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蓝蓓

2013年中诗年选征稿,请大家自荐作品备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4 17:53:54 | 显示全部楼层
消失的神女峰
文/最后一剑

她像海豚一样软软地滑过
她离开我很多年了
我又在毗邻的阳台上发现青丝
我不能打开牙齿
在理想的大树上
盛开鲜花
她像鸟一样飞走
留下叹息的灰烬
我要重拾山河
一边念咒
一边铸造
神女
神女峰
2013年8月22日

一个人的中秋
文/最后一剑

等叶子青了
青了再黄回来
等孤帆驶向远方
远方是一座孤城
等雪花结冰
鱼在冰下游荡
等骏马消失于落日之下

你是否还有歌唱送回来
你是否到达了绿洲
在桂子飘香的枝头
在月华如水的夜晚
你是否和我一样
目光迷离
沉着如海
2013年9月14日

卖早点的女人
文/最后一剑

每天清晨
到工地上班
都要经过她的排档
收钱
找零
现磨豆浆
我从没有买过她的早点
只是在经过她的时候
瞄一瞄
她低头的瞬间
我总能看见两颗白色的珍珠
她们有时候
像馒头
有时候
像白云
2013年11月13日
发表于 2014-1-5 00:26: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中诗之事,就是自家之事,定当一如既往,出绵薄之力!
很惭愧,这一年因为工作过忙,没有时间多发些文字,满意的诗歌廖若星辰。如若可以,还是烦劳蓝妹择其一二!


发表于 2014-1-6 16:28:27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夜》

文/迷篱


我就是在夜里
慢慢写到阳光,嫩芽以及远空
我就是这样从零点开始生活

让凄清找到归宿
心门为爱打开
光阴在十指之间来回穿梭

不会有尽头
也无人于深秋迷失
他们都在回家的路上

我就是在此刻
使得想念成为可能
露水温润着干涩的诗行

2013/10/12

《静寂》

文/迷篱

更久地沉睡
让鲜花开在脸上
半个灵魂打开孤独的窗
机器轰鸣日夜不停
一些词语被动受挫
躺下不知不觉
我从白天走来
你经夜晚归去
心底的热切
证明爱情还活着
然而常有一笔带过
难以反抗
我欲留下什么
困于执念
想到来时未尽
秋风掠过湖水
又是寂静又是躁动

2013/10/17  

《假如灯火是失明者的眼睛》

文/迷篱

街道的一边与另一边闭合
夹住女性的睫毛,湿漉漉的
被黑夜打湿,昏黄的路灯
在雾霭中前行,有时发出
闪耀的信号,召唤远方
驰过的一辆大奔,雨刮器
向空茫招手,一串珍珠顿时
散落一地

世界是球形的,
梦是方的
许多情感
被压抑着
灯火的失明将是永恒的誓言
对谁都一样
发表于 2014-1-8 16:42:28 | 显示全部楼层
组诗:

《朱门锁》

你进出一场
旧事里的繁华部分

我隔岸观火。却被
更深的荒芜
淹没了

《青梅落》

饱含过春的眉眼

付出的章节
多明眸,杏腮。却
惹了闲愁
散尽芳菲


《倾城色》

尘埃,佛土
都有奇葩的
潜能

你越不过
就付出了城
或国


《陌上客》

春色。秋色
软消磨
或是离歌

行走着。那些
最初的暖,慢慢的
慢慢的
褪变成遥远,和
辽阔

发表于 2014-1-9 00:48:56 | 显示全部楼层
     《  雨夜 .星城》
       文/马蹄十年
暗淡橘黄的街灯是这新城浑浊的老眼
 些许调皮的夜风挑逗着老眼下的细泪
 间歇的汽笛徒添了冷夜的孤寂
 昏暗的老眼来不及辨别
 疾驰而去的   是过客或是归人

 煤黑色的街道是这新城曲折的皱纹
 偶有年迈的浪子比画着皱纹的曲折
 无意的咳嗽刺破了静谧的寒夜
 昏暗的老眼来不及辨别
 缓步而行的   是生存或是死亡

 灯火通明的闹市是这新城搏动的心室
 时有轻快的身影紧随着心室的搏动
 从容的豪情惊醒了沉睡的夜空
 昏暗的的老眼来不及辨别
 独步而行的   是放荡或是希望

   《家乡的河》
    文/马蹄十年
年轻如你,清澈的眼眸
滴翠的岸柳一如你浓密的睫毛
深蓝的双瞳映着云朵的白
记忆中的鸟儿从你眼前飞过
泛起爱的秋波
年轻如你,洁白的胴体
一袭银白的薄纱
保存着季节的温热
记忆中光着屁股跳进你的怀抱
那是母亲的双手在我身上轻揉
年轻如你,柔和的笑声
木舟、水鹰、白鹅
还有那偶尔跃出水面的鱼儿
和着岸边的老黄牛
可都是你真切可见的音符?
年轻如你,深藏着内心的火热
干瘦的身躯并不曾使你改变初衷
清晨 第一颗小草钻出黑土地
可曾来得及吐露嫩绿
妳已把无限的爱给了两岸的情人?
发表于 2014-1-10 10:02:2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店

阳光在记忆里长出绿毛
好多失传了的故事
在前朝的货架上伸出头来
盼着窗外晚点的公交

算子劈啦巴啦寻找剩余价值
仿佛削下皮肉在敲打我骨头
谁遗留下的三位秃头的老男人
执着而㳭滞的目光
生长着父亲淡淡的烟草

老店门的西侧
有一位修理时间的人
把大把的时光倒过去
又捡回来



发表于 2014-1-12 20:4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月影
文/残梦断雪

没有记住夜的残梦,
没有点燃欢歌的篝火,
望着寒风的冬,
留下月影一重。
对着窗外的阿紫,
握着月宫里的嫦娥,
沉淀了夜幕下的爱恋,
如星星一颗!
还想,闯荡江湖,
还想,退隐山林,
借月夜的静谧,
相依垂柳!
2013-11-22

[b]等你,好梦归来[/b]
千百年的修炼,
吐纳游丝一线,
神功总赶不上时间的匆匆。
风吹落的秋叶,
又等到新绿;
水流去了相思,
不再回头;
望着南徙的家族,
唯有哀鸣长空。
一次次,雪山冰融;
一天天,燕子飞舞;
等你的日子,就这么孤独,
春回大地了,
风是否留给你蔚蓝的痛?
等你,
好梦归来,相拥!
2013-11-24

清泉

涌沸珠几颗,
沉碧波一湖。
几度春秋的轮回,
在飞瀑,
在清泉,
在山涧,停住。
托起溅飞的珍珠,
涟漪倒影一湖,
一条溪,
把相依相牵的温馨流去!
泉中的我,
涌出一颗颗不舍的泪珠!
2013-11-24
发表于 2014-1-13 10:43:42 | 显示全部楼层
 《莲花》
 文/看诗
是谁引一眼清泉
在这罗山福地
养肥一方荷塘

晨曦刚穿过紫竹林
花蕾还没褪去露水,便一瓣一瓣打开
佛采一朵,道采一朵
而我只在乎打开的过程
如贵妃,在华清池一件一件打开衣裳

《牧师、耶稣和我》
  文/看诗
我抽着烟,读着赞美诗
问:耶稣会怎么看我?
牧师背对十字架,要过一根烟点上
说:恩赐归你,罪责归我

“耶稣耳目看的分明,丝毫不能隐瞒------
耶稣所知必记册内,等待审判裁决。”
读到这一篇,我悄然合上本子
无所不能的神,一不留神
被我堵在一本书里

随即,耶稣用当年呼召摩西的话
对我喊:我领你到
美好宽阔流奶与蜜之地------

《寒露》
文/看诗
秋风瘦成菊花的模样
天又高出一丈
我钟爱的十里芰荷
凋零的凋零,枯残的枯残

太阳继续偏北
抵达第十七条经线
而你的偏离,证实
阳光的温度
一日淡过一日

不要怨露华凝重
晚秋的夜空拒绝抒情
所有星星与月亮的光芒都是出鞘的利剑
你轻薄的罗裙
裹不暖你淡淡的体香

看诗:浙江 温州 茶山飞凤里210号  周顺利  邮编320555
发表于 2014-1-14 22:35:50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缕曲.遇失意有感》
梦冷同春立。掩寒霜,姗姗望却,愁眉天气。
吹尽东风无人问,且付尊前余几。寻花去,当年可及。
但有暗香深处住,待教个,愁也添悲戚。
惆怅恨,几时起?


红尘醉梦多情士。只那将,从头腾跃,莫轻雄志。
无限楼前生春意,谁见嫩芽初碧。风流是、浮名而已。
风浪恶经何时怕?抚瑶琴,弦动伤失意。
凭来日,红花喜。



江城子.病中愁思
晚来风起弄残萍。
冷冥冥,叹零丁。
病卧床头,夜半抚琴声。
弦断西窗烛泪下。
凭窗望,月胧明。

对思往事与愁并。
泪偷零,倍怜卿。
可奈今生,梦也总多情。
别后晓寒残梦罢。
相思曲,任谁听。



【单调】江城子.遥夜听雨
遥夜潇潇吹寒声。
又一程,听雨铃。
欲罢相思,难赋愁情。
暗怨惊回千里梦。
小楼雨,到天明。

点评

不错的几首,格式规整,情怀婉转,也不乏佳句。  发表于 2014-3-3 19:31
发表于 2014-1-15 07: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独竟天涯的诗
文/独竟天涯

《质疑》



1
敞开一扇门的孤独,问题在眼睛里坐立不安
偷窥的花蕾在身体的密处娇羞
她并非造物的火焰,我开始怀疑凤凰可不可以撕碎黑夜呢?
就像撕碎自己一样
灯光开放在管子里,一夜振翅的黑

2
黑夜流不出一滴,哦仅仅一滴就足够了
它真的流不出,就像阳光中仅有的那一滴
我想摊开双臂迎接一场黑暗,璀璨的灯光不借我
那滴黑,我把沉重的躯体挂在光明的巷道
被一只漆黑的乌鸦盗走了,

3
丢了他,灵魂在裸跑,像一个原本就疯了的疯子。疯狂的跑着
同时都丢掉的是理想、是良心、是尊严、是文化、是眼睛、是耳朵
是那些要不得的虚伪。是那些需要排泄的毒
我此时只剩下了一个不会骄傲、不会自豪、不会说话的灵魂
在早已迷路的巷口奔跑,跑向公路、跑向带有人民的广场

4
我的灵魂跑丢了,就在翱翔中摘下翅膀
我的骨头在问题里闪光,像一个摘掉灵魂的人
我的躯体在光明中麻木,染上了一种叫自由的毒
不断尝试,又不断抛弃
直到我的躯体被光明奴役,成了光明的奴仆
如果有一天躯体醒来,我会第一个跳起来质疑

5
黑夜会不会像一张纸一样白?光明会不会就此消失?
我和我都忘掉了梦,一颗牙齿来自夜的深沉
我在众神目光里取火,点亮一盏骨灯
把沉睡的身躯照亮,把丢掉灵魂找到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不断正确中质疑
质疑那些生的人已死,那些死的人会不会生?......



《小城的雪》



1
红色,天空的颜色。蓝儿呢?
走进巷口,解下半生的颓废。看眼
脚下。冷冷的寒风钻入裤管,带走了我的“硬骨”
多想推开墙上的“空门”,看你一眼“家和万事兴”
却把步子行的如风,很怕惰性、软弱、贪欲、浪漫
侵入,哦应该收敛一匹狼的“狠”

2
生活无法改变的殇,剖开真相
民,盼雪又怕雪
一个名老汉倒在雪中,带走了六十几个寒冬的雪
这一年他的家很冷,他的亲人一定也很冷
都说雪最美,为何还要抱着火炉
生是一个玩笑,死就是另一个玩笑

3
上帝你喜欢雪吗?我问过佛祖他说:“他喜欢”
冰冷的路面噤若寒蝉,车子慢慢滑行
凛冽的寒风你要去向哪里?
带走该走的饥寒,一人坐上雪球去一个落雪的童年
朝朝暮暮刚好换我半生孤单
翅膀在梦中醉倒了我的诗行,嘿嘿自由不哭

4
爷爷的坟前在下雪,父亲的坟前在下雪
这座小城也在下
唯一不同的是一面下给死人
一面下给活人,天上的亲人你们暖吗?
那边如果冷多加衣衫,如果钱不够花。再汇款

5
看见了雪,就会想天上的亲人
失眠加重,碾碎黑夜
数羊,羊慢慢睡去
冷冷的寒风吹着门板呜咽
窗的缝隙探进寒风,听见了雪的味道
今夜又是一场好雪?该问谁呢?
空白的墙体总是掩饰不住落寞的白
鹅毛为我捏造了寒冬,我在梦里约会整个春天



《梦会在月光里蠕动》

轻盈的舞步,喜欢一个人独舞
就像在梦中一般真实,月宫里有你吗?
亲爱的娥,一壶酒是我的前世
醉了就趁此生。岁月无休止的容貌
是枯萎还是蓬勃?我的寒毒淤积太多
殇就越来越浓稠,取出匕首喝我的血
减一生的痛,梦会蠕动吗?
谢谢蚊子不会回答,谢谢它只爱我的血
夜静静的休止,风静静的喘着
我看见了你。你在月宫中痴痴的等我
后羿射出丘比特,爱的一转眼
刚好一万年,此生我发现
真的真的不能没有你,梦中的我取下了月光

《走过母亲河》


走过母亲河 你会不会想起父亲
那夜在村庄走失的父亲
一把镰刀  来自月光的尖锐
父亲站在河边磨刀
每次得到河水的滋润
刀锋都要锋利一分
直到磨尽了黑夜
一群乌鸦飞过
接着是另一群
它们来自黎明
带着父亲多年的疾患离开
带着磨尽了黑夜的父亲离开
去一个没有狗  没有敌人的地方
界碑前  
一棵棵天堂的树
伐落

还请各位编辑随意选取,谢谢了

独竟天涯简介
笔名:独竟天涯 原名:杨旭光 吉林省双辽市人 出生在1985年的秋天里,典型的80后。
写诗歌三年多了,只在网络上游走,可见各大网络文学论坛。还未出过什么个人诗集!
有少许作品散见《诗歌月刊》《中国现代诗人》《中国诗人论坛年选》《文学家园》
《新浪原创文集》《诗歌周刊》《关雎情诗刊》《南方诗人》
QQ:502928034
诗观:一切诗歌将源于自由!

地址:吉林省 双辽市 小白楼金店 杨旭光(收)
邮编:136400
电话号:15843498126

发表于 2014-1-15 09:44:41 | 显示全部楼层
《遗忘的水》
        文/小溪水

一直被海子深深爱着的水
无视海子的诗情
疼痛
向远方汹涌

远方一无所有  天色灰暗

三月来临
我看见海子的魂魄
飘荡无依

春天给我几分神秘气息
我坐在山冈上
静静地写你


        2013年3月6日

《旧 船》
   文/小溪水

海子坐旧了的船
泊在黄昏处
并不孤单

因为春已来临
蝴蝶翻飞
我带上桃花的爱情
找到了你

你像一只白鸽子
从船头
起飞


        2013年3月6日



《我的土地》      
         文/小溪水

歌唱八月后
我遇见一只大鸟 用黑色的羽翼
覆盖我内心的空阔

我的土地正在一点一点地流失
一部分还于苍老的夜空
一部分被八月的情人掳走
最少的部分留给我倔强的孩子

在这个充满记忆的日子里
八月是一个妙龄少女
既青春又美丽


          2013年3月6日
发表于 2014-1-18 11:52:16 | 显示全部楼层
[b]镜子(外二首)[/b]

传说是一场缠绵的雾
有疲惫的磨洗穿过
一口井,自日日醒来的曦光
逼近,前朝很深

深不过井底泛起的
锈迹斑斑
月光的蹄声渐杳
绕在轱辘上的凝眸
且行且断,屐痕不识霜色冷

正面是夜,背面是昼
苦吟是萧瑟的病树
井有多深
枕头知道一半
白发知道另一半

[b]神话[/b]

不要以为写下一个舞字
季节便会露出笑容
阳光在群峰之巅游动
黄绿相间,衣袂劲脆如翼

假如那一场雪是唯一的
我的微笑,举手投足
就只为你而设,在温暖的天穹下
请抬起你无瑕的眼睛

看我婀娜的期待
穿越青砖灰檐,贯古今
浸册页,于千年前回眸

一袖传奇,一襟歌声
是秋替了春
还是白掩了黑

[b]拾荒的老人[/b]

对于您而言
生活就是背上这些远远大过你身体的瘪破纸箱
胡乱用几根什么颜色的绳子
便捆成了一团

您的脊梁,硬了七八十年了吧
在废纸破绳们的重压下
像一条冬天深处的树根
寒霜有多重,根就有多深
即使弯下去,再弯下去
几近地面的小腿与大腿
仍顽强地撑起那些夜幕深处的梦想

请您小步些,再小步此
前面地上不知谁丢弃的半瓶矿泉水
等会儿再捡
不要去想孙子们昨天向您嚷着要买一瓶矿泉水的请求
也不要在意从早上到傍晚您到底已经喝过几次水

冬天很快就会过去了
那顶不知谁戴过的破绒帽以及好心人清理掉的旧西服
很快就可以脱下来了
别人扔掉的牛仔裤,穿起来有点大
但直起腰的时候,倒可以在人前炫耀炫耀
只是垃圾堆里拾来的皮鞋有点硌脚
难怪大家都说,这身行头
有收旧货的老板气质

是啊,老板
时常听人满大街丢撒的这个声音
其实离您只差一张梯子的距离
您被艰难压弯的身子,如一张拉到了极致的弓
不知什么时候,才会被生活搬到那张梯子的下面
然后,心中的弦就那么
突然松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4-24 21:57 , Processed in 1.154402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