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查看: 362|回复: 0

当下中国诗歌“热”的冷思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9 20:28: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下中国诗歌“热”的冷思考
/伊斯马尔


   毋容置疑,互联网+的广泛运用,使诗歌生态发生了深刻变革,诗歌的创作和传播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这是新诗百年来又一次新的“高潮”。其基本面必须肯定。但是,在当下诗歌“热”的背后,却有着一些需要我们冷静思考的问题。我们只有正视并解决好这些问题,才能保持中国诗歌创作的热度,并使中国诗歌创作沿着健康轨道发展。
       诗歌的价值取向。当下诗歌创作中,诗歌的价值取向是诗人们十分忌讳的话题。从新诗百年发展历程看,诗歌创作经历过“假大空”的阶段。当然,我们并不提倡“假大空”式的写作,这没有异议。问题是,诗人们在接受了所谓“历史教训”后,变得异常“谨慎”起来,继而转向了“零度写作”。“大面积的诗人都去零度写作,在我们这片苦难的土地上,不能不说是一种奢侈(马新朝:《新世纪以来,中国诗歌之遭遇及生存现状考察》,《扬子江评论》2013年第4期)”;还有的诗人“只写一己悲欢、杯水风波,脱离大众,脱离现实(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新华社,20151014日)”。这就不得不引起我们的警觉。诗歌从来都是有担当的。无论是中国古代诗人还是近现代诗人,还是外国诗人,许多都是有担当的。“什么是诗歌的承担?我心目中诗歌的承担是一种带有精神强力的诗歌,是一种灵魂式、悲悯式的写作,是一种带电的诗歌写作(马新朝:《新世纪以来,中国诗歌之遭遇及生存现状考察》,《扬子江评论》2013年第4期)”。其实,诗歌的担当或承担,也就是诗歌的价值取向,即诗歌的现实意义。我们原来说“诗歌要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后来又说诗歌要“站在生活的面前”,但无论如何,诗人和诗歌都应当担负起自己的历史责任。现在我们的诗歌创作基本上是孤芳自赏,已经失去了与现实对话的能力。诗歌的历史责任是什么?当然是诗歌的社会效果。这方面,还是要有正能量、有感染力,能够温润心灵、启迪心智,传得开、留得下,为人民所喜爱。即使是揭露社会阴暗面的诗歌,也应当使读者看到希望。一些诗人认为,我就是喜欢写诗,并没有多么高的觉悟,也不想拯救人类。其实,我们都是人类的一员,都是上有老下有小,都是想让自己和家人过得好一些。试想一下,如果我们都没有道义,没有责任,我们能够写出好诗吗?我们和家人能够过得如意吗?关于诗歌的价值取向,《诗刊》做了件很有意义的工作,它在上半月刊增加了《旗帜﹒砥砺奋进的五年》栏目,扛起了直接传播诗歌正能量的大旗。这一小小的变化,实为我们诗歌创作与传播树立了榜样。
       诗歌的语言。诗歌是语言的艺术,语言是诗歌的生命;不重视语言,诗歌早晚会走向凋零。从百年新诗语言流变来看,从大白话到朦胧语、从朦胧语到口语,诗歌的语言也在不断发展变化之中。一些人认为,中国诗歌的语言“只有‘无限可能的分行’,和‘移步换形’式的‘唯新是问’(沈奇:《语言、心境、价值坐标及其他》,《南方文坛》2012.6)”,而目前诗歌语言边界越来越模糊,“叙事”和“口语”成为诗歌语言主要表达方式。许多诗人对此忧心忡忡。由于“叙事”,导致诗歌散文化倾向比较严重;由于“叙事”,诗歌的音乐性也在逐渐丧失。谢冕认为,音乐性是诗歌之所以成为诗歌的内在品质,或者说,音乐性也是诗歌的一个底线。西川则说主张诗歌要讲究格律的人,是“要给新诗立规矩的人”但这没什么意义”,等等。说白了,就是现在大家对诗歌语言不满意、有异议。
   到底应以什么态度对待诗歌的语言问题?我看还是要讲究辩证法,不能搞形而上学。不错,中国古诗对韵律要求是比较严格的,这是汉语有声调的特点决定的。然而,与中国古诗自《诗经》诞生起3千年相比,中国新诗仅仅走过一百年历程。现在大家就苛求新诗语言多么规范、多么整齐划一,这是很幼稚的想法。既无可能,也无必要。我认为,作为新诗语言,还是要“百花齐放”。新诗不应当是铁板一块,作为风格,我们需要白话诗,也需要朦胧诗,还需要口语诗。有人喜欢北岛的朦胧诗,有人喜欢于坚的口语诗,有人喜欢“羊羔体”,有人喜欢“梨花体”,这本身就是新诗的魅力。至于诗歌的散文化、非音乐性,我想还是一切顺其自然。只要有生命力的诗歌,都是可以长久的。诗风的多元化发展,是新诗繁荣的基础。
    诗歌的传播。互联网+的发展,使诗歌生态发生了深刻变化,使诗歌的传播更加迅速、便捷。原来以纸质媒介为主要传播手段的诗歌,早已被互联网取代。纸媒在诗歌传播中处于附属地位。在论坛、QQ、博客、微博、微信传播的基础上,目前公众号异军突起,成为诗歌网络传播的生力军。现在已无法统计自媒体每天发表的诗歌数量,也无法统计到底有多少人每天在写诗、发诗,甚至无法统计现在有多少网络诗群。在网络异军突起的同时,各种民办诗刊、诗报也如雨后春笋,遍布全国各地;各种诗歌大赛、诗歌节、诗歌评选活动也络绎不绝,轮番登场。同时,官办网络及纸媒也加大了诗歌的传播力度。
   这无疑对诗歌的创作与传播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然而,在这样的“大好形势”下,却潜藏着隐患。在网络主导下,诗歌传播(发表)几乎无“门槛”,粗制滥造现象严重;网络诗群的建立,圈子化、同质化写作十分明显;诗歌大赛(诗歌节、诗歌评选)活动的频繁举办,诗人们忙于应酬,不能静心创作;等等。从而使诗歌有数量无质量、有“平川”无“高原”。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非诗因素的介入。我们知道,海子是个伟大的诗人,也有许多优秀诗篇,但许多人认识海子不是通过他的诗,而是只知道他是自杀身亡的。余秀华是近年来被挖掘出的又一位优秀诗人,她也创作了许多优秀作品,出了几部诗集,但许多人不读她的诗,只说她那首《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其实,网络也是把双刃剑,也有副作用。我们怎么趋利避害,怎么发挥官刊、官网的引领作用,怎么保持诗歌创作与传播的热度——这是我们应当很好思考的问题。
    诗歌的评论导向。客观的说,建国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诗歌评论还是富有成果的,主流是好的。诗歌评论(批评)对人们了解和推广诗歌、促进诗歌创作与繁荣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如《文学评论》早期关于中国现代诗歌形式和格律问题的讨论、关于文学的共鸣问题和山水诗问题的讨论一定程度上活跃学术氛围但是也要看到,近年来,一些诗歌批评严重流于形式,“圈子化”已经形成,“抱团,说好话,没有自己的发现,没有自己的见解,而且不敢表达自己的见解谢冕:《我们今天的诗人缺少什么?》,《中国艺术报》2016年07月21日“当前的情况是,诗人们过于重视诗歌理论,重视评论家们对自己的言说,诗人几乎人人都成了诗歌理论的发烧友(马新朝:《新世纪以来,中国诗歌之遭遇及生存现状考察》,《扬子江评论》2013年第4”。在这样的背景下,诗人发一首诗,要看批评家的评论,读者读一首诗,也要先看批评家怎么说的,似乎是批评家决定诗人和诗歌的命运。批评家一说话,马上就有一群人跟风。“跟风,不知道毁坏了多少有才华的诗人和他们的生命(马新朝:《新世纪以来,中国诗歌之遭遇及生存现状考察》,《扬子江评论》2013年第4”。其实,批评家与诗人是两个艺术领域,批评家不能决定诗人、诗歌的命运。诗人、诗歌的优劣要通过时间去检验。同时,诗歌批评就是要批评,不能都是表扬,都是你好我好他也好;苦口良药,只有坚持真正的批评,才能去伪存真,去粗取精,才能繁荣诗歌创作。坚持正确的批评导向,还要提高批评家的政治觉悟和理论素养,引导诗人写作和读者阅读,形成新诗发展良好生态。在网络化时代,官刊、官网更应当保持冷静和思考,起引领和表率作用,促进诗歌评论健康化、科学化。
(作者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湖北省社会科学联合会会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10-22 04:53 , Processed in 1.076401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