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蓝蓓

2011年中国诗人论坛年选正式出版,入选作品欣赏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06:04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全华
(获得2011年度最佳诗歌奖)

草原上的围栏


在杂草丰茂的草原,我看到一座围栏
像灰色的楔子套住缰绳
后面是六匹膘肥体壮的骏马
没有看到过马的我激动万分
我仿佛看到整个草原上都是我的热血奔涌

你在干什么?背后传来一个中低音
我在看马。
你不想骑吗?六十元一小时
围栏的意义响亮而清晰

看看马,看看草原。我摇了摇头
从那个每月一万块钱收入的中年人身边离去
多少辽阔还在辽阔
我听到背后传来刺耳的嘶鸣


桃色 
(获得2011年度最佳诗歌奖)

一碗红糖水
  
   
谢谢你
在生理期
送给我红糖水的男人    
   
它暖暖的
甜甜的
尤其是两个荷包蛋  
白白净净
像两个胎儿
又回到羊水
   
我哭了会 
就迫不及待喝下这碗糖水  
这碗红糖水
流进我嘴里
流进我心里
流进我子宫里
   
我想着妈妈生我的时候  
也喝过一碗红糖水  
我和这个世界  
就扯平了。


剑语
(获得2011年度最佳诗歌奖)

人世间



秋风  
煮沸一锅黄叶  
这些金光闪闪的骨肉  
众僧侣分得盆钵满盈

抽一丝月光  
将三千饿鬼捆绑  
纵使画地为牢  
想必也回天无术

一座座平地而起的寺院  
漫山遍野的旧碑新坟  

我只身人间  
不谈僧鬼  
持一盏青灯  
描摹一卷玉历宝钞  
一颗凡心食尽烟火


红丸
(获得2011年度最佳管理奖)

以为


我以为

词句要步着你的音节
才会有美妙的和弦
就像琴瑟的共鸣
就像百叶的那一抹娇羞
醉的何止是金盏

你说
你不能对着镜子舞蹈
就像左手不能与右手摔跤
而我不能穿你的舞鞋

泪不停滚落
尽管以为哭是件很糗的事
吸鼻子的声音在午夜是那么响
窗外灯光在仙人球上跳跃

惊诧莫名
像极了电视剧情节
却不能喊停


孝娃
(获得2011年度最佳管理奖)


划过季节的伤口


在冬季没离开之前
我要等一个人,去机场
所有记忆封锁在一场大雾中

也是这个季节,
风,穿过雷达
呜呜地哭着
天空射出万根银针
把一堆药棉送进你的伤口

你躲着我,整齐叠起自己
人群中,再也找不到

黑夜,紧紧的抱在怀里
裙子和一本永远读不完的书

冷漠,让我的双手冰冷
翻过去
春天就在不远处
-----------你站过的地方!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06:3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辑:
新诗联盟


梅花(外一首)
文/北溪高羽

我假装没看见
她隐伏在那
点燃乡村的炊烟

我假装碰见的
是一个北国质朴的女子
她如雪的肌肤
在靠近一张铺开的宣纸

“美人都是陈年的佳酿”
我假装,不懂。
朝向阳的山坡凝望

静静地,等
等她慢慢抽出
体内窖藏十八年的红……


《梅,一群骨头坚硬的雪》

“是冬天
北方唯一一群
骨头坚硬的雪”

十多年前
在纸上,记录

想象。梅
不是一个弱女子

在南方,我一伸手
就握住了她——
骨头里浸染的幽芳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06:43 | 显示全部楼层
九寨印象(组诗)
文/蓝蓓

《雨水打湿的蓝》

山歌,被一滴雨水温润
婉转中,邂逅九寨的沟,迷蒙目光
摇起碧绿的海子
一块块在梦中荡漾

我看见你的蓝
仿佛我眼里悬挂的天
沾湿了前生,所有故事纷纷落下

《唱不完的碧水》

陪你唱,从天亮到黄昏
镜海,犀牛海,或者长海。风是伴曲
碧落的湖水,清浅的笑

跌落珍珠滩,一串浪花一个心事
我可以数给你看
对岸有多少红树,多少黄叶

还有一条清脆的河流
在诺日朗上纵横,倾倒众生

《偶遇多情的雪》

盼着雪,她就扬扬洒洒起来
她要把艳遇写进诗行里
写出多情的花朵

纯粹的白,飞进碧绿的湖心
五彩池旖旎,幸福的蜜语疯狂传播
谁和谁的红尘
统统不要,此刻我只是一片雪

在原始森林定居
长成小雪人,和爱成为神话

《九寨的歌声》

青稞酒,酥油茶,还有什么更醉人
你的目光穿透千年的藏语
采下一道佛光
安放桌前。长袖舞起来,歌声
飞扬,掌心的暖欢快传递
扎西德勒,我们今夜让祝福停留

黄哈达舞起来,呀索声,跺脚声
碰撞山寨的沉寂
让时光醒来
让姑娘拥有藏家名字,从此
她叫木姬姬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06:56 | 显示全部楼层
指纹(外一首)
文/唐晚词

方寸之间
深藏着年年月月
捏过的晴意,阴意
都是天意

保留着某段里程,注定要
潮起潮落
十尾小鱼搁浅了
挣扎转圈,刻画着
变化无常

多想把一朵朵笑容
摘下,让过路的人温暖
这并不是容易的事
昨夜的秋风,打在墙上
很深,旧伤痕呼之欲出
你不能停下来
自检维修

也许秦淮河的灯
能挂满船上,树下
照失踪的人,谁能知道
上面与下面
不是同一面

打下一枚
故乡的印章
从没谋面的爷爷
咳声,在黄土下
提醒着走向
卖身契上的朱红
不见床前,不见明月

《井》

往下挖
能否挖出自己
沉下去的日子
盖上几层青苔后
波澜不惊

晾干了的月色
我反复搓洗
准备好了的嫁衣
从红到白

小巷深处
漏出几点灯火
依稀照着回家的路
不断辩识,那片屋檐
叠起的歌声

站在井台上
学习舞步,很难把握
我会掉下去
还是挺过来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07:12 | 显示全部楼层
存在主义者的忧伤
文/鬼才

穿过一场雨,我又将抵达下一场雨
今夜树上的叶子落了
庄稼在暗影里疯长
倾覆的流水郁郁寡欢
那些盛开的大波斯菊,放荡到不成样子

亲爱的,我依然在忧伤里活着
像个打着光棍的野猫
在黑夜里一把鼻涕一把泪地
撕扯着黄色的月亮

我是这世上无处安放的青春
在寂寥的生活里悲喜堕落
时常怀念那些被埋掉的
活过的骨头
歌颂他们
如此完美。





玉兰
文/一头熊

一,玉兰

当我喊出你的名字,自己都觉得亏心
你的牙齿依然是那样洁白,然后是一片黑暗
这突然的失明,把我贴到墙上,身边滑过干净
肮脏我的面孔,我不能再有脸,这对一个忏悔者非常重要
一切关于美的东西,都与我格格不入
我只配在冬天北方校园空旷里躲避
让我继续失明,和勇敢一样,一个背叛者急需的二个因素
不能哭,不能笑,不能让你知道我曾经飞翔
因为是我带给你的,导致了失重,原谅我,等于杀死我
我对于自虐有莫名的期待,原谅我

二,玉兰

再见她,是无数次想象的一种
那些印记,赚尽我们的眼泪,榨干以后日子的丰满
四目对视,消瘦和软弱平衡面容
却没有改变取向,直接导致崩溃的坚持
像是河的两岸,像是苍白,奔腾和骤然而止
亲爱的,我们没有距离
有的是撕裂,里面是无人问津的春天,玉兰花开
玉兰花败,诀别于尘嚣的干净是弥留的理由
我们近了,冬日北方校园
那个让脑子获得空白的拥抱,被阳光割裂

三,玉兰

我后悔,这轻轻飘飘的一句
面对不可逆转,像死亡的微笑
我们的小事,被自私的心幻想成崩溃般轰鸣
于是就有了那些夜晚思念以及抽泣后恨恨的眼睛
你可以让我在你心里有多种方式复活
搁置在你喜欢的季节并且造一个周围,留一个小窗口
定格我的面孔,这样,便有了恒定的时间
来焦距曾经散乱的目光,本质上越过取向
用相凝透视,滤过肉体制造的表情,看骨架




梅花桩
文/安阳云柯


天高地阔
村头,一个人站立
他深吸气
摆梅花五势
静心,“如明镜止水”

此时,他需要几片雪花
一缕寒风
五根阵桩
高三尺六寸

像梅花登上枝头
弹一指冷香
气沉丹田  


梅花
文/刘际云
  

立于雪地,我痛苦地笑
用喋血的浪漫,释放傲骨的幽香
在黑夜中把心蓓蕾
让黎明,采撷我的泪光
  
我的春天,总是迟到
冰清玉洁的吻,只能献给梦想
化作落红,我依然含情脉脉
身后,是连绵的百花开放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07:32 | 显示全部楼层
芦苇
文/李衔夏


在白云山。我愿做一支溪涧的芦苇
谦逊地弓着腰,摇晃着脑袋
谛听风中的偈语,内心安宁。漫天飞絮
一夜白头,我一夜之间抵达苍老
人生最好的年华。无色相,无悲喜
没有怨恨恼怒烦。桃花潭水深千尺
涟漪淡然蔓延,很慢,很慢
一颗满怀大爱的柔软的灵魂,蜻蜓在上面
荡秋千。在城里,水畔楼房价值万金
是世人仰望的宫廷。此刻。山中
孤独、冷清、雾霭朦朦。我蓄着一个人的温暖
硕大的山林是专属于我的御花园
芦苇,一段被月光点亮的骨头,插在
一百多丈高的度身定做的花瓶里
雨水抚摸瓶身,瓷土长出湛碧的苔藓
是云朵画出了春天



《暮然回首处,绿了整个成都平原》
文/舒布衣


我铺三尺宣纸,用水墨的浓淡
描摹你青衣长袖的出尘与入世
云淡风轻地低眉与颔首
在你眼波的流转处,百媚横生

我的小娘子,你在一树寒梅下
执一枚棋子,闲敲一窗落花
拢一袖锦江的烟雨,在我弹琴的西窗下
脆生生地叫一声:相公,娘子这厢有礼了

八百里蜀道,便在暮然回首处
绿了整个成都平原



《农民是手扶拖拉机》
文/亿华


相对于火车的圆滑。农民
是手扶拖拉机。它每拐一个弯
都笨拙得像耕田的犁

要农民在后面,用手去拉、去扯。
前后身弯曲成角尺,它才会向前面
又开始动身。农民的朴实也是这样

清明浸种。小满割麦。农民
每向前面迈进一步,都像是稻田
捧读风雨的一本通书。刷去泥浆

进年关。腌几斤咸肉,留到
来年开春。年味还没有烘干,沿着咸肉
发散的香味,农民
又手扶拖拉机一样,开始耕田



《指纹》
文/山花


长空悠远 大海碧蓝
我拾起一些鳞片和羽毛 拼成
游弋或飞翔的遐想
而你 却以更加含蓄的方式
镌刻出我的名讳

十指连心
触摸过的悲喜
以你特有的敏感 绘下思绪
环环弯弯

于一些迷团中拆解是非
拆解扑朔迷离的宿命 像一棵树
于拔节声里聆听风雨
而某种高度 是否
取决于向上伸展的企望

苔痕之外 风景之外
谁自岁月的果盘
拈起一枚坚果 阳光下
签收一个季节的惊喜

或许 所有的生命
都配备一份满意的答卷
可我的故事单调 一如
冬天深处无人造访的雪域
只有少许模糊的画面
点缀着寒冷之外的主题
至于落款处那朵鲜艳的梅花
或是我无意间落在风里的站姿


  

《读雪的广告》
文/回向


秋风过境之后
冬在天山脚下
做起雪的广告
原谅我对广告的领悟
时常发生偏差

误以为落在碎石间
都是雪莲的诗行
甚至认为:白雪一点
便可以轻松地点破
那些贪婪的目光



《雨》
文/墨西哥大臣


雨滴,流淌在心弦上
凄凄迷迷地淹没了整夜的荒原
波浪把我摇醒
梦于是复活了,转化成无边的思恋
为你

多少雨花儿盛开在川河上
唐朝的牡丹
宋朝的翠莲
所有凝眸的原点
曾经遗落的花魂
摇曳在天空中,每一根颤动的心弦
河水涛涛,洗净并肩相惜的身影
幽香阵阵,聚拢的总是浓浓深情
于是,秋雨的呢喃里
拒绝了惶惑凄冷


《兰州拉面》
文/孙树国


一清二白三红
外加肉蛋双飞
吃一碗拉面
跑一趟兰州

挑起来的面
是一幅黄河
流淌着的画卷

黄河母亲
把麦香擀成线
缠住我的脚
牵着黄土高坡的魂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07:55 | 显示全部楼层
《爷爷的坟墓》
文/张敬梓


长满月光  粮食和草
梦里的蛐蛐一叫
记忆
便矮了下去
一曲是高山
一曲是河流

偶尔  往事一抬头
家便远了
像一堆沧桑的黄土
藏满故事和重
山下的儿女们
怎么也读不懂


《幻紫》
文/小黄柏


心甩得很远,从远方寻找的图景
不用假设就能相遇
尘封多年的心扉,只为等待一次
一生一次的相惜

不用漂染就能成色
不用准备,心跳就如期而至
梦里的颜色,王子驾着烈马飞驰
盔袍发紫,一如芳闺里
珍藏多年的紫色外衣

消失就像到来,不速之客
握着尘灰堆积的悲伤
在春天里花开,在春天里枯萎
“他只是插曲,插在尘埃里的
反季节的凋零落叶”

轻轻的,不屑的叹息
一不留神,光阴就驱赶了幽伤
不用刻意,人事就换了模样
原来人间,不过是幻梦一场
原来相遇,不过是嗜藏多年的紫色外衣
发霉,发凉,凝汽成霜      



九月
文/阡陌


关于时令
他诅咒过繁文缛节。
四季的轮回是荒谬的
他看到的花开
更像是一场宿命的游戏
彻头彻尾,死于非命。
他血液里的秋天
曾以一朵秋海棠的名义
收买过,生老病死。
肉体是易朽的
思想的屠夫无处不在。
他的苦难被扭曲成
废墟。这意味着
在子夜开始变冷的床簟
依旧沉睡着
贫瘠的道德。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声 音(外一首)
文/姜 华


秋风过来的时候  我听到
一些来自民间细密的声音
或高昂  或低沉  或忧伤
撞击我的耳膜  我惊讶这些近似宗教
尘世的方言  和哑语
多少次  我试图接近它们
却往往被世俗抓伤

多少年来  失语的我  只活在一种声音里
抱紧一个细节  不停地敲打那些瓷器  直到发出光芒
有爱喂养生活  这就够了
还有我苦难的诗歌  这就够了
现在  我的天空经常布满乌云  泪水  和苍茫
初春的阳光照过来  还有什么能够让我放弃

《季 节》

这是农事里最疼痛的部位
庄稼  牛羊和草木的经验  正在接近真理
风摧荷塘  不只是一株荷叶在摇摆
一群麻雀叼走麦穗时留下了证据
我乡下的父亲  坐在地头柿树下歇晌   
他身旁靠着镢头  像一个巨大的问号

算黄算割  算黄算割
布谷鸟的催促像这闷热的天气  让人心烦
山村五月  这是个靠智慧和耐力取胜的季节
乡间农事稠密  真实的无可非议
乌云过来的时候  一些种子扶着墒情匆匆赶路
我知道  一场风暴正在逼近



雪地上的麻雀
文/王文军


雪还在下
她在我的窗台上
跳跃  歌唱
恬静  悠然

这可爱的精灵
一定是怕我贪睡
耽搁了赶路
才小心地把我唤醒

我爱她简单朴素
小小的头颅
装着生活的闪电和雷雨
我爱她自由欢快
倏忽间,振翅高飞
带着比拇指还小的幸福



《垂钓长江》
文/狼孩


江河如命
谁的钓竿
撑于最高的料台
鱼线柔软而纤细
自上面



摇荡着诱惑
长长长的长江
钓着全世界的目光
谁是姜太公
谁是愿者


梅雨就这样来了
文/黄凡


中午刚过 乌云就漫了过来
尘土飞起
村头的那棵樟树
猛烈地打着手语
发出呼呼的声响
大风开始奔跑
树叶开始奔跑
村庄开始奔跑
母亲开始奔跑

凉晒的衣服被聚拢
翻晒的稻谷被聚拢
嘻戏的鸡鸭被聚拢
母亲一口气把它们搬进家门
乌云就翻过了西边的山岗
雨点就过了村头的小桥



那不经意许多 许多的快乐
文/嘉德


自在流水,恰恰鸟啼
晨曦、夕阳,旅行、诗歌那不经意的
许多 许多快乐
洹水不息,榕树摇曳风中
舞动手臂召唤鸟雀

山水画意境
其乐融融,一次聚会
一场婚礼,新生命诞生
和煦秋风里
一家人舞姿曼妙
洹河鱼儿感动、柳枝上鸟雀愉悦

玩石戏水
一袭白衣
自在流水,恰恰鸟啼
晨曦、夕阳,旅行、诗歌
许多 许多快乐
不经意间 擦肩错过


温软的夜晚
文/章洪波


夜色弥漫过来,村庄,河流和灯火
有着尘世一样暧昧的眼神
此刻,只有蛙声清澈如泉
洗涤着内心的尘埃和悲愁

这是夜晚,一个温软的夜晚
夜色温软,灯火温软
内心也温软
此时,适合想起童年,父母以及那些
血和汗熬成的日子
它们在砖缝瓦砾中,开着细小的
花儿

此时,适合忘记忧愁
把幸福种植在内心
适合忘记伤口,用微笑去缝合人生
让时光温软,生命温软
一如这温软的夜晚
这灯火,这水声
这来自泥土的芳香……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08: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七月的柳风
文/金指尖


坐在江北以北的桥头望七月
柳风不再为我背诵江南
一声枪响,硝烟从峭壁坠下
鹰爪如铁,划破了故乡

荷叶上,一明一没
最后一粒晨星在露珠里滚动
仿佛亲人在天堂的眼睛
紧紧锁在远方

如果柳风的温煦是一张床
此刻,我想再睡一会
在江南梦里,读《爱莲说》
看唐时的一幅画,宋朝填色

柳风哦
你为何灼伤七月的眼脸
那枝莲蓬
又为何刺破蜻蜓的足



张国荣演霸王别姬
文/家园北望


滴水檐下有石头,四方桌上有黄花
我一直坐,大风一直穿城
这些年,针眼里穿过的都是黄沙和怨毒
白骨精还不来。我无独有偶
我模棱两可。我在钟摆、墨线和甜滋滋的语言里
有取舍,和不取舍



东河湾,有一条老街叫做光阴
文/叶落之吻


你坐在老街上看人来人往
把一生的光阴放在简易的货架上

有谁能识破你的孤独
和幸福。你喝酒的酒勺
早已不见,黑乎乎的手柄
闪着岁月慢悠悠的光斑
我找了好多年,都不见
也许它已随你沉入泥土里
日夜不明、不语
成为老街的一个谜

有一条老街叫做光阴
你站在故乡的村下,定格一段岁月的
疼痛、无助和不动声色的流动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忆江南
文/郑晓辉


我可以丢失,也可以怀抱山野流泪
你一如莲花,我无法守望于岸,洗不褪的容颜在山岭之南
稻花飘香我早已迷离,莫非又是雨季泥泞了归程
莫非经年的欢笑不再牧童笛音般悠扬,不知流年如帆
能飘去多远,别去的、别不去的八山半水又归于烟花迷蒙
许多年以后,梦中的江南,酒醒后的江南
我翻阅不完温润的山岭,又怎能找寻你曾于何处
含蕊不艳,而后零落成泥



听雪
文/紫心骑士


是原野上的北风开始疏忽。残雪
顺着高矮不齐的山坡飞跑,露出
麦苗,枯黄的野草,以及荒芜冷漠。
然后灌醉了北方那些洁白的石头

石头早就睡下了,进入轻盈的梦境
梦境在悄无声息的生长,生长出口粮
还有觅食的麻雀,吵闹,以及凌乱的足迹
守望着破旧栅栏里露出金黄的阳光

阳光踱着纤细的脚步,呵护每一片雪花
雪花断了声响的生计,碎银子就这样被出卖
眷恋那潮湿的麦秸垛,以及里面过冬的昆虫
总有一天,瞳孔里的马匹会长大,打着响鼻跑远

你知道它去的方向,带上花香的诗句
带上我远去的背影,还要带上倦怠的西风
趁着泪滴还未落下,把三分之一的骨头浸在酒里
与锋利的思想一同融化,趁热喝干。


时光之瓣
文/郁雪



当你放下抑郁。我会重复
那句话,让思想在白发里韬光养晦
认出童年的桑葚树下
哪个是我,哪个是你
仿佛时光之瓣,汲取了彼此的灵魂
在朝拜的路上
惦记爱情

风适时地解开缆绳,让云自由
印象中的水流抵达墓地
花在曾经盛装的陶罐里解语
那些深藏着的绿意
替我把握四季的脉象,剩下的树
或者河流,在迂回的陆地
打开缺口
如果,你的手指
伸向乌鸦带来的火焰
我会在一滴露水里复活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秋的幻想(外一首)
文/莞尔


请,卖我一张船票
让我,乘坐时光的驼帆
远离沙漠,回到松针凋零
蟹黄飘香的那个秋天

让我爬上水稻的山
看碌碡赶着架子
咿呀碾落一地谷粒
手捧岁月饱满的流金

我要褪去虚浮,做一回
真正的农人,在秋阳中
任一朵灿烂的菊花
在古铜上,欣然绽放

《两个海子》

高远的天空,湖泊,经幡
一色的蓝,招来的诗魂
眼前的海子,哪一个
更洁净

从马背上翻落的我,在羊群中
久久地品味,无果
只想,将这一刻的融合
深深地铭刻入脑海
为苍生祈福



来日方长
文/王美伟

 
  
你说,梦里的树一定会开花
我微笑,仿佛看到
初开的花,碰撞出幸福的声音

写在掌心的字是永恒
我握紧双手,将它装进了心窝静默,张开的手掌
反复温习你的永恒
时光长流也不会刷淡它的颜色
绕眉间,一曲箫声远扬




一个人的爱和怕
文/雪蛟


我有点儿偏爱手上这块伤疤
和它喂养的疼

像呵护一个深藏的秘密
一场静穆的大雪或燃烧的火焰
多少年守口如瓶的身体

有时,它是一个人所有的爱和怕


血蝶
文/雪中梅


捕一只蝶
用刀镶入鳍部
让鲤鱼的鲜活从源头
顺流而下

据说:美丽的红色能让河流
成为天空
据说:望远镜能使蝶之舞
灵幻

蝶儿飞走了
我曾见过类似的羽翅
从山伯的坟头
划过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23: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声
文/三六九


明月爬上屋脊
看上去并不象去年那枚

青瓦张开嘴巴
作呑吐状

我和父亲不理她们
继续在天井洗脚

水声很小
只在瓦片与瓦片之间,流淌着


第三极
文/石溪

升起的那张帆,直立于岸
角度注定距离
一朵雪莲的温暖相伴雪山的寒
风斜倚翅膀
神女,你闭目或偶尔秀眼
第三极
浪涛,谁宁静为别致的标签

多少登山路凝固
脚印埋没了既往的归途
鹰始终蔑视
天台簇拥的神秘,在升腾
一面旗帜,沾染圣山的庄严

帆前行,过往的终极
朝向岸
朝向无名梵天
而第三极,堆满玛尼石
漂移轮回贝叶经沉默的印函



文/非马

没有人见过
真的龙颜
即使
恕卿无罪
抬起头来

但在高耸的屋脊
人们塑造龙的形象
绘声绘影
连几根胡须
都不放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3-24 05:02 , Processed in 1.123201 second(s), 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