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蓝蓓

2010年中国诗人论坛年选开始选稿,请大家自荐作品备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9 19:54:11 | 显示全部楼层
多少年来我不谈爱情(组诗)
                   文 /姜 华

[b]阳台上的茉莉[/b]

阳台上茉莉  悄悄地开了  哪一朵曾是我的情人
她多么孤独  像这个平淡的夏日一样寂寞
这时  我想起了江南的一首民歌
我居江北  方言的阻隔  甚至一条大江
而茉莉  总是在黎明前  或傍晚
把小小的温柔  伸过来

现在  她在努力举高自己的白
让生命中短暂的爱情   绽放最香的香
然后忧伤的滑落  我的初恋
早已退去了余香  同一棵茉莉相比
情形更糟  一场酸涩的花事
早已被一只蝴蝶劫持

[b]雨天读情书[/b]

一场突如其来的夏雨  淋湿了
我记忆深处的伤口
搜出发黄的情书  一个叫梅子的女孩
款款走来  封闭了几十年的感情闸门
瞬间决堤  那些曾经的欢笑  和泪水
那些曾经的思念  眼神  和手语
再一次  把一个中年男人矜持掀翻

那些在汉江畔  影剧院  小城的死角
遗下的踪迹  和证据
那些在眼眸  书房  和夜晚
留下的气味  方言  温暖  和忧伤
那一封封急切的信件  正在匆匆赶路
那些甜蜜的  苦涩的泪水
在信纸上留下符号  又被风吹干
还有那些  还有
现在  所有行走的脚印  都被岁月无情地掩盖了
掩盖了  还有一个男人体内的暗伤  困惑和无奈
一场雨  落得太缠绵


[b]在旬美大道遇梅[/b]

我不敢说是什么机缘  一场急雨
赶出30年前一场情殇
一把雨伞  在旬关大道疾走
竟然与我的中年  撞了个满怀
还是那么慌张  没有主见
这场景多像我们当年  线人接头一样
欢畅  刺激  夜鸟一样出没

那些细雨  穿针引线
把遗失在岁月里的落叶串起
往事如夏中热浪一样扑来
那迟开的桃花  脸都红了
这让过往的行人有些吃惊
一把陈旧的花雨伞
遮挡了多少秘密

[b]多少年我不谈爱情[/b]

往事如尘埃  早已被风吹远
吹远了  柴米油盐  父母子女
妻子的树枝上  人间烟火比我还旺
奔跑的江湖  早已改变了命运  和方言
平淡的生活  如止水  琐碎而疲惫
多少年来我不敢再谈论爱情
我已习惯清茶淡饭的生活
爱情的盛宴  绕道而行

现在  我经常一个人坐在
不足五平米的阳台上  或清晨  或黄昏
固守内心微弱的烛光  和风景
吐出口中的烟圈  泛起往事涟漪
四野静寂  中年的季节多么沉重  漫长
收拢飞翔的翅膀  让时空凝固
今生我不谈爱情  不谈了

[b]那个远走四川的同学[/b]

那个圆眼睛  长着两颗虎牙  名叫铨的同学
三十年前被一阵风刮去了四川  铨走的那天晚上  
我一个人躲在操场边
哭了  她送我的那方花手绢
被一个懵懂男孩的泪水浸透  又晾干
而现在  我只知道川南有一座
叫壁山的县城  有一个女孩在那里安居

曾经在一盏煤油灯下演算过饥饿长夜
把苦难的生活分解为欢乐
曾经偷偷地牵手  走过巴山云中小路
传递对方的温暖  我们也曾画饼充饥
想象远方的蓝  甚至更远的远方  可是
这一切都宿命一样走远了  走远了
一个男人的魂  三十年前丢在了四川
丢了  什么都丢了  
树上的叶子一样

[b]曾经爱过[/b]

我曾经爱过的那个女孩  早已
做了母亲  也许再过二年  或三年
她就要当奶奶了  现在  她
就坐在我的对面  开始了新一轮的唠叨
我不看那些鱼尾纹  让那些白发自哀去
也不看眼前这个  被岁月击伤
对世界杯不感兴趣的女人

当年爱的疯狂  就像在黑暗中赶路
有些手足无措  那个晚上
钻出云层的月亮  偷窥到了一些秘密
一对青年男女  沿着大学后门遁出
土鼠一样  窜入河畔柳林
那个时代的爱  简单  实用
河畔的老柳树  还沒成精

无论如何  人一生
只要爱过  那怕是苦难  和泪水
一棵树终生把另一棵树守望
最后把根扎深  

陕西省旬阳文化旅游局 姜华
邮编 725700
发表于 2011-1-9 23:07:1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伴】


老伴风中的拐杖
寂寞时轻柔的语言
冷冻时身的棉袄

携手 夕阳不寂寞
炕前炕后 关心着温暖
想你,爱吃酸甜
不弃你愚痴

孩子,病时的旁坐
危时,收殓的人-----

呵 关心你还是与你,风风雨雨过来的伴
抚你 慰你 爱惜你
流的泪金子样贵

老伴,是你是她 爱着 就是爱自己
不会看你吃相皱眉
眼里含的是柔情的光
生怕你噎着吃不好
不担心来的污脏

老伴金色的阳光相互照耀
颤动的风景只有你和她
老伴,漫长的日子里 不能没了的人               


发表于 2011-1-10 22:00:10 | 显示全部楼层
蓝蓓 发表于 2011-1-11 00:29
麻烦重新编辑下 . 试了好几次,都这样。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 00:29:21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size=2][color=#999999]阿雨 发表于 2011-1-10 22:00[/color] [url=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id=739068&ptid=106818][/url][/size]
一条蜿蜒小巷  文/阿雨 一条蜿蜒小巷静静的那样熟悉点一支烟追忆儿时脚步 从横河到秀水,左拐是广仁街;它的 ...[/quote]

麻烦重新编辑下
发表于 2011-1-11 08:43:42 | 显示全部楼层
蓝蓓 发表于 2011-1-11 00:29
麻烦重新编辑下  还是这样!!
发表于 2011-1-11 08:46: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条蜿蜒小巷

文/阿雨

一条蜿蜒小巷
静静的
那样熟悉
点一支烟
追忆儿时脚步

从横河到秀水,左拐
是广仁街;它的右侧
是我的母校。那年忆苦思甜
血泪如横河流淌
一位英国传教士,在光绪的棺木中
被红卫兵拖出鞭尸

秋风如昔,秀水不再
白衣巷不见了白衣女子
青石板脚步依稀
推开一扇斑驳木门
一张八仙桌倚窗而阵
那年学毛选
我坐在右侧

桌子下,一只花猫看着我
我也看着它,试图在它的花纹里
找到一些灵感
而猫一骨碌转身
躲进了深深的黑暗
留下空白
就像那段历史,久久
无法消退……

女孩、鞋子和书包

文/阿雨

泥石,流过滚烫的季节
噬啮了舟曲
噬啮了漫天彻痛的八月
白龙江把两眼的悲伤
哭泣成一条条撕破夜空的闪电
拉尕山,婴儿的明眸
被残忍地捏碎
化作滚滚而下的泥石沙砾

那一只鞋子多么安静
就像月圆村寂寞的夜晚
在沉睡的女孩旁
你孤独无助
象一只哭红的左眼
寻找着失明的另一只

女孩,永远地
沉睡了
陪她的,除了那一只鞋子
还有一个鼓鼓的书包
书包鼓鼓的
除了破旧的书和夹在扉页的一朵蝴蝶花
还有一句
来不及醒来的梦呓

女孩和书包,还有鞋子
在秋风的悼歌里
永远地睡了
我,拿什么来祭祀你
用淡黄的格桑花
还是用一句苍白的哭泣

(写于2010-8-15全国哀悼日)

观关外日出

文/阿雨

我站在关外的海礁
用目光将大海丈量

在海鸟飞来的远方
我看见喷薄欲出的朝阳

被黎明分娩的婴儿
绯红的脸庞羞赧的模样

撕去了
一层又一层的面纱
江山画卷,在朝阳的啼哭声中
明亮

大海已踩在脚下
灯塔早暗淡无光
呵,水淋淋的大海女儿
一眨眼就出落成
热烈奔放,天姿国香
那灿烂的笑呵
让渔船停滞了脚步
海鸥忘记了飞翔

我站在关外的海礁
将你的美丽
张望
发表于 2011-1-11 10: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城市风景》
文:雪中梅

遥远城市 风景美丽
遥远城市 躯体美丽
车站边,契成长龙的躯体美丽

我黄衣服的姐姐,我蓝裤子的妹妹
一张我女儿的脸和爱人的嘴唇
挥洒长发
散发五月野花芬芳
姿体柔曼
流淌一首清新悠扬的歌

黄衣服姐姐蓝裤子妹妹
浑身长满嘴唇
你们正用嘴唇深情地 深情地吻我
并整个城市

美丽少女 一丝不挂(意寓生命个性的完全呈现)
在美丽长龙
对称的乳房 熠熠生辉
无人不愿问津你的美丽

五月野花 城市的嘴唇
龙之目
你用躯体 王者的血液装点长龙
那么是谁在构筑城市的美丽

月夜粘鱼
文:雪中梅

幽光点亮了捕鱼人
激情的灯盏
掠过湖泊  在天空
高高挂起

拴紧一头希望
粘网
沿梦路撒下
一路曲折  蜿蜒
在心头

听风吹黄绿枝
看月带走夜晚
任巫山云雨  
神女千年

用一段柔和的日子
打发网的平淡
可到底也会有浮标的契机
我分明清楚地听到
网跟鱼的缠绵

捕鱼人  一个情感的罪人
从网中窃取了幸福

雪中梅:原名莫招波
浙江省台州市玉环县干江镇盐盘村
手机:13967693383
邮编:317610
邮箱:[email]1486336576@qq.com[/email]







发表于 2011-1-11 11: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牺牲品

文/神笔马良

山路旁,一丛灌木被火吞噬
黑黑的灰烬里
冒出白白的蜗牛壳
像无数悲愤的眼睛
在瞪着这个污浊的世界

永别了,绿的喷泉
爱的巢穴
蜗牛们宁愿烧死
也不愿放弃自己的房子
要死也要和母亲树死在一起

日子在火光中弯曲
这些被逼上绝路的土著
曾是多么柔弱而规矩啊

纵火者眼里只有路
满山的树都在颤抖
暗中攥紧了拳头


看 见

看见浮标颤动,鱼竿提起
却钓上一个失望

看见餐桌上的青蛙想跳回田里去
但那里的农药使它犹豫不决

看见果园久旱盼雨
雨来之后就迟迟不走

看见香客朝拜庙前的古树
烟火过分的热情却使它有苦说不出

看见古山村因闭塞而落后
却又因闭塞而免遭涂改
树干上

笔直的树干上
一队虫子缓缓行进
它们首尾相接,摆出一字长蛇阵
后面的只顾跟着,懒得想,懒得问
仿佛领头的一贯正确,永保平安
飞来横祸,头虫呜呼哀哉
队形乱成一个大问号
发表于 2011-1-11 14: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指尖上的回忆
     文/小染
让回忆变得神圣,削瘦的指尖
沾满泪水。在过去的日子里
无数的光从指缝间溜走,只剩下
越来越短的影子,在夜色下
阴凉地淌着。无法描摹的孤独,那是一个人追悔的心迹
他恨时光不能停留
他恨来不及搭乘的船只,已在
远方启航

二、岛屿
    文/小染
永远立在心中,父亲的背像一座岛屿,承载
花草的芳香和树木的繁茂,然而
一年四季的瓜果把篮子挤破,再巍峨的身子也扛不过岁月的摧残
无声无息,让我的泪腺麻木。停在原始的眺望,我在等待
那些干涸的情感,能在饮下一杯黄昏的美酒后
颤微地走来:从前的岛屿还在,现在的山
也不会轻易倒下

三、足迹
    文/小染
还有什么比这些印记来得深刻,在脚下
只要一低头,便能看见
一排排心事被大地收留。曾经走过的路
在身后宽衣解带,一向羞涩的他
为了给出安慰和鼓舞,朝着黑暗下跪
并钻进风的身子,庄严的追逐
压倒四周的景色。暗夜无边
我的脚步在一场雪降临后
消失不见
发表于 2011-1-11 15:47: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七律》秋韵
文/夫子
秋颖秋华秋薄妆,秋岚秋露凝秋霜。
秋清秋野秋空碧,秋稔秋丰秋满仓。
秋昊秋鸿秋信报,秋江秋月秋梦芳。
秋罗秋女秋萤扑,秋韵秋翁秋赋章。
《七律》秋霜
文/夫子
侵夜冷风云露凝,乾坤素色洁埃尘。
一帘烟柳絮轻点,几树寒松粉半匀。
野菊颜娇枫吐焰,晚山骨瘦水清粼。
吟秋好趁霜天景,韵字闲成意难陈。

《七律》秋露
文/夫子
夜降琼珠疑雨潜,如诗秋露韵平添。
含羞浅醉荡荷盖,妩媚垂情悬草尖。
绿野栖身甘寂寞,昭华衔梦自安恬。
须臾灿烂从无悔,一展冰心质洁廉。  
发表于 2011-1-11 15:59:45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时候有结果啊?
发表于 2011-1-11 18:02:36 | 显示全部楼层
《立冬的维度》
文/皇皇者河

他走路。早上走,下午走,晚上走。
他是独行的。他以酒精渗透物质内核。
霜降之后,雪花飞入他的纠结生活,
他这样走下去,不知道风吹的方向。
他的手心握着一把刀,是信念、尺度和棱角。
他用刀劈开老茧,割裂晨雾、时间和空气。
他迷惑于秋天的肃杀、晦暗和余晖,
他用词隐忍,余下跗骨之锈。
他信誓旦旦,左手捶打右手已成为习性,
他狂癔症的气质,陶醉于
两排整齐的烤瓷牙。
情感是与生俱来的,即使它深深地埋入泥土,
落下一枚秋叶,是为了另一枚秋叶。
立冬了,到处都是树影。坚冰也是有温度的。   


《十一月的神秘园》
文/皇皇者河

十一月的一个下午,清风弥漫
你带回了那支记忆的水笔
初冬的脚步很轻很轻
我们一起写下那些青涩的回忆
曲折迂回的梵阿玲沉郁着短号
我头脑里的影像飘来沁人的芬芳
模板里的梧桐树捻弄着枝桠微笑不语
我也微笑,顺便抿了一口冰啤
沉默良久。我说,天气真好啊
让我们出去散步吧,前面一公里
就是爱尔兰。你,微笑着伸过手来
看着那些沟渠从我们身边流过
所有的灯盏渐次亮了起来
灵魂飘过沉睡的大陆,神秘园和着心弦


《我们都是追梦人》
文/皇皇者河

不知道永远有多远
雅尼以娴熟的手法敲响了寻梦园
我们都是追梦人,步调一致地涂鸦
扑打着那些阵雨中破损的百叶窗
我们要使玻璃更加明亮,要让阳光
折射出花样,要让金子般的年华
融入辉煌。不知道永远有多远
我们正迈着一双单纯而素朴的脚
奔走在光阴的长廊,所有的魔镜
都折射着我们偏执的表情
等到时间全部轮回,我们
仍旧会带着梦的翅膀启航
漫天的星斗闪烁在无际的夜空
那是我们默默注视的眼睛   



(联系方式:邮箱:yhqun1799@163.com  QQ:112839979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6-18 03:25 , Processed in 1.154402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