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蓝蓓

2011年中国诗人论坛年选征稿,请大家自荐作品备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8 14:5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发一个哦,希望可以登登大雅之堂……作品《情诗》
    还记不记得我们怎么邂逅

    脑海清晰着你的温柔

    我仰望星空,寻找最近的那颗守候

    因为她带给我如你的娇羞

    我好想时时刻刻牵着你的手

    走过每个严冬,每个春秋

    我可以给你足够的迁就

    生生世世很荒谬

    我仅要这一生的守候

    谁还会在乎,皱了手,白了头

    重要的是我们依然十指相扣

    不死不休

发表于 2011-11-8 20:36:57 | 显示全部楼层
乡村恋曲


一间小木屋
小木屋的岁数
我以记不大清楚
只记得,
太阳从屋后的山顶上
这样,日升日落
已经,二十几年

母亲,神智不太清晰
却能亲手撒一些细米
喂养大,
一群的小鸡

还有,放羊家的大伯
沿着小路,
沿着田埂,
沿着小溪,
沿着树林,

树梢上的飞鸟
搭建着一户新居
我从树下经过
虽然,看见了鸟儿建巢的艰辛
却为帮不着忙,
犯愁。

蝴蝶,在我的诗篇里
反复出现
它带着油菜花的气息
还有桃花,
许多种花,
我想,我生命里只有一种花
还没有出现。

  初恋情人

初恋情人 芙蓉花里的羞涩
无瑕纯白
等待翩然而至的红蜻蜓

初恋情人 葡萄藤荫里听老人
月下红线
铭刻浪漫经典的红尘录

初恋情人 不要相信风里的谣言
骤雨摧残
坚信那颗温暖过的心 不会变凉

初恋情人 像石膏雕像里的女仆
露出憔悴的面庞
夕阳里的残血 浸染了夏里空冥

初恋情人 晚霞里的插曲
留一缕相思烟袅袅
漂浮云岗 只为她而沉醉

莲花(外一首)


你是,那朵红莲
——还是,
那朵白莲。

静静观察你

你开出了,
——灿烂笑靥
一条水草与天连成弧线
在朦胧雾里  
池塘里,

或是,血色浸染夕阳
展现 你妖娆,
一只红蜻蜓

静默,观看你绽放

你是,那朵红莲
——还是,
那朵白莲。

我在静静观察你

远方我,
愿意做那匹马儿
在被蹄起的红尘纷扰
驼你,
你能接受我吗

我祈求过
在佛前苦苦诚拜
燃香那个心灵崖谷
我站往远处
向你瞻望。


《红蜻蜓》


道不尽红尘舍恋
你做前世的莲花
你亭亭玉立 在池塘
静观尘世纷扰

一只红色蜻蜓
受南海观世音点化
赐予它一对红色斑斓
丰满的羽翼

飞越过漫长的孤寂 等待
与千山万水,
它是你前世荷叶上的
一滴露珠儿。

二零一 一年,于桃源。

献上,三首清晰的诗歌!候审!



发表于 2011-11-8 20:4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忠诚

作者:月魅

这个世界喧嚣与尘土飞扬
临水而立方寻得一片宁静
树缝里漏下的阳光
微弱一点光亮

潮水向我涌来
我只得用整个胸膛
去堵截汹涌澎湃的海洋
身心疲惫
挺拔的高山柔弱的流水
奈何世态炎凉

时光延绵里的尘土
我深信,正直与善良的锋芒
在黑暗中流过血的光芒

我也想过去直面
肌肤里沸腾的热情
欲以阳光的心态接纳生活

面对忠诚
无力回望失去的太多太多
那些远古的臣民
流出是血与泪的控诉

那些铮铮铁骨
燃烧着渴望
我只想用文字坐灯照亮前方

发表于 2011-11-8 21: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1-11-8 23:32:35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size=2][color=#999999]那片林子 发表于 2011-11-8 14:30[/color] [url=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id=822789&ptid=126469][/url][/size]
抱歉啊,我是新加入的,请问是直接贴在这里吗?[/quote]

是的。欢迎您
发表于 2011-11-9 01: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七月流火》

七月,逃过水涝的故乡
伸出狼疮的舌头
接纳我久违的乡愁
精瘦的父亲,目光痴呆
一枚愧疚的子弹
穿透胸膛
悲悯的心情
在不曾改变的老屋
默默垂泪
这是七月,流动和奔走
犹如火一样
让汗水灌溉着的梦
或流芳,或破灭


《远山的呼唤》

擎着野岭的你
张开草木的臂膀
一年,一季,一场接一场
风霜雪雨
接纳着默默来去的
劳燕,不管在那里
一根萎缩的脐带
是你无法舍弃的痛
在胎衣逐渐腐烂的山丘上
时时发作
让极目远眺的叶子
收几滴晚露
在晨曦中微微闪亮
又在和风旭日中消失
搂一缕风声
窃听私语,谁在谁的梦里
有命无果

发表于 2011-11-9 14: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秋意浓
泛黄秋叶映照晚霞
残阳迟早矜持谢幕
余辉那么美
情郎独自归
暖风却有相伴尘埃
黄昏凝视多情泪眼
纸醉酒醒梦
此间相与还
发表于 2011-11-9 18:54:09 | 显示全部楼层

2011年选茅农作品

              茅农作品              蔬菜《组诗》选一                       <荠菜>

在春天的原野
发出第一声呼唤
清香弥漫着

乡村少女提着竹篮
寻觅春风里的梦               城市照片《组诗》选一             《步行街》   

熙熙攘攘的人群
没有汽车尾气的侵扰
一串糖葫芦
一个泥人
一件仿古瓷器
一串桃核项链
一只风筝牵引你
走进唐诗宋词

在元曲浸染的河边
找一家百年老店
让时光倒流
在八仙桌上
沽一口明代的黄酒
就着一碟臭豆腐
眷恋传统

通联  江苏省句容市茅山镇政府212404                             唐   胜        邮箱2430870401@qq.com  简历  茅农原名唐胜。生于68年3月,毕业于淮阴师范学院。大学时代发表诗作,一度中断。作品散见于《大别山》诗刊《中国青年报》《新华日报》。
今年7月重新在网络论坛发稿。有诗被《大别山》《诗友》《潮白河》等选用。入选2011《当代诗卷》。供职于江苏省句容市茅山镇政府。农艺师。有大量新闻作品在本地报刊发表。另有农业科技论文在中文核心期刊发表。


发表于 2011-11-10 13:3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树底下的树

果子从树上掉下来。
树的身旁,长了一些小树。
小树的身旁,又长了一些小树

后来小树,就不断地长远了。
其实当初,最近的那一棵小树
长成另外的一棵树的时候
它不是长成了一棵树,而是
刀子,切开了血,和肉

树蔓延开之后

原本的一棵树,蔓延开之后。
星星,那么一点大的火
就一寸一寸,一尺一尺地烧着了

苦痛越烧越旺。后来山沟
对面的山脚,以及侧面,直至
山的四周,都开始长树了。火

越烧越旺。树越长越远。
到后来,第一棵树,和比较远的树

以及和所有远处的树,都成了
陌生的树。树丛的中间,是洪水过河

农民是手扶拖拉机

相对于火车的圆滑。农民
是手扶拖拉机。它每拐一个弯
都笨拙得像耕田的犁

要农民在后面,用手去拉、去扯。
前后身弯曲成角尺,它才会向前面
又开始动身。农民的朴实也是这样

清明浸种。小满割麦。农民
每向前面迈进一步,都像是稻田
捧读风雨的一本通书。刷去泥浆

进年关。腌几斤咸肉,留到
来年开春。年味还没有烘干,沿着咸肉
发散的香味,农民
又手扶拖拉机一样,开始耕田

眼镜蛇火车

相对于手扶拖拉机,眼镜蛇火车
它趋向于一辆奔驰。手扶拖拉机沿途嘭嘭地响
是天晴是下雨,它相当于

两天前的天气预报。在踯躅,于清苦的路途上
面对手扶拖拉机我曾经淡然一笑。心里想
嘭嘭作响的手扶拖拉机,没什么。于是云朵悠悠

草木悠悠,我掠过痛楚的每一个瞬间,都抱着青春
对什么都不怕的幻念。我根本没有料到
对手扶拖拉机的轻视,手扶拖拉机它潜藏的变相

绝对不会,亚于现代手法的克隆。就在
我认清火车的一瞬间,手扶拖拉机它膨扁起颈脖。
嘭嘭作响的手扶拖拉机,它一向我翻脸,就变成了一条

一沾上它的毒液就叫人难以补救的,剧毒的眼镜蛇

关于雪的联想

没有办法把雪撕碎。我没有办法
成为雪,把自己撕碎。不能
与雪一起出发,一同呐喊。不能

从黑黢黢的天空高处,与雪一同
向人间驰援。长征时候的雪山上
没有我的身影。而在雪地上的时候

我又不敢踏雪。在雪天出行
走在雪地上,我感觉比踩在自己的身上
还更疼。所以我这种人

注定不会有什么出息。爬雪山
过草地的那支队伍,充满对旧世界的
满腔仇恨,充满,对苦难的爱意

那是雪一样,洁净的心曲。而可悲的
是那时候的我,却还迟迟没有出生

一千列火车

离开故园一千列火车那么长。
站在头一列火车旁边,看不见最尽头的
那一列火车。而故园在尽头的那一端。
母亲的身影,像一粒芝麻。我的怅望

沿着谷歌在半空中搜寻。结果还是没有
看见我那芝麻一般细微的母亲。我攀上火车。
踩在车厢上面按车厢,一节一节地数过去。
我不知道这么行走,我抵达
故园的路途,是不是会近一些

雨水敲打铁皮

雨水敲打铁皮,是唱不完。
唱不完,是云的烦恼。而不管云

是不是烦恼,它总是撞击铁皮。
它把思绪撕开,不断地往铁皮上扔
让思绪,在铁皮上撞碎。那些

开花一样,溅起的雨水就像是人行进
向死亡的途中,倾诉不完,没完没了的言语。
我选择诗歌。因为它是阵雨

阵雨简单,利索。我雨水一样地
与黑夜交谈。尘世的回应

相当于是这样:对牛,弹琴

冬田里的稻茬

像一只只脚脖。冬天的田园
映衬霜色的光,让我联想,稻茬上面的躯体。
果实进入,温饱的谷仓,稻茬上面的躯体
堆砌成草垛。像我的父亲,日渐陈旧的斗笠

葱郁远去。剩余的稻茬,是一根根湿柴
向美好的日子,巴望着眼睛。父亲反操双手
在田塝的边缘踱过来,又踱过去。提供了

一整个家族,衍续温饱的田园,让黑冬下
农闲的父亲焦灼不宁。他反操在身后的手
心念一样地触动着,像唱歌的人面对

伴奏的钢琴。他一边踱步,心里一边在掐算
下一步,又该怎样用脊背,支撑起下一个温饱的年辰

湖的构想

想一个平静的湖。想去熄灭
多余的火山。想把火山淤积千年的
沉积岩搬开,搬到世间凹陷的沟壑里去。
想地面有一个,相对的平整。
想土地的软肋,也有一根支撑的骨头

想整个人世,有一个平整的湖。
我也一边,把体内的沉积岩搬开。
让心境的湖,在它自身的沉淀之中祛去浮杂。
以至鬼怪,都因为湖的清冽,而猥琐地感动。
想让湖去赦免,它獠牙沾满的血迹

踅回的火车

铁轮与铁轨摩擦。火车
是一个不断烊化的棒冰。在行程中
火车的棒冰,常常在酷暑的锅炉里
冒出红铁淬火,嗤嗤的响声。
我不断地追问。火车终于寒蝉一样
在霜降的边沿,清静下去。通过烧

又通过水的浇淋,火车一身
充满了锅巴的伤痕。痛主要是没有爱情。
而火车不可能,纹丝不动地摆在铁轨上。
在临近冬天,艰困得有一些,跛脚的火车。
它必须起动。它一踅一踅的起身
像一条,从露水中渐渐苏醒的番薯藤

鸵鸟的化石

湖的构想到不了大海。海在外沿,更大。
湖相对于海,会内里一些。我说的是喧腾
与清静。尘世的错杂,已经够爆炸头了。
每一道凶狠的犬眼里,都暗揞杀机。餐桌上没有人肉。
许多人就用子弹去掳掠,去摧毁。用导弹

用车轮,用潜藏的杀手,和蚂蟥吮吸的嘴。
而诗歌深陷于汉字,寻找所谓思想与艺术的锻击。
这慢吞吞的一只鸵鸟。耐心地再

等三百年,我用锄头把诗歌,鸵鸟的化石挖出
命名它,作为一个景点开张的大红标题

掉头的火车

上了火车,就没有跳车的理由。海子卧在车底
只留下孤独的灵魂。而我是酷暑,瓦窑顶上的
一条番薯藤。仅仅依托汉字的泽润,还要从霜降起身

尘世吆喝,卷扬起灰尘。尘世的灰烬再漫卷
也卷不走汉字,湖的冷冽,与明净。
从霜降的露珠中苏醒。掉头的火车,它像是一只鸽子
在迷途中,它磁场的晶胞,弥漫的都是母亲的氤氲

火车掉头,向家园驰行。只有家园
才是火车的根。云朵与鸟雀,天空一样宽阔。
荞麦花紫红的笑靥,透彻着的,都是纯正的乡音

掉头的火车它要贴近故园。故园粗糙、赤贫
而火车心里暗暗感动:在那里,母亲,离火车最近

火车开进冬天

把果实卸下。皱皮的果子
像一只只,闭着眼睛睡觉的青蛙。
火车的车厢里,有一些红红黄黄的树叶。
那是又将过去的一年

火车奔劳的痕迹。干裂的风
让好多树叶,从悬崖上摔下。
只有树枝,刻着它们曾经站立过的脚印。
相对于消逝,树叶的印痕

是一批婴儿,去年被剪掉肚脐带。
它们,在学着谛听,另外一批婴儿

第一次开出车站,迸溅震感的哭啼



开进冬天,淫雨太绵长。
盼望雪而雪不来,颈脖太酸。
草木太枯。莹洁如雪的爱情太少。
这半生多,我向着梅的方位张望
梅的若隐若现,像倏忽的磷火

冬太冷酷。冬的掳掠,像一条阴嗖嗖的猎犬。
没有雪光,它鲜血淋淋的唇腺
被冠冕遮藏。雪太少。枯瘦的草木

无法贴近雪,炭火一样可以贴切的温暖。
雪的稀少让所有屏住呼吸盼望雪光的眼睛
都日渐干涩。像一本史籍

我们的这一段,仰酸脖子的盼雪
在灰尘的弥漫中迷失踪迹。人性的眼眸

被充塞的,是抗生素跑步也跟踪不住的脂粉

荒漠的火车

小青虫的威力,让我浸入回忆。原本那么
喧嚣的尘世,猛然地只要一场洪水
它的荒凉,就可以蔓延得那么的宽阔无际。
什么都看不见。仅剩的暖意,还是童年的那个夏天

磷火在坟冢的山野,漫游过后遗落的一掬尾音。
而荒漠无法趟过。站在窗前,更是无法看到
刚刚过去的,那列火车它的踪影。把荒漠留给我

它没有罪。或者明天一大清早它还原封不动地
沿着窗口开回来。它可以,换零部件。
像某些吸血虫。它们吸着血,而把时光

磨损出铁锈的暗痛,堆彻给我们。我们积劳成疾
而它们在慢条斯理的逍遥中,跋扈得像一条条疯狗

火车

原先以为,只不过是一条小青虫。
后来知道,它是一条可以换零部件
可以刷新漆的青虫。它的长

它的文静,或者说它的一种与世无争式的滑行
让我无数次只对它远远观望,一直却对它漠不关心。
一个傍晚,我瞥了一眼镜子

这时恰巧,一列火车从窗外的铁道上开过去。
它轰的一声,我发现额头上生出两道皱纹。
接着我又瞥一眼窗外,窗子的外面

一场洪水它倏然地,就把我四周的一切事物
远远地抛给了寂静。小青虫在窗外

作一次猛兽的咆哮。它把惊恐输送给我
我捕捉不住它萦绕在荒漠,寂静中的余音

说不清楚

像日常生活的每一个动作。
无论是面对一碗,刚刚煎煮上来的豆腐
或者是一块排骨。或者,在青苔的坝面上涉水过河。
第一次的笨拙,就像是一辆,刚刚出厂的摩托车。
人生面对,想要进入的太多事体

像机油,面临发动机,需要耗费
太长的磨合期。投稿或者回帖也是这样。
回到诗歌一年,我没有投过稿。
这让我每每在凌晨三点钟就惊醒。出租屋外的夜空
也有形单的鸡啼,高出小区走廊,一些电瓶车

报警器间歇的嘶鸣。有报警器的守候,或许
屋子里面的主人,稍微可以心安理得一些。
这样或许,已经可以进入睡眠了。好的睡眠

一定可以比不太好的睡眠,延缓衰竭,或者死期

火车的次序

或许火车,是一个邮递员。
它把乳汁,递送给婴儿,把蜻蜓递送给童年
把一封最初的信,递送给那一个夜晚

一个冷冰冰的拒绝。把月光,递给泪水。
隐痛递给懊悔。它把我一张一张皴皱的车票
递给了荒寂的风,和白哗哗的流水

把飞鸟递给思念,心中的话语,无法邮递给母亲。
在爱情的案板上,鲜血淋淋的诗歌,被钉子扦在颈部
像一条,鞭挞着自己的黄鳝。没有

谁愿意去读,它的血肉之躯,人性的抽打。
它把良知递给垃圾窖,把锁邮递給狼狗。火车它

错落有致的传接是这样,崽子上了,爷们再死去

茶籽壳

到处都是茶籽壳。不是说没有目睛。
目睛像茶籽肉,被洪水的刀子

剜取之后,诗歌的内质,就成了一个空壳。
诗歌的本身是有光的。茶籽壳围在诗歌的四周
诗歌是一个溺水之后,肉质已经

紫青的幼儿。李白与歌德,只顾他们躲得远远。
海子孤身一人,化作了铁水。茶籽壳

在火车隆隆的轰响声中,像死血的静电
没有感应。为此我为汉字,扼腕而疼:茶籽壳

本来是可以拿去给老百姓发煤锅的,可是
为什么,偏偏那么多茶籽壳,拥坐在评判席上呢

没有你的日子

没有你的日子,我就想念
小兔子。它的静谧,有着与你一致的本性。
人世间太吵。季节总是不经得我的许可
就鼠标刷新一样,让屏幕

比眼睛更快捷地跳跃。曾经
那么多的火车,它不顾胸怀冒烟
硬要一次一次地在铁轨上匍匐,它的倔犟

让我是多么的手足无措。细细地
举目尘世,没有,你静默的温暖
我还能,与谁倾诉。没有,你的日子

我只能想,小兔子就小兔子吧。
我要把它抱在怀里。你不来,就让我

想象中的小兔子,一跃千里地在天空中飞翔

揣度中的想念

打算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与你好好谈谈。
可是你太让人捉摸不定。曾经你来的时候
电线被绷弯着。而我的手,没有缚住一个鸡的力量。
那么多的冬,天沉着脸,像一块砚瓦

那是错落有致得,密不可透风的一个布局。
我的双手,没有缚住一只鸡的力量。而大门外面
树枝霍乱得,几乎都要被拽走。我胸怀中的

几个孱弱的汉字,绝对不可能透发出
可以抵御砚瓦的力量。我只有在柴门内,点着烟
钟摆一样地来回。一块砚瓦的布局

并不是我的几行,没有缚住一只鸡的力量的诗歌
就可以让它改变色泽的。而与你交谈,机会几乎
要用概率仪测算。没有洞穿,砚瓦的日子

那时候我与你差不多大。现在我老去。透彻了爱。
就算我剖开心胸向着你抒写至死不渝的想念

我也不会知道,这二零一一年的冬
向大地进发,是不是属于你规划以内的行程

雪天

临近的那一刻,其实我的内心
是有所感悟的。我最大的担心是你
只在树叶上弹跳一阵子之后

你就会嗔怪地离去。有一次你就是那样。
一个转身,你让我一直疼痛至今。
现在我们都长大了。虽然我面对你时

只知道屏住呼吸地凝视,可是你应该看见
长成了一棵树的我,为等待你的来临
我是怎样地用枝叶,不断地把心捂紧

脸颊被火烫着连我自己都模糊不清。我不敢吱声。
比兔子耳朵还更竖的是我。比瓷烧的兔子
还更加剔透的是你。我认为这些仅仅是我

独自一人对你的感觉。你漫天飞舞地呼啸、哭嚎
而我愿意,作一棵永远支撑的树,坚韧不拔地

把你支撑在这么一幅,唯一可以忘却苦难的画里







亿华。江西上饶市作协理事,上饶县作协副主席。习诗五年。曾经在《诗刊》、《诗神》、《星星诗刊》、《百花洲》、《文学报》、《绿风》、《滇池》、《创作评谭》、《诗人》、《诗歌报》、《飞天》、《江西青年报》、《南昌晚报》等报刊发表诗作百余首。有作品入选《诗江西》等。

发表于 2011-11-10 14:5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俺回去挑挑作品........稍后奉上........
发表于 2011-11-11 11: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指纹


    文/ 山花


长空悠远 大海碧蓝
我拾起一些鳞片和羽毛 拼成
游弋或飞翔的遐想
而你 却以更加含蓄的方式
镌刻出我的名讳

十指连心
触摸过的悲喜
以你特有的敏感 绘下思绪
环环弯弯

于一些迷团中拆解是非
拆解扑朔迷离的宿命 像一棵树
于拔节声里聆听风雨
而某种高度 是否
取决于向上伸展的企望

苔痕之外 风景之外
谁自岁月的果盘
拈起一枚坚果 阳光下
签收一个季节的惊喜

或许 所有的生命
都配备一份满意的答卷
可我的故事单调 一如
冬天深处无人造访的雪域
只有少许模糊的画面
点缀着寒冷之外的主题
至于落款处那朵鲜艳的梅花
或是我无意间落在风里的站姿
                收藏              文/ 山花 以三尺柜斗贮放千年光阴神游飘渺的传说披一身历史的风尘  贵妃的金簪王侯的玺印似假还真往事烟云一曲悱恻琵琶语半盏香茶笑对黄昏  一轴仕女一枚铜镜抹不净的锈迹抚不平的裂纹失守打破心爱的元青花落满碎片的梦里谁饱经沧桑的眼睛 堪破涂抹欲望的赝品        
发表于 2011-11-11 16: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

《晚秋,一些小细节》
文/流星雨
现在,我终于拥有雪、烛光、和化不开的黑夜。
1
雪是跟在小雨后头赶来的
它们呈现出不同的状态:粉末状、棉团状、雪花状
它们的白比蜗居在墙角蒿草的绿
来得更直接,更像我丢失的亲人
2
阶段性的停电,让我有机会与烛光一起温习
和你曾经的功课。这些熟悉的场景
经过时间的烘焙,正从今天的烛光里一一隐去
像你遗落在世上,最后的目光
3
黑夜因阴天而提前抵达
黑马、黑乌鸦、黑猫、被炊烟熏黑的天空
从四方涌来黑漆漆的风声
它们比你迟缓的转身更像这个秋天沙哑的钟声
4
我是在初雪的黑夜里点亮蜡烛的,一屋子的黑影飘飘忽忽
雪稍小些,西南方又传来猫头鹰的叫声
这叫声有别于叫春的猫,却与前几天没什么不同
甚至连中俄边境六点六级的地震,也没有影响它们的心情
而整整一火车的人,把黑夜吵得比烛光更摇曳
比这场雪更苍白,比你瘦弱的七岁更像死亡

与桃花错过三月

   文/流星雨
借一弯新月逆行,漾开一江春水
渔歌沉睡,梦里桃花未开
走小径,期待迷失途中
卸下心头的水渍,入密林
唤醒桃花源,声声心动

水光半掩潮声,东风起时
有人摇我昨日青浆,恍惚间
行舟数里,遇一老翁
桃花漫卷清风,有农人
掬一捧疑问,探寻旧景

琴弦舒展往事,桃花林
遗失沿途的姓氏,收起大雾
炊烟环抱草屋,小童绕膝
粗布宽厚,青菜的味道直抵灵魂
此刻,不问来世今生

与桃花错过三月,杯子余温在手
清茶味道渐重,谁将我放下
谁轻轻地述说满天星斗,一叶小舟
刻着流水的痕迹,只愿与你
牧云、养花、谈笑风声

《阳光》
文/流星雨
再近一些,我就能触摸你的脸
淡黄色的光芒穿过玻璃窗
照在小屋的地上,温暖流泻
这样的上午,适合邀朋会友
可惜,寒冷尚未退却
冷风一不小心就钻进我的心口
暗处的伤隐隐作痛
这些都是小问题。元月中旬
我打字,敲打出句子
在更替间微笑,学会面对
有时添加柴火,让一屋子的暖
开花结果。
阳光就这样来了,没有任何征兆
在冷翻身的时候,我清晰的看到
一张慈祥的面孔,离我很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3-20 07:19 , Processed in 1.170002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