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蓝蓓

2011年中国诗人论坛年选正式出版,入选作品欣赏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林宗龙

四周是一堆铺好的草垛,
捆好食粮的马车,在黄昏跌入独裁者的河流,
山岗起雾了,
我摇摇晃晃地悬挂着,像一枚
锈迹斑斑的钟,一粒只会认领时间的苦果,
在光的源头腐烂。
腐烂,你敲了一下我的脑袋,
来了又走。
越来越高的房屋,
挡住了一片金黄的稻田,我们在那里奔跑过,
我们在那里死去过。
风无意识地吹着,
吹着枯萎的人脸动物,
那些皮毛,
就像你走了又来,
那些风,就像散落一地的葵花。
一面镜子被打碎,一条通往自由的路
随意地弯曲。  


莲花
文/梅花枪手

一个下午  时间是一杯白开水
与睡眠  思想  诗对峙着
目光如纸 描绘
船  河水和岸
双脚踩着莲花  轻而又轻
北风和野草在窗外证明冬天
鸟雀在枝头或檐下
讨论粮食,工厂或物价
人生的许多选择题掉入人为的陷阱  如我
成截的时光变为废纸
学会沉默  学会坚持
许多梦想还靠自己点燃


翅膀
文/叶子青青

苹果不会落地。即使落地
也能像皮球一样
回到树上

没有引力。即使有 拿它换一双
落叶的翅膀

那么此刻,他必定和我一样
在光辉的池塘,躺在星星们的身旁



一片叶子
文/李克

秋雨的辫子
在风中,蛊惑
把心底的秘密交出
她行经之地,坦白的河水已经从宽
远方,犹疑不决的山脉,两手空空
握不住哪怕一丝柔弱的光线
一片叶子
从无助的枝头飘落
它是树木交予的最后一块心事
并终将消失于脚下的土地,
这让我想起
乡间小道上的父亲那张写尽沧桑的脸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15:49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时
文/垂香

此时,稻杆应是睡着了的
一封信没有退回
灯光铺展开来,你没有朗读

此时,柳枝赤裸地鞭打湖水
月光坍塌下来
我只猎取一片,赠你

你只是把信放回胸前,抱紧
又生怕会将它揉碎
像一只远方碎在湖心的月亮



雨,还是雨
文/莫沾衣

其实,相遇之前
我一直空着身体,等你
用一场肆无忌惮的流动
填满,我孤寂而凉薄的后半生

这饱满的潮湿,新鲜与清冽
在灯光下,摇晃,朦胧而倦怠
多像一场持久的沉溺



沉下去
文/剑客无剑

1
沉下去
夜在海底
我看不清荆棘的来时路
只记得那晚
你的口红
有雪的味道
一只鸟
飞过我们的头顶
落下的羽毛
像雪花一样,欢跳
你穿白裙子的样子
白白的站台旁
火车像患病的老头
大口喘着气。
只有时间
在滴水
慢慢滴成今天的海

2
这季节,那只鸟应该在另一天空
愈飞愈高。而我早沉下去
我的房被淹没
膨胀的黑暗
在为了她,又一次
吸引夜行列车
偷取车窗下的吻
那年的月光和站台一样柔软
如舌。
如我手指夹着的烟
在水底
泄灭

3
推开窗
雪继续下,一切都安静得
像睡着的婴儿。
他醉后,卷曲的身体,像一个更大的婴儿
窗外的空气,冰冷
刺骨的,可以让漠北的
风的意识死亡

他说,窗口下
陈年的烈性酒和水底的石头
在一起思维着——
我们要如何抗拒这个冬季
赤裸上岸的
只是夜鱼,在异乡
与夜半行走的探险家
和一个贫困潦倒的诗人
在集体隐喻
“失去森林和沙漠的狼
旋转着时光”
旋转的
磨漏
的光,白得像雪花


4
我与诗人
只有过一次短小的聚会
那天的霞光
富有规律,对着湿润的渐近线。
我徘徊着。你为我念
“为了球体,深秋在潜游
晾在阳台上的裙子,静止得像一张白纸”

这些年
那纸上的雪花
在我的小屋里
昼夜,飘个不停


5
一切都在徘徊
一切都在述说
一切都在成熟
我看到,呼吸着的夏天,在幻想
烈性酒在溶化着知识
这光滑的盛宴。

而她柔软的,躺在正多边形的梦境中
与我说话
八角形的云朵,在咬
那些毫无用处的谎言与承诺

从深秋到苔藓,从龙卷风到密码
从塑像到懦夫,从莫扎特到坟墓

他们撕碎所有的稿纸
丢进炉火
只让那些写过的字
在我的天空,飘啊飘
不停地飘得像老家门前的鸟窝
落下的羽毛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乾之恒
文/大闲人

一只怀胎的藏羚羊  面对
黑心的枪管下跪  是对智慧的
侮辱  血  渐凉
凝成一颗无着落的
良心  紫黑了阳光的木然

李太白抱着唐朝的一轮月
酣睡在江底  猿声
从此在两岸失踪



青春祭
文/林溪

那些一去不复返的青春
在镜子里
和我说一些亲切而暧昧的话语
又像鱼一样,蹦跳着离开

镜子开始弯曲,我惊异于
它的不动声色
这像极我体内的河流
只能笔直地流淌,不再波涛汹涌

时间、光阴、岁月、生活……
这些被驯化的词语
被刀削过一般,锋芒毕露
让我分不清
谁是我的兄弟姐妹,谁又是我的敌人

现实有些抽象
我需要一些安慰,需要鼓励
我发疯一样地去阅读、进食、写诗
隐藏年轮,像舔着你细密的皱纹



出租屋
文/格桑梅朵

你的出租屋,还住在夏季,
一些书本,篮子,和小照片。
每晚,你的眼睛构成一个角度
凝神着它们。不能违抗,
一个身影抽离后,
你就活在它们之间的间隙。




至少有七只蟋蟀在唱歌
文/隽土

栅栏里侧的七棵树,七棵常青藤
趴在那儿望进去
足以遮天蔽日

但我听到了
这个隔绝的世界深处,至少有
七只蟋蟀在唱歌

风渗透七棵树,七棵常青藤的穹窿
自低矮密集的草丛中
歌者的心声得以表达



意象
文/春江青苇

从整体结构,到
具体状况
错位,变形,多元,夸张
不修真
不拘泥一枝
一叶

风景已概括成大片平民式的色块
心,正被渗透性地大举浸染

湿漉漉的暮云
新鲜
隽美
像鬼魅一样安静
薄薄的,透着微亮
似梦,非


莫说清淡闲雅,都是
立体的人格,独立的意志,自由的灵魂
孜孜的风,翻阅着祈祷幡上的经文
蹚着浅浅的泪光,向心靠拢

转身时
月色深处,有车影流动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山总是要旧的
文/徐志亭

指上的烟正在变短
烟圈像叛逆者
在轻微的晃动中变形
满地都是生活灼伤的痕迹

屋檐下的时光是日子的全部
夕阳沉下去,楼群被无限拉长
你看
天边还残存着桔黄色的亮光

旧院子饱满起来。这是我的江山
熟悉的影子开始奔忙
快瞧
那小虫正撞向暗设的蛛网




不留(外一首)
文/李继宗

为了山脚下,我把山坡删了
为了开放的雏菊,我把西河路边上的水泥地删了

我在新浪博客的草稿箱里删了一段旧情难忘
转身把这个黄叶满地,无处落脚的秋天删得只剩下细雨
只剩下晴天早晨的霜,凉凉的

为了梦在更深的梦里,我删了周围的灯光
夜空缓慢旋转,星星渐次出现
哔哔啵啵如木炭燃烧的声音在起飞

降落。我还没有删完周遭,有些东西总有一个新的开始
我的筛子里,暂时还装着我即将落去的颤抖的水


《尘埃》

我要暗下来,让这些来自窗外的家伙
像找它们的亲人一样找我的头发、面孔、胸怀、双手
我要暗下来,让它们在时光的站台上着急
那个熟悉的背影不是我,对几个极其相似的人喂了一声
回过头都不是我

它们一定把我看成了附近的草原,落雪的旷野
或者是,落花与流水至今也没有言归于好的山坡来找
它们已经听见了我心中的泉水,把我当作了一棵树
我的心软了,我身上的叶子,那么绿
给它们留了许久的街道、石桌,那么大


最近我倡导
文/燕庄生铁

最近,我倡导:每个走上大街的人
都关心一点粮食以外的事儿
让自己精神点
别总挂念胃
不要只盯着有用的人
不要和没用的人
匆匆打个照面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看附近有没有凸出地面的物体
这个物体让不让登临

每个人都应该登高望远
在高处坐下来
或站着指点一些什么
对夕阳下的人群挥一挥手
虽然没什么用途,很务虚
但在风中晾一晾原始部落的
纯粹手势,也是好的



抵制
文/湖水

就这样,它们被他所抵制
老鼠咻然躲于洞穴,那些黑色幽深的
贪欲、邪念和仇恨,望着他体内的粮食
抵制的阴霾,布置头顶上的命运
这会变成一些落雨,惠及万物
爱怜的扑面而来,那些敌意的退避
火一样的伤害,令一块石头多么柔软

打开所有制动的开关,他动起来
事物在远去,事物在前面又不断地展开
花朵爆炸,一路警钟的破裂
抵制着自己,但见那人歌唱着的苍老
亲吻浑身的衰败


流浪者
文/拙笔涂鸦

(一)

还未冷,琴声就断了,夜色虚悬于野,天外鸟鸣知多少?
这些年故事旧了又旧,听歌的人来了又去
我在十字街头,拉二胡,看洒水的车子清洗街道
有多少高台翻新,又有多少楼阁倾覆
路在脚下,却不知怎样行走

(二)

注定流浪,流浪者失去歌声,失去花红柳绿阳光明媚
和自己的十指唱和,不点燃篝火,在舌尖磨折疼痛
流浪者,在夜里出没
也穿一袭锦衣,做镜子的朋友,这一生太短
他没有说出整个春天,桃花就谢了

(三)

哦,红尘有你,就有这一世的冷暖
越过涟涟秋波,伸两个指头,拈一滴掌心飞扬的梦
如果斜阳归去,我就
在原地播种季节,鬼划桃符忘记人间几月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绕老屋一圈,月就圆了
文/落花

八月的桂花,开在目光里
绕老屋走一圈,月亮就圆了

举起故乡的圆饼,甜润
一个又一个漂泊的履痕

今夜不弹素琴不画鹅
饮尽杯盏里的月光
故乡就倒在怀里沉睡

妈妈的绿豆饺子
左一个,右一个
亲手抚慰
我经年的疼痛

只是,妈妈的笑容
又兑进了一些古稀
我的手,举起,放下
醒在梦里



折叠秋意
文/银烟

一次次地折叠秋意
长了 宽了。我想
叶儿的痛苦一定是方形的
晨露的忧伤也许接近圆锥
喜鹊的叫声一直是椭圆形有时也趋三角形
它们在某一点象征爱情
我手的痛苦就是折叠不出梯形
从窄由宽,从小到大。
它们多为对等
极少也呈三角形。


与梦书
文/云珠


1.
你说,我又走到书里去了
整个下午,天凉了又凉
还有越来越瘦的黄花,独我不知

旌旗万卷的,飞扬的
打马千里的,疲备的
笑你是唐诗,痴你是宋词

唯有满纸的世界,细雨霏霏
一个人的世界,你来过
一个人的光亮,黑暗来过

走吧,走吧
风沙万里
你不再,雁也不再

2.
桃花走了,你便痴狂
那年的车水马龙,那年的月上眉梢

你说,给一杯酒,你就可以独坐到天明
等流水,等岁月,等两个不同的词,汇聚
它们在一起的样子,就是挫骨扬灰
等马蹄,等荒原,交织,便是你淹没我
我淹没你

风来了,吹更猛烈的风
梦中人醒来,岁月垂下白花
这世界,依旧
没有什么可以改变

3.
且寄千封书,且宵万古愁,你
在路上,来时是雁,去时还是雁
那场景,仅仅是向日葵露出了背脊

翻开书,胡杨,戈壁,山河连着山河
你坚韧,苦和善良,每一部分
都让我看见,你风里,雨里
我泄露了你的秘密





文/阿麦

今天下雨。我赖在老家的土炕上
有一搭没一搭地敲击文字。
那些干瘦的动词,像在外打工的父兄
卯足了劲,准备着春天回家盖房。
我不得不流泪,物价在飞涨

那些动词,或者干瘦的豹子
死在了南方。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灯火(外一首)
文/玄

它们涌下长空,扑扇光洁的翅膀
沉着收取祭奠的片羽
奈何桥头,它们有另一种姿态
固执地守侯,或者怆然饮尽一碗断绝六根的浑水
永恒地黑销蚀着俗世的烟火。它们自己发光
选择在舌尖涂洒变味的咸和波澜不惊的甜

你们自镜中出走——
被我唤做父亲、亲密友人的魂
面对失节的腰身,表现出体悯地仁爱
并善意地呼之为“鬼”
星点磷火的距离,足够灼伤午夜寂寞地探视
于冥冥中,嚼味一轮凄凉地满月


《天上●人间》

我以为笑声可以遁逃的更长久些
逃进遥远的某个地方,隐匿在一个人的梦里
不去触碰,它们就不会苏醒
撑长篙的人在返阴的渡口吹箫弄影
“娘子,千年守侯,这一世,你的容颜是否依旧”

我以为回忆是水做的
用瓶子封起来,挂在今天的门背后
不去开启,它们就不会流泻
撑长篙的人在云天之上醉酒当歌
“娘子,泪滴到地上就化作了水,这一世,你冷不冷?”



九月的田野
文/杨玉贵

拾不完的棉花
让母亲的白发
又多了几根
好多声音
在穿透拥挤的
又重新拾起旧日的歌谣

遥望四野
稻子渐渐泛黄了
好多眼睛亮了起来



月光不说,你也不要说
文/风中一笛

月光不说,你也不要说
让虫声的银子,变成
沉默的金子,从椅子
到茶杯,隔着透肌的凉

秋呵,在哪一缕月色上
将露水的珍珠,分给每一枚草叶
黎明,是藏在夜色背后的快刀
寒光一闪,便切断了
残梦与黑暗的所有联系,一串鸟鸣
乘着多少黄叶,从枝头
驰离,归于尘土



某个下午
文/沉鱼

真的有些热了,这个季节
母亲总是坐在门前的柳树下
和大婶大姨们拉拉家常

说今年的麦子,说秋天里
雪白的棉花。偶尔
也会提起我,提起南瓜花
象脚掌,爬很高的篱笆
留很浅的脚印,缓慢地活下去

一直说,说到黄昏斜阳红
炊烟再次制止了交谈
夜色热情的挽起了她们的胳膊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苏醒的雨
文/瓦刀

游荡的云,挂在了树梢。
渐次揭开云的隐秘,雨滴苏醒,
与一个在《圣经》里咳血的老人相遇,
低首
缩进一页经文。

结满樱桃的树,席地而坐。
缱绻在喑哑的诵经声里。

主说:“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
按时结果,叶子也不枯干”。
他接住这湿漉漉的声音,
就想到
一扇虚掩的门,暗伤累累的母亲。



去湖边跑步
文/超级无敌大猪头

清醒的石头沉入湖底
铺路石,绊脚石,顽石与磁石
如同静止的云朵遮蔽天空
人们在练习各种姿态
倒立,仰卧,双膝跪与僵尸跳
仿佛会动的石头挤在一条看不见尽头的岔路上
这是最好的清晨,他们沉默着互相效仿
他们有大把的时间,但他们不需要。时间
像散了又聚的云朵
现在即未来,未来如过去




迟迟春日三月暮
文/星飞

1、春日十四行

终于忍不住了
我们来数一数
有多少绵羊的绵还在绵羊上
有多少刺猬的刺已长在衣服里

桃花错认了东风
收回了誓言
三月之望
月亮从旷野雪地流回来
在床头无声地淌了一夜

火焰向内而生
越来越低,越陷越深
观火的人走不出那片遗址
忙着追赶
垂暮的云

2、那些字

顺着掌纹的传说流动
带着命定的优雅和缺陷
时而出走,找不到回归的路
绝对随岸赋形
时间的深谷里,风声空空荡荡

似有人迹到此一游
似有桐花满城飘香
似有能够如此的可能
仍然遍布四周
有不停转动的风车
在窗子上念着春风十二夜
有落寞的花瓣
洒在路上不被知名



《海的深处奔过来一匹马》
文/左岸
  
突破这些岛屿的栅栏,以及云
这些窃听者的耳朵,一匹蓝色的马
它昂着头颅,喷着响鼻,四蹄生烟
从海的深处,从岁月的深喉奔腾而来
  
不知道什么原因,它的马背很寂寞
自从成吉思汗和杰克•伦敦从上面,以
王者的倥惚跌落之后,仿佛就再也没有
土著的马语者靠近
  
当我和这匹马目光对峙的刹那
看见它流着眼泪朝礁石撞去,千百块
生命的碎片散落,我因不想躲避而溅了一身
只为接受它,死亡后的冰凉快感
如一只瓢虫钻进我骨缝里的那种痛痒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母亲和她的菜园
文/青青玉米

母亲轻轻浇着水,生怕触痛这些
泥土和蛙鸣中的孩子
怕惊醒她们,裹着羽翼的梦

这么多年,她们一直拽着母亲的心
母亲跟着她们一起黄,一起绿
生命的琴弦上,一起留下岁月奔跑的声音

太阳落山了,母亲一瓢一瓢舀着满天的
星光,几缕白发垂落在胸前。
为让孩子的梦,穿过麦地,穿过村庄,继续飞
她拼命舀着,把身上的血液当作水分



绿叶
文/华木青葱

我渴望绿叶更甚于花朵
不知道这是不是人到中年
对世事的洞悉

因为热爱,我与尘世保持必要的疏离
我不反对把其中的隔阂叫做逃避
就像避开花朵,就避开了铤而走险的光华

没有不发芽的因果,也没有雨水压抑的善恶
而易于生锈的不是罪孽,是热血
是绿叶呼唤绿叶

在心通往心的路上,我们缺乏擦拭的桥梁
我们习以为常的缄默遮蔽着众生的蓊郁
这无以消弥的虚无又成为蚕食我们内心的虫子




右手
文/若轻

右手,很瘦。我从没有学会体谅它
继续用它洗衣、做饭
用它记日记、写书信。它比左手
更具有时间雕刻的痕迹

如今它更瘦了。有些糙的皮肤
丝落落地拽去了几根头发
把岁月里积攒的碎语都牵扯出来
一并揉进面团,送进时光的蒸屉

右手,没有自己的习惯
喜悲与好恶
唯有在夜里,它时常发麻
提醒我换一个姿势,睡去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五月的槐花
文/周继红

五月的槐花
是一位善解人意
心灵手巧的
窈窕女子
拿出芬芳的体香做布料
用熏人欲醉的暖风
做剪刀
在池塘一角
为一树五月的影子
裁出一件合身的外套

蜜蜂唱起快乐的情歌
蝴蝶跳起迎亲的舞蹈
燕子衔起美丽的嫁衣

在一场婚礼开始之前
我触摸到五月
狂野的心跳


《不要到秋天里来》
文/王时光


面对对岸所有的声音
我必须回答,哪怕
用水鸟的翅膀
面对一条没有渡口的河流
一个人默默地守候
无所谓一棵树,或蓝色的眼神
更无所谓没有鸟,没有秋天
或者你再也没走过的烟雨红尘

这时,在我忽然想等待什么的时候
抑或在意,每一个词幽怨的背后
一辆白色的马车愀然驶过
又好像有人对我说
不要到秋天里来
秋天本就是一本伤感的书


端午
文/大朵

沉入江底的是
太阳的愤怒
而你我端坐江水之上
说禅事
鱼儿穿越水中的火焰
穿越亡灵声浪
穿越渔夫劝阻
像人潮涌动
却一派茫然

朝圣的足音在水中
我们的影子白袂翩翩
朝庭在千里之外
无人过问黍粟
世俗游戏春风
胸有大志的人仰天长啸
然后委身于水
像雷
震惊一滩水鸟

妇孺携粽水边
用纸船分派愿望
巫,穿戴树叶
在岸上舞
唱腔像哭腔
呼唤每一条鱼的名字
将绿叶粽丢入漩涡
粽中裹着故事
使大江的胃下垂

我们用禅包裹
如花似月的年岁
扯些箫声扎紧
也丢下水
祭奠所有的爱恨
然后飘过死亡时光
从楚辞到后现代



一花,一叶,一菩提
文/紫藤花架下

1.
就这样退回千年
一朵花,与一个旋涡
经由谁的手
温柔地
温柔地抚摸

不说残垣与灰色城郭
一次次起身坠红尘
却勘不破

谁的错?

2.
许我一滴泪吧。或光
生命的尽头
风雨之后
我的绿草萋萋我的底色
我的,安静的
人间烟火
一定可以缓慢地
缓慢地
打开传说

3.
如此穿梭
如此,允英雄允美人
住进我的古国
他们说爱
我就燃起篝火

天色,醉在明亮里
盛开,醉在阳光里
那个午后的小秘密也醉啊
醉在一生一次的
花开里

4.
一定还有倾诉的理由
那片春色,那些
浸染红尘的念

天蓝之上
旧年的风沙
流转。目光流转
谁的嫁衣,随梦
流转

我的亲近
却靠近边缘
人群是天,是剑
是距离的


5.
不说那个字。不说
一花,一叶,一菩提
是贪念

你的影子与光。我的荒凉
与碧草芬芳
都在那里
都在那里啊
一样美,一样的
纤尘不染

我舍不得转身
舍不得褪去那么暖那么暖的
衣裳的金边


车票
文/ 李聿子


两个互不相干的地方
在一张窄窄的车票上相遇

一个简单的出口
隔开了我和父亲

我挤上两条铁轨
去一个没有牛羊
不种五谷杂粮的地方
与等在那里的春天会合

此刻  我置身于故乡之外
异乡之外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五月。姐姐
文/水边青艾

必定有一些隐密的芬芳,让我脱口而出
姐姐,隔了若干年,梦呓如同水的纹路
向四周荡漾。那一树的枇杷,坚挺,酸甜
我坐在一枚核里,等那钻心的虫子

我等,一千年,姐姐属于温暖的花朵
属于村庄,农具,以及炊烟里早熟的苞谷
透过窗花,透过我途经的一帘幽梦
姐姐的发丝,像一条河流,紧紧地掖住
我的双脚,再也不能踏入另一条河流

姐姐。一年十二个月份,只有五月
才配得上你的葳蕤与芬芳
我只有用这些陈词滥调,才能道尽心中
每一寸脉管里,每一滴血的浓度

我对着一朵栀子花喊姐姐,不怕你抛来白眼
我对着一朵石榴花喊姐姐,不怕你急红了眼
春天的花谢了,夏天的花也要谢的
五月远去的时候,姐姐,你就做我怀里的一朵雪花



槐花荡在莺声里
文/安徽月满西楼

一场雪铺到村庄里
语言洁净。晶莹
释放出灵魂深处的馥郁

一条河流溢出村庄
鸽子贴着涟漪闪动双翼
拍打春光之岸
水花四溅
细碎的漩涡裹着蛙鸣和阳光

打开童年,我曾经是一朵小槐花
纽扣一样钉在母亲的衣襟上
啜饮她细细的爱,暖暖的香
站在枝头,用春风擦亮幸福

如今,我像一朵浪花
游出了村庄,游出了老屋顶
我多想香雪再次下得大些,大些
我又荡在莺声里
咧开白白的小虎牙


安静下来
文/猴头L

安静下来,一切都鲜活了
花儿开始私语,开始在泥土里找寻雨水
开始知辨世界冷暖
争吵疑惑的人,不要弄疼了自己
——这一刻,都安静下来吧
一场小雨过后,会有一滴小雨
成为幸福的泪

这幸福,将被我渴望
敌视我的人,爱慕我的人,请记住
我会善待你们
就像我会善待,眼角跳跃的
这样一小滴水。这样一小滴水
将温润我一生。——她让我柔软
想拥抱所有看到的人

走离,或回来
我一直在等。月台上头,我留下月亮
在每一根铁轨上写下诗句
辛勤耕耘的人,嬉闹的雀鸟
我对你们友好,请分享我的喜悦
——蓝的给我,绿的给春天

偶尔的烦躁,来自于夜的漫长
这让我无法肯定,将会为谁而死
水天一色的地方,花儿和蜜蜂
安静对望。我望浮云神马,听云朵里
美丽的哭声
哭声落下来。哭声好久才落下来
我刚好走过,仰着头

哭声进了我眼睛
我疼,我幸福。我想告诉敌视我的人
爱慕我的人。我想哭
——走了这么久,才赶上一场雨
雨中生长的一切:爱,或者仇恨
都请为我祝福。我会把祝福埋进土里
孕育花朵,欣欣向荣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谷雨时分(外一首)
文/年微漾

你的眉骨,是江南的拱桥
每一滴泪
都在抬高水土不服的病史
雨水是南方和北方的分水岭
迷途的人,不能搬动立夏
迷乱桃花的阵脚
谷雨时分,花是一座城一条河一间庙
谷雨时分,我有一支剑一把伞一段香

《四月的新娘》

采一支倔强的芦苇
肩挑明月。让河流支起夜色
惊醒将在拂晓出嫁的姑娘

她貌美如花
灯影下翻阅族谱
泛黄的纸页微卷,盛不住她的小名

那年四月,在我身旁
她安静睡着
屋外春雨延绵,河水连夜入海


无语
文/南京小草

非要从体内摸一块石头交给黑夜
面对桃花,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少女的本能
无法用未知的结局搪塞存在的春天
我的花朵测算不出一堵旧火山的危险系数
就像无路可走的人
总是想到犯罪、遁世、以及混沌的海
“娘子,请了”。听得人直咬牙
好端端的月亮不挂在天空,埋在土里
生锈的苔藓听出枯枝中燃烧的鼓声
饥饿的雪顾不上人世的消息,荒草回不去原野
我需要从别人的睡眠中找出一条完整的河流
救世主!请原谅那些浪漫的荡妇
我和你更适合各自独饮
一轮《道德经》也无法阻止
落日像一头野牛,发疯般地穿过我的村庄



暗箭
文/小染


一箭穿心!伤人的话请不要多说
潜伏的风暴
出现在平静的日子,打蔫
没有防备的花苗,那表情
滑稽,像云朵一样
多变
尽力释放色彩,眼里噙泪
去看远方的山
细数顶峰伫立的松,然后
把自己横在
剑羽之上
轻睡,苏醒



关于清明上清园
文/东方虹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
就让它住进这座园。住进
那些古拙的街道。那口塘
以及塘边的古船,秋千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
就让我,用一辆摇着乡音的人力车
把那只蝴蝶拉进园子
让错的时间变成对的
让我们的一切都可以重来

现在,我孤独站在塘边
寂静一波一波淹上来
我的上方,是遥远寂寥的苍穹
脚下,是一艘从未停息的渡船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1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慕塔芝.玛哈
文/银狐


题释:沙贾汗给泰姬的封号,意为思念皇后


玛哈,步入印度,步入瓦拉纳西的第一天
我不懂得慕塔芝,不懂得思念
清晨清冷,我将右手划入恒河的波心
想捞起一把余热的骨灰,想看一眼最后或者叫最初的灵魂
想跟故去多年的自己说说话
就是不懂得想你,不懂得天堂里有水,水里有鱼骨
鱼骨中有你清晰的影子
不懂得



玛哈,在迦耶,我将一地的尘土吸进肺中,并且还跪下身子
将半颗头颅埋在树丛
引来万只的虫子,那被嗜啃的感觉,让昼夜颠倒
世界颠倒

我看见,不会瑜伽的朝拜人,将双脚举过头顶
看见金色的、黑色的、褐色的头发在泥土里纠结
看见似乎透明的菩提叶,并不透明
所以,总是在有人的时候,我推开浴室的窗,雾气散去的瞬间
那些紧闭的眼睛,在对我微笑



玛哈,第一夜在德里,我将手杖削剥成马鞭的形状
将一些圆形的器皿倒扣在头顶,跟墙壁上自己的影子整夜厮杀
将满瓶的红酒撒泼在地板

喘息的过程,你才会走来
才会将你的骨骸,落我的掌心,才会拨开黑土、麦丛,拨开时间
跟我说话



玛哈,阿格拉是一座空城
我喉管里吐出的每一句声音都飞溅血沫
每一缕视线都断损眼窝,每一个脚印都将陷落

多少年了,玛哈,我给自己戴上枷锁、镣铐,囚禁在古堡
这样,你就不再会给爱吵醒
不会是一颗沉睡的泪滴

玛哈,我答应过给你世间最美的陵墓
这镶嵌的万颗宝石,是我不眠的眼睛,这百丈的白石是我的怀抱
这黑色的经文,是我念你的言语

我也必须囚禁在你心里
死亡凝固在我心里

慕塔芝.玛哈,今夜在中国乡村,像思念故去的自己那样
安静地,我想你


老村
文/若崖

谁的手指一掐
高了楼房
瘦了土地
家鼠
继承主人的旧屋
寂寞中等待
猫的祝福

再也没有晾晒
受潮发霉的心事
老村
像位风湿瘸腿的老人
孤独在贺岁的鞭炮声中
关节疼痛地假寐



与年有关
文/小溪水

年关近了,等待的风
张开双臂
接纳所有的日子

有一朵月光 走远
又返回来 重新审视一些陈年旧事
修补一些重要的情节

我趴在窗口 读着这样的过程
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流浪者
文/林村

在星光暗淡的日子里,他
披着流沙的沧桑,把自己的身
放进苦难的戒律中,用思想搅动
信仰的土壤,卑微着
取缔妖术和巫师。每经过一个城市
他都督促智者,拥抱时光的痕迹
植入待放的花蕾,小声说:
“我的行踪如果过于迷惘
那是因为我的心过于悲伤”
─—看那片视野所及的范围
戈壁,绿洲,雪岭,冰川
是否有你无法释怀的旅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3-24 05:18 , Processed in 1.123202 second(s), 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