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查看: 10849|回复: 129

沉重悼念中国诗人论坛荣誉站长猴头L,一路走好,永远怀念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0-18 13:0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沉重悼念中国诗人论坛荣誉站长猴头L,一路走好,永远怀念您!
今天中午才从诗友那得到噩耗,我们中国诗人论坛荣誉站长猴头L(李忠建)昨日因病去世,离开了他心爱的诗歌,离开了他心爱的家人朋友。
悲痛万分!忘不了他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忘不了他幽默风趣的话语。
中国诗人论坛感谢他对论坛对诗友的贡献,曾在2009年策划组织了大聚会,大江南北的诗人齐聚河南。

猴哥一路走好,我们永远怀念您!
QQ图片20151018131733.png
发表于 2015-10-23 13:41: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路走好!诗兄弟!
子夜看到这个消息,虽未相识,也生疼!听说兄弟喜欢别人给写诗,勉力凑一个。
惭愧的是脸儿不才,将就着看吧。

七律。有感。

丹药无方可养身,诗山有梦堪埋骨。
了因了果了红尘,一草一花一元素。
平仄如春开合风,婉柔若水往来鹭。
稿笺叠起枕边存,岁岁清明坡上遇。
 楼主| 发表于 2015-11-7 23: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他 发表于 2015-11-3 20:35
“......保守治疗,你最多再活五年......”想起医生的话!我想,猴哥先我而去,但我们相聚的日子也不久了! ...

他他要坚强,战胜病魔
发表于 2015-11-6 20:37:35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才知道这个消息,心中的失落油然而生,这几年虽然因为工作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但这里也留下了很多很多的记忆和牵挂,如今斯人已去,却留下了那么多的怀想,,,
随着时间推移,我们慢慢地会失去朋友、亲人,直到有一天我们自己也会离开,,,
惟愿逝者安息,
发表于 2015-10-19 23:30:13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殇》——悼猴头L

我们言谈间的绢花,她摇曳着
无色,芬芳,戴着神秘的箴言静默
如你所愿,绾于未知的坟头
间或与你小酌一曲,抑或叠声轻呼
“姐姐呢?姐姐呢”

姐姐是爱的符号,像一把温情的吉它
只要你想,就能将她奏乐出一首动听的歌
姐姐是暖,是热爱,是性,还是一栋
静寂的小木屋,悲泣时,你便一头撞进去
渴望一把火,就真有一把火,瞬间填满
孤凄的心怀

我其实不会变色,更不懂放软腰肢
舞弄绵长的桥段。在你即将抵达的彼岸
我将伸展成一张洁白的诗笺,会折叠成一朵
梦中的绢花,于冥冥中散漫开着
替你喊着“姐姐,珍重!姐姐,永别了!”

2010.10.19
发表于 2015-10-20 23:26:38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意的零落与复生
——悼念猴头L
隔着纸笔,念着你的诗句,
不能再敬一杯茶也不会再度论坛相遇。
另一个世界,可有谁知,你是个诗人?熟音知律!
诗意零落如凉雨,
你先去,诗未去,
定格在此时,古人说过的离愁别绪。
我想诗是天成的,不是谁作的,
纵使凋谢,它也会再长成娉婷如许。
在你黄冢前,迎风飘举,
你复生在我们眼前,似未曾去!

中国诗人论坛
眉在玉敬挽
发表于 2015-10-20 09: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浅读猴头《继续我的叙说》(组诗)之二

                                     █ 荒芜梦话

一般地来说,祝福的方式,祝福的语言,大多万变不离其中,而诗人猴头的《祝福》的笔触,却别有洞天。
第一节里,诗人从“你应该不要生病/不要为相思劳神”入笔,以亲切的细语,与她娓娓叙说,“七夕年年都有的,我还在你视线之内”,分明地告诉她,我的心中只有你,没有她,“熬夜写诗/喝酒划拳/雀鸟们尽管衔木搭桥去/我码自己的字/我码的字和你有关”,诗人以朴实无华的文字,泾渭分明地表现了诗人的情感, “我码的字和你有关”,这个诗的意象很美。只有真的爱了,才能有这种真切的文字,才能这样的顺畅自然。诗人猴头用“码字”的一种独特感受,赋寓了文字的立体感,从而进一步渲染了一种爱恋。
第二节,诗人以递进的写法,表现了一种执着的爱。
“我每码一个字/你就年轻一岁/你年轻到十八的时候。我该老了/所有的风霜我经历了/所有的误会我担承了”。或墨绿的爱、或深沉的爱、或五彩缤纷的爱、或爱屋及乌般的爱。为了爱,“所有的误会我担承了”,诗人从心底呐喊,“我还是那么爱你。虽然/你从来没有相信过”。
     第三节,诗人抒发的是因失去机缘而带来的无法弥补的遗憾,使人衷伤叹息,使人爱恨难忍。关于错过机缘的爱情,大多富有强烈的悲剧色彩,因而能给人以美感。或许是忍痛割爱、或许是憾恨不已,于是“我还是很伤心/还想喝酒/明天的客户不去见了”。 这种普通人的爱情悲剧,更易引起读者的广泛共鸣。
牛郎,是诗人在意念中自我的化身,是代表情人的一种文字符号,牛郎,是使人感到亲昵的名字,是使人最易动情的名字,诗人借助牛郎的名字,以天上的仙缘,来企求尘世的俗缘,把自已的灵魂溶入其中,来表达自已的爱情及对爱情的执着追求。“我去见牛郎/我祝福他:好幸福/这么多年了还有那么多痴情人/记着他,为他祝福”。
    猴头的《继续我的叙说》(组诗)之二《祝福》,是一首纯粹抒写爱情的诗,是一曲眷恋之歌,是一阕动人的轻音乐。作者用淡如水的文字,对心中的爱人表达出了深挚缠绵的爱恋之情。诗人一丝丝,一缕缕,如春蚕吐丝般在倾诉着痴情苦恋,诗人把自已的情感寄托给了神话般的故事之中,给人以美感。
附原文:
《祝福》
【猴头L】

你应该不要生病
不要为相思劳神
七夕年年都有的,我还在你视线之内
熬夜写诗
喝酒划拳
雀鸟们尽管衔木搭桥去
我码自己的字。

我每码一个字
你就年轻一岁
你年轻到十八的时候。我该老了
所有的风霜我经历了
所有的误会我担承了
我还是那么爱你。虽然
你从来没有相信过

这样说着
我还是很伤心。还想喝酒
明天的客户不去见了
我去见牛郎
我祝福他:好幸福
这么多年了还有那么多痴情人
记着他,为他祝福

2008/8/6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8 13:0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恨自己,工作太忙,好久没联系猴哥了,没关心问候他。猴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8 13: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想着中秋前后的事情

文/猴头L
之前,太阳是一团迷雾
热的稀里糊涂的。这好像和某种心情有关
走在拥挤又宽阔的街道上,我从没有
和任何人任何车辆产生摩擦,甚至预言
都孤独地漂着,像城市上空被人诅咒的霾
总希望被人治理,掩埋在记忆深处
内心极小却貌似宏大的人
风流倜傥,或花枝招展地忙碌着
像秋风中瞎转的叶子
谁都知道,这些零碎会被清洁工在凌晨五点
悄悄收走,送往垃圾场
但此刻,它们的谢幕演出远没有结束
如果逾不过中秋这个桥段
我承认我推掉了观看演出的机会
安静地坐着,聆听窗外雨滴敲打出的催魂鼓
固守着初心,幻想着处在月亮两极的两个人
会在什么时候走到月球中心
发出温和的光芒,被人仰望
之后,失魂落魄的人会很可怜
那灯光熄灭,人群走散
不再会有虚伪的鲜花和掌声,不再喝彩
雨水冲刷的街道依旧浑浊不堪
咬掉一半就丢弃的果实露出惨烈的伤疤
太阳冷漠地看着,有时候会隐在云彩里
走出去,转一圈,再回到屋内
我想写下几句话:圆满的,未必不是一种残缺
残缺的,未必不圆满
人在热闹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多么孤独
而这种无知,是多么悲哀
好在我明白,我是孤独,而幸福无比的人
2014年9月7日中秋前作于郑州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8 13:0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换个词吧

文/猴头L
当有这个想法的时候
我看见天空铺在了地上,看见树木倒生在水中
鱼儿在人群相思地游着
每到中秋,月亮就残缺得不行
阳光在夜晚照亮了你害羞的脸庞
每一天活着,都是生日
有生之日,你在不在我都想得不行
从身影里走到我心亮处。——我是说离别
其实是走得更近。你看黄叶飘飘
都是为了来年,糟蹋绿荫
公布于世的,都是正确的罪恶
隐于黑暗的,都是错误的真诚
多年以后,你才知道自己内心藏鹿
逐鹿中原,一直都是假象
就像我刚说出的话,又飞快地回到口中
如果可以删去一切
我将把道路删去;把视线删去
把太阳一缕缕地删去;把思念删去
把海水删去……把我决绝地删去
让你在垃圾桶里发现珍宝,再还原
并永久保存在,你心火灼灼之地
不变节、不褪色、不示人
——对你施暴的时候是鬼,对你示爱的时候是神
铺着天空,盖着海水,点着星星
不再想着,换个词吧
2014年9月4号于郑州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8 13:09:24 | 显示全部楼层
秀水沥阳(组诗)

——和人名无关,和地名无关
文/猴头L

于是,风就嫉妒了
在你刚刚伫立枝头,尚未绽开
半截树桩便劈脸砸了过来
如果就此认定,你的眼泪是花瓣之碎裂
那风,一定是隔空掷刀之人
——疼痛是难免的
特别是在你,枯木逢春之际
你向往的大红,其实是一种迷幻
就像刚刚发生的,这场祸事
不过是爱你的人,对你的残忍

或许,你流动的时候无影无形
但铁还是锈了
——没有无懈可击的东西
哪怕你曾经坚如磐石
你依然会在水中央,渴望向往
渴望有人,为你脸红一下
如果有种东西让你心里长草
并且湿了你的目光
你该静下来想一想,是不是该站出来
站在阳光下,让你的影子,无处可藏

是的,声音往往是可视的
就像流动的风景,你经过后
我的目光便不存在了
你在油漆的流平上,触摸到它的凸起
或许,那就是我目光倾泻的结果
如果你把我的目光当做风景
你的声音会让它五彩缤纷
——当手术刀从你体内挖出我的目光
我不能想象,还能有什么风景
会让我,如此绝望

阳的后面是具,具象的具
如果你想象成阳具。那也没什么错
比如在阴暗之地,最适合干的
就是摧古拉朽
其实阳性是不好的
转阴也不好
最好的办法就是半阴半阳
最最最好的就是,阴阳交融
——这就是一统,就是江山
就是透过隐秘缝隙看到的异世界
2014年8月27日于郑州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8 13: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  略低于地(组诗)
文/猴头L

石头是最易见的哲理
——假如不是在酒神状态下
感觉怀中石头如此温暖
我不会听从某种召唤,在近看却无的草色
在二月,燕赵大地
将一头熊逼进乱石丛。我说:看!
那里有一座大厦,粗粝着
我十年春梦。——只需你一枚石子
便可封顶

家是因人而异的。可大可小
可有可无
经理生活的人,在视线里放电
烧着的人会疼,会在疼痛的怀想中走离
或在大境门下进出,刻一些花影在城墙上
——这个时候不说年龄
大背景下,我们都是无家可归之人
却为什么幸福地哭泣?
若久旱的土地

风是最有情的,又最无情
——只是片刻接触,便骤然离去
柳枝上碎绿摇落一地
开启酒瓶的速度赶不上风的速度
风过去,天就醉
——天一醉就黑的不成样子
那堆七拼八凑的颜料,怎样画
都画不出,那张地契

流动的不一定是水。水流动的时候
我一定不在水中
——在水中是水,水是我血肉
贴近我血肉之身的人
要么是影子,要么是影子的影子
河南。河北
我们都在岸上。观火
观火中可能出现的一对凤凰
在飞升中,比翼

女墙上头,靡靡之音犹在
檀郎已经返回
当归、枸杞,白芷
治不了妊娠。——在为伊消瘦的今晚
我不做帝王,你不是妃
咱大可不必生下江山
再让它破碎。——白洋淀相距不远
芦苇荡里撑出一条小船便可
渡尽生意

文以载道,而道何为
东风日暖。很多道理彰显出来
又如雨没土,阴湿一片
该开的花开了。该开的花没开
该说的话说了。该说的话没说
但那条河流知道
河流是一首长诗,若我此刻心情
——明朗而又隐晦

杰出是相对的。是说我略低于地
地略高于你
这样我们就可以在千里之外伸出手
将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儿
握出香来。你赠予我,或者互赠
我们便拥有一季
徜徉、观摩、把玩。——距离就不是距离
是幸福的过程。略等于
相思

醉人的春风是形容心情的
五谷丰登是形容年景的。而你
是形容我的
随便摆个造型,历史就勾陈一幅图画
——那个倾斜的酒壶
还在滴答
不省人事的一定是时间。——不是石头
玩石弄玉之人于今天
终是,大醉了一回

破猴的形象是顽劣的,比如我
喜欢一张卫生间的自拍照
黑白色的,两只眼睛充满色诱
像这个倒霉的春天,忽冷忽热的
一不小心,就要流泪
就要在一握发髻上,别上一句誓言:
我爱,像从来没有爱过一样
而桃子一定是昂贵的,我只是在梦中
偷吃过一枚

低头看天,昂首观地。列车上
我倒着行走
——走的越远,目光就拉的越长
野兽在哭泣,飞禽土葬
而我在笑
我笑这个正常的世间,有那么多歧义的人
正一本正经地表白:其实,我很简单
只是,只是多了些象征
2012年4月2日23:17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8 13: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安静下来

文/猴头L
安静下来,一切都鲜活了
花儿开始私语,开始在泥土里找寻雨水
开始知辨世界冷暖
争吵疑惑的人,不要弄疼了自己
——这一刻,都安静下来吧
一场小雨过后,会有一滴小雨
成为幸福的泪
这幸福,将被我渴望
敌视我的人,爱慕我的人,请记住
我会善待你们
就像我会善待,眼角跳跃的
这样一小滴水。这样一小滴水
将温润我一生。——她让我柔软
想拥抱所有看到的人
走离,或回来
我一直在等。月台上头,我留下月亮
在每一根铁轨上写下诗句
辛勤耕耘的人,嬉闹的雀鸟
我对你们友好,请分享我的喜悦
——蓝的给我,绿的给春天
偶尔的烦躁,来自于夜的漫长
这让我无法肯定,将会为谁而死
水天一色的地方,花儿和蜜蜂
安静对望。我望浮云神马,听云朵里
美丽的哭声
哭声落下来。哭声好久才落下来
我刚好走过,仰着头
哭声进了我眼睛
我疼,我幸福。我想告诉敌视我的人
爱慕我的人。我想哭
——走了这么久,才赶上一场雨
雨中生长的一切:爱,或者仇恨
都请为我祝福。我会把祝福埋进土里
孕育花朵,欣欣向荣
2011年3月10
发表于 2015-10-18 13: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沉痛悼念!猴哥,一路走好!
发表于 2015-10-18 13:2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噩耗,那天聊天他说得了这个病,我还半信半疑,以为是安慰我
发表于 2015-10-18 13:2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起我们一起写过那么多诗,恍如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11-14 11:13 , Processed in 1.23240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