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查看: 607|回复: 9

紫露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1 10:13: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席芷写:


薰风入紫露,晨晨见花开。
花开犹似梦,空眠孤枕中。

清晨里骤雨转微。窗玻璃上水星点点。迷蒙着窗外那片日渐消失的山林。
紫露草依旧是每个清晨打开。我想赞美她们,比如看作晨光的恩宠。
然而身旁的石竹尚未盛开。我不愿以一种类似等待的笔触来描述这个清晨里的任何事物。薄荷倒好。清凉无花,亦不争香。春兰也是那样,苍翠和平,寂默无欢。我与她们静默地共对着这如许时光。开花,或者不开。玻璃上点布着雨滴,心里面生了苔,或者锈。这些,都不被描述成沉落或者悲伤。一切恰如其份,沿着时光的印迹成为不可复制的绝响。
噢。最近处的那个好姑娘。你坐在尘封的陶罐之上,偷饮了多少桃花酒。窥探了我多少迷梦。要知道那些天之欲水,它会在暗夜,滴落进寂寞的灵魂里叮咚回响。我的好姑娘,敬你一杯茶,从你这里,洗去我那迷梦中的愿望。
被梦境摇晃的,都叫果子。被果子砸疼的,都叫妄想。
被妄想惊吓的,是不成文字的清醒记。这样一封天书。暗藏着多少死亡。问问你心上的苔痕锈迹便可知道。
这时刻,唯独你,我的好姑娘你,你不可以笑话我。如果你更愿意靠近些,请为我拔去发中隐藏着的第一根银丝。
现在,趁着雨丝密麻。趁这幽寂的藏身之所不为人知。我的好姑娘,我们何妨借一身紫露的衣裳。佯装一颗成熟的葡萄。为着那回不去的青涩,去向酒,尝尽我们的醉。
一定是一场醒不了的梦。一定是一个爱不丢的人。
一定是一河流水,挽留了众生要远行的天涯。
你看,多容易我们就拥有了完整的幸福。然后,我们就可以守着淡寂的流水,潺潺地平静着老去。



若落写:


风影伴薰茜,醒晨花渐开。花遇浓若梦,空眠紫星中。
 楼主| 发表于 2017-5-11 10:57:29 | 显示全部楼层
迷梦。


此刻。已经是隔了几场月亮的盈缺。我才又向着梦中发起马蹄,追忆那一缕你来过又离开,而留下的一阵风。
那气味会成为一颗石头,那是你变化的,为了在梦中的原处等我。
我不禁疑惑。为什么呐,那分明的,一双恋人的眼睛。惊谔相看,身后便是红尘的万丈深渊。
亲爱的,你愿意这样毫不知情地被我编排入梦吗。无损于你的远与近。与存在。

那天那样的月夜。我是永远轻快的小鹿。穿过一扇月门。心里有一朵桃花的声音。森森细细。甚么样的头发,甚么样的穿戴此刻已不被记起。一路轻快转急急。怦。我推开了一扇门。撞翻屋中的红木椅子。怎能料想你正在那里呢,月白色的上衣搁在椅子上而被我撞落于地。你比我更为惊慌。是啊,哪里闯来的陌生女子,立于门边怔怔地望着一个男子赤裸的上身背影。惊谔之中月光有流淌,月亮有清喜的光泽,映在人的皮肤与心上。
我想,我与你是陌生的。但又是相识的。我们一定经历了几世的相忘。才会用这样一次惊慌来成全相遇。算来应是重逢。应是一个瞬间中的一生。应是离别。
感激那一瞬间里你的眼睛。简简无言。却似星宇。我一转身,即是缱绻着一场地老天荒。足够隐于薰风,余生如蜜。

天光白时。我,仍旧感激你。
发表于 2017-5-15 11:29:04 | 显示全部楼层
紫露草,这个名字本身就是一首诗。
恰恰被你遇到。
而被我错过。
发表于 2017-5-15 11:29: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你的,若落的,有小茜的吗?
发表于 2017-5-15 11:30:28 | 显示全部楼层
要是有人也没写,我或许还赶得上。
发表于 2017-5-15 11:31:4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读读书,做做梦,喝喝茶,赏赏花,写写字。
我却忙工作,忙生活,忙照顾父母,忙着照料我破败的城墙......
 楼主| 发表于 2017-5-15 16:38: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急,不急,我们一直在这里。小倩也没写哈,若落也只是唱和。
发表于 2017-12-9 21:17:09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不简单!来慢慢学习!一切好!
发表于 2017-12-19 20:05:55 | 显示全部楼层
薰风入紫露,晨晨见花开。
花开犹似梦,空眠孤枕中。


厉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1-20 21:49 , Processed in 1.123202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