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蓝蓓

2012年中国诗人论坛年选 电子版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5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让我静静地呆一会儿
文/迷篱

我要静静的呆一会儿
就我自己
手指尖锐的疼痛
一群鸽子
飞过贝壳里的湖泊
一个人全部交给
一只沉默的瓶子
和一堵不透风的墙
那又怎样?
我只想一个人
单独面对你
沙哑的应验
波动的山河
独自的光阴
更容易抵达尽头
被漩涡吞并
我只想一个人
完全的拥有
卑微剥落的尘埃
让我静静地漂流吧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53:21 | 显示全部楼层
玫瑰,玫瑰(组诗)
文/紫藤花架下

《玫瑰,玫瑰》

一)
所有需要,不过是更深厚的
你的心胸与宽广
我就会来——在你生命里的某个时间
某个地方

七月来吧,或者八月
那些消退的、沉下的
疯长的、泛滥的……刺啊
掠过这些吧。掠过这些
我就是你最初的
那缕清香

二)
我正倾心一只鸟儿的飞翔
它眼底的蔚蓝
我渴念

这一程程的尘与雾
这一日日地快马 扬鞭
那湖秋水还在吧
你不启程
我怎敢望穿

三)

我去桃花镇了
夜里到的。不见你的马鞍

就怪夜色啊
夜色那么长,我的目光
才这么短

四)

今年的雨水少了
日子安静
可以忽略这多年的、敏感的
病症

你呢?有没有在一场场雨时
弄丢自己,被恰好路过
拾起

欢喜。还是欢喜
我富饶的梦里
有你

五)

在,请给我健康的指纹
眉宇飞扬
青春醒着光阴睡着
所有艰难的跋涉
指向分明

在,请承受 也担当
请做我骄傲的
脊梁。远方有结局
我的抵达
需要你一次次
抵御风浪

在,请允许我清凉的性子 本真 和
过于缓慢地
成长。那些必经的险滩
请施救并遮蔽
请让我及时
遗忘

在,请诉说事故的源头
路 奔跑 轻声的、谁的呼唤?
高处的温暖  低处的寒冷
月色那刻倾向的一边
城市暗下去
星光漫天

六)

继续我的低语
继续丛林 跋涉 斑斓
和喘息。我是金子啊
你发现的
我是千里马啊
你是伯乐
……这些甜蜜
你别忘了

之后,我一定就是清晨了
你的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53:5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就写信
文/岩雪

叶子黄了,这是一个收获季节
以前我可以回去帮帮父母
现在不行,除了生活施舍给我的抽空和剥离
一些委婉隐忍不发,任月光
一刀一刀,泡桐花落了,槐花落了
桂花也屏住呼吸

总有几个节人鬼同享的,可我更像不敢出庭的证人
任镜中人耻笑和辱骂。秋韵足够丰满
她们舞动芦花,在迎亲出殡的村道上
浩浩荡荡,其中还有年迈的父母

就这样,捏着那条村道
秋去春来


这座山是女性
文/刘际云

当阿娘,安眠在这里
我才仔细端详这座山的模样
此山不雄壮却很宁秀,蕴含一种古典美
它,应该也是女性吧,阿娘很传统的呢
这里叫石灰冲,名字不华丽但很清白
阿娘,你好生在这里住着,我每年都会来看你
一位诗人说:故乡,就是掩埋先辈的地方


江南
文/红尘一笑

乘乌篷船
走水路
沿途都是粉墙
还有你妖娆的背影

确信你的手里还握着
那杆青葱的长箫
吹出来的还是最初
二月春风和春水的味道

怎样才能不去想你
念你
等你
在这开满桃花的渡口
你的裙裾一摆
就为我漾开一个
水做的江南


江南离愁
文/张晓陆

江南多雨,
却是离别的日子。
而我,只能在梦里,
梳理时间的点滴。

季节,年年更迭,
未来,难以预测。
只有珍惜现实的拥有,
才能体会收获的喜悦。

爱恋是藤长叶茂的丝瓜,
相思是酸甜苦辣的牵挂。
聚散离别的苦,
只能交由醇香的酒,
醉它一千回。

能否给今天加锁,
锁住期待的倾诉,
锁住依依的离愁......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54:12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的事情
文/岸玉

有种眼花缭乱的舒适
就像躺在初秋的麦田里
从哪飞来一条干净的布单
静静的抚摸着每一寸肌肤
连不安的心情也被安抚
无论他来自遥远的燃烧
还是经过千山万水的折射
雪儿团聚的泥土五颜六色
褪色的柜子再一次鲜活
那未曾笑过的衣架也开了口
结晶般的光环围在鸽子额头
凋零支撑的残花重现青春
在冬日还有什么比这幸福
当暖暖的阳光流进你的心头


瀑布
文/墨西哥大臣


我没看见瀑布睡醒的样子,绝不相信
银河落凡的图腾可以刻在溪流上
一个回眸推开寂寞的青山
与历史的记载苦苦纠缠
千年过后才看到画面,“半壁”醉清泉
波涛尽处飘逸朵朵白云,“天乐”的回旋
竟是那么高那么悠远
别对我解读故国的往事
只有一条入梦的船缩短银河的距离
委婉地述说陌生的流年


奔跑
文/被西风吹瘦了

花朵在指缝里老去
因两只手指相互回忆
回到最初躲避语言的眸子

体温的火焰撞上迟暮的鸟
沉睡的文字是某个夜晚的黑
我需要一盏灯,从昵称处开始
奔跑,抬头
大片的鸟羽抱紧秋天

被落单的蟋蟀叫醒
她的体内有口井
我落下的记号
只是在井沿上
那么奋力地一挣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54:39 | 显示全部楼层
收秋
文/剑语

最后一茬庄稼,也难免  
为岁月折下腰身,假如  
我的喘息,仍旧没有对秋收赞美  
那我会不会,就此变成百姓的宿敌

眼含热泪的崭新茬口,谁能说  
这就是为了大地的感恩,是谁  
怂恿秋风织网,打尽颗粒散落的星辰

往返于地垄间,僵硬的辙痕承载着  
祖孙三代的唏嘘与奈何  
林荫的小道上,漫天撒落着  
黄叶般的纸钱,墓地周围  
老无所依的飞鸟日夜盘旋  

天空还没有完全黑透,月亮这个疯女人  
就光着身子从山上跑了下来



毒药
文/阿水

你说日子杀了人
却眷恋在里面,摆弄花花草草
春风每一度,你的手就涂了一层蔻丹
展示给一个又一个人,拒绝出售
找不到好买家
你不得不喜欢夜晚
买醉的夜晚,醉眼更朦胧

还是觉得光线太强
换个低度的吧
灯下看美人
又年轻了几岁


羊、火把
文/天堂马匹

我的荒原上的羊啊
是我星光下的
十三支火把和新娘

是谁,在我的麦地插满
忧伤的火把
又把歌谣轻轻吟唱
像无边的低垂的
向日葵
和水草
我数着满山的黄月亮

梦中,歌谣打脸,
月亮打脸
月光比海浪还要高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55:07 | 显示全部楼层
顶山村的月亮
文/张敬梓

你是宋朝遗落的一张手绢
散一阕清香
押洁白的韵脚
在春天 指点意象
心中的爱 深入 浅出

你是山歌里飞出的一只蝴蝶
踩一池涟漪
读半截红烛
在水中 喊醒荷花
停泊的爱 半肥 半瘦

一枚顶山村的月亮
照亮东莞的夜空
我躺在异乡的出租屋里
想想你 想想他
却不敢独自苍老


一直爱
文/水湄

躺在草根,或白雪,之下;墓碑
这幽蓝的花儿,伸出手来守护

上邪!三尺黄土
我仍在这干净无垢,我寂寞清澈的祖国放牧
你蓝色的远山,你大海上的羊群
放牧你星星般闪烁的眼神
如火,如大地闪现的马蹄

你匆匆赶来。等你来
从剥落的一瓣瓣蓝色碑文里
摸到我的脉搏,谜语,和不坏之身


旬阳
文/姜华

写旬阳   我还在寻找钥匙
一座史前生长的太极图  安放着
县城  八卦  灵芝  和还阳草
孟达墓坐在青龙山上  守着灵崖寺钟声
观汉江  旬河交汇  潮起潮落
把一座城缠的死去活来

我曾经把一个童年的梦
丢弃在了老城门洞  如今
它已长成了一个巨兽  在汉江
旬河上飞奔  孔圣人端坐文庙大殿
扶起小城的风水  和学子
把他们一拨拨送出国外  或更远的远方

我知道写旬阳  我属近处观山
阅于无形  唯有得道高人
才能看出这座千年古城  转身多么华丽
而我  一位客居异乡的书生
人过中年  才深悟
故乡  是我体内的一道暗伤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55:3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自己的祖国
文/陈白衣

一。
用沉睡剥夺喧哗
那头狮子,你现在只剩乳名
还算干净
风梳过你金色的毛发
露出水肿,老年斑,臃肿的九月

二。
野生的菜是自由的,
它们举着小旗子,散入人群中
风筝喘着粗气
沿一根绳子向上爬
在它的飞翔里
大半辈子都是稳不住的飘

三。
午后如刀削般陡,行途艰难,
鸽子们勇敢地排在枪口前
拧紧岁月,然后再强力地把天空弹出去
一切寂寞的山河都成幌子
从今天开始摸着肋骨一根一根数
我们,是我们自己的
祖国



末人
文/廖又蓉


作为观众,他
不是那么聪明已经有
好长一段时间了。
作为演员,他
再也没法继续假装高明。

“酒神颂”和“崇阳曲”现在听起来
应该一样荒诞滑稽的吧?

这个连弗洛伊德也束手无策的病人,
他不幸提前知道了
一切安慰剂的来龙去脉。


假设
文/徐志亭

练习倒行。他梳理旧羽毛
修整坍塌下来的老巢
他将一段老藤打上死结
结绳,以记事
流年便因此失去重力的牵引
像流水,返回最初的喧哗
仿佛山河从不曾破旧
仿佛你从不曾远走
仿佛风咬碎白河平静的水面
你咬碎我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55:54 | 显示全部楼层
名字
文/李继宗

给它取了石头的名字
于是听见它,骨碌碌滚下山去了  

给它取了草卉
别人的绰号,于是看见它惹你笑
又惹你怒

有时候,我给它取各种各样的名字
我心里,这个半新不旧的
东西,它与你有关
你是知道的

你知道,我让它有名字时我能看见
没名字时,我看不见




文/沙漠

谁在颠覆啤酒的泡沫
颠覆闲淡的时光
黄色的河,一条鱼溯流而上
在不同的河段忍受饥饿和动荡
当呼吸被贪婪和条例拒绝
鱼鳍的利刃,劈开新的水域

那些形体庞大的同类
吞噬了生动的食物——
这些鱼族兴衰的领跑者,离上帝非常近
它们握住上帝的手,握住秩序和水草

黄色的河水,在一条鱼尾巴上
掀起浊浪,被裹挟的鱼儿
交出鱼鳍我交出道路——形而上的休眠
离抉择的距离
等于到最后一顿晚餐的时间

鱼群的共享餐桌上,餐具不齐
无法切开媒体喷香的牛排
这牛排源于一些草
草在动力巨大的胃里,一次次被反刍
根还在,并开始复苏汁液的功能
用春天替换春天,我交出血


八月九日,雨
文/方糖

南宁的雨
跟别地方的雨
没有什么不同
时大时急
或者刚好相反
南宁的夜晚
跟别地方的夜晚
也没有什么不同
一个劲地黑

要说不同,是人跟人不同
有人独守空床长夜那个漫漫
有人鸾凤颠倒良宵苦短

在河北,河南;在广西,广东
一阵雨过后就满地水渍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56:18 | 显示全部楼层
取景
文/深羽

山岳上白雪皑皑
松子沿着荡漾的光落下
苍鹫披着一层沉寂的薄霜
返回云层深处
我忘记明天
我不要被我的呼吸拉下去
让寒冷的树木折旧
让河水变成一匹匹白色的马
经过童年进入青年,流到一半
已经接近皮肤的光泽
而山影拒绝了天空,孤独伤害了自身
我在这里,远远向前倾斜



文/春江青苇

像一只洁白的蝴蝶
飘扬在海天之间,淡淡的,一小点
流动着,来自上海,来自纽约
来自好望角,来自马赛
驰往我的心灵深处,父亲
说过的那个地方

简洁明了的立体形态
在透明的蓝里
呈高调变幻
平易,冷静,光辉,放大了半圆的天

情怀悠悠,我眷眷的灵魂
提前到达了彼岸,融入一片新异的时空

我去时,我又常在

法门,正朝着尘俗大开
禅化的心,漂流在烟波一方
不需要
解析

风,策动着高高的桅樯,穿过了
千百万年的幻觉,和
浪阔水长


是一种发现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56:42 | 显示全部楼层
蟑螂劫
文/隽土

因果。多么现成又
多么令人生畏的一个词啊!
于是我感冒一星期,而它们继续在
书房,厨房,甚至我心爱之茶案闲庭信步。

关于信仰,它们早就超越了。
当它们就着小瓷杯优雅地饮茶消暑,
我再次嗅到自己身上那股由来的土气。

感冒是小事。2012年某个夏日,
我冒着酷热平生第一次下了狠手。
此刻真的纠结懊悔。

杀死如此精致、自在、恰宜享受的活体
无疑又沾上新的罪恶。



打坐
文/大朵

收好虚无
斩断一切欲望
用意念泥塑自己
万籁静寂
呼吸为我带路
穿过肉身辽阔的疆域
石头的眼野花的眼
逐渐模糊
我坐在自己的肉身之上
与风对弈


异乡人
文/石瞒芋

我一直不喜欢用远近来界定距离,
比如你现在住在福州,我在莆田。105公里。
偶尔记起那一年你站在闽江南岸,我撑一支长竹站在船头。
岸边长短不一的柳条,还有远处起落的飞鸟。
想必都是来自你的身体,轻易不吐别离的话语。

4年的生活不紧不慢,不痛不痒。
开始逐渐习惯一些熟知的沉默。忽略一些褪色的往事。
比如通往月峰寺的斑驳小路,小路旁黯淡灯光。
还有六角杨桃。那一年你在寺里,和胖和尚的,一场无关风花雪月的争执。
4年,对于莆田,我始终只是一个异乡人。




华丽转身
文/苏英梅

蝶血七月
一抹流火
在生与死扉页中
冲破夜黑

我瞥见一闪而过的较量
朔回上古
华丽转身

打开历史
岁月斑驳
利器刻画的生动
在沧桑、巷陌之间
古道蜿蜒着是我的慨叹

近了、远了
远了、近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57:13 | 显示全部楼层
哑吧
文/子归二

没人疼的年代,
你来得很快,
象仙人掌一样,
奔跑在瓦砾之中。

和野草一样枯了又发,
你是古怪中,
唯一善解人意的一个,
为那些垂死的人寻找答案。

没有借口推脱任何磨难,
看你浑身如刺,
其实你,
心柔细软如毫发。


清晨
文/五月(青果)

其实真可以不要那些水水的词
就像一朵花开在光秃秃的乱坟岗
为死亡的过去
招魂

而你总是喜欢站上未来的高处
看落花满地,最终汇成一条清澈的小溪
流入月明

那么彼时的风呢
是不是会在一声杜鹃的啼鸣之后
撕开晨曦

疼痛 令太阳
高高跃起


浣溪沙:西施
文/金牛

先沉下去的,是一座城。
那时,鱼还游在春天里,就像越溪
不会轻易淌过桃花
可以濯洗青衣。

——那是我为你织的,绣满月华,静静地开。
但不会氤氲于尘世的烽火
只有血性
而没有温度。  

其实,我不是迷惑吴王的祸水
你若抽刀
定能听见青草断裂的声音
摊开,掌心有落红一片


晚餐
文/沉鱼

一到夏晚,就想告诉女儿
我吃过最美最美的晚餐

夕阳烧到最后,只留下了红
父亲坐在菜地里向我招手
摘茄子、豆角,我矮小的身影
像把铁锄头,晃动在
秋天的一片绿里

黑围了上来,井水摇摆在桶里
新鲜的炊烟,树枝的响动声
母亲的红脸膛,是我所有的
安静和孤单。饭食上来了

围着方桌,煤油灯吐着火
一个小孩,不会要求更多的什么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57:3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代替落叶失去重量
文/紫魅茜歆

周庄梦到蝴蝶
我却梦到落叶
风吹不走蝴蝶的翅膀
我却只能在一阵风中失重


距离
文/承德罗锅

你刚走,我就来了
我踩着的石板路还有你的体温
我呼吸的空气里还有你的气息

或者我刚走,你就来了
我们含苞待放的身体
总是不能不期而遇

一本书的上册在我手里
已经被翻黄
下册在你手里还是崭新
里面夹着一朵前世的桃花


坐在拱桥上
文/经络

就坐在这里,就让风
穿透身体
让水,从两千年前
流过来

就坐在彩虹之上
想念遥远的爱人,直到
夜,转过身去
静静地
发出鼾声


以后
文/律香川


在此,我不奢谈未来
就算是眼前,在下一秒之后
我也无法意料
那些必然或者偶然发生的情节
将会以何种方式
惊醒我的眼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1-16 17:42 , Processed in 1.123202 second(s), 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