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蓝蓓

2012年中国诗人论坛年选 电子版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48:5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雪
文/迎凉

在这样的夜晚
一句话就可能成为刀的背面
在黑暗之后
他的新娘
端坐如半颗痣

今晚
母鸽子都来帕米拉边境降落  
并葬送一段心事
对于在此唯一的草
她们也只是撩乱摆放的蛋

今晚墨水淹没铜镜
大雪只字未提
笔尖像极了
忧伤的黑箭

今晚
与艳美歌女联系的
第三个夜晚
母狼失聪的夜晚
眼珠徘徊在地平线外

就在今晚
第一次巨伞覆盖头顶
大雪  白色
令我不能忍受


明月刀
文/汉唐风月

手起刀落
拇指还摁在案板上
而我却从拇指的断茬处
一下子弹了出去
从梦里
一下子飞了出来

心中一直怀揣一把明月刀
我终于有机会对自己出手了


捕捉风景
文/骑驴回唐朝


来到山青水秀,鸟语花香的公园
看稍小的孩子捕捉仅有的玩乐
看稍大一点的,捕捉作业标本
看一对对作别灯红酒绿的红男绿女
看自己随波逐流
捕捉一个个
漏出来的风景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4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冬天
文/大浪沸腾

繁华落尽。仍有一两枚叶子
的身影,徘徊于枝头

第十二页的雪上,几只鸟雀
清了清嗓子。画下几笔兰竹

远山正好梦。乡烟袅袅
整座天空忽而摇晃了一下
又一下

在冬天,此刻
我不能把一条冰河写得生动起来
——它怀想时的样子
安安静静


桃花水
文/冀星霖

数九十九个州郡,三十里城外
都有我的桃花驿,短松岗,白茅结庐
蒲草灯笼挂在八角屋檐,通宵达旦
我愿是异域读书人,草书国画,不问江湖

撒一河桃花瓣,虚拟扁舟点点
或许你不在江尾,如果梦见冷水浮花
列阵漂泊,那是我的宋词,小令、中调、长调
这一江春水里,当化身成鱼,逆流而上


悔之晚矣
文/寇宝昌

他想拒绝与光阴有染
可 已被她狠狠咬了一口
兴奋感像果核一般脱落
虽然于一场美里劫后余生
却 只能在时间的垛口
点燃烽火 招募往事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4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菩提叶

秋,用千年炭火
烘烤一盘琥珀月色
天地方圆,无间距的温柔
在恰好的高度,悬挂

订过生死之约季节换了
我们彼此隐居、离别
有个相思的借口
在每个月圆日,祭奠


田间
文/山石

在田间
在庄稼地的面前 爱人为我指出
哪株是香菜 哪株是大葱
每种作物的姓名 年龄 和种植

一个五谷不分的人自此得以
用感激的眼神来俯看这些绿色
用粗浅的语句 为这些生灵写诗

未生老茧和冻疮的双手无处安放
沉默不语


家乡
文/山路

沿着小路
顺着炊烟升起的方向
槐树坡下
家乡是一碗泛着清香的米酒

种子长成庄稼
庄稼打成粮食
粮食酿成米酒

家乡就是一碗米酒
小时候不敢多喝
长大了想喝又喝不着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50:04 | 显示全部楼层
窗外的一页
文/滇西北任


窗外的一页
已翻到春天
无论怎样小心翼翼
也会触及如多艳丽
被淡忘在某条小路的误会
已和季节一同
开得姹紫嫣红了

在那往事云集的地方
落日一遍又一遍地
放牧着
燃得血红的孤独
太白的杯中总圆着
一轮天狗吃剩的月
让古古今今
冬夏春秋酩酊不已

在人称曾经的那里
深深   深深地
栽种着一句诺言
循路而去
今春风清清
掠过长安水边丽人裙裾
今夜之月
瘦过宋时黄花


夜的瓷都
文/港湾渐大

夜色和瓷灯接轨
瓷都就亮了
匆忙的行人
飘过了大街小巷

彩灯的下面
一些店还在开着
那是一面张开的网
等待着收获

玲琅满目的瓷器
在霓虹灯的点缀下
引来许多驴友
在玻璃墙外徜徉

夜深了
爱做梦的瓷都人
又在想着明天的作坊里
有一件价值连城作品诞生


我想,我是不用等了
文/秦时月

我想,我是不用等了,你不能来
那要跨过很多很多的栏,和有形无形的墙
那些看门狗认生也认熟,见人就吠
那些长刺的目光扎得人生痛,如针灸
不能来,就不要来吧,我不需要带路
那松软的小径是我熟悉的
那摇曳的野花野草是我熟悉的
那西山上就要升起来的月光也是我熟悉的
那一缕温柔的体香牵引着我
去打开,那些尘封在心底的老照片
给天地看,给清风明月看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5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阵痛
文/姜了

满地是薄冰,但您得走
您感觉您每秒都像蛋壳
恐惧任何一丁点击打
所有的药都阴险,都是露出嘴脸的毒物
您想象我产生的胎音,仿佛不停播放镇静剂
生下我,彻底解脱之时,好像您对世界都有了完美的交待
之后,完全虚脱。可您一摸到我的手脚
我就是您当时全部的骨胳
疼痛袭击过我
分娩我时,世上的疼痛都朝您袭来,天地被撕裂
您坚持认为我是光亮的珠子,定然要好好看看我
您血的疼痛震落阳光中的红
能听见声音的根,都缩紧为之动容之心
我最初的啼哭,是您的止痛药片
您微笑成一片无声的棉花地
您经常从您身上撕下棉花包裹我


穿行
文/叶落之吻

花都开好了,你就赶快绿吧
绿出底色,绿出质感的
山水。拥抱,亲吻,交换身体
世间需要这样的呈现
我要抠出绿,从你的腹中
从深陷的伤口,抠出大把的绿
这是你的光。你要站上枝头
把光阴比下去,把翅膀磨亮
磨出血来,你要飞翔
枝头和天空,有一朵云的距离
飞吧!包河,徽州大道,紫蓬山
之后是其它省份
中国,地球,宇宙,银河系
而我要穿过你的身体
把绿点燃


过雪山垭口
文/孙树国

我在蓝天与云朵之间盘旋
你在绿阴之中爬行
车与車在喘息中擦间而过
路直了又弯 弯了又直

事物原本可以这样
同一时间以不同的方向
达到同一的目的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50:49 | 显示全部楼层
纸上的孤独有些漫不经心
文/东风无力

今夜的黑在窗外无常反复
纸上的孤独还真有些漫不经心
在日光灯下双手
蓝的发紫
还好——
不是以太阳的名义
揉烂一张书生一样白面的纸
散落一地知识分子的白骨
看着它,终于没有成精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51:03 | 显示全部楼层
行吟于秋天的路上(组诗)
文/余燕双

1
拉着钱仓塘河一路拉到坡南埠头拴上九皇山
时间就是松香涂在沿岸
弦轴拧紧。那位飘泊于吉祥巷路口的穿雨衣渔人竹篙轻拍
黑白相间的鱼鹰跳跃
松弛了的男低音一下子亢奋起来

2
火烧云熄灭了,停电。埭头处于一片黑色的**之中
一钩新月几疏星悬在山外
照不到湖边香樟树上的鸟巢以及草皮和蝉声
萤火虫忽明忽暗
不如把骨髓里的磷火点着
照不到别人,也可能照亮自己的内心

3
整个晚上,明月穿透百年的香樟树
停在瞎子阿阮光秃秃的头顶
然后往下倾泻,照着他的墨镜,他的牛皮鼓、牛皮琴
以及口中穿白袍的薛仁贵
照着台下一张张竹椅子、长凳子
稻草垛,空旷的田野。镰刀下的温州鼓词

4
在宋埠,见不到白鹭、跳鱼、牡蛎、扇贝
我所熟知的玩偶。滩涂上
只有运石车,间或有一两只小沙蟹在乱石缝隙中
竖起大蟹钳爬出来
像矛,闪着青色的锋芒,刺穿我的秋天

5
一株水稻站着,肩负苍生,冬至这一天累了
风轻轻捏着它的胡子推一把
它顺便躺在大地怀中享受一年将尽的阳光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51: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月  三月
文/山花

缅怀一条河
在春水微涨的季节
细雨梳洗沿岸风景
看归燕穿梭 杨柳新绿

偶尔  轻风搅动心事
生动着一团云影一点星光
曾跃出水面的红鲤
遁形于碧色的碎波

在依稀舟影里
我只是一叶竹筏
贪恋桃花妖娆
却无法喝止 脚下
流水湍急

没有试探方向的长篙
却常在梦里返航
上游下游  咫尺间的天涯
偌大的三月 我只能
收获一片倒影


通过一个谎言
文/独竟天涯

艰涩的词语  打湿了  火热的秋天
我古板的躺在床上  微笑  嘲笑  讥讽
就像一座
立于  中央广场的雕塑
方向感开始作祟
没有预期
玫瑰趟过偶感花香的丛林
一根皱纹划破了  渡船
当我
第一次想听海
当我第一次想看海
某种语言
就像无期而至的谎言
一把锋利的裸照  滑落进  古老的床头
过期的谎言还在生效
就如我前世未见的儿子
一个不愿为前世  透露姓名的儿子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5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一种冲动(外一首)
文/郭全华

我一直想把学校
当成一块牌子夹在腋下
去外面走走
用它光滑的表面
涂小孩的鼻涕
抹老人的皱褶
让被灯红酒绿打晕的中年人
躺在上面好好歇一歇
当我累了
牌子就是我的垫板

爱是一块补丁

如果你什么都不缺
我绝不会
出现在你面前

问题是
你已经漏洞百出
我得成为一块补丁

补你的时候你得忍着点
如果钻心的疼
当成闪电吧

不要老是想着爱啊爱的
伸手摸一摸
抽空看一看,我就是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52: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杯酒的生命要用一生的鲜花来凋零
文/最后一剑

和一杯酒对饮
夕阳褪尽余晖
晨曦结冰
身轻如燕
兰香低沉

弃马而去的剑客
长发飘逸
削铁如泥的光阴里
不要再次诉说你的悲苦
如果爱
请爱我一人

一杯酒的生命要一生的鲜花来凋零
罂粟飞扬
再也不能喊出你的名字
虫卵孵出明天和明天的
春笋

给我一粒种子吧!
我将建立不朽的功勋
哒哒的马蹄
犹如闪电
而我
只需在剩下的时间里
挥舞宝剑


鸟语划破的寂静
文/金指尖

九眼桥,说过多少风流旧事
唯独从桥上走过的人,让我大开眼界
一个穿旗袍的女子,和一个彪悍的巴山汉子
像府河与南河的水一样合流
一介书生,还站在桥头,读薛涛诗,饮宋井水
而这一刻的寂静,被一声鸟语划破
大放异彩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5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双城生活
文/淡海兮若

这副地图挂在很多人的家里
背后四个钩子,生出了锈
没有人会在意

我也一样,今天只是偶然看见
很多时候,我都在铁轨上
某时还会把手折成翅膀
在青色的夜空,睁开眼睛
她却消失了

像手和脚,它们支撑着一个人的形体
那些密密麻麻的路线
像血管连通到一个人的灵魂
每当思恋的时刻,在双城之间
感觉那般亲近


夜的乱光
文/水水水

1:
往左,还是往右,犹豫中错过了你的盛开。
我匆忙里遗落的印象,又在一场无心的雨里,生根发芽。
秋收以前,我确定,不再流浪。

2:
我还是在夜里唱歌,在凌晨睡去。
用梦,敷衍岁月,直到荒草覆盖了所有的故事。
而梦以外的你,再无消息。

3:
请原谅,我依然沉睡,依然在暗无尽头的夜里寻找自己。
忘了前世今生,
忘了天地四季。
只剩这些苍白的文字,还泛着一点微弱的光影。
如果,我不再醒来。请把我葬在你日夜吟唱的歌里!
我的愿望,仅此而已。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5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桂花
文/看诗

一朵是细小的,香气却浓郁
满树盛开时,慢慢接近
我情不自禁想起一个关于女性的名词
贵夫人
当无数的贵夫人聚满山头
我不敢深入
也不舍的离去

大胆摘下一枝
品色,品香,品姿
掰一朵送进口里,吞下
美人滑入我腹里

该吞多少适合呢,直至
我的艳福胜过君王
腹内撑满秋天


和一株杨树的关系
文/香泉先生

和一株杨树的关系,要从豫北一个村子
开始,从村子里的人开始
从我的出生开始
从我离开后母亲的去世开始

这株杨树,站在阳光里
冬天时,光秃秃的,喜鹊飞来飞去
树下的落叶一层一层的
盖在草的上面,芫荽的上面
油菜和麦苗的上面

在诗歌里,它是一段光阴
暖暖的,目光的温度,血液的温度
在过去和未来的门缝里
扩散。我走进

走出。和一株杨树的关系
如此而已




爸爸(微型诗)
文/公子不名

他倒下时
我把他种成了山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3-22 00:49 , Processed in 1.138802 second(s), 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