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蓝蓓

2012年中国诗人论坛年选 电子版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心演易·否之小畜
文/大闲人

太阳像一只冬眠的
蝙蝠  苍白地
倒挂在春季的天空上

风依然是
生命的全部主题

让我们讨论一下
可以使死亡更廉价的方式

冬眠逃避不了死亡


说好了一生一世的
文/江一苇

寒冷迟迟不肯退去
时近四月,天空还飘着雨夹雪
仿佛在考验我们的坚韧

整整一年了
我的冷暖与你无关
与一场故意拖延时间的雪无关

今夜我独自一人
听着窗外雪花落地成水的声音
看着床脚胡乱堆积的旧衣服
我有时想
承诺或许就像这惺惺作态的雪花吧
只有在天上,它才是雪花
一落地,就是难收的覆水


黄河岸头
文/元业

河水像从前一样
一直流向远方。站立岸边的人
和灌木丛并立着
但他们不靠近
这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一旦控制不了自己
他们会纵身跳进这河水
为此忽略了留在世上的东西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58:14 | 显示全部楼层
致失落的时光
文/HLJ流星雨

1、
你那么轻易地画上句号。然后
离开落日后的村庄,晚风夹杂着雪花
大片大片地覆盖,你的身影
消逝在漆黑的夜色里,至今
忘不掉你的模样

2、
春天还没有来到,只是风向
忽左忽右,你大概的居所,被消融的雪
遗忘。整个三月,无语的寒鸦
飞过屋顶,飞过喜鹊的窝
却没有飞过我的十一月

3、
没有人告诉我,那些没有记号的荒冢
哪个印着你的姓名,遗失的音容
会在哪一个黎明,复活
老杨树被烧灼的内心,弯折成永恒
却无法逃脱成为灰烬的命运

4、
我也一样,被三月放逐
被旧年的雪遗忘。我们曾有的回忆
被北风一吹再吹,剩下的
支离破碎的残片,成为
每个春天的忧郁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5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姐,我要开花给你看
文/格桑梅朵


姐,我在你怀里
汲取黑暗和无边的幸福
此时,白蝴蝶飞过来,落在花丛

姐,时光用它娴熟的技艺治愈伤口
和我们无处安放的孤独——
那些破碎冬天的伤痕和灰烬
顺着你手指的方向
被一条河流带走

抬头,枝丫上那么多迷离的面孔
那么多金嗓子的鸟儿
袅绕上去
姐,我要开出一朵花给你看
在花上跳舞给你看


离婚证
文/余秀华

一叠新翠,生命里难得一次绿色环保
和我的残疾证放在一起
合成一扇等待开启的门
36岁,我平安落地
至少一段时间里,我不再是走钢丝的人

比身份证显眼呢
在我近视的眼睛里,身份证总是可疑
她背后的长城时常出现我前生的哭泣
而前面的名字和数字
仿佛没有根据

只是,身份证我总是用到
比如生病住院,邮局取东西
残疾证我偶尔用到
比如申请低保
但是离婚证有什么用呢
------我不再结婚,从此独身


香樟赋
文/杨栋

香樟,它开乌有之花
唤来我这个无聊的人
它藏匿起细小的伞,说:
呶,我只给你一个人看我的楚腰

还差一次柔情,我就成为铁汉
还差一次恩情,我就从此无名
香若是光你便是灯
你用凉水折服一个暮晚
一路忘记乌有的归程


像路人
文/小染

甲、乙、丙……
每当一个你经过
都会默默数数,我的心里
也像这个春天
一次次复活。绿色的藤蔓
高攀,青草在旷野的啼声
叫醒所有的花朵。然而
无论怎样的惊悸
一膜薄壳之下,你始终是最熟悉的
陌生人


仿佛爱过
文/如阳

渐悟抑或顿悟
我用二十年的光阴抑或一片雪化的时间
明白了你;那时的四月如何温柔
而冬天又如何寒冷

渡不过上苍预设的那条河
所以,我永远都是一个满怀心事的人
当对望的容光日渐消瘦
我们就与仅存的那点记忆一一告别吧
银河广,劳燕飞
为何我要铭记那些凄美的典故呢?

把肉身交给岁月
让我们的心一起殉情好了
余生不再相逢,连彼此的模样都慢慢忘了
可一提到某个名字,也会在的夏日的长梦里
绽几片雪来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5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草的自白
文/徐佃龙

没有清泉那样的甘甜
也没有花儿那样的鲜艳
未曾去过小伙子的水壶
更没有爬上过姑娘的发梢
却永远铭记着自己的诺言
----拥抱春天
海角也要去
天涯总要走
永远把自己的志愿
系在辽阔的土地上
不屑于高傲的人
能正视自己
但终归会有人
坐在自己的身边
低头亲切的告诉我
你也是一片春天


走进春天
文/姚阳辉

卸下冬厚厚的枷锁
摆脱一串病句的纠缠。我
走进一条长长的胡同
胡同的出口就在春天
有一股暖流正向睡眠深处漫延
萌动的胚咬痛死亡
冬眠的虫鸣一层层穿透月光
一堆不愿安分守纪的词涌进夜色
一场久远的战斗即将打响
想制止这场战争作和平的使者
我匆匆敲动键盘发出指令
让即将决堤的思想吐出新芽
给每一个词语一个枝头,烂漫作
春天粉红粉红的桃花


青裳
文/一池飞雨

场景,在一米以外的距离
离我很近,比如风经过
打马或摘花,插在南去的云衣上

一场完美的浩劫,栽种在残缺方田中
审视硝烟弥漫的烽火,家书在我的行囊里
揉碎成寂寞,铺在云和月上
写意下一场爱情


我从迷茫中醒来
文/井仲月

燃烧的长城是夜晚的分割线
那展开的史诗和所有苦难的根源
而我更像是不胜酒力的懦夫
醉倒在青山依旧的地方

那躁动的诗情和扑火的飞蛾
是介于早晨与一个上午的朦胧
我从迷茫的一代人里过迟地醒来
我矛盾而又夯实地的享用着早餐

昨晚衰竭的心脏发出最深的疑问
我沉向黑暗深渊之时又猛地醒来
在战胜自我最惊悚恐惧之后
重新把意识还给难产的婴儿

我从迷茫的一代人里过迟地醒来
我在餐桌上写下世界是属于我的
未来是属于我的,太阳也是属于我的
而昨天的我,仍在血泊之中痛哭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59:27 | 显示全部楼层
引子
文/黄凡

四月是个动词
黄家老屋这样认为
上畈下畈三百亩良田彻新
两里长的小河被多处打劫
拐个弯就成了镜子

秧苗是个引子
每天伸长脖子使劲呼唤
十天就唤来一匹青布
风一吹,从上畈抖到下畈
连蜻蜒也站不稳


一个人的水街
文/西子悠客

一个人,一座城
一座古镇,一条水街

怀抱古琴的人
不再弹奏,高山、行云,与流水

一个人,一把伞
徘徊于雨季,抒写一个人,一条街
醉,美的诗行

一个人,与水街对话
一个人,与孤独谈心
一个人,与灵魂狂欢

佛说:“五百次的回眸
只为今生与你的一次擦肩。”靠近水街
只为,这样的缘


祖父的藤椅
文/杨修华

祖父睡在故乡的山坡上
祖父的藤椅
四平八稳地坐在我心中
许多年了
不曾挪动半步

这只祖父亲手编制的藤椅
一根根古藤
像祖父粗壮的血管
上面拴着村庄
牛哞,和我的童年
却没能拴住
一只只羽翼丰满的小鸟

每年春节
他们都会飞回山坡
叽叽喳喳地
和祖父说说心里话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5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寂寞如初见
文/拙笔涂鸦

或许,又要说到相逢
注定错过的某个日子,温热的酒杯
一尾鱼正在游出大海,苹果落地
我们的眼神有短兵相接的锋芒,世界缩小
错误从红酒杯跳出
拥抱,接吻
于是,第二天的黎明其实是个幻想
我们又一起经历午餐,晚餐
谈及朋友说相儒以沫并相忘于江湖
大笑
只是彼此之间
没有再次提及握手


雨水敲打铁皮
文/亿华

一万多个夜。寂寞,是那么的
漫长。感谢雨水,敲打铁皮
给予的声音。它不是一般的声音

万里的高空,它径自而下,星星
点点,用它各自的音符,敲打铁皮。
比一些以哭,装点笑的所谓歌星

要纯正一万倍。它在无形中点拨我
在昏阙中,煎熬的思维。质朴与故乡
一样明净。像,一种抚慰。这一个

一个,鼓点的精灵。一次次由夜抵达
鱼肚的黎明。我已经记不清楚,多少次了。
每当火车,摇摇欲坠的时候。雨水

敲打铁皮。它星星点点,都在倾诉母亲在
家园的那一端,火炬一样幽静、温润的叮咛


父亲的手机
文/叶蓝

他的手指坚决不听他的使唤,
摁不准键盘。
他抬起脸,
他的笑容出卖他,
泄露了他的怯意与慌张。

我坐在他身边,教他怎么找到我,
——她躲在键盘里,那么遥远。

他握惯锄头的手一用力就找到了土地,
此刻却怎么也找不到他的女儿。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9:0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到故乡
文/年微漾

回到故乡,坐最后一次火车
远离有火的地方
给自己改一个
带三点水的名字

每日去河边
捞起一块石子
直到可以浮起
沉重的生平

原谅野草又一年
带着野心来到人世
不以锋利的金属
驱赶它们的绿意

就这样甘愿被包围
哪怕粗茶淡饭,深居简出
也要努力活得
比旧情人们都更长一些


听雨
文/华木青葱
  
多么神奇
从一场冬雨,听到南风
跨过门槛温润的脚步
桃花轻舞水袖
涟漪一样开了

沙啦啦,淅沥沥,滴答答
这些三角形的音符
抚动春山空空的静夜
银色的思绪似桂花飘远
远至春山之外的一窗灯火
一烛残梦

雨水在北方之北
是一个人倾尽一生的洁白
换来的白皑皑的天地
田畴消失,大地安宁
被安插的明月
护送的两行脚印
炉火一般


在普达措
文/童瑶

最先抵达的是风
它撩起的不止是我的衣裙,还有
一朵花和它疼痛的影子
在普达措,我被卷入柔软的风,我不再是我
我是风的姐妹,在隔世的时光里
来来去去,我看到
雪山、湖泊、草甸、枣红色的马和白色的毡房
全都被幸福固定在那里
不像我,一转身
就被欲望、仇恨
爱情、生活
淹没



画蛇添足
文/风三城

把一台戏搬上
舞台。女妖用弯曲的歌声
变换着脸谱。只有一条
尾巴藏在夜里
        
如果有了灯光
夜是多余的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9:00: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辑
诗赛前沿



蓝调
文/蔚翠

低度的白酒,在唇间迂回
淡墨在水中散开
菊花沉潜。牡丹将香气隐在水里

我是说淡蓝,它们穿梭在
一个回眸和一个转身里
它们将忧郁的情绪烘焙得恰到好处
优雅的小篆
正在写下深秋的雨水


我们相识已到暮年
文/落花

解读一个背影
一辈子,有多远?

背道,呜呜呜
刷白凝望
站台一条围巾飘舞

一树树光阴催促
一树树鸟语
古道的意志消沉
等不来叩问

没有说出口
一个字,流落他乡
熟悉又陌生,相视
一笑,炊烟摇晃
将落未落的一抹余晖


牵引
文/小黄柏

你准备走到什么时候
才肯放慢心跳的速度
或者把义无反顾的决心
做一些调整

如果你还认为
光是不适合生存的理由
那么如果到了她存在的黑暗
你也将触摸不到她的心

地狱和她一样
给你指引了狰狞的方向
她不准备重复活着的光明
或者那些与你共有的快乐

或许总有一个终点
最终要出卖我们
她只是太早
就不小心遇见路的尽头
而你还有足够的时间
慢慢寻找

这并不耽搁,正午的太阳
深情呼唤你能回头
而不是循着她的消亡
一路走到黑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9:0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流年
文/微尘

挂上岁月的枝桠,一些思绪纷纷坠落
流年是一圈又一圈的烟雾
唇边的颜色鲜红,而月光苍白

久不曾用词汇描绘心境
画饼充饥,年渐渐缺个口
用脂粉,腮红,穿透青春的镜面
时光混浊,眼眸能得清如许?



院落黄昏
文/禾泉

当我拉着线头,坐在你的对面
姐姐,你纺车上的新线,正把黄昏的时光
缠绕在日子里面

纺车吱呀吱呀地响
你我不说话,只在眼神间交接那一刻的默契
狗儿发出轻鼾
像躺在母亲身边,和我们依附着
每一个亲情的岁月

姐姐,还有多少光阴,遮蔽在
我们耕织相随的炊烟里,一桌,一椅,一床
一爿低矮的茅屋
一盏山丫的月亮灯

古木不语,像一位伫立的哲人
聆听着熟悉的夜籁,垂下目光


放牧春天
文/觅雪嫦晴

父亲迈开他蹒跚的脚步,轻轻地走在黑土地上
不小心,惊醒了春天
被惊醒的春天,长出了星星点点的绿
如羊群,随月影移动

春展开触觉,感触温柔的抚慰
父亲如溪水般,缓缓流过的心事
慢慢展开,放牧羊群就如同放牧春天
手中不停地挥舞着鞭子

伸展的绿叶为父亲鼓掌
融进春天的气息
寂寞的生活不再沉寂
借着羊儿的叫声,试图叫醒沉睡已久的春天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9:0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掩于岁月
文/郁雪

现在,你只能隔着门缝
看满园的蒿草
淹没视觉。你只能想象
父亲牵着母亲的手
在墙上的木框里
试图走出来
告诉你一些因果

而锈蚀的风
不再引导隐约的耳语
阳光一层一层
从石碾上剥落、褪色
你没有看到一个邻居,甚至
没听到一声犬吠

你怀疑
珍藏在老屋里的一对椅子
会在某年的冬天迎娶新人



文/开心栗子丽彬

春有三头六臂
那是哪吒的传说

春有温和明媚
那是温室的小姐的纯情

春是痴情的种子  
那是导演的杜撰

芬芳迷人的画
只在春的眼里的景

欣赏着   勾勒着
只在画外不在画中

一本很有趣的故事
我是书的作者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9:01:43 | 显示全部楼层
蛰音
文/老鸽

指纹里的号角
你像目眩的春光
一点点打成
海的形状

河流拖走鱼群
像婴儿失去牢固的堤岸
浪花撑开了伞
却始终退出掌心

只有城市在喂养空虚
一个大肚女人怀揣世纪之怨
天空的碑文打开
逃跑者的名字纠结门下

你说起三月,又唤三月
那样柔弱和不堪
连同那件带血的阳光
丢还给春天


三月
文/阿雨

三月,来不及擦去莹莹泪珠
就轻轻爬上了枝头
垂下一串细长的句子
任风儿品味

一些梦圆了,一些梦碎了
就像水中的倒影
你说是唯美,还是残缺

樱花燃红了村庄
而我,一直停留在你的麦田
错过了一个又一个
收割的季节……


二月飞花三月斜
文/木槿子

二月里来,花开几度
踏青,返还
执一樽酒
暖小令,饮尽
盈盈一水间
倾世无暇

清泉倒映
游鱼无数
2012年三月的笔下
记录着
大唐的天空
条条阡陌,道道山

此时
借用一场
杏花春雨的
绵绵
我们也将一起细致地
谈论起幸福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9:02: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月之怀念
文/武陵狼

我会看见离离的村庄
诗人  你会在那一只鞋子里
找到潘多拉盒子
加上密码锁就释放了人生

我走近离离的村庄
诗人  村庄空无一人
村庄母亲盼望着儿子半夜里
牵着黄牛  回家

三月  春暖花开
十个海子复活  虽然两手空空
请告诉扶着木头
正在干草上晾衣的母亲



又是一季棕飘香
文/玄宇尘埃

细长的苇叶
将夏日包裹
带着爱恋,小心的
用蝉声打一个结
悄悄放入月下荷塘
并艾草染香、发酵
仅仅一季
便飘出,阵阵粽香


以一棵草的名义向祖国致敬
文/诗意栖居

一棵小草
弱不禁风,无花可著
那是你高大身躯上
十三亿分之一的汗毛
一平方厘米乃至一平方毫米
就足够轻松地旋舞
你恩赐的立锥之地
正生长卑微的欢笑与痛楚

小心翼翼,托举
一滴晶莹的朝露
那可是满含感激的泪珠
面向朝阳升起的地方
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广袤
在晨风中给你鞠躬
祖国,早安
请接纳绿色的敬礼——万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6-16 22:37 , Processed in 1.123202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