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蓝蓓

2013年中诗年选征稿,请大家自荐作品备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3-3 15:26:0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若在,我必紧紧相随(一组)
文/舒布衣

欲将心事付瑶琴,定不负相思意。
                                             ——题记

《想念,在掌灯时分适时地抵达》

总在趁你不备的时候,将一些夕阳的斑点
摇落。将一些动人心弦的句子
付与瑶琴

天生,你就是我笨笨的小情人
隔着些窗花,让心生出彩翅
跟着春天疯跑。踮着幸福的小脚尖
把一枚临水的桃花,打望

你的内心,渐渐地被一缕炊烟,或者一大片青苔
充盈。即使我一言不发
你也会乘着黄昏,乘着一匹野马
向着有我的方向,不知疲倦地奔跑

一天的生动,便自此开始
莫名的心跳,随着风的声音
绕过屋脊,穿过弄堂,在掌灯时分
抵达我的青玉案

《等你,携一袭轻盈的红袖》

等你,携一袭轻盈的红袖
移步到我的西窗下。洗手静坐
琴弦还未来得及拨弄,心事已初露端倪

手提羊毫,欲将一窗的明月光
装进那盏洁白的玉玲珑。遥想
你静坐江南的某个雨巷,或者如丁香般
迷人的浅笑。我就在桌上的那只青花瓷酒杯里
遇见了整整的一个三月

你若在,月亮都熟睡在山岗上的时候
玉手轻捻夜的黑,我必将为你写下
“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句子

《你分明就是那只千年的狐妖》

习惯,在晨风中用一个阳光的微笑
擦拭你眼底徐徐起飞的蝴蝶
风声还在,我的良人,已如那匹白马
在梦醒之前,起身

昨夜的鸟鸣还在,昨夜的白月光里
你分明就是那只千年的狐妖
在白亮的时光里,以人的方式行走
穿着风的绿裙子,吹一管竹笛

企图通过一段佛经,在一朵莲花之上
幻化人形,在草木繁盛的春天
在污俗不堪的尘世里,用娓娓动听的聊斋
填补爱情的空白

《你的回眸是我期待已久的爱情》

你的一个回眸,是我期待已久的爱情
在不合时宜的季节里,你总是让心事
与一场雪有关

餐桌上的酒菜,是否是热了又热
一个人的棋局,总是让左手打败右手
或者右手落下的棋子,亦令诸神
默默地心碎神伤

我唯有赶在桃花之前
将雪花一朵一朵地收藏。小心翼翼地
等在汉界边上,看你的纤纤玉指
敲落窗花。令楚河里的水起了波澜
令身体里的三月,也开出了微颤的桃花

《在一杯下午茶里等你》

你撩人的体香和嫣然回眸的微笑
都是治我千年孤寂的良方。在浅浅的日子里
在一杯下午茶的时分,等你
咿咿呀呀,狐媚地现身

即使你搬弄是非,即使你罪孽深重
我也愿意将案头上的七弦琴,一再调试
助你回到你的世界。将封存的善意一一打开

等待风迷乱了我的双眼,等待
你修行了千年之后的某一个午后
重返人间

《每一天,都充满了期待》

我循着风的方向,企图在一朵莲花里
解开你设置的爱情密码。走进
那个已经翻开到第四十五页的故事里

在纷至沓来的情节里,我似乎看到
你笃定的方向。即使日子过得纷纷扰扰
即使天空阴晴不定

我仍然会等待,你在某扇黄昏的大门后
为我轻启朱唇,为我明眸善睐
为我步步生出莲花的清香
发表于 2014-3-5 08: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平常的情诗(五首)

          文/黑龙江  苦海


《黄昏,看见山谷是你的骨盆》


亲爱的,让我在阳光
胡乱明媚的地方
为你歌唱,为你思想
那湛蓝的山影, 丰满的鬼魅
是你铺张浪费的倩影

亲爱的,让我在山毛榉树下的X光线的辐射下
在天空洒落花朵的行军的菜花地里歌唱
我走进这个乍现的黄昏,看见山谷
是你的骨盆

水稻已经酿酒和制药,荣辱与共
向日葵已经金黄,就像芍药花飘荡
亲爱的,让我吃下一粒葵花籽
为你歌唱

亲爱的,让我在一枚金口玉言
照透的树下为你写诗,像双龙戏珠
你听,踏在我身上的是山丁子树
是你的身段

静卧在我一生爱你的中年发胖的太阳下
如果我的一生是那棵常青的松树
那我只有一次枯萎给你
把我的生命之花
佩戴在你那婷婷玉立的骨盆的岩缝里



《为了爱,把爱忘记吧》



为了爱,把爱忘记吧
就像溪谷里的水,把阳光忘记
盘点我心中的故事
沿着花开的小路染色
遥看夏日的感情
倾洒和燃烧西边的云边

为了爱,把爱忘记吧
使夏风苍劲,吹到远方的海边,厘清了忍耐
爱,也有溪水般睡着,在树荫里的时候
爱,也有遮断我指间香烟烟痕的时候
收藏起情感万马奔腾的醇酒

为了爱,把爱忘记吧
爱,有沉默的时候
没有诗的灵感的声张......
把未来交给傀儡的生活风暴排演
我对忘记你的爱的过程,也是永不疲倦的......

为了爱,把爱忘记吧
但我亲吻过,你那白桦林的树荫下的绿草坪
爱给了我多少苦难,因为
你的羞涩只为我大方地怒放
“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
就像我们的中学时代读过的朱自清的《荷塘月色》....



《好在你是一个真的人》


我的爱情诗里的你是一个真的人
最不可思议的事情是:
你不读那些名人孕产的爱情诗名篇
只读我涂鸦给你的爱情诗

因为我们的爱与别人的爱无关
诗也与别人的需要无关
涂鸦也与祖国的山水美无关
只是我喜欢历史,西施是你的翻版

我不会浪费每一次孤独中的漫步
不想错失描画一次次的夕照林荫
金色的手指,为思念你而吹过叶片
回眸处,仿佛林间站着我最亲爱的人

尽管假的爱情遍布人间诗的作坊
这个时代的文献都是偷窥狂
但我不去羡慕那些写着假爱情诗的人
传销着花里胡哨的语言,制作高仿工艺品

可是我的爱情诗真得是越写越糟了
好在你是一个真的人,我也许想:
那些假的爱情诗是多么狡诈地骗人
好在你的人是芬芳的关爱,美是自然的幸福




《你是坐在我膝上的红袖添香的女人》


我想让做为一个诗人的生活
尽量不像诗人的苦行僧
应该让做为一个诗人的爱情
像诗人的诗歌一样百世流芳

我朴素的爱的世界就是一个女人
那舞姿的花丛怀抱着我诗意的江岸
既然我是为她涂抹胭脂的诗人
我爱她一生,只求为你写一本诗集

为了舍近求远,去想念黑夜里的她
你明眸皓齿站在月光的城头
我吟着二泉映月穿过街市的皎洁
窗外的水池,金鱼的意象完成她的旗袍

我一直想让我们的爱的花开和叶绿
如何不同于贵族般的金碧辉煌
也如何不同于农民般的粗茶淡饭
我喜欢用笔锋去磨亮蒹葭苍苍的诗经

无数的歌手把他的女人
比做太阳,声嘶力竭
无数的诗人把女人比做
他的鲜花,澎湃激情

而我只记得当我少年时
你是我膝下的月夜听诗的少女
当我成长为男人时
你是坐在我膝上的红袖添香的女人



《我们深爱,但我们不要相思》


平平淡淡地生活吧
笑得甜蜜,心中幸福
请不要想我,象花朵思念春风
告诫我自己也不要想你,但埋怨自己

既然已经深爱,就让我们平平静静地
坚守着忘却,如夕光镀亮的云淡淡地思念
我们也不要查数春花秋月的日子
春夏秋冬的光阴里会有一种自觉

就让草儿长花儿开,秋叶落雪花飘
犹豫我们的生活将居留何方
在闹市会把我们的爱弄丢,免开尊口
在心中把我们的爱培养得越来越平凡

不相见就不会有白发染上蓝天
不相思就不会有白云生出鬓角
不相思我们就会为对方的美丽而青春常在
我们深爱,但我们不要相思
发表于 2014-3-6 15:06:18 | 显示全部楼层

短诗一组
                   蔚翠

《冬》

力道不够。稍一结冰就松了
松下来的冬天
搔首弄姿
可是昨天突然一场雪,落在
立春的门口
把我的鞋子陷进去
之后
若无其事,之后
摔个跟头并在倒下去的瞬间
殉葬一枚三月的花枝

《雾》

这是绘画里晕染的部分
我加了水。街道上湿漉漉的
天空也湿漉漉的
结出雾霭。这是一枚硕大的果实
许多人培育过它
不仅仅是加水,还加别的
别出心裁
可是,这幅画的味道有些苦涩

《我的2013》

纯净。
纯粹。
纯良。
我对2013年只有这几个期盼
面对汽车尾气和
旁门左道
质疑,
落寞,
愤懑,
无计可施。一杯茶香气缭绕
带我在深夜出逃

《春之盼》

该来的终归要来
春,已经在冰凌的下面蠕动
可是我等不及
穿了时光的鞋子飞跑
可是翅膀松动
我从高处落到一场意念的疯狂里
落到一条蛇苏醒的危局

《距离》

两点之间,直线最短
短到种子的膨出
抵紧
节气
我不敢出声
不敢在它们到达的前夕
说出嫩
或者与之相关的
其实叶子平安无事
果实也是

发表于 2014-4-3 22:17:02 | 显示全部楼层
《听风》

不管你是冷的
还是暖的
不管你是忧伤的
还是快乐的
也不管
你是柔弱的
还是坚强的
此刻  你都是我的

此刻
我们互相拥有
互相穿透
互相看破

《山村的夜晚》

所有的故事都已结束
而即将发生的
尚在构思中

一钩明月
漫天星斗

声声不息的山泉
哗啦啦地濯洗
  小村清澈的梦
梦里有三五声鸡鸣

《稻浪飘香》

织一张沉甸甸的大网
用灿烂的阳光做底色
盛开的野菊花
  舒展翅膀的白鹭做点缀
弯腰查看收成的父亲即是主角
  更是那织网的人

播种要当时  他说
当一粒粒饱满的种子撒进泥土的产床
父亲的梦就开始了
梦外是手柄铮亮的铁锨和沾满泥土的衣裤
梦里是天下粮仓和这一季的好收成


不只是为了吃饭啊
父亲说
还有不辜负脚下的这片厚土
和这一季大好的春光

粗糙的大手变得那么温柔
绿颜色的小生命
就是襁褓里他的孙儿
风吹来你能听到它们咯咯的笑声

这张沉甸甸的大网有着阳光的底色
和阳光的味道
低头查看收成的父亲笑咪了眼睛
那张有着金属光泽的脸
仿佛被擦亮的古老铜镜
照亮了水稻的一生
也照亮了我的一生
发表于 2014-6-16 21:5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忘了推荐作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1-16 18:29 , Processed in 1.107602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