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蓝蓓

2012年中国诗人论坛年选 电子版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4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巷(外一首)
文/这里有阳光

一直抵达估衣廊尽头。她站在那里
鼻翼有一枚廉价的钻石
手指在切割纷乱的雨线
天空错的像一幅画
像污浊的秦淮河,像她小时候
站在姐姐背后,她背后是肮脏的布娃娃
那样无辜地忧郁

她又忘记台词了。
雨小的地方
游船码头的石阶上
空着一些亮


红树林

就说秋天吧
大学城许多细小的凉。
有纸飞机忽然滑翔
让你留恋那些孤独的椅子

有人在树皮上书写
相信红叶里藏着诸神
瑟瑟落下
布满批注

我看见她
还看见她注视的晨曦里
有玫瑰在微风中
晃来晃去。红树林的深处还有一处居所
我就在那里
抱着婴儿,她的母亲
弹轻轻的钢琴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44:30 | 显示全部楼层
云深(外一首)
文/飞花

云深

亲爱的,请允许我以一座山遮目
让我回避萧瑟的秋叶抑或隔世的轻裘
大唐和大宋,霓裳羽衣和倚门回首的女子
你到底会更喜欢谁更多一些?

花辞声声、尺素里的情人梅
已经开过多个轮回。我忘怀的
……早已熟悉的,或者渐渐陌生的
可以是一阙词,一抹雾,一滴露
甚至一克拉的疼痛

路上络绎不绝的小雨,不厌其烦地
遵循时令的规则,而我则不经意拢拢手
把三山五岳放入轮转的经筒。请你
抽一座山成上上签,来注解或篡改
流年的厄难和谶语

长安街或临安府,在一纸花笺上
被弹成一曲欲断未断的绝唱,无眠的江水
记不得此起彼伏的猿声。那些流走的
和流来的因缘,适合借一场雪来拥抱

请原谅我不能澄澈如初,请原谅那座山
不能一如止水。在心怀杂念的季节
若你喜欢就花开满山,若你不喜欢
请合上这座山。疼痛或温暖,点点滴滴
可以融化,也可以……拒绝融化



木兰花

身边的涟漪,每一次都有不同圈套
不同的结局。那粒小舟同样
摆过不同的季节,不同的夜
不同的梦

你长发过腰,有时,也会白过
对面山上的积雪,这有什么关系呢
羽绒、棉花、皮草,不过是
处于不同的朝代,不同的语境
那些暖,一样暖过窑炉里的青花

山有木兮木有枝,诺
这柄桨给你,另一柄给我自己
波光纯净,月光下你面若木兰
泡一杯金骏眉,人间有味,是清欢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44:50 | 显示全部楼层
《燕子》(外两首)
文/三六九

像黑色的闪电,突然
从我头顶掠过

狭窄的街道上
彼此相遇是种偶然

不问来自那里
也不问去向何方

紫楝,苦艾,和山稔花盛开的地方
有我们的家乡


《打牌》

老D打出第一张方块4时,希腊人正在爱琴海渡假。
我算了下,牌捏在他手里有一个世纪了,打出来后,牌就变成一把锋利的刀片。老M也打过一张这样的牌,
他的牌是觉醒的人民,血,和子弹;

我们每天都在打牌。昨天是打出的一张牌,前天也是。所谓轮流坐庄
泡影罢了,我们手上的牌,只会越打越少;
物价与海南诸岛是张牌;海啸与地震又是一张牌;死亡与爱,也是一张牌.....


《花园》

说出这两个字,彼此
两情相悦

孩子们在绿荫下捉迷藏,小路弯弯曲曲
竖起耳朵
我能听见欢快的脚步声

它时而来自草丛
时而发自树木的顶端

多么美好的一天!
我们在这里相遇,看见微风

吹拂各自的鬓发
微风,穿过一切空白的微风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45:11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家坳
文/半山枫

为了打发剩下的日子
我扮演魔鬼。有时也扮演天使
为了缩短一个漫长的午后,我不得不
分饰两角
为了不伤及颜面
分别隐身乱石,或是叶间
听不清说什么
但我知道他们聊得很好
仿佛城府很深的老友
远远的客套
有时,天使收拢翅膀
甜蜜地歪在魔鬼肩头
更多时候
像是婚后多年,彼此枯坐

为了不打扰他们
我克制着活过来的冲动


嗯,嗯,
文/槐蓝言白

嗯,有一句话没说,它卡住了关系。
关系的起点是累积,终点是放弃,
里面的手刹连绵,占据了近来的怨,
嗯,青蒙的雨天还在,旧街以南,且而心暖。

嗯,有一首歌没唱,它休止了情绪。
要偏方激活,复眼看到了山坳,我把耳朵
压在手臂上,心跳和深切的感情会伴我入眠,
嗯,即便在鬼域驼帮,也有心仪的沙漠王蜥。

嗯,有一个我没来,我困顿于路径。
我想抽支烟,但我已戒七年,我忍着烟瘾
像忍着裙摆跳一支弗拉门歌舞,嗯,嗯,
当我忍着退进青山,率先掩没我的是青山的倒影。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4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鸦(外一首)
文/玫瑰之冢

被它轻易窥破,在多年前的杨柳坪
青涩的悲欢早已覆满灰尘
永不迁徙的儿时玩伴
都已定格在格什扎河的水面

袅袅桑烟。清晨或傍晚,它如鬼魅
盘旋。随手摄走扎西和卓玛
施下颤栗的种子,长成孩童间
褪色的鬼故事

而已是多年。异乡镜中
皱纹堆满了柴米油盐
离神最近的飞鸟却远在天边
它将继续洁净每个上路的魂灵
将如墨夜色印入瞳孔和羽毛

《牵引》

蹲在写字楼厕所的小隔间,手捧一本写满死亡的书
我看到死亡缠绕着他的身体,听到呻吟与如丝喘息
这轻易就将我拽回到六年前的故乡,按倒在
父亲的病床前。你被插满管子,无声无息,像一个
巨大的影子,笼罩我2006年后的全部记忆。北地
从此如若残月,丧失了一半引力。而我却怀揣锈匙
四处迁徙。在北地以北的极寒深夜里杜撰春暖花开
在湿热烦闷的小城中与一朵夜昙对峙。或如此刻
在突如其来的想念里不知所措。这都不值一提,像
昨天那只慵懒的猫在我脚下打滚儿,露出柔软的肚皮
将倦怠的时光打扮的温情脉脉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45:56 | 显示全部楼层
对抗
文/夜鱼

陌生的国度,可能根本就不叫国
堆满叫不上名来的水果蔬菜
我兴趣大增,更奇妙的是
它们跳过油烟,直接变成了一桌盛宴
没有烛光,没有霓虹,只有星光
在一幅完整的夜空下,我们
举杯、聊天、讲故事、说笑话
璀璨得舍不得睡
我们要一起挥霍掉这样的美

别忘了时刻紧握靠椅,这里浩渺
身体格外轻,笑狠了会腾空
没看清周遭的细节之前,暂时别飞
我努力睁大眼,怎么看,都只是轮廓
包括你,模糊一片,反而感觉更亲近

为此
我恨透了清晨六点的闹铃


旗帜,骄傲或其它
文/西极猫

异乡客最先感知雨水的冷。在飞走的
叶子底下,在恍惚的瞬间。一朵云铅灰的模样
仿佛保持了上千年。那时候,我还能说出
温暖的缘由,我和我安居乐业的蝼蚁们
在雨天匆匆的搬运着自己的身体,至少
我没有失语。缄默的理由无是无非

鲜血流淌得无依无靠,襁褓和裹尸布
掩盖含义未明的哭笑。饥渴的小狗蜷缩在
旗杆的阴影里,顶端悬挂着我鲜红的
祖国,仍无所事事的随风飘荡。动荡的
影子如此模糊,轻易出卖了如此羸弱的
生命。天会黑的。舌尖上的,刀尖上的
都一样黑下去,诵经声传到云朵之上
无效的咒语一再反复。我继续我的
噩梦,从莲花台的一侧到地狱的底端

要离开辕门足够远,到荒野上无悲无喜的
泥土里去,以残晖掩埋枯骨。我的喉间沾满
易化的盐分,咸涩的声线没有好故事,你且
听听灰尘的号哭,它们都曾是坚硬的石头
豢养过黎明前最微弱的光。而默剧的
主角只剩下缅怀用来深藏,一点陌生的蓝色
都让你迫不及待地将羽毛伸向空中,尚存的
骄傲会在雨水里逐渐失身,从未弄清
叶子是何时飞走,恍惚又何时而至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46:16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无寐
文/小隐

我们注定是都要生锈的
对着薄雾追思空想
我们的零件丢失在多年前的梦里
如今,我们简单而虚空
一如蒿草静静地长大
等待着人们的采摘
我们枯坐着
将夜一点点吞噬
最终只剩下
蒿草尖上  一滴露水





影子卫
文/玄

如果可能,我愿意替代你们成为光
于阳光下幻化出诡秘的耳语,在一个人背后
聚成众神的形态,站或者立都不掩迷人的风采
哭或笑都因一个人而点亮

而,我只是一个人,习惯按俗世的习惯
行事,善于将逸出深喉的尾音打落
偶尔,我会回头揣摩你们的存在
像一把枪,时刻保持着出击的状态


梦境
文/太慢

你更忧伤了,在碎裂以前。
你在尽力张望,似乎还有谁会来。
你把头骨和趾甲摆放在风筝的旁边
这样会轻起来,抽离水和故乡。

并没有船,此刻人世一切如常
喧嚣与矛盾,在风的表层形成颗粒。
天平明显有些倾斜,你把鞋子放了上去,
动作模仿离家时父亲所做的一切。

你捂着胸口,像捂着随时可能奔腾的马
而大雨渐渐偃旗息鼓,情人的安慰一朵朵
消散在水塘中,与泥石混为一潭。
你闭上眼,开始感觉丝线的缝合。

冷静。预示着崩溃即将来临。
如果有人经过,从你头顶淋下一碗酒,
你就会化了。你不是雪,不需要火的挽救,
你不是火,不需要风的怂恿。你不是风,
你死后不会找到梦里的姑娘。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46:36 | 显示全部楼层
醉里挑灯乱写,错错错
文/睡大觉的蛇


错错错,醉里无剑
没有匕首与肋骨的亲吻
没有三月里的桃花人面,吴姬压酒
没有六月里的香炉紫烟,走马江川
没有九月的秋蓬散地,黄酒黄花
没有雪里的青鞋,印着蜀地落白下的竹叶偶尔作响
这便是所有
故事的详略,像一条蛇的脊椎
适时隐痛起来


随便什么
文/王桀

也说厌倦,随便什么,阴天,灯光,布拉万。
一张地图,一个省份,一些不安的人群,
大风中有扬起的花瓣和灰尘,空气冷清
翻卷的波浪荡涤海岸。一颗卑微的内心
是否在夜深时学会感恩,听一听窗外秋虫的
鸣叫,细微中藏着一个完整的喧嚣尘世。
应该安静,旋转的风扇还伴随着房间内的
粘稠,一片布洛芬,一支事后烟。
除了厌倦,我们还该说点什么,嘴里含着
刀片,咽下喉的苦涩几许,说出口的一刀两断,
我的伙计,夏末秋初,像一场盛大的祸患,
凤尾竹吐出新叶,一杯浊酒,你去喜相逢,你去
伤离别,你去笑着哭,你去挥泪斩了你生命中的马谡。


过火的木头
文/无哲

火中洗澡的木头
放弃
潮湿的精血
沿光焰描募的纹路
逃离林中瘴气的设伏
死了
前生就死了
炭黑

好像能剥开后世


安静
文/风重

这朵花开得恰好
收敛的香气被淹没
在周围的草树之中
它只有一朵
安静地开在河床之上
多舒服啊——除了微雨
与时光,谁都无法打扰它
譬如我左手端起茶杯
右手穿过水汽与你相握
你穿一件04年的黑衣
笑容宁静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47:02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里的,一场别离
文/莫沾衣

一阵风卷走,舌尖的暧昧
所有不舍,凝固
月亮更加清冷,长街
愈长。你的背影
稍纵即逝

来不及说出的
挽留,哽咽在喉
如刺。想或不想
都会疼

之后的日子
习惯,排兵布阵
你的名字
首当其冲


瞎子
文/以梦为马

他总比我早一分钟到达路口
今天是,明天也是。
唯一的不同,是他新剃的头
耳朵边留下带血的伤口
他又坐在了那里
衣袖上别着黯然,有疾驰而过的鸟鸣
让他脸色苍茫
他扬起脸,分明看见一道灰色的曲线
多像他的一生
他低头默念:阿弥陀佛


野渡
文/任歌

老码头,一头扎在湘江畔
笛声温在往昔,过往的事如梦
原味的乡情,乘橘子洲头一路南下
挑逗一轮夕阳。她曾问过老邻居
那清澈的浪花,渡江的日子

怎么就塞满了我的旧袄裤
她一头雾水,穿过身后的画面
用露乳的泡沫,勾掉一缕月光
我还试着扎进人生,涂抹
城市拔节的竹林,和挤眼的人影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47:32 | 显示全部楼层
嶗山
文/陈润民

野花山道上大多开着浪花的颜色,
海岸线摇晃起来,草阵阵地激动。
每一块阶石都试图垫高海平面,大海,
气喘呼呼爬过山,淌下那么多汗水。

树梢间所有枝叶争睹海旺盛的秋景,
风山石上修练,吐呐混沌初可的气分。
清甜的山溪透明地读懂聊斋的故事,
嶗山,一座同海恋爱的山,上下呼唤你。


最后的姐姐
文/猴头L

世界突然寂静在我的内心
那些游戏着的,坐着,或站在那里的
那灰蒙蒙的天空,那些水藻、那燃放焰火的欢乐的人
此刻都被虚幻着。在12月
的寒冷里,一场大雪会从你的发梢飘下来
堆积在我胸口。姐姐
我必须克制冲动,克制在花朵到来前
热闹起来

其实,你我沉默的时间比冬天要长
计划过的,还要重新计划
那隐秘的河流,那喷涌着的潮汐,那空置的洞穴
甚至,那欢蹦着的獾子,还在纸上
或在梦境里。姐姐
一直认为你是凤凰再生,五百年一次涅槃
你却不知道,我就是那焚毁你的
熊熊烈火

掌灯时候,夜晚还在继续
一个过程总是要不断重复,我渴望这种重复
渴望你在我面前褪去衣衫,和青丝
用你在人间搜寻的美丽诗句,点燃我
熔尽在我躯体里,变成我活着的一部分,甚至,全部
姐姐,刻骨铭心就是这个样子吧。替你死去我不愿意
但是替你多活几百年,我需要燃烧掉
多少苦难

光阴还在跳动着,很快就会天亮
我也会敞开胸怀,放出体内的水,让鱼儿缠绕水草
让鸟儿破窗而出,嬉戏于天空
让青草钻出积雪,没过脚背,让静止的,精致的,都活泛起来
庆生的诗句和花朵淌成河……姐姐
请允许我留在这空荡荡的,曾无数次被我们幻想过
的房子里,用黑暗看护着火苗。看护着寂静
安然如昨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48:06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明
文/风中一笛

无论雨水还是阳光
都是清明一言难尽的倾诉
这一天花最多,火最多,泪最多
空洞的痛也最多
如果一个人的春夏秋冬并不相连
这一天就是那些沟壑上的桥

从一座坟墓入口
母亲用尘埃表达对俗世的眷恋
这是我第七次以眼泪洗涤记忆了
系着母亲呼唤的炊烟总是越洗越清晰

越洗越清晰呵,就像白云
洗蓝了天空,露珠洗绿了墓边的树木与野草
我要感谢它们,羡慕它们
能够时常在离母亲最近的地方,悄声细语

是的,我甚至不责怪坟茔边那些
见到春风就长的野树藤
它们如何将根系与身体固执地穿进墓基与墓墙
多像我们的思念
父亲说,这东西很难断根
年年砍断,转年又长
泛滥起来,会穿裂墓基与墓墙
母亲在里面一定不会高兴

而又有谁能阻断它们的脚步呢
即使我们噙着泪珠
拚命往季节深处搬运阳光金色的拐杖
经年的灰土,依然是膝盖上麻木的伤口


雪花飘飘
文/子希

不知道你从何处出发,也不知道
经历了封锁于你的多少障碍,你还是飘然
而至,看见你洒下那一片片
稿笺上,写满无言的
诗歌,总是多情的面对
这些山,这些河,这里的一切

我真有点读不懂你
这个冬天,有关你的故事很多很多
满天飘飞的白蝴蝶
把一个个纯真的童话讲述得逼真
村头的土垛上,红的脸,红的手
筑成了崭新的孩子王国

我虔诚地伸出双手
捧着一颗无语的誓言
在你的纯洁面前,我内心的肮脏
在忏悔

我也知道,你终归要把你的爱
藏于那片林子,终归把你无暇
的身子,隐于深深的地心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8:4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陶罐
文/石溪

凝视许久
岁月的光沉寂
云纹。化在年轮里

如果
年轮能够长出须发
那老人会不死

盛满记忆
空是时光的说明
无需字,无需声

一枚古钱
那是昨日的生动
活在陶罐中


明星脸
文/云踪

郑少秋来过
红花会总舵主陈家洛
我试图
我对他笑,但是还没开口
他说,嘘——小心
隔墙有耳
……
发现他飞檐走壁的神功,和
他深藏不露的造反大旗

孙红雷来过
我的商店真的很小
曾志伟也来过
在他年轻的时候,没有大肚子
他的公鸭嗓语出惊人
——买块大酱啊——

明星们,红得发紫
我必须从另一个角度开始
理解那些潮涌而至的民工




知 音
文/晓音

藤蔓一定会依附于时间
扬起缕缕灰尘
但我仍然还是看得见
你在每一块砖头里面
都郑重其事的
藏下了一个秘密
 
很多年后,秘密就等同于魔咒
如果我们都老了
那就什么也不要做了
看日出日落
是夜,召来大海和潮汐
三餐吃素,只喝纯净的淡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1-24 08:44 , Processed in 1.170002 second(s), 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