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蓝蓓

2011年中国诗人论坛年选正式出版,入选作品欣赏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19:08 | 显示全部楼层
2010年,父亲守着空旷的时光
文/高野


这一年,一场洪水洗劫我的家乡
父亲扛着铁锹,光着脚丫,一条大裤头
成为他向洪水挑战的旗帜
大风吹过村庄,又吹过田垄
最后打在父亲五十五岁的胸口上
他从泥水里爬起,又跌倒
像一个手足无措的孩子
抓不住一棵救命的草

这一年,父亲守着空旷的时光
用铁锹和锄头磨成的针
把村庄的伤口缝合
夜里,他梦见自己驾着两头黄牛
翻开肥沃的土壤。一阵泥土的清香里
他梦见玉米和大豆,颗粒饱满
梦见我的母亲丢下拐杖
在天黑的村口,等他回来

这一年,父亲没有想到,被洪水
湮没的村庄,如今又索要水
它的伤口,似乎只有水才能治愈
父亲从入秋开始祈求雨水。直到深秋
甚至隆冬,整个麦田上空,除了干燥的风
只剩下寒冷

这一年,父亲眼里没有绝望。母亲说
多少次,他坐在门口的乱石堆上
只要想起我,在大城市有尊严地活着
他就可以把这一切像烟头一样
扔掉


父亲
文/小隐
  
在梦里,不曾有
火车一闪而过
可你的脸
似乎就在那黑黢黢的
车厢后
渐渐显现
你笑盈盈的眼里
含着我流淌过的泪
这么多年
我担心
你的声音早已生锈
一说话
就会掉下
粒粒不舍的碎渣
曼珠沙华在夜里开放
眨眼间
你被它的光影带走




《足球》(外一首)
文/余燕双

高俅这厮
刁钻的一脚,传出一道弧线
直接从汴京传到北京工人体育馆,我们这代球员脚下
灯光就黑了,哨声也黑了
黑了的足球在众多雄起的泪水中滚动
轻一脚,重一脚
就是踢不出某些人的裤裆
后来把自家的软球
也踢丢了变成
假球


《商品房》

它是由
钢筋、水泥、砖木构成
靠高额利润支撑
属面子问题。你我用下半生汗水作抵押
将自己囚禁在
一个大小不一的
笼子里生锈
沉陷
一些苔藓从缝隙间
爬上来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放松身体
文/闽北阿秀

寂寥的空间,你穿着喜欢的红色外套
在进入冬天的时候
这个跟平常相似的夜晚
你刚从外面回来
卧室温暖,身体太多的束缚
你许久没这么放松
除去多余的衣裳,裸露上身。对着镜子
仔细欣赏,让自己的手停在
细腻而光滑的肌肤上
乳房,得到彻底解放
在接受你的轻揉时
享受空气,享受自由的颤动
更渴盼一双手的抚摸
触及灵魂的快感,敏感的部位,跟着节奏升腾
轻轻地哼唱,来自肉体深处



秋千
文/风重

此刻安静极了
一些雾霭
把我们静静包围

仿佛回到去年
看你荡秋千

偶尔,会看到你故作忧伤
说天空像一只倒立的水杯



衰老如此突然
文/江一苇

衰老如此突然。
我终于坐下来,看见父亲稀疏松动的牙齿
费力咬住一颗土豆。看见儿时的自己
一蹦一跳。
像只蚂蚱。



南京 南京
文/槐蓝言白


我没见过它的疼。也没见过雪地云锦。
除此外,还有不忍听闻的歌,国仇家恨,
以及后庭的烟火与脂粉。
暗黄被虚构,城市如此悲情,我穿过一片阴影,
与往事藕断丝连,晚霞还是那个朝代的晚霞,
柳如是或是李师师,柳树上贴满诗词和启事,
秦淮的水很深。

老城南泄露了无所事事的江淮官话和南京白局。
盛开的鲜花避而不谈,衰老匿隐,
阅江楼多年已无绝望,金陵的菜品,
像极了塑料门帘里的暖气。
玄武的枯枝从高墙上落下来,苔藓悲凄,
紫金山缓慢松弛,宁,显得孤单难以韵致,
冷艳的天京,群楼无限,这一刻钟山风雨
就是如此,多年不能想起,慢慢涌来回忆。

往事骑在树杈上,把乱世的舌头分岔。
往事抱着柴禾,要肌肤相亲自己心里话。
钟声响起,那个骑小马的人,出了城门
便老而不死,小二年青。许多年的影子滑过去,
滑了一次又一次,刷刷地目光和年华,
再也没有人不为它痛惜,我的眼力
翻不上它的腰枝,也跟不上它的飘摇。

金鹰里,寂静的名店挤在一起。
我围观城市干冰的风霜,如同卧底。
从38楼望下去,紧密相连的红色尾灯,
像是要摆到天上来,皇后的叶子下面,
乌啼在更远一些的地方,莫愁湖盈盈一水,
一只斑斓豹子,在高高台阶上游走,无人问津。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重返家园
文/刘客白

我返回于你,是山茶花返回种子。
谷物放弃花粉,婴儿逃脱子宫
车站,睡意像公厕的水龙头
茶叶蛋一元钱一个,北渡村,妇女
用宝马车剪指甲。天空下雨的时候
遗忘雨,京城得了政权后遗症
邪恶是衣衫,阴谋是水库的话语
出租车在口袋里加速,礼帽多了情欲
你在人群中放下甘蔗林
宾馆多动症,情人在灯芯里散开
火柴用来下雪。
你嘴巴长满仙人掌,女教师的季节除外
我写一份申请,多年前的划船技术健在
对岸在偏激,芦苇折射出性思想
拨开涟漪,玻璃球放大着船夫
叫喊声划过龟壳,蟾蜍在皮艇里被贩卖
寂静停在无名指,没有书的图书馆是多余的
身份证上的案例是多余的
星期三,你做一份测试题
在理论里,遇见妻子,还有画家女儿


今夜
文/玫瑰之冢

之一 记录

我的记录将从午后阳光开始
从一段世俗生活的片段、清茶
及循规蹈矩的河水开始
那时候,他们都清醒,有
端庄的姿态与妆容,是好丈夫
与好妻子。我们说言不由衷的废话
喝寡淡无味的烈酒,看不安分的
眼神如何相互倾诉身体的渴

后来,我知道天会重新亮起来
星星收起暧昧,安然睡去。他们
继续周武正王的开会、打屁
嬉笑着藏好房里的空镜子
或者,像我,像一个宿醉的沉默者
在梦里砸碎一段令己不齿的往事
回到本能的欢愉里

之二 幻梦

我会蜕去厚茧,如同一颗冬季北方的星子
会这就跟随爱人回到碉楼的火塘边
或者,如随便哪一尾格斯扎河中的金枪鱼
洄游在杜撰中的泪或一团火里。在臃肿的
形容词中放弃挣扎,爱上一只家猫
与它说话,对它微笑,把寂寞的最后理由
都丢入梦里去。我会蜷起身子,回到童年
聆听并崇拜父亲及一切干净的沙子,让
泪可以顺利些,砸在坚强的镜子中,由它
碎成漫天的星子。我必须承认自己
是个懦弱的人。是即废的回字楼里
最后一个失眠者

之三  废弃

城池坍塌时,我不在。那个牧人还在找寻
自以为是的最后一只羔羊。他更像活在
昨天的人,或一口不懂事理的井,独自生产
无人问津的咸水。我当然也不在一团
初冬的火中。瓦砾与荆棘,一把随性的野草
都懂得更多,更会体悟夜来的寒冷

而这关乎深夜的叙述,终将废弃。在
一瓶烈酒中徒生枝丫,盼一段终究不来的春天
做一场盛夏的梦,编造聊以为继的故事
会活下去,像个真正的废人,在一颗
被遗漏的莲子中蛰伏,等腐朽、等来年
在塘泥中,在一声破冰的脆响声里
死掉

之四  绽放

而我已没有一首完整的歌谣用来抒情,来打动你
及匆忙的路人了。缠绵的夜里,唇齿间唯有
是非能辨的光阴。当然,我还有你,有一把足以
分割过往的利刃,斩断蓝与灰涩的边境线
会假意抒情,描摹风花与雪月,狂沙背后的日出
及一盏故乡的灯。让一个异乡人躲藏在电话背后
思念母亲。这都不重要,我还有一把虚伪的胡子
可以佯装坚强、扮演硬汉与金戈铁马的往事
在深夜,掖好单薄的被角,让隐匿的瑟缩
碎成一地月光



那时
文/夜鱼

秋阳绚烂的下午
你忽然丢给我这个词
像丢过来一团旧毛线,一沓旧杂志

我夹着圆珠笔
铺开的却是宣纸
我不知道怎么开始

我怎么可能只用半天的墨汁
去涂那时的白裙子

算了,光线越来越暗,已不可能完整复述一次
最后只写了这么几句——
她白得像月光
风一来,裙摆上扬,露出了小腿,若隐若现的蓝血管
饱满、鲜亮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且饱满
文/惹眉

◈河水

河水是半裸的,日光之下
并无新事可以掩埋决堤的可能
更多的嫌疑,出自夹岸的浆声与林木
它们偶有花开,三两枝,也不问桃李
真真是全然春天的样子

◈四月天

四月天就该是庭前信步,学一番
青梅煮酒的样子,话话
英雄戎马一世,美人儿顾盼倾城
大可不必想起花园里秋后,十六的月亮
是否正贴着西厢房

◈饱满

给矛盾以终极的目的
给对立以辩证的统一
给时间以确切的心意
给沉默以坦诚的话语
而我爱你,罪与非罪之间
竟是如此爆饱满的命题

◈半边

半个月亮爬上来
我写三句半给半张双人床
留下过多悬念,从审美到洁癖
都好像精神病人就住在隔壁,惹我反复生疑

◈沸腾

冰是睡着的水,那总该赞美春天,赞美
大风吹,一切循环与流动的可能
而我关注那么黑的夜里,盘旋的温度
是不是能像鹰一样俯冲,突然沸腾起来



魔器
文/十字阿西

0.【题记】
魔有三毒,器于心胸
你有三毒,燕舞笙歌
我有三毒,臭名远播
莫有三毒,同尘而卧

1.
是的,你需要一层窗纸
怕失去幌子之后,比之我的赤裸
还要鄙俗。那些脆薄的矜持
就在圣洁的背面,尖锐地排列

我尾随已久的,比如无知,尴尬
在你的礼帽,胸针,蔻丹的面前
显得多么粗俗,下流,卑贱

2.
瞧,这小子是夜不收的流浪者
给我提鞋,套车。住柴房吧

你的城堡是富丽的。仅供绅士出入
橱纱上映现你美丽的胴体
吊灯的光环从不照我,它是你的
我在院子种大片的玫瑰,每一枝也是你的
你的爱情一直挂在自己的衣橱里

3.
你又在衣橱里翻来捡去。每一件都旧了
每一件都不想穿,你想起红酒
整晚地喝。陪你的小宠猫说话
那一晚你不停地叫我
那一晚,我去了远方

你的院子就开始荒芜
你热爱的玫瑰大片枯萎

4.
我仅仅赶走了那架失修的马车
车上只有一条你用过的红丝巾
我把它绑在车篷上,让风一直吹着
象愤怒的旗帜。就象把你赤裸地绑在树兜上
你的美丽还在,你的矜持遭到破坏
你仿佛手脚踢腾,歇斯底里地叫骂:
无耻,坏蛋,流氓

我笑了。抽完一支之后
我发现我的无耻是无耻的

5.
我来到陌生的地方,居住,隐姓埋名
不说话,刀疤脸。露出让人恐惧的笑容
我写诗,易容。把别人的钱装进自己的口袋
我抽雪茄,喝伏加特。穿西装,打领带
我买下你的城堡,在院里种上冬青

你还在。披头散发坐在壁炉旁
我看到昨天的你,在火苗里旋舞

6.
我从庄园打回一对鹧鸪。你看到我左臂
环形的伤疤象讥诮的嘴,你认出了我
惊讶,愤懑,哀伤,羞愧:你这坏蛋
杂碎,流痞。你不辞而别,我的玫瑰枯了
你赶走我的马车,还有,那条丝巾
你得还给我

我微笑。望着夜幕落下来,我的城堡
不,你的城堡,城门大开。你委身于我
吊灯白亮,橱纱上又有你的胴体。你的眼泪
你的高傲,修养,青春,食同嚼蜡

7.
后来,已经是后来了
那匹马脱套而去,你的宠猫流落民间
我们龙钟老态双双赴死
带着夕阳的余温,进入墓穴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水调歌头有水调,溪纱来浣为君浣
文/睡大觉的蛇


1.《水调歌》

水调歌头,熟谙采莲。田田何莲,
田田我爱。我更谙你眼神忧郁,有泪其间。
望上游有长安,篇篇君做赋。卧下游
再不堪提纷飞燕。醉间,醒间,梅落眉心,
晚道声:“几日欠安。君可好?”


2.《浣溪纱》

约过桑麻和茧香。想想秋虫的鸣叫,
胜过八千里明月高悬,思念上下
无着落。曰蜀国,曰奴身在浣花溪。
浣花溪边奴浣纱。纱中有浓墨,有心不由己。
君在,爱犹初。焚香不焚爱,声声回,
与君知,浣花,浣此诗。


3.《免教生死作相思》

堪不堪,搔白头说月缺月圆。
修眉,插簪,浮云都从水中过。
艾,云中神仙翻了仙历。历数。几历数。
数着把酒凭栏,雕栏画栋
游龙飞凤趁人间匆匆。说苦短,苦短
如蛛丝。道甜蜜,红豆生在哪国。
免教生死作相思。生死本为相思。
思为思,不思为怕道。



笑容
文/太慢

那朵花开着,既不半途而废,也不戛然而止。
接下来是更多的北方和更多的坏天气。
但我不谈忧伤,也不想谈穿堂风,
连雪山和白莲也不要有。
冷能带走什么,就能收藏什么。
所以坐下听咿呀的心事,偶尔也是好的。

黄树枝很轻,我们的漏斗还在计算开春的时节。
说到希望,更像随手握住的河流或者
雀跃着穿过马路的小女孩儿,
即便是想像,也有相似的表情。
你说同类终归可以嗅出来
可以不计颜面地喝酒吃肉、抢着挂念彼此
在沉默背后,相视一笑。


零星
文/西极猫

他们说话很乱,也不是字字珠玑
还要假装喜庆,假装惆怅,拿色彩说事儿
我只能无聊得看树叶摇摆,风一起
就像大批失眠的人,站起来
又坐下去

摇晃的还有困倦的小陌,夜空中的月亮
都一样瘦小,喜欢蜷缩。寒冷突生
转而向西,院子里气息奄奄的草
都耐不住焦躁与空虚,光线很暗
杜撰不出美感

我就习惯的点烟托腮,庆幸尚未睡去
一场闹剧背后总透露着零星的苍白
还在挣扎的人们用嗅觉寻找同类
或者偶尔,也许能浮出一抹
不易觉察的微笑



表达是一种病
文/忧蓝

腰椎在痛,脚在痛
那么多椅子,起立
在地板尽头
米老鼠偷偷迁入
宅女房间

春天走了
夏雨的来临
帮助了一只蚂蚱
我的腰椎痛
一直痛。隐隐

失眠。丢掉了名字
反反复复寻找着
该死的方向错误
时差。在美国
我有一栋房子


水母的烦恼
文/王桀

我看见,石头是透明的,海水
是透明,天空也是透明的。
如果此刻我有任何想法,想法
也是透明的。我接过你递给我的
水果刀,剖开我身体的瞬间,
我看见,水果刀也是透明的。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登高
文/二少爷

登上高山,我该看看
与河流并行奔跑的村庄
在那里,我比任何时候
都要懂得激烈的二字的含义
水面辽阔,云海
像极远之地的一个闪念
抽打着我们的颅骨
一路上,野雁低低地飞着
桃树,杏树,李树
也都参加过这场争夺
但我没有时间去争辩
谁是谁非 雨水敲打着
他们的头 他们的头
一个比一个垂得更低
站在高山之巅,我该用什么
去书写各自的云雨史
你看,现在我双手繁忙,指头
像新结出的谷穗



几乎,没有形状
文/陶杰

我对卖水果的小贩示意:这个。
不说葡萄,也不说提子
有人问我味道,我只能
张开嘴巴让他瞧:舌尖上的神马
舌根下的浮云,舌头后面
蠕动的深渊。
刚点头,马上
又摇头。摇头也不代表
你用鼻子分清了骡和驴
马尾比旗杆更符合逻辑,但手
不知高举还是下垂
淡忘花红和柳绿,穿过一条河
而不被打湿,仿佛
置身比大海更远处:几乎
没有形状,没有水


雨水在半道被劫持
文/罗霄山

这个消息并不一定准确
一些雨水到来,一些还在遥远的路途
一滴大大的雨水
被分割成无数个小的水分子
它们轻轻地飘下来
在宿命的归所里驻扎,然后消失。

这是适合歌咏的事物
而它们拒绝歌咏和赞赏
当我们试图说出
它们能一直凉到心脏里

等待一些雨水
像等待一场孤绝之爱那么不可能
谁的大手半道劫持了它们
在某一天,某一个时刻
或许我们会同它们遭遇
它们在温暖的洞穴里,已经
熟睡了多时。


我什么也说不出
文/半山枫

左边,虫鸣起伏难尽
吞下两匹山峦
以及偷偷生长的树木
时闭时开的门在我的右手
从中能够窥见浮肿的眼泡
和无数晃动的投影
我已习惯这种印照
门后的女人正在熟睡
或者假寐
安静得像死去多年
我偶尔醒来
看着晚风拍打每一件熟悉的事物
冰凉的夜缓缓漫进口腔
我无声地咽下
它又自己浮上来   



星星有多凉
文/王笑风

不会有什么帮助
何况雨是斜着下的
谁想不断听到
玻璃破碎之声
上楼梯的和下楼梯的
在楼梯拐角相遇
闪电一出现
悄悄站着的人
脸悄悄裂开
不存在之物
曾经存在过
如果还要活着
还要呆在黑暗中
会变得没有祖国,也没有异乡
后半夜将看见更奇怪的事
雨水没有落到地上
一抬头,全都停在半空中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七月(外一首)
文/黄靠

狗尾巴草散了花朵,送来末路清香
白色的窗棂们收起帘布
远山吞噬了放肆延伸的道路
一阵雨下来,关掉一城诡异的空调
五颜六色的伞,冲进水柱里
如盛开含苞已久的荷花


《天 涯》

海角,在天上
天在水里

石在心中


离别的秋天
文/山丹芳子

秋天,我将在何处站立
在何处收拢翅膀,浸染思绪
何处才是古道西风瘦弱
田野初凉

我和秋天作别,和一道山梁背对着背
我们找不到最初的水草
沉落在今日黄昏的眉端,我那些咫尺之遥的
手脚和鬓发,已过桥头

让我彻底坐落,彻底放弃火把
面对着三万里碧空
生疼地沉默,一如尾鳍裂变的行走

就像这多年的歌喉,沙哑着
一直生长着稻草
在秋天的太阳枯萎的时候,适当谈论
那些悄然滑落的露水


我的云南姑娘
文/白纸

我有两次不完美的爱情
一次河流是我的纹身
一次落叶像时间之吻。我几乎静止在蓝天下
吻了那个叫云南的姑娘


沿途
文/炎阳

植被是最初的关心
稀疏的塬,特定的黄土
多少代表了我的心情
厚,且被刻画
耳朵被水咬过N次
一同被记住的是些麻秆花
卑微地往后退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诀别
文/晓音

夏天过后,我的文字变得苍凉
记忆背叛了月亮,我的姐妹
身披豹纹,目光坚硬,

我很惊讶,多年以来的亲人
忽然就变成紫色的桑果
能把白天浸染成夜晚
我多年的兄弟,手势低沉
我必须要顺着风远行
                                                                           
这样的结局,其实已经潜伏多年
就像几只不合的套鞋
彼此相顾,却要各自走向孤独的旅程

我们曾经藏身于大树的根部
舔食祖训,把一朵花开成四种颜色

而现在,我们仍然要反目成仇
这或许是一种规则
一种从心凉走向悲凉的
合着时宜的诀别

我开始羡慕,我目光下面的一群蚁蝼
他们头顶粮食,不分昼夜
为一颗得来不易的小麦庆典

可我,从此不再期待


中年雪
文/叶蓝

雪花降落时,
发根最先疼痛,疼得一根一根
竖起来。
它们咬着牙,不知道
自己和雪一样白了。

白是零度以下。是消隐。是缄默。
是田野上的稻草灰,燃烧后的空,白。
风吹呀吹,
也吹不动它。
它是凝固的白。是宿命的白。

我顶着霜雪在人群中穿来穿去,
小路错综复杂,
风向蒙昧不明。
我仍然提着一颗敏感易碎的心。

我对你隐藏了我,就如
我竭力隐藏我的雪,
我零度以下的白,
——这时光根部的疼痛,
微小,却改了我青春的容颜。


假寐
文/独酌客

斜依沙发,以半休闲的姿势
寻找出口
闻得肉香,蓦然看见
我几年前的新鞋
行走在某人的项背

想象一个六月的温度
谋逆夏季
平静些许毫无来由的白昼
然后继续假寐
等你唤我,回家


秋雨
文/方糖

今天,你这么小巧温柔
从秋天深处赶来
打微凉的手语,娇羞而忧郁
所有的人都撑伞或关闭门窗,回避你
在这个季节
你是名声有恙的女子,贬自天庭
深爱脚下的这个世界
树木留你,一些秋天的花也留你


较 量
文/晴宝儿

风是黑夜的袍子
想包裹我,想勒紧领口
化成碎片去我身体里狂欢
狂欢,胜利者的舞步,狂欢
由谁进行?我来自冰火间
我在夜的心脏
我有无数兄弟姊妹,各个开花
我是一枝寒冷开的花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辑
诗赛前沿


凝露
文/蔚翠

黑夜是一滴露水
来自思索的麦地和忧愁的河水
我轻易地将它晒在某一个
黎明。我是不是不该这样草率

将一滴露水谋杀
白天的光很亮,很刺眼
很锐利。什么风化于这个干燥的白日
一个具象的我
和一个痛苦的哲学

我想说出春天许多艳丽的桃花
盛开即是死亡
临近一滴露水的命运

不是走了
希望它们是各种各样的转折



火与梅花谁是谁的前世
文/情巅大僧

你总盯着窗外,你说
那梅的火焰在雪中烧

炉火正旺。从你的背影
我看见火的前世
自那枝间,艳而不俗

火与梅花,谁是谁的前世?
你问。我无语
我只像那雪,一层层
将你。覆盖


雪带动天空一起颤动
文/眉妩醉清杨

如果意念可以到达
完全可以忽略,语言的高度
举着一把小伞
绽放灿烂的笑容
只是,我心跳时的姿势
与你略有不同

来路上过往纷纭
不时有风儿来问候
如果累了,就在一株长枝上
放慢行程
身后的浩瀚里,自由写意
我浪漫的笔锋

用脚步来丈量一段遥远
出发是最后的证明

寂静如此善解人意
我不会饮酒
却醉在皎洁的湖中
炊烟拉着你的影子,往事不断摇晃
你,抽象成蜿蜒的曲线
我,肃立成永恒的风景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月,天空还是天空
文/老鸽

渐渐走丢的晚秋,只留下一片叶子的形状
有两个人从叶心里走出,用谜语来诠释归宿
这世界周遭的谜,都带着轮回的印记
你要逾越来生,来生你要长在天空里,像水一样洁净

这个梦,黄了,一页又一页
泥土里只有你泛白的名字,谁也不知道
曾经爬上你唇边低语的露水,竟是
晚秋里最后的一场雨

你发誓要做一面镜子,把自己照出去
把天空照进来。这样继续佯装火的样子
活着,只为一次彻底的毁灭



走出虚构的门
文/水湄

“待我成灰时,你将见我的微笑”

风刮得很凶
门打开,烛光漂移,梵音溢动

一个小尼,木鱼声里
目光空空,如冰上之月
笃定,静默

佛心与红尘不同沦落
走出虚构的门,一张脸隐姓埋名


初冬的早晨
文/艾艾

这些日子,天阴,雾霭,不见远山
你咳嗽,喝酒,小忧伤
以香烟温暖夜晚
你爱耍点小脾气,并申明与
废墟、工地、扬尘、尾气无关
你只是报怨:秋风不来
昨夜,你卧床听风
今晨你斜倚窗台
看西风剑过树梢
落叶纷纷如春天飘飞的花瓣
一抹初阳,击退阴霾
西山的笑脸若现
几只麻雀笑闹林梢
多像少女倾诉情怀
快乐可以传染哦
那些新鲜的词语挂满门扉
那些自由的轻舟打开翅膀
那些轻柔的浪花拍打心墙
幸福就这么简单
听风声,沐阳光
以温暖的句子填补冬天的寒


生活的颤音
文/陈毅功


穿过柴可夫斯基的田野
梳状的风,在和弦的时域
环绕,悲与喜
轻抚青萍之末

收割残月夕阳,镰之旋律
苦涩微甜,激情与惆怅
斟满雪盏霜杯,一如
鸡尾复调
然羁旅的山谷,总寻不回记忆的回声
只因命运的风筝
牵住喉头
高亢,抑或低沉
副歌唯有魂灵,兀自
忐忑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党旗飘扬(组诗)
文/杨修华


《孙中山》

1866年11月12日
翠亨村,你呱呱坠地
第一声哭泣
撕碎屋顶愁云
被封建统治束缚的天空
钟声骤响
清王朝龙椅上的丑恶枷锁
不寒而颤

你眼中燃烧燃革命的熊熊烈火
照亮反帝,反封建的方向
你高举自由和民主的旗帜
肩扛国人的殷切希望
从黑夜和雷雨中突围

鸟儿深情歌唱
陪伴你无数次爬山涉水的艰辛
大海波澜壮阔
前仆后继的浪花
多么坚定而美丽

《宋庆龄在苏联》

1927年11月7日,莫斯科郊外
天寒地冻,大雪纷飞
沉重的负担,碾得大地咯咯响
她怀揣信仰和忧伤
回忆祖国的闪电和星光

她一次次从梦中醒来
窗外,大浪上方的《国际歌》
响遏行云

《武昌起义》

1911年10月10日
那么多人,怀揣革命的火种
相聚于长江流域
以武汉为中心,祈求自由和民主
长江浩瀚,奔腾理想的热流
龟山耸立,举起不灭的信念
那么多人摩拳擦掌
一个王朝左右摇晃

晚风吹拂矫健的脚步
炮火吐出一腔腔愤怒
那么多人,以火光为标志
在黑暗中拼杀出黎明

几千年的封建统治彻底坍塌
掩埋了皇帝和他金碧辉煌的梦
那么多人,用骨头,用血与泪
砌成耸入云霄的纪念碑

《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背影》

1912年2月12日
紫禁城上空乌云滚滚
隆裕太后眼神凄迷,手捧
统治267年清王朝江山的玉玺
颁布中国封建史上最后一道诏书:
宣统皇帝退位
中国几千年的帝王制度
被自由的欢呼声
撕成纷飞的碎片



《南湖红船》
文/若离

革命声传画舫中,诞生共党庆工农
——董必武

这是一条单夹网丝船
这是一条游船
有人曾站在船头,在水上打捞苦难的祖国
他们都空手而回了
拄着贫瘠的命运仰望天空,泪流满面
天空空空,上帝是人想出来的神

此后,船上走来了一群怀揣马列的书生
他们取出骨头上的粼火,当火种
第一次擦亮一个伟大的词语,中国共产党
星星之火,从水上喷出
占据每个人的内心
内心不大,足够装下小小的祖国

这是一条单夹网丝船。九十年时光的锈色
掩不了时代的呼声。他锃亮,激进
举起一座壮丽的江山



《观一大代表伟人真容》
文/忠民

我看到了12位伟人的英姿
依然昂首高傲的头颅
眼神犀利如剑
穿透千古时光

我听到了他们的心跳
其实与普通人没有两样
只是心胸里蓄满了
长江的奔腾 黄河的咆哮



七月的光芒
文/蓝色家园

镰刀与铁锤  解读
一场神圣的庆典
流火在旗帜上燃烧
七月的光芒  阳光般
深入人心

厚重的土地  遍布
血与火的颂辞
当热烈的旋律轻轻扬起
一束小小的光芒  打得开
暗哑多年的歌喉



七月的墓志铭
文/开心栗子丽彬

记不清七月的阴霾
一声炮响
点亮了微弱的火把

铿锵的步伐
从此敲响了
生的希望

风雨的洗礼
在七月的墓志铭上
开花   结果

南湖的大地上
天高 云灿
历史的篇章又是一片辉煌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24:02 | 显示全部楼层
梧桐树
文/一夜秋雨

向来朴素,最大的叶
却难掩面颊绯红
不慕浮华,一生寂寞
只等落栖时的心动


可是,玫瑰把春天领走了
白杨剑指夏的天空
枫树给秋涂上颜色
梅花傲立雪中
我被四季挤到一角



.《仙人掌》
文/残梦断雪

怕你,
把细如毛的芒,
粘身,
好痛苦。
看到你如期含苞、绽放,
却远远欣赏,
留给自己孤独。
可每次,
就把那一滴滴思念,
浇在泥土,
期盼你四季的绿!



裂变
文/辛农
  
从一声雷电里
从滑下滚落的泥石里
月悲切在洪流的体内
任狂风,
吹入落日红晕
  
我平躺在山谷之中
任流水潺潺,任山花红艳,任鸟雀叼啄
我的家园,我的妻子,我的我呀
静静的融化
  
在深深的墓中
我听到了脚步,一个孩子,在我的坟头歌唱



《七月流火》
文/牧诗人
  
借助七月之手
我在清晨的草地上,洒下一群麻雀
月末,被吵醒的秘密,已枝桠繁茂
那是一张脸庞,让我潸然泪下
把思念装进漂流瓶,一荡远方
而远方,你又何在
    
只是久了,我也会
依赖每一个夜晚,每一颗星星
成为会数萤火虫的孩子,甚至,爱上流浪



《重逢》
文/琪轩


尘封一季的热情,在一个扁圆形的周期里期待圆满
琴音暗哑,歌者隔着玻璃窗仰视繁星
秋天是个魔法师,只要献出一条虔诚的哈达
海潮吞没了哀叹声,雁阵撑高了灰蒙蒙的天空
沉默的诗情画意被久违的笑声点燃

谁依然守候在篱笆外,清理布满荆棘的小路
紫藤无语,矢车菊也安静如初,左手牵着你,右手指着天
为了在这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与你重逢
从拥挤的时间里挑出一些温暖的细节,一个个熟悉的身影
伫立成不需门票的风景,装帧心灵的画册

金色的风正轻轻吹过肩头,麦香渐行渐远,却芬芳着记忆
距离无需丈量,让重重的心事尘埃落定
像月光一样皎洁柔软,以备年迈用来细细咀嚼


《重逢》
文/芷灵儿

秋点点深了,在我们的目光
久未相交时。淅淅沥沥的秋雨
淋湿了这个秋日的好多言语,淋湿了
蝴蝶飞翔时那双单薄的翅膀

我不是蝴蝶呵,甚至不是雨中
一颗会闪亮的星星。深夜
一群流浪者打开吱吱作响的门
赤裸裸地倒在我怀里

芭蕉雨、阳光伞、沼泽、干裂
阻挡我远眺的眼神。可怎能阻挡
有一支歌,从我这里无声无息地流淌
什么也别说,只要记住那条古老的河流

你听,春日里滴露的清晨已在门外候着了
二月的柳枝词在秋水里一句句浮上来
月亮红了,映着这个秋日长途短途的盼
也映着这个秋日期待许久的深深一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1-21 10:25 , Processed in 1.154402 second(s), 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