨识别春天
托着腮帮子的呆滞是多么美
雨水过后。漫长的绿,像心跳




◆  淡蓝,火焰


不要去咖啡杯找一块化掉的糖
不要去深海问询一座消融的山


我们穿透虚幻梦境
穿透糖
穿透冰
我们有永恒的纱与蒙面


我们有淡蓝色
和诡异的一丝火焰




◆  慢船




一定会有人,在春雨里长胡须
稀疏,或浓密。但一定是漫长的
每一根胡须都长了故事,难以回忆
在水稻的旁边轻轻放下
一定有父辈的山脉
被移上一条慢船
一定有孩童的生日蛋糕
像一顶帽子随行
一定有不明方向的大雾与微笑
一定有沉下又浮现的旁白
一定有难以测量的温度,被深深拥在怀里




◆  对号入座




从这里,我们探出手
或触须
我们有温暖明亮,有翠绿潮湿
我们有流淌的小溪,有恣意不顾的诗句
也有造作与费尽心力
我们有夜的分裂声,有劣根的原住址
我们有绝版的美好,与骄傲的陋习
我们化塔成沙,抛洒热爱
世界以它的圆弧形经过
我们围着方桌喝酒
一切在归来








◆  蝴蝶语言




语言在碎裂,飞了满天
现在,让它们都是蝴蝶
醉酒的蝴蝶
不做梦的蝴蝶
不要急着飞回,重新围拢在纸上
不要理会我这无精打彩的样子
我只是推己及人
想到一面雨水稀薄的远山




◆  停歇




我只是稍作停歇
寂静注视,沉香连接着檀香
烟雾之中,山脉忽现
忘记颂扬春风的人
也许只是认为
山脉与它的云朵,互为四季
我听见的山脉,回音稀薄
我看见的云朵,欲语还休




◆  在春天的小树林里




在春天的小树林里惦起脚尖
获取一片略高处的光线


我淋过雨的心灵啊
迅速的回到常温
早已不施的计谋啊
只好回到花蕊


在春天的小树林里打探泉水
只碰见些笔墨游走在风里




◆  山里胖蘑菇




想象力受控的午后
只想在山里,变成一只胖蘑菇


雨水充沛的爱
阳光耀眼的爱
风写故事的爱


胖蘑菇满足地,收留我的寂寞
静静地长着我的掌纹




◆  她




她停留于你
她停留于山的倒映


她行于湖水
不留行迹。只想增添些涟漪


她端坐于灯
将最深处的你,以夜色深谙




◆  羽毛覆盖的愿望




不打算说出的愿望
长了洁白而美的羽毛


你不出现,它就不远走
你不果敢,它就不高飞
你不点头,它就不奇妙


羽毛羽毛,一生覆盖的愿望




◆  年复一年。霜降




流水,是从不闭门的甬道
天使的喉咙,穿梭着句子


清点一下
解晰过的梦境
有没有一粒露珠,在形成你的早晨


我愿意走出露珠
走出雪山
甚至走出火焰的内核
我的清凉
原就是年复一年的霜降




◆  秋千


一壶茶喝得够久了。咖啡也没有喊停
一轮斜阳斜着,留恋着什么呢


白纸边上的小心房。暗自涂画
没有人经过。没有人打扰


寂静早已养成。寂静也有它的深粉色
在欲望之树,荡秋千




◆  盒子里


缺失的雨水。和失踪的花
命定的寂寞而矜持


往事不必再提。一瞬间都成了透亮的蓝色云
它们拿走你的忧郁。和倾斜时的迟疑


到处都是暗流。到处都有喃喃的自语
你的盒子隐秘。你的盒子闪光




◆  写句子


被构造的都叫作云层
被打磨的都叫作流水
世界当然不足够让你安心
来,开窗关门。写句子


一横。不可以阻挡
一竖。顺流与逆行


远远不止这样。
太多的笔画,在形成你




◆  小智商




被夸成一个甜蜜的——
甜蜜的孤寂。甜蜜的点与线


形成的弧线。路途如果足够
想必就形成圆


小智商。细碎地琢磨
月光下的小妖姬,一路走一路笑着




◆  哗哗哗


趁月色。把月光变成水
把水变成你
打开自来水。她哗哗哗地甜美
出神。




◆  羽绒被


羽绒被真轻。
轻的,就要全部变成羽毛飞走


你的天空那么远。


一滴雨水落到天明
湿透羽绒被




◆  情人之节


0,1,2,3,4,5
节日无非,就是排列的数字
是慌乱的玫瑰。和金币


我的玫瑰变成嘴唇
我的金币在拓展星空


我的甜蜜她说,呀——
嘘。



◆  忽现

覆盖。像失踪了一样
天啦,实在下了太多的雪

远方是谁在夜行,躲藏一样
想他穿着厚棉袄,路遇卖酒的小店
想他的烟头在燃烧,余下的全是沉默

大雪厚厚的做了一场梦
只留了一朵在他的耳朵
被春天叫醒了


松鼠和蘑菇

满世界都是蘑菇
上帝为什么派来只小松鼠

跳上松树找果子,在竹子林就设想一只篮子
没有更好了,就这样秘密地商议




着急着春天


有点着急了。春天的阳光
有了久违的味道

它有尘埃的金色舞。有鱼的圆气泡
有花朵不必多说。有风不经意的拥抱

好多的铺垫啊
都是为了放在你的脸上




急性子,慢性子


只管睡。做了超时的梦
大雪有轻盈的魔法
急性子,变成慢性子

醒来。松鼠送来一篮子蘑菇
醒来。咖啡只加薄薄的糖

呵,这一年的诗句在拥挤
这一年的火烟在排队


故乡小春风


我的慵懒,和你是一致的
不对。迅速爬起身
春风啊,等等我

让我爬上小木椅
新桃换旧符,让我推门窗
青麦翻绿浪。

我喜欢你,你喜欢我
木质的墙,挨着炭火盆
我们都旧旧的。
我们用小碎步,去访一口井



早晨很忙


忙着醒来,忙着穿厚棉袄
忙着透冷空气,又隔开


忙着揪句子,逮住昨夜里的漫不经心
忙着替灰麻雀,找它的雪地


忙着暗自使点小性子
忙着探测山顶的冰,和它怀里的小温度


忙着透露草尖,长童话,和蝴蝶


童话

她有没有童话
答案就藏在你的胡子里

长三天,剪一剪
跌落一地,老男孩的味道

偷吻你一下
捡起胡子就奔跑


琴键上的事件

我们都看见了
琴键上简洁的事件,和它的对立面

身旁鱼在摆动,踩不稳节拍
琴键上的休止符,是一次次的等待与苦衷

你说出请继续
你漫不经心。我们一起停留在半空


橘子时光

嘀嗒,嘀嗒。找到你一个好心境
你将我放在橘子皮里摇晃

时光是柔软的橘子皮。是硬果壳也没有关系
甜蜜果肉,一口一口慢慢吃掉

你吃橘子,慢慢将我摇晃
天啦,初次尝到被爱护


月光凉。不凉


月光凉。如果穿旧衣裳
不好。不要


用水做笛子。用笛子吹奏水
坚定地,认为这也是你的愿望


你最好。你看顾夜灯。放生蛾子
你缓慢升温,月光不好意思变凉






◆ 片段




不说多余的话。只辽阔,不澎胀
不在人群来回游荡
从海水出发,回到海蓝色
学舞蹈。身体柔软就可以抱住自己
偶尔探出触须,碰一碰泥土
碰醒一只蜗牛
因为同样的迟缓,彼此亲吻了也不知道
这个微小的世界啊
一些亲密不必提速,一些雨水用来长蘑菇
安静地当一只杯子
盛最丰盈的寂寞
白昼来自太阳,夜晚来自你的决定
我是如此衷情于钟鼓之中
跑偏了的时间
海豚翻跃,风铃吟唱
这些,我都想系在你的衣袖
从风到风,从我到你
那些深深埋藏的接壤













发表于 2018-3-4 20: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从下午签完到,一直忙到现在。。。
我的忙碌仿佛和你的诗歌一样翩翩不尽。
但我多愿意能在这诗歌的花海里像一只蝴蝶一样。
发表于 2018-3-4 20:42:51 | 显示全部楼层
仔细一看,原来这连连绵绵的,不止是今天的。
这真是一份礼物。
发表于 2018-3-4 20:45:20 | 显示全部楼层
安静地当一只杯子
盛最丰盈的寂寞
白昼来自太阳,夜晚来自你的决定

**这些虚实之间,光影之间,那些柔软那么轻,那么美,那么好。

而我总是觉得,这其实就是经典。

发表于 2018-3-4 20:48:25 | 显示全部楼层
◆ 月光凉。不凉


月光凉。如果穿旧衣裳
不好。不要


用水做笛子。用笛子吹奏水
坚定地,认为这也是你的愿望


你最好。你看顾夜灯。放生蛾子
你缓慢升温,月光不好意思变凉


**我很惊奇,这些小心思是怎么灵巧地被你捕捉到的。

你缓慢地升温,月光不好意思变凉。
这一句,我要亲自打一遍。

 楼主| 发表于 2018-3-4 21:4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说呢,那些诗歌时间。那些花朵儿低垂着,星光闪烁着。所有的风都轻柔诉说。
我非写不可。有时候再读到它们。一种陌生的感觉。我想,那些抒写的时刻,我的确被诗歌眷顾过。
有次我与人说:我的诗歌对他人毫无用处。因为这样的认识,我再也不感到有必要让他人读到了。
可是,给星飞读,却觉得是有必要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3-4 21:47:14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缓慢地升温,月光不好意思变凉。

你打下这一行字,这些字里的气息也便在你的心间流转。是这样吗。

我也会停顿地,想了想这个句子。仿佛温暖,仿佛忧伤。
发表于 2018-3-5 19:28:31 | 显示全部楼层
席芷 发表于 2018-3-4 21:45
怎么说呢,那些诗歌时间。那些花朵儿低垂着,星光闪烁着。所有的风都轻柔诉说。
我非写不可。有时候再读到 ...

因为你的这些言语,我更觉得与花朵近邻。
发表于 2018-3-5 19:2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席芷 发表于 2018-3-4 21:47
你缓慢地升温,月光不好意思变凉。

你打下这一行字,这些字里的气息也便在你的心间流转。是这样吗。

而我却愿意你总是暖暖的,轻轻的,即便忧伤也是。
发表于 2018-3-5 19: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 橘子时光

嘀嗒,嘀嗒。找到你一个好心境
你将我放在橘子皮里摇晃

时光是柔软的橘子皮。是硬果壳也没有关系
甜蜜果肉,一口一口慢慢吃掉

你吃橘子,慢慢将我摇晃
天啦,初次尝到被爱护


**这些句子,毫无疑问是诗。
但我更觉得是童话。
是生活的某一个片段。
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却无比美好。

而我想不出来是怎样的一种甜美。
竟然不带有一点点酸,或者凉。
发表于 2018-3-5 19:40:53 | 显示全部楼层
◆ 琴键上的事件

我们都看见了
琴键上简洁的事件,和它的对立面

身旁鱼在摆动,踩不稳节拍
琴键上的休止符,是一次次的等待与苦衷

你说出请继续
你漫不经心。我们一起停留在半空

**一个场景,有我之境。
淡淡的,有寂静之声。

 楼主| 发表于 2018-3-5 20: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今天说是诗歌曾眷顾我,像夜空着提着灯笼歌唱的小精灵。
我越来越有这样的感觉。因此我只有欣喜,热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3-22 21:59 , Processed in 1.154402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