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查看: 188|回复: 0

80后老男孩现形记之能歌亦能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8 17:2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亦狂亦侠真名士,能哭能歌迈流俗”

——梁羽生《萍踪侠影》

  写下这个题目之后,我问自己,想哭吗?我使劲点点头,又坚决摇摇头,这是我的现实,大多数男人的现实,下意识和有理性的不可调和。由此及彼,一样一样的,拼拼凑凑,成就所谓男人的味道。
  苍穹之下,地表以上,命中注定男人的命运,他要坚强、他要奋斗,他要一直努力、坚持地保持撑得住场、赚得到钱、上的厅堂下得厨房的姿态,他要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哭,广义上讲,是一切产生泪水的行为过程,是人类表达情感的一种方式,是人类的一种情感流露。哭,男人,就像是两条平行线,两种不同世界不同时空的物质,两者岂能相提并论,甚至有一丝一毫的关联对一个男人来说都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而男人,有谁发现,他内心深处的恐慌和自卑,他夜深人静的脆弱和无助。内心的深处,很脆弱,甚至比女人的心还脆弱, 更想一直做个小孩,让别人来疼爱,让别人来珂护。自然而然,更需要自己的关怀和怜惜。
  每个人,当我们来到这个人世间,我们做的第一件事是放声大哭,这是我们在适应着我们所处的时空,是我们向所有人宣告我们的到来,也是我们与生俱来的自我调节能力。能歌能哭,随心随性,高兴的时候我们笑,悲伤的时候我们哭,如此而已。这本当是我们自然而然的处世法则,可是人世间又有多少人能够?!
  笑,我想多数人在得意之时都会毫不掩饰,不管是莞尔一笑或者是开怀大笑。而哭,在多数人那里都是一道很难取舍和解答的题。科学认为,哭,从生理和心理意义的角度看,是一个消除压抑、不良情绪的无意识行为,悲伤忧愁时充满感情的泪水,大大有益健康,对人的心理、人体等都有保护的作用。而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感性的人,我一直推崇那种行云流水的敢爱敢恨、能歌能哭。就像,很多时候,我会因为影音资料或者文字信息的某些片段而泪流满面;也有些时候,我会因为自己得到领导或者他人的认可后而情不自禁,但理性很多时候总能更胜一筹,死死压制住我的感性。或许,更多的是因为,我们不仅仅只是一个单纯的个体,我们更多的是一个社会人,在各种各样的网中不单独存在的社会人。
  从小到大,我都属于那种比较懂事的孩子,不管是生活还是学习,很少让父母操心,自然也很少被父母教训。在农村,教育孩子都是比较原始且粗暴的,对某些孩子来说,“笋干爆肉”那是家常便饭。而即使被教训,我的印象中,从小到大与哭几乎无缘,哪怕是作为老大为小弟背黑锅,哪怕是小孩子各种各样的有关哭的权利和形式。在人前,我几乎很少有大庭广众之下的那种哭,多是夜深人静旁若无人时的默默流泪或者哽咽。或者,一直以来我都比较好面子,但更多的是怕家人担心,给家里增添麻烦。
  小时候,有一年春节,父亲陪着母亲去娘家,好几天没有回来。那时候没有电话,更不要说手机,好几天没有音信,就剩我和弟弟守家。那些日子,从清晨到日暮,我们一直静静地守着父母归来的那条路,苦苦痴痴守候。也不记得几天了,反正我想象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当我想到最坏的那种时,我哭了,倚着二楼的走廊栏杆守望着父母归来的路,默默地一遍又一遍地流泪。记得当时家里有一台老式的卡带机,我们一直放着《新白娘子传奇》那盘带子,随着那里面的旋律一次又一次地泪流满面。还好,后来父母回来了,因为有事耽搁所以才没及时回来。那是我印象里面最深刻的哭,每次的泪流满面,那是一份又一份的对至亲的那种牵挂和担心,但是由于怕被弟弟看到一起伤心而只能偷偷流泪。
  当然,有时候,哭根本不可控制。08年,父亲因为车祸意外,在县城那简陋的ICU里面抢救数日后无效撒手人寰的时候,我彻底崩溃。在父亲走的那一刹那,泪不由自主,夺眶而出。而当父亲被抬出ICU之后,我再也不敢高声哭泣。伤心总是难免的,亲人撕心裂肺的哀嚎,至亲的永远失去,我的哀伤只能刻到心里面,能选择的,还是夜深人静旁若无人时的默默流泪或者哽咽,还有沉重的足够砸出一个窟窿的叹息。写到这,我的泪又在眼眶里打转,尽管这已经是父亲离开我们的第八个年头了。
  离开学校入职已近十载,这些年来的风雨兼程或者迎难而上,我从来没有退缩,更不敢丝毫的懈怠。当我们只是作为养家糊口的一个来源时,当无关悲喜。该做的,也就是不断地学习,学习如果更多地设身处地地爱其他人,学习如何更好地适应自己的角色。想做的是热爱手中的工作,当做自己的事业,尽管更多的时候我一直在这个网中扮演的角色总是那样可有可无。当如今,我才恍然大悟,我们想要的,更多的是一种认同——被领导和同事认同,被社会和家人认同。而这份认同,才是我最劳心费力伤神的,多少个日日夜夜,我无从下手,不知所措。
  一个社会人,这些年,谁都不易。如今,且不管吧,沉重的且让它去吧。现在,让我来和您分享一份眷恋,现在最好的享受,如今最大的奢侈。那是恋爱的故事,很多人估计都有相关的片段。曾几何时,当我们的脑袋可以静静地躺在女朋友(如我,有且仅有,如今,亘古不变的妻)的腿上,或者仰望蓝天白云之爱,或者细说月亮星辰之恋,那时候,心最安宁,情最质朴,感最实在,觉最灵敏,如同孩提时代躺在父母的臂弯那般,沉醉且眷恋。如今,这是我最大的眷恋。当然,早已回不到曾经的那种境界,现在,我只是希望哪怕是在临睡之前抽的功夫片刻,可以静静地,躺在她的怀里或者胸前,数着她的心跳,把着她的脉搏,听着她的呼吸,一瞬一息,没有柴米油盐酱醋茶,没有养家糊口人情世故,毫无牵绊毫无压力地,那当是何等惬意。可是,哪怕是如此这般,到如今,我也只能想想而已,作为一份眷恋和一种向往。
  人生路上,有无奈,有挫折,更有眷恋,也有向往,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循环往复,周而复始。惟愿敢爱也敢恨,能歌亦能哭,随性更随心。
  之后,我当屡败屡战,越挫越勇。
(2015年3月6日星期五凌晨0:48于东芳山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6-24 17:12 , Processed in 1.123202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