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蓝蓓

2014中国诗人论坛年选继续征集作品(15周年),请支持!请有关编辑协助选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1 17: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山之石(外二首)


文/独竟天涯





《大山之石》



坐卧如猛虎,钓不起一江秋。雪砸碎夜幕
风在砧板上翻滚,每一夜与刀惊起
刀砍斧切是哪一壁高崖,突兀的苍鹰击向天空
用一颗勇者的心翻越高峰,弹指一方过客
哪片云向西,哪片云向东?掠过壮阔的胸襟
多少英雄侠士提剑斩昆仑,又都少鸟人惊飞绝

高山必有大石,有大石必有长空
有长空,亦有飞鸟。在这彻底大山大石中
会不会生存一些渺小的事物?渺小必被掩盖
掩盖意味着遮挡,都在说缝隙连接缝隙
也许你就是这缝隙里的一粒小蚂蚁
小蚂蚁搬动山石,听佛的心事

一块石就是一道禅,一道禅便是一佛陀
一佛陀走进一佛国,那山还是那山
那石还是那石,多少日日夜夜的隆起颠覆
那山不是那山,那石不是那石
但无法改变的是大山必生有大石
你独自站着生望向死




《真相》


取悦大海不如报复天空,痛苦的刺刀
走进了胸膛,裂开的全部好过分离的浪花
离开云朵的阳光至少是刺目的
无需怀疑,这些过程打败了一朵花拥有的细节
磨碎爱上粗鲁的阴狠,子弹击中了后脑
伤口拥塞着往事,一块石头阻挡了去路
请去一个分手的季节,这里与春夏无关
寒冷的雪霜淹没了热血的极致
那些散布谎言的人用语言肢解了天空
走出井口的风含着鬼的影子
向这个虚伪夜晚发出凄厉的叫声
鞋带系紧了一双善于奔跑的脚
那些家伙怀疑广场就是刑场
锋利的匕首走出了沉寂的黑夜
谁都可以忘记今天发生了什么
但,死亡的躯体已重新铸成了你的雕像



《死亡证明》


一个意外给另一个意外命名,历史死于
勾股定理。怀疑每个村庄甚至每一个路口
每一片落叶都可以取代跳动的心脏,一棵草
铸成了大错,比如飘荡的灰烬。骨头被这个时代镂空

怀疑黑夜长不出翅膀,飞翔是魂的勾当
一个夜晚写火却被火吞噬,跳动是纸张的错
危险写满了墙壁,语言蒙蔽生者
渡口不会给逃亡者留下密语,一切都被时间凌迟

敲击语言的活棺材,钉子是三短一长
你被宣布顺时针死亡,一切都在逆时针生长
落叶催化涟漪的无情,拔出墓碑
阳光证明坟墓的一生终将消亡






独竟天涯简介:原名杨旭光 吉林省双辽市人 出生在1985年的秋天里,典型的80后。
写诗三年多了,只在网络上游走,可见各大网络文学论坛。还未出过什么个人诗集!
有少许作品散见《诗歌月刊》《中国现代诗人》《中国诗人论坛年选》《文学家园》
《新浪原创文集》《诗歌周刊》《关雎爱情诗刊》《诗城》《南方诗人》《芙蓉锦江》
《刀锋·自在诗歌》《北京诗人》
QQ:502928034
诗观:一切诗歌将源于自由!

地址:吉林省 双辽市 小白楼金店 杨旭光(收)
邮编:136400
电话号:15843498126
发表于 2015-1-22 15:3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海,我看你来了》

            文/鸿雁大使

今夜,路灯昏黄的木栈道
是通往手术室的狭长走廊
我看海来了

风有点紧张
沙滩上碎步奔跑的白衣护士
让我听见万籁俱寂中有人求助的呼叫

海,我看你来了
深蓝色的棉被覆盖着你,面无表情
只看见戴口罩的月亮,你的主治医生很严肃

荒凉的天花板,幽暗的病床
我并不害怕孤独
却忍不住双手掩护自己的胸口为你哀伤

海,你那么老了
而我要如何说出内心满满的热爱
二十年前至今,只有一本薄薄诗集做存折
            
      《海边》

                  文/鸿雁大使

现在,有一群煤矿工人连夜加班
白晃晃的探照灯照亮海陆间的秘密通道
挖煤的人们,眼神又黑又亮

现在,一把巨大的自动电锯刷刷响
白色刨花在沙滩上散发着腥咸的气息
弯腰的木匠,口哨像圆润的月亮

现在,我特别想提笔赞美劳动者们
写一行又一行的诗句,记录瞬间奔涌的感动
永不停止的生活,一浪高过一浪......



        《澳角的海》

                      文/鸿雁大使

澳角的海,巨大鲸鱼一直在游动
银色的鳞片露出水面
临近正午的光线柔韧至极

无法挣脱的一条大鱼
无法轻易捕获的美
澳角的海,鱼尾巴在沙滩上啪啪响




作者简介:吴常青,男,70后诗人,福建漳州人,笔名“鸿雁大使”、“行进的月亮”,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全国邮政作家协会会员。有诗集《60首诗-爱情专列》等多部。

QQ及信箱号:13507361           手机13806950669
通信地址:福建省漳州市芗城区钟法路鑫荣花苑C3幢1005室吴常青收
邮编:363000
发表于 2015-1-24 10:26:28 | 显示全部楼层
《遗忘,或是一个局》(外二首)

文/苏德宏

太阳,起床
阿郎,上岗
——打水、扫地
其余的时光
哄着可爱的小丫
——铁石的姑娘

星期天,椅子轮休
阿郎,抱着斧子、柴吃奶
吃了一家,再吃一家

晋级、晋职、入党……
阿郎,仰望阳光
老鼠——躲进洞穴
这,难道是遗忘
或是一个局

《谎言家》

布谷爬上清明的肩头
喃喃细语:点瓜种豆
乌鸦呲牙咧嘴:胡说
灰兔子附和拍手

赵高指鹿为马
君子,一个个倒下
奴颜,指马为鹿

秦桧,挥舞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印章
把一顶莫须有
雅赠《满江红》
其故是何缘由?
是谁在颠倒黑白?

狐狸的口里有真言吗?
兔子的嘴里有真言吗?
孰能揭穿道破?

《搂着月亮跳探戈》

星空,戴着墨镜
月儿,睁着眼睛
矿山的“寡妇楼”打着呼噜
街上
几条流浪狗谈情说爱

陋室
提着灯盏
瞅着影子锄禾

星星
眼皮垂到地上
我已疲惫不堪,快睡啊
舞者:请你等等我
就几分钟啊。我再来一曲《沁园春》
舞者,继续搂着月亮
跳着探戈儿

月亮,不言不语
等着……

太阳,晨练
影子,微笑
时钟,沿着上班的轨道急行……


【诗人简介】

原名:苏德宏;笔名:笑天、太阳天子。作品见《海外诗刊》、《中华诗人》、《当代矿工》、《时代文学》、《中国小诗》、《九州诗文》、《诗歌周刊》、《中国现代诗人》、《发展导报》、《科学导报》、《同煤日报》、《朔州日报》、《朔州晚报》、《中国魂》、《月亮诗刊》、《飞鹰》、《新诗》、《诗词百家》、《中国诗词》、《当代作家》、《大别山诗刊》、《大众》、《悦读》、《河南诗人》、《白天鹅》等。2013年,《小峪煤矿啊,我的母亲》等入选《中国百诗百联大赛作品集》;2014年,《母爱,五月的天空》、《桃花》、《中秋月夜》分别获四季文学“情满五月”、优秀奖、《诗照图、诗配画》三等奖和《秋景•秋情》优秀奖;散文《秋》等四章获得“全国网络诗歌大赛二等奖”;《我的梦,华夏梦》获“华夏微型诗赛”三等奖。

地址:中国山西同煤集团朔州煤电公司小峪煤矿水暖科
邮编:038301   邮箱:[email]sdh861@163.com[/email]
新浪博客:[url]http://blog.sina.com.cn/sdh661023051x[/url]

更换三首。可否
伟大的老黄牛 文/苏德宏 从春天开始出发扛着犁,沿着田地行走。夏至她,有时背着钢筋和水泥有时,搬运饲料和沙子菊花黄了,她搬运高粱、谷子和玉米玉雪纷飞,她帮着主人给土地母亲运输粮食 日,复着日年,复着年一付仿佛钢铁铸造的身子始终,几乎没有轮休日 累了无论是棚户还是旷野无论是尘土堆积的土炕还是潮湿的沼泽之床只要,能躺下身子休息就什么也不计较 饿了,只要有无荤的粮食,充饥无论它是绿色食品还是变质的东西都可以 临走时,你宁愿,把雨滴吞进肚里也不吐一口怨气 特殊的旅行 亲,今天是星期天我要带你去天涯和海角来一次大旅行。走吧 我独自驾驶着诗的飞船携着我的爱人出发了 我来到一个陌生的海岛只见,岛上人群熙熙攘攘我驻下足,走进群里然后,带着爱人走过去我等啊,等啊等了许久,始终无人问津我的心,一下掉进海底无奈,我启程了 我们来到了太阳岛走进了一家驿站陌生的店老板满面春风欢迎新朋友光临请品香茗!接着我们一起聊啊,聊啊慢慢地,一会儿我们吟诗,一会儿我们又开始弄赋偶尔,我们把酒换盏聊着,吃着,喝着不知不觉,我醉了 女人和石磨盘 一间幽暗的小房子一张肥硕的石磨盘,静静地躺着 村里的那个女人,背着七十年代的粮袋释下沉甸甸的玉米和高粱一把扫帚,涤过石磨盘脸上的污垢后她开始推着石磨盘不停地转动 有时,她从日出转到身影垂直有时,她从午后转到月亮起床 她推着的那是石磨盘分明是一个大家庭的脊梁是一种牛郎和织女的生活是年迈公婆孝道的车轮是丈夫的泰山般的重托是儿女们成长的摇篮 风,刮了十几年石磨盘,脸上被推出了斑点她的脸上,也被自己推出了或深或浅的艰辛的那一道道沟壑虽如此,但是我们从她的脸上似乎从没有见到过一丝半缕忧郁的云朵我们只看到的是她昂扬和铿锵的步伐一直前行在阳光的路上
发表于 2015-1-24 16:51:47 | 显示全部楼层
[b]《我的背影,还是我》(外二首)[/b]
文/杨士鹏

剥开种种夜色,或冷却的黑。我走过
人生几十年飘泊。精心打造、挑选
每一场未知的遇见

我是某种强烈色彩的代表,也是
被它们极度渲染浸透的人
无论我呆在哪里,或站在哪个角度方位
都会被重点关注,攻击抑或争宠

我似乎不能随遇而安,随性情而活
我要把自己的身体、脸面和精神,统统交给
这个并不为我负责的家伙,甚至于
我还不能抱怨什么

几十年犹如行尸走肉。面具伪装,皮囊
层层密裹。只有养育自己的亲娘,才认得
那还未失去全部人形的背影


[b]《一米阳光,有多少》[/b]

细碎的灿烂,咀嚼出新鲜的味道
我用奴仆的身姿,婴儿的眼睛
打探,低处而尊贵的阳光

它始终不肯告诉我,谁是它的
前身和主人。也不肯暴露
自己的本质内含
我与它相濡以沫,到底有没有安全感

一米,也许只有一米。把我此刻
正在享受的身体放进去,能否
四处溅起,金银铜铁的火花


[b]《那座幽深的老宅》[/b]

年龄为我设置了一道障碍。那座
幽深的老宅,透着吸纳日月精华的古朴
诉说着几百年的沉浮

我不敢轻易靠近它,甚至不敢随意
触摸它的每块琉璃砖体。冷凝,缜密
层层叠加的心思,透不出一点消息

我在它的身边纯属多余。一个还未
洞开人世伦理的孩提,怎能顺利打开
这座老宅沉重而深厚的命门


作者简介:笔名:苏杨;网名:我的想像。1976年10月生人,男,职业警察,从军十五年,现从警。江苏淮安市人,当兵伊始写作,至今发表各类文字文学作品50余万字。个人文学观:文字是自己生养的孩子。近期文学作品散见《解放军文艺》、《橄榄绿》、《参花》、《中国现代诗人》、《中国诗选刊》、《诗中国杂志》、《中国诗歌月报》、《西部作家》、《诗文杂志》、《湖南诗人》、《诗歌月刊》、《新诗刊》、《大众杂志》、《悦读杂志》、《诗友》、《核桃源》杂志等。
通联:江苏省淮安市公安局清浦分局城南派出所
邮编:223001  电话:18705231023  邮箱:[email]2412539439@qq.com[/email]
博客链接:[url]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2733069571_0_1.html[/url]
发表于 2015-1-25 01: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爬山虎
          ——写给父亲。

爬山虎有许多学名
板爷;赤脚;贫困户;
农村甚至把他挤出去

他把头朝向天空
行走在砖头与砖头的缝隙里
用透明而细小的手指攀越

叶子被寒风反复考验
“霜重色愈浓”
红色注满脉络
十年漂泊
风雨已置换成





#把我唱给你听

哦,我们还是来唱
拔萝卜吧
拔萝卜
拔萝卜
拔呀拔呀拔不动

黑土地上是
白萝卜
那时候杂草还
没来的及插足
你我坚信一个萝卜
一个坑


#你

再次写到你
再次想到鱼
想起你曾经如鱼
穿过我的航道

吐出的泡泡
浮起水面
短暂
绚烂

一个破裂
就有一个碑文
比如:爱;恨;情;仇


作者:张长林
笔名:落幕;张长林;傻蛋
邮编:325014
浙江省温州市殴海区郭溪镇甫北村南甫路100号
谭为严转张长林
手机:15057318049

发表于 2015-1-25 22:07:59 | 显示全部楼层
《后青春的诗》一首
文/雷文

梦想的纸飞机
      停落在窗台
窗下依然是
       葱绿的青苔
青苔尽头
      忘了是谁栽下的两棵松柏
两棵松柏中央的秋千上
依然放着《痞子蔡》
风吹过
纸飞机 青苔 松柏 秋千
及上面的《痞子蔡》
摇摆  摇摇摆摆

远方
谁在低低吟唱
《country road》在耳边萦响
公车休憩在路旁
司机也不知去了什么地方
空无一人的等待
车灯 怔怔 冲着回程的方向
小店们关住了声浪
只有
《country road》在耳边萦响
不知是谁 在低低地
             低低地吟唱
远方
看不清模样

鸿雁羽过 兮兮葳蕤
欸乃一声 绿了山水
年华正似这山 翠绿
      正似这水 温文
在这华年起航
岸是现实
一盏渔火 一次心灵的流浪 让我们离去
又是这一盏渔火及又一次的心灵流浪
让我们回归这里
然后 醒来

某天
    或许湿了眼眶
    或许有一滴由右眼角下溢
以证明这里还有气息
看 那微睨的猫咪
她背上的花厘 我曾经倒着抚腻
而我的脸上 也有她留下的痕迹
我不动声色 悄悄的退去
就像当年
      不经意走过的十六岁年纪
我照看的青春已经不小了
她催我放手 离她而去

梦想的纸飞机
被扔了出去
随风
     不知落在哪里
青苔依然葱绿
葱绿的尽头 松柏依然挺直
秋千上 多了一位少女
右手捧着诗集 左手捏着纸飞机
洁白的裙摆与乌黑的发丝微微飘起
旌动我的心绪
她将纸飞机扔过窗台
对我说:下楼来,跟我恋爱

作者:张良
笔名:雷文
邮编:061200
地址:河北省沧州市海兴县兴融街农村信用合作联社
手机:13473737309
发表于 2015-1-28 01: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工作实在忙碌。如果可以,还请蓝妹待选!——石溪
发表于 2015-1-28 12:3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漏子.闺怨》  
     忆昔来,凭纤手。
  不语暗抛红豆。
  今时意,念玉郎。
  锦屏春昼长。


  柳絮吹,娇无力。
  尺素别应难寄。
  危栏倚,玉钗横。
  捻花花欲零。
   
《虞美人.伤秋》
乱云低水忽凝去。
碧落知何许?
可怜风起袷(jia)衣单。
恰似离鸿失伴、病相连。

梧桐叶落秋声旧。
几点黄花瘦。
魂断烟浦日西斜。
且把余生孤梦,付天涯。

《江城子.感怀》
雾縠幽院不逢人。
倚长门,暗伤神。
花落香残,陈事应销魂。
惆怅万般多少恨?
凝情立,唤真真。


风帘燕舞占芳辰。
得安辛,背黄昏。
何处相思?飘袖揾啼痕。
心事分明还笑取。
鸳鸯事,误青春!



作者:熊凯强
qq:1406462276
邮箱:[email]1406462276@qq.com[/email]
电话:15805408023
通讯地址:山东省菏泽市成武县伯乐集镇田楼行政村张庄村039号
发表于 2015-1-28 21:3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凡人》
你未懂过我的心
我已看透了你的爱
今时
我手牵着红色的马
踏着银色的脚步
到达了冷酷的对岸
那日
你走的有意
走的匆忙
看见了虔诚的太阳
侧脸却错过了一辈子
明天
嫁给自由做新娘
不服输也只有那一刻
孩子哭亮了白天
阳光明媚


     《我是偏执狂》
独相信你会撑一船笑容而来
独相信再远也会有温暖的天线
独相信一无所有也会坚持一个方向
我是偏执狂
你笑我傻
换了三年的信仰丢了十年的纸张
我是偏执狂
风吹了一夜
片片药醉掉了浮想联翩的希望
我是偏执狂
南山坡头
望尽了一个人的模样
敲敲打打
我是偏执狂


     《我愿意》
你的心犹如东去的水
我这条没鳍的鱼,怎么能留的住
我只是望着朝生夕落的过往
想着许久以前的故事
沉默再也没有吵架的甜蜜

我愿意
随波逐流
哪怕最后干涸的
只剩下眼泪



作者:二毛九
联系电话:13993961473
邮箱:[email]543912065@qq.com[/email]
通讯地址:甘肃省陇南市文县白林新城E楼二单元602
发表于 2015-1-29 16:58:19 | 显示全部楼层
北方以北的乡村(外二首)
文\葛宴君


古道,村庄,老树
鸡鸣犬吠,袅袅炊烟
北方以北的乡村,还在刻画
亘古不变的主题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汗水打磨的脊背
在风里,雨里,霜里,雪里
渲染变换的色彩
淋漓尽致,写意季节

一壶老白干
被女人火辣辣的情烫热
几巡豪爽
便把炕头醉倒

一曲寒地黑土的歌
唱出一腔喜悦,一腔自豪
一腔满满的诗意


裸露在乡野的诗句


阳光在树梢上打几个滚儿
诗集的封面就着上了颜色
漫步乡野的风,不停地翻阅
一首首描写春天的诗歌
村庄便响起了一串串笑声
这时我看见,裸露乡野的诗句
色彩格外鲜明

一不小心,碰落一树霞光
大山的梦,掷地有声
一层一层的抒情
映亮母亲的企盼
于是,挥洒更完美的天空

夜晚,我依偎在诗句里
读着一个个真实的意境


梦开始的地方

一缕缕消瘦的风
梳理着我疲惫的心情
这时我望见,母亲的目光
湮没了夕阳

徘徊于灯红酒绿的街上
找不到一丝故乡的模样
让那份久居心中的期盼
再度失望

赶夜路的雁阵
怀揣沉甸甸的向往
却洒下了一层悲凉
月,躲躲藏藏

系紧行囊
煽动点点星光
我的翅膀,直抵
梦开始的地方


作者:葛宴君
通联地址:黑龙江省安达市老虎岗中心校。
邮编151426电话13766770867
邮箱[email]lhg19601204@163.com[/email]



发表于 2015-1-31 18: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碗是最好的容器》
文/仝济
碗是最好的容器
可以让水一滴不露

我没有碗
我只有双手

我用它来捧水
是将双手用错了地方

我可以将双手紧握成拳头
可以在愤怒时对着敌人出击

可是我确定我这一生都不会愤怒
我已经出离怒气了

现在我的心情是平静
只是偶尔为情所困

我有一颗怎样的心啊
像风中破裂的旗帜

可是它仍在飘扬
仍在指示着我人生的方向

心还在忧结
像浓得化不开的液体

在我心灵的原野上
是萧瑟的寒冬

阳光不会散发出热量
这是一个冷寂的世界

像原始的月球
这又是怎样的人生啊

我将独自前行
一点光就足以温暖我

一点温情
就足以燃烧我

我有热情
我想泼撒出来

像泼撒一碗水
我想感动众人

因为人也会让我感动
我把自己的心传播向四方

像歌声四处传扬
美本身就存在

只是世界上缺少的是眼睛
和一颗奉献的心灵

我把自己放得很低
就像碗底

这样我才可以有容量
有深度

相对是我对这个世界的定论
我只有生活在相对中

才是最真实的自我

《我给自己上了一个套子》
文/仝济
我给自己上了一个套子
自缢

还是没能脱离观念
我偏往绝路上想

用自己的主观意愿
自己真的很不容易

我不是一个正常人
带着疾瘤

我常常跟自己作斗争
观念与观念

思想与思想
我是败的多

这一次我又失败了
输得很惨

我座卧不宁
寑食难安

心被恐怖占据了
我是没有材料的人

只有哭泣
只有掩面

我是那样的怕伤害了别人
别人和道义

充斥着我的脑海
以至于我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天暗了下来
没有星光

也没有月亮
我被漆黑一团笼罩了

正是虚无的征兆


《因为有你》
文/仝济
你来了
轻风就来了

海潮就来了
天空也变得亮丽

云彩也变得温柔
我无法言喻你对我的重要性

因为你已经与我的生命连为一体
我呼吸得是你

我的脉搏也为你跳动
你可以给我带来不一样的心情

喜悦与欢欣
生活轻盈地在舞蹈

天地也无比宽广
心有多大

世界就有多大
因为有你

我的星辰永不坠落
发表于 2015-2-1 09:41:29 | 显示全部楼层
代随缘客发:浣溪沙--雪月一枝梅(外三首)         
                文/随缘客
三五年华已翠微,谁添雪月一枝梅。芳园春色又新菲。
山水中情灵性至,风霜底事慧心持。骚言愁语付相思。
五绝三首
相悟
山深水自流,林绿西风秋。物外人情累,君心可内修。
相遇
归舟溯上流,葭菼楚山秋。樯远苍茫外,猿声暮雨愁。
梦韶山
昨梦游韶山,苍梧来紫烟。缤纷环圣聚,落地红杜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4-26 17:43 , Processed in 1.154402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