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查看: 5942|回复: 51

2013年中诗年选征稿,请大家自荐作品备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15 21:4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言:中国诗人网(暨中国诗人论坛)自1999年12月29日诞生以来,即成为了中国互联网上第一个拥有自己的独立域名和独立空间、并在工商管理局名称注册的专业诗歌网站,对中国网络诗歌萌芽和发展壮大,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在网络里享有极高的知名度。作为中国专业诗歌网站第一家,中国诗人网(简称中诗),乃至创办人大瓶可乐,见证了网络诗歌的发展繁荣,在诗歌界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页。 2013年,中国诗人论坛满14周岁,感谢各位朋友一贯的支持,我们一同努力,把这个家园建设得更加美好。中诗决定继续采取每年出版一本年选的方式,为大家结集论坛优秀的作品,推出优秀的诗人,现在大家一起来为《中国诗人网站2013年选》自荐作品,然后年选编辑进行选稿,再联系出版。本书在选取2013年各版精华以及优秀作品的基础上,开辟本帖子,以供各位朋友投稿,让更多朋友有机会上我们的年选。 要求:
1、为了避免和我们论坛以往出版的年选作品撞车,请各位投稿的时候,投2013年在中诗发表的原创诗歌作品。
2、为了避免太大的工作量,请大家将自己的作品校对好,避免错字漏字。
3、每人限投3首作品,其中组诗限投一首供选。请不要贴太多,将自己认为最好的作品帖上就可以了。投稿在本帖子后跟作品!
格式为:
《.......》
文/
4、稿件体裁为现代诗歌、古体诗歌。另外,征集诗歌理论文章,包括诗歌评论。
5、在本论坛第一阵线和诗画双绝参加比赛的作品请勿投,这两个版的参赛作品将有专门栏目,从2013年历届比赛中选取优秀作品。
6、文字版部分优秀作品由本书主编在梅笺思语版择优选取,不在本征集范围内。
7、本书总编为蓝蓓,副主编为飞花;现代诗歌由北溪高羽、一头熊负责,古体由月白风清、独孤冰龙负责,诗赛作品由红丸、岳灵负责,其余斑竹负责相关选稿、编辑、校对等工作。
半山枫、爱的花子继续负责封面设计工作。
同时年选编委会将聘请论坛突出贡献管理员以及为年选捐赠费用、提供论坛活动奖品达1000元的朋友为年选特邀编委会成员,他们是李可可、唐晚词、半山枫、星飞、玫瑰之冢、惹眉、南闽老茂、又一、大朵、冰木草、风筝、美有罪、石溪、秋山道人、雪儿、阿水、微尘、青裳、睡大觉的蛇、老爱、若崖、飞肥、猴头L、见闻、怜儿、高伯甘、雨泽、玄、孝娃、小染(名单陆续添加中)
8、入选作品不收取任何费用,但由于经费问题,本书将不能全部赠送作者,少部分作者需要的可以认购,论坛会员将给予优惠价格。
9、2013年年选将根据经费情况再具体决定出版何种书号,我们尽最大努力出版国内丛书号,如果经费不足将采用纪念书号的形式出版。
10、投稿时间:2013年12月15日到2014年1月15日
发表于 2013-12-16 15:43:06 | 显示全部楼层
《立夏》
文/岸玉
有谁问问历史的尾巴
为何今日悄悄难过
阳光没有来够
未到阑珊的风却很十足
你应该听听西风烈
学学秋天的轨迹
告诉每一个路人
夏天“我来了”
就像毛主席一样
到哪都是立着的形象

《记忆中,泥土的清香》
文/岸玉
纯美是念旧者的情殇
宁静是风行者的方向
一切想念来自大地
最开始的芬芳
不是粉墨登场
更不是上帝的恩赐
唤醒熟睡的长廊
蔷薇花已经起床
听听那甜言蜜语
山海关外都闻到醋意
没有倒影只属于眼泪汪汪
清贫者的田地也适合成长
有谁没有迷茫的青春
谁的青春不曾徜徉
梦只在开始地方好好想想
鸟鸣之后
注定为小雨开窗

《上升》
文/岸玉
看,就像烧不尽的春天
它蓬勃,浩大
没有一时的小打小闹
是勇敢,是坚强
来吧!有什么可怕
倒下一个,后面接上
拿破仑都敬畏这个民族
你们还不是学了几代
可想钓鱼岛的后来
不是华夏
就是中国
因为我们的现在世界瞩目
统一的力量直破云霄
发表于 2013-12-16 22:27:05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红唇沾走了我的灵魂

文/白象小鱼

将记忆结绳。攀着一小段一小段的
爱恋,来到你的唇边
无法离开。这个山岗北靠青山,左手溪流
右手灌满寂静。适合一种花朵
落地生根。打开陶罐,倒出晨露,树影以及
月色,产下蜂蜜一样的语言和温暖
陶醉了长翅膀的小孩,他用箭
刺中我的心脏。我愿意为你献出鲜血和
泪水,让鲜血为你娇艳欲滴,让泪水为你
楚楚动人。靠近诱惑,你的红唇
沾走了我的灵魂,每离开一寸
就有一寸的疼痛。空荡的身体
泄漏了旧巷子的喧哗声,取出
一枚哑火,点燃流年里的水
无边的辽阔。无人知道这劣质的卷烟
曾是秋天深处破旧的情书
一枚唇印在梦中,已做了多年的书签


更衣记

一根幸福的手指破了,昨天
曾经游走自如的针
在一滴滑落的泪水里
心慌意乱。啄破了勤劳的手
嫁衣不起眼的缝隙里,沾染了血与泪
牵挂的心,以融化的形式随你出走

收起膝盖破了洞的旧裤子
收起磨破了边的小熊小狗
收起淳淳的唠叨和泛白的叮咛
宽大的空虚塞进箱子,用记忆捆扎
置于床下。以便在睡梦中一一掏出

对着镜子贴花黄
更衣室,欢乐像一件具大的衣服
忽略了边角一朵孤独的绣花
枯萎。像被掏空了心
只有花朵鲜艳,像晶莹的眼珠
瞅着穿上了新嫁衣的女人

     天问

风雨飘摇。吊脚楼漏下血色孤独
蚁行,线装书伸出倒悬的
鱼钩。垂钓灵魂
每一朵浪花都开出长叹
忧患做饵,岁月亮着伤疤
每一次忧伤都有曲折的过程
焦虑的眼挖两潭深水,洗不尽
耻辱,孤独和沧桑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打开破损的嗓子,亮出泣血的
呐喊,满江的鼓点在身后响起
一声敲击一个诘问,雨点般
敲痛一条江和一个人,以及
两岸的人群。这些
都成为挣扎的鱼,游在破旧的虫迹里
只有艾草和粽叶,暗香如故

白象小鱼,本名陈铸宇 ,曾在《温州都市报》,《西蜀》,《新苟》等有关刊物及网刊发过诗作,现任中国现代诗人论坛副站长。通联地赴:浙江省乐清市建设东路118号,市房屋征收办收邮编325603 手机 13706770908

                 
            
发表于 2013-12-17 14:03:07 | 显示全部楼层
2013年12月15日到2013年1月15日
——————————————————————
截稿应该是 2014年 1月15日 才对
发表于 2013-12-17 14:03:48 | 显示全部楼层
转到博客宣传
发表于 2013-12-17 18:05: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知道,我做的这些算不算爱国》(外二首)
文/秦时月

我爱祖国的方式有些特别
清晨,我为老父端来一杯温水
傍晚,我为劳碌的母亲捶捶背
深夜,我为儿子掖掖撑开的被
偶尔,也为老婆量量升高的血压

做着这些的时候,我还常常会荷起一柄长锄
去那一亩三分地,给我亲爱的苗儿松松土
浇浇水、除除草、施施肥
顺便和它们拉拉呱,
说些只有我们能懂的话

我的祖国很大,而我做的很小
我不知道,我做的这些算不算爱国

《守夜的老人》

我要以光的速度、雷的迅疾
穿过雨夜的惆怅,和绵延的思绪
潜回,那个子夜的小村,去看看
那些遮阳避雨的瓦还是不是听话
会不会像我小时候睡觉老打挺翻身
那与老屋一起老去的人
是不是在枕着恼人的夜漏
撑着无眠的更深

我还要轻身入内,屏息静听
往日不时在房梁上跳着探戈
走着慢三快四步子的鼠
是不是在噬咬电线,寻死觅活
或钻进新囤的麦堆,饱食饕餮
那个守夜的人,不时拍着床沿
呵斥游神,或撑身坐起、掌灯
对着斑驳的墙,掰着指头做皮影
盼着牵挂的人

《在纸上寻找故乡》

远山倒挂天边,道路瘦成标本
稻田疯长野草,沟渠照不见人影
村庄只剩豁了门牙的人,倚着墙角
暖暖晒太阳,稳稳做门神

那一起上山砍柴的人、下河摸鱼的人
有的长眠在山上,有的成了季节的候鸟
春去冬回。当年粉嫩的表妹,大约是忘了出身
经年不回家门

我只有在家谱上寻找故乡
寻找那条充盈的血脉之河
源头浑沌,下游肥沃,途经一个个黄土高坡

我那曾胖墩墩的村庄、藤萝似的家族啊
被放倒在纸上。与《诗经》《论语》挤在一起
耳鬓厮磨





通联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后九万方三村3—17号丁栋1单元302信箱(中国人寿保险武汉市分公司宿舍院内)张友琴 收
邮政编码:430015



发表于 2013-12-17 19:05: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剪梅*秋凉
          文/独孤冰龙
冷雨凄风入晓窗。遥望长天。云水茫茫。可怜目尽枉凝眉。忍教身空。羞对霓裳。
一梦魂牵竟断肠。几回嗔醉。何事疏狂。无端憔悴怕人知。别样心思。别样凄凉。
   
绮罗香*浅梦深秋
       文/独孤冰龙
野陌余花。霜林倦鸟。行岸蒹葭栖露。萧瑟凄风。临望遍涂红树。
恨影孑、笑我身空。念人远、怜她心苦。最销魂、两隔天涯。年芳易老岁华误。
忧思凝睇一晌。憔悴柔肠寸断。倩谁相护。暗恨幽幽。凭梦也难分付。
痴几许、倾诉无时。情千般、梦醒何处。奈此际、病向深秋。梦回应咽语。
      
   惜红衣
          文/独孤冰龙
阁角花凋。帘边烛灭。夜来寒彻。雾笼残香。纷纷坠如血。
凝眉涕泪。此番怨、休提风月。幽咽。旧事新愁。向何人言说。
斯时决绝。欲诉无由。徒留恨千叠。红衣独守缺月。发成雪。
愿君念思回顾。解我一怀情切。纵今生缘尽。同做双飞蝴蝶。
      
发表于 2013-12-17 19: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走向诗意的散板
文/弓长在



文字没有沉睡,站立
在月光中燃亮我的头颅
那一缕黑色的羽毛
恍如昨日饥渴的眼睛
翻飞着柔软透香的诗页



在唐宋歌赋里行走如风
赭黄斑驳的韵脚,被雨水
一遍遍亲吻,抚慰历史的筋脉
梨花在深院枝头绽放
主人依旧端坐在秋风里



每一次歇斯底里
都让那些苦涩的词语
和顽固的念想背叛,支离破碎
落寞的舞台,知音难觅
在夹缝中,祈求生命的延展



我的手指在伸向灵魂
祈求圆满与安宁的归宿
云朵游移在墨黑边缘
弱不禁风,伤痛了卑微的视线
死水起微澜,浮萍终于失宠



书写荒漠的微尘
不比真实的梦魇轻松
血色近于干枯,时光打磨着坚忍
懦弱,描绘不出蓝天的意境
虚构之墙坍塌,弥补完美的破绽

《柔软的事物》


一片深邃的海
于轮回声中,漫上枯岸
润泽我消瘦的容颜
面对淡定的礁石
多年自感卑微而惶恐

血管在春天里温暖解冻
穿越麻木的骨头
重归灵魂的高地,一朵莲
在静寂中悄然绽放
苍白、浮沉的步履正走向辽远
时光没有虚幻的倒影
一枚柳叶,描画不出深刻的涟漪

该如何整理我的今生
那曾丢弃的铁犁锋芒还在吗
开垦荒凉,植下鲜活种子
与酸涩的泪水
隐没的事物终要浮出水面
而蛊惑的青草,在一遍遍
叫响你的名字
让我这样柔情似火

《瞻望一条太阳的河流》


用十足的虔诚,去瞻望
一条河流,瞻望一种生命的
澎湃,鱼儿沿着生命河岸去寻觅
水草舒爽的呼吸,石头花开的清音
在黎明时分,逆流而上
寻觅历史沧桑的源头,沉潜于
黑夜的寂寞,我嗅到了一朵浪花
苍凉的脚步和孤独的欢乐

生命源于一滴水,丈量千万里旅途
大地诱惑的心跳,而前程又何其
惊艳而壮阔,就如蔚蓝的海洋
和璀璨的星空,穿越僵化的肤浅
我朝思暮想,泪满衣襟
领略一条太阳的河流,深远着
清明的视线,洞察秋毫
抵达欲望,就是幸福的归期
瞻望一条河流的方向
无止无休

作者简介:张洵,吉林省通化市人,中学高级教师。工作之余写点东西。2012年初开始创作一些诗歌作品。曾在《星河》季刊、《诗选刊》增刊、《中国现代诗人》、《大别山诗刊》、《月亮诗刊》、《新诗人》、《指纹诗刊》、《海域诗刊》、《新锐诗刊》等纸刊网刊和论坛发表诗歌近百首。

地址:吉林省通化市二道江区通钢二中 张洵  
通联:15844559317
邮编:134003

发表于 2013-12-17 21:38:14 | 显示全部楼层
[b]《村庄,被一场雪拴住》[/b]

大雪一路南下,风是一种走向
我所关心的村庄,正覆盖在白雪之下
我曾感受过北国的雪,那阵势
足可轻松地将一个单薄的村庄拴住

风雪,熟悉村子里每一间房屋的裂缝
人们必须牙齿切住牙齿,给它们让路
当它们一齐欢呼时,创痛足以致命
的确,一些老人最终也没能走出寒冷

母亲生怕我熬不过冬天,生起了
家里的生铁炉子,并将我紧紧抱在怀里
炭火将母亲的胸脯烤的滚烫
那种温暖我似乎记得,又似乎遗忘

父亲,则把酒喝成了炭火一样的颜色
从他嘴里发出的咂酒声成了一种回响
那回响,醉成满天飞雪,最终
被风带走。不打紧,它识得回家的路

此时,我的梦却被烘烤得酣熟
温暖掩饰了屋外的一切,也迷惑了我


[b]《蜕变》[/b]

形象虚幻,这是一种境界
那些斑斓的、恣意的生灵成了
一群难释的谜。我知道
它们在等待我灵魂的到临,并
企图将春天从我的眼中抢走
然后,演绎出一场踯躅于人间的
绝美之舞,来感醒我思索的窘境

这是一次痛苦的蜕变
充满了神圣、庄严、深奥的意象
意象里,我委顿的精神与肌瘫的思想
被彻底煽动,整个生命都沉浸于
极致的悲戚中,极其可怜
看,那一丛野草,将遭践踏
看,这群乱飞的蝶,正要离开人间

我开始疏远这一方世界了
并憎恶这个以野草作装饰的春天


[b]《菩提树下》[/b]

或许,是虔诚起了作用
心灵正以醒来的名义重开
我微笑着,端坐
风里不动,雨里也不动

肉身复杂而单纯
烦腻和憎恶被拦回胸前合上
听不见喧闹,只有落叶是声音
沉思,被云托住

言传不得
这是一种领悟,干净透明
连寂寞都没有


地址:江苏省新沂市锦绣茗苑2-1-1102信箱 张建(收)

邮编:221400  电子信箱:[email]yuanshanjianzi@qq.com[/email]

手机:13775863991
发表于 2013-12-18 16:37:5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秋天,不再想起
文/章洪波

《浅秋》

原野,甩动浅黄的衣衫
一些庄稼,便露出了笑脸
九月,眨一眨眼
菊花轻盈地爬上了山头
霜还没来,九月的心思
就泡在浅浅的露水里

枫叶的腮,慢慢变红
一些记忆慢慢轻盈起来
它牵住月光和花香
牵住微风中浅浅的疼痛
我呵,守在夜的渡口
看秋天,浅浅地红起来

夕阳,远在秋天之外
你的眸子被泪水打湿
被泪水打湿的秋的柔细的蕊

《这个秋天,不再想起》

没有任何暗示,你走了
走在一阵雨里,一场花的心事里
走在生活的猜忌里

你走了,我的生活成了战场
黑夜焚烧着白天,悲痛掠夺着
时光。我在一场无声的
战事里,奄奄一息

这个秋天,风声是冷的
阳光是冷的,我的心也是冷的
感知不到温暖、饥渴和色彩

在丛林,我枯叶一样飘过
没有声息,也没有灵魂
这个秋天,该离开它的树桠
随风而去,不再想起

《谁丢失了繁盛的花期》

东风再起
花的心事,落满庭院
谁在灯下把花香,一层层揉碎
夜已三更,月已憔悴
你有足够的理由把自己搂住
搂住体内的风声和暗涌

该含苞时,你不敢含苞
该绽放时,你死死抓住内心的
伤和结……

谁在月下叹息,谁丢失了繁盛的
花期。像一朵早夭的蔷薇
在一瞬间,失去一生的
色彩和水分


联系地址:武汉市青山区建一南路金鹤园小区3栋4单元601      章洪波(收)
邮编:430081     
发表于 2013-12-20 23:06:04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对远山,我只是天空的一根枝条》
文/傲海
相对远山,我只是天空的一根枝条
没有什么可以依托

阳光送给我的是那样的充足光亮
可我的叶子在掉落之后不会再有生长

我情愿自己被炙热的紫外线燃烧
让被我影子遮住的那道伤痕
有一个可以被医治的机会
2013/1/18

《七月七日》
文/傲海
卢沟桥不是断桥
没有浪漫的时刻
炮火吵醒了黑夜
却埋葬不了黎明

红色让钢铁炙热
叫喊让宁静遁逃
柔软的河流为此
安抚着破碎的礁石

古城脚下
坟墓周边杂草丛生
石狮子的眼泪融在雨中
八年的时光并不遥远

松花江卷起层层浪花
曾经十四载不安的年华
依旧醒目,淫雨纷纷
淋湿了每一寸土地
2013/7/7

《惶恐》
文/傲海
说些什么
重复是语言永远的悲哀
在沉默被耗尽的时候
守望面对着遥不可及

左边空空荡荡
风自由的吹过
没有阻拦
自然没有痕迹

星空此刻改名黑夜
踽踽独行的继续
无光注定无影
右边一无所有

色彩终于被统一
光线得到了休息
在找不到不同的视野中
不安依旧
2013/7/13

发表于 2013-12-22 12:57:53 | 显示全部楼层
走过黔中大地(顶针诗链)
文/山城子


大 地

农民正在收割晶亮的汗滴
我与妻寻找儿时的记忆
风与太阳从不同的角度关照我们
心,在野菜上融化

很清新的苦味
透过时空的悠远回到老家
老家的马铃薯应是刚刚放叶
那时,母亲恨它们不能一夜
长大。哦!
这里的一垅垅
正在开花


开 花

这个动宾式双音合成词
比它任何一个同类都美丽
而形象到马铃薯
也不卑微
连体的花瓣儿
捧一点金蕊

金蕊慢声慢语说话
很像妻
当年的表情
说别碰伤我
正在地下积累的深情
呵护孩子
就像呵护地下茎


呵 护

立夏的大地呵护万物
被呵护的稻苗等待插秧
野菜呵护我们的胃口
妻说苦味儿比甜味儿
更有营养
艰苦的氛围
一直以来把我们的坚强滋养

正是凭着苦味儿
我们从北方坎坷到了南方
实景的回眸
却见许多金银花儿
开在路旁


路 旁

路旁的灌木丛上
攀满的金银花正在扬香
一簇簇,一枝枝,一朵朵
那金的是不是妻
那银的是不是我

或者,银的是小伙儿
金的是姑娘
太遥远了旧时风光

多少次我们
双双走在故乡的小路
欣慰了母亲的村庄


村 庄

经过一个村庄
一对年轻人攀在樱桃树上
熟透的樱桃点点
红如胭脂
很想买一斤
却将阿赌遗忘

听一句脆亮飘落下来
走到家门
就是尊贵的客人
不怕甜
两位可随意品尝

这,啊哈——两颗心
打开窗子一样敞亮
来黔,我们已经无数次感慨
世上毕竟谁
慷慨善良

2005-5-6原稿
2013-7-18修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3-23 17:44 , Processed in 1.138802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