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蓝蓓

2012年中国诗人论坛年选 电子版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9:0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代替落叶失去重量
文/豫姝

失重的心 沿弧线坠落  
秋风 吹皱一树青黄
薄凉成 印象派的经典


冰莲
文/囚肉

清高的温度在零下十度
李师师因此钓来了宋徽宗
冰化为叮叮咚咚
冰莲胜利的快活的水声

冰莲挡不住春风
现在一个个漂亮的明星们
抄袭算术题成疯
答案以阳光、沙滩、别墅或者李泽楷为单位



八月
文/皇皇

兄弟走了
八月,来了
父亲说,你最近浮躁
要降低一些神经质。
暴雨中
我看雨刮器的摇摆
很性感;
天空灰暗,楼宇明净
速度就慢下来了。
那一会,父亲和我都陷入了沉思
伦敦的旗帜独自飞扬
渐渐入眠。
兄弟酒后来息
武夷山岚,八一来酌否?
“恩恩,好山、好水、好茶、好兄弟”
……而出行却成为梦萦。
父亲的节日
站起来的奢侈令我潸然泪下。
——金门高粱,红了一夜
一个俗世者的幸福
如此而已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9:0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夏荷
文/莆田阿杰

我站立的位置
正好可以看见池塘里的荷
全面的开
水面上游着的几只鸭
是池里的春天
这是夏,清水幻蓝
叫声最多只能诱我下水
来到荷的身边
亲亲荷的美,荷的甜
荷心的妩媚
就算我要下水
也得先看看落日是否还在
月色是否已入塘


行走在诗与歌之间
文/三缄其口

伏立岸边,纤纤细指
缭绕着岁月
拿捏着诗行
彳亍在没有雨的深夜
塞进一把吉他和口玹琴
让流星喝着节拍
滚落桥头,拾
一把,抓起
然后放入胸口
梦,便缓缓的
行走在诗,与歌之间


谁丢失了繁盛的花期
文/红杏之泪

溅落,不是我的思念,而是你的痴望
明知道这次飞溅的花瓣也理不清

忽而想起那年桃花开
你青梅我竹马的年纪都已过往
但单纯还是奢侈你的存在

多年后,你与我相见
相思的盅,把你我折瘦


浅秋
文/乡恋39

一潭碧水深深,青山映水面
红蜻蜓飞来,在水面轻点
一张脸荡漾开来,父亲走后的日子
我独守碧潭多时,现在
潭中开出父亲的微笑,多么慈祥
这让我试图把眼光稍望远点
啊,稻田的水稻都弯下了头颅
它们含着浅笑,尽管未到收割
但它们显露出金黄的预兆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9:03:05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里的你
文/习之羽

你只是故事里的你
我就是那个说故事的人
我们的关系是一个独自流浪
一个喃喃述说


浅秋
文/回向

思绪被风撞了一下
打个颤
在纷繁的枝头缠绕出
一个浅浅的秋
当蝉鸣滑过酷暑
八月的天空又高了三丈
梦却矮了三尺

雨在巴山
说着满满的一池诗话
我在一首诗里
泡着浅秋的灵魂
有点凉
缘在人们不再正眼看
唐诗宋词里
潜伏的缤纷诗意
或者才识、胆气、豪情

世人的目光注视着
没有硝烟的战场
活色生香的猎物
释放出欲望的激素

我以想象的指尖
拨弄琴弦
借金风的妙手,再谱
一支橘颂
弹着苦尽甘来的梦


背面
文/小溪水

你在一块玻璃上滚雪球
日子越滚越大  惊叹中
一座空城向我移来

我把自己放在一张纸的背面
重复别人的描述
不知不觉
月亮切割下收尾的部分

在惶恐中  我不敢高声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9:0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阳光的另类比喻
文/西瓜

花的思想在栅栏上,
我却装进兜里,
冬日里
轻轻地翻,
一瓣一瓣,
就翻到了春天。
我不富裕,
却有花园,
我是庄稼汉,
种的是土地和时间。


满月如壁
文/塅东塘西

阳台上堆满杂物
客厅墙面的风景画
不知什么时候
换成了一张合影照片
有时无意中
和照片里的人对视一下
也没感到什么不适
我已很长时间
不再注意有满月的日子了
就像今晚天空上的一轮圆月
被挡在墙外
我似一个面壁者



时光的背后
文/云朵

我们戴着面具,在人间行走
脸上每每贴出灿烂的笑容
内心感觉比哭还难看
远树成行,远山成峦
离远看的江河湖水
总是那么蓝

水滴穿成的石孔
铁棒磨成的绣花针
总让我们看到眼前
褶皱深浅的岁月的面前
我们总忽视探寻时光的背面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9:03:5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去的蝴蝶
文/粉粉

十月,天空终于有了一首诗的空闲
该用来歌颂谁
椰子在数他的果实
梧桐在飘她的叶子
拖着被寒风吹断的翅膀在冰雪中觅食
或者躲进洞里弄脏彩色的外衣
看着痛苦的皱纹慢慢的爬满衰老的身体
千辛万苦的破茧而出
为何还要千辛万苦的死去
没有了供我跳舞的花丛
没有了供我展示外衣的天气
没有了美丽毋宁瞬间死去
庄周的蝴蝶飞过沧海
永恒在仓央嘉措的诗集里
十月,
用仅有的一首诗
歌颂蝴蝶的勇气
那不是衰老,是坚持
那不是死亡,是生生不息


脱壳
文/张亚林

在地下呆了十几年
一朝脱下束缚
上了枝头
蝉儿高唱不休
知了知了的好声音里
螳螂听出了快意恩仇





文/琴棋书画

他走进了天方夜谭
这里有神秘的星星,月亮,还有太阳
它们的脾气多么古怪
宇宙交给他一项任务
把它们编织成一张绿色地毯

他是多么笨拙,无论如何去琢磨
还是编织不出那张神奇的绿毯
宇宙叹了一口气,对他说
你不去跟他们交朋友
怎么知道他们的共性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9:04:18 | 显示全部楼层
向晚
文/梅花枪手

太阳的光芒像父亲的幻想
霞光万丈,而天立刻暗了下来
有鸟一字排开,渐行渐远,像父亲的一生
父亲,坐在向阳的藤椅里,拉下帽檐
保持一种平静,集市上的匆匆行色和噪杂
泼不进他的往事,他是佛

这时候,我站在田埂上
以一株野草的姿势睥睨埂上的农具和远处的农活与田园
不想长成庄稼,梦想花盆和阳台
背对夕阳,看不清自己的剪影。佛说
我是他的收获,也是他的背叛



文/辛农

在我生命里你已遥远模糊
这个命题
这幅图里的你们,我倍感亲切
多么熟悉的场景
鞭梢  绿草 风沙
曾与我多么息息相关

这是我埋藏已久的情结
我童年的歌
小小的螺号,吹响的海滩
沉积心底遥远的梦
呵  牧羊 骑驴
野的身影
田野里奔跑.....

我微笑着,回忆着
窗口,自己
已斑白的鬓角飘着乡愁
阳光  车辆  早已不是梦中的村庄
拉拉车上的童谣——
久久的注视
我仿佛又听到鞭梢抽动天空的脆响


踏一曲乡音归故里
文/眉妩醉清扬

怀揣短笛
故乡的山水便流在指间
吹一曲山高水长
尘烟指向遥远的北方

这首曲子我练了好多年
茧花在掌中
开开落落
那些从胡子里捞出的音符
湿透夜晚

我在铺开的麦子上睡去
在青青的老去中醒来

故乡的楼房越长越高
我用喉咙举望雨水
其实我一直在对你的思念里
复习着语言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9:0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龙腾
文/傲海

终究不愿在水底沉睡
无色的深海里尽是黑暗
渴望逃离
却不能摆脱宿命
忘记自己没有翅膀
趁着冬天没有封冻一切
用尽所有的力气跳出水面
结束其实是新的开始


皱纹里的春天
文/莞尔

突然见面,已是破冰时分
四目相对,一汪汪清泉

欢愉地向下游奔流
漫山四野,沟沟壑壑
被岁月的手开垦出
一畦畦金灿灿的油菜地
低头细细地俯视她
梨花瞬间被浇开了


昨夜之灯
文/忠民

在你温柔的光晕里
我是倫吃了禁果的夏娃
幸福的波澜  在我体内
无休无止地荡漾

可昨夜之灯
再也不会亮起
是谁伤害了那根爱的乌丝
是天灾  还是人为
或许  是爱的本身

今夜  我被无名的孤寂
一寸一寸地吞噬  庆幸的是
昨夜之灯  在我灵魂深处
经年不熄


小雨来的正是时候
文/沉岛

小雨来自心空
我想到了雨外有个蝴蝶谷
胡同的小妹是否也寂寞
雨涟闪动着他的眼睛
我嗅到居家的味道
有了裸奔 冲出去的念头

心事涨潮了
蹲在云彩下数雨
不愿与灰网一起飘流
忧郁的该不是你依稀的歌声

雨帘不要耽搁小妹
尽管我不是等待洗礼的圣徒
多想被你的笑声清澈
用思念为你撑起一张伞

树的翅膀不会飞去
不像头上不解世事的浮云
三月淅沥着
我们都怕淋湿了心事
呵 这是爱的雨滴
艾味的惊喜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9:05:11 | 显示全部楼层
墓志铭
文/艾艾

像一束光
捎来另一个世界的温暖
让你的思想生长
午夜后,开花
在我的梦里

不必雨水的滋润
不必风的抚慰
只是在我的身体里
种植一株名叫灵魂的植物
用思念浇灌
它就向上
向上成一棵树

我行走人世间
它枝繁叶茂
站立我必经的路口


夜半蝉鸣
文/陈毅功

孤独风干为色甲壳
憧憬薄如蝉翼
抖落窒息的腐土,在靠近日月星辰的枝头
饮露呐喊,虽至死喊不醒年年炎夏

“迟了”,“迟了”
疏桐流响的平仄,区区
两个音符,而我这隔叶黄鹂
空有一副
好歌喉


玉兰
文/双子心

休言悲欢
只道风情
我喜欢你的眼神
俯视那些直立行走的诗句
越长久  越悲悯
那未尝不是一种补足
任我在水面下啼哭
或任我死去
嘴角流下你骨肉中祖先的血液

这一季  来了又来  向更高处的生长


一场雨的反复
文/半纳

种子撒了,雨来催芽
苗破土了,雨后开花
就算丰收已过,田垄践踏的泥迹
横七竖八的残秸稻草,以及
满地秋祭的落尘
都需要
清洗。所以一场雨断断续续
下了几多世纪,只有
雨知道
  
秋池刚满,春潭又磬
风雷未过禹门,雨
仍在下
虽有东边日出,浊世的能见度
不过一滴泪的纵深,伤逝的季节
不戴蓑衣
巴山到巫山,沧海水郁郁寡欢
归期
无期

渡口
文/花小七

撑 时光河

有缘人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9:05:3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风歌
文/飞云冉冉

汉时关上,浮云又一次回到山头,
而人未还。
刘姓人家的酒香,沛县的歌舞,
一江绿水,存放过旧年往事。
猛士与歌者,败寇与胜王,
云卷云舒都与之无关。风,替我翻阅,
今夜从一张诗页路过,我再次遇见归乡人,
四面叶子狂舞,
有人击筑,有人吟咏,
我想上前大声问候,却听不见
也发不出声音。


三月,谁最美?
文/孝娃

这个人间,谁最美?
穿越晃荡的肩膀及面部红润的树林
一些小激动,小秘密,小心思
不知所错探头探脑

把自己想象成五颜六色小梦
飞过你,飞过我
却没有飞出自己
迫使一扇会飞的墙
一幅画无家可归

因为我太重了,黑发落到了脚面
一个问题把我卷进陌生地方··· ···
真的很沉,沉的不想睁开双眼

这个人间,你最美吗?!


突围
文/蜀道人生

摇摇欲坠的那支残烛
怎敢与霓虹相提并论

唯有血色浪漫酒吧里的暗色
模糊着嘎着啤酒和柠檬汁的吸吮声

壁炉里的热气,将一杯草莓冰激凌融化
飞掠的一眼闪电,从那幽暗之处
击穿了那帘禁闭的遮羞幕门


童话
文/废人

守望,是一种快乐
总在不经意间看见爱情就挂在墙上
绕过前生,我向往幸福,将快乐时光尽量拉长

骑着马,我不是王子,更不想走入你口中的童话
放牧爱情,我期待一份真挚的守望
从过去,现在到将来

就这样一直下去,陪你一起静静的守望
花开花落,看尽人世间的缘起缘灭
在子夜里,用心倾听天边那朵爱情滴落的声音

你痛苦,我也无法快乐
如果爱成为一种痛苦,对不起,我会放下执着
让你独自一个人守望幸福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9:05:5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亲近一朵桃花,所有的桃花都有了动静
文/杨树也

它们都尽情地开
开了这里的还不算,附近村庄的
也拿来开
坐车到五马万亩桃园
就是搭乘去春天
那个女子不来,我暂时
还不能把哪朵桃花叫做姐姐

除了桃花,还没什么花开
值得我心跳
像天使的蜜语,又仿佛上帝
将一粒粒银钻戴在桃树的手指上
我不是王,桃花亦非妃子
我亲近一朵桃花
所有的桃花都有了动静
在这里仿佛一切皆多余
鸟鸣多余,微风多余
连天空就要消失
我也是多余,所以只能屏住呼吸
桃花无垠
差点把整个世界抱住

人间再无疾苦
万亩桃花皆欢颜
桃花开好最后一朵
我正好到来
刚好赶在蜜蜂的前面


你要痊愈吗?
文/蝴蝶

本是舒展身心的日子,羊门旁,
毕士大池子盛装怜悯,五个廊子遮风挡雨。

撩起华丽的帘幕,看一副人生写意;
廊子里躺着瞎眼的,瘸腿的,血气枯干的。

谁的人生瘫软在地,小褥子上的年轮落满叹息。
盼望天使,盼望水动,盼望有人怜惜。

光,照进廊子;你,从遥远处走来。
“你要痊愈吗?” “起来,拿着你的褥子走罢。”

一句话解开生命的捆绑。这是命令,也是权柄。
三十八年的瘫子立刻痊愈,拿起褥子就走了。

生命本质上的毛病,多少难以治愈的痼疾。
灵性的康健,无药可治,谁能揪着自己的头发站起。

只有你,生命之主,赐下真正奇妙的能力。
只有你,生命之主,赐下真正自由,从尘土中将人抬举。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9:06:11 | 显示全部楼层
云霄
文/卓羽心

阳光一直在心底,眼神触摸着万世沧溟;
佯装冷酷的我,步履蹒跚,走走停停;

总是  重复一样的着装,留出一样的发型;
毫不在意,世人把这当作固执或者神经:

日暮前的风声,越吹越冷,席卷山顶;
没心没肺的孩子,宁肯挨冻,也不要任何人同情;

一息尚存的青春,早就沉默寡言,微笑里封锁灵魂,从夜晚到天明;
你看,壮丽的云霄即使丰富,入夜前也只会流露成一种忧郁的神情。


暗香疏影
文/朵拉

经过,摆出小心翼翼的姿态
然而,我不想忘记
花朵的初吻

我更不愿学会遗忘
用孤零零的黑暗,埋葬
迷惑的呻吟

连同一层黯淡
我需要完整的过程,哪怕
输掉最后的岛屿



爱的味道
文/安阳云柯

繁忙,永远是繁忙
许多年的玫瑰都开在手心之外
我们总是舀净湖中的冰水
把日子倒入慢慢融化

草不久就要绿了
鸟儿会飞得更高
春风中,我们把生活含在嘴里
咀嚼着水的清澈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9:06: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辑
字里行间

三皇五帝(散文诗)
文/郭长玉

燧人氏

  人与兽,在偌大空间纠缠不清。凄厉声里,蒲公英蹿起,尔后落在猎食者唇边,那寒光闪闪的利齿,令花容失色。
  啖生肉,啜冷血,时空弥漫同一种气息。饱嗝响过不久,西天敲起暮鼓。
  经年的雨雾,浸透肌肤,心也滴水。极短一生罩着霉气魔咒。
  数度电闪雷鸣后,人从兽群脱离。檖木的槽,将日子淬火。器具有了硬度,空气有了热度,一切有了韧度。那些诧异的兽们,俯在地上,或温顺或无奈地捡拾遗梦。
  这一天,天空依旧晴朗,许多人紧握檖木效仿燧人,太阳落山了,鲜有人擦出火花。
  
伏羲氏

  树枝被拧成绳子,往事被绞进绳结。一觉醒来,记忆随树叶褪色、坠落。
  雨,依旧浇心;雷,依旧惊魂。茫茫旷野,有去路没有归途。
  这一切,因雷神的大脚印,因十二载漫长的妊娠,因太昊降世而陡然逆转。
  书契,让绳结松开;历法,消弭意识梗阻。那龙马,呼啸着跃出洞穴,以八卦图锁定乾坤。
  关乎子嗣的抉择,在洪灾灭顶之后发生,兄与妹的堤坝,被滔天洪水冲决。一对仅存的夫妻,化身生生不息的烟火。
  循瑟声的源头,今人翘首北望,那些仰视的目光,最先抵达羲皇故乡。

神农氏

  烈山如书脊,姜水哗哗地掀动神农这部大书。
  厚厚的书本里,树枝与毒蛇,竹尖与猛兽,埋下一串串生死悬念。火上烤的肉,兽们嘴里的肉,宣泄一种亘古不变的法则。
  法则之外,圣者开启了另一门径。从蛇蝎蛰伏之地淡出,从虎豹环伺之地淡出,一把耒耜回避了厮杀。在凄凄野草倒伏之地,麻、黍、稷、麦、菽,借光与水的合欢翩翩起舞。
  那舞蹈的魅影,妩媚岁月的河心,水流之处,惬意的农夫笑语丰年。

黄帝

  姬水浸润的梦,在渭河边醒来。同向的水流,劈山越岭,嵌入黄色的肌肤,净化为骨髓和膏血。
  兵戈倒伏,厮杀远去。土德之瑞,脐带般,将茅屋,星罗棋布的茅屋缠绕一起。
  这是华夏族第一个春天。漏进森林的阳光,瀑布般向广袤的田野倾泻。百谷草木,以遒劲之势,响彻一个社稷强力拔节的声音。袅袅炊烟,熨平翁妪脸上的皱褶;孩提的酒窝,因注满晶亮的雨珠,恍若一泓泓清泉。
  桑叶上的蚕,用不绝如缕的丝粘接温暖。机杼响处,兽皮从所有胴体上剥落。生命幽暗的源头,被光鲜的衣冠映衬得灿然夺目。
  数着日月星辰,念着安康要诀,弹着曼妙音律,写着象形文字。起于中原的那杆大纛,历经数千年鲜艳如初。先民的脉动,今人的呼吸,在大纛之上重叠、共振。
  
  
颛顼

  一株早开花的树,在躯干擎天之后,繁茂的叶子荫庇一方。
  这安逸的日子,始自弱冠,止于鲐背。七十八载春华秋实,装点了发轫上古的盛世坐标。
  祖先的中原,新社稷的起点。谈笑间,土色的版图上,有了绿的森林、蓝的海洋以及红色高原。
  族群融合的密度,拓展了家国的广度。边远的鬼魅妖孽,在虔诚的祭天高坛里遁形。
  男耕女织、老愉少欢、天阔地沃,铺展开一幅原汁原味的民生画图。

帝喾

  金灿灿的龙袍,褪去祖辈与父辈的王衣。随时光倒流,族谱折射出最初的光芒。
  一切如旧,一切更新。被风雨切割的日子,撑开节令的伞盖,那些倒伏的秧苗,抻直腰杆,摇着手臂走进秋天。仓廪里,爆满的颗粒生成袅袅不绝的炊烟。
  耕田下的石基,逼大水回头;堤坝上的茅屋,不再是**中的扁舟。翁妪们瞪大惊愕的双眼,过往的记忆自此断裂。追风少年,咯咯笑着,剑鱼般掠过沉静的水面。
一个时代,蛮荒中的绿洲,安逸的一如睡荷。



  一株青莲,在数千年的湖心,抖落一池惊艳。
  舞女裙裾般的叶子,随间或的鼓声摇曳,花瓣上溅满的水珠,恍如浸透岁月的甘露。
  那不是常态的鼓,是激浊扬清的谏鼓。咚咚的鼓声里,君和臣、老和幼、男和女的笑靥,都在花蕊里灿烂的凝固。
  还有一种木,攥在庶民的手里。它可以是槌,敲打王冠或龙椅;它可以似剑,挑落形形色色的面具。透过一枚枚谤木,每一颗心明镜似地折射炫目的光辉;所有门扉,朝着同一个方向洞开,柔美的月色,让星罗棋布的茅舍陷入童话梦境。
  这一切,源自一位118岁高寿的始祖。循着青莲的根茎,他以藕的姿态潜入湖底。
  


  一支箭,一支有预谋的箭,一次次穿心而过。
  瞎眼的生父,暴虐的继母,无道的象弟,把弓拉得像满月。狰狞的笑,比箭镞更恐怖。
  死神,与生俱来。高高的仓房顶上,骤然冲天的大火中,幸有两只斗笠为翼,冥界的门擦肩而过。井,越掘越深,翻上去的泥土,又瀑布般倾泻下来,预留的壁穴,连接起生的通道。
  尧帝封赏的庭院,变身继母的乐园;下嫁的一双公主,被象弟抢揽怀中;那个盲父,抿着嘴唇如释重负。
  礼遇禅让的复活者,跪在父母膝下,还是温顺的羔羊。牵起象弟的手,依旧天真无邪。自此小家发端,蔓延到天下社稷,庶民的日子一如爆燃的干柴,红红火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1-24 08:09 , Processed in 1.123202 second(s), 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