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蓝蓓

2013年中诗年选征稿,请大家自荐作品备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8 11:52:16 | 显示全部楼层
[b]镜子(外二首)[/b]

传说是一场缠绵的雾
有疲惫的磨洗穿过
一口井,自日日醒来的曦光
逼近,前朝很深

深不过井底泛起的
锈迹斑斑
月光的蹄声渐杳
绕在轱辘上的凝眸
且行且断,屐痕不识霜色冷

正面是夜,背面是昼
苦吟是萧瑟的病树
井有多深
枕头知道一半
白发知道另一半

[b]神话[/b]

不要以为写下一个舞字
季节便会露出笑容
阳光在群峰之巅游动
黄绿相间,衣袂劲脆如翼

假如那一场雪是唯一的
我的微笑,举手投足
就只为你而设,在温暖的天穹下
请抬起你无瑕的眼睛

看我婀娜的期待
穿越青砖灰檐,贯古今
浸册页,于千年前回眸

一袖传奇,一襟歌声
是秋替了春
还是白掩了黑

[b]拾荒的老人[/b]

对于您而言
生活就是背上这些远远大过你身体的瘪破纸箱
胡乱用几根什么颜色的绳子
便捆成了一团

您的脊梁,硬了七八十年了吧
在废纸破绳们的重压下
像一条冬天深处的树根
寒霜有多重,根就有多深
即使弯下去,再弯下去
几近地面的小腿与大腿
仍顽强地撑起那些夜幕深处的梦想

请您小步些,再小步此
前面地上不知谁丢弃的半瓶矿泉水
等会儿再捡
不要去想孙子们昨天向您嚷着要买一瓶矿泉水的请求
也不要在意从早上到傍晚您到底已经喝过几次水

冬天很快就会过去了
那顶不知谁戴过的破绒帽以及好心人清理掉的旧西服
很快就可以脱下来了
别人扔掉的牛仔裤,穿起来有点大
但直起腰的时候,倒可以在人前炫耀炫耀
只是垃圾堆里拾来的皮鞋有点硌脚
难怪大家都说,这身行头
有收旧货的老板气质

是啊,老板
时常听人满大街丢撒的这个声音
其实离您只差一张梯子的距离
您被艰难压弯的身子,如一张拉到了极致的弓
不知什么时候,才会被生活搬到那张梯子的下面
然后,心中的弦就那么
突然松开
发表于 2014-1-23 17:49:4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事情啊!可惜我来晚了!
发表于 2014-2-4 22: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b] 开会[/b]
--文字:飞花

你说,我听。还有他们
也在似听非听。玩手机,看新闻
这是一个文件压不过花边的时代
是一个主流淘不尽非主流的时代

端坐的耳朵,有空穴来风的嫌疑
这边进,那边出。有关
掩耳盗铃的传说,此刻只合适
把铃声调至震动或无声

陌上,街上,有人听见花开,花落
有人在Q上和微信上,我来,你不在
或你在,我却不愿说话。台下
敷衍的掌声礼节性响起
这只是段落性的小高潮

无关痛痒的那杯水,一直摆在前排
我确定,她不能滋润这个春天
也不确定,饮水的那个人,绣口一开
就能成灵丹妙药。下面,
撞钟和敲木鱼,各行其道,各司其职

做材料,评先进,各款蛋疼的考核
检查、暗访。有百分之八十的时间
都乐此不疲,应付这些做假开虚的差事
接待,被接待,混水摸鱼,报几张小票
或泡几个小妞,还有人吞舟是漏

我不能说,那些专家是井底之蛙
但研究室演义出来的指数和教条
确实,无异于刻舟求剑的那个笨蛋
脱裤子放屁,裤子里的小算盘小九九
才是,务虚的全部精华
                                    2013.04.07


[b]柏韵[/b]  
--文字:飞花

请允许我,用若有若无的柏香
安置中年的时光,安置
远山隐隐约约的青黛,以及桌上
不甚分明的静物,比如那盒苏烟
那块不能开口的玉石

夜色里,我的手势,溅起
一个音符的时光。光明光暗
彼时的风和雨,在彼此的身体里裸呈
像一朵花儿,骄傲的开放
不需要隐匿,任何湿润的细节

你可以在我的呼吸里,倾听
多年后的结局和纹理,也可以
假装睡去。这有什么区别呢
关于信仰,关于那截崖柏里干枯的秘密
关于那枚刮刀,在你身体上
无关生死的,游走的,闲情偶寄
                                      2013.06.24


[b]秋雨 秋夕[/b]
--文字:飞花

红叶片片,叠起悠远的秋天
秋雨霏霏,打湿曾经波澜不惊的秋梦
滴答滴答,当小巷加一件风衣转身成雨巷
你,会不会用旧时校园的丁香花
熏染案头的那本书--席慕蓉或余光中

打开这微凉的秋夜吧,让我的诗
也掉入巴山的秋池,一寸寸涨满你的梦
你就在身边。君问归期
只是山山水水的铺排和唐朝小巷的记忆
这和我无关

雨巷深深,偶尔,会打湿崖柏的纹路
或者打湿中年的华发和无奈,灯光
就泡在雨里,你当年小鹿般轻盈的身影
也泡在雨里,而我,这刻,是不是
应该站在雨里,站在当年的书声里?

六瓣的丁香,大概还在某一本线装的书里吧
白露不经意就会化为地上霜,我和你
不经意也人到中年梦到中局,琐碎的柴米油盐
和纷繁的一日三餐,这确实
没有共剪西窗红烛来得浪漫

雨巷的那头,灯光深深处,是否有温暖的梦
等我?放下崖柏上的雨声,拂去衣服上空灵的
禅意,我,走在冷雨里。却话巴山夜雨时或
却话巴山夜语时,在这个季节,只是一种写意

床头亮着灯,那些水培的竹子
我不能确定,她到底喜不喜欢
这种姿势的秋天,以及这样的雨
这样的夜到中夜,人到中年,梦到半记
灯光深深雨声深深,你的模样深深,,深深
                                             
  2013.10.30
 楼主| 发表于 2014-2-5 22:4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就开始编辑年选了,如果还有未自己推荐作品的,请抓紧
发表于 2014-2-6 20:38:46 | 显示全部楼层
[b]在人间[/b](3首)
               文/姜 华

[b]父亲的篾刀[/b]

旧时教书的父亲  后因
身份复杂  改行当了  匠
那把纯刚的篾刀  他经常掖在
腰间  或拿在手上
动荡的年月  篾刀被别人抢去
架在父亲脖子上

我看见了父亲眼睛里的锋芒  但它
像竹子一样  把箭镞藏了起来
全家6口的光景  行走在刀刃上
多少年前的狂风  仍在被复制
竹子爆裂的声音
至今让我惊悸  不安

竹子越老越硬  刀却越来越薄
就像父亲的白发  一把刀
截取了一些岁月的符号
父亲的指纹  或体温  隐身在锈迹里
有陈年竹子断裂的尖叫声  和气节
多像父亲坟头升起的礼花

[b]我是一个懦弱的人[/b]

我承认  我越来越懦弱
那些变了颜色的表情  和语言
我视而不见  生存的压迫使我经常
弯下身子靠右行走  不申辩  不抗争
压低自己声音  不因爱生恨也不盼
因祸得福

一位老人在斑马线上摔倒
我把手塞进衣袋  转身走开
抢走姑娘钱袋的人  正跑过我身旁
我捂紧自己良心  不拔刀相助
有人在街道上乞讨  有人困苦潦倒
我都看到了  但仍然选择沉默

请原凉  我是一个懦弱的人
多少年来  我深藏起内心风暴
活得卑微  猥琐  甚至有些下贱
和可耻的谄媚  在别人屋檐下
我经常低头  就像一只老鼠
被一些面容模糊的人追打
成为一具泥塑

[b]温暖[/b]

那些自然生长的草木  死了一茬
又发一茬  从视野里慢慢走失的人
带走了多少温度  和残忍  现在
我把他们的骨头从远处背来
堆放在一起  让他们相互取暖
我内心汹涌的河流  一刻也没有停止

我用自己的方式  向亲人们传递
春天的阳光  爱和祝福
上山打柴  下河捕鱼包括繁衍血脉
美好的祈祷始终不离不弃
既便有一天我的灯灭了  也要
变为一节炭  或一块煤

变成一只鸟飞翔  我也要同亲人一起
歌唱  或者哭泣变成一朵野花也要与他们
挨在一起生长  开花  直至枯萎
不一定结果

普信通联   725000陕西省安康市文化文物广电局科技事业科姜澄转
快递通联  725000陕西省安康市江南一品东郡11号楼804 姜华收
博客       [url]http://blog.sina.com.cn/jiangnan1105[/url]
发表于 2014-2-6 23:0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心在法国苏活】组诗
                                    ---穷人
◆水的呼唤

或许并不是一朵花的缘故
我之失神,必定与体内漫延的河流有关
至于瓷器破碎,无言收回目光
你不懂得,七月的午后何止是流火不息

书卷翻在最孤独的一页上
这个夏天,我所遇见的人,是以前遇见过的人
是芦花丛中摇兰舟的妹妹么
我想了想,我一想啊时间就无情地慢下来
却总也想不起来……


◆新的一天

玻璃多么明净,折射着善良的光
我喜欢每一个洗净尘埃的早晨
愉快地听一首歌,我的心在法国苏活
这时候,一定有一个人
轻轻地走进来
又轻轻地走出去

我看着窗外,一棵树在轻轻摇晃


◆迷离光影

我们的嘴唇不可能拥有
蓝色的水

忧伤的火种,属于春天
那个举手敲门的人

我拉开窗布,阳光强烈
不说话的桌椅又冷又硬

你洗净漂亮的手,向我微笑
笑得很干净


◆命运之水

我多么希望以一场雨的名义拉近
距离。此刻你最先想到的人
连同雷鸣与闪电统统装进了内心

城市在出汗
我所说的雨水在傍晚停了下来
一路上淌着雨水回家
我并没有丢失什么

但我还是打开窗户远远观看
街灯在走神
涉水的人渐渐走远
而潮水般的消褪,我认为
是一种病毒正悄悄地植入土地


◆轻拂而过

那么,夜里惟一的声音
比雨水明净,比春天的雨水还要明净
她飘落在草原上
草原是我想要抵达的地方

一朵花的绽放
我又何必问
就算溢美之词,我亦仅赋予她

而轻轻的梦见,呵
我是多么的不小心


◆夜的森林

在河流上漂流自己
遇见一朵花,我在同一个梦境里
漂流自己,还有你

大地没有边缘
天空赐予的一切是多么令人孤独
我好像在某个夜里轻吻过你
天亮了,雨落在远方

我找不到伤口的痕迹
发表于 2014-2-15 13: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湘楚情》
在我依然年轻时,我是那一棵开花的树。
我的根在湘土里,清清湘江水哺育了我;
红辣椒缀着白花,蓝天下满坡翠竹遍布。
院落株株香樟树,黄昏中幽香沁入心窝。

春天里细雨霏霏,青石路边苔藓悄滋生。
我心底里的微思,静弥漫如爬墙虎攀缘;
小红薯躲在叶下,云天外布谷鸟叫声声。
镇子街道红灯笼,夜幕下霓虹闪烁无眠。

在我人生旅途中,我是那一朵漂泊的云。
九头鸟梦幻人间,滚滚长江水在我心海;
热干面飘着浓香,黄鹤楼屹立江边闻名。
东湖荷塘涟漪处,武昌鱼饮食文化承载。

一群群大雁南飞,冬去春来倦鸟终归巢。
我的人常驻北方,京城繁华雾朦胧缭绕;
南来北往情守望,年华渐逝唯爱如秧苗。
在我依然年轻时,我是那太阳将你照耀。


《花海》
似一个绝美凄艳的梦幻
如一片氤氲不绝的雾岚
淡紫、芬香、缠绕
在普罗旺斯的故乡

普罗旺斯, 我热望的地方
那座根植着满坡花朵的山岗
经久飘溢薰衣草的天堂
多少相爱的人儿,魂牵梦绕
在无尽的相思怀抱

掬一束淡雅微温的香草
呈一颗火红炽热的心房
清新、跳跃、荡漾
在爱琴海里徜徉

爱琴海,我梦中的起航
那弯流淌着情意绵绵的海洋
日月普照爱之魂的边疆
多少分离的人儿,情牵断肠
在异乡的生死茫茫

淡紫的精灵草催我入眠
淡蓝的相思海拂我梦醒
半梦半醒间
我听到,那片卷浪拍岸的海
我闻到,那缕摄人心魄的香

《沸腾》
一壶水抵达沸点温度  
水 终于烧开
伴随壶哨鸣声
朵朵水花翻腾
而后 炉火熄灭
水 渐渐平息波纹

一段情抵达狂热温度
爱 终于呻吟
伴随温软耳语
激扬爱火心曲
时光 悄无声息
爱 渐渐沉默无语

一生有多少沸腾机缘
我在呼啸的春风里回首
风沙迷眼 泪水涟涟
岁月的记忆
如利刀刻在心田

心中有多少沸腾时刻
我在黄昏的夜色里漫步
天际流星 孤夜无眠
手心的温度
暖不过梦里的缠绵

龙业红:【网名:流星雪梦】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天通苑本六区28号楼2单元202室
QQ:731683921
电话:18975318389  18618306900
电子邮箱: [email]longyehong1976@163.com[/email]
发表于 2014-2-20 21:47:15 | 显示全部楼层
《流落他乡》
文/胡言

  漂泊 像一枚落叶
  根盘绕在心头 风刀难断
  夜夜望月 夜夜泥醉的却只是酒
                ——题记

◆ 背井离乡
为柴米油盐奔走北方
离愁越发痒 当月饱满
思念结出一树海棠 红的烫眼

◆ 道听途说
因悲欢离合而阴晴圆缺
因阴晴圆缺而悲欢离合
故乡是月 月是故乡

◆ 明月夜
敞开心扉 月光流进来
龟裂的荷塘满了水
一朵荷花一个梦 梦是故乡

◆ 梦呓
——背包一装满财富
儿我就飞回家 到时候
母亲可以抬起头 享清福

◆ 回望
离家的时候 以人字样
雁群越过万水千山
江南 桃花已开出半个春天

◆ 温梦
每当雁群回返
掬一捧月光 洗洗童年
尘垢落尽 南风摇来一船桃花香


2013.12.26



姓名:卢斌松
论坛注册名:疯子胡言
手机:13652999603
QQ:1029994868
地址:广东省陆丰市甲东镇钟山中学
邮编:516536
发表于 2014-2-23 21:2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来支持!
发表于 2014-2-23 21:36:57 | 显示全部楼层
草叶集之缅甸记事(一组)

            文∕他他

1.《印象,密支那》

一生中总会熟悉几个陌生的地方
你是其中之一,密支那

今夜,我用冬天的月色酿离别的米酒
围着篝火,和陌生的同胞干杯
醉了!醉了!.......
满含泪花的眼底
乡音,薄如蝉翼......

2.《打工的女翻译》

你把自己的女儿身,当做一枚石子
在陌生的国度里扔出去
去试探黑夜的深浅

反射回来的剧痛
象你回眸里的沧桑
长不出爱情的翅膀,数你睡熟的眼泪

3.《草尖上的热舞》

十二月,仰光。
我需要虚构这个最后的夜晚
让月光抓住草尖热舞
然后,让一场雨水幸福地躺在地上
直到故土的香味淹没满脸泪痕

醉了,醉了,醉了......
黎明登机
我已经忘记,都有谁在喊我的名字


2014年2月19日夜于昆明整理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4-2-24 11:5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4-3-3 15:24:34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并认真学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1-16 18:09 , Processed in 1.107602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