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蓝蓓

2012年中诗年选征稿,请大家自荐作品备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2-10 11:38:12 | 显示全部楼层
西川行(组诗)
文/孙树国



走马成都



吼破秦腔踏破秦岭
一脚深一脚浅
趟进蓉城



宽窄巷子
一扇两扇门虚掩
宽坐窄坐长嘘短叹
朱门酒肉



芙蓉树下
火锅煮沸岷江水
走了曼玉来了青霞
你说妹子美不美



千年都江堰
讲诚信二八分成
也堰不住七朝五代



青城山峨眉山
问道请佛遍地神仙
阅生命坚强
天上地下还是人间



车过映秀汶川



拽着岷江不放
就是北上
无数次跨过岷江
还要前行
一条路通地狱
冠名遗址
一条路通天堂
普照阳光



汶水啊岷江
你把大山劈开
车在山间逶迤爬行
你把生死断开
阴阳两界抽刀断水



大山背負的太多
随便吹口气都要滑坡
生死无常
天崩石还深深倒插在江边



昨天 撤出城市的记忆
走进茶马古道的沉思
今天 藏羌风情飘起来
世界触手可及



羌笛



与大山同一血脉
伴流水洗尽尘俗
听六根手指讲唐宋遗风
而边塞的雪捂着蹄声
早已踏破玉门关的春 梦



一声声清脆高亮呐喊
羊角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
一缕缕委婉含蓄的呻吟
月夜晴了又阴阴了又晴



世界不再口传心授
喉结能发出不同的颤音
一名老妪端坐在竹林里
如泣如诉



康巴汉子



额头上跑开战马
热血踏着马蹄飞扬
鲜红的英雄结呼啸而过
青稞早把草原灌醉



深邃而忧郁的目光
把多少女人烫伤
雪域圣地花潮如海
心早以浪迹天涯



太阳在怀抱中升起
雪山从幻觉里醒来
昨日里的刀光剑影
尽在一曲把酒长啸醉天下



过雪山垭口



我在蓝天与云朵之间盘旋
你在绿阴之中爬行
车与車在喘息中擦间而过
路直了又弯 弯了又直



事物原本可以这样
同一时间以不同的方向
达到同一的目的



九寨沟



坐在树叶优雅坠落的声音里
拜读镜海深隧的思想
山水在同一个境界里
我登上一个又一个海拔



我从千里之外拔涉而来
来见证了穿越时空的誓言
海与山历经亿万年的蜕变
终于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灵魂植入彼此的铜体
我中有你 你中有我
纵然你用天崩地裂的阶级力量
也别想把他们再次分开



山中有水 水中有山
水生山 山生水
山山水水生死相连



他们太想往大海了
把山里生根的湖叫海子
以至于把山中的围堰也叫海子



我真的看到一群海子
嘻耍着从寨口跑来



黄龙


宝鼎雪山是遗留的牙齿
是一滴泪味觉中的梦幻
大海在临盆分娩你的瞬间
疼痛的世界破泣长嘨



出征的那年 也许老一辈还会记得
鳞甲天飞残阳如血你去了何方
不问青山翠嶂不问瀑布流泉
也不问黄龙寺空灵的钟声


今天你匍匐在雪山的脚下
腑视着人蚁在喘息的栈道上爬行
你近乎于残喘的卧在游人的足旁
我抚慰着你层叠隆起的疤痕
感受到血脉里不死的火焰灼烧的快感


龙甲早在大片的彩池中醒来
鲜活的生命如飘动的经幡
我听到远在天际的呼唤声越来越近
玉翠峰麓回响着你亢奋的呻吟  
发表于 2012-12-10 12:39:47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2-12-10 18: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来声援下。
发表于 2012-12-11 09: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

《现实,幻象——弗拉门戈与斗牛士舞曲》

雨再一次滴落恍若隔世的情节
光阴写意的线条
不安的在脸上反复游弋
没有炊烟的城市
一根廉价的香烟生产出中产阶级
童话般的幻象
守夜人与守日人对弈
夜以继日的耐心解构着焦油与尼古丁
势均力敌的比例——
时间空虚,流连于资产阶级的
肥皂剧提前打烊
夜店拉长阴影
纸里包着三两饥饿的男女
焚烧——
无望翻身的咸鱼吐着烟圈
像糖纸包裹着爱丽丝
孩子熟睡的姿势
呼吸——
像海洋般致密

2012.7.22日于双辽。

《一列火车载走了,春天枝繁叶茂的意象》

一列火车载走了
春天枝繁叶茂的意象

诗人学着孩童
在白纸上涂鸦

随心所欲的线
争论着
马蒂斯与毕加索
谁才是现代派

音乐在普希金的诗句
中响起
看云雀在西风中战栗

一匹黑马走出了
西伯利亚的寒冬
在你眼前
啃食掉心底
最后的阳光

2012.4.15日于双辽。


《纸上的孤独有些漫不经心》

今夜的黑在窗外无常反复
纸上的孤独还真有些漫不经心
在日光灯下双手
蓝的发紫
还好——
不是以太阳的名义
揉烂一张书生一样白面的纸
散落一地知识分子的白骨
看着它,终于没有成精

2012.12.3日于双辽。

通联地址:吉林省双辽市辽河路989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双辽支公司 崔喜斌 转收
邮编:136400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2-12-11 18:05:3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2-12-12 11:26:56 | 显示全部楼层
醉花阴残叶随风落花影,金乌几时鸣?昨夜风云淡,烽火连营,万马凌云腾。酒醒半梦提剑舞,鐕落惊酒醒。冷风迎白发,腰佩已锈,独留金甲旁。




                                                                                       隐之   


五绝 竹影



              竹影小楼伴,花间月下闻。              残月凋朱颜,暮霭映紫川。
                      隐之





                                  惊梦
          青灯隐竹素弦落,秋水东逝云雾飘。


              夜半风摇门似扣,梦回千里引君还。



                              隐之

点评

格式韵律再斟酌一番更好。  发表于 2013-1-31 12:20
发表于 2012-12-12 12: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一年了
发表于 2012-12-13 09: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占位支持!
发表于 2012-12-14 06:55:49 | 显示全部楼层
行吟于秋天的路上(组诗)                文/余燕双



1
拉着钱仓塘河一路拉到坡南埠头拴上九皇山
时间就是松香涂在沿岸
弦轴拧紧。那位飘泊于吉祥巷路口的穿雨衣渔人竹篙轻拍
黑白相间的鱼鹰跳跃
松弛了的男低音一下子亢奋起来


2
火烧云熄灭了,停电。埭头处于一片黑色的汪洋之中
一钩新月几疏星悬在山外
照不到湖边香樟树上的鸟巢以及草皮和蝉声
萤火虫忽明忽暗
不如把骨髓里的的磷火点着
照不到别人,也可能照亮自己的内心


3
整个晚上,明月穿透百年的香樟树
停在瞎子阿阮光秃秃的头顶
然后往下倾泻,照着他的墨镜,他的牛皮鼓、牛皮琴
以及口中穿白袍的薛仁贵
照着台下一张张竹椅子、长凳子
稻草垛,空旷的田野。镰刀下的温州鼓词


4
在宋埠,见不到白鹭、跳鱼、牡蛎、扇贝
我所熟知的玩偶。滩涂上
只有运石车,间或有一两只小沙蟹在乱石缝隙中
竖起大蟹钳爬出来
像矛,闪着青色的锋芒,刺穿我的秋天


5
一株水稻站着,肩负苍生,冬至这一天累了
风轻轻捏着它的胡子推一把
它顺便躺在大地怀中享受一年将尽的阳光

简介:余燕双,男,浙江平阳人。作品散见《诗潮》、《诗歌月刊》、《飞天》、等文学报刊。已出版个人诗集《琵琶曲》,现为平阳县作家协会副主席。
地址:浙江省平阳县教育局邮编:325400

发表于 2012-12-14 17:48: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月  三月

         山花  

缅怀一条河
在春水微涨的季节
细雨梳洗沿岸风景
看归燕穿梭 杨柳新绿

偶尔 轻风搅动心事
生动着一团云影一点星光
曾跃出水面的红鲤
遁形于碧色的碎波

在依稀舟影里
我只是一叶竹筏
贪恋桃花妖娆
却无法喝止 脚下
流水湍急

没有试探方向的长篙
却常在梦里返航
上游下游  咫尺间的天涯
偌大的三月 我只能
收获一片倒影

发表于 2012-12-14 21: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穿雨衣的人》

文/独竟天涯

阳光背着手
夏夜听清了一行孤矮的月
当目光通过一个路口时
路口的掌声拍满了墙体 路面 与同行的车笛
夜像一枚别致的树影倒挂着身形
听风声 雷声 还有那些脚步声
远处 近处 到身体 再到血液
一条车痕 划过夜的喉咙 飞出去的水花
从风中 到眼中 再到脚上 泥土里
每个孤独的路灯都在吟唱
一只蚂蚁通过了 斑马线 拧干了自由
街角的每一把伞都在向着黑色靠近
一把锋利的匕首通过了麦秸 闪掉了一行泪
当无法逃避一条巷口
一些钟声 一些车笛声 还有一些流水声
都流向了一个地方  正如
一个路人刚刚经过巷口  
就在一件雨衣中消失


《通过一个谎言》


艰涩的词语 打湿了 火热的秋天
我古板的躺在床上 微笑 嘲笑 讥讽
就像一座
立于 中央广场的雕塑
方向感开始作祟
没有预期
玫瑰趟过偶感花香的丛林
一根邹纹划破了 渡船
当我
第一次想听海
当我第一次想看海
某种语言
就像无期而至的谎言
一把锋利的裸照 滑落进 古老的床头
过期的谎言还在生效
就如我前世未见的儿子
一个不愿为前世 透露姓名的儿子


《拳击手》


驰骋的硬台板 高过围绳的自由
瘫掉的尊严 喝下浓硫酸 吐出假牙
连环套的陷阱 猎人掩耳盗铃
挥出一记右拳 给你左脸
再挥一记重拳 右脸给了谁
从A点 到B点 用了一生的距离
从B点 到C点 用了多久?
一副假牙的叹息
走吧 狩猎场
一群怪物在烂熟的复制
另一群在趋炎附和
关于生活的暗影
你就像一个陌路人
丢掉假牙后
你就可以随时 咬向
每一条狗......




独竟天涯简介
笔名:独竟天涯 原名:杨旭光 吉林省双辽市人 出生在1985年的秋天里,典型的80后。
写诗歌两年多了,只在网络上游走,可见各大网络文学论坛。还未出过什么个人诗集! 有少许作品上过纸刊。

QQ:502928034
诗观:一切诗歌将源于自由!

通联:吉林省 双辽市 小白楼金店  杨旭光(收)
邮编:136400
发表于 2012-12-14 21:26:42 | 显示全部楼层
《虚幻的国度》长诗选章

文/独竟天涯


第六章

垂下的语言 像一杯老酒 每把刀子在造句 切开一些腐浊的言辞 某个目光凝实
放过尸体的长度 一条船寻找河流 洪荒巨攀沉睡眼睛想一夜宁静的躁动 一根肠子用途
像一条有待拓宽的路 魔族闪烁着绿光 移走山峰显出兽瞳 天地晕黑 魔鬼的目光迟疑
放出一柄魔斧 太阳低矮 嗜血的魔火烧尽人性 鬼在山峰间呲牙 黑夜披上斗篷 像黑夜疾走
虫子 爬过远山遁入魔化 盗贼纷飞 用一片月光剽窃 切割手臂上的图腾 阁下可否放出月光
箭驰飞跃山谷 柴夫用一捆柴捆绑生活 某段语言短置 请用一把刀 或用一柄斧头
谁在捆绑江河 牧童遥指一杯酒的过往 某朵花的孕育像谷峰飘零 词打开了新的意象说


打开坟墓的英雄 如一个盗墓贼 窥视烈烈雄魂 一阵风吹出沙漠 探出味蕾 在黑夜打孔
雪地中的鹰飞 一枚力爪奔向犁地的蛮牛 用一个农夫喝水 像一群黑鸦
攀爬山谷 通往一尊神冥 像一个药师的忠告 来自黑夜的坚冰与火同食 砸开一份陈词
一枚逃避意象的神笔 凿着生活 贫民的活不易 请用拳头说话 说不出用硬骨说话
你的盲马还在远方驰骋 神的利剑通往以通往远方 雪下的阴霾 用一根谎言解答
龙的哀怨 灯通达地方 远方到处沙 一峰骆驼饮醉江河 靠近沙石的呓语 听一段残梦
请用可以清醒的风吹 经过一个细腻针孔 放下一根线的牵挂 铁匠在打词


黑暗透过棱镜 放大一些恐慌 肉色可餐 像一个素食者靠拢 打开井下的烦躁 听一些蛙的低鸣
雪的硬度 搞混分裂的头骨 白不在是洁净的代名词 有语言的地方过分简明 像剑芒
豁开深处黑暗的剑芒 月光低盘 矮树终将通往高大 没有过分的宣泄 冰雪僵硬 词语混沌
彻骨的寒意 通达传承 极冰之地一个雪域之珠分外明亮 第一滴血 雪族的祭祀开始
透过一个虚掩的山门 老道遥坐冥想 听雪族的异响 雪域 复杂难鸣的咒语响彻大地
雪之神骤然降临欢呼雀跃 雪族将要奔出雪域 发动一场战争
老道破碎道念 启动传声大阵 覆盖整个星宇 所以大能全部震撼 法老 敲响举国之钟
佛者遁出山门 巫师破碎龟壳 武士严阵 举国惊动 地狱之力笼罩


现实就像一场浩瀚的雪 抵达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 可怕的是将要来临 神啊 收起你的苦难吧
贫民在低鸣 富人在祈祷 大地皇者也在祈求 远处山谷 诗人依旧面朝的海 听海浪的巨响
他的诗中没有死亡 海风吹过 山雨欲来的气息笼罩 大地再次震颤 寒意迫近
雪域大阵正式开启 战争降临 在战争中谁都不会是完胜着 合十了一本诗集
春暖花开像一个女性的酮体战争被错位 仿佛划过了时代的夜空 像一场老电影
老道会不会复活 雪神会不会重归故里 雪族会不会收回泯灭的贪婪 一切都在错位中发生
一切又都在在错位中结束......


第九章
听见烈焰的声响 玫瑰登场 关于鬼的硬度 像一片随时被啃食的光明 当绕过太阳
一些纤细的目光 像一枚枚钙化的尖钉 用木板说着亡者 铁鞋在厚度中磨出了弧 像一个弯曲的生者
孤雁是卑微的 像一个濒临乞讨的贫民 理论上乞丐并不一定贫穷 但贫民一定是贫穷的
就像一根玉米棒子 逃过深夜 躲过老鼠的嘴角 一枚月光滑脱 一些贫民在饥寒中煮雪
黑夜是一枚拉长的硬词 孤月再词的根部 像一个没落的标点 有时候就是一个无言的结局
风筝飞过沙漠 太阳在滴血 扶起一杆大旗 旗的背后是一场无尽的黑......

骨头 钢铁 硬度瘫软 一些蚂蚁通过借口 捎带语言的刺痛 深夜又在拨动一池秋水
怀疑一场玫瑰刑 断头台下的血迹 一些玫瑰凄惨 魔鬼深夜飘过一场黑暗的言语
古猿通往时代的壁垒 怀揣一枚牙齿的硬度 用咬痕说话 放下关于角质的纹路放大或缩小 一枚兽瞳
拥塞的时代 抱拥 关于情结的严重 趟过狮群 像一只狼 当山羊还在山坡上回望
寂寞的灯光在林间摇晃 每根树叶的软度直达石壁的味蕾 想一些可以随时跳动的壁画
铁水飘过云端季节 黑鸦是乌云的复眼 关于黑 可以延长为一次大繁衍
关于街巷 放过目光的长度 像一条母狗走去 午夜 关好灯 离开

打开一颗萎缩的坚果 用一颗词语 坟墓中的亡魂往返于阴阳 行动的词条被肆意的链接
扔掉一捆柴 关于水的湿 踏过一个没有水的河 黑夜在河床上留下了倒影 像一枚感伤的岛屿
按纹路行走 荒漠中驶来了一架马车 跳下一枚脚夫 等一场水的温润 像一场火的预期
苦等十年 天干物燥 一份坚毅胜过 十年的泪光 在黑夜中憧憬是唯一的守候
像一截被用烂的妄语 砸开一口井的轻薄 深深的泪腺只有一行沙
又过了坚硬的十年 仍然无果  关于因的解答早已不重要 坚持是一份多少年都换不回的收获

爬过又一个十年的劫 孤雁飞过心底的寂静 敲打依然可闻 关于传说 永久的像一只狼的到来
静静的黑夜 迷雾低沉 在远方 天神听到了坚持 开坛做法 行云布雨 一场寂静的等待
在慢慢浅退 的黑夜 一只鸦的惊走 跳过狼窥视 脚夫在弥留之际 一场清晨的雷声响起
在黎明含笑 一场大雨的来临 没有因的源头 一下就是一个月地时间 关于尸体可以腐烂 关于荒漠
也可以成为绿洲 通过一群人性的奢望 结果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什么至今有多少人还在琢磨
像一个夜的黑......



第十五章
慵懒与神的意识 经过一条河的束缚 摆脱生命的权限 刻意的留下生者 一些尸体漫过了枯萎的红树林
沙的硬度 一粒金的前齿 穿过洪荒之地 一个国度在攀缩 一花的幻影 坟墓再次飘起酒一样的空气
走过鬼的村庄 坟头的一把蒿草 正向着生者招手 微笑  天堂的门 肆意敞开
打开头颅 意识中的闪电风暴 划过雷实的空间 一些符箓在高歌  阳光刚刚通透彼岸
智者用笔说关于阳光的传说 一只载满九幽帝都的暗黑魔法船 在旋律中打开漩涡

一只风为马 渐渐尸体露出白骨  水的的流动  魂归一个风筝的意象  阳光探出疲惫的手指
黑暗在明暗中慢慢褪色   虚构一个叫光明的味道   走过一座桥  用船的力度
移步于生活 柴的愤然  一些烈性的火药 等待一场将要 来临重生劫  皮肤慢慢的破裂
走过山之魂 大地曾有几声的震颤  一江水归于海 海将归于何地  列变的思想者在无尽的思考
一件外衣挣脱了大地  魂在春天里听着颂歌

极度向前 用光的胃部 打开影子的躁动 词语如兽语一般难鸣  黑鸦慢慢的走远
咒语 水的流动  经过巫师的身体 龟壳裂开一场大火 海洋装点着来自坟墓的构筑词
黑暗在谁的眼睛中变红  空气充当谁的味蕾 一把刀的软弱划破了 女人肠胃的圣衣  光走入了废弃的空间
眨眼来自于生命  意识中的语言 木头分不开钉 火在为谁燃烧 一些水 在病中跳舞
璀璨的项链 走过魂外的都城 兵劫 冷酷的表情  生命再一次脆化 一盏灯回望生者
船的尖利 雪如履薄冰 一双鞋的脚印 打开井的寓言 一只船在掌心中回家......

打开纸的褶皱 像一枚皱纹 风声血液  一声惊雷慢慢逃离 夜晚突然地 降临
道士驱赶一场火的阴谋 防备来时的硬语 石头慢慢的淹没 血鬼 深夜中暗暗高歌  红色的宇宙飘落  
一片枫叶
光的影像 驱赶风筝离开 沙粒回归于眼眸 切开腐烂的肠胃 红色的永远弥留
黑衣慢慢 桥也慢慢 光明离黑暗不知还要走多远......    坟墓慢慢归于静止




请版主们择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1-24 09:21 , Processed in 1.123202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