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中国诗人论坛|永远年轻的诗歌论坛|中诗网|中国诗人网|中国网络诗歌的源头

搜索
楼主: 蓝蓓

2010年中国诗人论坛年选开始选稿,请大家自荐作品备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9 14:4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晶  乌木  漓江(作者:回向)
 
水晶

将风的视线檫亮
把雨的视线檫亮
穿透人心佛念
看所有干干净净的光
结晶在岁月的枝头
摇曳绚丽 闪烁斑斓

乐山 有山成佛
有佛如山 让许多
虔诚的心亮如水晶
在吊坠 项链 手镯上
千年万年 闪亮人间

配一副水晶眼镜
给自己的双眼
为逝去的岁月 架在鼻梁上
梦想看透迷雾 看穿黑洞
将世界上的事物
小的放大 大的缩小
使所有声音与色彩
永远保真 不改水晶的原版

也想为乐山大佛
配一副更好的眼镜
让它的眼永远明亮如水晶
将变幻的风云看静
看灭人间的一切艰难
不会在看不下去的时候
累得闭上一双大眼

乌木

拿你与水晶相比 你的肤色
黑得有点令我迷惑
但只会迷惑在你魅力中

历史做的一场游戏
将你藏在泥与水的深处
让你喘不过气来

你不但好好地活着
反而活得更加精彩

你活成了世界的瑰宝
也活出了吉尼斯记录

我爱水晶的晶莹剔透
也爱乌木的乌黑溜楸

羡慕那些爱你的艺术家
将你打扮得八面玲珑
教心血闪射出精湛的光芒

漓江

是谁将水晶的秉性
和乌木的情思 一并
糅合在你清澈的怀里
是不是不合逻辑的逻辑
才更符合逻辑的规律
灵性的江倒映着灵动的峰
灵动的水变幻出灵性的山

也许 我的思维我的想象
荒唐得有点不靠谱
将互不相干的水晶乌木
与漓江硬扯在一起
将逻辑捏成手中的相机

是啊 水晶 乌木 漓江
隔山 隔水 又隔心
又如何让它们在一条江上
相遇 相知 相亲 相爱
是的 这个世界本不荒唐
有的荒唐缘于一些离谱的想象

是谁在组合着一切
又是谁在分割着许多
让这个世界的人们
活在水晶里 做梦
醉在乌木上 作诗
漂在漓江上 绘画                                    
发表于 2011-1-9 15:26:53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从九寨捡来 (组诗)                        



    原始森林

原始森林喜忧的泪水
从沟里淌出, 滋润野花
四季欢唱的歌喉
抚慰着大山的千年寂寞
挺直腰杆 密密麻麻的树
接受来自八方的问候
它们感慨的声音
化作澎湃的涛声
惊散悠悠烟雨
耸立在永恒中的树
撑起的是历史的面子

我凝望着大树的崇高
为它们的荣耀而心动
举一份敬畏作礼
请原始森林收下
也为倒下的大树祈祷
它们的灵魂在风雨中涅盘
蠕动成生命的音符
长出自然旋律
在时间的怀里
唱响那支原始歌谣
岁月流淌的旋律
摇曳长江黄河的思绪
彰显出文明的源远流长

走进原始森林
便走进一部植物史诗
走进一支远古的部落
让陌生携着新鲜
我的灵魂为之净化
于自然中放下
一切多余的信仰
搁置一切多余的欲望

原始森林 隐藏着
人类爱自然的密码
历史坐在树上看
大树之下盛开过
无数绚丽的玫瑰花
倾吐过爱的承诺
爱的甜言 爱的蜜语
有幸拜望原始森林
我该把这里 当做
我与自然约会的天堂

    镜海

说是海却不是真正的海
只是海的内涵比外延更宽泛
我是一朵生命的疑云
游来游去游不出
那枚镜一样的海

硕大 明亮的镜
在风未醒时分
能照出天的蓝、 心的蓝
也照出鸟在海中翻跟斗
鱼在空中随鸟飞

站在神奇的镜海边
我的瞳孔成了鸟的天空
胸腔化作鱼的海洋
时间开一片隐形的花
装饰我眼中的美丽童话

我被挤出时间之外
又被吸入空间之内
成为一滴忘情的水
滴入镜海 溶入镜海

    盆景滩

水以灵动的手雕塑出
一只只绚丽的盆景
在一条沟的尾巴上
灵动着着一个滩想象
静在动中 扎下生命的根
动在静外 彰显艺术的魂

自然摆一滩盆景
在山影水色间
让风去赏一滩唯美
由雨去描一滩灵秀
白云飘来一个箴言
流动清澈的水 擦净了
我瞳孔中的尘埃

看盆景的形式在水里
读盆景的内容在山中
时间留下一份眷恋
匆匆飞去 春夏
赠几分色彩 为秋冬
我为惊讶挤出一份空间
将那些盆景 植入心田

    致敬,倒下的树

大树倒在森林的怀里
便有灵魂跃上枝头
将岁月的沧桑眺望

鹅黄是你童年稚嫩的脸蛋
翠绿是你青春穿过的衣衫
嫣红是你高扬过的理想风帆

风掀起一波波鲜活的浪
那是你的思绪在激荡
林涛是你唱给大山的歌谣

雾蒙着一部耐读的森林史诗
诱引人们 伸出想象的触角
去抚摩那些腐而不朽的意象

向你致敬 倒下的树
敬你躺一份静美在林中
敬你留一份遐想在人间

    珍珠滩

将数不完的宝珍珠
炫耀在一个滩上
风也说不出的名声
究竟有多远多大
会不会有亡命之徒
趁月黑风高打劫

我又何必杞人忧天
你敢把一滩珍珠
亮在光天化日下
定有让一切邪念
胎死腹中的绝招

你慷慨地打开宝库
不是引诱人们哄抢
是为欣赏一滩绚丽
激发出自然的畅想

大珠小珠 蹦蹦跳跳
在滩头滩脚 ,决非
是白日梦一场
而是从森林中赶来的
晶莹剔透的树魂的亮相

    九寨沟的给予

九寨沟的一草一木
私心杂念 带不走
带不走风的温柔馨香
带不走雨的清新透亮

九寨沟 神奇的水
有净化灵魂的功能
被那水洗过的灵魂
不再烟雾缭绕
远离红尘的灵魂
不再有冥思苦想的烦恼

九寨沟给予的一切
耸立成梦中的树
永远不会与枯萎并肩
九寨沟的泉水
咕咕流淌在心中
心不会焦渴成沙漠

九寨沟给予的迤俪
化作吉祥的云彩
飘过头顶 ,命运
不再凝固成石头
渗入肺腑的花香
不再虚幻成迷雾

九寨沟给予的快乐
是一滩悦喜的珍珠
是用不完的精神富财
九寨沟给予的艺术
是一滩天然的盆景
让我的梦端坐在盆中

    九寨沟,我不------

九寨沟的一花一草
我不索取 在神圣之外
我的手握不住
你慷慨大度的秉性
也抱不动至真至美的魂魄

我不藏一片云一缕风
在小小的行囊里
我的行囊装不下
你洁净清新的本质
以及如诗似画的形态

我不撷取树容水色
在我的指间 我没有
一双天使的手 呵护
纯洁无暇 美仑美奂

我不索取你的丁点
你属于中国 属于世界
我把心留给你
甘原做你的一叶一花
抑或做一粒土, 一滴水
我什么都不索取
更使我感到充实 满足               
发表于 2011-1-9 15:28:5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大的雪》文/零一
我在阳台上看这好大的雪
看着这些洁白的小东西
缓缓的盖住妈妈种的油菜和豌豆
给大地铺一层厚厚的棉被
大狗在棉被上奔跑
小猫呢?
小猫在火炉边烤火
我呢?
我在阳台上试着接住一些雪花
让它们融化在自己的手心或嘴角
其实我是可以做一束冰淇淋供自己品尝
或堆一个小雪人让它陪我说话的
但是我什么也没做
我只能站成一个雪人或者一个冰雕
我只能许一些愿望让它们去寻找星星
我只能用手机拍一些照片 让它们留住今天

《魔术师》文/零一
                                                            礼物呢?⊙礼物呢?



                                 我空着两只⊙手站在这儿,你不能说我⊙两手空空哦。百

                 

            转千回都不跟⊙你讲:)揉揉眼睛,去⊙看鱼游吧!鱼儿看见⊙你准会快乐的打一



     个激灵的。⊙去看风筝吧!⊙老鹰,蝴蝶,燕子⊙,蜈蚣,准会一骨碌⊙全冒出来的。四



月的风其实⊙很轻,很柔,很⊙腻,小植物们⊙光鲜亮丽!小动⊙物们活力十足⊙!那么你呢?



     今天其实很美⊙,小帆船勇敢的⊙朝着阳光前进,⊙那些彩色的云朵在⊙空旷蓝天下自遥

               

           远归来。紫珊瑚⊙送到你手心里,⊙甜果粒送到你嘴巴里,⊙  我想要表演魔术儿。

                 

                           用最细最细的嘘唏  ,⊙吹开睫毛引蜡烛的光,⊙ 每天,每天,

                                                   

                                                           你的眼睛⊙!要明亮!

                                                            



                                                                     生 日        快 乐!

                                                              亲爱的!你说 你最崇拜魔

                                                               术师了,其实 在你身边

                                                                      就有一个, 你

                                                                         没有发现

                                                                             么?
《搪塞》文∕零一
加班的夜晚
路灯与黑衣人互相缠绕又互相排斥着
铁皮怪兽皱着眉头 沉默穿梭
我站在水泥盒子的顶上也望不到你
心的琴弦在生锈
你的身上长着蒲公英
你走在石板路上的尘埃里
你不会飞
水泥的森林没有萤火虫 从来都很冷
有谁看到了那眼睛里美了一整天地纯白
此刻正爬满了疲惫的红与孤郁的灰
月光啊 你为何不能驱散朦胧
不能颠覆茫然
除了“了不起”和“积极向上”的字样
我再也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搪塞你

发表于 2011-1-9 19:54:11 | 显示全部楼层
多少年来我不谈爱情(组诗)
                   文 /姜 华

[b]阳台上的茉莉[/b]

阳台上茉莉  悄悄地开了  哪一朵曾是我的情人
她多么孤独  像这个平淡的夏日一样寂寞
这时  我想起了江南的一首民歌
我居江北  方言的阻隔  甚至一条大江
而茉莉  总是在黎明前  或傍晚
把小小的温柔  伸过来

现在  她在努力举高自己的白
让生命中短暂的爱情   绽放最香的香
然后忧伤的滑落  我的初恋
早已退去了余香  同一棵茉莉相比
情形更糟  一场酸涩的花事
早已被一只蝴蝶劫持

[b]雨天读情书[/b]

一场突如其来的夏雨  淋湿了
我记忆深处的伤口
搜出发黄的情书  一个叫梅子的女孩
款款走来  封闭了几十年的感情闸门
瞬间决堤  那些曾经的欢笑  和泪水
那些曾经的思念  眼神  和手语
再一次  把一个中年男人矜持掀翻

那些在汉江畔  影剧院  小城的死角
遗下的踪迹  和证据
那些在眼眸  书房  和夜晚
留下的气味  方言  温暖  和忧伤
那一封封急切的信件  正在匆匆赶路
那些甜蜜的  苦涩的泪水
在信纸上留下符号  又被风吹干
还有那些  还有
现在  所有行走的脚印  都被岁月无情地掩盖了
掩盖了  还有一个男人体内的暗伤  困惑和无奈
一场雨  落得太缠绵


[b]在旬美大道遇梅[/b]

我不敢说是什么机缘  一场急雨
赶出30年前一场情殇
一把雨伞  在旬关大道疾走
竟然与我的中年  撞了个满怀
还是那么慌张  没有主见
这场景多像我们当年  线人接头一样
欢畅  刺激  夜鸟一样出没

那些细雨  穿针引线
把遗失在岁月里的落叶串起
往事如夏中热浪一样扑来
那迟开的桃花  脸都红了
这让过往的行人有些吃惊
一把陈旧的花雨伞
遮挡了多少秘密

[b]多少年我不谈爱情[/b]

往事如尘埃  早已被风吹远
吹远了  柴米油盐  父母子女
妻子的树枝上  人间烟火比我还旺
奔跑的江湖  早已改变了命运  和方言
平淡的生活  如止水  琐碎而疲惫
多少年来我不敢再谈论爱情
我已习惯清茶淡饭的生活
爱情的盛宴  绕道而行

现在  我经常一个人坐在
不足五平米的阳台上  或清晨  或黄昏
固守内心微弱的烛光  和风景
吐出口中的烟圈  泛起往事涟漪
四野静寂  中年的季节多么沉重  漫长
收拢飞翔的翅膀  让时空凝固
今生我不谈爱情  不谈了

[b]那个远走四川的同学[/b]

那个圆眼睛  长着两颗虎牙  名叫铨的同学
三十年前被一阵风刮去了四川  铨走的那天晚上  
我一个人躲在操场边
哭了  她送我的那方花手绢
被一个懵懂男孩的泪水浸透  又晾干
而现在  我只知道川南有一座
叫壁山的县城  有一个女孩在那里安居

曾经在一盏煤油灯下演算过饥饿长夜
把苦难的生活分解为欢乐
曾经偷偷地牵手  走过巴山云中小路
传递对方的温暖  我们也曾画饼充饥
想象远方的蓝  甚至更远的远方  可是
这一切都宿命一样走远了  走远了
一个男人的魂  三十年前丢在了四川
丢了  什么都丢了  
树上的叶子一样

[b]曾经爱过[/b]

我曾经爱过的那个女孩  早已
做了母亲  也许再过二年  或三年
她就要当奶奶了  现在  她
就坐在我的对面  开始了新一轮的唠叨
我不看那些鱼尾纹  让那些白发自哀去
也不看眼前这个  被岁月击伤
对世界杯不感兴趣的女人

当年爱的疯狂  就像在黑暗中赶路
有些手足无措  那个晚上
钻出云层的月亮  偷窥到了一些秘密
一对青年男女  沿着大学后门遁出
土鼠一样  窜入河畔柳林
那个时代的爱  简单  实用
河畔的老柳树  还沒成精

无论如何  人一生
只要爱过  那怕是苦难  和泪水
一棵树终生把另一棵树守望
最后把根扎深  

陕西省旬阳文化旅游局 姜华
邮编 725700
发表于 2011-1-9 23:07:1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伴】


老伴风中的拐杖
寂寞时轻柔的语言
冷冻时身的棉袄

携手 夕阳不寂寞
炕前炕后 关心着温暖
想你,爱吃酸甜
不弃你愚痴

孩子,病时的旁坐
危时,收殓的人-----

呵 关心你还是与你,风风雨雨过来的伴
抚你 慰你 爱惜你
流的泪金子样贵

老伴,是你是她 爱着 就是爱自己
不会看你吃相皱眉
眼里含的是柔情的光
生怕你噎着吃不好
不担心来的污脏

老伴金色的阳光相互照耀
颤动的风景只有你和她
老伴,漫长的日子里 不能没了的人               


发表于 2011-1-10 22:00:10 | 显示全部楼层
蓝蓓 发表于 2011-1-11 00:29
麻烦重新编辑下 . 试了好几次,都这样。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 00:29:21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size=2][color=#999999]阿雨 发表于 2011-1-10 22:00[/color] [url=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id=739068&ptid=106818][/url][/size]
一条蜿蜒小巷  文/阿雨 一条蜿蜒小巷静静的那样熟悉点一支烟追忆儿时脚步 从横河到秀水,左拐是广仁街;它的 ...[/quote]

麻烦重新编辑下
发表于 2011-1-11 08:43:42 | 显示全部楼层
蓝蓓 发表于 2011-1-11 00:29
麻烦重新编辑下  还是这样!!
发表于 2011-1-11 08:46: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条蜿蜒小巷

文/阿雨

一条蜿蜒小巷
静静的
那样熟悉
点一支烟
追忆儿时脚步

从横河到秀水,左拐
是广仁街;它的右侧
是我的母校。那年忆苦思甜
血泪如横河流淌
一位英国传教士,在光绪的棺木中
被红卫兵拖出鞭尸

秋风如昔,秀水不再
白衣巷不见了白衣女子
青石板脚步依稀
推开一扇斑驳木门
一张八仙桌倚窗而阵
那年学毛选
我坐在右侧

桌子下,一只花猫看着我
我也看着它,试图在它的花纹里
找到一些灵感
而猫一骨碌转身
躲进了深深的黑暗
留下空白
就像那段历史,久久
无法消退……

女孩、鞋子和书包

文/阿雨

泥石,流过滚烫的季节
噬啮了舟曲
噬啮了漫天彻痛的八月
白龙江把两眼的悲伤
哭泣成一条条撕破夜空的闪电
拉尕山,婴儿的明眸
被残忍地捏碎
化作滚滚而下的泥石沙砾

那一只鞋子多么安静
就像月圆村寂寞的夜晚
在沉睡的女孩旁
你孤独无助
象一只哭红的左眼
寻找着失明的另一只

女孩,永远地
沉睡了
陪她的,除了那一只鞋子
还有一个鼓鼓的书包
书包鼓鼓的
除了破旧的书和夹在扉页的一朵蝴蝶花
还有一句
来不及醒来的梦呓

女孩和书包,还有鞋子
在秋风的悼歌里
永远地睡了
我,拿什么来祭祀你
用淡黄的格桑花
还是用一句苍白的哭泣

(写于2010-8-15全国哀悼日)

观关外日出

文/阿雨

我站在关外的海礁
用目光将大海丈量

在海鸟飞来的远方
我看见喷薄欲出的朝阳

被黎明分娩的婴儿
绯红的脸庞羞赧的模样

撕去了
一层又一层的面纱
江山画卷,在朝阳的啼哭声中
明亮

大海已踩在脚下
灯塔早暗淡无光
呵,水淋淋的大海女儿
一眨眼就出落成
热烈奔放,天姿国香
那灿烂的笑呵
让渔船停滞了脚步
海鸥忘记了飞翔

我站在关外的海礁
将你的美丽
张望
发表于 2011-1-11 10: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城市风景》
文:雪中梅

遥远城市 风景美丽
遥远城市 躯体美丽
车站边,契成长龙的躯体美丽

我黄衣服的姐姐,我蓝裤子的妹妹
一张我女儿的脸和爱人的嘴唇
挥洒长发
散发五月野花芬芳
姿体柔曼
流淌一首清新悠扬的歌

黄衣服姐姐蓝裤子妹妹
浑身长满嘴唇
你们正用嘴唇深情地 深情地吻我
并整个城市

美丽少女 一丝不挂(意寓生命个性的完全呈现)
在美丽长龙
对称的乳房 熠熠生辉
无人不愿问津你的美丽

五月野花 城市的嘴唇
龙之目
你用躯体 王者的血液装点长龙
那么是谁在构筑城市的美丽

月夜粘鱼
文:雪中梅

幽光点亮了捕鱼人
激情的灯盏
掠过湖泊  在天空
高高挂起

拴紧一头希望
粘网
沿梦路撒下
一路曲折  蜿蜒
在心头

听风吹黄绿枝
看月带走夜晚
任巫山云雨  
神女千年

用一段柔和的日子
打发网的平淡
可到底也会有浮标的契机
我分明清楚地听到
网跟鱼的缠绵

捕鱼人  一个情感的罪人
从网中窃取了幸福

雪中梅:原名莫招波
浙江省台州市玉环县干江镇盐盘村
手机:13967693383
邮编:317610
邮箱:[email]1486336576@qq.com[/email]







发表于 2011-1-11 11: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牺牲品

文/神笔马良

山路旁,一丛灌木被火吞噬
黑黑的灰烬里
冒出白白的蜗牛壳
像无数悲愤的眼睛
在瞪着这个污浊的世界

永别了,绿的喷泉
爱的巢穴
蜗牛们宁愿烧死
也不愿放弃自己的房子
要死也要和母亲树死在一起

日子在火光中弯曲
这些被逼上绝路的土著
曾是多么柔弱而规矩啊

纵火者眼里只有路
满山的树都在颤抖
暗中攥紧了拳头


看 见

看见浮标颤动,鱼竿提起
却钓上一个失望

看见餐桌上的青蛙想跳回田里去
但那里的农药使它犹豫不决

看见果园久旱盼雨
雨来之后就迟迟不走

看见香客朝拜庙前的古树
烟火过分的热情却使它有苦说不出

看见古山村因闭塞而落后
却又因闭塞而免遭涂改
树干上

笔直的树干上
一队虫子缓缓行进
它们首尾相接,摆出一字长蛇阵
后面的只顾跟着,懒得想,懒得问
仿佛领头的一贯正确,永保平安
飞来横祸,头虫呜呼哀哉
队形乱成一个大问号
发表于 2011-1-11 14: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指尖上的回忆
     文/小染
让回忆变得神圣,削瘦的指尖
沾满泪水。在过去的日子里
无数的光从指缝间溜走,只剩下
越来越短的影子,在夜色下
阴凉地淌着。无法描摹的孤独,那是一个人追悔的心迹
他恨时光不能停留
他恨来不及搭乘的船只,已在
远方启航

二、岛屿
    文/小染
永远立在心中,父亲的背像一座岛屿,承载
花草的芳香和树木的繁茂,然而
一年四季的瓜果把篮子挤破,再巍峨的身子也扛不过岁月的摧残
无声无息,让我的泪腺麻木。停在原始的眺望,我在等待
那些干涸的情感,能在饮下一杯黄昏的美酒后
颤微地走来:从前的岛屿还在,现在的山
也不会轻易倒下

三、足迹
    文/小染
还有什么比这些印记来得深刻,在脚下
只要一低头,便能看见
一排排心事被大地收留。曾经走过的路
在身后宽衣解带,一向羞涩的他
为了给出安慰和鼓舞,朝着黑暗下跪
并钻进风的身子,庄严的追逐
压倒四周的景色。暗夜无边
我的脚步在一场雪降临后
消失不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206号

[中国诗人论坛] ( 豫ICP备11003363号-2

GMT+8, 2019-3-22 00:33 , Processed in 1.123202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