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蓝蓓

2014中国诗人论坛年选继续征集作品(15周年),请支持!请有关编辑协助选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3 10:42:07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秦朝(外二首)   文/白象小鱼   
策马万里长城
沿途必须经过一颗著名的眼泪
孟姜女的眼泪形成的堰塞湖,就在城墙塌陷处
如果幸运横渡后,现在请带好道具
经过赵高府,必须在马首上安好鹿角
才能顺利通过指鹿为马的赵氏安检站
抵达高大巍峨的城墙门前,如果你满腹锦纶
精通咬文嚼字,能够在吕不韦主编的《吕氏春秋》中
找出个把错字,你必须动脑筋如何将万两黄金
带出秦皇朝。顺便奉送一句,你必须对篆字烂熟在胸
如果你脚力够快,能赶在一把大火之前
抵达阿房宫,在气势磅礴的宫宇里,随便
拣几件竹简,宫灯,短剑之类
佳士德拍卖行你必将青史留名
如果在某个酒肆打尖,有幸遇到荆柯
劝劝他别做图穷匕见的傻事,做敢死队只会害死老娘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
歌声再壮烈,也无法改变历史
还不如反弹琵琶,将秦砖按上琴弦
一曲多汁的秦腔就会从古老的城墙缝隙
溪水般流出来


夜归


无法锦衣夜行。将所有的生活
在针孔里过了一遍,也找不出华丽的片断
异乡的夜晚,开始飘起雪
我除了紧了紧身子,也没什么可牵挂的
只要内心里还有家乡的河流在澎湃
生活还是有方向的,至少还知道落叶归根
但这也许是多年后的事情
现在我必须和孤独结伴,顶着飞舞的雪花
找到我的栖身之所,一个简陋的蜗居
墙上贴着我在故乡河边的合影
再烧点开水泡茶,家乡的老茶,可以美美的
在昏暗的灯光下,温暖下我冰冷的身体
再瞧瞧墙上的照片,给孤独的灵魂一点慰藉


莫扎特第13号小夜曲


——致c.h.q君

兄长多幽默。以他饱览群书的智慧
和波澜壮阔的人生阅历
常在谈笑间,语不惊人死不休
捧腹之外,我叹服他专业的渊博
他曾为我耐心讲解椎间突出的几种症状
对,他是一名医生,救死扶伤,关心人间疾苦
除此,他热爱户外徒步,曾一个人徒步走西藏
被一只狗(或许是狼,窃笑)盯梢12小时
最近二年,迷上冬泳。尽管游后浑身发抖
但年近半百,能在雪天跳进冰冷的水里
本身就要有过人的勇气和魄力
他曾与我谈诗,常能大段地背诵名篇
好像他才是写诗的人,而我只是虔诚的盗火者
今夜听莫扎特《第13号小夜曲》,想起兄长
我想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是安静的
静静地听巴赫、听门德尔松,这一刻
也许他是孤独的,在他灵魂深处扎根的音乐
才是他不为人知的一面
在某个外地的夜晚,酒后睡觉
我们相互用手机录下对方响彻如雷的鼾声后
我知道,现在我们无需在某个桥头
迎风尿三尺,我们的内心也会彼此惺惺相惜


白象小鱼,本名陈铸宇 ,1973年3月生,浙江省乐清市作家协会会员,曾在《中国诗歌》、《诗歌周刊》,《东坡风》,《诗航行》、《新诗汇》、《北京诗人》、《核桃源》、《绿风》、《新诗》、《大众》、《西部作家》、《大别山诗刊》、《中国小诗》、《诗中国》、《新诗人》、《中国魂》、《月亮诗刊》、《齐鲁诗歌》等有关刊物及网刊发过诗作。曾入选《新世纪诗选》等有关选本

通联:浙江省乐清市建设东路118号 市房屋征管办 陈铸宇收,邮编325600
发表于 2015-1-13 23:03:05 | 显示全部楼层
《方向的墓志铭——想写一首诗》
文/傲海

遗忘不可避免
它比记忆更加深刻
无声无息之中
杨树掉光了叶子

湖水岸上的草木
在凋零中依旧挺拔
干枯的支与杆
泛黄的茎和叶
不会再有哭泣

已经令人绝望的荒郊
只有一间草房矗立
弯曲的墙壁
漏雨的屋顶
在屋里独自等待的
是一张破旧的书桌

没有其它的家具
凳子是多余的
主人从来都是站在案前
他不允许自己的双膝弯曲
床也是多余的
他同样不允许自己昏睡

在每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主人都会在屋子里清洗
自己那厚重的头发
直到那个寒冬的中午
一片雪花落入了他的茶杯

从此,草房再无人迹
空寂把书桌围绕
没有一朵鲜花长进屋里
偶有几段蛛丝
在残破上建筑残破

这里已经惨目忍睹
唯一庆幸的只有湖水未干
继续滋养着草木
让每一个深秋的季节
都会有一片落叶与枯黄
来证明这里曾经的生长
2014/11/6

《破屋》
文/傲海

风,无孔不入
寒冷因此不会有陌生
雨,无孔不入
潮湿成了常驻的客人

你,无孔不入
如同老旧的衣服
除了保暖
已不值得保留
2014/11/28

《那一夜太美》
文/傲海

同样是一场雪
在陌生的城市
邂逅难以预料

春后冬先
注定在寒冷中
经受考验

花开花落
每一季的选择
都有自己的故事

在重复的感动之后
麻木与寒冷密切合作
将冲动与炙热最终冷藏

一切重回空白
在白昼的映衬下
与冰雪同心同德

终于到了夜晚
色彩不在干冷
但知觉依旧

回味起前年的一夜
已没有理由叹息
不可能有倒流的时光

今夜也终将过去
告诉自己铭记却无需怀念
因为——那一夜太美
2014/12/1
发表于 2015-1-14 10: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流浪诗人》(外两首)
文/恒亮

墙角的半截回忆,
散落一地的心伤,
等待着从空中
射下光来。
街头徘徊的旧车厢,
把月光还给月亮,
把路让给远方,
风吹动的两袖,空空荡荡。

人们所说的归宿
究竟是个什么形状?
是做着梦的床,
还是闭上了眼睛的房?
和所有的流浪者一样,
影子在灯光下,生动而抽象。
这时的我,
不属于黑夜,不属于大地;
我只是在风里,
寻找最后一滴泪。

《手指》

我的手指长短不一,
成长得小心翼翼。
在漫长的岁月里,
它们配合默契。
大拇指是高高在上的王,
中指伸向最远的远方,
小指是被宠坏的孩子,
剩下的两个:
一个默默无闻,
一个在灯光下写诗。
就这样各司其职,
走过秦汉,
跨过盛唐,
五千年历史在指间流淌。

《书》

一个故事在墙上播放,
两只眼睛在纸上迷茫。
笔尖茹毛饮血,
文字哀鸿遍野。
我的手指
停留在,两句谎言之间;
左右翻转:
时而清晰,时而不见。
关于名利的秘密,
被无数次演绎;
颠沛流离的真理,
却始终无人问津。

作者:熊衡亮
笔名:恒亮
QQ:22870821
电子信箱:22870821@qq.com
联系电话:15972195776
写在后面:我不需要那么多头衔和经历,让诗歌说话。

发表于 2015-1-15 11:35:07 | 显示全部楼层
《命》(外二首)

文/梁垚焱

《命》

路已提前铺好
——任你挑

两只眼睛 后来发现有一只是多余的
两只耳朵为你的画面配音
再分给我们每人一张嘴
这是最让你放心的
你最得意最引以为豪的杰作

君不见羊还在低头吃草
君不见会飞的蝙蝠以及 潜水的企鹅
风 随时都会吹起
我们自称是人 都很用心
都早已学会了刷牙
而你只用一个字回答一切
让我们都无话可说

但你并不甘心 尽量让故事更加精彩
你锋利的笔尖淌着我们的汗和泪、血和命
我们总是看着自己 激活所有的伏笔

尽管玫瑰也来自你
我和妻子儿女抱作一团
相互安慰相互较劲
我们一生都在忙租金的事
我们一起看你的脸色
我们一起笑给你看

我们至今也不知是否真的有前生与来世
而沿着你走完我们这一生
竞这般容易
你并不记得我们曾经来过
我们却刻骨铭心
——人生就象睡着了一样美丽
裹着并不怎么合身的画皮


《一代人》

我们曾象孩子一样庆幸赶上了你的喜宴
天真而可爱地看着你
象你一样幸福流溢
时间  总是把线放得很长
逐段亮出真迹
已记不清有多少次被你弯成问号
又被你一一拉直
而今 我们铁了心了
我们都很现实都要过好的生活

我们好像从来不曾象现在这样富有
所有的人都在观望 伺机而动  
看不出菜谱与兵书有什么区别   
——我们的不幸便是别人得意的原因  
别人的悲伤便是我们高兴的理由

大大大大大大地
天天天天天天空
我们坚强地走在你的路上
为了还能看你  我们闭上一只眼
为了还能听你  听任耳孔荒芜
为了不掉队  我们跑断四条腿   
为了呼吸 我们用血换取你的粮食和水

我们随之成了前所未有的男人
我们随之成了前所未有的女人 ;
我们不白做一回男人  
我们不白做一回女人;
我们笑起来时,越来越分不清是笑还是哭
我们哭起来时,越来越分不清是哭还是笑;
我们仍不忘了在漂亮时走向亮光
绽露明星样的迷人脸庞

十字路口 已无悬念
拥挤的街头是这般陌生
只有流水的声响 守着石头的重量
只有 只有前方
还爱我的人 请别再爱我;
我恨的人哪我也不再恨你
我不是我 你不是你
让眼睛做最后的句号吧,在朝着你的方向——  


《呼唤》

时间总是走得很准
尽职尽责刻度我们的一生
容器 始终空着
剩一丝水声隐约回响
剩一缕目光草草回首

我们始终塞得很满
漫长而快捷 直到被挤破
做为你的替身扔掉

躲进石头里哭泣
石头  压住一条河的源头

让一个和他长得一样的木偶
代表他活下去
从身体到表情都一动不动

他期待着
从你的名字中挑一个好听的名字
再一次将你呼唤?
发表于 2015-1-17 21:12:29 | 显示全部楼层
账号找到了,问候蓝站
发表于 2015-1-18 22:5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雨中看荷塘》外两个
文/ 云朵
我来看你,在这雨天
密密麻麻的雨点
仿佛我对你积压的思念
此刻都倒向你

你一定被我吓坏了吧亲爱的
温柔娴雅的你
怎禁的住我这般疯狂,痴狂?
你看
你脸上飞起了红霞
你胸中涌起了无数小水花

亲爱的,别怕
来,让我牵起你的小手
我们一起看这雨下


《那些年,那些事》
轻轻一晃,好多年已过去
曾经貌美如花的你,成了孩家妈
眼角堆起了鱼尾纹
几句话,都离不开孩家爸
看着你幸福的笑    
我也给我内心的苦土壤
种上一朵花      



《雨》
细雨濛濛
我带着忧伤
在这雨中彷徨
路边的垂柳
你是谁摇曳的新娘
为何孤独偎依在这
冰冷的水旁

细雨淋淋
我带着感伤
在这雨中迷茫
路边的小河
你是谁宽广的胸膛
为何能盛装这么多的
愁和伤


发表于 2015-1-19 10:45:30 | 显示全部楼层
初冬的门口(组诗)

文/大原飘风

◎ 站在初冬的门口

当萧瑟缀满田间地头的雀尾
着凉的爱情,像感冒一样
打个喷嚏,就把那冷锁在了初冬的门口
进去,或者不进去,大门都开着
                                                                           
外面的云彩飘向更高的心尖儿
不会为我退烧说不清的陈年往事
揪着柳枝拂过的花语,几片黄叶
更黄了走走停停的足音
                                                                              
我的手,我手指间的霜期
还是举起来了,想用冻结的签名
赶着风信子的忧郁;更想在一场大雪之后
把更早来临的颤抖泼在阳光的头顶
                                                                        
所以啊,我无需什么悄悄话了
屋子里的红泥小火炉,正烫着你的酒窝
我出了身透汗,才明白这个初冬
这个初冬的门口,为什么只有半副对联
                                                                              
◎ 走进初冬的门口

迈着大步,走进初冬的门口
我将迎接一场越来越大的风雪
所有的情绪都拧着劲儿,从南到北
向着岁月的河心,甩着曾经的寂寥
                                                                              
诗与歌,悬浮冷峭的爱情
我们无论怎样挣扎如今的清淡
鱼钩上的日出和日落,都把眼前的芦苇
把那成片倒伏的时光,揭开了苍凉的面纱
                                                                              
南湖离我不远,路过的雁鸣
没有留下一丝痕迹,只有麻雀
在蹦跳着一支残荷,在寻觅可以叫响
落寞的叹息。我明显听到了一种结冰的声音
                                                                              
我叫我中的我,置身于收割后的野外
更加明了了旷远的意思。风雪把内心
打透了,但那波凝结的潮还是热的
可能会栖息一枝梅的花骨朵上,凌寒而开
                                                                                 
◎ 走出初冬的门口
                                                            
走出初冬的门口
我要找到那只被秋风折弯的孤独
当她披上白里痛红的颜色
唇吻之外,真的弄不明白
哪里还能藏身雪的风情
                                                               
老酒与这个季节
很亲,一杯接一杯的火焰
流进不能融化的墙角
所有可以蜷缩的影子,都一下子拉长了
像我以前对你常说的那句话
                                                                  
星子把磨亮的寒暑旋转开来
我在你的边缘,感受着温暖背后的忧伤
你知道,我们都不怕冷
冷会叫原本的冰心更加鲜艳
会叫寡淡的日子开一片霜花
                                                                  
那抓紧走吧,为了你
看梅,看鸡鸭鹅狗,看衰草连天
看一群羊,总跑不丢勾魂的鞭梢
可是,接你的枣红马至今还没有回来
我的前额,就日夜奏响这个季节的蹄音

作者简介:大原飘风,本名李国清,1967年4月生于吉林镇赉。系中国农工民主党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诗观:不是我要写诗,而是诗要我写;不是我在写诗,而是诗在写我。
通讯地址:吉林省镇赉县书香蓝郡4期12号楼3单元201室  李国清收
邮编:137300
手机:13258877785
邮箱:[email]dllgq@sina.cn[/email]
QQ:343707014  
发表于 2015-1-19 21:06:31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size=2][url=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id=1025709&ptid=177206][color=#999999]这里有阳光 发表于 2015-1-17 21:12[/color][/url][/size]
账号找到了,问候蓝站[/quote]

大叔也在呢?问好
发表于 2015-1-19 22:20:2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诗歌)岁月

所有的故事成为书上的传奇
桃花流水       泛红的温柔漫过微凉的梦境
远处的雷声        正在预报
一场暗涌的风暴即将来临
立春雨水的村庄
一缕炊烟横过人字架的老屋
锈迹斑斑的木犁        在檐下
被风暴之前的风
撞得叮当作响

落花的声响        轻击流水
光阴在雨后的阳光中
翻晒着陈年的心事
蒲公英的愿望        还是
那座干净的城堡       少年的眼睛
盛满最初的纯净
一片花瓣从画面中缓缓流过
拐过岁月的弯        它最终的归宿
成为我们长大的谜

淳朴的乡村被犁铧深耕
泥土清新的气息        温热的气息
灼伤我灌满风霜的目光
一头牛回过头来看着我红红的眼圈
慢慢的低下头去

         (原创诗歌)情节

所有的情节都是虚构
最初的感动来自于心底的脆弱
昨夜的半城烟花
盛开成虚幻的繁华
你的转身     负载了我目光的沉重
湮没在远方的去路
沿途,石桥,流水
枯瘦的藤爬在北风的肩上
一只鸟单脚站在枝节的中间
它没有歌唱      它看着一片雪盖住一个村庄
孤舟蓑笠的人      不是我
是引渡我到彼岸的钓鱼人
我从他的眼睛      看到了对于岁月的隐忍
我从远处村庄飘忽着的那些低沉的炊烟
看到了幸福的简单
于是我感到现在的风雪洇染了唐风宋韵的气息
所以我写诗       我写你转身之后忘记的过去
我把一个故事的情节
写得让人潸然泪下

       (原创诗歌)选择一个秋天的下午到村庄走走

选择一个秋天的下午到村庄走走
渐失水分的谷粒
正懒洋洋的躺在晒坝的中央
看满腹心事的父亲
用簸箕将稗壳扬出晒坝之外
而后一群小鸡     争先恐后地
扒开那些杂乱的稗草
并为了一只死去的虫子
追逐着绕开父亲的谷耙
那情景就像孙女和外甥女      
在青石彻成的檐下
为争抢一只独臂的玩具
互不相让      
这时母亲丢下手中的笤帚
抱起外甥女      并腾出一只手来
关好风簸的漏斗

房顶的炊烟正渐渐散去
这是一个秋天的下午     
我在通往白露的路上   
拐进一个小小的村子
一支娶亲的队伍     刚刚从村口的石桥走过
辽阔而悠远的唢呐     
恰如正在吟诵的乡村颂词     吹吹打打的
在农历的良辰中
一拜天地      再拜
岁月在乡村中铺设的吉祥如意

一场盛大的仪式拉开一个村庄的福祉
父亲收好晒坝的谷粒
在满村飘溢的酒香中
轻轻的拍去我肩上的尘土

作者:刘雨峰,贵州凤冈人,70年出生,在《贵州日报》等省市级报刊发表诗歌,散文上百篇(首),现在浙江打工。
发表于 2015-1-20 18:08:37 | 显示全部楼层
修改后出错,重发一个跟帖!
发表于 2015-1-20 22: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爬山虎》外2首
文/看诗

《爬山虎》


巨幅萱纸,花岗岩的质地
是谁的手笔,惜墨如金
铁笔银钩
激情浓似深秋枫叶
风骨傲过雪里红梅
只一声轻啸
百花纷纷跪拜,退到季节之外

越是嶙峋,就越想靠近
慢慢地让身骨变得坚硬
坚硬成一枚雕琢四十年的印章
在你留白的一角
相嵌


《袭击》
  
蚊子。低飞,盘旋,一个俯冲
撞进耳洞
惊恐中想起9.11,想起倒塌的双塔
想起阿富汗,想起牛逼的黑帮老大本.拉登

蚊子比美国的飞机强,一个踉跄步
用十分之一秒的速度逃得利索
我的损失也不大
只是惊扰了一场好梦,还有梦里的妖姬
愤怒归愤怒
我的枪口还能对准谁


《白象塘河》

远离塘河已是六年前的事了
那时的河水往死里黑
臭气同样熏跑了河岸的鸟雀

今日有缘
刚从白象塔下来,双手粘满佛尘
我把手伸进河里搅动,搅动
忽然发现,又能看到影子了。越发清晰
这时,一尾小鱼冲我喊
局长,可以下来游泳啦

这小东西,逮谁都喊局长

(因塘河污染严重,有人出资30万,请环保局长下河游泳)


看诗:浙江 温州 茶山 飞凤里210号  周顺利    325000
发表于 2015-1-21 08:28:49 | 显示全部楼层

《青云山翡翠谷》外二首
文\姚世英

瀑流消声
幽谷醒来的表情
松鼠、清风停止
谛听来访脚步
枯藤,翠木,是谁这一路悄悄随行
兰花十八变,看不见的手在采摘
冷冽的水雾,翡翠光影,一口冰臼的眼
时光从岩壁褶皱一道道渗下来
还有什么青云之志
还要濯洗什么清和浊       

《爬龙湫》

山顶的岩石,以天为被
茶园,是白云的故乡
袅袅清香,抹去额上汗珠
一群麻雀绕过山林
清音妙品
已非嘈杂人间
炊烟起,晒着地瓜米的,是它们落脚的地方
土鸡、羊肉喷香就是我家

日上三竿
脚踩着的早已不叫路,不叫世俗
蓝天,呈现命运的凤尾
我很想再往上,爬上那朵白云

《在闸桥上看海鸥》

闸内,湖水安逸的居家
外头的水比渔船跑得更远
带回新鲜的血液
一只海鸥就有着陌生的脸孔
潮水落差,浪花击碎礁石,它像是听到号角
拍打翅膀,骄傲的盘旋
这么狭小的区域
它把幻梦当真,在它不懈的拍打下,云天开阔
星星溅出来
海就在每个人的心里
不见鱼类的发光
听得见长夜的波涛

姚世英,生于福安,现居宁德,网名“西海”,作品见于《诗潮》《草地》《绿风》《新诗》《散文诗世界》《中国诗歌》《海峡诗人》《宁德文艺》《闽东日报》等多家杂志。与人合出诗集《蜕变的粉妆》。西海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ndlan
地址:宁德市高级中学,姚世英,邮编352100,电话1885932177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1-16 19:04 , Processed in 1.123202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